8bitのメルスト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因为是愚人节不选标题直接全部放上来也无所谓吧

2020愚人节标题.jpg

那个拿着塔罗牌的男人平静地说道。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那座地下城出现了。

令人毛骨悚然的黑暗之门,

被划破黑夜的闪电照亮。

旅行的同伴们必定迷失在了其中。

得知此事的愈术士一行

无惧地迈出了脚步。

但是在跨越泥泞的山野

看到地下城的瞬间

瓶装少女发现了异常。

“好奇怪 这里和我们所熟知的世界

有所不同”

但是他们已经无法回头。

直至找出同伴,平安逃出地下城……

漫长的旅途就此开始……

剧情翻译

※wiki的翻译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敬请理解。

※本页面收录为纯文字翻译,互动视频走→震惊!怀旧像素版梅露可物语正式上线!



其一

笼罩着邪恶气息的可疑地下城。恐惧从形如魔物的血盆大口的门中溢出。


优:……?!

优:什、什么?!我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爱尔匹丝:刚才是旁白吗?

缇欧:旁、旁白到底是谁?

爱尔匹丝:旁先森?

梅露可:谁?!

爱尔匹丝:虽然看不见,但是一直在身边的存在?

缇欧:有过这种人吗?!

优:好奇怪啊。景色看起来也不太一样,怎么说呢……

缇欧:感觉很怀旧?

梅露可:BGM似乎也不太一样的说~!

爱尔匹丝:真是好东西啊~

梅露可&爱尔匹丝:……

优:不,现在不是听歌的时候。还是快点到地下城里……

优:嗯?有什么没见过的东西浮现在我眼前?!

梅露可:“进入”和“离开”……的说?

优:……这是什么。

爱尔匹丝:是指令模式呢。点击你喜欢的那个就会发生些什么哦。

优:我每次都会想,爱尔匹丝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知识的……

爱尔匹丝:(得意)

梅露可:总之点击一个试试看吧!






其二

潮湿的空气扫过脸颊。“图图在这里吗?”愈术士少年倒吸一口气,望向了黑暗。

优:总觉得被擅自说出了感受!

梅露可:旁先森跟过来了的说~!

缇欧:他还知道图图呢……

梅露可:虽然感觉很奇怪,总之现在还是专心前进吧!

缇欧:嗯,但是话说回来,这里真奇怪啊……

优:缇欧,走太远会有危险哦。

缇欧:没事没事~!

缇欧:啊,深处好像有什么……哇啊?!

缇欧:哇啊啊啊啊啊啊?!

梅露可&优:缇欧——!

啊!缇欧!这块地板原来是陷阱!缇欧到底会怎么样……

爱尔匹丝:不讲理!

梅露可:喵唔唔唔唔!过分!太过分了的说!

优: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快去救缇欧吧!

梅露可:但、但是!下去的楼梯在哪里……

爱尔匹丝:梅露可,快看。前面有扇门。

优:门背后说不定有楼梯。

优:唔……不会一打开这扇门就game over了吧?

爱尔匹丝:有可能。

优:那也太讨厌了吧!

爱尔匹丝:在过去,那可是理所当然的哦?

梅露可:喵呜呜……怎么会有这种事……

咕噜噜噜噜!

爱尔匹丝:魔物?!优,梅露可!到我身后!

优:要、要来了!

成年格里芬:咕噜噜噜噜!

优:栖息在这个地下城里的魔物吗!

爱尔匹丝:( ̄□ ̄;)!!突然就要打最终boss了的感觉。

梅露可:游戏平衡太烂了的说!连试玩都没做过的水平!

爱尔匹丝:但是,只能上了。

优:又有指令了……!






其三

爱尔匹丝:黑斯佩拉,拜托了!

爱尔匹丝召唤了黑斯佩拉!但是MP不足!

爱尔匹丝:无法接受!

优:爱尔匹丝!成年格里芬要攻击了!

成年格里芬的攻击!振翅!

成年格里芬:咕噜噜噜噜!

优:咕!怎么办!

爱尔匹丝:我来制造机会,优趁机使用愈术!

爱尔匹丝的攻击!

成年格里芬:咕噜噜!

成年格里芬防御了!

梅露可:优!

优:知、知道了!

优:咕唔唔唔!传达到——!

成年格里芬:咕噜啊啊!

优:被排斥了!不如说,和平时的感觉不一样!

刚才的愈术无法治愈充满地下城的黑暗力量!

优:(用愈术治愈黑暗力量?!什么意思?)

梅露可:喵呜呜!爱尔匹丝被成年格里芬逼近了的说~!

优:不好!

成年格里芬的攻击!振翅!

成年格里芬:咕噜噜噜噜!

爱尔匹丝:唔哇——!

优&梅露可:爱尔匹丝——!

成年格里芬:咕噜噜噜噜……

优:感、感觉已经走投无路了!

梅露可:不到最后不能放弃的说——!

(冈格妮尔):那边两个!低头!

冈格妮尔:哈啊啊啊啊啊!

冈格妮尔的攻击!

成年格里芬:咕噜噜噜噜噜!

致命一击!成年格里芬有些害怕了!

成年格里芬:咕噜噜噜——!

梅露可:得、得救了……

优:的说~!

冈格妮尔:别想跑,懦夫!还没分出胜负呢。

优:诶!好不容易才赶跑,为什么还要叫回来?!那个,冈格妮尔小姐……?

冈格妮尔:这是锻炼。

梅露可:锻炼……的说?

冈格妮尔:总是与没劲头的魔物对战,枪法会变得迟钝。

冈格妮尔:所以我才来这个地下城里试手。为了和最强大的成年格里芬交手。

梅露可:我们被一位很厉害的人救了的说~!

优:嗯,如果冈格妮尔没有出现,我们肯定要game over了……

梅露可:喵呜呜……愈术不管用,看来之后会很辛苦了。

冈格妮尔:我听拿着塔罗牌的男人说,栖息在这个地下城里的魔物被黑暗力量笼罩着。

优:……黑暗力量。

优:(说起来旁先森刚才也这么说过……)

冈格妮尔:如果你们要继续向地下城深处前进,就要尽快找到同伴。

梅露可:喵!您要走了吗?!

冈格妮尔:我还要去追成年格里芬,所以不能和你们同行。

冈格妮尔:但是,不必担心。门背后是冒险者酒吧,可以获得同伴和情报。

冈格妮尔进入了地下城深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只能上了!”愈术士少年呐喊道。他的眸中仿佛燃烧着烈火……

优:我没有!

优:虽然,确实“只能上了”……

梅露可:而且必须去寻找被成年格里芬扇跑的爱尔匹丝的说!

优:嗯,是啊。好!总之先去冒险者的酒吧看看吧!

酒杯碰撞声和欢快的喧闹声交织在一起,这里就是冒险者的酒吧。

优:这里就是冒险者的酒吧?

梅露可:什么都没有的说……

酒瓶翻倒在地上,一群醉汉在远处兴致勃勃地玩着卡片游戏。这里就是冒险者的酒吧。

优:……肯定也曾有过要靠想象来获得快乐的年代吧……

梅露可:喵?有什么人在接近我们!

琦珂:欢迎来到冒险者的酒吧!我是负责指引的妖精琦珂~。我会为你们介绍优秀的同伴哦~!

梅露可:初次见面~!我是瓶装少女梅露可,这位是……

优:愈术士,优,请多指教。我们在寻找走散的同伴,请问要怎么去下层……

琦珂:欢迎来到冒险者的酒吧!我是负责指引的妖精琦珂~。我会为你们介绍优秀的同伴哦~!

优:那个,很感谢你愿意为我们介绍同伴,但我想先请问一下……

梅露可:(这肯定是不拜托就不能继续对话的模式……)

优:(好麻烦啊……)

梅露可:但是只能这么说了。请为我们介绍优秀的同伴!

琦珂:好的~!那么这边请~!

司芙尔:哈哈哈哈!我是“Dark・Catharsis”的教主,司芙尔!

司芙尔:如果你有意向,就让你加入我的教团吧!

优:在另一种意义上很麻烦的人出现了!

???:怎么了吗?

优:没什么,稍微有点事……

菜种:在下名叫菜种。如果您很困扰,在下知道一个好东西。

梅露可:好东西?

优:能一下子解决问题的魔法道具之类的?

菜种:并非那种可疑之物。在下所说的好东西是这个!

优:这是,饭团吗?

菜种:正是!只要吃一口饭团就能精神百倍!

菜种:有了它,优阁下的烦恼肯定能立刻解决!

优:谢、谢谢……

一位是,为从混沌的黑暗中保护众人而来到地下城的,教主司芙尔。

另一位是,用饭团的力量解决寄宿于地下城的黑暗,枪术士菜种。

被命运引导着的人们彼此携手,向地下城最深处前进。

梅露可:擅自推进剧情了的说!

优:太令人不安了……

优:不过只靠我们也没法战斗,只能借助司芙尔小姐和菜种的力量了。

梅露可:确、确实……但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琦珂:不知道该如何前进的话,就去闭环的黄昏月那里获取情报吧~!

优:闭环的黄昏月?那个人到底在……

琦珂:欢迎来到冒险者的酒吧~!

优:唔,又回到这个模式了吗。

梅露可:感觉越来越适应这个地下城了……

优:是啊。

梅露可:那么,赶快去找闭环的黄昏月先生吧~!

优:现在,问题来了。那位闭环的黄昏月在这个地下城的哪里呢?

司芙尔:疼……

梅露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司芙尔:是亵神之罪人(Criminal)搞的鬼……

优:Criminal……?

司芙尔:优……

优:哎,在……

司芙尔:要赶快回收那些Criminal散播的虚无的前兆(Omen of Void)!

梅露可:Omen of Void难道是指通道上的垃圾吗?

司芙尔:咕……!不可以说出那个黑暗污染的真名!快,把Shining・Sweeper拿过来!

梅露可:虽然不太明白,总之把那个Void什么的捡起来吧……

优:为什么要来地下城捡Void……

优:呃、什么?!这个Void!它……在、在动啊!

菜种:优阁下!那不是Void,是魔物!

优:哇!原来它躲在Void的阴影里吗!

司芙尔:可恶的Void!

修雷姆:啾——!

修雷姆出现了!

优:以及指令也出现了!






其四

菜种:请交给在下!

菜种的攻击!

修雷姆:啾——!

修雷姆害怕了!

梅露可:喵~!菜种小姐好厉害的说~!

优:(现在愈术说不定能传达到……)

梅露可:优!

优:嗯,来了!

修雷姆:啾~!

成功地用愈术治愈了包围着修雷姆的黑暗力量!

优:(……呼。虽然和平时的情况不太一样,总之,好像可以用愈术来对付黑暗力量啊)

菜种:干得漂亮!

梅露可:喵~!就这样奋勇前进吧~!

地下城里回响着脚步声。到处都是燃尽的蜡烛和破碎的武器。

司芙尔:看样子,这附近已经被Omen of Void污染了。

优:能先放一放Void的事,继续前进吗……






其五

优:有宝箱!

梅露可:喵~!快打开看看吧~!

菜种:那么就由在下来打开!嘿咻~!

司芙尔:嗯,这是什么?里面是一张纸片,上面写着复活的密码。

梅露可:那个,我看看……

梅露可:上面写着“いあく あはで りあざ つかす をまく がかい もさと あやれ とさま” ……

梅露可:“めたお そらて うたす るなり んわあ ごな“

优:这是什么?

梅露可:虽然完全看不懂,但是以前的游戏可能各种方面都很辛苦,感觉传达了这个意思……

优:是吗……

菜种:好像没有别的东西了。那么就原路返回,去没调查过的那条路吧。






其六

需要使用盗贼的钥匙来打开这扇通往新领域的大门。

梅露可:喵~!感觉终于可以前进了的说!

司芙尔:但是,盗贼的钥匙究竟在哪里……

(盗贼):呼呼呼!好像有猎物上钩了!

优:谁……!

盗贼头领&盗贼手下:乖乖交出金币!

优:谁啊——?!

梅露可:虽然和琦珂小姐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不是琦珂小姐?!

盗贼手下:呼哈哈!我们是盘踞在地下城中的盗贼!

盗贼头领:能得到的东西都尽数收下!

梅露可:声、声音好雄厚!

优:这到底是要……

司芙尔:说起来在冒险者酒吧认识的旅人说过。

司芙尔:曾有过因为容量不足,不得不准备其他颜色,削减重要角色的图像的悲惨传说。

优:那位旅人是何方神圣……

盗贼手下:你们在窃窃私语什么!是给金币!还是不给金币!






其七

优:总之,能用金币解决的话,那还是给吧……

梅露可:大家身上带着多少钱?

优:66410金币……

菜种:在下有520290金币是也。

司芙尔:我有53金币。

盗贼手下:……嚯嚯。

优:这下可以了吗?

盗贼头领:哼!不需要这么多钱!虽说我们是盗贼,但我们的准则是不做坏事!

盗贼手下:那么,我们收取10金币作为过路费!给你,盗贼的钥匙!

优:呼,幸好没酿成大祸……

优:那么赶快打开门看看吧……

梅露可:看上去和之前的地方一样,这里就是新的领域吗?

优:闭环的黄昏月就在这里的某处……

司芙尔:感受到了……

梅露可:又是Void吗?

司芙尔:不,是魔力波动。看样子前面有一个很厉害的魔法师。

梅露可:优!

优:嗯,去看看吧!

迸发出魔力波动的空间。这里与脱离了圆环的地方紧密相连。

优:这是什么地方?墙上画着奇怪的图案……

梅露可:喵?好像有人的说!

???:哎呀哎呀,你们就是为寻找指引而彷徨的愈术士一行吧。

优:(咦,他知道我们?)

优:请问,您是……

海尔曼特雷斯:海尔曼特雷斯。不是这里,而是在其他的时间轴,拂晓指引者为我起的这个名字。

菜种:拂晓指引者……吗?

司芙尔:……我懂,深得我心。

梅露可:司芙尔小姐不知道为什么很开心……

海尔曼特雷斯:哈哈哈,抱歉。不知不觉就用平时的说法了。

海尔曼特雷斯:比起这个,你们现在应该加速前进。

海尔曼特雷斯:因为这个地下城是脱离了秩序的圆环的世界,今天落下帷幕的时候一切都会化为虚无。

梅露可:就是说,地下城会消失的意思吗?

海尔曼特雷斯:是呢。

菜种:这可真是不得了……

优:必须快点找到图图他们并且逃离这里!

海尔曼特雷斯:你的同伴应该就在成年格里芬的巢穴里。但是要去到那里,会遭遇到比之前更艰巨的困难。

梅露可:即便如此我们也不会止步——!

海尔曼特雷斯:哈哈哈,很坚决的眼神啊。那么,我就把这个赋予踏入交织着必然与偶然的圆环缝隙中的你们吧。

优:这是,水晶球吗?

海尔曼特雷斯:这是能映射出真实的理之水晶。有了这个就能开辟出道路了吧。

海尔曼特雷斯:然后,如果可以的话……去寻找睿智的探求者吧。

墙上的图案奇怪地闪烁着。回过神来,出现在愈术士一行眼前的是……

颜色如同毒药一般的沼泽。

优:什么?那个可疑的地板……

梅露可:喵……怎么办的说?






其八

优:前进之前,还是先调查一下比较好。

(阿尔西恩):我也觉得这样做比较明智。

优:……你是。

优:告诉我们图图在这里的占卜师,阿尔西恩先生……对吧?

阿尔西恩:嚯,那时的愈术士吗。

阿尔西恩:看来,正如塔罗牌所告知的那样……你们陷入麻烦了啊。

菜种:使用那个叫塔罗牌……的东西,还能知道这些事吗。

阿尔西恩:我的占卜一向很准。只要你想,无论什么我都能帮你占卜。

司芙尔:优,这是个好机会!

司芙尔:让这个装饰性肌肉占卜师帮忙占卜的话,肯定就能攻略地下城了!

优:的、的确!那个,阿尔西恩先生!如果可以的话,能再帮我们……

阿尔西恩:可以,特别为你们占卜一次。多亏你们拿着的水晶球,我明确了自己该做的事。

梅露可:什么意思?

阿尔西恩:没什么,是我这边的事情。比起那个,要开始了……

阿尔西恩:看,这是意味着前进和胜利的“战车”。就是说……

优:笔直向前走吗。

阿尔西恩:信不信由你。因为占卜仅是建议而非未来。

优:原来如此……

阿尔西恩:再见了。愿正位阿尔克纳牌指引你们。

梅露可:走了的说……

梅露可:优,选哪条路呢?

优:这个,当然是……

优:按照塔罗牌所告知的,向前。

菜种:优阁下,接下来怎么办?





其九

优:后面也是一样的吗……

菜种:优阁下,接下来怎么办?





其十

优:好,往这边走吧……

优:咕!什么?!

优一行人受到了伤害。

优:只是踩到地板就会受到伤害……

梅露可:这可怎么办?!前面也是这样的地板的说——!

菜种:这种时候就该吃饭团了!

优:在这种时候吃饭团?!

菜种:吃一口能消除疲劳,吃两口能再次涌现出行动的活力……

菜种:饭团就是有着如此的力量!

优:饭团是不是太万能了?

菜种:事实就是如此。就当被我骗了,来。

优:知、知道了……

优一行人吃了饭团。体力恢复了。

梅露可:好、好厉害的说~!

优:这样的话,好像就没问题了!

菜种:好了,继续前进吧!

优一行人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优:咕,刚才好危险!

菜种:没问题!只要有这个三文鱼饭团!

优一行人吃了饭团。体力恢复了。

梅露可:喵呜呜……无论怎么走,周围都是沼泽。

司芙尔:如果一直持续下去,情况会很严峻……

优:体力也快耗尽了……

梅露可:优,没事吗?

优:不,我还……嗯?

愈术士 HP:01 状态:柔弱
司芙尔 HP:07 状态:坚强
菜种 HP:09 状态:饭团

优:唔哇!我说、旁先森!请不要擅自泄露个人情报!

梅露可:优现在非常勉强啊……

菜种:不要逞强哦?

优:被状态奇怪的菜种担心了!

优:呃,比起这个……菜种,还剩下多少饭团?

菜种:这个……其实,刚才的三文鱼饭团就是最后一个了。

优:也就是说……如果下次不能突破这个伤害地板的话,我们就要全灭了……





其十一

优:笔直向前……

优:大家!我们逃离伤害地板了!

梅露可:缇欧和图图肯定就在这前面……!

(图图):啾啾——!

优:这个叫声!是图图!

金属图图:啾——!

优&梅露可:咦?!

司芙尔:嚯,那个魔物就是优的伙伴,图图吗。

菜种:这长得还真是十分钢铁啊……

优:不、不是的!

梅露可:平时是白白软软的,像大福团子一样的!

金属图图:啾啾——!

优:为、为什么?图图在威慑我们?!

优:(不只是外表奇怪……这也是地下城的黑暗力量带来的影响?!)

优:这样的话就用愈术试试!

梅露可:打算怎么做?!





其十二

司芙尔:接招吧!Chaotic・Judgement!

司芙尔射出的塔罗牌对金属图图的金属铠甲造成了伤害!

司芙尔:喔喔!打中了!

优:(肯定是碰巧命中的吧……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这是个好机会!)

梅露可:优,就是现在!

优:嗯,要上了!

图图:啾——!

优成功治愈了黑暗力量。

梅露可:成功了的说~!

获得了1983715点[1]经验。优的等级上升了!噔噔噔~噔噔噔~!

  1. 1983年7月15日,任天堂发售红白机

优:我升级了?

梅露可:难道会变强壮吗?

优的身体里涌出了力量……

优:哦哦,这就是升级了的……我吗。

梅露可:不对——!升级升错方向了——!

图图:啾!

梅露可:你看,图图也很不满的说!

优:不,不是因为这个!本来以为已经治愈了,看来图图身上还残留着黑暗力量!

图图&图图&图图:啾啾——!

图图们的样子看起来很奇怪?!

梅露可:喵喵?!有好多图图!

哇!图图的数量越来越多了!

KING图图:啾呜——!

优:唔哇!这也是受到黑暗力量的影响吗?!

司芙尔:这样的话,只能再使用一次愈术,让他们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菜种:优阁下!在下会以自己的微薄之力掩护您!

优:谢谢!司芙尔小姐,菜种!

梅露可:虽然连在一起说很违和,但是现在先忘了吧!

梅露可:优,有什么计划吗?

优:嗯,大家齐心协力,一口气解决掉!

菜种:明白!准备好了吗,司芙尔阁下!

司芙尔:呼哈哈哈哈!随时可以!

菜种:那么,我们上吧!

菜种的攻击!

菜种:嘿!

KING图图:啾呜!

KING图图躲过了攻击!

菜种:上当了!在下其实是诱饵!

司芙尔:我司芙尔才是主攻!

司芙尔:接招吧!Chaotic・Judgement!

致命一击!KING图图不能动弹了!

菜种:优阁下!

优:交给我!

KING图图:啾呜呜呜呜呜呜!

梅露可:喵?!

图图&图图:啾?!

优:虽然治愈了KING图图,但是又冒出来两只图图!

梅露可:怎、怎么办?

菜种:优阁下,用水晶球!

优:海尔曼特雷斯先生给的这个……

梅露可:快试试看吧!

优一行人把水晶球举到了图图头上。

图图&图图:啾啾~!

缇欧&图图:……

图图:啾~!

缇欧:梅露可姐,优哥!

梅露可:缇欧!你平安无事的说~!

优:没受伤吧?你突然就掉到洞里了,我们都很担心……

缇欧:对不起,优哥……

梅露可:不用道歉的说!说起来为什么缇欧会变成图图呢?

缇欧:嗯,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好像和地下城里的魔力有关。

菜种:这个地下城真是充满了谜团。

司芙尔:找到剩下的同伴后赶快离开地下城,不然就麻烦了。

缇欧:请问,这两位是?

菜种:在下是菜种。

司芙尔:我是Dark・Catharsis的教主,司芙尔。

缇欧:Dark・Catharsis?

优:……是他们帮忙找到了你们!

梅露可:在地下城的冒险者酒吧里认识的~!

缇欧:冒险者酒吧……

优:你知道吗?

缇欧:我变成图图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可以理解修雷姆和拉比恩的语言……

缇欧:所以通过他们的聊天,知道了有这么个地方!

梅露可:他们还说了什么吗?

缇欧:好像还说了……一只眼睛被头发遮住的女孩子,和成年格里芬在一起。

优:那难道是爱尔匹丝?!

梅露可:终于到了决战的时刻!

优:好!大家齐心协力,治愈成年格里芬吧!然后救出爱尔匹丝!

司芙尔&菜种:喔——!

成年格里芬:咕噜噜噜噜!

菜种:唔哦!看来成年格里芬早就充满干劲了!

成年格里芬:咕噜噜噜!

梅露可:怎么办?!

司芙尔:这种时候就要变换阵型了!

优:变换阵型,要怎么做……

司芙尔:听好了,优。我们接下来要使用名为Imperial愈术的决战阵型来战斗。

优:喔!感觉好酷啊!

司芙尔:血厚的菜种是前卫,聪敏的图图和火力强劲的缇欧在两侧。

司芙尔:你和梅露可站在我身后。就是说,你们的位置是最安全的。所以可以专心施展愈术。

缇欧:好厉害!感觉这样就可以治愈成年格里芬了!

图图:啾啾~!

菜种:那么……堂堂正正上吧!

成年格里芬等待已久了!激昂的振翅!

成年格里芬:咕噜啊啊啊!

梅露可&优:唔哇啊啊啊!

优:哎!受到刚才的冲击,变回原来的等级了!

梅露可:喵哇哇!好强!这样下去会治愈失败的说——!

(冈格妮尔):不要放弃!

冈格妮尔:无论发生什么,只要有着永不屈服的意志,就能破出这样的风洞。

优:冈格妮尔小姐!

冈格妮尔:站起来,愈术士。

冈格妮尔:用那双脚去对抗强敌,用那双手去夺取胜利。与同伴们一起战斗。

梅露可:优,现在是关键时刻!

优:好……再次变换阵型!

梅露可:但是,刚才的阵型……

优:轻易就被打破了……

优:但是!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再来一次!

冈格妮尔:那就让我一马当先,成为你们的长矛和坚盾吧。

菜种:噢噢!这样一来我们的攻击和优阁下的愈术就能作用到了!

缇欧:上吧,优哥!

优:这样就结束了!

优:Imperial愈术!

成年格里芬:咕噜噜噜——!

Imperial愈术成功了!成功地治愈了黑暗力量!

优:太好了!传达到了!

梅露可:但是情绪还没有平复的说!

成年格里芬:咕噜噜……

(爱尔匹丝):大家等一下!

梅露可:喵!这个声音是!

(梅露可):爱尔匹丝!

缇欧:太好了!没事吧,爱尔匹丝姐!

图图:啾~!

爱尔匹丝:嗯,超有活力!虽然被扇跑了,但是后来成年格里芬救了我。

梅露可:成年格里芬救了你,这是怎么回事?

爱尔匹丝:因为我们在一起,所以我知道了。成年格里芬不是胡乱袭击人……

爱尔匹丝:而是想,在误入这个奇怪地下城的冒险者遇到危险之前,把他们都赶出去。

优:成年格里芬是为了这个才……

爱尔匹丝:虽然一开始我也是差点被赶出去,但是我用士气挺了过来,然后强行给他帮忙了。

爱尔匹丝:现在,已经是死党了。

成年格里芬:……咕噜噜。

优: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菜种:确实,在下一进入地下城就遭遇到了成年格里芬。

司芙尔:菜种也是吗?

菜种:这么说,司芙尔阁下也?

冈格妮尔:嗯,这里所有人都受到了成年格里芬的洗礼吗。

爱尔匹丝:唔,这几位是谁啊?

缇欧:好像是我和爱尔匹丝姐不在的期间,优哥他们找到的同伴!然后,大家一起来营救我们了!

爱尔匹丝:这真是感激不尽。

菜种:没有的事,您平安就好。

冈格妮尔:虽然重逢令人高兴,但是我们的时间看起来不多了。

优:怎么了吗?表情好可怕……

优:嗯?!

梅露可:地、地下城开始崩塌了!

菜种:海尔曼特雷斯阁下提到的,地下城消失的时间就快到了!

图图:啾啾——!

爱尔匹丝:哦、哦哦。冲击性的事实。

冈格妮尔:虽然我明白你们很混乱,现在先冷静下来。

爱尔匹丝:啪。了解。

优:不愧是爱尔匹丝……无论何时都临危不惧。

梅露可:优!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快逃!

优:是、是啊!快逃吧!

优:嗯?这个图案,好像海尔曼特雷斯先生所在的房间也有吧……

墙壁上写着:把手放在纹章上。揭开谜底,光明就会降临。

梅露可:摸了之后会发生什么……

优:碰到海尔曼特雷斯先生之后不久,我们被传送到了别的地方。

优:所以,说不定……只要用这个纹章,我们就可以逃出去了……

菜种:那就试试吧!

这到底是……

请输入复活的密码。

いあく あはで りあざ
つかす をまく がかい
もさと あやれ とさま
めたお そらて うたす
るなり

……!

快看,优哥!最后一行是空着的!

就是说,只要把剩下的部分输入进去!

好,快输入吧!





其十三

密码是!“んわあ ごな”![1]

  1. 去掉三组的中间一列然后竖着念:いつもめるくすとおりあをあそんでくれて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感谢您一直支持梅露可物语

密码正确!开启了回归秩序的圆环的光之路。

太好了!密码正确!

指引着拂晓的耀眼光芒倾注而下。回过神来,优一行已经……

来到了冒险者的酒吧。

优:啊,冒险者的酒吧已经面目全非了!

缇欧:优哥……这哪里像酒吧了?

优:不,之前有冒险者在这里兴致勃勃地玩卡片游戏,大家喝着酒……

优:呃,之后再解释吧!总之这里曾经是酒吧!就当有过那样的时代吧!

缇欧:嗯、嗯!我会努力记住这里是酒吧的!

图图:啾啾啾——!

爱尔匹丝:优,图图叫你快点。

优:知、知道了!

梅露可:优,怎么了?

优:嗯,这个……

优:(只要打开这扇连着通道的门,肯定就能接近地下城的入口了。也就是说!)

头巾随风向侧面飘动着。优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迷茫。




其十四

优:头巾向侧面飘动……

优:哈哈,旁先森。谢谢你……

缇欧:怎么了,优哥?

优:大家,冲破正在坍塌的墙壁!

司芙尔:墙壁到底怎么了?

优:破损的墙壁的缝隙间,有风吹进来!所以只要顺着风向走,那里肯定就能出去!

爱尔匹丝:……可是,虽然这个墙壁破损了,但感觉还是很坚固。

冈格妮尔:坚定内心。如果你屈服了,路就到此为止了。

优:正如冈格妮尔小姐所说!坚持到底!

爱尔匹丝:嗯,明白了。我会用士气冲过去。

菜种:大家一起撞过去!

图图:啾——!

优:那么,上吧!

爱尔匹丝&梅露可:一、二!

嗯?看……是光。

喵~!终于逃出来了~!

Cast

  梅露可

爱尔匹丝 缇欧

  图图

冈格妮尔 司芙尔

 菜种 琦珂

  阿尔西恩

 海尔曼特雷斯

盗贼头领 盗贼手下

 升级了的愈术士

  金属图图

  KING图图

 拉比恩 修雷姆

  成年格里芬

   And…

  Player


TRUE END-真实之书



全结局收集


评论

匿名用户 #1

12个月 前
分数 0++
好快啊!翻译辛苦了~

匿名用户 #2

12个月 前
分数 0++
辛苦了!!像素文字看着就头痛ww

匿名用户 #3

12个月 前
分数 0++
辛苦了!

匿名用户 #4

12个月 前
分数 0++
ww

匿名用户 #5

9个月 前
分数 0++
辛苦各位了!!!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