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人ベテルジュスの月篇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圣人伯特利朱斯之月篇

主要角色

「降音的星焰钟」忒尔朱娅

「圣翼之祈音」奥尔托斯

剧情翻译

※wiki的翻译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敬请理解。

※推荐配合游戏内演出效果及BGM阅读。

第一话:黎明的祈祷

未明の祈り
[展开/收起]
「呜呼,你们这些罪孽深重的灵魂。无法前往那安息的黑暗,是对你们的罪降下的惩罚。」

(转场)

「授予这些罪人们的,是被束缚在地上,永生永世地哀叹着的命运。可怜的灵魂们因恐惧而战栗。」

(转场)

「现身于此时的,正是那位圣人伯特利朱斯。他伸出双手拯救那些灵魂。接着,与他们一同飞入天空。」

(转场)

「——用他背后生着的那双,纯白色的羽翼。」

……!

白鸟:唧唧。

白鸟(另一只):唧唧唧!

啊……

???(忒尔朱娅):又来到此处了吗?候鸟先生。

白鸟:唧唧!

???(忒尔朱娅):不行哦,说不定会无法离开这里。

白鸟:唧唧?

???(忒尔朱娅):好了,我必须要打扫这座塔了。快走吧,你们知道在我这讨不到食物的吧?

白鸟:唧唧唧!

唧唧!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如果,真是那样的话……

???(忒尔朱娅):啊,不好。得赶紧打扫了。祈祷结束之后就该打扫塔了。

(转场)

每个角落的灰尘都扫干净。然后再用抹布擦拭。

之前存下来的雨水已经用完了,今天就用干抹布吧。

(转场)

这些事情都做完了,再擦一擦钟。

小心不要从梯子上跌落。这样大的钟,要仔细擦拭不能遗漏。

连鸣钟用的钟舌也得擦得干干净净。

(转场)

然后,再拿扫帚打扫一遍。

仔细看过天花板上有没有蜘蛛结的网,再把飘进来的落叶扫去。

今天没有起风,污垢也少一些呢。

(转场)

等外面的阳光不再照进来,就到了祈祷的时间。

背诵经书里的一节,向主和圣人们献上祈祷。

主啊,圣人伯特利朱斯,还请您……

???(忒尔朱娅):还请您,救赎我。

(背景)

???(忒尔朱娅):呜呼,你们这些罪孽深重的灵魂。无法前往那安息的黑暗,是对你们的罪降下的惩罚。

???(忒尔朱娅):授予这些罪人们的,是被束缚在地上,永生永世地哀叹着的命运。可怜的灵魂们因恐惧而战栗。

???(忒尔朱娅):现身于此时的,是圣人……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圣人,伯特利朱斯……?

正如你所说。

???(奥尔托斯):你还真是清楚。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骗人……没有梯子……

???(奥尔托斯):外面架着梯子吗?

???(忒尔朱娅):不是……这座塔的梯子只有那边的一架。连楼梯,也因为之前的落雷损坏了。

???(忒尔朱娅):为什么……你到底是怎么,上来的……?

???(奥尔托斯):啊哈哈,那肯定是飞上来的咯?我可是有翅膀的。

???(忒尔朱娅):飞上来……那么,您果真是……

???(忒尔朱娅):您是来,带我出去的吗?

???(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当然,如果你这么期望的话。

???(忒尔朱娅):……啊。

???(忒尔朱娅):啊,主啊。我打从心底感谢您派他来到这里……!

???(忒尔朱娅):请您带我离开,圣伯特利朱斯,带我去往塔外面!

???(奥尔托斯):OK。那就抓好我!

???(忒尔朱娅):哎?

呀?!

(转场)

???(奥尔托斯):好好握住我的手。毕竟有可能会从天上掉下去。

???(忒尔朱娅):就,就算我的手快要撕裂我也不会放手的!

???(奥尔托斯):啊哈哈!要是真到了那个时候,还是放手会好一点吧。掉下去之前,我会抓住你的。

???(忒尔朱娅):……谢谢您。

???(奥尔托斯):说起来死者之国空中的雾也太浓了吧。这样的话,就算从塔上往外看,也什么都看不到吧。

???(奥尔托斯):你为什么会在那个塔里来着?

???(忒尔朱娅):那是因为……我是罪孽深重的灵魂。

???(奥尔托斯):嗯?

???(忒尔朱娅):不过现在已经被解放了。因为您来了。

???(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那再好不过了。

???(奥尔托斯):那么!接下来去哪里呢。

???(忒尔朱娅):有那双翅膀的话,去哪里都好。

???(奥尔托斯):啊哈哈。确实是哪里都可以去。那就……

(转场)

???(奥尔托斯):你也来探险吧!现在可是特别的一个月份呢。

???(忒尔朱娅):这里是……

???(奥尔托斯):很漂亮的街道对吧?好了,往下看试试,有各种颜色的光在闪烁。

???(忒尔朱娅):好、好的……那个光芒,到底是……?

???(奥尔托斯):仔细看看走在那条大街上的人们吧。

???(忒尔朱娅):啊……走过的石板上,都亮起了各种颜色的光。

???(奥尔托斯):没错,这种石头就是这样。我也可以办到,像这样触碰屋顶的话……

(闪光)

???(忒尔朱娅):青蓝色的……!

???(奥尔托斯):据说这个光,是那个人灵魂的颜色。

???(奥尔托斯):这条街呀,在石板路和建筑里,都用了加工辉石这种不可思议的石头的时候产生的粉末。

???(奥尔托斯):因此,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间,灵魂的光辉会留在这粉末里,会保留触碰它的人灵魂的颜色。

???(忒尔朱娅):灵魂的颜色……

???(奥尔托斯):你要不要也摸摸看?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不了。

???(奥尔托斯):这样吗。

???(奥尔托斯):那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吧。把我的朋友介绍给你。

???(忒尔朱娅):……

???(奥尔托斯):怎么了?

???(忒尔朱娅):啊,没……!什么都没有。

???(奥尔托斯):有什么想看的东西就告诉我吧。无论哪里我都会带你去的。

???(奥尔托斯):振翅高飞的时候到了!好好握住我的手!

???(忒尔朱娅):好。

???(忒尔朱娅):(……啊啊)

???(忒尔朱娅):(能触碰到我。果然您就是圣人伯特利朱斯呢……)

???(忒尔朱娅):(这样的话,我终于也)

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哇?!

奥尔托斯:……?嘿,优,梅露可。

优:你去哪里了,奥尔托斯。虽说舞台剧已经结束了,但还是不要弄脏衣服比较好吧?

奥尔托斯:啊哈哈,抱歉抱歉。我很喜欢这套衣服啦。一大早就在这附近到处飞来着。

梅露可:喵!衣服下摆有泥点溅上去了哟。

奥尔托斯:哎,不是吧!

奥尔托斯:糟了,是真的。你们等我一会,我去找个井把泥点洗掉!

奥尔托斯:在这下来没问题吧?

优:奥尔托斯?你在跟谁说……

优:话啊、哇?!

梅露可:有、有女孩子在哦?!

优:抱歉。奥尔托斯的衣服飘来飘去的我都没注意到……

???(忒尔朱娅):……

奥尔托斯:对了,我还没介绍呢。这两个人是优和梅露可。就是刚才跟你提到的,我的朋友们。

???(忒尔朱娅):嗯、嗯……

呀?!

奥尔托斯:(拉住)突然放手也太危险了,我马上放你下去。

???(忒尔朱娅):……

优:奥尔托斯,那个人是?

奥尔托斯:她在城郊的塔里说想要到外面去,我就带她过来了。

优:带她出来,就这么轻易……

奥尔托斯:没什么不行吧。她都说想去外面了。

优:……

优:我知道了。那么就让我们来问情况吧。

梅露可:总之还是把泥点先洗掉比较好吧。

舞台服装负责人:奥,奥尔托斯君……!虽然我确实说过戏剧结束之后随你便,怎么都可以,但是我也说了穿着的时候要注意点吧……!

奥尔托斯:哇?!对不起!穿着这件衣服的感觉太好就……

奥尔托斯:我现在就去洗!

舞台服装负责人:等等!我作为舞台服装负责人可不能把这件事交给外行!我也去!

哎不是吧!我明明飞着为什么还能跟上我啊?!优!梅露可!那个人就拜托你们俩了!

梅露可&优:……

优:总、总之……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优:那个,我是优,是愈术士。然后这边的是梅露可。

梅露可:还请多多指教哟!

优:我们姑且和奥尔托斯在一起旅行……

???(忒尔朱娅):奥尔托斯……

???(忒尔朱娅):这是,那位大人的名字吗?

优:哎?啊,你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吗。

???(忒尔朱娅):难、难道说,姓氏是伯特利朱斯吗……?!

梅露可:不是的哟。虽然常有人问,但他和这个国家的圣人应该没有血缘关系哦。

优:不过,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人,也有从这个国家飞向了某处这种说法。也不是没有可能吧。

梅露可:确实,这样的话也很浪漫呢。奥尔托斯在庆祝活动的舞台剧中登场,也让人感受到了不可思议的缘分哟!

优:那双翅膀实在是太像了,即使只是穿着舞台的服装,也很快就能被认出是圣人伯特利朱斯的装扮。

???(忒尔朱娅):……

优:啊,抱歉话题偏了。我听说你是待在塔里,你为什么会……

???(忒尔朱娅):……

梅露可:怎么了吗?好像看起来有点不安哟?

???(忒尔朱娅):也就是说……

???(忒尔朱娅):也就是说,这里是,现实的,街道……那位并不是圣人伯特利朱斯……然而我却……

优:你,你没事吧?你的手在抖……

???(忒尔朱娅):塔,我必须得回到塔里去……

啊!你!

等等,你要去哪里哟?!

(转场)

???(忒尔朱娅):啊……!

???(忒尔朱娅):哪里,是哪里……?这里到底是哪里!

???(忒尔朱娅):找不到……!找不到回塔的路!

呀!

???(忒尔朱娅):对,对不起!

哇!什,什么?怎么了,这么急急忙忙的。

???(忒尔朱娅):对不起!

???(忒尔朱娅):啊,啊……要是,要是不回到塔里去的话!

好啦好啦,大家快集合!圣人伯特利朱斯之月,今天的故事也要开始了哦~

这里是教典的朗诵会。今天让我们来读罪孽深重的灵魂那一章吧。

???(忒尔朱娅):不在塔里的话……

「安息的黑暗。所有死者都会去往那里。除了无法放流辉石的人。」

这是很久很久之前的故事了。是关于一个,发生了落雷的晚上。

???(忒尔朱娅):……!

「罪孽深重的灵魂。悔改你们的罪业吧。」

在这条街道外面,在森林的边缘,有一座不许进入的钟塔……耀眼的雷落在了那里!

「你无法回归安息的黑暗,是自身犯下的罪业所致!」

???(忒尔朱娅):啊……

在那!

???(忒尔朱娅):……!

优:找到了……!怎么了,突然这样……!

梅露可:你没事吧?要是有我们能帮到忙的……

???(忒尔朱娅):啊,啊……手……?为什么……

???(忒尔朱娅):刚才也是,啊,之前也是!和我碰到了!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优:先冷静下来!深呼吸……

???(忒尔朱娅):放开我!

优:哇……

梅露可:喵?!优,她站着的地方……

梅露可:石板路没有闪烁着光芒哟……!

优:怎么会,有着活过的轨迹的人……一定会有什么颜色闪烁着的才对……

???(忒尔朱娅):啊,啊……啊啊!

怎么了……?

看啊,那个!

优:总,总之,现在先去哪里休息一下吧,看起来你也很混乱的样子……

梅露可:不对哟优!街上的人都在看着的是……

优:那是什么,黑块……?

奥尔托斯:是非常小的魔物们聚集起来的大群。

梅露可: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他们从井里突然涌出来,朝某个方向跑了。我追着他们到了这里……

奥尔托斯:一路过来他们的数量变得更多了。看样子一直潜伏在街道的各处。汇合之后就变成了现在的大黑块。

梅露可:喵!那些魔物们……好像朝着这里来了哟!

优:这前面就是他们的目的地吗?总之先治愈他们吧,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好!我们要是站在这里挡住路的话,那些魔物们也会停下来……

咔西咔西,咔西咔西!

梅露可:他们散开来穿过去了哟!

奥尔托斯:糟了,他们太小了!优,去你那里了!

优:不行!数量太多了……而且,那些魔物看起来已经被治愈过了!

奥尔托斯:什……这样的话,他们的目的到底是……

???(忒尔朱娅):不要啊!

艾克拉姆波尔提姆:咔西咔西。

艾克拉姆波尔提姆:咔西咔西。

???(忒尔朱娅):不,不要!不要咬我……!放开我……!

优:是她!

奥尔托斯:他们只袭击了她!

奥尔托斯:可恶,优!这魔物看起来不会飞的样子,我带她去空中!

优:我知道了!我把那些粘着她的魔物作为治愈的目标!

奥尔托斯:你!

???(忒尔朱娅):啊……主啊!这就是惩罚吗?向离开塔的我……!

奥尔托斯:真是的,够了。要是早一点问你的名字就好了……!看向我这边!伸出手!

???(忒尔朱娅):我……我只是希望从塔里出来,连这样的奢望都不可以有吗?

???(忒尔朱娅):连祈求被拯救这件事也……!所以为了试探我降下了虚假的奇迹……主啊……主啊!

奥尔托斯:算了!只要我直接抓住你的手……

???(忒尔朱娅):啊,不是!犯错的人是我。所以,我……!

???(忒尔朱娅):我会悔改的,主啊!

(闪光)

奥尔托斯:哎……

怎么了,什么都看不到了!

为什么街上的灯都……

只要有灵魂的人一直住在这里,就绝对不会失去光辉才对!

优:奥尔托斯!你在这里吗?!

梅露可:那个女孩子她没事吗?!

奥尔托斯:我不知道。

优:什么?

(转场,亮了)

梅露可:喵,灯都……!

艾克拉姆波尔提姆:咔西咔西,咔西咔西。

咔西咔西,咔西咔西。

优:魔物都退去了……

优:……!

优:不在,那个女孩子她……

奥尔托斯:消失了。

优:什么。

奥尔托斯:这条街被光芒笼罩的瞬间,她在我的眼前消失了。

第二话:主啊,请宽恕我

主よ、赦したまえ
[展开/收起]
是她!

???(忒尔朱娅):哈,哈!得找,得找哪里没有人的地方……!

她一靠近,辉石就变得奇怪了……!

???(忒尔朱娅):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小心!

???(忒尔朱娅):都是我不好……!

啊?!我的辉石,闪烁着光芒……裂开了……!

???(忒尔朱娅):啊……啊!

???(忒尔朱娅):主啊,我会悔改的!

(闪光)

为什么会这样……!

???(忒尔朱娅):母亲……

没办法做出那孩子的辉石。

???(忒尔朱娅):父亲!

辉石都裂开了,全部!但凡是那个孩子触碰过的辉石都……!

???(忒尔朱娅):……

为什么……她生来会是这样?!

???(忒尔朱娅):主啊,主啊……请您救救我吧……!

???(忒尔朱娅):我在悔改了!

(闪光)

???(忒尔朱娅):我每天都在鸣钟……每一天,每一天!

???(忒尔朱娅):我孤身一人,清扫塔,鸣钟。远离了街道,独自一人在这被雾所包围的世界里!

???(忒尔朱娅):啊,主啊!这就是你对我降下的惩罚吗?那我就全盘接受,所以……!

师傅。那个孩子要一直在塔里待到什么时候啊。

谁知道。不要说多余的话,快点把食物放下。我们只要支付鸣钟的报酬。

???(忒尔朱娅):所以……

???(忒尔朱娅):主啊,主啊!请您救救我吧。请您救救我吧。

???(忒尔朱娅):至少赐予我光辉!为了前往安息的黑暗,赐予我闪着光芒的灵魂……!

???(忒尔朱娅):只要有它,我就……

???(忒尔朱娅):啊……

???(忒尔朱娅):光。

(转场)

……!

???(忒尔朱娅):……啊。

???(忒尔朱娅):塔……?我什么时候,回到这里来的……

???(忒尔朱娅):……不。因为这里是我的栖身之地……是主让我回到这里来的。

???(忒尔朱娅):只有在这钟之下,才是罪人的灵魂应该在的地方。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下雨了……

白鸟:唧唧!

???(忒尔朱娅):……来这里躲雨吗?这样的话,还是在雨下大之前离开吧,雨只会下在这塔的周围。

白鸟:唧唧?

???(忒尔朱娅):和地面相通的洞口就在附近,所以,离开这里的话就不会被雨淋湿了。

???(忒尔朱娅):快,去吧。我跟你们说过很多次不可以来到这里吧。

唧唧!

???(忒尔朱娅):对,这样就好了。

???(忒尔朱娅):等待圣人伯特利朱斯到来的人,只有我一个就好了。

???(忒尔朱娅):只有罪孽深重的我就好了。

???(忒尔朱娅):主啊,主啊。请您救救我。把我的过错,我的罪,我的业……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果然,我是不可饶恕的。我就在这里,继续悔过那些无法被洗刷掉的罪。

???(忒尔朱娅):这身躯无法触碰到任何东西。

???(忒尔朱娅):我能触碰的只有这塔里的东西。其他的一切都……

???(忒尔朱娅):即使是从天降下的雨水,我也碰不到。雨水会穿过我的身体,无从洗清我的罪孽……

???(忒尔朱娅):(然而……)

(转场)

(若真是那样的话,为什么我可以触碰到那条街上的人们呢。为什么,我可以触碰到那个少年的手呢。)

(转场)

???(忒尔朱娅):(为什么……穿过这具身体的雨滴,一颗一颗地,会让我感到这么寒冷?)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今天的事情,就忘了吧。)

???(忒尔朱娅):(这只是,主给我的试炼。只是我永久困在牢狱的日子中,仅有一次的奇怪的一天罢了。)

???(忒尔朱娅):(我什么也不奢望,什么也不期待,只是在这,祈祷着,悔改着。)

???(忒尔朱娅):(只要一直这样做下去,总有一天。)

???(忒尔朱娅):(总有一天……)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为什么。

(cg)

呀,我们又见面了。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我是飞上来的。

我并不是问你这件事……

你不可以到这里来。这里是……这里是……

(转场)

???(忒尔朱娅):这里是让罪人居住的塔!

奥尔托斯:……所以呢?

???(忒尔朱娅):所以,快点……快点离开这里!也许雷又会打下来……

奥尔托斯:不要动,会淋到雨的。

???(忒尔朱娅):那是不可能的!你看啊,看啊!我压根碰不到雨水!

???(忒尔朱娅):我除了这塔里存在的东西,其他全部都不能触碰!这就是惩罚!我只能一直在这里鸣钟,只能这样而已!

奥尔托斯:是吗?我并不是这样想的。

奥尔托斯:你看,碰到了吧。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为什么……

???(忒尔朱娅):你到底是谁?真的不是伯特利朱斯大人吗……?

奥尔托斯:不是。我的熟人里倒是有位圣女大人。但我自己的话……

奥尔托斯:只是,长着翅膀的普通人而已。

???(忒尔朱娅):我不明白。像你这样的人,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奥尔托斯:外面的世界像这样的人有很多。只是你没有见过罢了。

奥尔托斯:所以我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你能触碰到我……也只是因为我活着,仅此而已。

???(忒尔朱娅):活着……?

奥尔托斯:也就是心灵拥有火焰的意思。所以才会觉得这雨如此冰冷。

奥尔托斯:你,不也是这样的吗?

???(忒尔朱娅):我……

???(忒尔朱娅):……我已经不能算是活着了。在很久以前我就已经……

???(忒尔朱娅):在塔中被落雷击中,死去了。

奥尔托斯: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

奥尔托斯:我跟街上的人们打听来的。这座塔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故。还有在这里死去的女孩。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那你,为什么要来到这里?你也很清楚我的罪吧?!这,令人毛骨悚然的诅咒……

忒尔朱娅:还有,我过去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

奥尔托斯:但是,我又没有过辉石。

忒尔朱娅:什么……?

奥尔托斯:你的体质如此又有什么关系吗?我并没有裂开了会头疼的辉石啊。

忒尔朱娅:那是……哎?

奥尔托斯:把你的手给我。

忒尔朱娅:你想……做些什么?

奥尔托斯: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每次因为噩梦而惊醒,哥哥总是会对我这么做。

奥尔托斯:听我说,忒尔朱娅。所谓活着,所谓心灵中存在着火焰,都不仅仅是指还在呼吸这件事。

奥尔托斯:而是不管认为自己多么孤单,无论有多可怕的事情,或是令人不安的事情。

奥尔托斯:都不失去自己灵魂的光辉。

忒尔朱娅:我并没有……那种东西。

奥尔托斯:哈哈。那时候的我也说过差不多的话。因为我也在为了罪人而建的塔里生活过。

忒尔朱娅:……

奥尔托斯:面对磨人的我,哥哥总是会这样握着我的手。然后……

奥尔托斯:和现在这样,吹一口气。

忒尔朱娅:哎……?!

奥尔托斯:……对哦。

奥尔托斯:啊哈哈,抱歉抱歉。可能对女孩子做这件事情不太合适。之后梅露可会生气吧……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并不是那样的……我有点惊讶,因为很温暖。

奥尔托斯:……对吧?我也是这样觉得的。塔顶真的是太冷了。

奥尔托斯:然后哥哥就会这样告诉我。

奥尔托斯:「奥尔托斯。我刚才向你的心里吹进了火焰。我的火焰,会一直守护着你灵魂的光辉。」

忒尔朱娅:……

奥尔托斯:忒尔朱娅。你还活着。你的心在跳跃着,你的灵魂还存在于此。

奥尔托斯:所以……

奥尔托斯:任由雨淋湿让火焰熄灭可不行。你只是,还没有降生于这个世上。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为了这个,即使你被雨淋湿也无所谓?

奥尔托斯:是啊,我的火焰不会熄灭。

奥尔托斯:因为有哥哥守护着我。过去是,从今往后也是,一直都是。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真……好。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哎,我,刚才……

奥尔托斯:哈哈,只有我的火焰不满意吗?

奥尔托斯:那么优!你要不也来吹一吹?别在那光看着了。

忒尔朱娅:哎?!

优:啊……那个。打扰了。

梅露可:我也在哟。

忒尔朱娅:为什么……

优:发生了那种事情,一般来说都会担心的吧。

梅露可:我们跟奥尔托斯一同打听了所有的事情,来到了这里哟。就是爬梯子的时候花了点时间……

忒尔朱娅:梯子是从哪……

优:从街上带过来的。那个,擅自做了这事情真的很抱歉。毕竟听说这里的楼梯早就损坏了……

忒尔朱娅:……

优:啊,对了!奥尔托斯,伞!

奥尔托斯:哇,带过来了呀,谢谢啦。

优:虽然现在才拿出来感觉为时已晚了。我爬上来的时候也淋湿了。

奥尔托斯:不过,久违地和你一起淋雨也不错。

忒尔朱娅:你们……

忒尔朱娅:想对我做些什么?

奥尔托斯:……想把你从这座塔里带出去。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忒尔朱娅:我必须要偿还这罪孽不可!我还没有被主赦免……所以,必须要悔改……在这塔里……

奥尔托斯:所以说,你在悔改什么来着?

忒尔朱娅:那是……我,我把辉石变得奇怪这件事……

奥尔托斯:……你生来就是这样的体质,这并不是你的错。

忒尔朱娅:那么就是,我降生这件事!

奥尔托斯:……

忒尔朱娅: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那些奇怪的话了!我……

忒尔朱娅:我压根就不该出生在这世上!

奥尔托斯: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别说了!已经……

忒尔朱娅:哎……?

奥尔托斯:唔……

优: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抱歉,只是有点晕……

奥尔托斯:没关系,已经能站住了。谢谢你,优。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都是……都是我的错……

奥尔托斯:不是这样的。

忒尔朱娅:那份温暖……明明我从未感受到过温度。我,我把你灵魂的光辉夺去了……

忒尔朱娅:所以,我能触碰到你……所以……所以!

忒尔朱娅:你才会,变得这样虚弱!

奥尔托斯:不是的。

奥尔托斯:不是你夺走了什么,而是我给予了你。这是我所希望的。

忒尔朱娅:啊……

忒尔朱娅:啊!我又犯下了罪……

忒尔朱娅:我碰到的那些街上的人呢……?我踏入的那一条街呢……?如果说,我在塔里碰了小鸟会怎么样……

忒尔朱娅:又会因为我,而变得奇怪了吗?

优:冷静点!街道没事,街上的人们也是……

忒尔朱娅:我,我……我又!不要……!想从塔里出去是我撒的谎!我还能怎样偿还我的罪呢……!

忒尔朱娅:该怎么做才好!如果不能被主原谅,我,我……

忒尔朱娅:别再管我了!

奥尔托斯:……忒尔朱娅!等下……!

忒尔朱娅:不,不行,别碰我!

奥尔托斯:你并没有犯下什么罪过!

忒尔朱娅:你在说什么……

奥尔托斯:灵魂的光辉才不会因为这点事就消失。我灵魂的光辉也不会消失,只要有哥哥给予我的火焰在。

奥尔托斯:如果说我心灵上的火焰消失了的话,那一定是。

奥尔托斯:我因为害怕失去什么,而放开了某人的手的时候。

忒尔朱娅:……

奥尔托斯:所以说,你……

奥尔斯托:呜……

……

优:奥尔托斯!

梅露可:奥尔斯托!

第三话:钟下牢笼

鐘の下の牢獄
[展开/收起]
「这是很久很久之前的故事了。发生落雷的一个晚上的事情。」

「在这条街道外面,在森林的尽头,有一座不许进入的钟塔……」

「耀眼的雷落在了那里!」

「那是因为什么呢……?」

「在那座塔里,住着一位女子。她的出生伴随着诅咒。」

「靠近她的人的辉石,都会失常。」

「若是没有辉石的话,就无法到达安息的黑暗。让街上的辉石失常,令人们恐慌的她,不知从何时起,开始在这座钟塔里生活。」

「落雷击中塔这件事,说不定是主对她降下的惩罚。知道这个传闻的人们都害怕得瑟瑟发抖。」

「自那以来,那座钟塔就一直被禁止进入了。谁都没有接近那里。」

忒尔朱娅:……你们听完这些,为什么还会来到这里?

梅露可:我想一定是……为了让奇迹再度发生哟。

(转场)

起来了吗,奥尔托斯。

优:你没事吧。

奥尔托斯:优……

奥尔托斯:……嗯,没事了。这里是,塔里?

优:是啊。她借了床给我们,让你在身体恢复之前好好休息。

奥尔托斯:是吗,之后还得去跟她道谢。

奥尔托斯:……优也是,谢谢你。

优:这没什么,不管到哪里,我都会陪着你的。

奥尔托斯:……

优:毕竟我们是朋友吧?

奥尔托斯:哈哈,确实是。

优:当然了,梅露可也会。

优:现在让梅露可陪在那个人的身边。梅露可好像也是和雨水一样,她没办法触碰到。或许是因为这个,她冷静了一点。

优:大概除了这座塔以外的东西,她所触碰到……不对,能触碰到的,只有活着的肉体吧。

奥尔托斯:嗯。我想也许就是这样的。

优:……

奥尔托斯:有你们两个在真是太好了。只有我一个人的话,还不能做得像哥哥那样。

优:……

优: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她是今天才刚见面的人吧。

奥尔托斯:啊哈哈,居然是你说这个啊?

奥尔托斯:我是很清楚这一点。但是……

奥尔托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想带她出去。从我还不清楚她的任何事情那一刻开始。

奥尔托斯:……因为她说想到外面去。

优:……这样吗。

奥尔托斯:我没办法放着她不管。

奥尔托斯:……即使我知道这样的我有多任性,但于她而言的我,就算只有一点点……能像你于我而言那样就好了。

优:哎?

奥尔托斯:优。你是我的第二个灵魂的光辉。

奥尔托斯:只要你在身边……在我的心里,我就可以飞去任何地方。

奥尔托斯:……在第一次抓住你的手时,不,不对,应该是从更早以前。

奥尔托斯:你的火焰就已经流进我的心里了。所以我才能离开那座塔,飞到这里来。

优:……

奥尔托斯:她和我很像。

奥尔托斯:……我想带她离开这个牢笼。只要她灵魂的光辉是这样期盼着的。

优:……

优:嗯。

(转场)

我明白。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你们该回到那条街上了。

梅露可:忒尔朱娅小姐……

忒尔朱娅:能帮我向那两位道谢吗?还有……很抱歉偷听了他们的谈话。

梅露可:……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我也,想要有那样的人。

梅露可:那么……

忒尔朱娅:但是……那是,要让那样的人和我一起背负我的罪孽。

梅露可:……

梅露可:但是……但是又不是忒尔朱娅小姐自己愿意带着这样的体质降生的哟,说那是罪也太……

忒尔朱娅:不是的。

忒尔朱娅:是我不好。和这样的诅咒一起出生就是罪孽。所以,主才会降下这样的惩罚予我。

忒尔朱娅:束缚在地面上,永生永世地哀叹着的惩罚……没办法到达安息的黑暗,只是一直等待着圣人伯特利朱斯的拯救。

梅露可:忒尔朱娅小姐只要这样就好了吗?在这之后一直一个人,在这座塔里……

忒尔朱娅:是我应该做。这样做的话,肯定在某一天……主,会赦免我。

忒尔朱娅:而且在这里住着也没什么不好的。这里安静得能让人平静下来,视野也很开阔。还有,最重要的是那口钟……

梅露可:……

梅露可:真是,奇怪的形状啊。

巨大的钟周边,连着小钟。

是啊,所以才有着美丽的音色,能够奏出美妙的旋律。虽说因为把手坏了,所以没办法再敲响了。

梅露可:我真想听一听它的声音。

忒尔朱娅:我也……想再听一次那声音。

忒尔朱娅:虽然那样的愿望没办法再实现……但我总是不自觉地,来到这口钟下。

忒尔朱娅:……今天也是这样。主已经揭示了,罪人的居所就是这座塔。

梅露可:……

忒尔朱娅:你看上去不能理解呢。是啊,这口钟是将我抓进牢笼的东西。但是……

忒尔朱娅:不知道为什么,待在这口钟边上,我就会感到安心。

梅露可:这是,为什么呢?

忒尔朱娅:谁知道呢……也许是因为我知道它的音色吧。

忒尔朱娅:不管多少次,都会被它治愈。不管多少次。

忒尔朱娅:有这口钟就没问题。从今往后我也会,一直待在这座塔里。等待着圣人伯特利朱斯的到来,等待着主的宽恕。

忒尔朱娅:所以。

忒尔朱娅:所以,快点离开这里。

梅露可:忒尔朱娅小姐……

忒尔朱娅:再和你们待下去,这座塔就会变成牢笼。

奥尔托斯:这里,不已经是牢笼了吗。

忒尔朱娅:……!

奥尔托斯:忒尔朱娅。我们一起走吧。

奥尔托斯:离开这座塔,离开这个国家吧。就像我没有辉石,你没有翅膀,能生活下去的世界不止一个。

奥尔托斯:我们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

忒尔朱娅:……我不会走的。我自己选择了这里。为了在这里得到主的宽恕!

奥尔托斯:……这真的,是你的愿望吗?

忒尔朱娅:对……毕竟,如果不是的话,我会一直,被父亲和母亲……

咔西咔西,咔西咔西。

优:呜哇?!

梅露可:塔在摇晃哟!而且这个叫声是……

奥尔托斯:塔被那些魔物们包围起来了!

优:什……!梯子呢?!

奥尔托斯:不行,已经淹没在魔物里了。而且再这样下去他们就会顺着梯子爬进塔里来了。

优:……只能把梯子扔下去了吗。奥尔托斯,来帮我!

奥尔托斯:好!

忒尔朱娅:你,你们在做什么?!不应该快点飞起来逃走吗?!

梅露可:我们不能放着忒尔朱娅小姐不管哟!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已经,够了……为什么?不要再增加我应当偿还的罪孽了!

忒尔朱娅:这就是主所赐予我的惩罚……能接受惩罚的话,就会得到宽恕……一定会是这样的,一定……!

奥尔托斯:那种神明,我才不要指望!

忒尔朱娅:你怎么能这么说……!

奥尔托斯:你不应该在这种地方腐朽消散,因为你还活着啊!

忒尔朱娅:我已经死了!

忒尔朱娅:我早就,已经死了!

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那种事……

奥尔托斯:那种事,不是很过分吗!

忒尔朱娅:……

优:奥尔托斯……来找找看,说不定能找到从这里出去的工具。

奥尔托斯:……嗯。

忒尔朱娅:我,我……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主啊,还请您,救救他们。

忒尔朱娅:……我怎样都可以。所以还请您,不要让他们卷入我的罪孽之中来了。

忒尔朱娅:还请您,救救他们。

梅露可:优,说是能去外面的工具,到底要找什么样的才好呢?

优:我,我现在就想!

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沿着塔下到地面是不行的,很快就会被魔物们包围。

优:那,要从空中?

梅露可:但是跟忒尔朱娅小姐触碰的话……

奥尔托斯:嗯,所以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搭载你们的东西吧。这塔里有的东西,她都是可以触碰的才对。

奥尔托斯:我到时候抓着那个东西起飞。

优:……能行吗?梅露可姑且不论,那可是两个人的体重哦?

奥尔托斯:哈哈哈,确实好像有些太为难我了。但是……

奥尔托斯:可能性还是有的。

梅露可:可能性吗?

优:……我知道了。没有说话的时间了。总之快找找有没有什么能搭载我们的东西吧。

梅露可:我知道了哟。

奥尔托斯:就算办不到……

奥尔托斯:到那时候,就算会用坏这对翅膀,我也不让你们掉下去。

奥尔托斯:……所以,哥哥。给我飞翔的勇气吧。

(转场)

咔西咔西,咔西咔西。

忒尔朱娅:……

咔西咔西,咔西咔西。

忒尔朱娅:……

(回忆)

艾克拉姆波尔提姆:咔西咔西。

艾克拉姆波尔提姆:咔西咔西。

忒尔朱娅:不,不要!不要咬我……!放开我……!

(回忆结束)

忒尔朱娅:……呼,呼。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主啊,还请您,请您……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

优:……你没事吧,都在颤抖了。

忒尔朱娅:呼,呼……

忒尔朱娅:……我,我没事。毕竟,我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

奥尔托斯:可你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冷静。

奥尔托斯:……一起走吧。我们找到了能搭载的东西,要坐着那个从空中逃脱。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空……空中?

忒尔朱娅:不,不行,我不会去的。

梅露可:忒尔朱娅小姐……!

忒尔朱娅:我不能去!

(闪光)

梅露可:呀?!

优:不,不能动了……?

优:不……不行!强行要动起来的话,身体会变得沉重……

忒尔朱娅:哎……哎?

梅露可:这是忒尔朱娅小姐,的力量吗……?!

忒尔朱娅: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忒尔朱娅:但是,但是这一定,是主赐予我的。我的祈祷传达到了,不让你们卷入我的罪孽之中……!

奥尔托斯:错了。这是你本来就拥有的力量。

忒尔朱娅:你在说什么……

奥尔托斯:把你从塔里带出来的时候,你实在是,太轻了。

奥尔托斯:但是,和优他们碰头的时候,你突然又变重了。是你使用了力量。

忒尔朱娅:不,不知道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奥尔托斯:忒尔朱娅……!把你束缚在这座塔里的,不是神明,而是你自己。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那,那又能怎样呢?!我必须要偿还这罪孽不可。这件事是不可能改变的……!

忒尔朱娅:得不到主的救赎的话,我,我要是不那样的话……

奥尔托斯:不那样的话,又会怎么样啊……!

忒尔朱娅:父亲和母亲,都不会原谅我……

奥尔托斯:……!

忒尔朱娅:我是凭着我自己的意志在这里的……!我不想从这里出去。不能用这副没有被主宽恕的身体,去接近天空!

忒尔朱娅:因为……

忒尔朱娅:因为,那里有父亲和母亲的辉石啊!

奥尔托斯:……

忒尔朱娅:那两个人,因为我的原因不幸地死去了!他们恨着我……!

忒尔朱娅:但是如果我能被主宽恕的话,他们两个一定也会原谅我……!来爱我的!

忒尔朱娅:就算不能一起去往安息的黑暗,但他们会看着我的梦,知道我的赎罪,注视着我……!

忒尔朱娅:如果能被主所宽恕的话!

奥尔托斯:……忒尔,朱娅。

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我……

优:你的父母,不是那样的人。

忒尔朱娅:什么?

奥尔托斯:优?

优: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忒尔朱娅:你在说什么胡话……你又知道我的父亲和母亲些什么!不要说那么胡来的话安慰我!

奥尔托斯:他没有在说胡话。

忒尔朱娅:……!

奥尔托斯:优他,优他们……不会撒那种谎的。

忒尔朱娅:……但是,但是……

优:我们一起离开这座塔吧,忒尔朱娅。有件事一定让你知道。

忒尔朱娅:什么,放开我的手!明明你只是动起来也很痛苦吧!

优:虽然很难受……

优:但是你应该一直都很痛苦吧。

忒尔朱娅:……

梅露可:跟我们一起来吧,忒尔朱娅小姐。优也是,奥尔托斯也是……他们是不会放开这双手的。

奥尔托斯:不过,要是你说就这样两败俱伤也可以的话,那也没办法了。

优:这不算是恐吓吗……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我跟你们走……我会跟你们走,所以放开我。否则我会,夺去你们灵魂的光辉。

第四话:圣人伯特利朱斯之翼

聖人ベテルジュスの翼
[展开/收起]
尽可能多靠近外面一点吧。

唔……这样行吗?

还差一点了哟!

忒尔朱娅:(为什么……)

忒尔朱娅:(为什么,主会让我遇见他们呢?明明一直以来,我都是独自一人。在雷落下之前也是,落下之后也是。)

忒尔朱娅:(为什么,事到如今却如此地……)

梅露可:忒尔朱娅小姐。快上来哟!

忒尔朱娅:这是……

忒尔朱娅:塔的,钟?

优: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因为塔刚才的摇晃,支撑它的木头已经裂开来了。这个可以搭载三个人,而且……

优:这口钟,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

忒尔朱娅:……

奥尔托斯:真是的,倒也想想要搬这个东西的是谁啊。

奥尔托斯:不过没什么……为了带你出去,这点东西我当然搬得动。

忒尔朱娅:(已经。)

优: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这样,就已经够了。)

忒尔朱娅:(我的人生。伴随着诅咒而出生也好,主的惩罚也好,来自父母的憎恨也好。束缚在这地上,永生永世地哀叹着的命运也好。)

忒尔朱娅:(既然有人如此关心我,既然我已经遇到了这样的人。)

忒尔朱娅:(那这个世界。)

忒尔朱娅:(就并没有糟糕到需要我抑制住愤怒。)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我……

忒尔朱娅:其实……其实我一直……

忒尔朱娅:在愤怒吗?

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你有资格对这个世界的不公感到愤怒。

忒尔朱娅:但是……因为我的错,街上的辉石,还有父亲和母亲……!

奥尔托斯:已经够了吧?你一直在这里责备着你自己。独自一人清扫塔和擦拭钟,一直这样度过每一天。

奥尔托斯:我也好,你也好,不管是谁,都应该可以自由地生活在自己喜欢的地方。

奥尔托斯:也不必将自己的降生视为罪孽。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我。

忒尔朱娅:我也……?

奥尔托斯:没错。

奥尔托斯:活下去吧,忒尔朱娅!世界这么辽阔,尽是你所不知道的事情。你飞往哪里去都可以。

奥尔托斯:就像你灵魂的光辉所希望的那样,去做就好了!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我想去……

忒尔朱娅:我想要活下去……!

奥尔托斯:没错!这样就对了!

梅露可:优,那个钟……

优:飘起来了。

……一定是,因为忒尔朱娅。

奥尔托斯:那么我们出发吧!好好抓住木头!

(转场)

咔西咔西……

艾克拉姆波尔提姆:咔西咔西!

艾克拉姆波尔提姆&艾克拉姆波尔提姆:咔西咔西!

优:奥尔托斯!那些魔物注意到了!

梅露可:他们叠起来了,要追上来了哟!

奥尔托斯:还得再飞高点……我要朝上飞了,小心别掉下去!

奥尔托斯:唔……!

艾克拉姆波尔提姆:咔西咔西!

艾克拉姆波尔提姆&艾克拉姆波尔提姆:咔西咔西!

梅露可:优!魔物他们……!

(cg)

在,在变大?!

奥尔托斯:不是那样的!只是因为聚集起来所以看起来更大了。但是,他们再这样聚集下去的话……

咔西咔西!

忒尔朱娅:咿呀!

优:唔,风压……!

梅露可:抓牢了呀!会掉下去的哟!

奥尔托斯:唔……

忒尔朱娅:奥尔托斯!

忒尔朱娅:……钟,钟怎么样都好了!就算没有那个东西,我,我也,已经足够了!

奥尔托斯:那可不一定。

忒尔朱娅:哎?

奥尔托斯:不如去问优和梅露可吧?我现在可是飞得非常忘我啊!

忒尔朱娅:这是什么意思……

梅露可:忒尔朱娅小姐,我现在有想要让你听一听的东西哟。

忒尔朱娅:什,什么……?

优:这些信,希望你能收下。

忒尔朱娅:……!为什么,这个会……

优:在塔里找到的。在找能搭载的工具的时候,发现它们捆成一捆在那。我把它们都带出来了。

优:我想,这里面的东西你一定都没有读过吧。

忒尔朱娅:我不认识字。但是,反正……!

梅露可:那么,我觉得接下来去学习一下文字也不错哟。

优:这里面全部都是你的东西。是思念着你而写下的信。

忒尔朱娅:……哎?

优:最上面的信是来自你的父亲和母亲。总有一天……不,我们来念给你听吧。

优:我希望你知道信上写了些什么。

忒尔朱娅:为什么……这些和钟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优:那口钟……不对,是那口大钟里面的钟舌……!

优:那是你的辉石。

忒尔朱娅:……辉石?

忒尔朱娅:那种事,怎么可能!我迄今为止碰到过那口钟很多次!但是都没有裂开来!

优:本就该是那样的。因为你的父母似乎一直在找能承受你的体质的辉石。

忒尔朱娅:不……

忒尔朱娅:我不信。要是那样的话,那父亲离家远行是……

忒尔朱娅:母亲去迎接父亲,再也没有回来是……只有他们的辉石回来是……

优:你想要知道的答案,都写在信上了。

优:抱歉,我擅自读了这些信。你之后再生我的气好了,现在的话……

优:只想着我们一起继续飞下去吧。

艾克拉姆波尔提姆:咔西咔西!

梅露可:已经到同一高度了……!……优!

优:是啊,只能用愈术来说服它们了……!

忒尔朱娅:等等!把钟,把钟扔掉就……

优:不能扔掉它。将来不管你飞去哪里,那一定会……

优:成为守护你灵魂光辉的火焰。

忒尔朱娅:……

优:要上了,梅露可。你绝对不能从瓶子里出来啊!

梅露可:我知道了哟。

梅露可:哼哼,在这种关头,一起治愈还真是少见哟。

优:我真的很担心好吧。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危、危险……!去那么边上……

奥尔托斯:没问题的。

忒尔朱娅:不,不可能没问题吧!把那种魔物作为对手……!除非主的奇迹发生了……!

奥尔托斯:啊哈哈,我以前,也祈求过奇迹出现。

奥尔托斯:然后,奇迹发生了。

忒尔朱娅:哎?

奥尔托斯:不过,如果我没有飞起来,那个奇迹一定不会发生。

奥尔托斯:所以不要担心,会发生奇迹的。

奥尔托斯:毕竟你已经鼓起勇气,为我们而起飞了。

忒尔朱娅:那种事……主宽恕了我才会……

奥尔托斯:不对哦。有人说过,神明其实在心里。

忒尔朱娅:心里?

奥尔托斯:对。在你的心里,也在我的心里,那位神明会引发奇迹。

奥尔托斯:神明使人相遇,在谁向谁伸出了手的时候。

奥尔托斯:区区奇迹,无论多少次都会。

忒尔朱娅:发生……?

奥尔托斯:就是这样!

奥尔托斯:所以,看着吧。奇迹发生的瞬间。

奥尔托斯:我们能飞往任何地方。是这样吧?

优!

(转场背景)

咔西咔西,咔西咔西……

咔西咔西……!

忒尔朱娅:魔物们散开来……掉下去了。

优!接下来的黑块从右边来了哟!

我知道了!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如果说奇迹是……经由人的双手所创造的话。)

忒尔朱娅:(如果说人的内心能够呼唤奇迹前来的话……)

忒尔朱娅:(我也想,让奇迹发生。)

忒尔朱娅:(为了那些,向我伸出手的人们……!)

(闪光)

优:什么?魔物们在远离……不对,是我们的高度上升了!

梅露可:钟……钟里的辉石……好像快要燃烧起来那样在闪闪发光哟。

优:……灵魂的,颜色……?

优: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新立绘)

忒尔朱娅:……

看吧。

奥尔托斯:发生了吧?这就是奇迹啊。

忒尔朱娅:……

(转场)

好温暖。

第五话:如灵魂的光辉所愿

魂の輝きが望むままに
[展开/收起]
艾克拉姆波尔提姆:咔西咔西。

艾克拉姆波尔提姆:咔西咔西。

优:……这样啊,是为了这个,才把忒尔朱娅她……

优:治愈的时候传达给我了。使彷徨的灵魂回归应有的流动……这也是你们的职责所在啊。

艾克拉姆波尔提姆:咔西咔西。

优:不过,已经没问题了。

艾克拉姆波尔提姆:咔西咔西?

优:她从此以后……

优:会在她飞向的地方活着,努力地活下去,一定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她。

优:所以,不用吞噬她,让她回到流动之中了。

优:因为她的灵魂已经,不会一直留在那座塔里了。

艾克拉姆波尔提姆&艾克拉姆波尔提姆:……

……

……

(转场)

优:……

梅露可:刚才的愈术……让魔物们都退去了哟。

梅露可:……结果,到底为什么会盯上了忒尔朱娅小姐呢?

优:……一定已经,不会再盯上忒尔朱娅了。

梅露可:……你向魔物们传达了什么哟?

优: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啦。希望它们好好注视她这之后的旅途,仅此而已。

(转场)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已经,可以去往任何地方了。我能明白。将我束缚在那座塔中的……

忒尔朱娅:就像你说的那样,是我自己。

奥尔托斯:……生日,你还记得吗?

忒尔朱娅:你没有告诉过我……?

奥尔托斯:是问你的生日。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那个的话……我已经忘记了。

奥尔托斯:那么,今天就是你的生日。

奥尔托斯:生日快乐。是你灵魂的光辉,照耀这个世界的日子。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谢谢你。

奥尔托斯:魔物已经全都消失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忒尔朱娅:……天空。

忒尔朱娅:我想看看天空。雾的另一边。

奥尔托斯:真不错。

奥尔托斯:那么我们就出发吧。你已经可以飞往任何一个地方了,无论你有没有翅膀。

忒尔朱娅:……是啊。

忒尔朱娅:即使那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只要我灵魂的光辉不会消失……

忒尔朱娅:这样仅此一次的奇迹出现在我人生的轨迹之中。这样我就已经足够……

忒尔朱娅:幸福地活着了。

(转场)

……是星空啊。

在天上闪烁着的,是被放流的辉石吗……?就像星星一样闪闪发光呢……在慢慢延伸到更远的,更远的天边。

……我从来不知道。

那片雾的另一边,有着这么美丽的世界。

忒尔朱娅:有这么多……

忒尔朱娅:这世界上明明有着这么多令人欣喜的事情,也有无比快乐的事情,还有非常幸福的事情。

忒尔朱娅:我一直……都不曾知道。

奥尔托斯: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一定还有很多很多。不仅仅是雾的另一边,还有天的另一边。

忒尔朱娅:……是啊。

忒尔朱娅:所以,要去看啊。一定要,代替我多看看。

梅露可:忒尔朱娅小姐……?

忒尔朱娅:请打碎我的辉石,带上它的碎片吧。这样你们的旅途,也是我的轨迹。

优:忒尔朱娅……钟的光辉,变弱了……

忒尔朱娅: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

忒尔朱娅:真的是,很久远的一段时间里,都在那座塔里呆着。灵魂的光辉,好像使用殆尽了。

奥尔托斯:难道说……是因为这么飞的缘故吗。

忒尔朱娅:并不是,从一开始,我的命运就注定如此了。

忒尔朱娅:要不是你握住我的手,将心灵的火焰分给我的话,我一定已经……

忒尔朱娅:谢谢你。第一次死去的时候我是孤身一人……

忒尔朱娅:我从来没想过,能在这么美丽的景色中,在谁的身边睡去。

奥尔托斯:不可以,忒尔朱娅!

奥尔托斯:你还哪里都没有去!闪闪发光的大海,在空中绽放的烟花,寒冷的彩色天空,你不是还什么都没看到吗?!

忒尔朱娅:不可以再触碰我了。你灵魂的光辉是你自己的东西。就像我也有我自己的灵魂。

奥尔托斯:那么……

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

优:还有我送你的。

梅露可:还有我的哟。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不可以……已经够了。我已经活得够久了……

忒尔朱娅:我已经收到……很多善意了。

忒尔朱娅:甚至觉得,降生于这个世界真是太好了……

忒尔朱娅:……哎?

(闪光)

优:天空……

梅露可:这道光,指着什么地方哟!

忒尔朱娅:……那里是。

奥尔托斯:是外面。

奥尔托斯:这个国家的天空的另一边……没有辉石的世界。

忒尔朱娅:没有辉石的,世界。

忒尔朱娅:……

优:你父亲和母亲的辉石,要是在这光的某处的话……一定是在为你指明方向吧。

优:为你指明,那个你可以自由生活下去的世界。

梅露可:信上也写着了哟。忒尔朱娅小姐的父亲和母亲……

梅露可:一直注视着忒尔朱娅小姐哟,一直一直,从过去到现在,从今以后也是哟……!

「辉石的光芒是生命的光辉。」

「就算我们不能在你的身边了,寄托在辉石中的灵魂也会在心中,会在这个国家的空中,继续注视着你。」

「忒尔朱娅。现在找到了这块能够赠送与你的辉石,我们也终于可以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了。」

「这块辉石交给你的那一天,大概会成为新生的你的生日。我们祈愿着,能够与你共同在这空中闪耀。」

忒尔朱娅:……共同。

忒尔朱娅:那口钟的光芒,鸣钟的石头……是我的,辉石。

忒尔朱娅:为了我而存在的辉石。

(转场)

师傅……让你陪我任性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

没什么。这是街上的大家的任性。而且这可不算什么任性。

……是祈祷。

是啊……嘿嘿……那么,赶快把这个东西装好吧。这么大的辉石,总算是到了。

笨蛋,不要哭啊,都装错了。

……但是,师傅。我,要是能自己去问,她到底要在这待到什么时候就好了。

用信邀请她,一起去到外面的世界去,明明也没有什么意义……

明明她,根本就不认识字!

……过去的事就不要翻来覆去地说了。那种事情,谁不是这么想的呢。

所以……我们只要,把这块辉石装在这个塔的钟里面就好了。

把那块,那孩子的父母发现的,街上的大家在采掘场的角落里找到的,由你亲手加工的辉石装上去就好了。

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像这样,把它装到塔的钟里面。

……为了被束缚在地面上的那孩子的灵魂,总有一天能跟这块辉石相遇。

能够与庆祝诞生的钟声一同,到达天空之中。

……我知道了,师傅。

听着,要是你也以成为辉石工匠为目标的话就给我记好了。

辉石是指明方向的东西。指明灵魂该往何处去。

然而这种事情,不是辉石也可以。

只要清楚自己的灵魂要前进的方向,就足够了。

这孩子能不能跟这块辉石遇上我也不知道。等长久的时间经过之后,说不定也没有能给她放流辉石的人了。

然而,就像圣人伯特利朱斯会为了拯救无法被放流辉石的人,将他们带去天空的另一边。

如果那孩子的灵魂从地上解放之后,能前往她想去的地方,就足够了。

为了这个,祈祷吧。

在这祈祷的前方,在我们的轨迹的另一边!

为了那孩子的灵魂,能找到前进的方向!

(转场)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我的辉石里,有着轨迹。

忒尔朱娅:有着许多,思念着我的人的轨迹。

忒尔朱娅:我……

忒尔朱娅:我必须得走了。向着那个辉石……去往这轨迹的前方!

奥尔托斯: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谢谢你,让我注意到。

忒尔朱娅:我已经可以,一个人飞翔了。因为我知道,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了。

忒尔朱娅:在我的心里已经,留下了多到几乎快要溢出来的火焰。

奥尔托斯:是吗……

奥尔托斯:看样子,你可以飞往任何地方了。

忒尔朱娅:嗯。

忒尔朱娅:将来在某一天,再相遇吧。在天空的另一边,在某一场旅途的尽头。

优:……好啊。

梅露可:要好好地……

梅露可:……

梅露可:肯定会,再见面的哟!

忒尔朱娅:嗯,肯定会……!

奥尔托斯:……

忒尔朱娅:谢谢你,引发了奇迹。

奥尔托斯:引发奇迹的,是你自己。

奥尔托斯:……再见了。

奥尔托斯:在……再会之日到来之前。

忒尔朱娅:……

忒尔朱娅:再见了。

忒尔朱娅:你们的灵魂,要一直闪着光芒呀!

(闪光)

……你们觉得,忒尔朱娅小姐去哪里了哟?

我想想啊,肯定是去世界各处旅行了吧。

嗯……肯定还能在某处再见到吧。闪闪发光的大海,在空中绽放的烟花,寒冷的彩色天空……说不定她就在我们身边,跟我们一起眺望着。

就算我们看不到她的身姿。

(转场)

优:奥尔托斯!所以说,那是戏服啊!

奥尔托斯:没事啦,这次我很小心了!比起这个,你看啊,对面那边好像在举办鸣钟的体验会。

梅露可:圣人伯特利朱斯之月还在继续哟。还有很多可以玩哟~

舞台服装负责人:没错没错!只要多注意点衣服,我可是很开心你们玩得尽兴哦!

奥尔托斯:哇?!

奥尔托斯:啊,啊哈哈……我真的很小心了!

舞台服装负责人:嗯嗯,那就最好咯!

优:说起来,明明辉石祭基本上也就一天而已,为什么圣人伯特利朱斯之月却长达一个月呢?

舞台服装负责人:这个啊!这是因为,圣人伯特利朱斯之月是这个街道独有的文化。

舞台服装负责人:你知道这附近是盛产辉石的地区了吧?

梅露可:当然了哟。我听说正因为如此,才会把打磨辉石时产生的粉末用在街道的建设里面哟。

舞台服装负责人:就是这样!

舞台服装负责人:因为是这样的地区,所以这个时期本来是向赠与我们辉石的主献上感谢,以及对被赠与辉石的生命的尊重和祈祷之月来着。

舞台服装负责人:会有鸣钟体验会,是因为这个街道特殊的钟能奏出感谢与祝福的旋律。而且……

舞台服装负责人:持续一个月,也能够展示生命诞生前的时间是多么漫长。

优:原来是这样……

奥尔托斯:那么,跟圣人伯特利朱斯没什么关系?

舞台服装负责人:本来确实是这样的。不过……

舞台服装负责人:每到这个月街上就有人在讲吧?那个森林尽头的钟塔的故事。

奥尔托斯:……嗯,我们也听过那个故事。

舞台服装负责人:那到底是多久以前的故事,已经没人知道了……

舞台服装负责人:那时候,街道上还没有这么闪耀哦。因为那个女孩子把街上大家的辉石都弄裂开了,于是重新制作了辉石,多出了很多的辉石粉末。

奥尔托斯:……

舞台服装负责人:在这之后还有一件事情。

舞台服装负责人:为了那个女孩子,这条街道上的辉石工匠们尝试了许多次,想要制作就算她碰到也不会裂开的辉石。

奥尔托斯:……!

舞台服装负责人:不过,结果这种辉石到底有没有制作出来,并没有流传下来……一定是没办到吧。

舞台服装负责人:变成祈求圣人伯特利朱斯来访的月份,好像也是那时候开始的。因为伯特利朱斯会拯救无法去往安息的黑暗的灵魂。

奥尔托斯:……是这样啊。

舞台服装负责人:嘿嘿,所以我很高兴你能来。

舞台服装负责人:让真的长着翅膀的人来扮演圣人伯特利朱斯,不觉得真的伯特利朱斯也会来吗?

奥尔托斯:嘿嘿……可能确实是这样的吧。

奥尔托斯:但是,肯定已经……

(闪光)

舞台服装负责人:哎呀……钟声?

舞台服装负责人:……难道说是什么惊喜吗?体验会还没开始,这个时间应该哪里都不会鸣钟才对。

梅露可:呀……?空中有什么东西落下来了……

梅露可:是光,吗?

梅露可:……跟忒尔朱娅小姐的辉石,是一个颜色。

舞台服装负责人:哈哈,真奇怪。总觉得好像快要哭出来了。大概是因为这道光……

舞台服装负责人:实在太温暖了吧。

梅露可:……肯定,是这么一回事哟。

梅露可:而且……这钟声的旋律真的非常美妙哟。

梅露可:……就像忒尔朱娅小姐告诉我的那样。

奥尔托斯&优:……

优:……我们也得,好好享受我们自己的人生啊。

奥尔托斯:是啊,等到和她再相遇的时候,要有足够骄傲的人生轨迹呢。

梅露可:是这样的哟!

奥尔托斯:好——那么,我们就先去鸣钟体验会吧!

梅露可:我赞成哟!

舞台服装负责人:哈哈,玩得尽兴啊。

优:是,那是当然!

奥尔托斯:那么,我要飞了。

3、2、1!

(转场)

(我在飞。)

(比风更快,比声音更快,向着那道光的前方。)

(为什么?总觉得,令人怀念。好像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在憧憬着了。)

(……对了,那是,落雷之日的事情。)

(转场)

(那道贯穿了整座塔的光。是主的……愤怒。耀眼得,像是要将一切破坏殆尽。)

(但是……为什么呢。)

(在一切都回归黑暗之中的时候……在那雾散去的一刹那,在那另一边可以看到,一道燃烧着的轨迹。)

(那道,像是快要燃烧起来的光芒,向着天空自由地飞去……)

(我想要,变成那样。)

(转场)

(对了。我从一开始就……)

(想要飞离那座塔,飞向空中。)

(去吧。)

(就如那一夜看到的,流星那般。不管是哪里,无论是何处。)

(飞吧。直到那火焰,燃烧殆尽。)

(只要这灵魂的光辉一直存在着。)

(空中cg)

「你就可以,飞往任何地方!」


评论

匿名用户 #1

9个月 前
分数 0++
辛苦了!!!!谢谢!!!!

匿名用户 #2

8个月 前
分数 0++
感謝翻譯!!!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