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郷の月光と永遠楽土の夢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桃花源的月光与永久乐土之梦

剧情翻译

※wiki的翻译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敬请理解。

※推荐配合游戏内演出效果及BGM阅读。

第一话:梦见乐土的男人

楽土を夢見た男
[展开/收起]
行商:你也不喜欢雨吗…


行商:蝴蝶就像初更之梦一般,不论以何相邀都会无情地消失。

行商:……是人啊,没出声都没注意到。

行商:看这样子,应该不是白蝶变成的妖精吧。

行商:你也不喜欢雨吗?

月:现在不喜欢,下雨时右臂会痛。

月:旧伤了,不可能治得好的。

行商:真让人惊讶。居然会在这样的深山里见到你。

月:见到我有那么值得稀奇吗。

行商:普通的佣兵自然没什么,这附近有得是只有武者才能保护的东西。

行商:但是你却不太一样。独臂白刃大人。

月:……

行商:听说这两年没人知晓你的行踪,你在做点什么?

月:什么也没做。

行商:是吗。

扎乌尔先生,发生了什么吗?

是认识的人吗?

月:你有两个同伴吗,但只能感受到一个人的气息。

行商:这个,是这样的。

愈术士:晚上好,我是优。

瓶中少女:我是梅露可。请多指教。那个……

瓶中少女:dubibairen先生?

行商:是独臂白刃。不过这是通称,这家伙挺有名气的。

行商:他是那位天下大人的弟子,绝世之戟的使用者。天授予他极其罕见的武术才华,以武术触碰到了神仙的极致……

行商:被上天夺走一只手,仍然挥舞着刀的战士。

行商:因此叫独臂白刃。称赞的不是他的天赋,而是生存方式。

……

行商:名字记得是新月。是吧。

月:用通称也没关系。

行商:这些家伙很守规矩,想用名字来称呼人。

行商:我是扎乌尔。和被雇佣者一起打搅一晚上可以吗?

月:……没关系。

月:你是佣兵吗?

行商:喂喂,我看着不像是行商吗?

月:那可真是一位厉害的行商。就算不卖东西,只靠背上的长枪也能活下去吧。

行商:但是世道已经变了。就算不用长枪讨生活,只卖东西也能活下去了。

行商:对吧,优。

愈术士:啊?是,是的。

行商:这个少年是愈术士。为了处理委托不远万里从王国过来。

月:愈术?

行商:是让人类与魔物之间能以鲜血与伤痕之外的方式连接的力量。

行商:对你来说或许难以相信,这种力量不需要战斗就能守护某些佣兵也守护不了的东西。

月:确实。

月:在我听来只是个童话。

月:不过这样的东西也存在吧。

行商:嚯。

行商:佣兵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只能看见现实的人,一种是见过太多现实而只能看见幻想的人。

行商:我本来以为你是只能看见现实的人,不过看来也未必是这样。

月:谁知道呢。

愈术士:月先生和以前的扎乌尔先生一样也是佣兵吗?

月:没错,不过因为一些事,现在没有任何契约在身。

行商:那为什么到这样的地方来?

月:如你所见。

月:……我跟人有约定。因此做好了旅行的准备,下山来了。

月:不过才刚到这里,就被雨拦住了。

行商:看来旅途会很漫长啊。

月:但是必须去。

行商:看来是很重要的约定。

月:……

行商:旅途太长的话,说不定在你旅行结束之前佣兵这个职业就消失了。愈术会改变世界。

行商:有想过旅行结束后如何谋生吗,独臂白刃大人?

月:……

月:不,没有。

月:现在没有。

【过场】

这地方真湿啊。能不能找到一床被褥之类的呢。

扎乌尔先生,在这里擅自乱翻真的好吗?

现在可不是怕这个的时候,优。你不想大冬天的睡在冷冰冰的地板上吧。

瓶中少女:月先生不冷吗?

月:冷。

月:但还能忍受,反倒是旧伤的疼痛比较难以忍耐。

瓶中少女:……扎乌尔先生说过月先生失去了一只手臂。

月:是的。

月:以前右臂受过重伤。到现在也没痊愈,对佣兵来说算是废了吧。

月:这样的雨天里就更不想动了。

瓶中少女:这样呀。

月:为什么这副表情?

瓶中少女:因为我明白为什么月先生一直在屋子的角落不动了。

月:这样。

瓶中少女:……

月:不是什么有趣的话题啊。

月:你的同伴自称是愈术士吗。

瓶中少女:是的。月先生好像对愈术……

月:从来没有见过。是用气的法术吗。

瓶中少女:气……

月:潜藏在世间万物中的力量源泉被称为气。

瓶中少女:我认为愈术不是用气的力量。愈术是用心的力量。

月:怎么用呢?

瓶中少女:怎么用?

月:武术、体术使用身体而有形,咒术使用气而有形。

月:我没有使用气的才能,就连看都看不见,但是咒术师和仙术师确实能够使用操纵气的法术。而心的力量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瓶中少女:……愈术是只有有天分的人才能使用的。

瓶中少女:但是与愈术相似的事情,绝对不需要什么特殊的能力。月先生也一定体验过。

月:我也?

瓶中少女:心与心的重合,相通,贴近之类的。

月:……

月:对我来说……听起来只是像梦一样。

瓶中少女:……

月:……

月:是件好事。

瓶中少女:喵?

月:事情能交心解决,减少无用的争端和无谓的伤害,没有什么比这更好。

月:犹如梦境照进现实,很值得高兴,不是吗?

瓶中少女:是这样……的说。

月:……

月:我就是雇佣你们的那个男人所说的那样,是只能看见现实的人。但就算我看不见,存在的东西也确实存在。

月:我有时也觉得是真的就好了。

月:我希望世上存在一种法则,是我无法理解、但能够拯救以我自己的法则无法拯救的事物的。

瓶中少女:……

呜哇!

瓶中少女:优?

月:听起来不像是被褥掉下的声音。

行商:是啊,躺在这玩意儿上睡估计不怎么舒服。

瓶中少女:木造的像?

愈术士:从这扇门里面掉出来的,是什么的塑像呢。

行商:这个我也是第一次见,只能推断大概是干嘛的。

瓶中少女:是用来做什么的呀?

行商:祈祷。

行商:这里大概是很久以前神社的前殿吧。这大概是前殿的一部分。

月:前殿吗。

行商:你注意到了吗。

月:没有。我没怎么看。

愈术士:那这里到底是为了祈愿什么而存在的地方?

行商:那就不知道了。

行商:说这里是前殿,是因为这个像与我知道的前殿和像有所相似。也可能只是相似,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行商:至于到底是什么,我们已经不可能知道了。

行商:优,这个怎么办?看样子是没法垫来睡了。

愈术士:是的……

愈术士:那就来祈祷吧。希望我们的旅行和月先生的旅行都平安结束。

月:这是司管旅行路途的神灵的像吗?

愈术士:不知道。

月:不知道还祈祷?

愈术士:如果要么愿望实现,要么无事发生,那祈祷一下赌一把也不错吧。

月:……

瓶中少女:我也来祈祷。就算对象和方式不同,心意都是最重要的。

行商:说的不错嘛,你们两个。那我也来祈祷一下吧。

愈术士:希望月先生的旅行和我们的旅行平安结束。

瓶中少女:希望月先生的旅行和我们的旅行平安结束。

行商:希望无名之神给予我们加护。

月:……

愈术士:月先生……

愈术士:诶?

月:我并没有对那个像象征的什么人的信仰。

月:但按照刚才说的话,祈祷是合乎道理的。

瓶中少女:月先生……

瓶中少女:因为合掌祈祷,有汗顺着脸颊滑下来了……

瓶中少女:是伤在痛吗?

月:……

月:就算祈祷徒有其形,只要有用,就没有不做的道理。

月:如果即使是我这种人的祈祷,也能让谁得到拯救。

瓶中少女:……

月:你们要去哪里。

愈术士:往北走,月先生呢。

月:去桃花源。

愈术士:桃花源?

愈术士:是什么样的地方呢。

行商:像梦一样的地方。

行商:没想到会从你这样一本正经的人口中听见童话故事。

瓶中少女:您知道吗?

行商:在“少数民族之国”这个地方出生的人,每个人都知道。

行商: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也许在国家兴起之前就存在的,古老而漫长的梦。

行商:只要人还是人,就会永远持续的梦。永远够不着的梦。

行商:乐园的梦。

【过场】

在世界某处存在的常春乐土。

鲜花盛开,蝴蝶飞舞之地。那里居住的皆是幸福之物。

人们将那里称作,桃花源。

【过场】

愈术士:月先生是从山上下来的吗。那就要在这里分别了。

月:……

月:沿着前面的山道走一会儿有个小庵。

愈术士:诶?

愈术士:……谢谢。月先生也多保重。

月:会的。

月:那么再见。

瓶中少女:喵?扎乌尔先生,怎么了吗?

行商:是那只蝴蝶。

愈术士:蝴蝶?

行商:白色蝴蝶。在那个男人背上的,一瞬间钻进屋檐垂下的雨滴里了。

愈术士:……没看见欸。

行商:哎呀,我看错了吗。

愈术士:也许只是雨滴的反光吧。

第二话:似月之物・上

月の似姿・上
[展开/收起]
您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月:我从东边来,现在要去桃花源。

呀,真有趣。

月:听起来像梦话吗。

您不知道桃花源在哪里呢。

桃花源就在这里。

月:……

——鲜花盛开,蝴蝶飞舞之地。此处苍生皆幸。

遥遥过往兮,人间乐土。花无凋零的永恒之乡。却已是如梦的一夜。

上天剥夺了人的永恒。

因此花落蝶去,曲终人散,时光流转……


客人吗。看起来像佣兵。

工匠:欢迎来这里。找我有什么事吗。

【过场】

工匠:旅行。

工匠:竟然搞错了啊。我还以为一定是作为佣兵而来。

月:我看起来不像旅人吗。

工匠:你的走路方式可不像是普通人。

工匠:然后就是经验吧,我命中注定招佣兵喜欢。

月:世上有这种人吗。

工匠:我是工匠,看见工坊就能推断出来了吧。

月:……

工匠:来庭院之前你穿过那里没有看到吗。

月:没有兴趣,所以没有看。

工匠:那你是对我有兴趣吗。

月:是对你袖子里的武器有兴趣。

工匠:这样啊。

月:能看出来确实是有本事的工匠。

工匠:所以说我招佣兵喜欢嘛。独臂白刃大人。

工匠:但你说不是工作。

月:没错。

工匠:你还说要去桃花源。

月:是的。

工匠:这样啊。

月:刚刚有人告诉我这里就是桃花源。

工匠:那个啊。

工匠:你看起来像是完全听不懂玩笑的样子。想必一定很吃惊吧。

月:那个是玩笑吗。

工匠:真的完全听不懂玩笑吗。

工匠:那是真的,对那些孩子来说。他们发自内心地觉得这里就是桃花源。

工匠:桃花源是所有人的梦。也有这样的说法。

工匠:在每个人的憧憬中存续着的,永远的梦。所有人都知道那是永远的乐土……除此以外,所有人都对那里一无所知。

工匠:无处不在,无人不做的微小的梦。明明没有谁看见过那个花园。

工匠:那些孩子的族中也一直流传着桃花源的传说。说桃花源就在此地。

工匠:人世间曾经处处是乐土一般的花园,如今那些景象也只残存在被称为桃花源的地方了。

月:你不是这些孩子的亲人吗。

工匠:我的故乡不在了,流浪漂泊,现在安定在了这里而已。

工匠:我的故乡也有桃花源的故事。但我已经忘记了。

工匠:那个村庄的梦究竟漂向了何方,又在谁的心中呢。

月:……

工匠:你知道的桃花源和那些孩子知道的完全不一样吗。

月:是的。

工匠:在你的故乡,传说桃花源到底在哪里?

月:我没有故乡。懂事时已经在教我戟的老师身边了。我知道的桃花源是听别人说的。

工匠:这样啊。

月:听说桃源乡在华胥不山的山顶。

工匠:被认为离月亮最近的灵山吗。

月:如果我听说的是真的。

工匠:你的语气像是不相信。

月:……

工匠:对桃花源这样的梦来说,有真假之分吗。

工匠:明明梦里只会出现人们坚信自己想要看见的东西。

工匠:啊,话说回来,从这个小工坊到那个灵山的山顶,会是很长的旅途吧。

月:……我明白。

工匠:即使花很长时间也要去吗。

月:没错。我有约在身。

月:是个天真的口头约定。

月:把月亮流下的眼泪埋在那个地方,让白莲在桃花源绽放。我是为此前去。

工匠:把月亮的泪水埋下就会开出白莲吗。

月:据说世上的白莲都是这样绽放的。

工匠:这样啊,之前都不知道。

工匠:月亮的泪水也是头一次听。你带着吗。

月:在这个包裹里面。人手触碰就会融化,所以我从捡起包后就再没有打开过了。

工匠:明明碰到就会融化,你却捡起来了?

月:没错。

月:我把落在庭院池塘里的月之泪捡起来了,在下冰雹的时候。

月:因为长时间打捞池底,我的手大概冻得非常厉害。

工匠: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东西,还是不要打开好好保管吧。

月:谢谢。

工匠:月之泪吗。虽然我自以为活得算久了,但这样的东西还是第一次见。

工匠:若是俯瞰这样的人世,就算是月亮也偶尔会有想哭的时候吧。

月:……

工匠:怎么了。

月:你认为这个包裹里有月亮的泪水吗。

工匠:是啊。

月:为什么。

工匠:因为你那样说了。

月:你为什么相信我的话?

工匠:你看起来不像是能骗过我的男人。

月:为什么我的话……

月:……

月:你为什么没有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没有用自己的手去触碰,却认为它在那里。

工匠:原来如此。怀疑你的是你自己吗。

工匠:只相信自己眼睛看见的,自己手触碰到的。对佣兵来说……对只能看见现实的佣兵来说,是经常有的事。

月:我用自己的眼睛看了,也用自己的手触碰了。

月:但还是在怀疑。

月:不管是月亮流泪还是眼泪会变成白莲。还有在灵山顶的名为桃花源的花园。

月:因为一切都可能是我做的梦。

工匠:为什么因为是虚幻的,就有必要不相信呢。

月:……

工匠:你问我为什么我相信你的话。

工匠:因为我觉得如果你和你所描述的梦是真的就好了,所以相信。

独臂白刃大人!

那个,您刚刚跟里希大人交谈过了吧。那现在跟我们说说话吧。里希大人可以吗。

工匠:没关系。随你们喜欢。

太好了!

月:……

工匠:对了,说起来我还要去准备做饭。

月:……

工匠:哎呀。

工匠:因为这里很偏僻,少有人来,所以有客人的日子都会举办宴会。由我来准备,对客人都是保密的。

月:原来这样。

工匠:大家要好好相处。

月:好。

好的!

【过场】

那个,独臂白刃大人,如果可以的话可以给我们露一手吗。您一直被称赞的武艺。

月:我的技艺不是演出节目。

对不起,让您不开心了吗?

月:我的意思是,不是用于演出,所以就算看了也不会觉得有趣。

什么呀,原来是这样。

这样也没关系。因为我们想看。

月:这样。

月:……

月:……

……

月:那边的柱子上扎着一把短刀吧。

诶?

真的!完全没看见。

月:说过不是演出的节目了。

真的呢。

这个就是真正的佣兵的实力啊。

独臂白刃新月大人。武艺登峰造极的人物。

月:我比以前弱了。

完全无法相信。

月:我以前跟武术老师学习用戟,但是现在就连挥舞它都做不到。

戟是那个很长的像长枪一样的矛吗。

月:是的,因此要双手使用。

月:现在的我已经用不了了。刚才的投掷术是我自创的,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本事。右手完全不能运用自如。

不能吗?

月:有时候就算什么都不做也会痛。

日常生活也会痛,很苦恼吧。

和里希大人说的一样呢。

月:那个工匠说的吗。

没错,虽然里希大人也说过他和你并没有见过面。

月:……什么时候的事。

独臂白刃大人来这里之前。

月:为什么。

不知道。

我们对里希大人的事了解的并不多。

里希大人说他和我们有相似的经历,所以照顾失去故乡的我们,仅此而已。

我们只知道他是一位很热心肠的人。

第三话:似月之物・下

月の似姿・下
[展开/收起]
——上天剥夺了人的永恒。

因此花落蝶去,曲终人散,时光流转。人们哭泣着乞求永恒归来的一夜仿佛只是一场梦。

那么看看吧,月亮的眼睛。映照着逝去之梦的月亮的眼睛……

……

工匠:这真令人惊讶。你也有兴致品味夜晚的风趣吗。

月:谁知道呢。

工匠:如果不是,你为什么醒来。

月:佣兵做久了很容易察觉到动静,尤其是深夜。

工匠:原来如此。

工匠:做佣兵不容易啊,做梦也不能安稳。

月:佣兵里有心怀梦想之人,但没怎么听过沉于梦境之人。

月:我也不怎么做梦。次数一只手也数得过来。

工匠:梦见过什么呢。

月:有一次泥泞的梦。

月:之后,也许有一次蝴蝶的梦。

工匠:是吗。

月:……

工匠:给你。

月:烟管形暗器吗。

工匠:真亏你能发现。我还以为不管是谁都会被骗到。

月:拿在手里就明白了。

工匠:但是我也调整过重量。

月:你现在用的烟管也是你自己做的吗。

工匠:也不是?我有这把弓就足够保障现在的生活了。

月:这样啊。

月:这个怎么了吗。

工匠:借给你。因为你一晚都没有做过梦。

月:用这个去杀谁。

工匠:吸烟哦。

月:……

工匠:你不喜欢烟吗?

月:没有试过。因为没有兴趣。

工匠:那么现在了解一下它的味道吧。不管喜欢还是讨厌都是试过之后的事。

月:……

工匠:怎么了,那个表情。

月:我没有拜托你给我这个。

工匠:啊,不喜欢?

月:既然没有,为什么这么做?

工匠:虽然你没有拜托过我,但我想为你这样做。

月:……

月:这样啊。

工匠:喏,这里。

月:啊。

月:……

月:听说你是个很热心的男人。

工匠:嗯?

月:这里的孩子们这样说的。

工匠:你已经这么习惯这里了,挺好的。

工匠:不要把烟叶塞太满啊。像这样子,轻轻放进烟袋里。

工匠:对就是这样。……借你火,先给我。

月:好。

工匠:你摸了右手啊。

月:有点痛。

工匠:很痛吗。

月:看日子吧。寒冷或下雨的日子尤其。

工匠:会很想念火吧。

月:是这样。

工匠:那种时候特别痛吗。

月:是。

月:以前小看了这个伤吃了苦头。之后就经常带着药和伞出门。也尽量避雨。

工匠:吃苦头?

月:在阴雨连绵的时节断了药,陷入了没有住处在山中彷徨的窘境。

月:就算想睡觉,但是伤痛得总是睡不着。痛得几个小时就像过了几天那么久。那样的回忆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工匠:点着了。

月:好。

工匠:着急吸气的话会烫着舌头,当心啊。慢慢地吸气。

月:慢慢地。

工匠:对,慢慢。

月:……

月:好烫。

工匠:都叫你慢点了。

月:……

工匠:你太着急了。

工匠:不管做什么都一样。任何事都是需要时间的。

月:……

月:……你究竟在这里做什么。

工匠:在眺望。

月:眺望什么。

工匠:月亮。

月:月亮?

月:……今天是朔日。

工匠:没错。

月:月亮没有出来。

工匠:但是它就在那里。

工匠:啊。

工匠:到时间了。

月:那是……蝴蝶吗。

工匠:是魂魄。

月:……

工匠:蝴蝶这东西,和魂魄很相似。

工匠:住在桃花源的是一种名叫无何有蝶的蝴蝶。出生时就张开四翅在空中飞舞的蝴蝶。

工匠:无何有蝶并没有身体。那份容姿是由永恒的魂魄和朦胧的心构成。所以,无何有蝶看起来和魂魄非常相似。

工匠:然后,有些虫子过于憧憬无何有蝶,它们模仿它的姿态,得到了四片翅膀。那就是人间的蝴蝶。

月:所以才说蝴蝶和魂魄很像吗。

工匠:是啊。

工匠:它们出生的时候在地上爬行,就算在蛹中改变了自己原来的模样,但本身还是毛茸茸的虫子。

月:这些魂魄为什么会出现。

工匠:来眺望月亮的。从这里看月亮的视角很好。

月:……

月:我看不见。

月:……你喜欢月亮的什么呢?

工匠:它映照出的梦令人着迷。

工匠:月亮是某人的眼瞳。那瞳孔之中倒映着已从现实中消失的东西。

工匠:当某人闭上眼睛,藏起眼瞳,他就会开始做梦。它们也是来做梦的。

工匠:……天亮之前,它们都会从这里离去。因为它们是这世间某个人的灵魂。

工匠:现在它们知道该回到哪里。

月:你好像很熟悉这个光。

工匠:因为每晚都看。

工匠:差不多该换烟叶了。

月:好。

工匠:已经可以慢慢吸了吧。

月:……

工匠:就这样。慢慢吸烟的时候顺便就听我说话吧。

工匠:这是我曾经把魂魄和蝴蝶认错的时候的事了。

工匠:我已经没有故乡了。

工匠:在我还小的时候遭遇了一场洪水,一切都被冲走了。在那之后过了很久,我才在这里有了工坊安居下来。

工匠:就算清除了水底的泥沙,我的故乡也已经不在了。我也没有想过要回去。已经没有留恋的事物了。

工匠:……

工匠:我有一个妹妹。

工匠:她已经不在了。虽然这么说,但并不是被水冲走了。她是自己选择消失的。

月:消失去哪里了呢。

工匠:月亮。

工匠:她变成了无何有蝶,向着月亮飞去了。留下了陷在泥泞里喘息的我。我就是在那个时候把魂魄和蝴蝶看错了。

工匠:年轻时的我认为那是背叛。她抛下了唯一的血亲,抛下我消失在了映照着已经不存在于现实的幸福的月亮中。

月:……

月:你说过你每天晚上都看月亮吧。

工匠:是的。

月:你也期盼着像那些魂魄一样去往月亮吗。

工匠:如果真的是那样,我大概已经变成青烟,飘到月亮上了。因为没能成为无何有蝶。

工匠:内心深处是明白的。我已经做不到留下那些孩子一个人离开了。并且我现在也觉得这样就好。

工匠:我经历了太久的时光,已经无法变成蝴蝶了。

月:……

工匠:……那家伙有时容易感到寂寞。一想到会被所有人都忘掉应该会伤心吧。

工匠:我不想变成那样子。我希望她能在那边愉快生活,就像我在这边愉快地生活一样。

月:所以才眺望月亮吗。

工匠:是啊。

月:你丝毫不怀念吗。

工匠:怀念哦。

月:……

月:就算这样,你也不向月亮伸手吗。明明月亮就在看得见的地方存在着。

月: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自己的经历。

工匠:我只是觉得一个劲缠着客人问经历总归不太好,但相反我自己的经历倒是可以随便说。

工匠:你的伤很严重吧。

工匠:我听说即使重伤治愈了,也还是放弃做佣兵比较好。

工匠:从你先前的老师那里听说的。

月:……

工匠:我和他都是喜欢奇异事物的人,也算有点交情。你的事情我也时不时听他说起。

工匠:……

工匠:登上华胥不山的山顶也许比做佣兵还要难。在长时间里都只能独自一人。

工匠:但人的身体是无法飞往月亮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如此争分夺秒,但是我明白不管做什么都是要花费时间的。

工匠:“接受”也是。

月:……

月:……

月:我等不了。

月:几个小时都会觉得是永恒的这副身体,等不到衰老。

工匠:……

工匠:这样啊。

月:……

 月:我不能像你这样活着,至少现在做不到。

月:就算你觉得我愚昧也没有关系。

工匠:就像谁都不能说你是正确的一样,谁也不能说我是正确的。

工匠:是啊。等待的时间……迷惘的时候比什么都痛苦。

月:……

月:在开始旅行之前,我独自生活了一年左右。

月:在那期间我一直想做梦。但是一个人的话连梦也做不了。

月:所以我来到这里,因为我明白了自己只能看见现实中的东西。

工匠:这样啊。

月:……

工匠:这样的话。

工匠:给你个饯别礼吧。

月:饯别礼?

工匠:是兵器。

工匠:暗器。只要技术够好,单手也能使用。

工匠:因为是行家专用的刃,所以虽然做得很好却没有人要。你的话应该可以很好地使用吧。

工匠:它的名字是霁月。绳子连接的刃分别叫做月光、月影。是一对夫妻剑。

工匠:怎么样,你喜欢吗。

月:要付多少钱。

工匠:都说了是饯别礼吧。

月:支付与工作对等的回报是佣兵的习惯。

工匠:但你是作为旅人来这里的。

工匠:一定要给我钱的话,那就在不是旅人,而是作为佣兵来的时候再给吧。

月:……

月:为什么?

工匠:因为你看起来喜欢月亮。

工匠:我虽然无法给你月亮,也不能说“去到月亮上就好了”,但是可以把这个给你。

工匠:并且现在的我能给你的最好的饯行,就是这个了。

工匠:这与月光相似之物。

第四话:桃花源之歌・上

桃源郷の歌・上
[展开/收起]
公主:相公!

公主:啊,您终于回来了。我一直都在等着您呢。我很寂寞……

月:我不是你的丈夫。

公主:您真是会开玩笑。您还是启程时的那个样子嘛。

公主:您身上正带着我送给您的护身符吧?那就是最能雄辩的证据。

公主:证明着我和相公是彼此定下了永恒誓约,姻缘相结的夫妻。

月:这个是村民交给我的……

公主:哎呀,您说的话真奇怪。这不是我为了祈求您的平安,亲手制作送给您的嘛。

月:……

公主:这个护身符正是代表着。

公主:无论时间过去多久,无论有什么东西改变我们,我们心中的思念都永远不会变,总是连系着彼此。

【回忆】

那位化生公主正在等着她的丈夫。

……这个估计是护身符的遗物,是从前某个旅人偶尔送过来的。上面的纹样与曾经在那座城居住的一族人所用的相同。

自那一族人离开那座城以来,已经过了有一百年了。那化生想等的人,已经不会再回来了吧。

我们对那姑娘束手无策。因此想拜托您帮忙,独臂白刃阁下。

不知能不能借用您的力量净化那化生呢?

你们似乎是认为我是仙术师一类的人啊。

我只是凡人。没办法通过操控气来净化污秽的气。所会的招式也不像某族的剑舞那样能削落污秽的气。

如果这样也没关系的话,我可以接下。

……

我没有理由拒绝委托。

而我也需要住处。为了未来也能继续旅程。

【回忆结束】

月:和村民说的一样。这个化生会将身上带着这遗物的人认定是她所等待的人。

公主:相公您到底在说什么呢?

公主:不过那种小事情也不必挂怀。您能平安回来,我很高兴。

月:……我不是你的丈夫。

公主:哎呀,就知道开玩笑欺负人!

月:……

公主:我一直在等着。即使只剩下独自一人,我也在等着您。

公主:您看。这是仙术师为了能让一直卧病在床的我等到您回来,特意为我施下的法术。

月:这是……

公主:这一定是让我与相公的红线永不断开的法术。

公主:呵呵,您说对吧?因为只要我的病治好了,我就又可以和您还有大家一起生活了。

公主:如果将来无法永远和大家一起幸福地生活下去,那我在这里等待还有什么意义呢。

月:可在我看来,那怎么看都是封印术的印记。

公主:啊,我记起来了。您从前就对咒术一类的事物不是很了解。

公主:得叫仙术师来给相公解释说明……咦?他不在。

公主:那让小猫把他叫过来吧。只要那只小家伙帮忙,一定很快就能找到仙术师的。因为它既聪明,又对我很好。

公主:它今天不在城里啊。到底去哪里了呢?

月:这里只有你和我。

公主:啊,对啊。这里从来就没有过仙术师。因为这里就只有我和相公嘛。

月:……你刚才好像是说过想和大家一起生活?

公主:大家?那到底是指谁呢?

月:你不记得了吗?

公主:我一分一秒都没有忘记过您。

月:不是指我。

公主:哎呀,不是吗?那到底是指谁呢?

月:……你不记得了吗?

公主:您真爱欺负人。就算是我,也没办法记得一开始就不存在的事物呀。

月:……

公主:我说,您为什么要站在那种地方呢?

公主:您长久离开才终于回来。接下来的无尽时间,就让我们一起度过吧。

月:……

公主:呵呵。

公主:就像梦一样。

公主:不过也是奇怪。这么理所当然的事情,居然会像梦一样。

公主:我一直都在等着。等着能像这样和您随意聊天,度过同一段时光的日子。

公主:我活到现在仅仅是为了这个愿望。即使是在被疾病侵袭,如黑夜般看不见未来的那些日子里也是如此。甚至连没有您陪伴的孤独,我也活过来了。

月:……

公主:我想到了许多在您回来之后想为您做的事情。您愿意听吗?

月:你为什么会认定持有这护身符的人是你所等待之人。

公主:您就是您啊。是我所爱的唯一一人。

月:你是在做那样的梦吗?

公主:直至您回来为止,是的。

公主:呵呵,我给您唱个歌吧。您喜欢听我唱歌的吧?

月:……

公主:——

公主:——鲜花盛开,蝴蝶飞舞之地。此处苍生皆幸。

月:……

公主:在那片地方居住的,是无何有蝶。月虹的四翅,慈悲的眼瞳。在梦幻的乐土中拍动翅膀。

公主:向往那片地方的,都是人类之子。若盼望能居于乐土,那便许愿吧,许愿吧,向蝴蝶大人许愿吧。

公主:将身躯化作蝴蝶吧。不要让污秽的双足触碰到乐土,踩踏到花朵——

公主:因为您实在离开太久,这首歌我都记得很熟了。

公主:不对。或许应该说是已经腻了。

月:刚才那是桃花源的歌吗?

公主:您忘了吗?教会我这首歌的人可明明是您啊。

公主:啊,我想起来了。您也并不是特别喜欢歌曲的啊。只是为了我才特意教给了我。

公主:您知道吗。我有一件事情是想在您回来后和您说的。

公主:我其实不喜欢这首歌。

公主:因为我不相信。人为了要在桃花源里居住,居然要先变化成蝴蝶。

公主:我之所以说了相信,是因为那是您告诉我的故事。

公主:在您对我说自己要去见蝴蝶大人,要出发前往那甚至不知在何处的桃花源时,我是这么想的。

公主:没有您在的住处,根本称不上是什么乐土。

公主:可是您说,那片地方有蝴蝶大人以及其它和我一样的舍身之蝶,绝对不会感到寂寞。

公主:您说前往那片地方是为了我……所以我才一直等待着您。

月:……

月:你是……

月:……

公主:怎么了呢?

月:你听不见这低鸣声吗。

月:……是上方!

野兽:咕噜噜噜噜啊啊啊!

第五话:桃花源之歌・下

桃源郷の歌・下
[展开/收起]
野兽:咕噜噜噜……!

月:避开了吗。

月:……听他说这双刃入手便不问距离,出手便不问轨道。当时只当作是夸口。

月:但这确实用起来很顺手。不需要费太大劲。

野兽:咕噜噜噜……

月:……

……别碍事。

公主:别碍事!不要妨碍我与夫君的幽会!

野兽:咕噜噜噜……?!

月:……!能操控物体……是咒术吗!

公主:别碍事,别碍事,别碍事……!滚出去,碍事者!不要再妨碍我与夫君的幸福了!

野兽:……

……噜噜。

公主:……别碍事,不要妨碍,我的……幸福……

月:……

月:……虽说是咒术,可竟然能以这身体操控两把战斧。

月:……

月:冰冷……很硬。但有血液流动着。这也是通过操纵气来做到的吗。

……噜噜噜。

月:并不是落败逃走。但已经看不出有敌意……

月:了……

公主:……

公主:你是谁?

月:……

月:原来如此……那护身符被刚才的风压粉碎了吗。

月:是我的失误。

公主:你是什么人?

月:你可以叫我独臂白刃。

公主:……

月:……

公主:……呵呵。

公主:真讨厌,不要当真嘛。只是开个玩笑!

月:……

公主:对不起,我捉弄了您。其实我是知道的。

公主:您其实是我的夫君派来的使者吧。

月:……

公主:因为您不是我的夫君啊。那么就肯定是夫君派来的使者了。

公主:我全都清楚的。夫君他知道我不喜寂寞,所以特地派您过来的吧?

月:我是……

公主:既然是那位大人的意愿,那我原谅您那无趣的谎言。不计较您曾自称是我的夫君。

月:……

月:……你说的没错。我为自己伪装了身份向你谢罪。

公主:哎呀,您是个诚实的人。

月:若真是如此,我自一开始就不会欺骗你。

公主:您有着清廉的人品。我似乎能理解那位大人拜托您作使者的理由。

月:……

公主:那护身符是那位大人托付给您的?

月:……我是受人委托而来到这里的。这个护身符是那时候交托于我的东西。

公主:真像是那位大人会做的事。他是个会为了他人不顾自己苦难的人。

公主:我可是多次叮嘱过他要贴身带着的。

公主:……既然您身上带着它,就是说那位大人现在没有和您一起吧。

公主:那位大人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月:他没有告诉我。

公主:这样啊。

公主:……是这样啊。

公主:他找到桃花源了吗?

月:……

月:不……还没有。

公主:这样啊……

公主:也是啊。不会那么容易就找得到。

公主:我没关系的,无需挂心。因为我从一开始就知道的。桃花源只是梦里的故事。

公主:不过,只要是那位大人所诉说的梦,我就会永远地相信。

公主:我会一直地等待,哪怕海枯石烂。因为我不想将那位大人叫做大骗子。

月:……

公主:……

公主:那么,接下来做点什么好呢?今后仅我们两人无所事事也只会无聊。歌儿刚才也已经唱过了,怎么办好呢?

月:什么?

公主:咦?

公主:您会陪我一起等待吧?等待那位大人回到我的身边。

公主:那位大人就是为此派您到这里来的吧?

月:……

月:这个,我没法办到。

月:明早我大概就会启程离开这座城。为了前往桃花源。

月:我有一个约定。

公主:……

公主:这样啊。

公主:你也要丢下我一个人啊。

月:……

公主:和那个人一样。

月:我和你的丈夫不一样。

公主:哪里不一样了?

月:我留下你独自一人,是为了我自己。

公主:……

公主:……你为什么蹲下了。

月:为补偿刚才的无礼,我教你一样东西吧。

月:鲜花盛开,蝴蝶飞舞之地。此处苍生皆幸。

月:遥遥万里兮,花之乐土。人之梦想。众之故乡。终将归去的永久之梦。

月:永不枯朽的空幻之影。凡人所曾爱的……琐碎之梦。

公主:……

公主:刚才那是,什么?

月:是歌。

公主:刚才那种该叫做朗诵。

月:是歌。

公主:您真是个奇怪的人。为什么要将自己唱不了的歌教给我呢?

月:因为我觉得你说不定会唱。

公主:为什么?

月:因为你和我认识的一个女人很像。

公主:……

月:人类之心过于脆弱,无力追寻永远之梦。

月:听起来很空洞吧。就如同我的歌丝毫未触动到你一样。

月:刚才的歌是我认识的一个女人以前所唱的。我唱不了。

月:刚才的话也是那个女人对我说的。人类之身过于短暂,无法追寻永远之梦。人类之心过于脆弱,无力追寻永远之梦。

公主:她和我很像吗?

月:是的。

月:她随心所欲,天真无邪,是个可怕的女人。但即使如此,也拥有着我所没有的慈悲。

公主:……

月:她能看见我绝对无法看见的东西。

月:你同样能看见我无法看见的东西,那说不定也能唱出我唱不了的歌。

月:我没能变得像你那样子。

公主:你……

公主:你并不是我的夫君吧?

月:没错。

公主:你爱着她?

月:……

公主:你的眼神,和那个人注视我时的眼神相同。

公主:但你所注视的并不是我。

公主:你的眼神是怀旧的眼神。你想看见不存在于此的东西,但因为它没能映在眼睛里,于是你回想着曾在眼睛里映过的影子。

公主:就如同在回想曾听过一次的歌一样。

月:你果然和那个女人很像。

公主:你喜欢和她很像的我吗?

月:不。就如同你对站在这里的我没有爱意一样。

公主:是啊。

公主:……你刚才说,你没能变成像我这样子。

公主:但我也是一样。没有能变成像你那样子。

公主:——鲜花盛开,蝴蝶飞舞之地。此处苍生皆幸。

公主:遥遥万里兮,花之乐土。人之梦想。众之故乡。终将归去的永久之梦——

月:……

————

公主:怎么了?

月:应该是刚才的野兽吧。我听见了脚步声。

月:……

月:……不现身啊。

公主:……

公主:喂,你在那里吗?

……

公主:下来吧。孤零零地,会寂寞的吧。

……

野兽:……

月:……

公主:乖孩子,过来这边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公主:——鲜花盛开,蝴蝶飞舞之地。此处苍生皆幸……

野兽:噜噜……

公主:你喜欢歌儿?

野兽:噜噜……噜。

公主:这样啊。

公主:啊,不知为什么。你的声音让我感觉非常怀念。

公主:让我想起我和那位大人还有大家一起生活的那个时候。那像梦一般的,平凡的幸福。

公主:或许是因为你的声音和小猫很像吧。

【过场】

公主:——

野兽:咕噜噜……

公主:你真是爱撒娇啊。体型那么大,却像小猫咪似的。

公主:真怀念啊。如果你小一点的话,一定会和小猫很像的。

公主:……这里原来是这么安静的啊。

公主:如果独臂白刃大人没有将这种歌教给我的话,我明明就可以不用知道。

野兽:咕噜噜噜……

公主:你在生气吗?

公主:没关系的,我不在意。因为那个人已经启程去往桃花源了。

公主:来,把头伸过来。让我能更清楚地听见你的声音。一起歌唱吧,以慰藉等待时的无聊。

野兽:……

公主:啊……

公主:和你在一起的话,就不会寂寞了啊。

【过场】

——鲜花盛开,蝴蝶飞舞之地。此处苍生皆幸。

遥遥万里兮,花之乐土。人之梦想。众之故乡。终将归去的永久之梦——

永不枯朽的空幻之影。

——凡人所曾爱的琐碎之梦。

第六话:伽蓝堂的士兵・白蝴蝶的梦境

伽藍堂の兵・白胡蝶の夢
[展开/收起]
你到底用那手臂救过多少人啊。

我已经不记得了。

【过场】

白兔:啊,你总算醒了。

黑兔:醒了,醒了!

月:……

白兔:哦?你这家伙怎么这副表情。

月:这是什么玩意。

白兔:玩意?!

黑兔:谁是玩意啊,谁是啊!

月:……

月:我也改变了吗。没想到,我会有独自一人做如此荒诞的梦的一天。

白兔:你说这是梦?!

黑兔:这家伙!先是叫唤什么“玩意”,之后还叫唤这是梦!

月:难道不是吗。

白兔:你的睡眼要怎么分清梦境和现实啊!

月:那是……

黑兔:哎呀,这家伙闭嘴了!

白兔:说中了吧!完全说中了!

月:……画不可能自己说话。

白兔:因为只有你这家伙没有听画的声音的耳朵。

黑兔:就算是画也有能说会道的,也会谈话。因为是人投入感情而画出来的,人的情感也通过笔尖注入到画里了。

月:……

月:……

月:……有些人虽然有人的身体,却没有人的心,那么没有人的身体,却拥有人的心,似乎也不奇怪。

白兔:你在那里自言自语些什么!

月:你们是什么。

白兔:你问是什么?

白兔:原来你不是没睡醒,是瞎了眼了,瞎眼!睡着前没有看到墙壁吗,墙壁!

月:有一幅画。

白兔:对啊!那是我们的画啊,我们的!

黑兔:这是画师大人画上了我们的墙!

月:……

白兔:在这边!

黑兔:快看这边!

月:哦。

白兔:哦什么哦!事到如今才注意到吗!

黑兔:明明自己暂时借宿在这里了,真是事不关己的家伙。

月:太黑了看不清楚。

白兔:你好烦啊!事到如今还找什么借口!卟!

黑兔:卟卟!

月:……

白兔:你倒是说点什么啊!

月:刚才不是说很烦吗。

白兔:过分——!

月:……

月:……

月:虽说是暗夜,但一点都没注意到寄宿的主人实在是失礼了。抱歉。

白兔:哦。

白兔:什么,什么啊,原来还是个挺耿直的家伙吗。

黑兔:没想到是个挺懂规矩的家伙,原谅你了!

月:所以,你们到底找我有何贵干。

白兔:没什么,很简单的事情。我们把你叫醒是为了……

白兔:是为了做这个!

月:……

白兔:嘿!嘿!

月:……

白兔:啊呀——!

黑兔:呜哇——!哥哥漂起来了!

黑兔:你,你这家伙!把后颈!把哥哥的后颈!温柔地抓住了!

月:找我有什么事。

白兔:让你从这里出去!

月:什么?

白兔:叫你早点从这里出去啊,出去!这是为了我们好,也是为了你好!

黑兔:并不是在怪你瞎了眼,我们是为了你好才说的!

月:什么意思。

黑兔:那是……

月:……

月:……

出现了。出现了!

黑兔:所以才叫你快点出去。快点出去才好。

月:你在发抖。

黑兔:很害怕啊,肯定会害怕。

黑兔:那家伙是没有心的。

月:……

黑兔:那兵甲图是画在对面墙上的画。为了防止进来捣蛋的小鬼在我们身上乱涂乱画。

黑兔:因此那家伙画得强大而可怕,所有人都害怕他。因为惧怕他,谁也不会来了。

黑兔:就是在那之后。他到深夜就会独自发起狂来。

黑兔:那家伙有灵魂,但没有心。所以,谁都会怕他,他生来只是为了把所有人赶出去而活动……!

兵甲图:——!

黑兔:呜哇啊!往,往这边来了……!

月:速度很快,但防守不严。

黑兔:咿呀?!

白兔:……兵甲图,被扔出去……

兵甲图:……

兵甲图:——!

黑兔:咿!还在动!

黑兔:那家伙感受不到疼痛!所以,就算被扔出去也还是会再站起来!

月:……

月:如果是真的戟,柄现在应该已经碎了。

【过场】

兵甲图:——!

月:切。

黑兔:没……没事吗?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回避……

月:这幅画在夜里就会发狂对吧。那么,拖延时间直到天亮的话更妥当。

月:……画不会像人一样受伤吧。

黑兔:赢不了吗?

月:不会输给他。

月:将单手使用的戟,拿双手来用的对手也好,没有肉身的对手也好,虽然我都没有对付过……

月:……但不会输的。

月:假如输给没有人心的东西,我就……没有作为人的意义了。

黑兔:……

黑兔:哥哥。

白兔:……

黑兔:那家伙,一直在战斗。一个人对付那个怪物。

黑兔:虽然那个怪物压根不会呼吸,但那家伙的呼吸也丝毫不乱。那家伙,很厉害。

白兔:……

黑兔:……

黑兔:他好可怕。

【过场】

月:……

月:没想到失去戟以后,还会有用尽手段的一天……

月:旧伤因为雨而感到疼痛……所以这大约不是梦。

兵甲图:——!

月:是那吗。

兵甲图:——,——!

月:……!

黑兔:不好,他要被扔飞出去……

月:不费事。

月:被绳子缠住就会挣扎,用尽力量试图甩开我。注意一只手的话,另一只手就会放松。

月:模仿人类模仿得不错……!

兵甲图:——!

月:夺走了擅长的兵器,这手就什么力量也没……

月:……

黑兔:诶?

白兔:笨蛋,快逃!绳子被切断了!戟朝这边飞过来……

呜哇?!

月:没事吧!

白兔:后面……!

月:……!

兵甲图:……!

月:……唔……啊……

白兔:笨蛋!就算拿了那家伙的兵器,你的双手也比不过他!

月:……我以前,用过戟。有一定的……功夫。

黑兔:你手臂受伤了吧!

月:……但是,我还记得。

月:……!

兵甲图:——!

月:……照这样子,要等到天亮……是不可能了吗。

月:……

月:和你战斗……,……不知为什么有些害怕。

月:因为仿佛,在看一面镜子。

月:……

对不起。

之前很怕你。明明……你救了我们。

月:……

月:……

月:没事。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月:我和那个兵甲图没什么不同。甚至面对自己的空虚都不会流泪……只是活着而已的……

月:伽蓝堂的……

月:……

月:白色的,蝴蝶?

月:……你是……

月:等等……

月:唔……!……

月:……

黑兔:什……什么,刚刚的。

白兔:蝴蝶……从那个空空的兵甲图中。

兵甲图:——

兵甲图:……

月:……为什么……

月:又,丢下我。

原来是这样吗。

白兔:那家伙不是因为没有心而发狂。

黑兔:那家伙是因为失去心而发狂。

月:……

【过场】

月:……

啊,终于醒过来了。

月:……

月:……

嘿,这是用绳子操纵的暗器吗。

月:没有切断。

月:……

你好像不知道这个寺庙的传说。

月:什么传说。

据说到这个没人的寺庙里留宿的话,就会做奇怪的梦。

月:……

你对壁画有兴趣吗?

月:……在这……附近。

俗称,兵甲玉兔图。

据说兵甲放下双戟,向满月兔和新月兔伸去手。玉兔们感受到了他的心,拜在兵甲下。

月:……不是在道歉吗。

原来如此,也可以那样理解。

月:……兵甲图的胸铠里有只蝴蝶。

看得真仔细。

月:是黑色的蝴蝶。

恐怕,是以无何有蝶为原型画的。据说无何有蝶的翅膀,就是妖艳的黑色。

月:……

发生什么事了吗。

月:……

月:……没什么。

月:……那只蝴蝶是一开始就画在兵甲图上。还说有人可怜那空洞才添上蝴蝶的呢。

因为是年代挺久远的画了,已经没法知道了吧,就算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肯定也没什么用。

我这样的俗人,觉得比起从前蝴蝶在不在,现在蝴蝶在那里才是最重要的。

月:……

做了一个奇妙的梦吧。

月:……

月:我梦见被兵甲图袭击了。白色蝴蝶在我面前出现,飞入兵甲图的空隙后,兵甲图就消失了。

月:我在那之前,都想击退那个兵甲图,但是现在想到的话,是为击退它而兴奋起来了。

如果被袭击就没办法了

月:……谁知道呢。

月:我觉得这难以接受。

为什么。

月:我认为那个怪物从一开始就没有心这种东西。

那个怪物消失的时候,我认为……是蝴蝶怜悯怪物,把自己的心给了他,所以怪物才第一次回想到自己以前的样子,然后消失了。

月:然后,要说兵甲图失去了的话,那应该不是蝴蝶,而是天真的玉兔才对吧。

月:他如果更早一点,注意到自己看不到玉兔了的话,也许他们就能分出一些心来了。

月:所以……那种伽蓝堂的光景,实在是不堪入目。

月:到最后,我都这样认为。

这是多么悲伤的话题啊。

月:是啊,空虚且无聊。

月:明明真相也许不是那样。

在梦里,是否也有真假之分呢。

月:……

月:没有,吧。

你好像平时不会做梦。

月:不做。

月:一直是这样,我……

【过场】

我并不是为了卖人情而自称佣兵。

所以不记得这双手救过多少人。也没有必要去留意。

只知道这是很琐碎的事情。

【过场】

月:……

月:我与从前相比并没什么改变啊。

第七话:心之所在・上

心の在処・上
[展开/收起]
儿童:多美丽的蝴蝶。

蝴蝶在哪里呢,客官。

儿童:在那儿。在那位的旁边……

月:……

儿童:咦。

没有啊。

儿童:对不起。我也许把蝴蝶和月光弄错了。

儿童:对不起,打扰到您了。是我太吵闹了。

月:没事。也并不吵。

儿童:这样的话就太好了。

儿童:您一个人旅行吗?

月:如你所见。

儿童:啊……也是。

月:你也是一个人吗。

儿童:如您所见。

月:……也是了。

儿童:哈哈,抱歉。

儿童:其实我很不安,觉得随意的谈话比什么都让人心安,不由得就。

月:像你这样的孩子,真的是一个人在旅行吗。

儿童:是的。已经很多次了。

儿童:话虽如此,我的旅行可能和您想的有些不同。

儿童:我的旅行是,告别和感谢的旅行。

儿童:……我现在,住在这条大河对面的某个村庄里。有一次,来了一位旅行的咒术师大人。

儿童:那位大人说我有咒术的才能。咒术师大人常常来访,我也学到了一些入门的咒术。

月:你感谢和告别的对象,是那个旅行的咒术师吗。

儿童:并不是。

月:那么,是向谁。

儿童:是至今为止照顾过我的人。

儿童:因为想要成为咒术师,就不得不离开人间的生活,在山间闭关修行。

月:这样啊。

儿童:因此,我要去对我有恩的人们的住处和村里来往。

儿童:村里的人都很挂念我,建议我带上随从,但是这旅行中,也有几分我的私心……

月:为什么,决心离弃人间成为咒术师呢。

儿童:那是因为,咒术师大人说我比一般人稍微有些才能……吗。

月:才能吗。

儿童:比起那个,我觉得是因为这对我来说是唯一能够帮到别人的力量。

儿童:如您所见,我年纪还很小。没有力气,也不是一等的聪慧。没有帮助他人的力量。

儿童:所以,如果通过磨砺有可能得到有用的力量的话,不论赌上什么我都愿意。

月:志向很远大。

儿童:过奖了……

儿童:我其实,是个胆小的人。在下定决心之前,花了很长时间。

月:为了别人而决定自己的道路,这世上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儿童:能被您这样评价,我非常感谢。

月:这样吗。

儿童:是啊。您对现在的我来说是那么耀眼,甚至令人羡慕。

儿童:您看上去是武艺出众的武士。是在侍奉某个大人物,还是正在做佣兵呢。

月:是后者。

儿童:这样吗。

月:我不是希望去帮助人才成了佣兵。我只是为了让自己活下去才挥舞刀枪的庸人。

儿童:庸人吗。我并不这么认为。

儿童:我曾听说过一个传闻。武术和咒术一样,研习至极致的话甚至能达到神仙的境界。

月:确实有这个说法。

月:我过去的老师说过,我也许能达到极致,但恐怕不会有那么一回事了。

儿童:那是……

儿童:……您说是过去的老师。那现在已经没有求师了吗。

月:是的。

月:以前老师教我用戟。不久就跟老师一起作为佣兵接受人们的委托。

月:那时,我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没什么可向老师学习的。虽然老师直到最后也没有放弃我。

月:是在八年前。

月:受到委托的村庄遭受天灾,在我帮助村民的时候右臂受了重伤。

月:那个伤无法完全治好。

月:我就切断了和师傅的联系。

儿童:我很抱歉。

月:你为什么要道歉。

儿童:那是因为……

儿童:就是……听到了这么难受的事情。

月:你没有必要为此心痛。

月:那时,我已经失去了使用所学技巧的能力,于是我认为已经没有了自称弟子的资格。 【过场】 月:你说过你的村子就在这河的附近吧。

儿童:是的。下河岸之后,继续爬登顶的路,您呢。

月:我要向下。

儿童:那么,下船之后就要分开了。

月:是啊。

儿童:您要到哪里去呢。

月:要去桃花源。

儿童:桃花源啊。

儿童:只听说过传言。曾经有一个地方,那里人和无何有蝶一同生活。

儿童:但是,人类在千年前犯下大罪。

儿童:因此,人们被赶出了桃花源,现在那里只生活着无何有蝶。

儿童:这就是为什么人们现在住在桃花源以外的地方。

月:这样啊。

儿童:嗯,而且还听过这样的说法。

儿童:如果人们想去桃花源,就必须请求无何有蝶的原谅,洗净罪过。

儿童:但是,即使人许愿了,无何有蝶又有什么理由去原谅呢?犯下罪行的明明是人。

月:那是你所知道的桃花源的故事吗。

儿童:嗯。

儿童:您眼中的桃花源似乎是另一种样子。而且,是人能够到达的地方。

儿童:您要去的地方,到底在哪呢。

月:据说在华胥不山的顶部。

儿童:那可真远啊。

月:没错。

月:在那里埋下月亮的眼泪,让白莲绽放。我就是为此踏上了旅途。

儿童:为什么,要开始那样的旅行呢。

月:因为在出发前自己下定了决心。

儿童:这样吗。

月:……桃花源的地点,我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我也没有真正见过那个地方。

儿童:您是从您的师傅或同门的人那里听说的吗。

月:从一个女人那。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的女人。

月:现在想来,有些不明白当时为什么像那样一起生活了呢。

月:只是一眼,从她救下我起,我的目光就离不开她了,但我和那个女人也只是因故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一段时间。

月:现在想起来,和那个女人一起度过真是毫无道理的事,实在不可思议。

儿童:如今那位在哪里呢。

月:……

月:变成蝴蝶消失了。

儿童:诶?

月:忘了吧,只是开玩笑。

月:我觉得她幸福地活着。在我不知道的某个地方。

儿童:……

儿童:那位姐姐为什么消失了呢。

儿童:如果是因为什么和您暂时在一起生活过,那我想也是因为某种原因而消失的。

月:……

月:我不知道她消失的理由,她什么也没告诉我。

月:她就是那样的女人。

月:就像花凋落,月躲藏,人从梦中醒来一样,那个女人也从我眼前消失了。不过是这样而已。

儿童:这样,吗。

儿童:……

儿童:马上就要靠岸了。 【过场】 到了。

儿童:非常感谢。

月:多谢照顾。

儿童:那就分开走了。

月:是啊。

儿童:您多保重。

月:嗯。

儿童:……

儿童:……

月:你停下来了。

儿童:您为什么回头了。

月:要是有什么想说的话就说吧。

月:你这之后要去山间闭关对吧。

月:不会再见第二面了。

儿童:……

儿童:您……

儿童:您到最后,都没有注意到我的真实身份呢。

第八话:心之所在・下

心の在処・下
[展开/收起]
月:……

儿童:我的名字是小贤。

儿童:我三年前搬到了现在这个村子。在那之前一直住在故乡,一个叫做菊花的村子。

月:菊花?

月:这样啊。你是……

儿童:是的。我就是八年前天灾时,您救下的孩子。

月:……

儿童:那个时候,真的受您照顾了。

月:……没什么……

月:……你说你离开了菊花,那么那个村子……

儿童:在三年前消失了。

儿童:村民们有的投靠其他村子的亲戚,有的投奔附近的村庄,现在已经分居四处。

儿童:村子以前就居民稀少,土地贫乏。就算没有那次天灾,它也总有一天会消失吧。

儿童:我听说那是一场猛烈的暴风雨。村中没有一个人受伤,都是多亏了有您在。

月:我那时候接受了保护村子的委托。

儿童:就算菊花这个名字从世界上消失,但我们菊花的人还活着。

儿童:我这次告别和感谢的旅行就是证据。

月:……为了和分离各处生活着的乡亲们相见吗。

儿童:是的。

儿童:……今天见过最后一位同胞之后,我的旅途就结束了。

儿童:没想到会在返程的船上遇见您。

儿童:这也是命运……是必然的吧。

月:你其实早就认出我了。

儿童:在码头,偶然听见船家叫您独臂白刃大人。

月:……

月:对不起,在你自报姓名之前,我都没想起你。

儿童:啊……

儿童:不,请不要在意。我确实想过您也许在船上就注意到了我……

儿童:但仔细想的话,那是不太可能的。您救我的时候,我还只是个三岁的孩子。

儿童:我长大了吧。

月:……

月:……

儿童:……

儿童:您没有砍向我呢。

月:什么?

儿童:我是个罪人,夺走了您无可替代的东西。

月:……

儿童:在码头注意到您的真实身份时,我的脚就软了。

儿童:我很害怕。您如果注意到我是那时候的孩子,不知道会怎样处置我,一想到这些我就害怕极了。

儿童:其实我想要扭头就走,不坐什么船了。救了我的人,有一只手臂受了一辈子都治不好的伤……

儿童:他们,一直是这么告诉我的。

儿童:很可笑吧。

儿童: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论是天灾的事情,还是那惨状,我只知道同胞讲给我听的。

儿童:我甚至连您赌上性命就下我的事,都完全不记得了。

儿童:我……我连罪人都做不了吧。

月:……

月:……

月:跟上来。

儿童:好。

月:……

儿童:……

儿童:……

月:怎么了。

儿童:为什么要进到船家的小屋里。

月:像这样的地方,多半会向客人出售些东西吧。为了赚钱。

儿童:……

月:不是吗。

儿童:我,我觉得没错。

是刚刚的客人啊。

儿童:啊,你好……

月:有喜欢吃的东西吗。

儿童:诶?

儿童:……

儿童:我、我喜欢豆沙包……

月:要一个豆沙包。如果有卖的话。

有的。给您。

月:谢谢。

你呢?

月:……

有喜欢吃的东西吗?

月:……

月:……团子之类的。

好的,要团子是吧。喜欢什么口味?

月:……

月:……

您喜欢团子吗?

月:吃的时候能腾出手。

啊,看样子不是太喜欢。

月:……

这个如何?

月:那,就要那个。

谢谢惠顾。

儿童:……

月:过来。

儿童:好,好的。

月:……

儿童:那个……

月:你不坐下吗。

儿童:坐,坐的。

月:……

儿童:……我,我开动了。

月:……

儿童:……

月:好吃吗。

儿童:好,好吃。

月:是吗。

儿童:那个……

月:我啊。

儿童:啊,什么。

月:我没注意到你的身份。是因为我已经把你忘了。

儿童:……

月:我已经忘记你了。

儿童:但是已经想起来了吧。

月:最开始就没有去记过。

儿童:嗯?

月:我在菊花保护你,不过是因为和菊花签下了契约,为了酬金才那样做。

月:因为我那时候是佣兵。我成为佣兵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别人。

儿童:……

月:我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做佣兵。

月:……我的师父是位多才的人。他告诉年幼的我要选择学习自己喜欢的道路。

月:我除了有武艺的才华,其他什么都没有。而且,又知道只要修炼武艺就能作为佣兵挣钱。

月:因此,我选择学戟。我用道理来决定事物。与喜不喜欢无关,也没有所谓觉悟。

月:我不是你所想的那种人。我不过是,仅仅为了自己的生存,才挥舞刀枪的俗人。

儿童:……

月:我离开菊花之后的事情,你到底知道多少。

儿童:知道的是……只知道右臂负重伤,离开了师门……

月:……

月:我提出要离开师门的时候,我的师父和同门弟子们都哭了出来。

月: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在哭。

月: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不责备我不够成熟,失去了一边手臂。

月:我问道为什么要哭,他们掏心地讲给我听了。但我虽然能理解其中的道理,心却一点也不痛。

月:因为我没有心。

月:那时候的我没有心,感觉不到决不愿舍弃某些东西的心情。所以就算身体上负伤,心里也不会受伤。

月:我并没有恨你。我甚至连救过多少人,都觉得是烦琐的事不值得去记……

月:因为我是个连对自己救过的人都不在意的男人。

儿童:……

月:这样你明白了吧。

儿童:嗯?

月:明白我以前是个内心多么空洞的男人。

月:在我遇到那个女人之前。

儿童:……

月:幸好我是在那个时候救的你。放在现在失去手臂的话,我可能会恨你到骨子里。

儿童:……

儿童:……呵呵。

月:怎么了。

儿童:我已经不认为,您这样的人会记恨别人了。

月:是吗。

儿童:毕竟都听过您刚刚那番话了。

……喂——小贤……

儿童:是村子的人们在找我。因为我没有在和往常一样的时间回去。

月:对不起,让你久留了。

儿童:不。请不要介意。

儿童:豆沙包很好吃。而且……真的受您照顾了……

月:我什么也没做。

儿童:八年前和现在。您救我了两次。

儿童:……因为我很胆小,一直以来都一边祈祷不再同您相遇一边活着。

儿童:相反的,我也祈祷着您能制裁我。因为只靠我这个连自己犯下的罪行都不记得的人,甚至都无法赎罪。

儿童:但是现在,我觉得能再次遇见您真是太好了。

月:你那样想,是因为一直以来都非常害怕我吧。

月:我只是看起来像是特别好的人。这么久以来,都并不知道让你这么痛苦过。

儿童:即使如此,我也觉得比起一直都不了解您,这样更好。

儿童:我是由您的行为救下来的人。所以我会祈祷,下次您的行为能够拯救自己。

儿童:至少我认为,现在的您有与那安宁相配的,温柔的心了。

月:……

月:你那样认为吗?

儿童:……

儿童:看来您不那么认为。

月:……

月:如果在你看来,我是有心之人的话。

月:那大概是因为我在现实中的某个地方,寻找着那个也许是梦的女人。

第九话:桃花源的所在・上

桃源郷の在処・上
[展开/收起]
那是场令人难受的梦。

我在梦里陷入了泥海。就算痛苦挣扎也无济于事,很快便沉进了冰冷的泥沼。

我这样认为,但并不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

如果连头顶都陷到泥里的话,就连自己的声音也听不见,连自己的样子也看不见。甚至连自己是什么人都不清楚了。

我已经分不清,自己是活生生的人类,还是长得像人类的泥人,在泥里摇晃着。

我没能从那泥泞里挣脱出来。

相反的,我醒了。因为这一切都是梦。

醒来之前,映入眼帘的是。

仿佛在污泥中盛开的白莲一样的……

【过场】

女孩:……

月:……

【过场】

月:你醒了吗。

女孩:……

女孩:……你是。

月:偶然路过的普通人。看到你倒在路边,就把你带到附近的佛堂里了。

女孩:……

女孩:我睡了多久。

月:也没有过多久吧。

女孩:是这样,啊。谢谢。

女孩:然后,抱歉。我得先走了。

月:很着急啊。

女孩:有一个必须去的地方。

月:你要去哪里。

女孩:国家。

女孩:一个正在吞并各地村庄的地方。如今它比其他的村子繁荣昌盛,有着国主大人,和出身各异的人民。

女孩:现在,有众多的人民需要着国家。

月:好像是那样。

月:我听说那里因为土地相对人口显得狭小,建了很多高楼。

女孩:……

女孩:听说国主大人把那里比做桃花源的传承。

女孩:国家是模仿乐土的产物。是人所创造的穿过天空的国度。

女孩:是凡人做的梦。

女孩:我必须尽快赶去那里。抱歉,我要走了。

月:……

女孩:……咳……!

月:你脸色不太好。

月:……而且正下着雪。

女孩:是啊。

月:你去国家做什么。

女孩:对不起。我不能说。

月:这样啊。

女孩:……你不追问下去吗。

月:我问的话你就会回答吧。因为你看起来像老实人。

女孩:你难道不觉得我会骗你吗。

月:擅长说谎的人不会先在含糊其辞前拒绝回答吧。

女孩:……

月:我也没有执着到在你不想回答的时候,故意刨根问底。

女孩:这样啊……

女孩:……谢谢。老实说,让我松了口气。

女孩:……请问。

女孩:之前我身边有其他人吗。

月:……倒是没有。

女孩:这样啊。

月:你有同伴吗。

女孩:不,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女孩:你这样的习武之人,见到我一个女孩孤身一人,恐怕会觉得很奇怪。

女孩:……这叫枪,是通过点燃火药放出炮弹的器具。只要熟悉操作,像我这样的女孩也可以保护自己。

女孩:所以我很中意它。但在这一带,枪还算是少见的武器。

月:你是异国出生的吗。

女孩:啊……

女孩:不,并不是这样的。……大概。

女孩:抱歉说了模棱两可的话。我对亲生父母的事情一无所知,在小时候被交给了用枪的师父抚养。

月:你有位难得一见的师父啊。

女孩:尽管有少见的武器,但那个人也只是哪里都可以见到的人罢了。

女孩:把年幼的我抚养大,像父亲一样的人……

女孩:没有特殊的能力,只是个普通人。也不能看见特别的东西。

女孩:是我想守护的事物之一。

女孩:……把我交给师父抚养的是某位女性,据说关于我的事情她没有多提。

女孩:而且,连她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多讲,之后好像就消失不见了。

女孩:……我和师父都不清楚,我到底是从哪来的。

月:带着你的女人,不是你的母亲吗。

女孩:师父说恐怕并不是。

女孩:虽然我没追问下去,但我觉得她可能是师父爱慕的人。

月:……

女孩:雪,积起来了呢。

月:嗯。

女孩:是这样,吗。

月:……

月:堂外往下走小段路的地方有个村子,我去拿点东西来。

女孩:……

月:我也要吃晚饭了。

女孩:谢谢。

女孩:……

去去就回。

女孩:请等一下。

女孩:那个村子里有和我用一样兵器的男人。

女孩:请唯独小心那个人。

【过场】

状态不好的女孩?

月:嗯。

月:看起来非常虚弱,下雪的夜晚里带她到这来反而危险。要是等到早晨还不恢复的话,再带她过来。

明白了。饭加上被子,还有绷带。

这个村里要是有药师的话,就能帮忙看看她的伤势了。

月:需要绷带的是我。那个女孩并没有负伤。

诶,是这样吗?那么那个女孩为什么会昏过去?

月:……

月:不……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倒也看不出来她身体有多结实。

月:……

佣兵:……

怎么了?

月:那个房屋影子里的男人是。

是几天前到这来的佣兵,自称叫轩。

月:他擅长用什么武器。

不常见的发射器具。好像是叫枪的东西。

月:……

好的,准备好了。请拿上这个!

月:我没要这么多东西。

请别客气,困难的时候就要互相帮助嘛!

月:我一只手是搬不动的……

月:……

怎么了,一直看着那边……怪了,轩先生不在了。

月:抱歉。

嗯?

月:我之后回来拿。

【过场】

月:……

哈,哈……!

佣兵:……你这家伙。

佣兵:到底把璘年带去哪儿了,不说话我就开枪了。

月:我不清楚那个女孩的事情。

月:我刚刚才知道她的名字,不可能知道她的去向。

佣兵:……可恶!

月:……

月:……没有女孩的行李。雪天的话,带走的人的去向应该马上能知道……

……这是。

【过场】

月:……

野兽:噼——!

月:……

哈……!

噼?!

……!

月:……

月:你人真好啊。

女孩:你想让我攻击的吧。

月:你把足迹抹去了,我一个人找的话很费功夫。

女孩:……

女孩:我为欺骗你的事情道歉。但是,对不起。

女孩:我不能停下脚步,为了纠正以前的错误,迎接未来,我必须尽早赶往国主大人身边。

女孩:如果你继续挽留我的话,非常抱歉,我不会手下留情了。

月:我对你说两件事,第一,真正不手下留情的人,不会忠告敌人“我不会手下留情”。

女孩:……

月:其次,我找你不是因为想挽留你。虽然我觉得现在稍微休息一下对身体更好。

女孩:这是……

月:我只是想把这些钱还给你。

女孩:……这本来是想给你热心对我的谢礼,还有我骗了你的道歉。

月:我不是因为钱救你的。

女孩:我师父告诉我,被人给予恩惠的时候一定要等价回赠和感谢。

月:……

月:看来你的师父是佣兵。

女孩:……确实。

月:佣兵只在完成契约的时候收钱。

女孩:你也是佣兵吗?

月:是的。不过现在我和你一样,为了去自己追求的地方踏上了旅途。

女孩:……你救了我,不是因为有人出钱啊。

女孩:那为什么,救了我。

月:因为你和我很像。

女孩:……

月:但是,事实上可能并非如此。

女孩:诶?

月:我把倒下的你和自己重叠,把俯视着你的我和我认识的女人重叠了。

月:曾经有一次,我在泥泞海中挣扎的时候,有个女人救了我。

月:我救你并不是因为同情。这大概是因为我想模仿那个女人做事。

月:认为顺着她的行为,就能触碰到她的内心。

月:如果人世间哪里都找不到她的话,就去寻找曾经触碰过的心……

……噼——!

月:这是……

月:怎么了?这不像怪兽的脚步声……

月:……是雪崩吗?!

女孩:不好……!往左三步退后十步趴下!

月:……!

月:喂,没事吧……

璘年!回话啊,璘年!

女孩:……

佣兵:这个蠢徒弟……!

第十话:桃花源的所在・下

桃源郷の在処・下
[展开/收起]
女孩:……

月:冷静下来了吗。还有其他什么……

佣兵:没有。这个女孩会倒下是因为能力的副作用,不是治疗和药物能缓解的痛苦。

月:这样啊。

佣兵:……

佣兵:教育失败了。

佣兵:如果没变成会对路过的人付出感情的弟子就好了。

月:你说到了能力。

佣兵:没错,读星的力量。把众多因果映在瞳孔中,掌管预言的读星一族。这女孩继承了这种能力。

佣兵:你也看到了吧。这孩子的眼瞳变蓝的样子。

月:嗯。我看见她两眼都变得湛蓝。

月:但我听说当下的读星者,通常只能单眼映出因果。

佣兵:这个女孩是特别的。双眼都有着那种力量。

佣兵:不过,对于本人来说负担很重,所以几乎不使用两只眼睛,我也禁止她那样胡来。

月:你也会读星吗。

佣兵:我眼里只能映出过去。看到我擅长用的兵器就明白了吧。我曾经教过这个女孩用枪。并不清楚读星术之类的。

月:……果然,你是教这个女孩用枪的师父吗。

佣兵:都是以前的事了。你从璘年……那孩子那里听说什么了吗。

月:听说她年幼的时候,某个女性把她托付给了你。还告诉我,让我小心你。

佣兵:小心我吗。她还认为我在追她吗。

月:你一直在寻找这个女孩吗?

佣兵:一直在找。五年前,璘年什么也没对我说就出走了。

佣兵:虽然没听她说理由,但大概能猜到。是害怕自己的预言会招来混乱,本身变成灾难吧。

佣兵:这种地方还是一如既往地胆小呢……你听她说过把她托付给我的女子的事情吗?

月:关于这个,什么的都没说。

月:女孩好像也不清楚那个女子的事情。只是说你没多提过那个女子的事情。

佣兵:我也没有多清楚。

佣兵:那个女人把璘年托付给我的时候,璘年还不是读星者。

佣兵:我至今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对这孩子了解多少……

佣兵: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我在那个时候认为这个女孩只是普通人,璘年以前确实也只是那样。

佣兵:直到两眼中读星的能力显现出来,得知她继承了读星的血脉。

佣兵:有大量的人祈求那个能力。璘年也回应了他们。伤了身体,看了很多东西,说出了预言……

佣兵:五年前的那一天,我一如既往地追着璘年。但是被她摆脱,逃掉了。

佣兵:就像被耍了一样,我明明拼了命地找。之后……还是一直在追着。

月:你想把她怎样。一直追着她,是想抓住她吗?

佣兵:哪里会。我追璘年,是因为害怕我以外的人抓住她。

佣兵:但是她本身却对自己的能力感到了责任,被宿命因果一类见不到的东西驱使着,逐渐一个人消失在某个黑暗的地方。

佣兵:就像蝴蝶一样。

佣兵:以前的璘年和把璘年托付给我的女人非常相像。她曾经是我的女人。

佣兵: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和火药的烟包围住的佣兵完全不搭的,令人惊讶般美的女人……

佣兵:就像梦一样消失了。只把璘年留给了我。

月:……

佣兵:以前的我,认为璘年是她的女儿。那是我的误会或者嫉妒吧。璘年变了,变得完全不像她。

佣兵:作为稀缺的读星者活着。用枪的手法也是一流。已经过了需要我照顾的年龄。

佣兵:但我还是追着她,一定是因为像她的那个女人以前,从我手中错过了……

佣兵:不,不对。我……以前曾经喜欢的女人,因为我错过了她,所以害怕和那个女人相像的她消失不见。

佣兵:所以我伸手去抓。把这个女孩和已经不在的女人重叠。还在做着梦。

月:你真的这么想吗。

佣兵:不然要怎么解释。

月:不知道。但是,你和我,大概是一类人。就算多么渴求看到梦境,一个人也只能看见现实。

佣兵:……

……

月:是脚步声,我去看看情况。

佣兵:嗯……

月:……有一件,想问你的事情,

女孩:……

佣兵:璘年。

女孩:啊……

女孩:父,亲。

佣兵:……

女孩:……对不起。我……

明明那么强调过不要用两只眼睛。别乱来。不要一个人承担一切。别让身子着凉。要好好吃美味的饭菜。

女孩:明,明白……

别再让我担心你。

女孩:……嗯。

月:……

有一件,想问你的事情。把这孩子托付给你的女子,叫什么名字。

回答不了。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因为她是个健忘的人,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头发和衣服都是像暗夜一样的深黑,瞳孔就像褪色了的红。

……

这样吗。

你知道她吗。

不。大概连面都没见过。

是我搞错了。

把她和我认识的女人,弄错了。

哦。

……

你……

你知道桃花源在哪吗?

月:……


她走的时候,说要去桃花源。

她就说决定那样了。说是以前做过约定。

……如果说桃花源的传说,当然我也像普通人一样知道。但从未觉得那里是真实存在的。

我问道桃花源到底在哪里,她笑着告诉我。

桃花源在绝对找不到的地方。

视乎不可见,听乎不可闻,触乎不可得。

宛如朔夜之月光。

那就是桃花源的所在之处。

那里是仿佛极乐的隐世之地。但不管是那片乐土,还是住在那里的蝴蝶,都绝不会映入凡人眼中。

因为如果为了看到而去探寻那地方的话,就一定找不到的。

那人们应该不可能知道桃花源,我说。

于是她回答说,在桃花源住着的蝴蝶当中,有一些曾经是人。

那是发自内心渴望着桃花源的人的结局。那是渴求着永远的乐土,不惜抛弃人的身体的心的,末路。

拥有那样的内心,留在人世反而痛苦。于是桃花源的蝴蝶怜悯他们,显出身姿将人变为蝴蝶

之后变成普通人看不到的蝴蝶,由桃花源的蝴蝶指引,前往桃花源。那是,因为和人似是而非的理由。

他们去桃花源,不是因为追求幸福,也不是因为桃花源的蝴蝶带走了他们。

而是因为他们的幸福只存在于桃花源。

只要舍弃了人的身体,就算拜托桃花源的蝴蝶也不可能再次变回人类。

除了装点桃花源蝴蝶翅膀的光芒,不论是阳光还是月光都无法映出那身影。

那样的蝴蝶留在人世的话,心中只有两个念头会越来越强。

不再是凡人的痛苦,和被凡人忘却的恐惧。因为就算失去人的身体,人的心也不会消失。

对我那样说的女子声音颤抖着。真正令人惧怕的,是舍不得一时的离别,由爱生恨,结果让自身陷入充满瘴气的泥潭。

那样的话不如,在心爱的凡人眼中,留下有自己身影的美丽梦境之后一去不回。

就连生在了无聊的人的身体当中,也能够认为不是什么坏事吧。

……

就算我听她说了这些,也没相信桃花源之类的幻想。但是她一定,去了那片乐土吧。

她就是那样的女人。比起满是尘垢的人世,更适合桃花源那样梦幻的故事。

我不觉得世界上还有第二个那样的女子。如果她没有留下璘年这个活生生的孩子,我可能会觉得她只是一场白日梦吧。

所以,如果存在和她相像的人。

那个人一定,也会像她一样……

梦与现实的边界,到底在哪里呢。

我一直认为,是那个女子叫醒了在泥土的梦中沉睡的我。

但是,也许我陷入泥潭才是现实,而我为了逃避痛苦,看见了被某人拯救的幻觉。

可以确定的是,就像我不会再次于泥海中沉睡一样,她也从我眼前消失了。

所以……

一直寻觅着。

月:……

月:我大概到不了桃花源吧。

找到了,在那!独臂白刃大人站在那!

有人卷入雪崩吗?那个状态不好的女孩呢?轩先生去了哪里……

月:……

愈术士:月先生?

第十一话:旅行的缘分

旅の縁
[展开/收起]
愈术士:很惊讶。没想到在这里又遇见你了。

愈术士:……我听村里的人说,你们可能被卷入雪崩中,就非常担心……

瓶中少女: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月:就你们两个人吗。

愈术士:嗯。我们已经不是扎乌尔先生的护卫了,现在有了别的委托。

月:这样。

月:……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

愈术士:几个月没见了吧。

月:……

月:你们还记得我吗。

愈术士:那晚,你不是为我们祈祷了吗。

愈术士:月先生也记得我们吧。

月:好像是这样。

愈术士:好像?

月:我本来就不太关注他人。

愈术士:是吗?

月:是的。

月:那晚,我在你们眼中,不是那样的男人吗。

瓶中少女:……

瓶中少女:……不管是我,还是优,都不可能完全体会月先生的感受。

瓶中少女:但那时,在我和优看来,月先生是一个温柔的人。

瓶中少女:虽然月先生可能不这么觉得,但我们确实是这样认为的。

月:……

月:……

愈术士:月先生,还在旅行吗。

月:……

月:是啊。

愈术士:桃花源,吗。

月:嗯。

月:将月亮的眼泪埋进桃花源的土地中,让白莲绽放……我是这么打算的。

愈术士:旅途会很漫长呢。

月:是啊。

愈术士:桃花源,在哪里呢?

月:……

月:在华胥不山的山顶。

愈术士:诶?

月:某个女人是这么说的。

愈术士:……

瓶中少女:……华胥不山,是不是附近那座灵峰?

月:……是。

月:……不相信也无妨。我本来……

愈术士:月先生也和我做了一样的梦吗。

月:……

月:那是……什么意思。

愈术士:啊?

愈术士:就是,月先生是不是也像我一样,被奇异的梦境呼唤,去往华胥不山的顶端。

月:被梦呼唤?

愈术士:是个很特别的梦。

愈术士:一个花园的梦。

在梦里,我站在某个花园当中。

那个花园非常美。遍地都盛放着从未见过的彩虹色花朵,还有清澈的溪水在流淌。

不过,当你仔细环顾四周,就会发现那是个不寻常的地方。

目及之处只有无穷无尽的花。不管怎样凝神去看,都找不到山或者建筑。

却能看到一盏硕大的月亮。

……我试图寻找人的身影。但无论走了多久,都见不到一个人。

当我在花田中徘徊时,几只黑色的蝴蝶从我面前飞过,好像在为我指路。 那所花园就是蝴蝶们的家。

我跟随着那些蝴蝶。就这样,我遇到了月亮。

弧面向下的月亮,就像深深阖上的眼睑。

……为什么我能来到月亮的身边?我感到很不可思议。

但原因其实很简单。

是我看错了。我认为是月亮的物体,实际上是某种容器。当我触碰到它时,才恍然发觉。

就在这时,容器碎裂了,像泥水一样冰冷的东西猛地涌了出来……

把我冲走了。连带着花园一起。

我在黑色的水中挣扎,呛了好几口。

才发现那并不是泥。

那是像冰冻的火焰一般,寒冷刺骨的情感。愤怒、憎恶、怨恨、悲伤,还有叹息。

它哀叹这美丽的地方在面前毁于一旦。它哀叹造成这一切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本来它并不想让事情变成这样的。

黑色的水,吞没了整个大地。

……

我一直在里面挣扎。

本来应该很快就失去意识的。我却在已经数不清的时间里,一直沉溺其中。我这才发现……这是个梦。

在我面前,有一只黑色的蝴蝶。

黑色的蝴蝶,并没有来救我。也没有被泥水卷走。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我。

那双眼睛在我看来,蕴含着巨大的悲伤。

愈术士:月先生上次和我们分开前,曾告诉我们,这条山路的前方有一座小庵。

愈术士:那之后,我们在那座庵里住了一夜,然后……

愈术士:这,也可能是我搞错了。

愈术士:但在梦里见到那片花园时,我一下子联想到了庵里的庭院。

月:……

愈术士:……在来这儿之前,我也和很多人谈起过那个梦。但大家似乎都不太清楚……

愈术士:只听说那座花园,可能在华胥不山上。那山顶,是这个国家距离月亮最近的地方。

瓶中少女:那个……

瓶中少女:或许月先生,关于优的梦知道些什么?

瓶中少女:月先生说过,华胥不山的山顶有个被称为桃花源的地方。如果那就是,优看见的……

月:我……

月:我对你们说的梦,一无所知。

月:如果是被呼唤,被寻求了的话,一定就不用这样四处寻找了。

瓶中少女:……

月:……

月:你们真的要去那座灵峰吗。

月:那座山本不应是人类踏足之地。山顶上有什么,恐怕连仙术师都不知道。

愈术士:但我们还是要去。

月:我要造访那里,是为了我自己。可你们并不是这样。

愈术士:但我相信,我和月先生是一样的。

月:你们不是被呼唤了吗。

愈术士:是的。

愈术士:所以,如果我没有回应那个声音就离开这个国家,一定会对此感到后悔。

愈术士:我去往华胥不山顶峰的原因,既是为了呼唤我的人,也是为了我自己。

愈术士:比起在我幸福生活的背后有人在痛苦,我更希望我们能同样快乐。

月:……

月:你看待事物的方式是我还不能理解的。

月:但,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

月:不管是你还是谁,都能一样的幸福。

月:如果存在我不知道的理,能拯救我的理无法去帮助的人们,那便最好了。

愈术士:……

月:……

月:在到达那里之前,可否与我同行?

愈术士:诶?

月:只靠你们自己上山太鲁莽了。再者,虽然目标不同,目的地还是一样的。

月:……也可以说是旅行的缘分吧。

愈术士:……

月:怎么了。

愈术士:啊,那个……怎么说,很意外,吧。

月:我也这么觉得。

月:我从来没对他人说过这样的话。

瓶中少女:真的吗?

月:是啊。

月:……

月:是为什么呢。

愈术士:或许月先生,哪里发生了改变吧。

月:……

月:……

愈术士:月先生?

月:……

月:如果我变了,那我一定就像水面里倒映的月亮一样。

月:模仿月亮悬挂在天空中的样子。渴望能在看不见它时,还能拥有类似的光芒。

被虚无缥缈的心所吸引,内心深处仍渴望再见到那个身影。

渴望那束已经分不清是真是假的光。只有感受到的爱意是实实在在的光。

那朔月光的梦。

第十二话:梦中的女子

夢の女
[展开/收起]
……打扰了。

有人……在吗。

……

月:……哈……

月:……家中的人……还没回来。不……已经不在了,吗。没有……希望了……

月:……!唔……

月:……处理伤口,是不可能了吗。……但仅仅能避雨……也比在山里一直走……强了……

月:……毕竟……也只能,等了。等到这场漫长的大雨……停了为止。

月:好想……赶紧,离开。

月:等雨停,后……这伤口,不再疼……

月:……

月:……不可能。就算是霖雨季,也不应该……下这么久。

月:这不可能……哪里……奇怪……

月:应该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月:……

月:到这里后,……什么都没吃。

月:如果真的过去了好几天……不可能……还睁得开眼……

月:……

月:……太阳,一直没有升起。……只能听到……连绵的雨声……这才搞错了时间吧。

月:……

月:……还是没有停。

月:还没……

月:……

月:睡觉吧。

月:等再醒来后……一定……就会停了。

月:……只要,闭上眼睛,……总会,睡着的。

月:睡着了的话……

月:就能……做梦了。


(好痛)

(越来越,糟糕了)

(好想快点……睡着)

(什么时候,才能……睡着?)

(明明已经,闭上眼睛了)


(雨什么时候,会停?)

(是时候,该停下来了吧)

(或许,已经停了)

(没错……这只是,我的幻听……)

(因为一直在下雨……所以才,还能听到……那个声音。其实已经……停雨了……)

(一定是,这样的)

(这份痛楚……也会消失的,只要能……坠落梦中的话)

(梦……)

(怎样,都好)

(一定不会有……比现在还糟糕的梦了,一定……)


(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座小庵。是我在山上找的临时落脚点)

(不是吗?)

(腿的感觉有点……)

(腿?)

(我的腿呢?)

(看不见吗?)

(什么都听不到)

(好冷……不,或许……)


(……刚刚咽下的,是泥吗?)

(原来……我淹没在泥水中了吗)

(难怪看不到自己)

(连呼吸的……声音都)


(喘不上……气)

(不对……!冷静)

(并不觉得,难受……)

(我把梦境和现实……搞混了,一定是……这样的)

(怎么可能会,难受)

(这只是……梦罢了)


(为何)

(为何,会做这样的梦)

(只有……冰冷,和痛苦的……荒凉、空虚的……梦)

(明明人们……都视梦境为乐园……崇敬它……渴求它的……)


(这就是……我的梦,吗)

(为什么……我的梦……是这样的……)


(我……)

(因为我,完全不像是个人类)

(只是空有人形的泥土罢了)

(所以我的最后,也只能回归这样的梦吗?)

(我……)

(没有像他们那样,流泪)


(啊……)

(真是讨厌的梦)


月:……

女子:呀!

月:什么人。

月:什么时候出现的……

月:……

女子:——我是来避雨的……

月:……

月:……!抱歉,不分青红皂白就对你刀剑相向……

月:唔……!

女子:———你还好吗?

月:……

女子:……

……

月:什么……

月:……

月:莲……花。

女子:……

女子:———鲜花盛开,蝴蝶飞舞之地。此处苍生皆幸。

女子:遥遥万里兮,花之乐土。人之梦想。众之故乡。终将归去的永久之梦——

女子:永不枯朽的空幻之影。凡人所曾爱的琐碎之梦———

月:……

女子:……

女子:———莲花,是由月亮的眼泪做成的。

月:……

女子:———月亮只有在惜怜现世之时,才会流下眼泪。所以,月之泪才会有治疗伤痕、抚慰心灵的效果。

女子:月之泪落入凡间后,会长出一种白得通透的莲花。人们称它为白莲。

女子:看。花瓣透明得都泛起了微微的彩虹。

女子:它被我的歌声感动,再一次想起了,自己曾是月亮的眼泪。

女子:这样就能入药了。还请稍等一下。

月:你在说什么?

女子:———嗯?

月:月亮是不会流泪的。

女子:———

女子:大人您,真的这么认为吗?

月:……

女子:——请仔细看。

女子:———呵呵呵。完好地捞上来了。

女子:这就是月之泪。并不是雨露哦?

月:……我,……什么都看不到。

女子:———那,能请您伸出手来吗。

女子:月之泪很怕暖,一碰到人的手,就会融化了。所以人间才不存在它的溪流。

女子:不过,有我的手在,您也能稍微触碰一下吧。

女子:毕竟我的手,比常人要冰冷。

月:……

女子:———来,就在这儿。

女子:是有的吧?

月:嗯。

月:……

女子:———呵呵,你很在意月亮吗?

月:……

月:是朔月啊。


月:……

月:……我睡着了吗。

月:那是……

女子:———早上好。

月:……

女子:———感觉好点了吗?

月:……

月:昨晚真的抱歉了。

女子:———嗯?

月:是我的过错。

女子:……

女子:———啊,那个。对不起……

女子:我记忆力不太好。很容易就忘记那些琐碎的事。

女子:好像有人说过我是这样的。不过具体是谁说的,已经不太清楚了。

月:……昨天我突然袭击了你。就算你没有了印象,也请让我赔礼道歉。

女子:……

女子:———噗哧。

女子:如果是那件事的话我还记得。也不可能会忘记。

女子:———真的很美啊。

女子:您这样的人,还有您的动作、脚步,我都是第一次见。

女子:多么美丽又易碎。

女子:因此才值得爱怜珍惜。

月:……

月:你……

月:原来你,不是人类吗。

女子:———是哦。

女子:———那又怎么了吗。

女子:就像人世间存在梦一样。我也能像这样出现在你眼前。

女子:———仅此而已,不是吗?

月:……

女子:———啊。

女子:对了。你的伤势怎样了,还痛吗。

月:……

月:……已经不痛了。身体也轻松了许多。

女子:———是吗。太好了……

女子:……太好了。

女子:虽然喝了药,但你的伤还是没完全愈合,我还有些担心。

月:这是旧伤了。虽然不会危及生命,但也不可能完全治愈了。

女子:———这样……

女子:……

女子:———还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月:……

月:……没有了。

月:……

月:在伤好之前,如果你能陪着我的话。

女子:……

女子:———好啊。

女子:在那之前,我都会陪伴您的身边。


月:……

女子:———那是什么。

月:是茶。

女子:———“cha”

女子:看您时不时就会喝上几口。是很喜欢吧。

月:并不喜欢。

女子:———啊。

女子:您真是一个奇怪的人。为什么要去喝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呢。

月:我没有喜欢的食物。

女子:……


女子:———哇!好漂亮的桃子!

女子:和,不太漂亮的桃子。

月:只有一个熟了。

女子:———您喜欢桃子吗。

月:并不。

女子:……

女子:———桃子好吃吗。

月:没熟所以很难吃。

女子:……

月:你不吃吗。

女子:———诶。

月:不是有两个吗。

月:……

月:不喜欢桃子吗。

女子:啊……

女子:———其实是,喜欢的。似乎以前是这样的。不过现在……

女子:印象中,我曾经是有吃过东西的。但现在,已经忘记怎样去吃了。

女子:抱歉。难得您摘来了。

月:没事。

女子:———我可以,收下这个桃子吗。

月:……随你便。

女子:———谢谢。

女子:那,请稍等一下。

月:……

月:……

女子:———做好了!

女子:可以的话,请尝一尝看。

月:这是什么。

女子:我把池底闪闪发亮的石头塞进了桃子里,看起来颜色丰富一些。如果您能喜欢就好了。

月:……

月:……你有做过饭吗。

女子:———不太,记得了。不过,我试着理解您的感受,尽我所能做出了它。

女子:如果你喜欢,我会很高兴。非常地……

月:吃不了。

女子:……

女子:———不喜欢,吗?

月:不是这个意思。

女子:———哈。

月:这个,不能吃。

女子:……

月:我的舌头是尝不出它的味道的。

女子:……

月:……

月:……

月:……所以,……我会用眼睛去品尝。

女子:……

女子:———那您是喜欢的了?

月:……

月:大概,是吧。


月:……

女子:———金丝梅吗?不但颜色很美,香味也很馥郁呢。

月:只是把它放在容器边而已。

女子:———因为花很漂亮,才会将它摘下来,点缀在这里不是吗?

月:并不是这样。

月:只是模仿你有时的行为。

女子:———啊。

女子:我可以问问,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月:为什么……

月:……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女子:———是吗。

月:很奇怪吗。

女子:———不。

月:这样。

女子:———茶好喝吗。

月:好喝。

月:比平时要好喝,明明只是随意冲泡的茶。

女子:———那太好了。


女子:——遥遥万里兮,花之乐土。人之梦想。众之故乡。终将归去的永久之梦——

女子:……

月:怎么了。

女子:———您为什么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呢。明明是这样月朗风清的夜晚。

女子:请过来这边。今晚的月色很美。

月:是啊。

女子:———谢谢您。

月:没有人拜托我的话,我只有自己想做时才会行动。

女子:是呢。您就是这样的人。

女子:水面中映着月亮的倒影。想赏月的话,这朵白莲边的角度最好。

月:嗯……

月:我不能像你那样站在水面上。我的脚只会陷进池底的淤泥中。

女子:———呵呵。

月:怎么了。

女子:———会这么想的,可能只有您自己。

月:……

女子:———能请您把手伸出来吗。让我来带领您。

月:这样吗。

女子:———很棒。

女子:您的手掌好大。把我的整个手都包住了。

月:你的手,好冰冷。……并非血肉之躯吗。

女子:———很讨厌吗。

月:很舒服。

女子:———那太好了。

女子:那请握着我的手,向池塘里迈出一步试试。

月:……

月:……

女子:———看。

月:……没想到有一天,我会用这双脚在水面上行走。

月: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

女子:———是怎样的感觉呢?

月:很恐惧。

月:因为我并不习惯在池面上行走,如果没有你的支撑,我肯定会立刻掉进水里的吧。对此我感到很害怕。

月:明明就算是那样,以这个池塘的深浅,我也不会溺水的。

女子:———您一定,是个没有怎么做过梦的人。

月:梦?

女子:———梦中,是没有是非真假的。也不存在天理或是道理。只要做梦人想,它就会出现。

女子:看来您不常做梦呢。所以才会认为,自己的脚会陷进泥土。因为这才是你所熟悉的现实。

月:你有时也很敏锐啊。

月:我没有做过梦。只……做过一次。再就没有了。

月:那大概是有关我自身的梦。

女子:———自身的梦,吗?

月:梦里我淹没在一片泥水中。那时,我甚至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人,还是徒有其表的泥塑。

月:然后……

月:在最后,我想到的,是我的师傅和师兄弟们。

女子:——“shifu”,“shixiongdi”……

月:是教授我武学的师傅,还有同门的几位师兄弟。之前没和你提到过。

月:我一直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直到几年前,我离开他们,开始了当佣兵的生活。

月:但现在,我已经和他们断绝关系了。

月:因为右手的伤,我已经不能再使用老师教给我的招数了,也就没有了继续当弟子的理由。

月:所有人都哭了。我不断重复着不必为我哭泣,至少让我最后能够保持情面吧,他们就那样抱着我哭了。

月:我当时,并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会哭。

月:……

月:或许,他们是代替我流泪吧。

女子:……

月:为何,现在又这么想了呢。

月:并不是你或者其他人点醒了我。而我自己,在此之前也从未发觉。那到底……

女子:———是您的心为您阐明的吧。

月:我的心?

月:……我着实不那么觉得。

月:……

月:不过……和你一起生活以来,我偶尔,会想。

月:这世间我不明白的道理不计其数。如果能受其启发,那我认为毫无感觉的事物也会……

月:用你的话说就是,会变得美丽又惹人怜爱吧。

女子:……

月:比起你还有其他人,我对事物的细微之处是比较迟钝的吧。浑然不知他人所知的道理

女子:———不过,现在您已经有所察觉了。

月:……

女子:———呵呵。

女子:我还是第一次,听您说起以前的事情。如果您愿意的话,我想了解更多。

女子:“shi”的事情,“shixiongdi”的事情,还有“yongbing”的事。

女子:能聊的话题,都数不清呢。

月:我以前的故事,并不那么有趣……

女子:———在您看来索然无味的事情,对我来说也许是非常精彩的哦?

月:……

月:是啊。如果毫无保留地讲出来的话,也会碰到一两个你觉得有趣的故事吧。

月:我也觉得,如果那样的话就好了。

女子:———会的。请务必将您的故事讲给我听。

月:……

月:你这样的女子,也有如此缠着求人的时候啊。


女子:……

女子:……

女子:……,———啊。

女子:———我睡着了吗。

女子:———早上好。

月:早。

女子:———雪。

月:你睡着时,天变得很冷。

女子:———似乎是呢。

女子:———我一直,靠在您身上吗。

月:嗯。

女子:———您不冷吗。

月:不冷。有你在旁边。

月:你不觉得热吗?

女子:———不会。很温暖。

女子:就像积雪融化,汇成潺潺小溪一般,我感受到了您那样的暖意。

月:你模仿人类模仿得越来越像了。

女子:———那一定是因为和您一直呆在一起。

女子:还有厨艺,应该也进步不少哦。

月:这种理所当然的事就不要问了。

女子:———好。

月:……你没必要去刻意模仿常人的。

月:你本来的样子,一定才是最美的。

女子:———谢谢您。

女子:您真是一个温柔的人。不过没关系的。我并没有勉强自己。

女子:明明我与你不同,却还模仿着你,是因为我很爱您。

女子:如果能和爱的人行为相重叠,或许就能更靠近,甚至触碰到他的心了。

月:我的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女子:———即便如此,那也不是我的心。

女子:而是您的。

月:是吗。

月:……

月:抱歉,一直这么不解风情。

月:要让我相信不能被观察触摸的东西……还需要不少时间。

女子:———您就是那样的人。

女子:我也是觉得您的这点,很是可爱。

女子:———也许是因为和我不一样。

女子:———

女子:———梦。

女子:———我做了一个梦。

女子:梦中美丽的蝴蝶,同我做了约定。

月:约定?

女子:———要给我永远的幸福。

月:……

女子:———若能舍去身躯,忘却一切的话,就能从世俗的悲伤、痛苦中脱离。就像爱着花的蝴蝶一般。

女子:我非常羡慕。那之前,我从来没有飞向过哪里。也没有邂逅过任何人。

女子:所以我许下了愿望。想变得像你一样。

女子:蝴蝶答应了我。慈悲的蝴蝶,给予了我怜悯。

女子:说要将我……

女子:带往桃花源。

月:……

月:桃花源?

女子:花之乐土。永远的梦。

女子:离天空最近的陆地尽头。满是月之泪的遥远梦境。

月:……

月:桃花源是不可能存在的。那只是……传说罢了

女子:……

月:……

女子:———您真是。

女子:很难去相信那些,无法用眼睛观察,或是用手去触碰的事物呢。

女子:———啊。

女子:莲花……

女子:……

女子:———啊。是啊。

女子:人世之物,是会腐败衰落的。

女子:……

如果。

如果月亮被我打动,垂怜于我的话,就让你见见白色的莲花吧。

女子:……

女子:———哇!那太好了!

女子:我期待着那一天。到那时,还请让我见见那白莲。说好了哦?

是啊。

所以……

女子:……

女子:———来。

女子:———能碰到我的手吧。

女子:我就呆在这里。

女子:就在您的,身边,

女子:———您的手,真的很温暖。

女子:我不知道,人类,人的手,居然会这么温暖。

女子:直到桃花源的蝴蝶大人,给予我慈悲之前。

女子:……

女子:———呵呵。还是算了吧。

女子:———手握在一起太久,分开时就会感到害怕了。

女子:———握得那么紧,我的手会被捏碎的。

女子:———

女子:———感觉,有些困了。

女子:———再让我小睡一会儿好吗。

女子:———谢谢您。———温柔之人。

女子:……

女子:———啊。

女子:真是个好梦。


……

桃花源里,开着白色的莲花吗。

……

……有什么,落进池塘中了。


……

……不管怎样在水底翻找,也只是搅乱了池中泥土。

我一个人,连水面也……

……

月亮的……眼泪。

第十三话:桃花源的幻影

桃源郷の幻
[展开/收起]
愈术士:……周围的山和村落,都越来越模糊了。

瓶中少女:月先生,谢谢你和我们一起来的说。只有我们的话一定……

月:……

愈术士:这座山上一个人也没有。植物不能生长,动物也就无法存活……

愈术士:……

愈术士:也看不到魔物。

愈术士:没有任何生命能在此生存……

月:……

月:没有了无用的斗争,也算是好事吧。

月:在离天……离月亮最近的地方,桃花源会在那里吧。如果是凡人所不知的隐秘之地,也不是不可能。

月:我听过桃花源的下落。

月:桃花源是……

月:……

瓶中少女:月先生?

月:……

愈术士:……

愈术士:是啊。

愈术士:如果这前方就是桃花源就好了。


瓶中少女:月先生。

瓶中少女:……您不睡吗?

月:既然你的同伴在睡,那我还是醒着比较好。

瓶中少女:但……我们一直都在爬山。我想您也很累了。而且……

瓶中少女:就算月先生不守夜,我想这座山上……,也一定什么的都不会出现的。

月:……

月:等酿成无法挽回的后果时,就太晚了。

月:没有人请求我的时候,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瓶中少女:……

瓶中少女:我明白了。谢谢您的说。

月:……

瓶中少女:……有件事,一直都很想问您。

瓶中少女:月先生为什么要前往桃花源呢?

月:……

月:我觉得如果不这么做,自己就无法活下去。

瓶中少女:……

月:你曾说过,你同伴使用的愈术,能让心与心相叠、相通、相依。

月:我似乎也有过那种感觉。在那座小庵中,与那个女人相处的时候。

月:那时,我仿佛像常人一样拥有了心,与她产生了共鸣。

月:这件事也有可能只是一场梦。

月:但在那女人消失之后,我便没有了活着的感觉。

月:对四季的更替无动于衷,只是无味地任凭时间流逝。这些明明和遇见那女人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月:那种感觉,就像经历一场无休无止的浅眠。无法入梦,也无法醒来,只是这样活着。

月:……

月:所以我来到了这里。

瓶中少女:……

瓶中少女:月先生找到桃花源后,又会做什么呢?

瓶中少女:回去哪里吗?还是说……

月:……


鲜花盛开,蝴蝶飞舞之地。

其中的生灵皆可得到安宁之梦。

人们皆信仰、追求、祈愿的,微小的幸福。

桃花源,是存在的吧。

在这荒芜之地的尽头。

一定有……


愈术士:这是……

瓶中少女:这里就是……桃花源吗?

瓶中少女:怎么会是这样的地方……

愈术士:……

愈术士:……

愈术士:这么大一片地方,再找找看,说不定会发现什么。月先生,我们一起再朝那边……

愈术士:……

愈术士:……

优。

愈术士:……

瓶中少女:月先生。我们往那边走走看。很快就回来。

瓶中少女:谢谢您,把我们带到这里来。


愈术士:……

瓶中少女:优……

瓶中少女:很冷吗?

愈术士:不是。

愈术士:……梅露可。

愈术士: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安静的地方。

愈术士:没有任何生物,也看不到星星。只有一轮明月……悬挂在那么低的地方。

瓶中少女:……别担心的说。

瓶中少女:有我在这里。不远处月先生也在。

瓶中少女:这里并不是什么都没有。我们也,并不孤单。

愈术士:……。嗯。

愈术士:谢谢你,梅露可。我……

愈术士:……

瓶中少女:优?

愈术士:不对。

瓶中少女:喵?

愈术士:那个……不是月亮。就像我梦见的那样。

愈术士:……

愈术士:过去靠近些看看。


瓶中少女:这是……


愈术士:……这是,由闪闪发光的白色细线构成的。而且在地面上悠悠地漂浮着……这不是真正的月亮。

瓶中少女:在优的梦里,这个茧是……

愈术士:是某种容器。

愈术士:……是什么的容器来着。

愈术士:明明连这点都不知道,为什么又会觉得它是容器呢。

愈术士:是谁为什么,在这种地方……

愈术士:……


月:……

月:这就是……

月:你想要回去的梦吗?


呜哇啊啊啊啊啊!

月:……

愈术士:月先……

月:……!

唔!

瓶中少女:月先生!

愈术士:你没事吧!刚刚,你用双手把我……

月:不要离开我身后。

月:刚才的光是什么。纯粹的光线从那月亮中……

愈术士:不是的!

愈术士:那其实是魔物。那只茧里,有魔物在……!

月:……

愈术士:在被吹飞之前,我对它使用了愈术。就是在那一刻感觉到的。

愈术士:但……我却没能治愈它。

月:为何你的法术没成功。是因为那只茧或是里面的什么,阻止了你的力量吗。

愈术士:是因为它在哭。

月:……

愈术士:那个魔物,一直在这里哭泣。

愈术士:在交心的那一瞬,那只魔宠的心,也些许流淌了过来。那是宛如无法压抑的浊流一般,猛烈的……叹息。

愈术士:那只魔物,拒绝去听我们的话……也没有办法听到。它连这点儿力气也不剩了。

愈术士:它已经哭得太累了。所以一定是在那茧一样的容器中,躺下睡着了。

愈术士:做着自己还在自由飞翔的梦。

愈术士:仅仅沉浸在幸福的梦中。

月:……

月:你哪里都去不了吗。

月:因为旧伤还在痛。

愈术士:月先生?

愈术士:那是……

月:是月亮流下的眼泪。

月:月亮只有在惜怜现世之时,才会流下眼泪。所以,月之泪才会有治疗伤痕、抚慰心灵的效果。

月:我曾经被一个女子搭救,她给了我这滴眼泪。

愈术士:……

愈术士:但是……月先生寻找桃花源……是为了用那月之泪……将白色的莲花……

愈术士:是为了履行重要的约定。

月:……

月:……

月:已经,不用了。

月:完成与那位女子的约定,让她绽放笑容的梦,我已经无法再做了。

月:就算见不到,我也觉得没关系了。

月:我自己的心这么觉得。

月:我已经能够在没有她的现实中活下去了。

第十四话:桃花源的幻影・现实之梦

桃源郷の幻・現の夢
[展开/收起]
瓶中的少女:快看!茧上出现了裂缝……!

愈术士:茧,逐渐裂开了……

愈术士:……

愈术士:……原来这才是你真正的样子啊。

……

月:我对你。

月:刚才,我是出于自己的意愿对你拔刀相向。虽然如今已不想与你战斗,但你憎恨我的话也无妨。

月:但是,这座山外,花就快要盛开了。

月:如果你飞起来俯视人世。虽然世间的一切,并不是永远美好的。

月:但希望有一天,你的双眼能找到希望它永远美好的事物,像你所期望的那样流下泪水。

……

Sm3cg1.jpg

Sm3cg2.jpg

Sm3cg3.jpg

Sm3cg4.jpg

Sm3cg5.jpg

Sm3cg6.jpg

Sm3cg7.jpg


月:……这是……

月:……桃花源。

愈术士:这是我梦中看到的景色。梦中的花,梦中的小溪……

愈术士:还有指引我的黑色蝴蝶。

愈术士:……就是你们把我叫到这里来的吧。

瓶中少女:优,月先生!脚下……!

愈术士:小溪外面也有浅浅的水吗……就像在水上行走一样。

愈术士:……

月:怎么了?

愈术士:蝴蝶。

愈术士:月光般的白色蝴蝶。我在梦里没见过。

愈术士:在月先生的背后。


啊。是这样啊。

你一直在月先生的身边啊。

Sm3cg8.jpg

Sm3cg9.jpg

Sm3cg10.jpg

Sm3cg11.jpg

Sm3cg12.jpg

Sm3cg13.jpg

愈术士:啊!景色……

愈术士:消失了?还是只是看不见了?

瓶中少女:刚才是靠魔物的力量看见的……

瓶中少女:幻觉……吗?

愈术士:……

愈术士:月先生。您看到刚才的蝴蝶了吗。

没看到。

愈术士:咦?

不在我眼中也无妨。

月:只要知道你在我身边。

第十五话:梦见幸福的男人

幸福を夢見た男
[展开/收起]
行商:雨,停了吗。

月:嗯。

行商:……啊,真的停了。清风从外面吹进来。真是舒爽的雨后啊。

行商:话说回来,还真有缘啊。竟然又在之前相遇的地方见到您。

行商:几个月不见了。您究竟在做什么?

月:旅行。

行商:一直吗。

月:嗯。

行商:现在还在旅行吗。

月:已经结束了。

行商:这样啊。辛苦了,独臂白刃大人。

月:接下来要担任愈术士的护卫。

行商:嗯?

月:偶尔也会有人把我这种人称为援手。

月:过去我因世间常理选择成为佣兵,但现在我想试试用这手去帮助能帮助的人。

月:我考虑了新的安身之计。不就是你叫我考虑的吗。

行商:嗯,的确是我说的……您还记得啊。

月:是啊。

行商:您本来是这种人吗?

月:不。

月:我改变了。

月先生——

月:来了。

行商:那个愈术士少年吗。嘴上说“接下来”,这不是已经在做新的工作了吗。

月:现在还没有签约。在我办完事之后会正式签约个。

行商:为此才重返山中吗。

月:是的。

月:是我……所做过的约定。对他们而言,这些行为仅是出于我的任性,不包含在契约内更为妥当。

行商:任性啊。

行商:您的确改变了。

行商:啊,对了。有件事想请教您。

行商:桃花源是怎样的?

月:与传说无异,那里曾是美丽的乐土。

月:但是,桃花源本身并不是值得特意前往的地方。难得的只是前往那里过程。

月:即便不是真正的桃花源,世间各处也能找到与其相似的地方。


月先生?我们照你说的,来到那个小庵了……有什么事情要办呢?

已经办完了。

咦?

那么,一起走吧。


评论

匿名用户 #1

2个月 前
分数 0++
感谢翻译!!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