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を紡ぐ白い部屋と約束の絆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织就时间的白色房间与约定的牵绊

剧情翻译

※wiki的翻译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敬请理解。

※推荐配合游戏内演出效果及BGM阅读。

第一话:迷路的两人

迷子のふたり
[展开/收起]
路特:(人为了什么出生,为了什么活着,又为了什么死去呢……?)

路特:(我不是什么特别的人,没有出生的意义,也没有活着的理由)

路特:(我一直这么想,也曾以为自己到死都会这么想)

路特:(我————————————)

【过场】

拉德斯托:所以……?探索队的人突然找刑警有什么事?

???(拉路特):不好意思,突然提出要与您见面。

???(拉路特):我想询问些关于“失踪者”的问题,可以吗?

拉德斯托:失踪者……?

???(拉路特):我自己调查了一些,不过想来真正的刑警应该会更了解……

拉德斯托:……那是当然。不过拉路特,你想知道什么?

拉路特:为了寻找“失踪者”,应该会调查那个人的性格和社会关系之类的……

拉德斯托:喂喂,这种个人信息我怎么可能告诉你?我们也是有保密义务的。

拉路特:我明白……所以我想请刑警先生讲讲,您调查至今从失踪者中感到的共同点……

拉德斯托:……那倒是可以,不过你一个探索队的人为什么想知道这个?

拉路特:……呵呵,因为好奇心。

拉德斯托:……好奇心,是吗?

拉德斯托:(小哥,你的话和表情可完全不是一回事啊……)

【过场】

???(路特):(母亲,又勉强拉路特了吧。明明……也差不多该放弃了)

罗贝塔:呀……!

???(路特):啊,对不起……我在想事情……你没受伤吧?

罗贝塔:我没事啦!那个,你呢?

???(路特):……我没事。幸好你没受伤。

罗贝塔:糟糕!你的衣服弄脏了!

罗贝塔:我就住在这附近。马上去洗一下应该就能洗掉……

???(路特):不,没关系。是我不该东张西望。

???(路特):你没受伤就好,我走了……

罗贝塔:……等、等一下!

???(路特):……嗯,什么?

罗贝塔:……其实,我迷路了。我想去“逗乐馆”这个地方,你带我过去好吗?

???(路特):……

【过场】

拉路特:由于魔物的能力使无聊的心情被放大……吗。

拉路特:很有意思呢。

拉德斯托:不过,出现失踪者也不只是因为这个。

拉德斯托:虽然社会上觉得失踪者都是“被无聊打败”的人,但这不是那么简单的问题。

拉德斯托:如今这个国家的娱乐业如此发达。醉酒馆、逗乐馆、睡眠馆……哪一个不是为了纾解无聊而出现的。

拉路特:然后……哪一个也没有留住失踪者。

拉德斯托:虽然电晶石依赖症患者迎来了治愈的曙光,但失踪者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

拉路特:……

拉路特:真是神奇啊,即使这样,想要出国的国民比起其他国家仍然少得可怜。

拉路特:大家,都在这个国家里一边掩盖着无聊一边活着。

拉德斯托:……怎么,你想出国吗?

拉路特:不,只是……

拉德斯托:……?

拉路特:……我很害怕,害怕会失去家人。

拉德斯托:那就是你一个探索队员来找我谈话的原因吗……

拉德斯托:原来如此,你的家人有可能成为失踪者?

拉路特:只能说是有这个可能性……只是,不仅他自己,他的家人也过得很痛苦。

拉德斯托:的确,说这话的你看上去也非常痛苦。

拉路特:……

拉德斯托:你的心情我理解。我也曾经和你一样。

拉德斯托:好了,有个人我下次想让你的家人见一见。

拉路特:诶?

拉德斯托:那孩子对我来说就像是女儿一样。如果是她,应该能明白你家人的心情。

拉德斯托:之前她写信说,最近要回来了。

【过场】

???(路特):到了,那里走到头就是“逗乐馆”。

罗贝塔:谢谢〜!

罗贝塔:我说啊,和我一起去看怎么样?比起一个人看,肯定两个人更有意思!

???(路特):……

罗贝塔:我叫罗贝塔哦!可以问问你的名字吗?

???(路特):(这种时候,该怎么回答才比较有礼貌来着……?)

???(路特):……对不起我不喜欢笑所以就先告辞了。再见。

罗贝塔:……

罗贝塔:……喂,你打算藏到什么时候?

诺菲尔:暴露了吗……!

罗贝塔:竟然在一边偷看,真是不错的兴趣啊。

诺菲尔:哎呀〜著名伪恋屋罗贝塔小姐竟然也没能让他心动!

罗贝塔:……怎么,你们也失败了吗?

诺菲尔:事件屋全员,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诺菲尔:假装拐卖他,又把他卷入假的爆破事件中……

诺菲尔:但是他,完——全无动于衷。反而很厉害!

罗贝塔:哈——那算什么,也太惨了。

罗贝塔:话说回来,他的表情完全没有变化呢。难怪家人会担心。

诺菲尔:……是啊〜

罗贝塔:想想下一步怎么办吧。

【过场】

???(路特):……

拉路特:路特〜!久、久等了……呼、呼……

路特:拉路特……你不用那么着急的。

拉路特:对不起……我和别人谈话不小心过了约好的时间……

路特:喔——

拉路特:是位刑警先生,我听他说了很多。路特下次要不要也一起去?

拉路特:听说,有在国外旅行的……

路特:啊——不好意思我不去!……反正,听了也不会感兴趣吧。

拉路特:……是吗。

路特:比起那个,抱歉啊。老妈又麻烦你了吧?

路特:如果不是由拉路特拜托,我这种无关人员不可能跟着探索队做任务吧。

路特:真的……抱歉。

拉路特:不会!没关系。我和路特一起也很开心。

拉路特:而且,阿姨是希望你能找到感兴趣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好。

拉路特:所以为此体验各种各样的事情非常重要,我也这么觉得。

路特:……所以我才会从小到大被安排着做这做那……结果不还是没找到任何让我觉得有趣的事情。

路特:而且,上次和探索队一起出去的时候……我也……

拉路特:你看,这次是第二次,也许能看到其他的东西……

拉路特:啊……!而且这次与上次不同,好像有从王国来的客人。

路特:从王国来……?

拉路特:嗯。是王国的愈术士。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真令人期待啊。所以路特也肯定……

路特:……如果我不是次品的话,也许能觉得有趣。

拉路特:……

拉路特:没事的路特。来……我们走吧?

【过场】

加墨:这次的商谈时间很长。如果顺利就能在电之国大赚一笔。

加墨:10天后我们离开这个国家,在那之前你们俩可以自由活动。

加墨:你们打算做些什么?

优:其实,贝尔迪莱特先生写了信,让我们下次来电之国的时候和他说一声。

梅露可:所以我们要和贝尔迪莱特先生的探索队一起去工作了哟〜!

加墨:探索队……?!

加墨:我都不知道你们还认识探索队的人……什么时候认识的?

优:追、追问的架势好厉害……!

梅露可:之前我们在电之国迷了路,是贝尔迪莱特先生帮助了我们哟!

加墨:是这么一回事啊。下次想和探索队的人也商谈一下。

优:加墨先生,差不多该去密谈……不是。该去商谈了吧?

加墨:是啊……那,10天后在这里再见!

梅露可:好期待啊〜优!

优:虽然来过好几次电之国,但和探索队同行还是第一次嘛!

梅露可:要感谢贝尔迪莱特先生邀请了我们哟!

优:既然是贝尔迪莱特先生邀请了我们,那也许会是和探索队的解析班同行呢。

优:……嗯?诶?好像能听到什么?

啵噢噢噢噢……

优:加墨先生……?

梅露可:喵?!不是!是通道深处有风吹出来的说!

优:在电之国,也会有风这样吹啊。

奥丘佩:啵噢噢噢噢噢噢噢!

优:……不、不是风!是好大的魔物!

梅露可:喵喵——!感觉表情好夸张哟!

奥丘佩:啵啵啵噢噢噢——!

优:糟糕!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威压好厉害!

梅露可:优,要是被它以这个气势冲撞过来的话我们会被撞飞的!

优:要、要逃了梅露可……!

喵——!

梅露可:优,再跑快些!要被追上了——!

奥丘佩:啵啵啵——!

梅露可:优!你可是梅弗特哈涅逃跑速度第一快!再努力一点哟——!

优:我、我什么时候有那种称号的……?!

梅露可:喵——!不、不行了……!

奥丘佩:啵噢噢噢噢噢噢—————!

【过场】

贝尔迪莱特:真奇怪啊,应该是约好在这里见面的。……他们两个,去别的地方了吗?

???(普里尔):班长!愈术士阁下身在何处?我现在,非——常期待见到愈术士阁下!

贝尔迪莱特:我知道,所以我才这样先邀请优来参加你的班的任务。

贝尔迪莱特:虽说他们两人来过这个国家很多次了……不过该不会又迷路了吧?

???(普里尔):迷、迷路……?!那可不好了,得去播寻人广播……!

???(普里尔):班长!请告诉我他们两人的特征!

贝尔迪莱特:两人的特征……?

???(普里尔):说到寻人广播,就是告知目标的姓名、年龄、身形特征,从目击者那里收集信息,然后捕获目标!

贝尔迪莱特:捕获……?

贝尔迪莱特:你的用词好危险啊……我想想,头上缠着群青色的布,眼神呆滞没有霸气。

贝尔迪莱特:嗯……然后有点驼背。

???(普里尔):只有这些?!难道只有这些吗?!

贝尔迪莱特:不、别、别晃我啊普里尔……

贝尔迪莱特:就算你这么说,他的外貌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

贝尔迪莱特:虽然闭上眼睛能回忆起他的样子,但是要转化成语言实在很难。

普里尔:……唔嗯〜

普里尔:没办法!蓝色的布和驼背和没有霸气的眼神……我就用这些信息去播寻人广播了……

贝尔迪莱特:啊,我想起来了。其中一个是会说话的瓶装水少女。

普里尔:这不是超——有特征吗!简直独一无二嘛!班长,就这个啦!

贝尔迪莱特:所、所以说……你别晃我啊……!冷静下来……普里尔……

油……说……哟〜……

不……了……!

贝尔迪莱特:那是……?

优:不、不行了……!腿要断了……我再也跑不动……

梅露可:优,那只魔物看起来好像不太对劲哟?

优:……呼、呼。

优:啊,梅露可……也注意到了吗……那只魔物……说不定,

奥丘佩:啵啵——!

普里尔:哦哦哦哦哦!这种地方出现魔物真是少见!

普里尔:啊哈哈!那是谁啊,被追着到处跑呢!

普里尔:真是个,慢吞吞的家伙啊——!

贝尔迪莱特:……他就是愈术士阁下。

普里尔:啥?!

贝尔迪莱特:他虽然有愈术的能力,但几乎无法战斗。一定是因为没有机会使用愈术,被一直追着。

贝尔迪莱特:……是吗,他不在约好的地方是因为正从魔物手中逃跑。

普里尔:什么——!我普里尔,要去救助愈术士阁下!

普里尔:我上了,班长!

贝尔迪莱特:……是啊,去帮他吧。

梅露可:优,我数到三就停下!然后一鼓作气回过头去!

优:呼……呼……但是,这样的话……如果错了我们就会被撞成肉饼……

梅露可:喵〜!我们至今跨过了那么多难关!这次肯定也没问题!

梅露可:而且,这样逃下去优的体力也会耗尽,不管怎样都会被压扁的哟〜

优:那……那倒也是啊,好!

梅露可:开始了哟,一、二、三……!

优:好了,来吧!

普里尔:哈啊啊啊啊——!

优:来了个别的人——!

奥丘佩:啵啵?!

第二话:探索队解析班

探索隊解析班
[展开/收起]
贝尔迪莱特:你们好像有麻烦啊。不过,我们来了就放心吧?

普里尔:愈术士阁下就由我来守护!

优:贝尔迪莱特先生!

优:啊,那个……等……请等一下!

梅露可:不可以战斗哟——!

普里尔:……嗯?啊欸欸……?

奥丘佩:啵啵。

普里尔:什、什么什么〜!

奥丘佩:啵噢噢噢……!

普里尔:啊哈……!啊哈哈哈!好、好痒啊〜!

优:果然……

奥丘佩:啵啵啵——!

优:……抱歉。突然被追赶,我条件反射地就逃跑了……

奥丘佩:啵啵!

优:诶……?嗯?什么……?

梅露可:喵〜……?

普里尔:好厉害,好帅——!愈术士阁下,瞬间就驯服了魔物!

优:呜哇……!啊,那个……

贝尔迪莱特:普里尔,冷静下来。优被你吓到了。

贝尔迪莱特:优,不愧是你。一瞬间就治愈了魔物,看样子你的本领又提高了。

优:贝尔迪莱特先生,谢谢你救了我们。

优:这只魔物大概……

普里尔:愈术士阁下〜!

普里尔:我是探索队解析班的普里尔!请多指教,愈术士阁下〜!

优:请、请多指教。我是愈术士优,这是梅露可。

梅露可:请多指教哟,普里尔小姐!

普里尔:嗯嗯,多多指教——!

普里尔: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温和的魔物。愈术士真是太了不起啦——!

优:谢、谢谢……!

优:只是,这只魔物在我治愈之前就……

普里尔:然后啊,我看到魔物阁下就觉得,人和魔物果然是可以友好相处的!

普里尔:对不对!魔物阁下也是这么想的吧?

奥丘佩:啵啵!

优:不,那什么……所以说……

贝尔迪莱特:优,梅露可……这么吵闹真不好意思。

贝尔迪莱特:她是我所指挥的解析班的队员。是这个国家少有的希望与魔物共存的人。

贝尔迪莱特:所以,邀请优来探索队时,我就想请你务必和她一起出任务。

优:……是这样啊。

普里尔:我听说靠着愈术士阁下的力量,王国已经实现了人与魔物共同生活!

普里尔:听了之后,我非常感动!

普里尔:我觉得电之国也应该像王国那样,努力达成人与魔物的共生!

普里尔:所以,能够像这样和愈术士阁下一起做任务,我感到非常光荣!

优:非常感谢!总觉得,被你这么一说……

普里尔:班长!班长!

普里尔:这位魔物阁下,就由我们来处理!由我们保护吧!拜——托——啦——!

优:情绪真是高涨……

梅露可:是哟……

优:虽然被普里尔小姐的气势压倒没来得及说,不过那只魔物,果然已经被治愈了?

梅露可:因为它以很可怕的气势追过来,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逃跑了。

梅露可:是已经被优以外的愈术士治愈了吗?

优:嗯……应该是那样吧。

梅露可:喵〜?

优:总觉得那只魔物……有些奇怪。

贝尔迪莱特:……

普里尔:哎呀呀呀——!

普里尔:不能这副表情,漂亮的脸都变丑啦!

普里尔:好想让其他队员也看看被治愈的魔物阁下啊!

普里尔:如果没有这种机会,这个国家的人很难看到被治愈的魔物吧?

普里尔:这样人们对魔物的坏印象就很难抹去,班长你不这么觉得吗?!

贝尔迪莱特:……知道了。仅此一回,而且只是临时保护啊?

普里尔:班长,我真喜欢你。喜欢,超喜欢。

普里尔:对啦!我想让魔物阁下见见老师。

奥丘佩:啵?

普里尔:愈术士阁下也请务必见一见!老师给予了我走上这条路的契机,是我最棒的恩师。

普里尔:老师强烈地期望着与魔物共生的未来,而我不过是继承了老师的意志罢了。

普里尔:所以,请愈术士阁下一定要与老师见一面!

普里尔:然后,给老师讲讲外面的世界里人与魔物共生的故事!

梅露可:是普里尔小姐的恩师?那我们可一定得见见的说。

优:我也想见见那位老师。

普里尔:嗯嗯!请一定这么做!

贝尔迪莱特:好了,两个人都熟悉普里尔了吧?我对优和梅露可有话要说。

贝尔迪莱特:其实这次,其他的班发生了人员不足的问题,所以我得去参与其他班的工作。

贝尔迪莱特:这个班的现场指挥,就交给普里尔这个班长代理了。

普里尔:嗯哼!

普里尔:本次任务由我这个班长代理指挥两位!

普里尔:请多指教!

优:是、是这样吗……

优:(没、没问题吗。普里尔小姐……虽然是非常好的人但她做班长代理总让人有些不安……)

梅露可:(毕竟是贝尔迪莱特先生认可的人!普里尔小姐一定也是很厉害的哟?)

优:(那你语气倒是肯定点啊,梅露可……)

贝尔迪莱特:之后还会有两个人和你们汇合。

普里尔:……两个人,又——是拉路特的那个亲戚小鬼?!

贝尔迪莱特:没错。

普里尔:解析班不是托儿所,也不是职业规划中心啊,班长!

普里尔:为什么,要让那种又自大又没干劲的小鬼……!

贝尔迪莱特:……但是普里尔,他就算那样也有足够的战斗能力,况且也是拉路特的请求。

普里尔:唔咕——!要不是我可爱的拉路特拜托我才不同意!

普里尔:一被那张脸抬眼看着,我就拒绝不了。所谓人类,就是无法战胜名为可爱的暴力的弱小生物啊……!

贝尔迪莱特:是啊,如果甜心那样拜托我的话,我大概也拒绝不了……

优:……

梅露可:(优,你完全失去感情了哟……)

贝尔迪莱特:……优,梅露可。别看她这样,实力还是有保证的,你们不必担心。

优:比起其他任何东西,我更相信贝尔迪莱特先生说的话。

贝尔迪莱特:普里尔,我带着这只魔物回本部。你和拉路特他们汇合之后就开始任务。

贝尔迪莱特:能做到吗?

普里尔:Yes,sir!

【过场】

拉路特:久等了,抱歉?

普里尔:真是的……!你也太我行我素了?!

拉路特:我会注意的……对不起普里尔。

普里尔:哎,算了。

拉路特:嗯……啊!你就是王国的愈术士?

拉路特:初次见面。我是探索队解析班的拉路特。

拉路特:还有这孩子是我的亲戚……

路特:路特……请多指教。

普里尔:你又摆着那副死人脸!给我拿出干劲来!拿出干劲!

路特:……你才是,差不多该有点和年龄相应的大人的沉着冷静了吧?

普里尔:什么——?!要打架吗臭小子!

路特:才不。为什么你想打架啊,是大人的话就一笑而过。

优:啊,诶……不用去阻止他们吗?

拉路特:没关系的,别在意,别在意。比起那个……我可以问问两位的名字吗?

优:啊,好的!我是愈术士优。

梅露可:我是瓶装美少女梅露可哟!

拉路特:真了不得。王国既有愈术士也有水人啊。

拉路特:真是太有趣了。请多指教哦?

梅露可:水、水人……?!

拉路特:啊,呃?水小姐?

梅露可:……也、也可以。不过,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你叫我水之美少女哟。

优:……不,比起那个你倒是澄清一下误解啊。

优:拉路特先生,梅露可有些特别……王国也没有其他像梅露可这样的人。

优:不如说,找遍全世界都未必有……

拉路特:这样吗,真是失礼了。那,小梅露可非常特别呢。

拉路特:能够像这样见面,我可真走运。见到你很高兴。

梅露可:彼此彼此的说!

拉路特:那么,我们差不多走吧。前往这次的解析任务……“白色房间”。

优:啊,等等!路特先生和普里尔小姐还在后面吵架,差不多该阻止他们了吧……?

拉路特:啊哈哈……!

拉路特:那是普里尔式的交流方式。他们关系很好的,你不用担心哦?

优:是、这样吗……?

梅露可:……看起来不像哟?

拉路特:比起那个,这次的解析任务很厉害呢。是新的区域,而且和过去见到的完全不同。

拉路特:我们将那里称作“白色房间”,一定能找到有趣的东西!

拉路特:来,走吧!

优:好、好的……

【过场】

普里尔:真想让拉路特也看看,愈术士阁下治愈了魔物,让它变成非常温和的好魔物阁下了。

拉路特:那我还真想看看啊。

普里尔:哼哼哼……!

普里尔:我就猜到你会这么说,已经拜托班长把魔物阁下暂时保护起来了!

普里尔:解析任务结束之后,拉路特也去见见魔物阁下吧。一定会很吃惊的!

拉路特:我会的,谢谢你普里尔。

普里尔:哼哼哼哼哼!毕竟我是班长代理嘛!

路特:嘿——你们在环游世界吗。

优:嗯,作为商队的护卫去了各种各样的国家。路特和拉路特先生是亲戚?

路特:……对。

路特:我的父母硬是拜托拉路特,让我加入了探索队的任务。

优:路特将来也想加入探索队吗?

路特:……谁知道?

优:……谁知道,是?

路特:我啊,没有任何想做的事情,也没有兴趣和爱好。

路特:所以父母很担心,从小就让我……学习了各种事物和知识。但我还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路特:参与探索队的任务也是其中的一环。虽然普里尔喜欢嘲讽我这是在“体验职场”,不过她倒也没说错。

优:原来如此……

路特:优不是作为愈术士环游世界吗?还挺厉害的嘛,了不起。

优:……嗯。

优:并不厉害哦?我最初也没打算去旅行。如果不是梅露可邀请我,我一定不会出发去旅行的。

优:现在也是,因为有旅途中遇到的人和梅露可的帮助,我才能继续下去。

路特:喔——

优:但是,我在旅途中遇到了许多不同的人与魔物,内心也逐渐有了变化,现在觉得能够在外旅行真是太棒了。

路特:……是吗。

路特:那,我这样在探索队“体验职场”,倒也未必是件错事也说不定。

优:是啊……!

梅露可:(这种时候,还是不打扰他们了……)

【过场】

普里尔:这扇门后面,就是“白色房间”了!一定不要离开我和拉路特身边哦。

普里尔:梅露可阁下也请愈术士阁下务必牢牢抱紧!

优:好、好的!

梅露可:喵——!终于要到了哟!

优:我开始紧张了……

路特:……

优:路特……?

普里尔:Let's la GO!

第三话:白色房间

白い部屋
[展开/收起]
路特:……

梅露可:喵~……感觉,真是神奇的空间哟。

优:是啊……

拉路特:这里就是“白色房间”。

普里尔:是我根据看上去的样子命名的!要是交给拉路特和班长,一定会取个复杂的名字……

普里尔:这种东西,要简单易懂而且好记才是重点!

梅露可:的确好懂又好记哟!

路特:所以……?

路特:在这要解析什么啊。这里又不大,一眼就能看全房间整体。

路特:这种空荡荡的房间,我觉得什么也探索不出来。

优:的确,目前看来也没有魔物,我是不是派不上什么用场……?

普里尔:愈术士阁下请看!四角的墙壁分别装着可疑的方形电气晶具吧?

普里尔:今天我们就要打开那个进行调查。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

普里尔:探索队总是在对付未知的事物。不可以依靠眼前所见和惯常思维去判断。所以愈术士阁下也请不要大意,做好准备!

优: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优:(虽然我开始之前还担心这个人员组合会出问题……不过,紧张感真强啊)

梅露可:(不愧是解析班成员的说!)

梅露可:(从一开始就不该担心贝尔迪莱特先生认可的人的实力哟!)

优:(是啊……!)

拉路特:嗯——?这是什么?

拉路特:哎,普里尔……你看这个。是不是特别像通话电气晶具?

普里尔:呜噢噢噢!这是什么!好帅!

普里尔:呃,拉路特,你这就打开了吗!也太心急了〜哼哼哼哼!真是的!

普里尔:我说我说!那边那个就给我吧~!

拉路特:嗯……给。

拉路特:……嘿,这个排列和通信用电气晶具类似。

拉路特:虽然几乎是一样的,但晶路和电晶石的数量比我知道的要多,很复杂啊……

拉路特:而且这个排列模式……我从没见过。

普里尔:喂喂——!拉路特队员,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优:……

梅露可:……感觉,他们两人都乐在其中哟?

优:虽然对话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路特:唉……

拉路特:啊哈哈哈……!

拉路特:普里尔的声音太大,都不知道是从电气晶具里听到的,还是直接传到我的鼓膜的了!

普里尔:什么——?!那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普里尔:好!那我们就在房间两端,好好试一下这个电气晶具能不能用!

普里尔:我去房间的那个角!

拉路特:嗯。我就紧贴着这里的墙站?

普里尔:呀嚯——!我走了——!

拉路特:来,路特和优君、小梅露可也来这里。

优:好、好的……请问,这个是什么?

拉路特:这个啊,叫做通话电气晶具,和成对的电气晶具即使分开也能对话。

拉路特:虽然这个和我所知道的电气晶具相比,内部的调石更为复杂,性能应该也有差别。

梅露可:即使分开也能对话,真厉害哟!

拉路特:不过,只能在一定距离内使用。

拉路特:……嗯?小梅露可身后这个东西……让我看看?

拉路特:会是什么呢,啊!路特,这个给你。……这东西怎么回事?

路特:哇、哇……别扔啊!是很重要的通话电气晶具吧?

拉路特:嗯……把这个卸下来试试吧……

路特:……呃,已经没在听我说话了。这人兴趣到底变得有多快啊……

优:啊,路特!通话电气晶具在发光。

梅露可:普里尔小姐在那边的墙边蹦蹦跳跳地挥着手哟。

路特:真是。……喂,你好。

普里尔:“哦哦——!听到了!喂喂,你在听吗拉路特!”

路特:抱歉,拉路特那家伙……光顾着研究墙里嵌着的电气晶具……

路特:啊喂……!

拉路特:哦,动了……!

拉路特:哎普里尔,你觉得这是什么……?嗯,普里尔呢?

路特:白痴!普里尔在房间另一头……话说,这个能随便乱动吗?

路特:好像有什么怪东西出来……

拉路特:这可真是……壮观啊。

梅露可:优,优?!

优:嗯,梅露可你慌张什么……嗯……?

拉路特:难道说,这些粒子……我们正在被吃掉吗……?

普里尔:啊——!你在干什么啊拉路特——!

普里尔:笨蛋、笨蛋、笨蛋——……!总之先离开那里!

普里尔:怎么可能……这是什么?

普里尔:拉路特——!我、我现在就去救你……

拉路特:别过来……!

优:普里尔小姐,接住梅露可——!

梅露可:喵喵——!

普里尔:唔哦!

普里尔:呼〜……勉强接住!

梅露可:优——!

普里尔:……呃,嗯……?

梅露可:优……?

普里尔:……拉路特、路特……愈术士阁下……?

梅露可:……骗、骗人的吧。

梅露可:优他们……消失了……

【过场】

拉路特:……

路特:……呜……!

优:……

普里尔:“拉路特——!路特——!”

梅露可:“优——!”

路特:嗯……?好痛……什么……诶,好冷?

普里尔:“喂——!回话啊——!”

路特:……吵死了。我能听到,别喊那么大声。

普里尔:“呜噢噢噢噢噢!还活着!”

普里尔:“路特路特路特——!拉路特和愈术士阁下也一起吗?”

路特:诶?啊,他们俩都在我旁边躺着。你等等……

路特:喂,拉路特……!叫你起来啦,喂!起来啊!

拉路特:嗯…………诶?这是哪里?

路特:别问了,拿着这个。和普里尔连着呢,可以正常对话。

拉路特:……普里尔,能听见吗?

普里尔:“拉路特……太好了〜”

拉路特:哦哦〜……!真的能听到声音……

普里尔:“因为你擅自行动,梅露可阁下被愈术士阁下扔了出来,我又滑过去接住擦伤了膝盖!”

普里尔:“总之,总之!真是吓死我了!”

拉路特:普里尔,这个通话电气晶具真了不起。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但肯定不在“白色房间”。

拉路特:即使这样也能和你对话。

拉路特:这个通话电气晶具的性能比我们所知道的那些要高得多!

普里尔:“的确,真了不起——!”

梅露可:“普里尔小姐,冷静一点哟!”

梅露可:“对话偏离方向了,比起那个,三人突然失踪这件事才是大问题哟!”

普里尔:“确实!”

拉路特:……嗯。是吗,我们突然从你眼前消失了?

普里尔:“一闪一闪的光不断地出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覆盖了你们三人”

普里尔:“等到光慢慢散去……”

拉路特:我们三个就消失了,是吗。……那还真是,很有意思啊。

优:……那、那个。对不起让我插句话!

优:……梅露可你,没事吧?

梅露可:“优?”

优:梅露可!我脑子一热就慌忙把你扔出去了,你还好吧?

梅露可:“普里尔小姐接住了我,勉强没事哟!”

优:是吗,太好了……!

梅露可:“优也是,幸好你没事!”

路特:……那倒是好。不过,这是哪里啊?而且你们不觉得莫名很冷吗?

拉路特:嗯——我想想……恐怕整个“白色房间”就是一个巨大的传送用电气晶具。

普里尔:“……什么——!”

普里尔:“我现在超级兴奋——!那是什么啊简直超厉害的嘛!快解析吧!现在就解析!”

拉路特:嗯,好。我现在就回“白色房间”。

普里尔:“好的。有什么问题就用这个通话电气晶具君联系我!”

拉路特:噗……知道了,班长代理。

拉路特:……那么,我们就回去吧。

优:好的!

拉路特:……嗯?咦?

优:拉路特先生……?

拉路特:路特,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路特:唉……不知道啊,怎么可能知道。

优:诶?!等、等等……?

拉路特:啊哈哈哈……!那可麻烦了,优君应该也不知道吧?

路特:……服了你了,通道口和居住区有各自的管理号码吧。总之先去看看那个号码,至少就能知道“白色房间”在哪个方向了。

拉路特:嗯嗯。说起来,是这样呢!那路特,麻烦你带路了。

路特:唉……

路特:(这家伙……除了电气晶具,连国内的常识都不太懂)

优:(有路特在真是太好了……)

拉路特:……嗯?哎……那边是不是有人的声音?

拉路特:我去看看!

路特:啊、喂……又擅自跑掉……!

路特:优,虽然不好意思但是走散了就不好了,我们追上去吧。

优:哈哈哈……

呀啊啊啊啊!

路特:刚才是,有人在尖叫吧……?

优:去看看吧!

【过场】

???(梅莉亚):……呼、呼、呼……

???(梅莉亚):婆婆可是说过我虽然运气不好,但总能在紧要关头化险为夷的……

普拉托尔:叽叽叽叽!

???(梅莉亚):开拓失败了,回来又遇上你……我的坏运气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梅莉亚):普拉托尔,抱歉。今天没带你喜欢的干粮。

???(梅莉亚):该怎么才能逃走……

普拉托尔:叽叽叽!

???(梅莉亚):哇,等……!

???(梅莉亚):呀啊啊啊啊?!

拉路特:哎……!小心掉下去,没事吧?

拉路特:通道上竟然有洞,真是危险……

???(梅莉亚):嗯……嗯,非常感谢,啊!小心后面!

普拉托尔&普拉托尔&普拉托尔:啾——!

路特:烦人……今天真是倒霉……

普拉托尔:叽叽?

普拉托尔:叽——!

路特:你这家伙……!

优:路特,稍等一下……!

路特:诶……?

优:就保持那样把魔物绑起来……!

普拉托尔&普拉托尔&普拉托尔:

普拉托尔&普拉托尔&普拉托尔:……叽叽?

普拉托尔:嗅嗅嗅,嗅嗅!!

优:诶?什么什么?一直闻我身上……诶,我很臭吗?

???(梅莉亚):那、那样很危险……!请快些逃走……!

拉路特:没关系。那只魔物已经被优君的愈术治愈了。

???(梅莉亚):……?

普拉托尔:叽叽叽!叽叽叽!

路特:啊。逃跑了……

路特:(刚才的,就是愈术吗……)

优:怎、怎么回事……?

优:诶,我……闻闻、嗅嗅!很臭吗?难道我闻起来很臭吗?!

???(梅莉亚):……那个。非常感谢几位救了我!

路特:……受伤了吗?

???(梅莉亚):嗯、嗯。稍微有些擦伤……不过这种程度不算受伤的!

路特:是吗……

???(梅莉亚):真是太感谢了……只是……我……

???(梅莉亚):我没有钱,也没有礼品可以送……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几位……

???(梅莉亚):啊!我这把剑可以的话……

路特:……不、不用了。话说,这把剑坏了吧?

???(梅莉亚):……对、对不起。我手头只有这个……但是,就算回家里也没有更贵重的东西。

???(梅莉亚):非常抱歉……!

路特:……?你在说什么……

拉路特:……路特,别说了。

拉路特:呃,我叫拉路特。

拉路特:这是路特,他是王国的愈术士优君。

梅莉亚:我叫梅莉亚。拉路特先生、路特先生……还有王国的榆树市优先生?

拉路特:……这样,你不知道愈术士啊。

路特:这种闭塞的国家,有人不知道只有国外才有的愈术士也不奇怪吧。

梅莉亚:……?

拉路特:他是拥有着特殊力量的人,能够像刚才那样治愈魔物。

梅莉亚:……外面的世界里,还有能让魔物听话的高人啊。

梅莉亚:我竟然被这么了不起的人救了……该怎么办呀。

路特:……

拉路特:(优君,能说几句吗?)

优:(什么……?)

拉路特:(看小梅莉亚这个样子,好像经常遇到魔物,让她这样一个人回去恐怕很危险)

拉路特:(虽然我想直接送她回去,不过看她刚才的态度大概不会老实接受吧,你能配合我一下吗?)

优:(我知道了。呃,我要做什么……)

拉路特:小梅莉亚,你能不能招待我们到你家去呢?我们正带着国外来的愈术士体验电之国的生活。

优:诶……?啊,对!就是这样!

梅莉亚:当然了……!那个,虽然我家没有太多可以招待客人的东西,但能不能请几位把这个当成谢礼呢?

拉路特:嗯,如果可以的话就帮了大忙了。是吧,路特,优君?

优:呃,没,没错!那真是,非常有帮助!

梅莉亚:……太、太好了……!

路特:……

第四话:孤人院与谜

孤人院と謎
[展开/收起]
路特:(明明快点回白色房间就好了,我果然还是不知道拉路特在想什么……)

路特:(……话说回来,这里怎么了?)

路特:(那个坏掉的门……难道那些堆起来的垃圾是拿来堵门的?)

路特: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过场】

拉路特:小梅莉亚,小梅莉亚。这个是……滑箱对吧?

梅莉亚:是的。啊,但是……已经损坏了不能动。

拉路特:嗯……看上去确实是。

路特:……

优:(路特,怎么了吗?)

路特:(话说……你不觉得很怪吗?滑箱也好那家伙的剑也好,这里的东西尽是坏的)

优:(……确实)

路特:(而且现在情况明明麻烦得要死,拉路特却从刚才起就一直乐在其中……)

拉路特:原来如此……这里断了啊。稍作修理应该就能使用的,为什么一直放着没管呢?

梅莉亚:……诶?修好?

拉路特:……?

梅莉亚:那个……请问……?

拉路特:啊,是这样……

拉路特:抱歉,让你绕了路。……我们走吧?

梅莉亚:好、好的!

【过场】

梅莉亚:那里就是我的家。啊,呃……虽然说是家,但只是无处可去的人在一起生活而已。

路特:无处可去……?

梅莉亚:是的。这个居住区的人把这里叫做“孤人院”。

路特:……

拉路特:是吗……“孤人院”啊。

梅莉亚:拉路特先生……?

拉路特:小梅莉亚,我还有一件事想麻烦你,可以吗?

梅莉亚:嗯……!当然可以,有事请尽管说。

拉路特:我想去N-P-7这个地方……你能带我过去吗?

梅莉亚:……虽然我没有去过,但是根据管理号码应该可以做到。

拉路特:谢谢。

拉路特:路特和优君,在我回来之前就在孤人院看家吧?

路特:哈?为什么啊。

路特:我们也一起……

拉路特:好吗……?

路特:……唉。你一旦这样,就根本不会听我的话了吧?

拉路特:没有这回事啊?

路特:……真是的,知道了,我和优留下。

【过场】

路特:……

菲布拉:哎,哥哥们也来玩碰碰球吧!

优:啊?我?碰碰球是……?

优:呜哇?!

菲布拉:你不知道碰碰球?

罗克:这两个人好弱哦。那就作为招待,教给你们碰碰球怎么玩吧!

菲布拉:碰到球的人就会输!

路特:……完全是字面意思嘛。

菲布拉:好——开始咯——!嘿——!

优:呜哦……!开始了?路特,开始了……?!

路特:话说,这是在看孩子吗。

罗克:你们在抱怨什么啊!耷拉眼小哥,还有头巾也给我觉悟吧!

路特:……耷拉眼。

优:头、头巾……

老婆婆:你们啊。在对客人做什么呢?

菲布拉:啊,婆婆。

罗克:……噫!婆婆……

老婆婆:我不是已经说过很多次不能在家里扔球了吗。

老婆婆:真是的,不好意思啊……这些孩子很少有招待客人的机会,都很高兴呢。

路特:……啊——好的。

老婆婆:很抱歉不能准备多好的东西招待两位,如果不嫌弃的话……就请用吧。

优:谢谢您!

路特:……我开动、了。

路特:(这个干粮怎么回事……?)

罗克:婆婆,我们会招呼客人的,你就去里面休息吧。

埃特芙:是呀,婆婆腰还在痛吧?要是勉强自己,姐姐又要生气了哦?

老婆婆:好好好,对不起。这两位是梅莉亚的恩人,你们可要好好招待啊?

老婆婆:两位客人,我年纪大了,就先回去休息了。

优:啊,是!那个,您完全不用在意我们的!

埃特芙:婆婆,我来扶你。来,我们去床那边吧。

【过场】

优:……总之,从球的攻击中解放出来真是太好了……

路特:……因为你完全就是个靶子呢。

优:哈哈哈……

路特:话说回来……

路特:老婆婆给我们的干粮。我是第一次吃到。硬得要死,根本没法吃。

路特:而且,果然……

优:路特……?

路特:……

路特:……我都不知道。电之国里还有无家可归的人一起生活的设施。

优:……他们说是孤人院呢。

路特:……那个老婆婆也是,刚才的小鬼也是……还有梅莉亚都没有家人啊。

路特:来这里的路上看到的居住区状态也很差。建筑物年久失修,路上也都是瓦砾很危险。

路特:我明明是这个国家的人,却从不知道还有这种地方。

优:……我也是,虽然来过几次电之国,但完全不知道。

为什么总是说那种讨厌的话!

你好烦!我说的是实话啊!

优:嗯……?

路特:……吵架了?

【过场】

埃特芙:你老是、老是让姐姐为难,我讨厌罗克!

罗克:……!

罗克:开拓未开之地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做到!赶快放弃才好!

埃特芙:呜、呜……不许瞧不起姐姐……呜呜〜……!

优:诶,等,等等……!你们两个都冷静一点。怎么了?

路特:……

罗克:……我没有错。姐姐她……姐姐她……!

埃特芙:不……不许,说姐姐的坏话——!

罗克:……

路特:……唉。

优:路特,怎,怎么办?他们吵得比我想的还要凶了……

路特:什么怎么办……我们只是留下来看家。

路特:又没说也要照顾孩子。只要小鬼不受伤就没问题了吧。

优:的确没人这么拜托啦……但也放不下心吧?

路特:……哦。那你想干什么就干呗?

优:……知道了。

优:虽、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总之先插进两个人之间……

拉路特:我回来了——

梅莉亚:……诶怎么了?

埃特芙:姐姐——!……呜呜〜!

梅莉亚:啊——哎呀怎么了?吵架了?乖孩子不哭,不哭。

优:……欢迎回来。……太好了,你们回来了。

拉路特:啊哈哈……!连优君都快哭了呢。

拉路特:……孩子们怎么了?

路特:……啊?不知道。

路特:比起那个,怎么样了拉路特。

拉路特:嗯……那把孩子交给小梅莉亚,我们去那边说吧?

梅莉亚:乖~乖乖。别抹眼睛,漂亮的小脸都不好看了哦?

梅莉亚:好吗……?

埃特芙:呜……吸溜、嗯……!

路特&拉路特:……

拉路特:路特?在干什么,要走了。

路特:啊……哦。

【过场】

拉路特:嗯……

拉路特:从结论上来说,我麻烦小梅莉亚带路前往“白色房间”,但是已开拓的区域只到距离“白色房间”一个区域的地方。

路特:……哈?

优:呃,那个……?

路特:那样很奇怪吧。

路特:我们进入“白色房间”的时候,去那里的通道都已经被开拓而且修缮好了。

优:……是吧?因为我们几个小时前才经过那条通道进入了“白色房间”……

路特:……这里很奇怪。

路特:在那个房间碰到奇怪的粒子被传送过来之后,就尽是没见过的东西。

路特:未经修缮的通道,损坏的建筑物……没人管的滑箱……空调不起作用,拿出来的干粮也根本没法吃。

拉路特:……是啊。我也这么想。

拉路特:啊~嗯……

路特:而且,刚才这里的小孩说。梅莉亚那家伙可是准备打倒魔物开拓未开之地啊?

拉路特:……!

拉路特:果然……是吗……

路特:她不是探险队的人吧?武器也是坏的……面对魔物就没能好好战斗。

路特:这条街的惨状也是。裸露的瓦砾就那么放着,要是小孩受伤了怎么办……

优:路特……

路特:什、什么啊……?

优:没有,我就是想刚才孩子们吵架的时候你虽然说放着不管……但其实还是关心他们的啊。

路特:……

拉路特:优君,真亏你能注意到。路特虽然有些冷淡,但是个好孩子哦?

路特:……喂,跑题了。

拉路特:不要害羞,不要害羞。

拉路特:那么,要问问小梅莉亚电之国的代表是谁吗?

路特:……确实,比直接的问题要好。

拉路特:嗯……这个问题一定能解开我和路特的疑问。

优:诶?诶……?等、等一下啊你们两个……!

【过场】

拉路特:小梅莉亚……

路特:(……稍微,等等)

拉路特:诶……?

路特:(行了总之等等……)

拉路特:……

埃特芙:嘤……

罗克:……

梅莉亚:这样紧紧抱住你,能冷静下来吗?

埃特芙:……这个,喜欢,能冷静下来。

梅莉亚:太好了……!

梅莉亚:……好。那,两个人为什么吵架了呢?

埃特芙:那个是……呃呃……

罗克:……

梅莉亚:我们之前不是约好了,不管什么都大家一起讨论共同解决吗?

梅莉亚:所以,我希望你们都告诉我。

埃特芙&罗克:……

埃特芙:姐……姐姐……

罗克:是这家伙!

罗克:是这家伙想把磨碎屑的工作推给我……就吵架了。因为我嫌麻烦……

埃特芙:……

梅莉亚:……是吗?

埃特芙:……嗯、嗯。

梅莉亚:……这样。那现在和好吧?

梅莉亚:对不起,和谢谢,要好好说出口才行不是吗?

罗克:……对不起。

埃特芙:……谢、谢谢。

梅莉亚:……!

路特:……

拉路特:(已经,可以去搭话了吧?)

路特:哦……

路特:哎,我有件事想问你。现在这个国家的代表是谁来着……?

梅莉亚:……诶?

路特:……你看,他。优说想知道。

优:啊,没错!我想知道这个国家各方面的事情〜……什么的。

路特:……我对那种东西没兴趣,你知道吗?

梅莉亚:……我知道。因为现在的代表已经很久没变了……是克斯玛斯。

路特:……是哦,我想起来了。谢了……

拉路特:谢谢你〜

梅莉亚:……?

【过场】

路特:优你挺会配合的嘛。

优:那是在……夸我吗?

路特:在夸你。要是普里尔的话,肯定会当场全力否定。

优:确实……虽然我能想象到会变成两人的争吵……

优:在外旅行的话,被卷进事件或是意外的情况还挺多的。大概是多亏了这个。

路特:果然外国很糟糕啊。虽然,现在也挺糟糕的……

优:……刚、刚才那个提问知道了什么吗?

路特:嗯。拉路特,果然我们的猜测是……

拉路特:抱歉,路特。说起来我不知道国家代表的名字呢。克斯玛斯不是现在的代表吗?

路特:……哈?话说,你明明不知道代表的名字为什么提出要问梅莉亚啊。

路特:克斯玛斯是……切雷里塔之前的……所以是七代之前。是我们的国家代表七代之前的人的名字。

优:也、也就是说……?!

路特:这个国家的代表由选举决定,现在任期最长8年……不过这个规定是20年前开始实行的。

路特:刚才梅莉亚说了“一直没有变”,所以无法知道正确的年份……

拉路特:不,路特。你能想起来,因为在学校学过吧?

路特:……明明自己什么都不记得,真好意思说。你真是只有这种地方……

路特:我现在想……

优:(拉路特先生,只是在学校学过,就能记住那么久以前的伟人什么时候当过代表吗?)

拉路特:(嗯——我记不得。没用的事情我会忘掉)

拉路特:(但是路特不一样。路特和我不同,不会因为感兴趣与否选择性地获取信息。所以我觉得他记得)

优:(……可是这世上有很多想记也记不住的人啊)

路特:唉……

路特:拉路特、优……这里,我觉得大概是50年前左右。

优:……诶?50年前……?

拉路特:嗯——果然发展成了大事呢。

【过场】

梅露可:普、普里尔小姐……冷静下来!冷静下来哟!

梅露可:不、不要晃我……喵喵——!

普里尔:啊!

普里尔:对、对不起梅露可阁下!事、事情太突然了……我有些惊慌失措。

梅露可:喵喵〜……

梅露可:比起这个优,刚才说的……

优:“应该是真的……”

普里尔:啊啊啊〜!好羡慕!穿越时空什么的!真好啊!真好啊!也太好了吧——!

普里尔:我也想穿越时空!我也想亲眼看看50年前的电之国嘛!

梅露可:喵喵〜!冷静一点呀哟,普里尔小姐!

普里尔:……哎呀,十分抱歉,又不小心shake了梅露可阁下……

普里尔:可是,可是!50年前的电之国是在我们探索队建立之前很久的事情。

普里尔:国家还未成熟局势动荡,电气晶具的技术也只传播到了一部分地区!

普里尔:就是说,当时的人们并没有对抗魔物的力量,完全是靠着自己勇猛果敢的意志在开拓!

梅露可:……喵——!没想到普里尔小姐谈起过去的时代会这么激动哟……!

【过场】

普里尔:“我把那个时代叫做开拓时代。我就是听了那时候的故事,才开始梦想自己长大之后也能加入探索队,前往未开之地。”

普里尔:“虽然这个国家现在使用着电气晶具在发展,但据说开拓时代有很多人是不断尝试,在错误中总结经验来学习使用方法的。”

普里尔:“先人们要摸索的东西比我们现在多得多,进行着拼上性命的探索。”

路特:拼上性命……吗

拉路特:……

拉路特:普里尔,看来想要去“白色房间”,就不得不前往这个时代的未开拓区域。

拉路特:所以我们接下来的行动不变,仍然是前往“白色房间”。

普里尔:“……就是说你们必须仅仅4人突破未开之地前往白色房间吗……虽然担心但是没办法啦!”

普里尔:“明白了,我会祈祷你们能够平安返回的。”

普里尔:“啊——!说起来,我发现一件事!从这个房间出去之后这个超高性能通话电气晶具君就不能用了!”

拉路特:嗯……原来如此。说不定,其中一方在“白色房间”就是启动的条件。

拉路特:好想回到那边解析“白色房间”啊。

普里尔:“嗯嗯!等你们平安回来了我们一起调查吧!”

拉路特:嗯……

优:那个……可以让我和梅露可说说话吗?

拉路特:当然。普里尔,可以换小梅露可来通话吗?

优:梅露可,你那边没事吧?

梅露可:“优,你不用担心我哟!比起那个,感觉发展成不得了的事情了……”

梅露可:“就算是优,也想不到会超越时空哟〜!”

优:哈哈哈……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梅露可:“优是梅弗特哈涅最会被卷进意外事件的人!但是每次不管什么困难都能克服,有着安心与信赖的实绩哟!”

梅露可:“所以这次也一定没问题!”

优:……是啊。总觉得被梅露可这么一说,就莫名有了自信呢!

拉路特:啊,对了!我有话想对普里尔说,之后可以让我们独处一会儿吗?

路特:……嗯,我知道了。

【过场】

大叔:……

梅莉亚:叔叔〜久等了。之前说的那个……唔怎么了吗?

大叔:梅莉亚……你好像把不认识的家伙带回来了啊。

梅莉亚:是说拉路特先生他们吗?……那几位是我的救命恩人。

大叔:说不定是,但是用着没见过的电气晶具,穿着没见过的衣服。

大叔:这附近没有那样的家伙吧?更不要说,还有国外来的人。你想怎么办啊,要是出了什么事……

梅莉亚:出什么事,怎么会……

大叔:孤人院的大人只有你和婆婆,如果是坏人,你一个人能对付?

梅莉亚:那是……

老婆婆:哎呀哎呀,怎么了……?

大叔:婆婆。真是,婆婆就无所谓吗?

大叔:让那种不知底细的人到孤人院来,万一出了什么事可就迟了。

梅莉亚:……

老婆婆:……梅莉亚,你想怎么做?

梅莉亚:诶……?

梅莉亚:我……我想做些什么报答他们救了我的恩情。而且我觉得他们不是坏人,大概。

老婆婆:是吗。那就照你说的做吧。

大叔:婆婆!

老婆婆:不会有事的。这孩子既然这么说了,那就应该不是坏人。

老婆婆:咳、咳咳咳……!

大叔:……拜托你们别把麻烦事带进来啊?要是这个居住区的人出了什么状况,我们就住不下去了……

梅莉亚:……好。

第五话:双方的目的

互いの目的
[展开/收起]
梅莉亚:不仅在我被袭击的时候救了我,还帮忙照顾孩子们……真是太谢谢你们了。

梅莉亚:受到各位这么多照顾,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拉路特:能像这样借给我们住的地方,我们已经很感激了。谢谢你小梅莉亚。

路特:……我说,你为什么会在那种地方被魔物袭击啊?

梅莉亚:……?

路特:……你胳膊上,还有手上的伤……都不是最近才有的吧?

梅莉亚:诶,嗯……是的。

拉路特:路特……?

路特:……怎么说,那个。不要做太危险的事比较好吧就。所以……呃……

梅莉亚:……

梅莉亚:(……虽然会问奇怪的问题,偶尔也说不通话……)

路特:……你在听吗。为什么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梅莉亚:(但是果然,不是坏人……?)

梅莉亚:……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事情,也要听吗?

梅莉亚:这个孤人院,是因为各种原因失去家人的人在一起生活,互相帮助的地方。

梅莉亚:说起来,这附近的居住区生活的都是生活比较困难的人……

梅莉亚:胳膊上的伤是……魔物来这里的时候,婆婆因为腿脚不好,逃跑时被落在了后面。那个时候我想陪婆婆一起逃跑……然后就受伤了。

梅莉亚:周围的人也说,真亏我能受这么点伤就跑掉了呢〜。我只有这种时候运气特别好!啊哈哈……

拉路特&优:……

梅莉亚:那、那个、但是!在这附近是常有的事,该说很普通还是什么呢……

梅莉亚:这个居住区旁边就是未开之地,所以魔物会突破障碍物过来。

优:……是这样啊。

路特:……

拉路特:……路特?

路特:那样的话,搬到更安全的地方就好了吧?这个孤人院,除了你以外不都是老人和小孩吗。

路特:你说住在这种地方,被袭击是常有的事?什么叫受伤也不算大事……你是白痴吗?

路特:既然那样,到距离未开之地更远的地方生活不就行了!

拉路特:……!

梅莉亚:……

梅莉亚:……呵呵。果然,各位都是好人。

梅莉亚:啊,但是,能给外国的人做向导,是有钱人吧……难道说,是国家的大人物?

路特:我是……!

路特:很认真地在担心你!

梅莉亚:……对、对不起。

梅莉亚:嗯……因为这里便宜。

路特:便宜……?

梅莉亚:是的,靠近未开之地的居住区虽然危险但便宜。

梅莉亚:有钱的人会住在远离未开之地,在国家中心的安全的地方。这个国家越是向外,空间的价值越低。

梅莉亚:我们都是因为各种原因失去家人,也没有钱财的人。

路特:……!

梅莉亚:所以无论有多么危险,我们都只能生活在这里。

优:……怎么会。

拉路特:……那么,你为什么会在那个地方?

梅莉亚:嗯,那是因为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梅莉亚:没有钱,光是维持生计就几乎用去了全部精力……我就想居住空间有那么大的价值,能赚到大钱!打起精神干吧!什么的……

拉路特:难道小梅莉亚,你打算开拓未开之地赚钱吗?

梅莉亚:……是的!如果什么也不做,就什么也不会改变!

优:但是,那时候梅莉亚……是一个人吧?

路特:……难道你,打算一个人开拓未开之地吗?

梅莉亚:……就是,你们想的那样……嗯,是。

优:那样,不是很危险吗?我觉得就算不是一个人,也相当危险。

拉路特:嗯——是呢。一个人的话……我不太支持。

梅莉亚:……经常,有人这么说。

路特:我说你啊,那种事情肯定做不到好吗!做之前就能看到结果了!

路特:……你傻成这样子,我简直无话可说。

梅莉亚:……的、的确是你说的那样。

拉路特:路特,说得有些过了。

路特:……

梅莉亚:其实,我去过很多次未开之地……但是每次都被有翅膀的巨大魔物赶回来。

梅莉亚:但是……就算这样!

梅莉亚:打败魔物,开拓了未开之地的话,被袭击的风险就会降低!

梅莉亚:卖掉未开之地赚来的钱,也能让孩子们过上更富足的生活……更重要的是……

梅莉亚:我想让大家能够心怀希望。看到即使是这样的我,也能实现这种乱来的梦想……这就是,我的梦想。

拉路特:……

梅莉亚:所以我才想着要加油!给自己打气一直努力着……

路特:……

【回忆】

罗克:开拓未开之地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做到!赶快放弃才好!

【回忆结束】

路特:(……那个小鬼,不想让这家伙去啊。……不过,方法太差了)

拉路特:嗯……对了!

拉路特:小梅莉亚,能让我看看你的武器吗?在战斗中无法正常使用,也许是因为需要调石。

梅莉亚:调石……?拉路特先生懂电气晶具的内部构造吗?

拉路特:嗯,虽然只懂一点。

梅莉亚:真厉害……!果然是国家的大人物。

拉路特:哈哈哈……!

拉路特:才不厉害。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个小喽啰。

梅莉亚:是这样啊……中心区的人,果然都很厉害。

拉路特:然后呢,我这个小喽啰也有自己的工作。就是带优君参观这个国家……所以我们可以在这里再住几天吗?

梅莉亚:嗯,当然可以。虽然真的没法好好招待大家……

拉路特:借给我们睡觉的地方就足够了。之后的话……我们想去今天拜托小梅莉亚带我去的地方。

梅莉亚:诶……?

梅莉亚:但、但是……拉路特先生想去的地方,是在未开之地之外吧?要怎么……

拉路特:嗯,所以我们也必须通过未开之地才能到达目的地。

梅莉亚:……?

拉路特:如何?

拉路特:让我们留宿的恩情再加上目标一致,不如就协力行动?

梅莉亚:呃……意思是?

拉路特:小梅莉亚给我们提供住处,负责引路,而我们在前往目的地时顺便帮助你开拓未开之地。

拉路特:……我是这么想的。可以吗,优君,路特?

优:嗯!当然可以。

路特:……

梅莉亚:但是……那个……!的确几位前往目的地要经过未开之地。

梅莉亚:但是,边战斗边通过未开之地和开拓完全不是一回事啊?

梅莉亚:而且,几位这么强……只是通过的话,一定可以做到的。

梅莉亚:只不过是提供了住的地方,就麻烦几位帮忙开拓,这怎么好意思……

路特:你这人,到底站哪边啊?

梅莉亚:诶……?

路特:就算身边人说你乱来,也要开拓未开之地不是你的梦想吗?

路特:既然你连命都敢豁出去……就去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东西啊。

路特:还是说……你刚才说的梦想,只是个缺少觉悟去实现的梦想?

梅莉亚:那是……

路特:如果是认真的,就不该顾虑我们。

路特:我们也有自己的目的。所以就互相利用。只是这样而已,不是吗?

梅莉亚:……

拉路特&优:……

梅莉亚:谢谢……非常感谢。

路特:(……我为什么,这么生气啊?)

【过场】

优:……

罗克:呼——呼——!

埃特芙:姐……姐……唔……

优:呜……!吃……不……咕!我的……我的……是我的……!

路特:(好吵……优那家伙做了什么梦啊……)

路特:唉……

路特:……嗯,那是?

【过场】

梅莉亚:好了,走吧……!

路特:……喂。

梅莉亚:路特先生……!对不起我吵醒你了吗?

路特:你这个时间打算去哪里?

梅莉亚:啊,呃,去看守这个居住区的门。障碍物……如果是大的魔物就能够越过,所以居住区的人们在轮流看守。

路特:是吗……也是。就那么放着没什么意义。

路特:……那,我也去。

梅莉亚:啊?诶?

路特:既然住在这里受人照顾,就是当然的吧。你下次去说一声我和拉路特也加入轮换。

梅莉亚:但是……

路特:没有但是……好了,快走吧。

梅莉亚:……好、好的!

【过场】

路特:……

梅莉亚:……

路特:……你平时,怎么打发时间?

梅莉亚:诶?啊——怎么打发……为了防止自己睡着一直站着,因为坐下的话感觉会不小心睡着。

路特:……不是说那个,这样很无聊吧?没什么读物吗?

梅莉亚:读物……?

路特:……没有吗。

路特:……对了,这个呢?

梅莉亚:这个是,做什么用的电气晶具?

路特:记录用电气晶具,知道吗?

梅莉亚:不知道……

路特:这里,这样操作……“今晚不睡觉在外面守门”……好了。

路特:用声音记录文字。刚才电气晶具里已经保存了文字,再这样操作……

梅莉亚:“今晚不睡觉在外面守门”

梅莉亚:……!好神奇,有文字冒出来了……

路特:用声音输入的话会变成文字记录在这里。编的故事啦,学习到的知识啦……对话,日记也可以记在这里面。

梅莉亚:嘿!我第一次见到。

路特:……是吗。

梅莉亚:那,那个……!路特先生在里面记些什么呢?

路特:……没什么,就是没意思的日记。

路特:“今天读了异国的书,老师让我把感想记下来”

路特:……这样。

梅莉亚:这就是,日记?

路特:……一、一般来说……大概会写很多高兴的事情、感想还有生气的事情什么的。

路特:只是我……不太会写。

梅莉亚:是这样啊……

路特:……这个,给你了。

梅莉亚:咦?咦?不不,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下!

路特:……就算我拿着,也没有意义。

梅莉亚:啊……呃,那!不如这样?

梅莉亚:路特先生,在这里面记录日记。然后再给我。

梅莉亚:我在守门的时候就读路特先生的日记打发时间。然后,我也把日记写在这里面!

路特:然后……下次我再拿过来,晚上不睡觉的时候看?

梅莉亚:嗯!编故事感觉有点难,不过把每天发生的事情和想到的事情记录下来的话,我觉得能做到。

梅莉亚:而且,这样守门的时候也不无聊了。

路特:……不要。

梅莉亚:咦——?!

路特:日记又不是为了给别人看才写的……而且,会很羞耻吧。

梅莉亚:诶——?会不好意思吗?会吗……因为是把想到的事情记下来吧?

梅莉亚:啊,稍微借我用一下……!

梅莉亚:“今天,路特先生陪我一起守门。平时都很无聊,只能努力让自己不要睡着。这样有人一起说话好开心。”

梅莉亚:“还有还有,他教了我记录用电气晶具的使用方法,不知道这几句话能录进去吗……?”

梅莉亚:“路特先生就在旁边看着,失败的话好羞耻呀……大概!”诶嘿嘿……!

路特:……你真是个怪人。

梅莉亚:诶?

路特:有趣的……

梅莉亚:我说什么有趣的话了?

路特:啊……那什么,刚才……我话说的太重了,对不起。

路特:你的梦想不是认真的什么的……其实轮不到我这种人自以为是地教训。

路特:那个……抱歉。

梅莉亚:没有,那回事。真的……我真的很感谢你。

第六话:梅莉亚的梦想

メリアの夢
[展开/收起]
路特:呼啊啊〜……

拉路特:路特,早上好。怎么了……黑眼圈都出来了?

路特:啊,嗯。昨天没睡觉去障碍物那边看守去了。

拉路特:嗯……?

路特:昨天半夜梅莉亚要出门,我就跟着去了。

路特:然后啊,这个居住区的障碍物不就只是把垃圾和瓦砾堆在一起吗?

路特:貌似完全没法防御大型魔物,就和居住区的人轮换着去看守。

拉路特:是吗,那接下来我也参与轮换吧。

路特:哦。

路特:呼啊啊啊〜……真的好困……

拉路特:呵呵……

路特:你笑什么?

拉路特:没有,只是觉得昨天是第一次看到路特那么热心。

路特:……说是热心……其实是生气。

拉路特:生气?

路特:……大概。

拉路特:“大概”啊……那,是对什么生气?

路特:梅莉亚啊。那家伙让人生气。

拉路特:为什么……?小梅莉亚,不是挺好的吗。

路特:我没觉得她哪里不好。

拉路特:那,是为什么?

路特:……为什么?不知道。……就是莫名让人烦躁心里不舒服。

拉路特:……路特。

路特:但是,姑且……有对梅莉亚道歉。是我说得太过了。

拉路特:嗯。

路特:啊——真是。够了。感觉好麻烦,不想思考了。

拉路特:麻烦〜?

拉路特:……我倒是觉得,路特能够对某个人产生感情,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我都很开心。

拉路特:那个让你烦躁心里不快的原因,还是好好面对一下吧?

路特:……

拉路特:否则的话,路特。你就会一直这样自己抛弃自己。

路特:……拉路特……

拉路特:你以为我没有注意到?

路特:……你会觉得,我很不孝顺吧?但是我觉得自己怎样都好。

路特:反正,是个次品……

拉路特:路特,我在想。这次奇妙的经历一定是我们改变的机会。

拉路特:你从小感受到的孤独,我无法理解。但是我一直想帮到你。

拉路特:我希望你能有目的,有梦想,有喜欢的事情和讨厌的事情。重要的事情、不可原谅的事情……我想为你创造那样的事物。

拉路特:叔叔和阿姨也始终是这么希望的。

路特:……我知道。你不说我也,知道。

路特:但是我……

拉路特:无论怎么努力都做不到?

路特:……是。我已经……看够了父母失望的表情。

拉路特:但是,你昨天应该感觉到了。围绕着自己的烦闷和不快……

拉路特:你必须面对心中那份违和感。逃避随时都可以。是你说的话让她能够实现梦想。

拉路特:路特心里的某个地方,也还想要找到吧?还想着要拯救自己吧?

拉路特:不能逃避自己的弱点,要面对它。

路特:……我能改变吗……?

拉路特:嗯,一定能。

菲布拉:哥哥们,吃早饭啦——!

拉路特:那我们走吧。

路特:嗯。

【过场】

路特:呼……呼……

梅莉亚:那个……你没事吧?要稍微,休息一会儿吗?

路特:……话说,只是去拿干粮到底要走多远啊……

梅莉亚:……好。我们休息吧!

路特:我、我没事……!

路特:话说,你昨天明明也没怎么睡为什么还能那么精神啊……也太坚强了……

梅莉亚:呵呵呵……

梅莉亚:路特先生,虽然总是一副不开心的表情但其实很好心呢。

路特:也不是那么回事。毕竟借住在你们那里,这样是当然的吧。

路特:……我说啊。

梅莉亚:嗯。

路特:你多大了?

梅莉亚:17岁。

路特:……真的假的,和我一样嘛。那不许说敬语,随意一点啊?

梅莉亚:……我、我知道了。好!随意一点。

梅莉亚:那么嗯,就休息吧!你肯定渴了,我还带了水。

路特:……谢了。

梅莉亚:不谢不谢〜!

路特:……你从刚才起就很开心啊?

梅莉亚:因为,拉路特先生正在修滑箱啊?我没想到连那个都能修好呢!

梅莉亚:太厉害了!如果滑箱修好了,就不用走这么远去取干粮,当然开心了!

路特:……是吗,也是。祝贺你?

梅莉亚:嗯……!我真的很高兴。这样大家的生活也能更轻松。

路特:……梅莉亚你经常笑啊。感觉,你好像一直都在笑。

梅莉亚:……因为,有很多高兴的事情。很自然就会笑。

路特:……是吗。

梅莉亚:你们真的很神奇。拉路特先生能修好滑箱,优君又能用奇怪的力量让魔物变可爱!

梅莉亚:在中心地区也许是理所当然的,但对我来说,你们就是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像奇迹一样的人。

路特:……

【回忆】

拉路特:总之,我们来自未来这件事情,先对小梅莉亚和这个时代的人们保密吧。

拉路特:不能让大家陷入混乱。

拉路特:幸好小梅莉亚好像把我们当成了来自“中心地区”的有钱人和政府的人之类的了……

【回忆结束】

路特:奇迹……唔,他们确实是很厉害啦。

路特:我和拉路特是亲戚,以前经常一起玩,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家伙开始对电气晶具感兴趣了。

路特:不管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心,总是追着身边的大人问“为什么为什么?”,让大人头疼……还擅自拆开家里的电气晶具,把里面弄坏掉。

路特:这种事他没少干,经常惹他父母生气。

梅莉亚:这样啊〜!但是,拉路特先生就是这样学会调石的吧。

路特:优也是,去过这个国家以外的很多国家治愈魔物。很厉害吧。

梅莉亚:外面的世界啊……!真厉害啊,我完全想象不来。

梅莉亚:……但是,路特也很厉害啊?

路特:……?

梅莉亚:路特啊,在大家说要帮助我的时候,我不是拒绝了吗?

梅莉亚:路特为了让我不要觉得不好意思……为了让我不要拒绝,才说了那些话。

路特:……

梅莉亚:明明不管怎么想,我对你们来说都没有可以利用的地方。但是路特那样说了,所以我才答应了。

梅莉亚:所以……谢谢。

路特:……

梅莉亚:啊,害羞了……?

路特:烦、烦、烦人!你这人,我才没害羞哟!

梅莉亚:……没害羞哟?

路特:……

梅莉亚:啊——抱歉。别这么生气。

路特:……你把我当小孩子看吧?

梅莉亚:我没有,完全没有那么想过。为什么这么觉得……?

路特:我只不过去拿个干粮就气喘吁吁的,只有嘴上会说,其他时候完全派不上用场……

梅莉亚:只有嘴上会说……是什么意思?

路特:……我这个人,只会耍嘴皮子。

梅莉亚:……?

路特:我从小家人就让我学习各种事情,还和许多不同的大人谈过话……但是,渐渐开始讨厌了。

梅莉亚:……为什么变得讨厌了?

路特:……父母希望。我能找到梦想、目标之类的……乐趣。

路特:喜欢的事情,有趣的事情,在意的事情……不管是什么只要我找到就好,所以才让我学了很多东西。

路特:……但是,我。

梅莉亚:路特……?

路特: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不管做什么都没有感觉。

路特:提不起兴趣,也不会觉得做不到有什么不甘心……每次父母和老师看上去都很失望。

梅莉亚:……

路特:他们虽然嘴上说着“别在意”之类的鼓励我,但失望在脸上写得清清楚楚。

路特:所以我渐渐觉得讨厌,就开始思考不用去的理由、没兴趣的理由、想放弃的理由。

路特:开始随便找些理由搪塞父母和老师了。

梅莉亚:……

路特:因为总是做这些事,所以很擅长找借口糊弄过去。虽然,只不过是在强词夺理罢了。

梅莉亚:是吗……

路特:……所以我完全不像你说的那样厉害。

梅莉亚:路特觉得自己不厉害也好,只会强词夺理?也好,我都不太明白。

梅莉亚:但是,那个时候路特对我说了那样的话,我觉得很感激的心情是真的。

梅莉亚:这一点是我的心情,所以我可以肯定绝对没有错哦?

路特:……

梅莉亚:唔……所以,我想说的就是,就算路特不认可自己,也确实帮助到了我。

梅莉亚:所以,就是很厉害!

路特:……!

梅莉亚:……好吗?

路特:……

路特:啊,那个……!对了,那什么!

梅莉亚:……?

路特:梅莉亚你,只是去拿干粮就要花不少时间吧?

路特:而且,还要打理孤人院的家务……每天都这么辛苦,不会觉得厌烦吗……?

梅莉亚:不会啊。因为我想要守护这样的日子嘛。

路特:……诶?

梅莉亚:我想继续这样的日子,想要守护和大家一起的生活。这也是我的梦想!

路特:……

梅莉亚:……呵呵。只有我一个人在说,好害羞啊——

路特:……这不是什么应该害羞的事情吧。

路特:是吗……那就是你的梦想。

【过场】

罗克:盯……

拉路特:……

罗克:盯——……

拉路特:……呼。优君,能帮我按住这里吗?

优:好的……!

拉路特:好。连上了……嗯!感觉不错。

罗克:我说我说……!滑箱修好了吗?

拉路特:啊,嗯……抱歉啊。一天就修好果然还是有些困难?

拉路特:进展顺利的话,四天应该能修好了。

罗克:……好棒——!你们是从姐姐说的,国家的中心地区来的吧?

罗克:中心地区有像拉路特这样什么都能修好的人,和优这样的魔物高手吗?

优:诶?啊,没有~有没有呢?我是从王国来的,不是很清楚。哈哈哈。

优:(不能说出真相,又不知道中心地区的情况。呜呜……)

拉路特:(……面对眼神这样期待的小孩子,就不太想说谎吧?)

拉路特:我也不是很清楚。抱歉啊?

罗克:……不知道啊。拉路特,真让人搞不懂……到底厉不厉害啊。

拉路特:啊哈哈哈……!

罗克:……但是,果然还是很厉害——!

罗克:如果我也能像你们两个这样,就能帮上姐姐和孤人院的忙了……

拉路特:罗克君今天也帮忙搬了东西,带我们到滑箱这里来了吧?

拉路特:……你还小,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就足够了。我很感谢你,谢谢。

罗克:……很普通啊。

罗克:比我小的孩子也会捡碎屑,打磨电气晶具……大家都是这样。

罗克:不是很普通的事吗?

优&拉路特:……

罗克:我想比现在更有用,快点长大。

罗克:然后,身体就会更强壮力气也更大,能干更多的活。也能替姐姐做她现在一个人做的工作。

罗克:我想快点长大。这么小的身体,完全派不上用场。

拉路特:……是吗。想快点,长大吗……

第七话:想成为大人的孩子

大人になりたい子供
[展开/收起]
母亲:什么都可以哦?想试试看的事情,感兴趣的事情……对了,要不要买些外国的食物来?

路特:不用。

父亲:……没有梦想或者目标吗?拉路特君说他想进入探索队的解析班,探索这个国家的历史和电气晶具。

路特:……所以说了,我没有。

路特:没有梦想,是这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吗。

父亲:……没那回事。抱歉,让你着急了。

母亲:是啊……到时候会找到的。现在正是多看、多体验、多学习……寻找属于你自己的“某样事物”的时候。

路特:(父亲和母亲带着失望的表情,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说了那些话)

路特:(明明没有想做的事,也没有喜欢的事……)

路特:(要怎么找到梦想啊)

【过场】

梅莉亚:我想继续这样的日子,想要守护和大家一起的生活。这也是我的梦想!

路特:……

路特:(啊啊,为什么)

路特:(为什么,如此地不同……?)

梅莉亚:……呵呵。只有我一个人在说,好害羞啊——

路特:……这不是什么应该害羞的事情吧。

路特:是吗……那就是你的梦想。

梅莉亚:……

路特:梅莉亚……?

梅莉亚:没什么……什么都没有!

梅莉亚:……路特,孤人院的孩子们虽然都是好孩子,但是没有梦想。

路特:诶……?

梅莉亚:大概,是没有余力去做梦吧。像我这样,住在那个居住区的大人每天都为生活拼尽全力……被压得喘不过气。

梅莉亚:也许是因为看着我们,大家不仅会主动帮忙,心理上也自立得很早。

梅莉亚:但是,大家都不会说想做这个,想成为那样的人之类的。他们比起做梦,更先考虑的是成为大人。

路特:……

路特:(我没有梦想,和这个时代的孩子们没有梦想,完全不是一回事)

路特:……!

路特:你想开拓未开之地是……这样,真的全都是为了孩子们。

梅莉亚:……如果没有了魔物的威胁,卖掉得到的居住区之后生活也不那么窘迫的话……那些孩子,总有一天会找到梦想吧?

梅莉亚:我啊,想听他们讲述自己的梦想。

路特:……是,吗。

路特:(对梅莉亚来说,那是不知道能否实现的未来。对我来说,是我生活的无聊又拘束的……感觉不到自己还活着的时代)

路特:……梅莉亚。

路特:如果,那样的时代……不用为了谁活下去的,和平而安全的,每个人都能拥有梦想的时代来临了。

路特:到那一天,梅莉亚想做什么?你的下一个梦想……是什么?

梅莉亚:……嗯——真好啊。如果到那个时候……怎么办好呢~?

路特:(如果梅莉亚在我的时代,她会有什么样的梦想呢……?)

【过场】

埃特芙:滑箱修好了,姐姐就不用走很远去拿干粮了吧!

拉路特:是啊,你这么高兴我也很开心。

埃特芙:谢谢你,拉路特哥哥!

罗克:那个,哥哥们,一直留在这里吧!

拉路特:……?

罗克:拜托了!我什么都能做!所以,一直留在这里吧!

优:……罗克。

埃特芙:为什么要说任性的话?姐姐说过了,哥哥他们有必须去的地方!

埃特芙:他们是从中心地区来的,重要的工作结束了就要回去了!

罗克:……如果哥哥们在的话!姐姐就不用做危险的事了啊?!

罗克:只靠我们,我们……靠我是没办法保护姐姐的啊……!

埃特芙:……但、但是……

罗克:只有我们的话……就总是受姐姐帮助……却完全帮不上姐姐的忙。

罗克:埃特芙就无所谓吗!只有姐姐总是受伤,危险的工作也全都一个人做,这样也无所谓吗?!

埃特芙:我、我……我当然也……!

埃特芙:呜呜〜……!

优:你、你们两个,冷静点……!

拉路特:……

埃特芙:我讨厌罗克……讨、讨厌……!

罗克:……你就,在那哭吧!光是哭……什么都改变不了!

优:……罗克,没关系。我明白罗克的心情了……!

梅莉亚:我回来了——!呃……啊呀呀?又吵架了?

埃特芙:姐姐……!

梅莉亚:啊啊,真是……过来吧小哭包?

埃特芙:呜哇——!

罗克:……

梅莉亚:……最近两个人老是吵架啊?怎么了,以前不是那么要好的吗……

埃特芙:……呜呜呜,那个,

优:……梅莉亚,他们两个都很好……呃,是……!

罗克:是我!是我……想把打扫的任务推给她所以吵架了。

优:……!

罗克:我才,不想打扫什么卫生!不想,打扫卫生,所以……!

梅莉亚:……是吗?

梅莉亚:嗯……我知道了。好,那今天就不打扫了!翘掉值日,叫上其他人一起玩吧?

罗克:……诶?

梅莉亚:好吗?

埃特芙:……

梅莉亚:开开心心玩过之后,我希望两个人能和好哦?可以吗,和好?

埃特芙:……嗯。

罗克:……对不起。

梅莉亚:……好!那就去外面吧。做什么好呢——!

埃特芙:我想踢碎屑!

梅莉亚:哦〜!不错嘛〜!来踢碎屑吧!

梅莉亚:罗克也一起吧!快来!

罗克:嗯,我就去!

罗克:……那、那个。拉路特,优……

优:嗯……?

罗克:对不起,说了任性的话。……刚才的事情,希望你们不要对姐姐说。

拉路特:……嗯,知道了。我会保密的。


路特:怎么了……?他们又吵架了吧。

拉路特:嗯。罗克君他……

【过场】

拉路特:……然后两个人情绪越来越激动,最后就争吵了起来。

路特:是吗……

优:但是,这里的孩子不是因为自己的任性而吵架。

优:应该说是因为两个人都喜欢梅莉亚,所以才会吵架……

路特:……梅莉亚说过。这里的孩子比起做梦更想成为大人……

优:今天罗克也说了。想快点长大,帮到梅莉亚和这里的人。

路特:……很可怜,呢。不公平,说的就是这种事情吧。

优:路特……?

路特:因为,如果出生的时代不同……这里的孩子们和梅莉亚,一定都能有很伟大的梦想。

路特:像我这种人,就算生在那个时代,也毫无意义……

优:路特,没有那种事情!因为……

埃特芙:哥哥们,在做什么?一起去踢碎屑嘛——!

埃特芙:嗯——?难道,哥哥们也在吵架——?

优:诶?没,没那回事!踢碎屑是吧,好——来吧!

埃特芙:好耶!……路特和拉路特哥哥也会来的吧?

路特:……知道了,我会去。

拉路特:路特。

路特:嗯……?

拉路特:“可怜”不太对吧?

路特:诶……?

拉路特:我不喜欢你贬低自己,但更不喜欢你可怜这里的人。

路特:……

拉路特:的确,这里的孩子们和小梅莉亚的生活比我们辛苦得多,也危险得多。但是,贫穷并不意味着不幸。

拉路特:富裕的国家,也不一定就是幸福的。……这件事,路特是最清楚的吧?

路特:……嗯,我知道。

拉路特:你擅自决定孩子们和小梅莉亚是不幸的,去可怜他们,不是很失礼吗?

路特:……抱歉。

拉路特:……

拉路特:好了~!我也去踢碎屑吧。别看我这样,可是和普里尔玩过好几次呢。

拉路特:走吧路特。

路特:……嗯。

【过场】

菲布拉:姐姐……呼……

埃特芙:路特……好笨……啊哈。

优:我的……面包……?

路特:(优那家伙,做了什么梦啊……?)

路特:差不多到时间了……

【过场】

路特:(拉路特对我生气……今天还是第一次……)

路特:(生气,也是当然的)

路特:梅莉亚交换……

梅莉亚:嗯……这里,这样操作……

梅莉亚:“路特原来和我一样大。有些惊讶。然后,就不用敬语了。”

梅莉亚:“我以前没有年龄相仿的朋友,所以很高兴。啊!还有,路特意外的很不擅长踢碎屑,有点好笑……呵呵呵!”

路特:(真烦啊……我是第一次踢,也没办法啊)

梅莉亚:“还有,虽然嘴上说着好羞耻~!不要~!但还是陪我写交换日记了。”

梅莉亚:“和我最开始遇到时想的一样,是个温柔的人!”

路特:……

梅莉亚:“还有,拉路特先生擅长踢碎屑真让人意外啊——”

路特:好大声的自言自语啊……?

梅莉亚:呀?!

梅莉亚:你、你听到……了?

路特:听了一半。

梅莉亚:呜、呜〜……!

路特:噗……!

路特:哈哈哈……!脸红透了……!

梅莉亚:啊——这个难道就是“好羞耻”?

路特:好羞耻啊……!

梅莉亚:呜……

路特:……好了。那个给我。

梅莉亚:好……

路特:交换了。快点回孤人院睡觉去。

梅莉亚:我知道啦——!

梅莉亚:啊,那个……等我走之后……过50秒再开始读哦?

路特:……为什么?

梅莉亚: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好羞耻啊!

梅莉亚:……啊,那晚安!

路特:……哈哈。明明是自己提出来的,真是奇怪的家伙。

“和路特一起走去镇上拿干粮,路特累得厉害,说平时不会走这么长的距离……但还是帮我拿了很多东西。”

“谢谢你,路特。”

路特:……果然,很羞耻啊。

“路特是从一开始就认真地听了我的梦想的人。有人笑话我,也有人说太危险了放弃吧。”

“但是,像路特这样在背后支持……不对……”

“牵着我的手带我站起来的,路特是第一个。谢谢你,路特。”

路特:……

【回忆】

拉路特:……我倒是觉得,路特能够对某个人产生感情,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我都很开心。

拉路特:那个让你烦躁心里不快的原因,还是好好面对一下吧?

拉路特:否则的话,路特。你就会一直这样自己抛弃自己。

【回忆结束】

路特:(啊,是吗……我……)

路特:……

路特:“今天感到高兴的事情……梅莉亚,说我很厉害。”

路特:“我不知道为什么很认真,自以为是地对梅莉亚说的话帮到了她,她这样说,我很高兴。”

路特:“如果我这种人也对你的梦想能有点用处……不对,也能有点用处的话……”

路特:“我会很高兴!”

路特:“还、还有……果然交换日记很羞耻。梅莉亚也,总算明白了吧?”

路特:“但是,是你提出来的,我只是被迫陪你……”

路特:“还有……我好像蛮喜欢这里的人。当然,有时候也觉得是一群臭小鬼,但是……并不讨厌。”

路特:“……啊——记录这么多字也挺累的。”

路特:“但是,这个是梅莉亚守夜时要看的……我想想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啊,对了对了……拉路特擅长踢碎屑是因为……”

(不知不觉间,我沉浸在了记录中,怎样都好的话题,微不足道的话题……)

(笑出声来,对自己说的话感到害羞……)

(但是在记录的时候,想到读这些字的梅莉亚就完全不觉得苦恼了)

(等到清晨来临,我好像明白了自己必须做的事情……自己想做的事情)

第八话:看不见的价值

見えない価値
[展开/收起]
父亲:哥哥说拉路特君分解了家里的电气晶具研究结构,让人很头疼呢。

母亲:哎呀呀,那可真是头疼。拉路特君一旦对什么东西着了迷就很忘我。

父亲:是啊。但他的将来很值得期待。那种程度的好奇心和热情,可不是想有就能有的。

母亲:路特长大了,会对什么感兴趣呢?爸爸妈妈很期待哦。

路特:(对不起。不管过多少年都喜欢不上任何东西)

路特:(让你们那么担心,对不起)

路特:(虽然我也尝试过装作和其他孩子一样。但我不够聪明也不够孝顺,无法将谎言维持下去)

路特:父亲,母亲……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出生的呢?

梅莉亚:唔……所以,我想说的就是,虽然路特不认可自己,但确实帮助到了我。

梅莉亚:所以,就是很厉害!

梅莉亚:……好吗?

路特:真的……?

梅莉亚:真的。

路特:……哎,我啊。———————?

梅莉亚:———,———。

【过场】

路特:……呼啊〜!

路特:……什么啊,是梦。

路特:话说……我这做的是什么梦啊。……好耻!

【过场】

老婆婆:……呼。嗯嗯,干净了……

老婆婆:嘿……唔,哎呀……!

路特:您没事……吧?

老婆婆:哎呀哎呀,多谢你。呃,路特君……是吗?

路特:是的。唔……您是想拿这个吧?……给。

老婆婆:这真是谢谢你了。

路特:……那个,您在做什么?

老婆婆:啊,我在打磨梅莉亚他们从废物堆里捡来的电气晶具。

老婆婆:打磨干净了,就到镇上去卖掉。

路特:……原来如此。那、那个……我可以帮忙吗?

老婆婆:那可真是太感谢了。就麻烦你打磨那边的吧?

路特:……好的!

路特:您总是这么早就开始工作吗?

老婆婆:梅莉亚他们去了废物堆,我担心他们能不能平安回来……只是与其等着,不如做些什么分散注意力。

路特:(我来到这里明白了)

路特:(在这个时代,仅仅是移动都伴随着危险。在我生活的时代就像天方夜谭)

路特:……话说回来,要在这么早的时间去拾荒吗?

老婆婆:因为这附近的魔物在这个时间段最老实。

路特:是这样……

路特:请问,这个孤人院,呃……

老婆婆:有想问的事情请尽管问。你们是为了重要的任务从中心地区而来的吧?

老婆婆:只要我们能帮得上忙,不管是什么事情都请说吧。

路特:那个,就是…………为什么孤人院都是小孩子呢?

老婆婆:……这个啊,因为能工作的大人都会去城里。

老婆婆:虽然生活要花钱,但比这里安全,赚够独自生活的开销也不算太难。

老婆婆:梅莉亚也一定能赚到足够的钱,在城里生活下去。但那孩子太温柔了,无法丢下我们不管。

路特:……

老婆婆:她是为了我们这些并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才留在这种偏僻的地方。

路特:……老婆婆是什么时候认识梅莉亚的?

老婆婆:那是3年前的事了吧……

老婆婆:那个时候,魔物出现在了这个居住区。是一只非常巨大又狂暴的魔物……

老婆婆:它是想要开拓未开之地的人逃跑时引来的……大家慌乱地四散逃窜。

路特:……

老婆婆:……当时,有一位抱着儿子的年轻母亲没来得及逃跑。看到这一幕时,我十分感谢自己碰巧在那个地方。

路特:……?

老婆婆:啊,我就是为了帮助那对母子,才会来到这里……我这么想着。

路特:……老婆婆。

老婆婆:我努力走到那对母子身边,想办法吸引了魔物的注意力。

老婆婆:只要那对母子能趁机逃走就好……不知为什么,我的心情变得很明朗。

老婆婆:……但是,素不相识的她出现了。对我说“一起逃走吧。”

老婆婆:我叫她一个人逃跑就好。我的内心并无恐惧,要在这里完成自己的使命……我向她这么说了。

老婆婆:但是那孩子说她不愿意。一边说着,尽管手臂因此受了伤……也还是搀着我拼命逃跑了。

老婆婆:这就是三年前,我与那孩子相遇的故事。

路特:……老婆婆是为了保护那对母子,才觉得自己怎样都好吗?

老婆婆:……也许是,也许又不是。

老婆婆:……失去了重要的人,我已经没有了想做的事,活着的意义,也没有希望。

老婆婆:所以我一定是想救下那对母子,为自己还活着这件事找到些意义吧。

老婆婆:嚯嚯嚯……都一把年纪了,真是丢人啊……

路特:不,没那回事……

老婆婆:但是,被那孩子……被梅莉亚救了之后,我时日不多的人生有了意义。

老婆婆:她请我帮忙照顾孩子们,教他们识字,问我这怎么办,那怎么办……总是“婆婆,婆婆”地叫着……

老婆婆:不知不觉地……我就在这里和孩子们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讲了个又无聊又长的故事啊。

路特:……谢谢您,告诉我。

路特:我好像能明白,我大概也一直,在寻找自己活着的意义。

老婆婆:路特君,你……

路特:……啊!梅莉亚他们回来了。

菲布拉:啊——!是路特哥哥——!

埃特芙:婆婆,哥哥,我回来了——!

路特:哦……欢迎回来。

梅莉亚:路特,我回来了!

【回忆】

梅莉亚:———,———。

【回忆结束】

路特:……哦,哦。欢迎……回来。

梅莉亚:……怎么了?

路特:没有……因为早起了一会,就……帮老婆婆干了些活。

梅莉亚:谢谢……啊不是说那个,你脸好红哦?

路特:诶,不,没什么事,我脸本来就是这样的,哟……?

梅莉亚:诶——?绝对不是啦,你不舒服吗?该不会发烧了吧,额头……

路特:呜哇,喂,住手……!

路特:痛……不要突然冲人扔球,很危险啊!

罗克:危险的是谁啊,一脸被迷住的表情!

路特:哈……?你、你、你说什么啊,真是莫名其妙哟……?!

梅莉亚:等等,怎么了罗克?不能突然拿球砸人!

罗克:……嗯。喂,路特。过来这边,和我决一胜负!

路特:(这个……小鬼)

路特:喂,要用全力啊?

罗克:当然了……!

梅莉亚:你们两个……怎么了?

老婆婆:真是青春啊……

拉路特:……是青春呢。

老婆婆:嚯嚯嚯……

拉路特:哈哈哈哈……!

梅莉亚:婆婆,拉路特先生……?

拉路特:小梅莉亚,我们今天也要去修理滑箱。

优:我也去帮忙……虽然只能帮忙搬搬东西。

梅莉亚:啊,请问!我也可以一起去吗?我很愿意帮忙搬东西的!

拉路特:嗯,可以倒是可以……怎么了?

梅莉亚:我想为了今后的生活,学习一些知识。当然,我不会打扰你们的!

拉路特:我没有理由拒绝。

优:……那,我就在这里和大家看家吧!

梅莉亚:谢谢,优君。

拉路特:那我们走了。

优:拉路特先生,那个……我有些话想和梅露可说,可以借用一下那个能够对话的电气晶具吗?

拉路特:嗯,当然。这个通信用电气晶具给你。使用方法……麻烦你问那边正在脸红的路特吧?

优:好的,非常感谢!

【过场】

拉路特:电气晶具里,有许多电晶石通过这个叫做晶路的东西连接在一起。这个是电晶石,这边的是晶路。

梅莉亚:嗯、嗯!

拉路特:电晶石的数量,相互的位置,连接它们的晶路……这些都会相互影响。

拉路特:我们想要知道电气晶具的构造,只能分解并理解现存的电气晶具,然后重新构建。电气晶具的研究领域目前还没有脱离这一阶段。

拉路特:也就是说要修好一个电气晶具,就要尝试模仿与它功能相似的电气晶具内部,记住那些排列然后付诸实践……

梅莉亚:……

拉路特:……小梅莉亚,你还好吗?

梅莉亚:对、对不起……

拉路特: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梅莉亚:明明要尽快修好的……我嘴上说着不会打扰,结果还是打扰到您了。

梅莉亚:对不起……

拉路特:……这附近没有很了解电气晶具的人吗?

梅莉亚:中心地区的话,因为正在通过制作电气晶具快速发展,我想肯定是有的。

梅莉亚:但是这附近,没有人会修理、制作电气晶具,只是找出没坏的来用而已……

拉路特:这样啊……

梅莉亚:所以,真的!非常感谢您……!

梅莉亚:不仅修好了我的剑,还连滑箱也……其实您应该想要尽快到目的地去吧。

拉路特:是为了报答一宿一饭的恩情。

梅莉亚:……呵呵。明明我们根本没什么东西好招待各位。

拉路特:……

【回忆】

罗克:那个,哥哥们,一直留在这里吧!

罗克:拜托了!我什么都能做!所以,一直留在这里吧!

优:但是,这里的孩子们不是因为任性而吵架。

优:其实他们两个都很喜欢梅莉亚,所以才会吵起来的……

【回忆结束】

梅莉亚:拉路特先生……?

拉路特:我觉得小梅莉亚在做的事情,也许和我现在正在做的调石是类似的。

梅莉亚:……诶?

拉路特:许多电晶石通过晶路连接在一起,成为一个拥有很大能力的电气晶具。

拉路特:人与人也是同样,团结在一起,成为一股巨大的力量。那也许会是社区,家庭,或者国家。

梅莉亚:……

拉路特:调石的技术和知识,的确有很高的价值。

拉路特:但是呢,你在做的事情,比这个滑箱更有价值。

梅莉亚:比滑箱……更有价值的事情?

拉路特:技术总有一天会进步,传播到更远的地方。熟悉电气晶具的人也会增加,修好各式各样的电气晶具……

拉路特:说不定,会有全新的电气晶具被创造出来。现在感觉到的生活的不便……我认为到时候就会消失了。

梅莉亚:……

梅莉亚:……拉路特先生,好像能够看见未来一样呢?

第九话:各自的心思

それぞれの想い
[展开/收起]
梅莉亚:……拉路特先生,好像能够看见未来一样呢?

梅莉亚:开玩笑的……啊哈哈。

拉路特:……虽然我无法预见未来,但只要了解人类的本质,就能猜到世界会怎样发展。

梅莉亚:……?

拉路特:人类想要享乐,想变得富裕。无论谁都会有这种强烈的欲望,并且会优先实现这些欲望。

拉路特:有明显的“价值”的东西会很快传播开来。比如说,这个滑箱。

拉路特:像我这样能够修理电气晶具的人,也一定会因为拥有“价值”逐渐增加。因为这样,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拉路特:当然,这并不完全是坏事。正因为有欲望,人类才会学习,会努力。

拉路特:但是,你面对魔物能够挺身而出保护他人,看到有孩子哭泣就去跑去拥抱安慰他……

拉路特:我想孩子们看着你的身影,就会为了像你那样,为了成为你的力量,成长为坚强的大人。

梅莉亚:……

拉路特:育人,比发展和推广技术要难得多。

拉路特:而且……很遗憾,这份“价值”和其他事物相比更难被人注意到。

拉路特:我觉得,那就是你正在做的事情。

梅莉亚:……总觉得……因为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

梅莉亚:我只是因为没办法一个人在这里活下去,所以不得不大家相互帮助,只是为了生存而已。

梅莉亚:不是您说的那么厉害的事情。

拉路特:……

【回忆】

路特:我是……!

路特:很认真地在担心你!

路特:还是说……你刚才说的梦想,只是个缺少觉悟去实现的梦想?

路特:……很可怜,呢。不公平,说的就是这种事情吧。

路特:呜哇,喂,住手……!

【回忆结束】

拉路特:(我还,从没见过那样表露感情的路特)

拉路特:(都是多亏了你……)

梅莉亚:……拉路特先生?

拉路特:谢谢。

梅莉亚:哎……?

拉路特:没什么。好了,那我们接着加油吧!

梅莉亚:好、好的!请多指教!

【过场】

罗克:呼、呼……

路特:认、认输的话……呼、也不是不能放过你……

罗克:谁会输给你这种人啊——!

路特:咕……很危险啊!既然你这么说了……!

优:感觉比起玩,更像是在吵架啊。差不多该阻止他们……

埃特芙:不行啦!婆婆说过这种时候随他们去就好。

优:是、是吗?

埃特芙:是哦!男人之间,有时候用拳头才能互相理解。这是常识吧!

优:……是这样吗?!

罗克:呼、呼……喂,你……喜欢姐姐吧?

路特:哈、哈啊啊啊?!才不是喜、喜、喜、喜、欢什么的!

罗克:哈!也太好懂了——!

罗克:情绪动摇太大了,而且球都弹回去了!你往哪里扔啊!菜鸡!

路特:我、我、我、我、我?我是不会,喜欢上谁的!

路特:不、不、不过~?我的确觉得她是个不错的家伙,嗯。但是我,没有喜欢过谁。

罗克:……路特,这么大了还没恋爱过啊!好逊噢!

埃特芙:好逊——!

优:……哈哈哈。

路特:那又怎样!

路特:总之,不是你说的那样。知道了吗,好了,结束结束结束!

埃特芙:诶——?还没决出胜负就不玩了吗?

路特:胜、胜负什么的从一开始就没有啦!

路特:话说,你们今天要和婆婆学认字吧。我也陪你们,快点回房间去!

埃特芙:好——!

罗克:……

路特:什么啊,已经够了吧。还要继续吗?

罗克:未开之地什么的……真的能开拓得了吗?

路特:……你是想问这个吗。

罗克:婆婆说过的……以前有很多人都失败了。

罗克:你真的能开拓得了吗!

路特:……不知道啊。

罗克:诶……?

埃特芙:诶——?

路特:怎、 怎么了……怎么可能知道啊。当然,我会想办法努力开拓哦?

路特:但是,你问我能不能做到的话,我又没做过,当然不知道。

罗克:那算什么,就不能帅气地说句“交给我”吗!

路特:……优,说得出口吗?

优:哎……交给我吧!还是有点……

路特:是吧。我不会轻易承诺没有根据的事情,也不会定下约定!

路特:很不负责吧?和别人约定不知道能否做到的事情。

罗克:……解释那么多,丢人!

埃特芙:丢人!姐姐要帅气多了!

路特:……

路特:但是,如果那样你们的生活就能更轻松,不用害怕魔物……可以度过平凡的每一天的话……

路特:我就想……实现这个梦想。

优:路特……

罗克:……你果然喜欢姐姐吧。

路特:哈、哈啊啊啊啊?!

罗克:你和姐姐……说了一样的话。姐姐也总是说,那就是她的梦想!

路特:……

路特:啊……嗯,是啊。

路特:嗯……答对了。

罗克:……答对了算什么意思啊!

罗克:我、我也是!其实不想让姐姐去做危险的事情!

罗克:每次,姐姐去开拓的时候……在她回来之前我一直会想。

罗克:说不定,姐姐会像爸爸一样,回不来了……!

埃特芙:……诶?

罗克:我怕的不得了。……其实,我不想让姐姐去,也不愿意她为了我们遇到危险。

罗克:如果我是大人,就能和姐姐一起去,保护她了……现在的我就算跟去,也只会拖姐姐的后腿。

罗克:所以……!

罗克:哥哥们要保护好姐姐啊!

路特&优:……

埃特芙:你不讨厌姐姐吗?

埃特芙:你总是让姐姐头疼,还总小瞧她,说她做不到,我还以为你讨厌她呢。

罗克:……我、我……

路特:……什么嘛。我们这不是,都很喜欢梅莉亚吗?

埃特芙:……嗯!最喜欢了!

罗克:……!

优:……

优:(我想要帮助这里的人)

优:(但是,那样就……)

路特:……优?怎么了……?

优:啊,呃……

优:说起来我从拉路特先生那里借了这个电气晶具。我有话想和梅露可说。可以教我怎么用吗?

路特:……啊,也是,会担心吧。希望梅露可没被普里尔做什么奇怪的事。

优:哈哈哈……我没有担心那个啦……

路特:嗯,把这里这样……好。

普里尔:“我是班长代理普里尔!回答了哦!”

路特:给……

优:谢谢。

优:那个,普里尔小姐?是我,优。

普里尔:“哦哦!是愈术士阁下!有什么事情吗。”

优:有些话想和梅露可说……那个,该说是要商量些什么吗……

路特:……

路特:那,我就去孩子们那边了。有事叫我啊?

【过场】

普里尔:梅露可阁下,是愈术士阁下。

普里尔:他似乎想两个人单独谈话,但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房间里,那样太过危险。

普里尔:不过,我会在房间的另一端尽可能不听你们的对话!

梅露可:普里尔小姐,谢谢你哟!

梅露可:喂,是优吗?

优:“梅露可……”

优:“你过得还顺利吗?”

梅露可:不用担心哟。普里尔小姐和贝尔迪莱特帮忙打理得很好。

梅露可:(优,声音没精打采的哟)

梅露可:比起我的事情,你那边发生什么了吗?

优:“嗯……其实。我们现在受了这个时代的人很多照顾,大家都是好人”

优:“然后,决定要为了他们帮忙开拓未开之地”

梅露可:……也就是说,把魔物从那个地方赶走?

优:“嗯……应该会是那样”

梅露可:优不知道该怎么办?

优:“……真是瞒不过梅露可啊”

优:“我想帮助这里的人。但是,把魔物赶出未开之地……这样真的好吗”

梅露可:我觉得优通过这个神奇的电气晶具回到过去,是有什么意义的。

优:“我来到过去的意义……?”

梅露可:是的说!一定,有什么事只有优才能做到哟。

优:“只有我能做到的事……”

梅露可:优一定能够拯救魔物和那些人。

优:“梅露可……我……会努力试试看”

梅露可:加油的说,优!

优:“谢谢,梅露可。我会去尝试寻找对这个时代的人和魔物来说都是最好的方法!”

梅露可:……是优的话,一定能做到。

【过场】

普里尔: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啊哇哇哇哇〜〜〜!

贝尔迪莱特:……你在做什么?

普里尔:哈……?!

普里尔:咳咳……!班长,梅露可阁下和愈术士阁下正在那里使用通信用电气晶具君通话。

普里尔:因为说要商量事情,所以我在努力不听他们的对话!

贝尔迪莱特:……但是,我怎么看到你很少见地阴沉着脸呢?

普里尔:……呜呜,班长。因为我的视力和听力都太好了,结果不小心听到了。

贝尔迪莱特:啊……是这样。

【过场】

拉路特:……

梅莉亚:……怎么了吗?

埃特芙:那么,接下来!换路特来守——!

路特:别想从我这里抢走哦?

菲布拉:你刚才很快就输了〜!

路特:闭嘴!那是我手下留情了,这个叫观望!

罗克:喂,头巾。下次夹击路特那家伙!

优:明白了!老大!

梅莉亚:优君完全被当成小弟了呢……

拉路特:是啊〜

拉路特:但是,那么乐在其中的路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梅莉亚:……是吗?

拉路特:嗯。生气、微笑,害羞……都是来了这里才第一次见到的表情。

第十话:路特的梦想

ルトの夢
[展开/收起]
路特:呼哇〜……好困。

梅莉亚:辛苦了,到换班的时间了。

路特:……今天不是我和拉路特负责看守吗?为什么梅莉亚来了……?

梅莉亚:拉路特先生,刚才又一个人去滑箱那里继续调石了。集中力真厉害啊。

路特:啊,原来如此。随他去就好了。他一旦着了迷熬夜就是常事……

梅莉亚:哎,我能坐你旁边吗?

路特:……请、请坐?

梅莉亚:他和我讲了很多电气晶具和调石的事情,不过对我来说太难了……不是很明白。

路特:啊,那什么……别太消沉了。

路特:调石不是轻易就能学会的,好像要花很多时间学习才行……

梅莉亚:这样啊。也是,不努力学习是不行的呢……

梅莉亚:说起来,你和孩子们关系变好了?回来看到罗克那么亲近你,吓了一跳呢。

路特:……那、那个是。呃……我们用球推心置腹地进行了男人之间的交流!

梅莉亚:呵呵呵……那是什么?

梅莉亚:而且,最近总闹别扭的埃特芙和罗克也和好了……

梅莉亚:虽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不过我有~点嫉妒哦?

路特:……那个。罗克他……虽然嘴上说得不好听,但他对你,

梅莉亚:我知道的,我知道……

路特:是吗。那就好。

梅莉亚:……

路特:干、干什么……不要一直盯着别人的脸看啊……!

梅莉亚:我想起来,今日拉路特先生说,他第一次看到路特乐在其中的表情。

路特:……啊——我以前一直被人说好像表情肌死了一样。

梅莉亚:……可是我完全没这么想过哦?

路特:来这里之后生了好多气,也笑了好多。昨天早晨起来的时候,脸上的肌肉都有点酸了。

梅莉亚:什么嘛,真的——?

路特:真的!我没骗你。去拿干粮之后的那天也是,腿上的肌肉很痛不说。连脸上都感觉酸痛……震惊到我了。

梅莉亚:那的确,是很好笑……!

路特:多亏这个,我明白身边的人说过的话了。原来我从前,每天都过着不会笑也不会生气的生活啊。

梅莉亚:在这里的生活,很开心?

路特:……嗯,很开心。

路特:梅莉亚说想要守护这里的生活,我好像也能明白你的意思了。

梅莉亚:……

路特:梅莉亚……?

梅莉亚:拉路特先生说,滑箱明天就能修好了。大概……后天就会开始开拓。

路特:嗯。

梅莉亚:路特你们,要往我想开拓的区域更深处去吧?可以问问那里有什么吗?

路特:那个……

梅莉亚:……啊,果然还是算了!肯定是国家的机密任务之类的吧?对不起……

路特:……我不想对梅莉亚说谎。所以,希望你不要问。

梅莉亚:……嗯,知道了。

路特:那个,啊……

路特:我一直没有梦想。别说梦想了,连喜欢的事情也没有。更没有什么,想做的事。

路特:什么也没有,一直空虚地活着。但是……现在我找到了梦想。

梅莉亚:诶……?

路特:梅莉亚说过……你的梦想是继续在这里平平常常的日子,想要守护和大家一起的生活。

梅莉亚:嗯……

路特:我想实现梅莉亚的梦想。这就是,我找到的梦想。

梅莉亚:……

路特:喜欢的事和重要的事也好,梦想也好……遇到梅莉亚之后,我找到了好多。

梅莉亚:……

路特:梅莉亚……我,在这里……

梅莉亚:讨……讨厌啦,路特。

梅莉亚:感觉,好像求婚,一样……?那种话,好好对你喜欢的人说啦。

路特:梅莉亚……

梅莉亚:我、我突然困了……

梅莉亚:抱歉……我回去了……

梅莉亚:

路特:……

【过场】

梅莉亚:……

梅莉亚:……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老婆婆:……梅莉亚吗?

梅莉亚:婆婆……对、对不起,吵醒你了?

老婆婆:怎么了,大半夜的。……你哭了吗。

梅莉亚:……婆婆,我……

老婆婆:孩子们在里面睡得很香呢。来……有什么事和婆婆说。过来吧。

梅莉亚:……婆婆,我、我……

老婆婆:嗯嗯,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梅莉亚:没有……已经不再做了。噩梦,已经不会做了。

梅莉亚:我……已经哭够了。我不想再哭,也不想再看到谁的眼泪,所以决定不再哭了,明明决定了的……

老婆婆:……发生什么了?

梅莉亚:我……想了很过分的事情。非常差劲的事情……

梅莉亚:我对有家可回的人……明明还有家人等着他……我却希望他不要回去……

梅莉亚:如果不回去,一直在这里,一直在我身边就好了……

梅莉亚:我明明知道……家人不再回来的痛苦。但,我还是……想了很过分的事情。

老婆婆:……啊啊,真是的。你这孩子……可真是个小傻瓜啊。

老婆婆:你没有错。你只是遇见了会让你那样想的人。不用这样责备自己。

梅莉亚:……明明有家人等着他回去。我却……希望他不要离开……

梅莉亚:希望他不要回去……

老婆婆:那个人回去了,就见不到了吗?

梅莉亚:……一定,再也见不到了。就算有滑箱……也一定见不到了。

梅莉亚:因为,他对我来说就像奇迹一样。

【过场】

拉路特:……呼。要结束了吗,不,必须让它结束……

普里尔:“拉路特,是我。”

拉路特:喂,怎么了?难道说,想听我的声音……

普里尔:“怎么了?个鬼啊——!”

普里尔:“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可是从梅露可阁下那里听说了,你们打算开拓未开之地!”

拉路特:从小梅露可那里……?咦,为什么会暴露呢……

拉路特:啊,优君之前说过想用这个电气晶具和小梅露可联系,是那个时候说的吗……

普里尔:“才不是为什么会暴露呢……好吧!你什么意思啊?!”

普里尔:“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不和我说……”

拉路特:普里尔,你经常给我讲吧。五十年前的冒险故事……开拓未开之地的故事。

普里尔:“所——以——说——不是说了很多遍不要突然换话题……!”

普里尔:“等、等等!现在帮了你们很多的那个人……难道说,打算一起开拓的是……”

普里尔:“梅莉亚老师……吗?”

拉路特:嗯,是哦。

拉路特:我正在这里,再现从你那里听来的冒险故事。所以……再等一等。

普里尔:“……怎么会……!”

普里尔:“……如果你们,真的是我听过的和梅莉亚老师一起开拓了未开之地的人……”

普里尔:“至少,你们会对探险队的诞生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哦?”

普里尔:“不仅如此,那是长期以来无数人都开拓失败的居住区。竟然要仅仅四人去开拓……”

拉路特:没关系,相信我吧。……我会完美地再现那个冒险故事,为了现在的你,能保持不变。

普里尔:“……拉路特”

【过场】

拉路特:……

路特:……

拉路特:路特……!

路特:啊……拉路特。

拉路特:早上好,你好像很累呢。

拉路特:啊……!抱歉,明明该我看守的,结果忘记了……难道说,路特一个人代替我了?

路特:是啊……已经早晨了吗。

路特:没关系。拉路特也整晚都在做滑箱的调石吧?辛苦了。

拉路特:嗯。大概马上就能完成了。

路特:是吗……

拉路特:路特,发生什么了……?

路特:……没,什么……

拉路特:你来到这里之后表情变得丰富了,所以我现在更容易能注意到你的变化。

拉路特:但是,我没办法读心。所以希望你告诉我,为什么表情会那么悲伤呢?

路特:……

路特:怎么说呢……,……唔,被甩了。

拉路特:……!

路特:我、我先说好!告白什么的……我才没做哦……?

路特:只是,我想和梅莉亚一起实现她的梦想,守护大家在这里的生活……所以就这么说了。

路特:因为孤人院只有小孩和老婆婆……我觉得就算我这种人也多少能派上点用场。但是我说了之后……

路特:被梅莉亚搪塞过去了,她还说了什么讨厌,对不起的。被当成玩笑,完全没被听进去。

拉路特:是吗……

拉路特:我们必须去白色房间回到现代。我觉得你应该明白,这不是我们生活的时代。

路特:……

拉路特:你是以怎样的觉悟,对小梅莉亚说那些话的呢?

路特:觉悟……?

拉路特:想实现她的梦想也好,想支持孤人院也好,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拉路特:但是,我们不是活在这个时代的人。本来,你甚至是还没有出生的人。

拉路特:我不是想否定你的想法,但你和小梅莉亚那么说的时候考虑到这些事情了吗?

路特:我……我是……

拉路特:……

【回忆】

拉路特:没关系,相信我吧。……我会完美地再现那个冒险故事,为了现在的你,能保持不变。

普里尔:“……拉路特”

拉路特:……

拉路特:我想问你一件事。那个冒险故事里,和梅莉亚老师一起踏上旅途的同伴……

拉路特:是所有人,都离开了梅莉亚老师吧?

普里尔:“……是,那之后老师一次也……没能再见到那些同伴”

普里尔:“而且梅莉亚老师已经,————,———”

拉路特:……是吗,谢谢。

【回忆结束】

拉路特:路特……你来到这里,变得会生气,会笑,会为他人着想了。

拉路特:但是,你还是个孩子。作为保护者,我会把你带回去。

第十一话:出发之时

出発の時
[展开/收起]
路特:……

优:……

梅莉亚:……

路特:……

优:(感觉今早的气氛好沉重……?诶……他们两个昨天还关系很好吧……?)

优:说、说起来,三个人的话能一次拿到很多干粮真好啊——!

梅莉亚:嗯,是啊!优君,谢谢你帮忙。

优:这点小事不算什么!对吧,路特?

路特:……啊,嗯,是吧。

路特:……今天,是最后一次帮忙了。

优:是、是哦……

梅莉亚:……是、是呢。真的,很感谢……

优:(两个人都没有眼神交流……气氛越来越沉重了……救救我,梅露可……)

【过场】

梅莉亚:我回来了〜!

菲布拉:姐姐——!欢迎回来!

梅莉亚:我回来咯〜在家乖吗?

菲布拉:很乖哦!

梅莉亚:真了不起呀〜?之前卖了很多电气晶具,所以今天一咬牙买了毛毯回来哦?

菲布拉:毛毯〜!好棒,这样睡觉的时候就不冷了。

菲布拉:对了姐姐,把毛毯给婆婆吧?她总是腰疼,用这个能暖和一点!

梅莉亚:嗯,说得对!那,你把这个拿给婆婆吧?

菲布拉:好——!

拉路特:抱歉刚回来就打扰你,小梅莉亚现在能去滑箱那里吗?

梅莉亚:滑箱……?

拉路特:已经修好了。我想教你使用方法,如果可以的话,还想再教给其他的大人……

梅莉亚:好、好的……!我这就去叫人!

路特:……那,真的就要走了?

拉路特:嗯。明天从这里出发,记得做准备啊?

路特:……我知道。

【过场】

大叔:这可真厉害啊……

梅莉亚:嗯……!但是,之后让我和叔叔以外的人也记住滑箱的用法比较好吧。

大叔:是啊。

大叔:不过,有了这东西,以后去拿干粮卖碎屑都比现在轻松多了。

梅莉亚:是的!

大叔:梅莉亚……不好意思啊。我之前还说你带陌生人来会不会有问题。

大叔:事实证明你看人的眼光没错。谢谢了。

梅莉亚:怎么会……叔叔会担心是正常的。

梅莉亚:我只是偶然被幸运和奇迹眷顾,才遇到了他们……

【过场】

普里尔:拉路特,赶上了吗?

拉路特:“嗯……明天会按照预定从这里出发。”

普里尔:其实,我和班长说服上面的人争取的时间也差不多快到头了。上面的大人物想要封锁白色房间。

普里尔:恐怕等到你们回来,这里就会由探索队封锁,将权限转移给电气晶具管理会。

拉路特:“是吗……也是。抱歉,让你久等了。”

拉路特:“给普里尔和贝尔迪莱特班长增加负担了。但是,我会再现现在所能做到的一切。”

普里尔:……要平安归来啊。我只希望你做到这一点。不要为了再现,去做危险的事情。

拉路特:“当然。”

拉路特:“……普里尔,我并不仅是为了再现冒险故事而行动。我觉得,能在这里找到自己一直寻找的那个答案。”

普里尔:是指你平时经常提起的那个假说吗?

拉路特:“人因电气晶具而发展,又因电气晶具而衰退……这个假说的答案,我好像能在这里找到。”

普里尔:……每次你和我说起这个,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普里尔:我觉得未来只要愿意就能改变,也是这样想着活到现在的。

拉路特:“嗯,是呢”

普里尔:但是……拉路特能看到很多我看不到的东西吧。

拉路特:“……相反的,你也看到了许多我看不到的东西,普里尔。”

普里尔:……嗯。

拉路特:“就像普里尔对我讲了许多故事那样,回去之后我也会给你讲在这里的冒险故事。所以,明天会全员一起回去的。”

普里尔:……回来之后告诉我吧,拉路特找到的答案。

拉路特:“那么再见,普里尔……”

普里尔:我会祈祷你没事的!

普里尔:……千万不要乱来啊,拉路特。

【过场】

普里尔:“……回来之后告诉我吧,拉路特找到的答案。”

拉路特:那么再见,普里尔……

梅莉亚:……

拉路特:嗯……小梅莉亚?

梅莉亚:拉路特先生,我成功启动滑箱了。也和叔叔商量了要多练习……

梅莉亚:拉路特先生修好的滑箱,我们一定不会浪费的……!

拉路特:……是吗,那就好。能让你们的生活多少变得方便一点就好了。

梅莉亚:我觉得变得非常!方便了。真的非常感谢您!

【过场】

路特:……

路特:我真是太逊了……

【回忆】

梅莉亚:讨……讨厌啦,路特。

梅莉亚:感觉,好像求婚,一样……?那种话,好好对你喜欢的人说啦。

拉路特:想实现她的梦想也好,想支持孤人院也好,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拉路特:但是,我们不是活在这个时代的人。本来,你甚至是还没有出生的人。

拉路特:我不是想否定你的想法,但你和小梅莉亚那么说的时候考虑到这些事情了吗?

【回忆结束】

路特:都做了些什么啊……

“路特,今天滑箱修好了,拉路特先生教了我使用方法。”

路特:……是吗,真好啊。这样就不用走那么远去拿干粮了。

“所以,没关系的。”

路特:……!

“路特虽然有时候嘴上不饶人但很温柔,所以才会说想要实现我的梦想吧。那天我太惊讶逃跑了,对不起。”

“明天终于就要开拓未开之地了!不知道会怎么样,我好不安啊……”

“但是,我觉得一定没问题。因为有优君、拉路特先生,还有路特在我身边……”

“所以路特,明天就请多指教了。”

“请帮我实现我的另一个梦想,开拓未开之地。”

路特:……我知道。绝对会实现的。

“……那个,呃……嗯……”

路特:……?

“果然……没什么!那,明天见。”

路特:……明天见。

路特:……

【过场】

罗克:路特,喂路特……!你准备得也太慢了,快点来!

路特:……什么啊,干嘛那么着急。小鬼还不明白男子气概啊……

罗克:住在孤人院后面的大叔!反对你们去开拓和姐姐吵起来了!

路特:……!

【过场】

大叔:……拉路特先生,你帮我们修好了滑箱,我们真的非常感激。

大叔:所以如果恩人们发生了什么不测……我会后悔没有阻止你们。

拉路特:谢谢您的担心。

拉路特:……只是,这对我来说也是必须完成的事情。

拉路特:请安心。我会一边注意能让小梅莉亚平安回到这里一边开拓。

拉路特:是吧,小梅莉亚……?

梅莉亚:嗯!

梅莉亚:叔叔,谢谢你,总是为我担心。

大叔:你的父母……还有这个孤人院里孩子们的家人的最后,我都知道。所以我已经不想再有悲伤的回忆了。

路特&罗克:……

罗克:……!

梅莉亚:我的心情也一样。已经……不想再看到大家悲伤的表情了。

梅莉亚:说不定,会有谁把这里变成安全的居住区。也许不用我这种人去做也可以。

梅莉亚:但是,在这样期待着的时候……我们会失去很多东西……

老婆婆:梅莉亚……

菲布拉&埃特芙:……

梅莉亚:我不想……再后悔了。

大叔:……

梅莉亚:现在有拉路特先生、优君,还有路特也……在。

路特:……

梅莉亚:现在有人愿意帮助我实现这个乱来的梦想,简直就像奇迹一样。

梅莉亚:所以我要为了我的梦想,为了在这里……守护和大家一起度过的平凡日常,去开拓未开之地。

梅莉亚:失败了好多次的我来说这话,可能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我一定会回来的,请相信我,等着我。

大叔:可是……

罗克:绝、绝对啊——!

梅莉亚:……!

罗克:绝对要,开拓成功……然后,好好回来!

罗克:然后我……这次会好好对姐姐说欢迎回来的!

罗克:我会等着的!相信姐姐能开拓成功,平安归来!

梅莉亚:……嗯,谢谢!

大叔:……真丢人啊。

大叔:我这样已经变得胆小怕事的人,也没什么话好说了。去吧,路上小心。

梅莉亚:……谢谢,叔叔。

埃特芙:哥哥们,谢谢你们一直陪我玩。

优:我也很开心。谢谢你教我踢碎屑!

埃特芙:诶嘿嘿嘿……!

罗克:喂,路特。约好了啊……要保护好姐姐。开拓未开之地!

路特:所——以——说——,说了多少次了。世事是没有绝对的。

路特:会定下约定这种没有根据的事情的人……根本不能信用吧?

罗克:烦死了!靠不住的家伙!

路特:好痛……!真是的,还是一如既往的臭小鬼……

路特:啊,但是。那个,呃……你不用担心,我会保护好梅莉亚,也会开拓未开之地啦。

罗克:哼……早这么说不就好了!

梅莉亚:……

老婆婆:梅莉亚……

老婆婆:只要你能活着,不管你选择什么道路,我都会支持。

梅莉亚:……婆婆。

梅莉亚:很抱歉让您担心,我很快就回来……!

第十二话:未开之地

未開の地
[展开/收起]
拉路特:路特,在这里过得开心吗?

路特:……什么啊,接下来不是还有重要的工作吗。拉路特是探索队员,是唯一有经验的人吧?就靠你了。

拉路特:嗯,你说得对。现在我算是班长代理的代理吗……

路特:……是啊!普里尔要是在的话,肯定会很不甘心。

拉路特:……路特的表情真的变得很不错了啊。

路特:啊……嗯。我自己也这么觉得。比起来这里之前的自己,现在的自己更好。

路特:现在能够喜欢上自己一点了。

拉路特:……路特,普里尔之前说等我们回去之后,白色房间应该就会被封锁了。

拉路特:虽然不知道之后会怎么处理……但想回到这个时代大概很难。

拉路特:我觉得,这件事必须告诉你。

路特:……是吗。

梅莉亚:拉路特先生——路特——!在做什么,要走了哦?

路特:啊,知道了……!

路特:……拉路特,谢谢你让我和探索队同行。多亏这个,我找到了很多东西。

路特:喜欢的事情,重要的事情……还有梦想。

拉路特:嗯,太好了。

梅莉亚:那么,我们走吧……!

拉路特:嗯。

路特:……

优:……

路特:(我们各自带着不同的觉悟,和同样的目的,穿过了那扇门)

【过场】

路特:这里就是……未开之地。

优:这里,已经没有人住了吧?

拉路特:虽然说是未开之地,但恐怕这个电之国是由某些人建立起来,又被废弃的。我们只不过是又住进了那里。

拉路特:从这里能看到的建筑物和废墟,都是过去的人建造的。这里究竟生活过多少人啊。

拉路特:为什么发展出如此高度文明的人却消失了,而他们又去了哪里呢……

路特:……拉路特一直很想知道问题的答案吧。

拉路特:未开之地的景象总是会让我震撼,让我感到我们必须了解过去。

‐:啵哦哦哦哦哦哦——!

优:刚才的叫声是……?

梅莉亚:是这里的主人的叫声。

梅莉亚:拥有巨大躯体和翅膀的魔物……差不多相当于住在这里的其他魔物的老大。

梅莉亚:平时的话,它会来入口附近很快把人赶走的……

优:叫声离得还很远啊。而且总觉得……

梅莉亚:优君,怎么了……?

优:这个叫声,好像在哪里听过…?

普拉托尔&普拉托尔&普拉托尔:喀喀喀——!

拉路特:你们两个……!看样子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做好准备……

梅莉亚:好、好的……!

【过场】

拉路特:好了……大家没事吧?

路特:……完全不是没事。这里到底多大啊……

梅莉亚:呼……呼……而且。好像优君的愈术?也没能让魔物安静下来。

优:……愈术并不能改变魔物的性格和想法。

优:所以,对这里的魔物来说,不想被赶出这里的心情是不变的。

梅莉亚:……魔物的,心情?

优:魔物也有各自的性格和想法。虽然我从前也因为不明白魔物的想法而感到害怕……

优:但魔物其实和人一样,会对物件和地方产生感情,也有的魔物拥有同伴意识。是和人一样的。

路特:那……对魔物来说我们就是想抢走它们住处的家伙吗……

梅莉亚:……我一直以来,从来没有考虑过魔物的心情。

梅莉亚:因为,不但语言不通,还一直袭击我们,让人害怕……

优:哇、哇哇哇……?!

拉路特:优君,这边……!

梅莉亚:诶,这是什么……?!

呀啊啊啊……!

路特:梅莉亚……!

拉路特:你们两个,没事吧……!

优:路特,梅莉亚……!

【过场】

路特:……姑且,没事……!

路特:梅莉亚,别松手哦……?要是掉下去,可不知道会怎么样。

梅莉亚:嗯……啊……但是。

路特:……怎么了?

梅莉亚:抱歉……可能,做不到。

梅莉亚:掉下来的时候,撞到了胳膊……使不太上力气……

路特:……梅莉亚。

【过场】

优:拉、拉路特先生……!怎么办?不快点救人的话他们俩就……

路特:拉路特……!

优&拉路特:……!

路特:拉我的武器上去……!

拉路特:路特,不错的决断……!

优:我也来帮忙……!

【过场】

优:呼……呼……!手、手没有力气了……

路特:哈哈……!我也是。梅莉亚没事……也说不上吗。

梅莉亚:说、说是没事有些勉强呢……

拉路特:路特,真亏你能反应过来啊。竟然用自己的武器缠住我……这种瞬间的判断力,我觉得很适合探索队哦?

路特:……饶了我吧。成天做这种事,会减寿的。

路特:比起这个,梅莉亚掉下去的时候胳膊好像受伤了,能帮她看看吗?

梅莉亚:……对不起。

梅莉亚:啊,但是,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的!完全不用担心!

拉路特:虽然不是重伤,但还是处理一下的好。手臂,让我看看吧?

拉路特:治疗期间,路特和优君就负责警戒四周情况。

拉路特:要是普里尔在的话,这种程度的伤很快就能治好了……惯用手这样的话,之后的战斗会很困难。

拉路特:小梅莉亚……你还有其他地方受伤吗?

梅莉亚:其实……脚也有点,扭到了……

拉路特:……嗯。好,手臂的治疗就这样吧。

拉路特:大家,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以这个状态再想前进还是有些困难。

梅莉亚:请、请等一下……!

梅莉亚:我一个人也能回去的。所以,请几位继续往目的地去吧。

路特:你在说什么啊,怎么可能让你带着伤一个人回去?

梅莉亚:的确,我没办法和大家一起战斗前进,但是,只是原路返回的话我没问题!

梅莉亚:魔物也被优君治愈了,而且,你觉得我从这里逃跑过多少次了?

梅莉亚:经常恨不得四肢并用哦?虽然也没什么好骄傲的,但我已经习惯逃回去了!

优:可是……

梅莉亚:而且拉路特先生其实也必须回去了吧?已经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不是吗?

拉路特:……你果然听到我和普里尔的对话了吗。

梅莉亚:对不起,我没打算偷听,但是不小心听到了……

梅莉亚:总之!几位的目的地是比未开之地更远的地方。如果只有几位的话,成功到达我觉得应该不难。

梅莉亚:我已经接受了大家那么多恩惠,不能再添麻烦……

路特:你怎么,又说这个……!

路特:那算什么啊。都到这里了又说什么麻烦啊,不能接受好意的?为什么你突然又想把我们当成“他人”?

梅莉亚:……路特。

路特:出发的时候你不是自己说了吗!如果有我们在,那个乱来的梦想说不定也能实现……那些话又算什么啊!

梅莉亚:……我没有说谎。但是,不能再因为我的错……明明还有人在等着你们回去……我。

路特:你说过吧……梅莉亚,你说想看到他们谈论梦想的样子。

路特:如果梅莉亚不能为此实现梦想,他们就找不到自己的梦想不是吗……!

梅莉亚:……

路特:所以我们一起……开拓这里好吗?

梅莉亚:路特……

拉路特:……的确,我们差不多必须回去了。

拉路特:但是我不会放弃开拓,虽然这是我的任性,还得让受伤的小梅莉亚勉强一下。

优:借住在孤人院的日子里我已经喜欢上罗克他们了。

优:所以,想为他们做些什么是很正常的吧?

梅莉亚:拉路特先生……优君……

路特:我不是说过吗,实现你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

梅莉亚:路特……

路特:我这个人出生以来找到的第一个梦想,就让我实现吧。

梅莉亚:……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

路特:大概,我……就是为了实现梅莉亚的梦想才来到这里的。

梅莉亚:……谢谢……!

路特:(这个时候我想起了在孤人院门前和婆婆的对话)

路特:(人们希望自己的生命拥有意义,无关年龄与时代,任何人都会这么希望……我也一直,在寻找那个答案)

路特:……呃呃,要、要我背你吗?

梅莉亚:不、不行!绝对不行!

梅莉亚:总、总之……能借下肩膀吗?

路特:……是、是吗。

路特:好、好了,走吧!

梅莉亚:……

梅莉亚:重吗……?

路特:重……

梅莉亚:哈、哈哈啊啊啊——?!果、果然还是算了……放开我!

路特:骗你的,开玩笑啦!不重不重。轻得吓人呢!

梅莉亚:……呜呜〜!

路特:好了,走吧。

拉路特:……

拉路特:(……对不起,叔叔阿姨。我没办法带路特回去)

拉路特:(无论会对现代我们的世界造成什么影响,我都无法带路特离开她身边)

拉路特:(我没有办法再现普里尔讲的冒险故事了,对不起……普里尔)

优:拉路特先生,怎么了?要落在他们两个后面了哦。

拉路特:……啊,是啊。

优:拉路特先生……?

第十三话:联系向未来

未来へ繋ぐ
[展开/收起]
奥丘佩:啵噢噢噢噢——!

路特:哈、哈哈哈……!

拉路特:这是……

梅莉亚:这个未开之地的主人……它就是,那只魔物。

优:你,是这样……!

【回忆】

梅露可:已经被优以外的愈术士治愈了?

优:嗯……我觉得应该是。

梅露可:喵〜?

优:总觉得那个魔物……有点奇怪。

【回忆结束】

奥丘佩:啵噢噢噶啊啊啊——!

优:难道……那个时候你已经被治愈了是因为……

梅莉亚:优君,这家伙很强!小心……!

优:啊,好……!

拉路特:主人就是说,只要打败它……

路特:梅莉亚,和优一起退到后面去。

梅莉亚:嗯、嗯……

奥丘佩:啵噢噢噶啊啊啊啊——!

【过场】

路特:呼……呼……!

路特:切……!那对翅膀,很难搞……啊。

拉路特:它在用风改变弹道……根据对手的武器选择战斗方式吗,很聪明。

拉路特:这意味着它非常熟悉与人类战斗的方式……唔……难办了。

路特:干嘛一本正经地夸它啊……!

路特:所以,班长代理的代理,怎么做?

拉路特:……你记住。对付这种习惯战斗而且警戒心强的类型,要让对方以为它已经看穿了我们的所有手段。

拉路特:然后看那个身体,它如果想要给我们最后一击,必须近战。之后只需要引诱它靠近即可。

路特:就算近战,我和你的武器都因为风攻击不到它啊?

拉路特:的确,如果它用翅膀扇风我们的武器就派不上用场。不过路特,记得你刚才的灵机一动吗。你的武器还有其他的用法吧?

路特:这样啊……!

拉路特:我来佯攻。你绕到背后趁它被我吸引注意力的时候下手。

奥丘佩:啵噶啊啊——!

拉路特:可恶!弹道会被改变的话我的武器就不能战斗……!

奥丘佩:啵噶噶啊——!

拉路特:唔……!

梅莉亚:……我、我去帮拉路特先生!

优:等、等等!梅莉亚你这样冲过去只会被吹飞的……!

优:还是让我趁机施展愈术……嗯……?

奥丘佩:啵噢噢噢噢噢……

拉路特:嗯……?难道……子弹用完了……?

奥丘佩:啵噶噶——!

优:奥丘佩停止了风的攻击……

梅莉亚:不行……被那对前爪攻击到的话拉路特先生会……!

奥丘佩:啵噶噶啊啊啊!

拉路特:路特,就是现在!

奥丘佩:啵噶噶——?!

路特:力气……好大……!

路特:拉路特……!

拉路特:我知道……

拉路特:……抱歉,会让你吃点苦头。

奥丘佩:啵噶啊啊啊——!

拉路特:优君……!

优:好、好的……!

奥丘佩:……

奥丘佩:咕噜噜噜噜噜……!

梅莉亚:会、会怎么样……?

优:治愈是成功了。

梅莉亚:但是,它还在吼叫哦?

优:即使被治愈,对这只魔物来说,我们也仍然是夺走它的住处的人没有改变。

梅莉亚:……是啊。怎么可能原谅我们呢。

梅莉亚:我们是来夺走它重要的家,夺走它家人住所的人啊……

奥丘佩:咕噜噜噜噜……!

拉路特:就算这样也是你输了,不好意思。带你的同伴离开这里吧。

奥丘佩:……

优:……

梅莉亚:等等……!

奥丘佩:咕噜噜噜噜——!

梅莉亚:对不起……!

优:梅莉亚……

梅莉亚:对不起,明明是你们居住的地方……却为了我的一己私利让你们离开……

梅莉亚:夺走你们的家园,做了这么差劲的事情……对不起……!

优:……

奥丘佩:……

拉路特:……

奥丘佩:……啵噢噢!

梅莉亚:呀……!

拉路特:小梅莉亚……!

优:你们两个,等一下!

优:……仔细看,不要紧的。它没想攻击梅莉亚。

路特:……为什么,这样……

优:……

优:等等……!

优:……对不起,做了赶走你们这么过分的事情。

奥丘佩:……

优:虽然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但这个国家也会出现希望和魔物一起生存的人。

优:所以,我虽然不会请你原谅人类,但希望你能够相信人类。

奥丘佩:咕噜噜噜噜……

奥丘佩:啵噢噢噢噢噢——!

啾啾啾——!

呼噜噜噜——!

路特:优,这是什么叫声?

优:大概,是其他魔物在回应奥丘佩的呼唤。

拉路特:……

奥丘佩:咕……

梅莉亚:……

奥丘佩:

路特:那是……

拉路特:……要离开这里了吧。和同伴一起。

梅莉亚:……是我,赶走了它们……

梅莉亚:……

拉路特:我虽然已经在探索队开拓过很多次未开之地了,但还是第一次看到魔物对人有那种态度。

优:……

拉路特:优君,你还好吗……?

拉路特:让作为愈术士的你做了残酷的事啊,抱歉。

优:不会……在决定参加开拓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准备了。

优:虽然,说不难过是骗人的……

优:只是……

优:看到那样的梅莉亚,我想起了普里尔小姐。

优:的确愈术能够治愈魔物,但是那个魔物最后展现的态度不是愈术的功劳。

优:是为了重要的人,低下头来拼命乞求的梅莉亚的心情传达到了对方心中。

拉路特:小梅莉亚的……?

优:我曾经说过魔物有自己的想法和心情吧。

优:那个魔物一定也为了同伴,守在这里和人类战斗了很长时间。

优:梅莉亚不是说过吗。她总是在入口被那个魔物赶回去。

优:一个人来到这里,为了同伴而战斗,无论狼狈不堪地被赶回去多少次,都会再次向自己发起挑战……

拉路特:那个魔物记住了小梅莉亚。

优:他们两个或许有些相似。所以,我觉得那个魔物能够理解梅莉亚的心情。

优:虽然赶走了魔物们的事实依然不变,这样就好之类的话我也说不出口……

优:但这一定不仅仅是一次悲伤的离别。

拉路特:……

拉路特:……魔物不是单纯的威胁。身为愈术士的你和王国的人们,对此有着深刻的理解啊。

拉路特:普里尔总是讲述着魔物与人在电之国也能够共生的未来。

拉路特:但那在这个国家都被人当成梦话。在保守的国家,改变人们的思维并非易事。

拉路特:……并且,我也是。

优:诶……?

拉路特:尽管听普里尔说了许多,但直到看到刚才的画面之前,我仍然有些怀疑。怀疑人和魔物是否真正能够心灵相通。

拉路特:我装作理解普里尔的样子,其实在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也和其他人一样,认为那是不可能实现的梦。

优:拉路特先生……

拉路特:……我们的国家,真的能改变吗。

优:我认为能够改变。因为,普里尔小姐不是在努力改变它吗!

拉路特:……!

优:看到梅莉亚和普里尔小姐如此努力地想要改变些什么,就觉得她们一定能做到。

拉路特:……是啊。

路特:还好吧……?

梅莉亚:呜……不,不太好。

路特:……嗯。

梅莉亚:我一直,觉得它是必须打败的家伙……明明以为打败它,就能守护大家……

梅莉亚:就能变得幸福……我……为了自己,夺走了它们的家。

梅莉亚:连这么简单的事……在今天之前……都没有注意到,没能注意到!

路特:……是,啊。

优:如果电之国有更多的人,能够和现在的梅莉亚一样看待魔物的话……

优:即使一时半会做不到,未来也一定会改变的。

梅莉亚:……优君。

梅莉亚:……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们说的“某一天”会是一个比我想象的还要光明、还要温柔的世界。

优:……嗯!

【过场】

拉路特:……小梅莉亚,我们打算继续前往目的地。

梅莉亚:嗯。

梅莉亚:那个……非常谢谢几位!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

拉路特:不用介意,我从你们身上,学到了很多重要的事情。

拉路特:作为谢礼已经多得过分了,谢谢。

梅莉亚:拉路特先生……

梅莉亚:拉路特先生那天说我做的事情,比滑箱更有价值,我非常高兴……

梅莉亚:虽然我这种人,做不了什么大事。但是,如果感到失落失去自信的时候,就会回想起那句话。

拉路特:嗯……

梅莉亚:我会期待着像优君所说的王国那样,魔物与人一同生活的日子到来。

梅莉亚:虽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梅莉亚:但是,我会把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不加修饰地全部告诉孤人院的大家。

梅莉亚:我们是从魔物手中夺走了这个地方,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冒险故事,我会原原本本地全部说清楚。

优:梅莉亚……

梅莉亚:因为那也许,就联系着优君所说的未来。

优:我很庆幸能和梅莉亚一起开拓。能治愈那只魔物真是太好了……!

梅莉亚:嗯……!谢谢你,优君!

路特:……

拉路特:(路特,我只在白色房间等你10分钟)

路特:……!

拉路特:(……要怎么做,你来决定。过了10分钟还没有来的话,我们就会留下你回去)

拉路特:(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

路特:……拉路特,谢谢。

拉路特:……

拉路特:好了,优君,我们就先走了!得让他俩单独呆一会不是吗?

优:诶,啊,好的!

优:梅莉亚,多保重啊……!

梅莉亚:真的……非常感谢!

第十四话:“约定”

『約束』
[展开/收起]
优:总算是……回来了啊。

优:我还想要是没找到白色房间的话,可就笑不出来了呢……哈哈哈。

拉路特:……

优:拉路特先生……?

拉路特:……啊,抱歉。是啊,如果没有肯定会很焦虑。

拉路特:呼……

优:怎么了……?

拉路特:优君,路特会来这里吗……?

优:嘿……?!

拉路特:我和路特说,只等他十分钟。

拉路特:如果过了十分钟还不来,我就会和优君两个人回现代去。

优:诶、诶?!等……那样真的好吗?

拉路特:……我没有学习过时间和空间的知识,老实说,也根本无法想象这个“白色房间”究竟是怎样让我们来到过去的。

拉路特:外面有研究如何穿越时空的国家吗?

优:诶、诶?不……我不知道。

拉路特:是吗……

优:拉路特先生……?

拉路特:我加入探索队,是因为父母让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他们不知道是谁用怎样的方式制造出了电气晶具,却能毫无疑问地使用它。

拉路特:为什么能做出这种东西,制作它们的人去了哪里,为什么没有留下任何记录……

拉路特:眼中所见的东西都是那么不可思议,我对它们一无所知,这让我十分恐惧。

拉路特:所以小时候经常感到不安,拆开家里的电气晶具,拼命想要知道些什么。

拉路特:但是,普里尔不一样。她是出于好奇心加入了探险队。

拉路特:很有趣吧,明明在同一个组织里,思想和动机却完全不同。

优:拉路特先生,那个……!等一下,请用我也能听懂的方式说话。

优:留下路特回去是……

拉路特:我们在这个时代做的事情,全都是普里尔在小时候听过的冒险故事。

优:诶……?那是什么意思?

拉路特:……刚来到过去的时候,我很担心原本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我们做的事情会改变未来。

优:改变未来?

拉路特:我认为如果我们干涉了过去,我们所知道的那个世界……也就是现代可能发生变化。

拉路特:这样一来,我们所知道的那个世界也许会不再是那个世界。我是这么想的。

拉路特:但我想错了。普里尔小时候听过的冒险故事……就是我们和小梅莉亚一起开拓这里的故事。

优:……!

拉路特:因为我们干涉了过去,那个现代才得以存在。

拉路特:所以,我想尽可能完美地再现从普里尔那里听来的内容。但是……

优:……难道说,留下路特也是那个故事的内容?

拉路特:正相反。在故事里,小梅莉亚再也没有见过一起开拓的伙伴。

优:那,为什么……

优:请、请问!50年后我们的时代没有梅莉亚吗?

拉路特:……有。

优:那么,把这件事告诉路特……

拉路特:但是,50年后在我们那个时代的梅莉亚,已经既是她也不是她了。

优:……?

拉路特:……来这里之前的路特,看上去总是既寂寞又了无生趣,好像随时都会消失在什么地方,我很担心。

拉路特:来到这里,见到他在小梅莉亚身边发自内心地生气、高兴、哭泣……让我觉得路特现在是活着的了。

优:那是……

拉路特:刚才,看到路特扶着小梅莉亚走在一起的样子,我突然不知道带他回去究竟是对是错了。

优:拉路特先生……

【过场】

梅莉亚:……

路特:……

梅莉亚:……哎,说点什么吧?

梅莉亚:至少最后笑着告别不好吗?

路特:梅莉亚……我啊,真的很幸运。

路特:吃饭也好,学习也好,不管什么都不缺。明明得到了许多机会,却连它们也觉得讨厌。

路特:讨厌什么也喜欢不起来的自己,每天无聊得要命……但是,在内心深处又在找借口,觉得我变成这样不是自己的错。

路特:就这样,保护着小小的自尊。

路特:但是,第一次和梅莉亚相遇的时候,等回过神来已经在生气了。比起自己更在乎身边的人,把自己弄得浑身是伤,总在冒险……

路特:看见即使这样也还笑着的梅莉亚,我就觉得要想想办法。

梅莉亚:路特……

路特: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就变得很拼命了……哭泣也好生气也好,以前都觉得很差劲,但现在已经不会那样想了。

路特:如果我来到这里能让孤人院的孩子们和梅莉亚高兴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梅莉亚:……谢谢你,路特。

梅莉亚:路特,那个……

梅莉亚:我们分别之后不能再见面了吗?偶尔见一次就好,不可以吗?

路特:梅莉亚……

路特:(……50年后,我的时代里会有梅莉亚吗?)

路特:(有这个可能)

路特:(但是,无法确定。而且,就算开拓成功了也……)

路特:不对……

梅莉亚:不对……?

路特:我又在找借口了。找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说服自己接受。

路特:不该是那样,我……

路特:我想留在这里。在梅莉亚身边……永远在一起。

路特:(即使无法再回去)

梅莉亚:……

路特:我会努力的……?虽然有很多事情做不到,有些靠不住。

路特:也不像拉路特和优那样有优秀的能力……

路特:也许会有派不上用场的地方,但请让我留在身边。让我……留在你身边。

梅莉亚:……那是不行的。

路特:为……什么?

梅莉亚:……有人在等路特回去不是吗。

梅莉亚:……叫你留在这里的话,我绝对说不出口。

路特:……!

梅莉亚:在门前说着一路小心送走的那个人,再也没有回来。

梅莉亚:我深知那是多么悲伤,多么残酷的事情。

路特:……梅莉亚。

梅莉亚:所以,我和路特都必须回到有人在等待的地方。

【回忆】

罗克:每次,姐姐去开拓的时候……在她回来之前我一直会想。

罗克:说不定,姐姐会像爸爸一样,回不来了……!

【回忆结束】

路特:……我……对不起。我……什么都没考虑……对不起。

梅莉亚:……路特,不要道歉。

梅莉亚:我……虽然我平时嘴上说一个人也没问题,但其实内心深处也在怀疑也许开拓是做不到的。

梅莉亚:遇到路特你们,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对我会那么热心,也有些怀疑。

梅莉亚:因为我身边的人,都只顾得上自己的生活……

梅莉亚:我心里一直想着不能添麻烦,不能把其他人卷进来。

梅莉亚:等注意到的时候,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依赖他人了……

梅莉亚:依赖他人的方法,接受好意的方法……我都变得不明白了。

路特:梅莉亚……

梅莉亚:路特最开始对我生气,说如果我有实现这个乱来的梦想的觉悟,就去利用你们的时候,我很惊讶。

梅莉亚:心想着,啊……我可以依靠这些人啊。可以依赖他们,请他们帮忙。

梅莉亚:路特那个时候……赶走了束缚着我的内心的各种事物。

路特:……梅莉亚的事情,这里的人的事情,那时候我什么都不了解,所以才能说出那种自大的话,只是那样而已……!

路特:我……只是……把你的梦想……

梅莉亚:路特,听我说。

梅莉亚:……谢谢你带我来到这里。

梅莉亚:谢谢你……无数次牵起我的手带我前行。

路特:……

梅莉亚:谢谢你……愿意喜欢上我。

路特:……

梅莉亚:永别了呢,路特……!

路特:(……我没能对梅莉亚说出一句话)

路特:(连再见都说不出口,我果然比梅莉亚幼稚多了)

路特:(和光是哭的我不一样,梅莉亚是笑着的)

【过场】

梅莉亚:……回去吧。

梅莉亚:必须回去……告诉大家。

梅莉亚:说我们开拓成功了……

梅莉亚:然后,必须告诉大家……我们夺走了魔物的家。

梅莉亚:我要把自己所做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全部说出来。为了将来……能够有所改变。

梅莉亚:必须回去……大家在等着我。

【回忆】

老婆婆:梅莉亚……

老婆婆:只要你能活着,不管你选择什么道路,我都会支持。

【回忆结束】

梅莉亚:……

梅莉亚:婆婆,我……

【过场】

优:路特……!

拉路特:……路特……为什么?

路特:……回去吧。到我们应该回去的地方。

拉路特:没关系吗?我们无法再来到这个时代。和小梅莉亚也……

路特:怎么可能,没关系……?!

路特:根本,不是没关系。

拉路特:……那,为什么?

路特:但是,梅莉亚不会原谅我留在这里。如果我留下来,她会伤心一辈子。

路特:梅莉亚会悔恨,没有让我回到家人身边……所以我,必须回去。

路特:她全都知道……失去家人的悲伤,被抛弃的悲伤……所以……我没办法留在这里。

拉路特:……路特。

路特:哈哈……还有这么痛苦的事啊。

路特:我都不知道……全都不知道。我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一直,是个空壳……

拉路特:但现在的你不同。重要的事情,重要的东西……你全都明白了。

拉路特:你是在此之上……和小梅莉亚得出的结论。

拉路特:那份痛苦绝不是无谓的。

拉路特:普里尔,是我。准备结束了,现在就回到那边去。

普里尔:“慢死啦!拜托你一定要回到这个时代啊”

普里尔:“不、不要搞错了……哼哼哼……!呼哈……!跑到未、未来去了哦〜?!”

梅露可:“普里尔小姐,眼睛是笑着的!太兴奋了哟!”

梅露可:“拉路特先生,请不要到未来去,平安回来哟!”

拉路特:……嗯,那再见。

拉路特:路特,优君……回去吧,到我们应当回去的地方。

路特:……

路特:(人为了什么出生,为了什么活着,又为了什么死去呢……?)

路特:(我不是什么特别的人,没有出生的意义,也没有活着的理由)

路特:(我一直这么想,也曾以为自己到死都会这么想)

路特:(觉得,那样下去就好)

梅莉亚:路特——————!

【CG】

路特:梅莉亚……?

梅莉亚:我有!必须对你说的话!

梅莉亚:之前说过的,如果有一天……谁都能做梦的时代到来的话,还记得吗?

梅莉亚: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我想和路特,做些普普通通的事……!

路特:……

梅莉亚:只是聊聊天,散散步……虽然现在想不太出来,

梅莉亚:但是,我想和你……普普通通地约一次会……!

路特:……!

路特:约好了……!

路特:我……我会策划好最棒的约会计划,绝对会去见梅莉亚的!

梅莉亚:……那,这就不是永别呢。

梅莉亚:约好了哦?……再见,路特!

路特:我会去见你的。绝对,会去迎接你……所以,总有一天,我们一定还会再……!

路特:(我——————)

路特:(一定是为了你才出生的……)

梅莉亚:……我会一直等着你。

【过场】

普里尔:好嘞!录像用电气晶具也强行借来了准备就绪!看我全都拍下来!

贝尔迪莱特:……普里尔,真的没问题吗?

普里尔:班长,交给我吧……呀!


普里尔:来了——!是那个闪闪发光的东西!之前那个东西一下全冒出来,拉路特他们就消失了!

普里尔:也就是说,相反的!那个东西冒出来之后,拉路特他们应该就回来了!

梅露可:喵——!优平安回来了呢!

贝尔迪莱特:……亲眼看到这样的景象,这个电气晶具简直就像是奇迹啊。


拉路特:……啊。普里尔,班长……小梅露可。

拉路特:看样子,是顺利回来了呢。太好了〜……

优:梅露可……!

梅露可:优……!太好了的说〜!这次是真的很叫人担心哟!

优:啊哈哈哈……老实说我直到最后也都有些不安呢。

普里尔: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稍微移开了一下视线竟然就给我擅自穿越时空了!

拉路特:……真的对不起,让你这么担心。

拉路特:也给贝尔迪莱特班长添麻烦了。

贝尔迪莱特:不管怎样,你们没事就好。不好意思,虽然你刚回来,但工作可是堆成山了。

贝尔迪莱特:特别是上面的大人物,希望你能提交关于“白色房间”和在过去所见的国家的详细报告。

贝尔迪莱特:大概,还会叫你去问询会议,到时候我也会同行。

拉路特:好的,非常感谢。

贝尔迪莱特:没关系。我也做成了一些想做的事情。

普里尔:呜呜呜呜——!我也想到过去看看啦啊啊啊——!

普里尔:小气小气,光说不练!封锁个什么嘛!笨蛋——笨蛋——!

拉路特:好啦好啦,冷静一点……

普里尔:这怎么冷静得下来嘛!如果不是路特而是和我一起去的话……

普里尔:……嗯?

路特:……

普里尔:……怎、怎么了路特?!

普里尔:你现在的表情变得成熟多了,很像样了嘛。

路特:烦、烦死了……!

普里尔:……

路特:我要去找她……我必须要去见她。

拉路特:……

普里尔:路特……怎么了,究竟什么事……?

路特:我们约好了。我绝对会去见她的。得找到她……虽然已经是,50年前的约定了。

第十五话:向着各自的未来

それぞれの次へ
[展开/收起]
拉德斯托:……所以,之前你担心的那个家人已经没事了?

拉路特:……是的。已经没有之前的担忧了。经过冒险,与人相遇……他改变了。

拉德斯托:是吗……那就好。

拉路特:作为谢礼,今天就让我请您喝一杯吧。

拉德斯托:看来今天能喝个痛快了。明天,我等的那个孩子就会回来。

拉路特:是之前提到的那个人吗?

拉德斯托:是啊。是个会把我这种人当成归处的孩子。

拉德斯托:那孩子一定也在旅途中成长了吧……和你的家人一样。

拉路特:……我想会的。

拉德斯托:……你现在的表情变得很不错了嘛。

拉路特:诶?

拉德斯托:上次见面的时候,总觉得你看上去很悲伤,表情阴沉沉的。

拉德斯托:不管你多么成熟,多么擅长掩饰内心,也骗不过刑警的眼睛哦?

拉德斯托:不过……现在的你不一样。家人的烦恼解决之后,你自身也改变了?

拉路特:……我也经历了冒险。

拉德斯托:嚯,你也去国外旅行了?

拉路特:不,是去了50年前的这个国家。

拉德斯托:什……?!……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拉路特:那就说来话长了。

拉路特:作为酒桌上的故事……也许会有些刺激,没法醉酒了哦?

拉德斯托:夜还很长。尽管讲来听听吧?

【过场】

普里尔:……给我讲冒险故事的,是“儿童之家”的园长老师。

普里尔:那里以前是收留无家可归者生活的设施,不过现在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成为了周边的孩子游戏和学习的地方。

普里尔:那就是路特……你想见的梅莉亚老师在的地方。

普里尔:老师年纪很大了……肯定已经不记得你了。

路特:……!

普里尔:最近这几年,老师的记忆变得断断续续。有时候连我也会忘记。

普里尔:即使这样,你也要见老师吗?肯定……会伤心的。

路特:……我们约好了,一定会去见她的。

【过场】

孩子:老师,明天也可以来听故事吗?

梅莉亚:当然可以。

孩子:再见,老师拜拜!

梅莉亚:拜拜,回去的路上要小心哦?

梅莉亚:……啊呀?

梅莉亚:真稀奇,是客人吗?

路特:是、是的……那个,我……

梅莉亚:你好,欢迎你来到这里。

梅莉亚:今天是有什么事?

路特:……那个,我……

路特:……能不能,请老师讲讲你冒险的故事呢?

梅莉亚:哎呀呀,当然可以。不过故事会很长,没关系吗?

路特:嗯,多长都没关系……不管需要几天,我都会来的。

梅莉亚:呵呵……!真让人高兴。那我就,开始讲了……

梅莉亚: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是个有些不可思议又充满奇迹的,仅仅只有六天的冒险故事……

普里尔:……

拉路特:……普里尔,让他们独处一会儿吧?

普里尔:……嗯,也是啊。

【过场】

奥丘佩:啵噢噢噢——!

梅露可:喵喵喵——!

优:真的……可以让奥丘佩加入探险队?

普里尔:被批准加入我们小队了!

普里尔:诶嘿!

拉路特:……真是太好了。这样普里尔就离实现梦想更进一步了呢?

普里尔:哼哼哼!多年来的努力终于有所收获了!

奥丘佩:啵噢噢噢——!

梅露可:好厉害呀优!

优:(真厉害啊)

优:(听说,是贝尔迪莱特先生说服了上面的人,相当强硬地拿到了许可)

梅露可:(那个贝尔迪莱特先生态度强硬……?)

优:(不过贝尔迪莱特先生是笑着的所以我想大概没问题……)

梅露可:(喵〜说不定普里尔小姐的强硬意外的是来自贝尔迪莱特先生呢!)

拉路特:能和优君,小梅露可一起执行任务我很高兴。

拉路特:祝愿你们在接下来的旅途中能有美好的邂逅,有幸运伴你们同行。

优:非常感谢。我也很高兴能和几位一起冒险。

路特:优说过的话成真了啊。

优:我说过的话?

路特:在旅行中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所改变。……我大概也变了。能和你一起冒险,我很开心。

路特:谢了啊?

优:我也是,能到过去的电之国真是太好了。

优:让我感到现在的生活并不是理所当然的,每一天都应该尽力做好眼前的事情。

路特:嗯,是啊。

路特:等到我兑现了和梅莉亚的约定之后……还想和你一起冒险!

优:路特……

加墨:差不多该出发了〜!

优:……那,再见!

梅露可:再见了哟〜!

路特:优、梅露可!要保重啊……!

普里尔:……走了!

拉路特:有些寂寞啊。

普里尔:还有和光说不练的大人物的承诺!接下来还要破坏“白色房间”。

普里尔:有一大——堆工作呢!

路特:总之,你们两个……不对,你们三个,努力工作啊。

普里尔:什么——?!还是那么狂妄啊你!对长辈尊敬一点啊!

奥丘佩:啵——!

路特:哈哈哈……!

普里尔:……

普里尔:唉。那什么……如果还想帮解析班工作的话,看在可爱的拉路特的份上我会同意的哦?

路特:……普里尔。

拉路特:……

普里尔:哈——!拉路特、奥丘佩阁下!要被班长训啦!任务任务,快走哦哦哦——!

拉路特:……再见路特。

路特:啊,再见!

路特:……

【过场】

路特:……

卡露瑟:……你一直盯着这个看呢。很在意这个“花”吗?

路特:……抱、抱歉。因为以前没见过。真漂亮啊。

卡露瑟:谢谢。我去了外面的世界,挑特产的时候买了真的花带回来。

路特:好厉害啊……那是,真的花吗。

卡露瑟:想给总是在吃电晶石花的人看看。

路特:……?

卡露瑟:其实想带花束回来的,但是花束会枯萎,所以选了盆栽。

路特:……是很重要的人啊。

卡露瑟:还有其他重要的人。所以,虽然外面的世界很刺激但还是回来了。

路特:是吗……

【过场】

罗贝塔:还记得我吗?好久不见!

路特:你好……

罗贝塔:哇,电晶石花束!好漂亮〜!

路特:……我打算邀请一个人去约会……

罗贝塔:约会……?

路特:我经常去找她。但总是,说不出口……

路特:……请、请问!

罗贝塔:怎、怎么了……?

路特:该怎么邀请,对方才会开心呢……?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对……!

罗贝塔:(这孩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之前,脸上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

罗贝塔:(但是,算了……)

罗贝塔:呃,那个,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总觉得你变化非常大呢。

罗贝塔:笨拙也好差劲也好,只要能传达你的内心就可以了。那就是最能让对方高兴的话哦?

路特:……是这样吗?

罗贝塔:呵呵……是那样哦。

路特:是吗……嗯,谢谢……!

罗贝塔:呵呵,能让人认真起来的真正的恋爱,果然很美妙。

罗贝塔:……好了!好像得去确认一下委托是不是要取消了呢。

【过场】

普里尔:话说回来啊——!没想到我从老师那里听来的故事,竟然就是拉路特你们啊?

普里尔:还有拉路特,到了过去还问我故事的细节来着?

拉路特:在过去第一次遇到小梅莉亚的时候,我立刻就想起了你讲过的故事。

拉路特:然后我很快就明白了。我们到达的那个过去,就是普里尔讲的冒险故事的时代。

拉路特:眼前的少女,就是你的恩师……

拉路特:只是,我不确定生活在另一个时代的我们,对过去可以干涉到什么程度。

拉路特:我很担心,如果改变得太多,会不会就无法回到我所知道的“现在”呢。

普里尔:……拉路特拼命地想要彻底再现从我这里听到的故事呢。

拉路特:嗯,因为想再见到现在的你。

普里尔:啊——啊——啊——啊!

普里尔:我也想和年轻的梅莉亚老师一起开拓未开之地!

普里尔:结果,竟然要破坏白色房间,上面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才能得出这种莫名其妙的结论啊!

普里尔:我的怒火——!要发泄到哪里才好啊——?!

拉路特:哈哈哈……!

拉路特:因为表面上是和平的国家嘛。

拉路特:“白色房间”让穿越时空成为了可能。这个手段过于强大,用错一步就有可能让国家崩溃。

拉路特:他们是担心这个吧。

普里尔:但是——对我们探索队来说,因为那种胆小怕事的理由失去了能够揭露未知的电气晶具,还是无法原谅!

普里尔:生气——!

拉路特:我也这么觉得。

普里尔:哎,但是,嗯……!

普里尔:看到拉路特开朗的表情,就觉得到了过去的人是你真是太好了!

拉路特:……?

普里尔:你总在说的那个这个国家会因为电气晶具而衰退的,无望又悲伤的未来,有办法避免了吗?

拉路特:……到过去之后我明白了,这个国家的确因为电气晶具而发展,人们的生活变得方便而富裕。

拉路特:但是,能够让人幸福的是人。发展与幸福之间并不总能划上等号。

拉路特:见到梅莉亚老师,我明白了。她的身影被当时的孩子们……还有现在的你继承着。

普里尔:……嘿嘿嘿!当然了!

拉路特:我比起之前,对未来抱有了更多的希望。

拉路特:……因为,未来是未知的。活在当下的我们,可以改变它。

普里尔:……老师改变了拉路特,也改变了路特呢。

拉路特:嗯。

普里尔:……那之后路特一直在去老师那里吗?

拉路特:……嗯。他们两个在五十年前约定要再会。

普里尔:说起来路特也说过……明明约定什么的,他应该最讨厌了。

拉路特:我想以前的路特是不会定下约定的。

普里尔:……如果再早几年的话,老师应该会记得路特吧。

拉路特:嗯……

普里尔:……路、路特那家伙……呜呜……很痛苦吧!

普里尔:被最喜欢的人忘记……很痛苦。老师也,肯定……不愿意忘记的……!

拉路特:不要哭啊普里尔……?

拉路特:那孩子,已经没事了。路特比起以前坚强得多了。

拉路特:爱上一个人,知道了坚强与软弱,也拥有了梦想……

普里尔:“爱一个人,就是把自己的感情和对方的感情重叠在一起”。

普里尔:将对方的悲伤当做自己的悲伤,心系对方的梦想,将对方的幸福当做自己的幸福而欢喜。

普里尔:梅莉亚老师常常,这么说……

拉路特:……是吗。

【过场】

梅莉亚:……

路特:……这个。

路特:(和我交换的记录用电气晶具……)

路特:(一直,保留着吗……)

“我正在忘记很重要的事情。偶尔,会想不起名字来。声音和相貌也已经想不起了,好寂寞”

路特:……

“今天也去了那个地方。虽然觉得是绝对不能进去的地方,但有时候无论如何都想见到那个人,所以会忍不住要去”

路特:梅莉亚……

“想让路特也听听罗克的梦想”

“终于,孩子们终于有了梦想。如果路特还在,一定会和我一样高兴吧”

路特:……

“路特他们离开这里就快一年了。婆婆问我,有没有后悔”

“我回答说,路特和我约好了会来见我的,所以没关系”

“那个讨厌约定的路特,不想对我说谎的路特……”

“说会来见我,和我约定要去约会。所以我会相信他,等待下去”

路特:……梅莉亚。

梅莉亚:……唔嗯,哎呀……?

路特:啊……对不起,吵醒你了……

梅莉亚:你在哭吗……?

梅莉亚:怎么了,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

路特:……那、那个……!

路特:你愿意听听我的恋爱的事情吗?是我的初恋……

梅莉亚:哎呀,那可真好……但是,你是因为那次初恋才哭吗?

路特:是的……

梅莉亚:那是段,痛苦的恋情吗……?

路特:……不,并不是。

路特:……对我来说,是一生的恋爱。

梅莉亚:……

梅莉亚:啊,啊啊,怎么会……!

路特:怎、怎么了……?要叫人来吗……?

梅莉亚:不是,不是的……!

路特:……

梅莉亚:我忘记了非常重要的事情……

梅莉亚:我一直在等你,路特……

路特:……我来邀请你去约会了。


评论

匿名用户 #1

5个月 前
分数 0++
翻译辛苦了!!!电三真的太好哭了两对的情感都好感人

匿名用户 #2

5个月 前
分数 0++
翻译大感谢!!!呜呜呜我哭的要死

匿名用户 #3

3个月 前
分数 0++
呜呜呜呜太尊了我人没了TAT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