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天に降る燦歌、蒼眸に瞬く金の影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降临于旱天的灿歌,闪烁于苍眸的金影

沙漠3rd头图.jpg

活动角色

「伴焰的从者」伽那托 「送荫的王子」托尔巴 「漠夜的星光」阿尔法尔德 「降临黎明之鸟」莎莉哈缇

其他登场角色

「禁秘的胸臆」夏哈幽

剧情翻译

※wiki的翻译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敬请理解。

※推荐配合游戏内演出效果及BGM阅读。

第一话:一个人在沙漠上

砂上にひとり
[展开/收起]
我找寻到的,闪闪发光的鳞之星啊。

别黯淡那光芒,直到照亮地底的黄泉吧。

请一直照耀着我,那是我将飞去的地方。

【过场】

(不要消失)

(我的……)

Sm3 1-1.jpg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星星,好亮)

???(莎莉哈缇):(什么时候变成了晚上……)

???(莎莉哈缇):(哎,不好了!我还有,必须得做的事情……)

???(莎莉哈缇):(……才对,但到底是什么来着?)

Sm3 1-2.jpg

???(莎莉哈缇):(嗯……)

???(莎莉哈缇):(对啦!我有东西要送!就握在我的手里,是很重要的东西……)

???(莎莉哈缇):(重要的东西……)

???(莎莉哈缇):(……不见了)

Sm3 1-3.jpg

???(莎莉哈缇):(啊,啊呀呀呀,糟啦!我得马上找到它才行,如果别人发现它的话)

???(莎莉哈缇):(发现它的话……)

???(莎莉哈缇):(会发生什么来着?说到底,“它”到底是什么?)

Sm3 1-4.jpg

???(莎莉哈缇):(咦,咦?不会吧。我是不是,忘掉了什么?)

???(莎莉哈缇):(等,等一下!不可能的。看,我都记得自己的名字……)

???(莎莉哈缇):……

Sm3 1-5.jpg

???(莎莉哈缇):(想不起名字……)

???(莎莉哈缇):(怎,怎么办呀——我,我难道……)

???(莎莉哈缇):(失忆了?!)

???(莎莉哈缇):(……这)

Sm3 1-6.jpg

???(莎莉哈缇):(这里是哪里——?!我是谁——?!)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开玩笑的。因为,说起失忆就是要这样做吧!首先这样做就好了!)

???(莎莉哈缇):(一点都不好啦——!)

???(莎莉哈缇):(呜呜,失忆好孤独。竟然连能吐槽自己的人都没有……)

???(莎莉哈缇):(啊,对啦!既然没有,那我自己造一个不就好了!看,在沙子上画一张脸……)

???(莎莉哈缇):(虽然,就算画了,回答我的还是我自己啦)

Sm3 1-7.jpg

???(莎莉哈缇):(啊,啊哈哈,好冷!)

???(莎莉哈缇):(……好冷)

Sm3 1-8.jpg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怎么办呀)

???(莎莉哈缇):(我真的,在这种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沙漠上,既没有记忆,也无家可归)

???(莎莉哈缇):(孤零零一个人)

【震动】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那个,是什么呢。有什么落在沙子上了,在星光下闪耀着……)

???(莎莉哈缇):(下面的沙子鼓了起来……)

???(莎莉哈缇):(从落下的沙子里露出了一个毛茸茸的……)

Sm3 1-9.jpg

菲奈提:咕噜噜噜……!

???(莎莉哈缇):……

菲奈提:……

Sm3 1-10.jpg

???(莎莉哈缇):(呀……)

???(莎莉哈缇):……!

菲奈提:咕噜噜……?

???(莎莉哈缇):(很,很好很好,我居然没叫出声!真棒,得夸自己两句才行,就这样……)

菲奈提:咕噜噜噜!

???(莎莉哈缇):(咦,为什么要跑来我这边——!)

???(莎莉哈缇):(啊,原来如此!说到底我们眼神都对上了呀!屏住呼吸的一秒里,它都用看猎物的眼神看着我了!)

菲奈提:嗷呜呜呜!

Sm3 1-11.jpg

???(莎莉哈缇):(不要啊——被踩烂了!我刚刚画的沙之化身被踩烂了!它本来会成为我的朋友一号的!)

???(莎莉哈缇):(等、我现在想这些脱线的事情干嘛呀!沙之化身只是沙子,不管死多少次都能复活,但我可没法复活……)

……?!

???(莎莉哈缇):(脚、脚陷进沙子里了……)

菲奈提:咕噜噜噜……

???(莎莉哈缇):(啊……)

???(莎莉哈缇):(逃不走,了)

菲奈提:咕噜啊啊啊啊啊!

切,蠢货!

菲奈提:嗷呜呜?!

???(莎莉哈缇):(咦?)

Sm3 1-12.jpg

???(阿尔法尔德):……?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要是你不逃,我就真是白救你了。

???(莎莉哈缇):(咦?!)

???(阿尔法尔德):我走了。

???(莎莉哈缇):(咦,咦——?!)

???(莎莉哈缇):(啊,我真是的,到底在干嘛啦!都怪我在这种时候发呆!我得赶快站起来,然后逃……)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好,好疼——!刚才摔倒的时候扭到脚了……!)

Sm3 1-13.jpg

???(阿尔法尔德):……

???(莎莉哈缇):(啊,他看起来一脸嫌弃!)

???(莎莉哈缇):(我,我要打起精神来呀!必须得忍住痛站起来!如果我站不起来,这个人也会……)

菲奈提:咕噜啊啊啊!

???(莎莉哈缇):(呀——魔物已经逼到我身后了……!)

???(阿尔法尔德):哼!

菲奈提:嘎锵!

???(莎莉哈缇):(嘎……?)

???(莎莉哈缇):(……这、这个人,力气好大!他让魔物咬住了自己的剑,帮我压制着它……!)

???(莎莉哈缇):(得、得趁现在逃掉才行!他那样肯定没办法撑多久的!在我拖他后腿之前,要快点逃……)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这、这次又是什么?!有什么飞了过来……是衣服纽扣?)

???(阿尔法尔德):哼……!

???(莎莉哈缇):(咦?)

Sm3 1-14.jpg

???(阿尔法尔德):……哈!

菲奈提:嘎呜呜呜?!

???(莎莉哈缇):(他把魔物推飞出去了?!)

菲奈提:嘎呜呜……

菲奈提:嘎呜!

???(莎莉哈缇):(啊……它逃走了)

???(阿尔法尔德):……

Sm3 1-15.jpg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我这是……得救了吗)

???(莎莉哈缇):……

Sm3 1-16.jpg

???(莎莉哈缇):(……!啊,要、要道谢!要道谢才行……)

Sm3 1-17.jpg

???(阿尔法尔德):喂,死丫头。

???(莎莉哈缇):(但是,呃,咦?)

???(阿尔法尔德):蠢货,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功夫救你吗。这附近是潜沙兽的巢穴。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莎莉哈缇):(呜……)

???(阿尔法尔德):……?!

Sm3 1-18.jpg

???(莎莉哈缇):(呜呜呜……!)

???(阿尔法尔德):喂,喂!

Sm3 1-19.jpg

???(莎莉哈缇):……,……!

Sm3 1-20.jpg

???(阿尔法尔德):……

Sm3 1-21.jpg

???(阿尔法尔德):……

Sm3 1-22.jpg

???(阿尔法尔德):……

???(阿尔法尔德):……别哭了。闭嘴跟我来。

【过场】

???(莎莉哈缇):(篝火的余灰……有卷在一起的被褥,日用品,深处好像还有别的东西。他是不是在这里生活呀)

???(阿尔法尔德):……

Sm3 1-23.jpg

???(莎莉哈缇):(好像看到了,什么?)

???(莎莉哈缇):(……啊,放在篝火旁边的草,是驱赶魔物用的香)

???(莎莉哈缇):(原来是这样呀。因为我一直怯生生的,所以他以为我还在害怕)

???(莎莉哈缇):(他把不能走的我背到了这里,而且他本来就在那只魔物手下救了我……虽然看上去有点可怕,但他果然是个好人吧)

Sm3 1-24.jpg

???(莎莉哈缇):(……我现在就是这么想的。嗯……失忆之前的我,会不会其实很容易上当受骗呢)

???(莎莉哈缇):(不不,但是,他也是真的救了我,怀疑他不太好吧……)

???(阿尔法尔德):给你了。快用。

???(莎莉哈缇):(哇,哎呀……!)

???(莎莉哈缇):(……药草。他是想叫我处理一下脚伤,吗?)

???(莎莉哈缇):(虽然我很想道谢……)

???(阿尔法尔德):干嘛?

??(莎莉哈缇):(我该沉默到什么时候才算好呢)

Sm3 1-25.jpg

???(阿尔法尔德):别老盯着我看,烦死了。

??(莎莉哈缇):(咦,对、对不起!)

???(莎莉哈缇):(不过,就算我在心里说话,他也听不见呀)

???(莎莉哈缇):(唔,用姿势表达吧……能表达歉意的姿势……)

???(阿尔法尔德):喂,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是因为想去河里淘砂金吗?

Sm3 1-26.jpg

???(莎莉哈缇):(我)

Sm3 1-27.jpg

???(莎莉哈缇):(什么都)

Sm3 1-28.jpg

???(莎莉哈缇):(不知道)

Sm3 1-29.jpg

???(阿尔法尔德):……

???(莎莉哈缇):(咦,咦?现在是不是已经可以说话了呀。嗯……)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咦?)

???(阿尔法尔德):你还真是死脑筋。得了,张嘴说话吧。

Sm3 1-30.jpg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为,为什么……)

???(阿尔法尔德):……

Sm3 1-31.jpg

???(阿尔法尔德):哼,所以我才讨厌跟别人扯上关系……!屁大点事情就耿耿于怀的。够了,随你便吧!

Sm3 1-32.jpg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哎你烦不烦!就算你再怎么想报复我,冲着我把口型做到天上去,我也不会道歉的!还有,别缠着我了!

Sm3 1-33.jpg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你闹够了没……!

???(阿尔法尔德):……?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你难道说不出话来吗。

Sm3 1-34.jpg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

Sm3 1-35.jpg

???(阿尔法尔德):……

Sm3 1-36.jpg

???(莎莉哈缇):……!

你等下。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用这个。

Sm3 1-37.jpg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这是木炭。用这个在这块板上写字……

???(阿尔法尔德):不……

Sm3 1-38.jpg

???(莎莉哈缇):【谢谢你】

???(阿尔法尔德):喂,你会写字啊。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你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靠近潜沙兽的巢穴。你……看起来也不像是生来不会说话。

???(莎莉哈缇):(你,你突然问我这么多,我也……!)

Sm3 1-39.jpg

???(莎莉哈缇):【我 什么都 不知道】

???(阿尔法尔德):……?

???(莎莉哈缇):【真的 因为我 没有 记忆】

???(阿尔法尔德):什么?

???(莎莉哈缇):【我不知道 自己 为什么 发不出声音 不知道 能回哪里 也不知道 自己的名字】

???(阿尔法尔德):……

Sm3 1-40.jpg

???(莎莉哈缇):(呜呜,他又开始一脸嫌弃了……)

???(莎莉哈缇):(但是,想想也对啦……对他来说,我只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失去了记忆,也失去了声音,甚至还扭到了脚……)

???(莎莉哈缇):(嗯?)

???(阿尔法尔德):……虽然我讨厌麻烦事,但既然已经和你扯上了关系,那也没办法了。我就准你在养好伤之前待在这里吧。

???(莎莉哈缇):……!

Sm3 1-41.jpg

???(阿尔法尔德):……哼。你们这些人,就只会在有利可图的时候试图讨好……

???(莎莉哈缇):【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那是什么。

莎莉哈缇:【名字 我的】

???(阿尔法尔德):你想起来了吗?

Sm3 1-42.jpg

莎莉哈缇:【我带着的东西 全部都有 写名字 以前的我 好厉害】

???(阿尔法尔德):……

???(阿尔法尔德):所以你就这么高兴?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是说 对不起 刚才我没听清 你说了什么 请你 再说一次】

Sm3 1-43.jpg

???(阿尔法尔德):……

Sm3 1-44.jpg

???(阿尔法尔德):我不管你了!

【过场】

Sm3 1-45.jpg

梅列罗尔:咕噜噜!

优:哈,总算是摆平了……

梅露可:喵~这一带都是还没被治愈的魔物,真的相当辛苦哟。

优:对啊。嗯,所以才……

Sm3 1-46.jpg

???(托尔巴):哎呀,辛苦啦。真不愧是愈术士,就是不一样呀~

优:啊,王……

哎呦~托尔巴王子!

梅露可:喵哇!

加墨:非常感谢殿下这次赏脸随在下的商队旅行~王子果然名不虚传,眼光也是出类拔萃呀!

托尔巴:哎——你这么吹王子,王子也很头疼的耶——

Sm3 1-48.jpg

???(伽那托):请放心吧。选择这支有愈术士在的商队的,是我。

托尔巴:啊——伽那托!我们约好了不要往外说的吧。

伽那托:出于故乡的教导,我习惯把自己的功劳准确地报告给别人。

Sm3 1-49.jpg

托尔巴:这儿的规矩是衬托主人好吗!

伽那托:我侍奉的只是您,而不是您的国家。

伽那托:几位也一样,如果被王子抢了功劳,请务必告诉我。

Sm3 1-50.jpg

优:咦?!呃……

梅露可:这个问题好难回答呀……!

托尔巴:讨厌——好过分啊,伽那托。如果愈术士君他们没那么支持我了,你要怎么赔我嘛。

托尔巴:我不会抢功劳的啦,所以下次再有魔物的话,还是要麻烦你治愈它们啦,愈术士君。

优:啊,好!那是当然的。

托尔巴:愈术士君好可靠,真是太好啦。从出发开始一路走到现在也都超轻松的——我可不怎么喜欢战斗之类的喔。

梅露可:是这样吗?

托尔巴:因为嘛,今后的时代比起武力肯定会更重视头脑呀。

托尔巴:只有能和魔物战斗才算得上优点的暴力时代已经结束啦。

伽那托:虽然这个人嘴上这么说,但其实每天晚上都会偷偷锻炼喔。

Sm3 1-51.jpg

托尔巴:喂,你懂不懂什么叫做保密义务?

伽那托:我明白。

托尔巴:那,你为什么轻易就泄露了主人的秘密?

伽那托:因为它已经众人皆知了。大家都发现您跟着商队旅行的时候在偷偷锻炼肌肉了。

托尔巴:啥?

优:……

Sm3 1-52.jpg

梅露可:……

Sm3 1-53.jpg

托尔巴:愈术士君?!瓶装小姑娘?!

优:不,但是!

托尔巴:咦,干嘛,眼睛闪闪发光地盯着我……

优:我明白您的心情!那憧憬着肌肉的心情……

托尔巴:哈,哈——?!我根本没有憧憬好不好?!

伽那托:请看,这就是对着戳中自己痛处的小朋友发火的幼稚王子。

Sm3 1-54.jpg

托尔巴:你真的是我的侍者吗?

伽那托:至少现在不是。

Sm3 1-55.jpg

托尔巴:造反!造反了啊!

伽那托:王子您忘了吗。是您自己要求我,在靠近城镇时不要把您当做王子的。

托尔巴:嗯?已经到了吗?

梅露可:喵,真的哟!前面已经能看到我们要去的镇子啦!

优:那就是……王子想要微服视察的,拉穆尔尼古姆城吧。

托尔巴:过去它曾是砂金之城,象征着这一带的荣华……

托尔巴:如今已经化为泡影。

Sm3 1-56.jpg

Sm3 1-57.jpg

托尔巴:现在只是贫民窟罢了。

第二话:两个人在洞窟里

洞窟にふたり
[展开/收起]
Sm3 2-1.jpg

???(阿尔法尔德):喂,丫头!别随便乱动!还有别非法入侵!你住的地方是从那边开始到这里!

莎莉哈缇:……?

Sm3 2-2.jpg

???(阿尔法尔德):我说过!用木炭画出的这条线!

Sm3 2-3.jpg

???(阿尔法尔德):和这条线之间!

???(阿尔法尔德):是用来分割我和你领地的吧!

莎莉哈缇:……!

Sm3 2-4.jpg

莎莉哈缇:【对不起 我只是想 帮阿尔法尔德 做点事情】

阿尔法尔德:你是想做用来写字的木炭吗?

莎莉哈缇:【饭菜 有点 烧焦了】

阿尔法尔德:这,不能叫,饭菜!

阿尔法尔德:够了,你给我老实待在,你、的、地、盘、里!如果你要因为脚伤恶化赖在这里,我可受不了。

莎莉哈缇:……

Sm3 2-5.jpg

莎莉哈缇:【知道了 我回去】

……?

阿尔法尔德:别一站起来就摔倒!

莎莉哈缇:(已经过去三天了吗……脚还没好起来,吃穿住又都靠阿尔法尔德,所以我才想尽可能帮些忙的)

Sm3 2-6.jpg

莎莉哈缇:(结果,只是证明了至少失忆之前的我肯定不是厨师)

莎莉哈缇:(……也不是,“只是”而已)

阿尔法尔德:啧,篝火堆里露出了拳头大的一块炭。而且柴火也因为刚才那一摔散掉了……要重新码好。

莎莉哈缇:(我老是,笨手笨脚的)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纽扣?是什么……)

【回忆】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这、这次又是什么?!有什么飞了过来……是衣服纽扣?)

阿尔法尔德:哼……!

莎莉哈缇:(咦?)

阿尔法尔德:……哈!

菲奈提:嘎呜呜呜?!

莎莉哈缇:(他把魔物推飞出去了?!)

【回忆结束】

莎莉哈缇:(我把当时阿尔法尔德衣服上绷掉的纽扣……带回来了啊)

莎莉哈缇:……

Sm3 2-7.jpg

阿尔法尔德:……你,你干嘛盯着我看。哼,我才不会道歉!

莎莉哈缇:【对不起】

莎莉哈缇:(我又惹他生气了……但,但只是钉个纽扣的话,我大概还是会的……)

莎莉哈缇:(不不不,别太自信了啊,莎莉哈缇!先在自己的衣服上试试看吧!)

【过场】

莎莉哈缇:(……我,是不是做什么都笨呀)

Sm3 2-8.jpg

莎莉哈缇:(呜呜!失忆之前的莎莉哈缇,你至少学一样有用的技术好不好~!)

莎莉哈缇:(这样下去,我就只是个吃白饭的,累赘,饭桶,畜生……)

Sm3 2-9.jpg

莎莉哈缇:(……最后那个说得太重了,嗯)

莎莉哈缇:(但,我的确是个人家连我的名字都不愿意叫的累赘吧)

莎莉哈缇:(……差不多该睡了吧)

莎莉哈缇:(因为,对他来说,比起看到我学会针线活,还是看到我赶快养好伤离开这里更高兴)

阿尔法尔德:……

Sm3 2-10.jpg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莎莉哈缇:(我明明只知道他的名字)

莎莉哈缇:(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在意他)

莎莉哈缇:(是因为他帮了我吗)

莎莉哈缇:(他是个怎样的人呢。我想要更多地了解他)

莎莉哈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会不自觉地注视他)

莎莉哈缇:(因为,他是我的……)

莎莉哈缇:(我的?)

阿尔法尔德:……

Sm3 2-11.jpg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阿尔法尔德:哈,哈……!

Sm3 2-12.jpg

莎莉哈缇:(他在因为噩梦呻吟……!怎么办,我是不是该叫醒他呀)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快醒醒】

莎莉哈缇:(啊,写出来又没有意义!但我又发不出声音,他又不让我穿过这条线)

阿尔法尔德:啊,呜……!

莎莉哈缇:(只,只是把手伸过去的话……!)

阿尔法尔德:唔!

Sm3 2-13.jpg

莎莉哈缇:(咦?!他抓住了我?!)

阿尔法尔德:唔,呜呜!

莎莉哈缇:(好、好痛,好痛痛痛痛痛!阿尔法尔德,力气,太大了!我的手指要融为一体了!)

莎莉哈缇:(但是……)

阿尔法尔德:哈,哈……!

莎莉哈缇:(他眉头的皱纹,好深)

莎莉哈缇:(他在做怎样的梦呢)

莎莉哈缇:(他是不是有过很痛苦的经历?所以,他才一直像是在闹别扭一样,才会在这种地方一个人生活?)

Sm3 2-14.jpg

莎莉哈缇:(虽然,手指很痛……)

莎莉哈缇:(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希望让他就这样握着我的手)

【过场】

阿尔法尔德:……

Sm3 2-15.jpg

阿尔法尔德:噗啊!

阿尔法尔德:……

Sm3 2-16.jpg

阿尔法尔德:……?

Sm3 2-17.jpg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

Sm3 2-18.jpg

阿尔法尔德:……?!

【过场】

莎莉哈缇:【今天的饭 好香 很好吃的样子】

Sm3 2-19.jpg

阿尔法尔德:这几天一直在吃烤鱼,所以偶尔也想吃点炸豆饼。

阿尔法尔德:是我想吃!

莎莉哈缇:……

Sm3 2-20.jpg

莎莉哈缇:【好巧 我也是 这么想的 老是吃烤鱼 想换换口味 好开心 谢谢你】

阿尔法尔德:是吗,你这丫头真是有够走运的。虽然说不是为了你做的,但你就一边感谢我,一边好好品味吧。

阿尔法尔德:来,张嘴。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张嘴,蠢货。

Sm3 2-21.jpg

莎莉哈缇:【你不用 喂我吃的 我可以 自己吃】

阿尔法尔德:啊,死丫头!对了,你也别写字了!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啊——你看!你手一抖,木炭都掉到地上了……!啧,又得打扫了!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听着,你手上伤好之前,什么都别给我做!

莎莉哈缇:……,……!

Sm3 2-22.jpg

阿尔法尔德:但是你个头。马上放下那条木炭,张嘴。

阿尔法尔德:我不知道你怎么把手弄伤的,但反正我可忍不了你笨手笨脚地把吃的掉到地上。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你从一开始就这么做不就好了。别让我费那么多事。

阿尔法尔德:……味道怎么样。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哼,人类满脸欲望的时候真是好懂。

阿尔法尔德:……

Sm3 2-23.jpg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没事。

Sm3 2-24.jpg

阿尔法尔德:吃完了我给你看看手。赶快好起来,莎莉哈缇。

【过场】

莎莉哈缇:(这样就准备好做早饭啦)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还没回来吗。他昨天晚上出去了,说是早上回来,现在还没回……他去哪里了呢)

莎莉哈缇:(等他回来,好想快点让他看看,我会钉扣子了)

莎莉哈缇:(哈!但是,他可能又会说我又多此一举了)

Sm3 2-25.jpg

莎莉哈缇:(三天前也是,我还以为阿尔法尔德只会做烤鱼呢。但是,我又没有必要做饭)

莎莉哈缇:(……说到底我也没有做出一顿像样的饭来。不如说,还让他以为我吃厌烤鱼了)

Sm3 2-26.jpg

莎莉哈缇:(不,不不!就算是这样也比什么也不做好,莎莉哈缇!对,我要加油争取变得有用一点!)

莎莉哈缇:(……因为,我已经受够无能为力了)

莎莉哈缇:(咦,“已经”?“已经”……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来着)

Sm3 2-27.jpg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我这个笨蛋!是说我来到这里之后的时候吧!)

Sm3 2-28.jpg

莎莉哈缇:(好啦,要加油了,莎莉哈缇!打起精神来——!)

Sm3 2-29.jpg

莎莉哈缇:(呜,好痛——!)

莎莉哈缇:(呜呜,笨蛋。居然因为给自己打气一拳撞到了天花板上,还好阿尔法尔德不……)

噗,哈哈……!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

莎莉哈缇:【我第一次 听到 阿尔法尔德 笑】

Sm3 2-30.jpg

阿尔法尔德:你连耳朵都不行了吗,蠢货。

Sm3 2-31.jpg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呜喔!别凑近我看!

莎莉哈缇:……!

Sm3 2-32.jpg

阿尔法尔德:唔,你烦死了!走开,别来缠着我!好好照顾你的脚去!

Sm3 2-33.jpg

莎莉哈缇:……

Sm3 2-34.jpg

阿尔法尔德:喂,我不是叫你走开吗!

莎莉哈缇:【脚 已经 好很多了】

阿尔法尔德:……

莎莉哈缇:(错过了他的笑脸……)

阿尔法尔德:这样吗。那,接下来去镇上吧。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吃了早饭就走。先准备好。

Sm3 2-35.jpg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镇子……这附近原来有镇子呀。是不是要去买东西呢。为什么要带上我呢)

莎莉哈缇:(哈,难不成是让我给他拎东西?!)

莎莉哈缇:(这样的话,我大概也能帮一点忙!哇啊,早知道我平时就多锻炼一下肌肉了!)

莎莉哈缇:(不不不,现在开始练习应该也不晚!出发之前至少还来得及做点引体向上……)

Sm3 2-36.jpg

莎莉哈缇:(一————二————三……!)

阿尔法尔德:……?

【过场】

优:过两天就要出发了吗?

Sm3 2-37.jpg

梅露可:喵,明明我们现在已经逐渐和镇上的人们打成一片了,出发得也太急了的说。

加墨:因为托尔巴殿下的工作似乎要完成了。

优:啊,原来是这样……毕竟托尔巴先生很会交朋友嘛。所以他的视察……工作才那么顺利吗。

梅露可:的确,这几天看他跟好多人说过话哟。刚才甚至有人邀请他去自己家做客了。

优:对,然后现在就看不到他人了。想想他那个人……大概会在别人家蹭完晚饭才回来吧。

优:……虽然这也是他工作的一环。

Sm3 2-38.jpg

伽那多:因为,这个国家的问题之一就是贫富差距。

梅露可:喵,伽那多先生!您回来了呀?

伽那多:是的,我想有件事应该告诉加墨先生一声。

加墨:怎么咯?

伽那多:刚才少见地有两位旅客抵达了这里。而且,他们是为了这支商队而来的。

【过场】

Sm3 2-39.jpg

???(苏拉):……

莎莉哈缇:……

Sm3 2-40.jpg

???(苏拉):……

???(苏拉):……!

莎莉哈缇:(啊,跑掉了)

阿尔法尔德:别东张西望。这个地方旅客少,我们本来就容易被怀疑,你这样会让他们更警惕的。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我不是 可疑的人】

Sm3 2-41.jpg

阿尔法尔德:太可疑了。

Sm3 2-42.jpg

莎莉哈缇:(不用擦掉的嘛……)

阿尔法尔德:你别搞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在这边等我。我去跟那边那个商人说话。

莎莉哈缇:(商人?)

莎莉哈缇:(真的耶,附近就有一支商队。刚才的女孩子是往这支商队跑过去了吗)

莎莉哈缇:(呃,咦?阿尔法尔德不见了)

莎莉哈缇:(啊,他已经在跟一位商人说话了!那是哪个国家来的呢。他穿的衣服好少见……)

莎莉哈缇:(呜,不行不行!他明明刚刚才因为我东张西望生过气呢。我要努力不让阿尔法尔德被怀疑!)

???(苏拉):……

莎莉哈缇:(马上就被怀疑了?!)

???(苏拉):……

莎莉哈缇:(啊,等一等……!)

莎莉哈缇:……

Sm3 2-43.jpg

莎莉哈缇:(好痛……虽然说是已经好了,但跑的时候还是会……一路上也是阿尔法尔德背我来的……)

???(苏拉):……请,请问,你没事吗?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我没事 谢谢你】

???(苏拉):……

莎莉哈缇:……!

Sm3 2-44.jpg

莎莉哈缇:【我不是 可疑的人】

???(苏拉):……

Sm3 2-45.jpg

莎莉哈缇:【真的!】

???(苏拉):请问……你写了什么呀?

莎莉哈缇:(咦?)

优:苏拉,怎么了?

Sm3 2-46.jpg

苏拉:啊,是哥哥你们。这个人好像是脚疼,但我看不懂她写的……

优:看不懂?

梅露可:喵,这里写着字哟。写的是“我没事 谢谢你”,还有“我不是 可疑的人”。

苏拉:这样呀,太好啦!

苏拉:啊,但是……那个,姐姐你,难道不会说话?

莎莉哈缇:……

苏拉:姐姐?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因为 我 发不出声音】

梅露可:她说她发不出声音哟。

苏拉:这样喔……所以才在用那根棒子在石头上写东西呀。

优:发不出声音的女孩子……难道说,你就是莎莉哈缇?

Sm3 2-47.jpg

莎莉哈缇:……?

Sm3 2-48.jpg

梅露可:喵,果然是哟!我们刚刚听说过莎莉哈缇小姐的情况啦!今天开始就请你多关照了哟!

莎莉哈缇:……?

优:啊,我们还没有自我介绍吧。我是优。

梅露可:我是梅露可哟。我们就在那支商队工作哟!所以,我们今后就是旅伴啦!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说的事情,难道就是之后要跟商队一起旅行吗?)

梅露可:喵?你在找谁呀?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梅露可:你在找阿尔法尔德先生?是说刚才跟加墨先生谈话的人吗?

优:唔……我有听到他们在里面的房间说话……

优:咦,门开着。他似乎已经不在了。

梅露可:难道他连招呼都没有跟莎莉哈缇小姐说一声,就自己回去了吗?

莎莉哈缇:……?

优:不,不太可能吧。因为,商队出发之后,他就要和莎莉哈缇分开了啊。

莎莉哈缇:(咦?)

优:我们也只是听说而已,但莎莉哈缇也许不是今天就加入商队……

莎莉哈缇:……

Sm3 2-49.jpg

苏拉:姐姐?!你要去哪里?!

莎莉哈缇:(我得追上他才行!)

莎莉哈缇:(追上他……)

莎莉哈缇:(……追上他之后,我又要怎么办呢。我又帮不上忙,又失忆了,又总是给阿尔法尔德添麻烦)

苏拉:姐姐?你的脚没事吗?

莎莉哈缇:……

梅露可:莎莉哈缇小姐?!你的脚疼得站不起来了吗?!

Sm3 2-50.jpg

加墨:怎么咯?!

优:啊,加墨先生!莎莉哈缇她看上去不太好……那个,跟她一起来的那个男人呢?

加墨:……他已经离开了。

优:咦?

加墨:你是叫莎莉哈缇对吧。他告诉我你的情况了。我们对你没有恶意……

莎莉哈缇:(他手上的星星,是阿尔法尔德一直戴在耳朵上的耳坠)

加墨:我们会把你当做客人礼待。你的脚似乎很痛,我马上给你拿专用的垫枕……

莎莉哈缇:……

优:莎莉哈缇?你写了什么……

莎莉哈缇:【请让我工作】

加墨:为,为什么?!他已经交够了让你进商队的钱……

莎莉哈缇【我想把耳坠 还给他】

加墨:……

优:这,这是怎么回事?

加墨:我明白咯。

优:咦,加墨先生?

加墨,不过呢,你要先让我看看你的能力。我可不能雇一个当不了劳动力的人。

Sm3 2-51.jpg

莎莉哈缇:……!

加墨:……

加墨:这是爱啊。

梅露可&优:……?

【过场】

Sm3 2-52.jpg

托尔巴:我也还功力不够啊——

托尔巴:我明白他们不会马上就相信外人,但没想到正是因为关系拉近了一点就松懈了,漏掉了重要的事情。

伽那多:怎么了?

托尔巴:嗯,你来得正好。伽那多,你能不能帮我告诉加墨先生一下?我决定要再在这个镇上待一阵子。

伽那多:是要做什么吗。

托尔巴:算是吧。

Sm3 2-53.jpg

托尔巴:我要稍微,消灭一下盗贼。

第三话:被抛下的街道

取り残された街
[展开/收起]
莎莉哈缇:(唔,保养这件商品,首先需要擦亮它,防止生锈……)

Sm3 3-1.jpg

苏拉:姐姐,住手!

莎莉哈缇:……?!

Sm3 3-2.jpg

莎莉哈缇:(啊!糟糕,不能摔……)

苏拉:嗨呀!好险……!嗯,看起来也没摔坏!

莎莉哈缇:(太,太好了……)

苏拉:那个,不好意思突然喊住你,但你刚刚有一点点用力过猛了……这样有可能会擦伤商品的,要这样子放轻力度喔。

Sm3 3-3.jpg

莎莉哈缇:(啊,我又……)

苏拉:我都记住你这个手势啦。是“对不起”没错吧?

Sm3 3-4.jpg

苏拉:我在伽那多哥哥那里学手语的时候,第一个记住的就是它。因为,姐姐你总是打这个手势。

莎莉哈缇:……

苏拉:啊,又来了!

苏拉:姐姐你不要老是道歉啦。谁都有自己不擅长的东西,而且你不是才刚开始学这些嘛。

Sm3 3-5.jpg

莎莉哈缇:(呜呜,虽然会被安慰,但我在这边也笨手笨脚的……都过去三天了,我却还帮不上忙)

苏拉:姐姐?

莎莉哈缇:“没事 什么都没有 我只是 觉得自己 真的好没出息”

苏拉:啊,呃……?等一下下哦,我还没完全学会手语……

苏拉:优,小梅露可——!

Sm3 3-6.jpg

莎莉哈缇:(哇——?!呜哇哇哇哇!)

梅露可:喵,怎么了哟?

莎莉哈缇:【对不起 害你们老是要为了我跑过来】

梅露可:别在意这种小事啦!

优:然后,这次是怎么啦?

苏拉:嗯,刚刚姐姐用手语说了什么东西,但我现在只会一点点手语……

优:所以你是想让她写下来,然后让我们读给你听,对吧。

莎莉哈缇:【没什么事的 对不起】

苏拉:姐姐她说什么?

优:她说,没什么事的。

苏拉:这样吗?对,对不起,我自顾自地慌张起来了……

莎莉哈缇:“不是的 我才该说对不起 苏拉没有做错”

苏拉:呃……“我,对不起?”

梅露可:“我才该说,对不起?”

优:“你没有做错”?是这样吗?

苏拉:啊,我觉得应该就是这样的!

莎莉哈缇:【对不起 让你们费心了】

Sm3 3-7.jpg

苏拉:啊,你又道歉了!我连那几个字都认得啦。

苏拉:姐姐你道歉太多次啦。虽然你确实有点……不,超级,笨手笨脚的,还弄坏了不少商品……

莎莉哈缇:……

苏拉:但,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事情啦!姐姐你只是刚好不擅长保养商品而已!

苏拉:你瞧,我爷爷是铁匠,所以我从小就在金属和道具堆里长大,但失忆之前的姐姐不是做这个的吧。

梅露可:对哟!而且,莎莉哈缇小姐的记忆力真的超级好,学手语也是一下就学会了哟!

Sm3 3-8.jpg

莎莉哈缇:……

Sm3 3-9.jpg

苏拉&梅露可:……

优:呃,那个……话说回来,手语真的好方便啊!

苏拉:……!

苏拉:嗯,我真的觉得好方便!不只是手语,文字也是!

苏拉:姐姐在休息的时候,会教我认字吧。等我认识更多的字之后,应该就能从加墨先生那里接更多的工作了!

苏拉: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些呢,超级开心的!手语和文字都好厉害,我学得越多,能做的事情就越多!

苏拉:姐姐认识的字比我多得多,所以,先不说保养货物,你肯定能做到很多其他事情的!

Sm3 3-10.jpg

莎莉哈缇:……

Sm3 3-11.jpg

莎莉哈缇:……

苏拉:嘿嘿,是“谢谢”对吧?姐姐你教过我,所以我能看懂喔!

苏拉:我才该谢谢姐姐呢!因为,我能做的工作越多,赚的钱也就越多嘛!这样,总有一天也能赚回被偷走的钱……

优:被偷走的钱?

啊——讨厌——找不着啊!

梅露可:喵,听上去是……

伽那多:自从商队来到镇上之后,他还一次都没有出现过,也许是在警戒吧。

托尔巴:可已经过去三天了好吗?!我已经快要等厌了啦!

Sm3 3-12.jpg

伽那多:请不要闹脾气。

托尔巴:嗯——现在这种情况,我们是不是主动出手比较好呢……

托尔巴:你们怎么想?

莎莉哈缇:……

优:您是在问我们盗贼的事情吗?

托尔巴:对对。

Sm3 3-13.jpg

莎莉哈缇:(什,什么嘛。这是在问大家啊。搞错了,好羞耻……)

托尔巴:超过分的吧——是大坏蛋吧——这人居然在这——么穷的镇子上偷钱耶?真是畜生!这人绝对是狼心狗肺!

苏拉:……

梅露可:喵?苏拉,怎么了哟?

苏拉:不,没事……

加墨:苏拉!苏拉在吗?!

梅露可:加墨先生,怎么了哟?

加墨:你爷爷昏倒了!

Sm3 3-14.jpg

苏拉:咦……?

【过场】

梅露可:苏拉,爷爷怎么样了……?

苏拉:现在莎莉哈缇姐姐和伽那多哥哥在照顾他……

优:他身体怎么样了?

苏拉:爷爷说,他只是有点犯晕,休息一下就好了。但是……

优:……真让人担心。如果有懂得回复魔法的人,或者医生、药剂师在的话就好了……

苏拉:镇子上没有这种人啦。而且,现在也没钱去请……

Sm3 3-15.jpg

苏拉:……如果,没有盗贼的话。不,如果知事没有做错事的话……!

优:什么?

苏拉:大家都这么说!这座小镇之所以会沦落成这样,都是知事的错,都是因为知事他抛弃了我们!

梅露可:这,这是怎么回事哟?

苏拉:我听说,在我懂事之前,镇上非常繁华,也有很多人住在这里。这是因为,以前在镇子附近的河里能开采到“沙金”。

梅露可:“沙金”?

苏拉:就是像沙一样细的金,也能做成钱币喔。

优:原来是砂金啊!要是附近能开采到这么厉害的东西,镇上的确会富裕起来。可是……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Sm3 3-16.jpg

托尔巴:那是因为,那种金属实际上并不是砂金喔。

优:托尔巴先生!你说不是砂金……这还能搞错的吗?

托尔巴:据说是因为在河里发现它的时候,它跟金子一模一样。但是,不久大家就都看出这不是金子了。加工成钱币之后过个半年,它就会开始褪色。

托尔巴:它并不怎么强韧,开采它也需要花费不小的成本。人们很快就都离开了这个小镇。

梅露可:怎么会这样……

托尔巴:其实也可以理解。这一带原本是拥有内陆河川,却因为魔物聚集而无法开拓的土地。

托尔巴:拉穆尔尼古尔的知事自信于武力,才驱逐了魔物,强行开拓出了这个小镇。

托尔巴:但,那个时代还没有愈术士。就算赶走魔物,它们也马上就会回来。不久,只懂暴力的知事也快要把自己的军事经费吃空了。

托尔巴:所以,这里就又变回了魔物的巢窟。既然这里没有像砂金一样的宝藏,那就没人会特意跑来这种危险的地方吧。

优:……镇上的人们也说过,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商队来过这里,更不用说久待了。

梅露可:虽然说,在我们来之前不久似乎也有商队来过,但他们只是迷路了,马上就又从这里启程了哟。

托尔巴:我想也是。就算这个小镇有铁匠,也没有可以锻造的金属。

托尔巴:人们无法买进任何东西,也无法卖出任何东西,只能依赖在小镇富足时开掘的河道,勉强栽种农作物,养家糊口。

苏拉:……那条河的水量也一年比一年少,因为我们没办法维护它。我听说,以前的河水明明是那么多,有时甚至还会从河里漫出来。

梅露可:是这样哟……

苏拉:……

苏拉:我讨厌知事!知事他抛弃了我们!明明就是知事把爷爷他们带到这里来的!

苏拉:爷爷他们本来不是铁匠的,知事却为了复兴镇子把他们带了过来,复兴得不顺利之后,就把爷爷他们丢在了这里!

苏拉:这种人……!

苏拉:这种人,能登上王位才怪呢!

优:苏拉……

托尔巴:嗯嗯,你说得太对了!

梅露可:托尔巴先生?

Sm3 3-17.jpg

托尔巴:这个知事,真是太~过分了。无家可归也没钱离开的人只能留在镇上,而且知事为了复兴镇子教给他们的锻造技术也只有半桶水。

托尔巴:你们现在生活得这样辛苦,全都怪那个作出错误选择的知事!

托尔巴:但是,放心好了?

苏拉:咦?

Sm3 3-18.jpg

托尔巴:你长大的时候,我会让你们不用再流下这样的泪水。

苏拉:那是……不可能的。

托尔巴:我能做到。因为我嘛,是个头脑派。

苏拉:……我不懂。

托尔巴:也就是说,我和现在的知事是不一样的。

托尔巴:接下来,总之先搞定河道吧。愈术士君,你能和伽那多一起去治愈魔物吗?人们之所以无法维护河道,就是因为魔物的问题。

优:咦?托尔巴先生,你还知道这个呀。

托尔巴:算是吧~不过现在才实施对应措施,也有很多原因就是了。魔物似乎会在夜里出没,所以能拜托你今晚就去治愈魔物吗?

优:我明白了。请一定要让我去!

梅露可:苏拉!虽然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但,我们会尽全力治愈魔物的哟!

苏拉:姐姐你们……

苏拉:谢谢你们。那个,有什么我能够帮忙的吗?

托尔巴:没有喔。

苏拉:啊……

托尔巴:所以,你就待在爷爷身边吧。

Sm3 3-19.jpg

苏拉:……

苏拉:嗯。

Sm3 3-20.jpg

苏拉:嗯,明白了……!哥哥,真的……真的很谢谢你!

托尔巴&苏拉:……

优:……那个。

托尔巴:你是想说什么对吧。

Sm3 3-21.jpg

优:呃……

托尔巴:嗯嗯,不用大家来提醒我。对,我的父亲就是这里的知事,是将苦难加诸于镇民的罪魁祸首。

梅露可:托尔巴先生……是不太喜欢自己的父亲吗?

托尔巴:不啊,我不讨厌他。

优:咦?

托尔巴:没想到?

优:啊,对不起……

托尔巴:没事没事,没关系。毕竟我嘴上说着不讨厌,却也把他贬得一文不值。

托尔巴:因为这样比较方便。

优:哎?

Sm3 3-22.jpg

托尔巴:而且,嗯……对他们来说,这也是事实。

第四话:金之影

金の影
[展开/收起]
伽那多:恐怕是睡眠不足和疲劳吧。莎莉哈缇小姐,麻烦你捣碎这种药草好吗?

莎莉哈缇:……?

Sm3 4-1.jpg

伽那多:啊,没事的。虽然它在这个国家是杂草,但在我的故乡,人们会把它加工之后当成药物。

莎莉哈缇:“我明白了 马上弄好”

Sm3 4-2.jpg

镇上的老人:对,对不起,您原来是药师吗。但是,我没有钱可以付给您……

伽那多:没关系。这种药草就是在那边摘的,而且我想,正在帮忙的这位小姐也不会收下您的谢礼吧。

镇上的老人:几位……

镇上的老人:不,没事。非常谢谢几位。

伽那多:我才该谢您。在您看来,我们大概只是想让您吃下野草的无礼之徒而已。

镇上的老人:哈哈哈。我以前还真的吃过野草。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Sm3 4-3.jpg

莎莉哈缇:……

镇上的老人:啊,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

镇上的老人:唔,您是莎莉哈缇小姐吧?我听苏拉提到过您。谢谢您对苏拉这么好。

莎莉哈缇:……!

伽那多:她在说“我才应该说谢谢”。

镇上的老人:哈哈,您真是好心人。

镇上的老人:我们两个一直相依为命。我的腿开始疼之后,她就开始为了我去工作了。

镇上的老人:而且,在盗贼偷走她赚的钱之后,她就总是闷闷不乐的……

镇上的老人:不过,我感觉她最近似乎挺开心的。这一定是因为您,还有其他商队的人们,对她照顾有加吧。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如果是这样,我很开心。但是……)

伽那多:不好意思。被盗贼偷走是怎么一回事?

镇上的老人:啊,您不知道吗。

伽那多:我只是听说这附近闹贼,原来您家也受害了吗?

镇上的老人:是的,没错。而且,被偷走的钱是苏拉第一次做生意挣来的。

伽那多:做生意,吗。

镇上的老人:其实,在几位来镇上之前,有另一支商队来过这里。我听说他们马上就离开了,但苏拉似乎在这之前把自己做的装饰品卖给了他们。

镇上的老人:苏拉告诉我,他们大概是很喜欢它的设计,所以用不低的价钱买下了它。

镇上的老人:她还说,她想等到下次有旅人到这里来的时候,就用这笔钱请他们疏通河流。她存钱存得可小心啦。

Sm3 4-4.jpg

伽那多:原来如此,这真是个目光长远的判断。确实,把这片土地变得更加丰饶一些,最后才能更长久地帮助镇民们。

伽那多:但是,她是从哪里找到制作装饰品的材料的?这附近应该并没有什么好的资源……

镇里的老人:她似乎是收集起了那些留在镇里的假砂金,因为以前人们忘了丢弃它们,所以一些房子里还有。

镇上的老人:所以,当镇里有病人的时候,她也会说着“做装饰品的材料本来就是从镇里拿到的”,把自己的钱分给他们。

伽那多:这样啊。但是,那种假砂金……

镇里的老人:哈哈,我明白您想说什么。商队里的人们一定明白,在这镇里开采的金属只是劣质品。

镇里的老人:我想苏拉也没有隐瞒这一点。恐怕,那位商人之所以买下商品,多少也是可怜我们的施舍吧。

Sm3 4-5.jpg

伽那多:……

镇里的老人:您不需要露出这样的表情。人生活在世上,就是救济别人,又被别人救济的循环。这次只是轮到我们被别人帮助了而已。

Sm3 4-6.jpg

镇里的老人:接下来,是的……就是盗贼的事情了。

镇上的老人:在下一支商队到来时,镇上的人们就能够用这笔钱买食物还有药了,大家也都很高兴。但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这边开始出现盗贼了。

镇上的老人:盗贼挨个盯上了有钱人家,当然,我们家的钱也被盗贼第一个偷走了。现在,我们手头上只剩下从前留下的一点点钱了。

伽那多:这样吗……

Sm3 4-7.jpg

莎莉哈缇:(这个镇上的人们……每天都生活得很艰辛。爷爷之所以会倒下,也是因为以往累积了许多辛劳……然后,盗贼成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伽那多:啊,莎莉哈缇小姐,捣成那个样子就差不多了。接下来我会加工好的。

莎莉哈缇:(啊,对了!要把药草递给他……)

伽那多:那,请您喝下这个,今天早些休息。

镇上的老人:好的,谢谢您。

伽那多:没事。还在您疲累的时候问了您这么多事情,我才应该跟您说声对不起。我们现在就告辞了,请您好好休息。

伽那多:我们走吧,莎莉哈缇小姐。我想之后由家人来照顾会比较好。

苏拉:爷爷……

莎莉哈缇:……!

伽那多:没事了。她已经帮爷爷做了药汤。

苏拉:是姐姐帮忙做的?谢谢你……!

Sm3 4-8.jpg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

伽那多:这是事实。这的确是您去做的。来,我们走吧。

莎莉哈缇:(明明,不是这样的)

【过场】

伽那多:我总觉得,他就像某个国家里传说中的圣人一样。

莎莉哈缇:……?

伽那多:研究显示,如果生活环境变得恶劣,人很容易就会失去内心的平静,变得心胸狭窄,但是……

Sm3 4-9.jpg

莎莉哈缇:……!

伽那多:您说“他是好人”吗。也许的确可以这样称呼那些精神坚定,难以被环境影响的人。

伽那多:只是……

Sm3 4-10.jpg

莎莉哈缇:……?

伽那多:不,没事。我们去和托尔巴先生他们会合吧。

莎莉哈缇:……

【回忆】

镇上的老人:她……就开始为了我去工作了。而且,在盗贼偷走她赚的钱之后,她就总是闷闷不乐的……

镇上的老人:不过,我感觉她最近似乎挺开心的。这一定是因为您,还有其他商队的人们,对她照顾有加吧。

【回忆结束】

莎莉哈缇:(如果是这样,我很高兴。但是……)

莎莉哈缇:(但是,我真的帮上她了吗)

伽那多:怎么了吗?

莎莉哈缇:“对不起 什么都 没有”

伽那多:这样吗。既然您这么说,那么我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吧。

莎莉哈缇:……

Sm3 4-11.jpg

莎莉哈缇:……!

伽那多:莎莉哈缇小姐?

莎莉哈缇:(跟平时的感觉不一样。刚才,有谁……)

托尔巴:你居然能注意到那人,眼睛真尖。

莎莉哈缇:……!

托尔巴:啊,不好意思吓到你了?优君他们先回去了,所以我就在这里等你们。

Sm3 4-12.jpg

托尔巴:话说回来,你到底是什么人呢?居然能注意到她,你该不会是有什么特别的力量吧?

莎莉哈缇:……

托尔巴:虽然,她是我的……怎么说呢差不多是我的跟踪狂那样吧。

莎莉哈缇:……?!

托尔巴:啊,没事。她基本是个人畜无害的跟踪狂啦。

Sm3 4-13.jpg

莎莉哈缇:(人畜无害的跟踪狂……?)

托尔巴:但她跟踪人可专业了,很少有人能注意到她。连伽那多都没发现她,我也没有。

托尔巴:可是你却发现了她。嗯~我真好奇,失忆之前的你到底是什么人呀。

莎莉哈缇:(失忆之前的我……)

莎莉哈缇:(我……)

莎莉哈缇:(虽然我想不起来,但如果我能帮上什么忙的话)

莎莉哈缇:“我想帮你们 去抓 盗贼”

托尔巴:帮……

莎莉哈缇:(我能,为了这个小镇……最重要的是,为了苏拉,做到什么的话)

莎莉哈缇:(因为,多亏苏拉帮助了我,我才仍然没有被商队开除,即使我搞砸了好多事情,失败了好多次)

莎莉哈缇:(把耳坠还给阿尔法尔德的机会,是苏拉帮我抓住的)

莎莉哈缇:(如果苏拉在烦恼自己的钱被抢走了,那这次就轮到我帮她了,无论我能做到的事情是多么小……!)

托尔巴:嗯……不用你帮吧。

Sm3 4-14.jpg

莎莉哈缇:……

托尔巴:就算你能察觉到情况不对,你也没战斗力吧?你这个能力方便是挺方便的,但你帮上的忙可比不上你添的麻烦。

Sm3 4-15.jpg

莎莉哈缇:……

托尔巴:所以……

优:找到了,莎莉哈缇!加墨先生叫你呢!

Sm3 4-16.jpg

托尔巴:呜哇,来得太巧了吧……

莎莉哈缇:……!

托尔巴:啊,别跑!

伽那多:您没接好话呢。

优:……发,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伽那多:不,都怪这个人。

Sm3 4-17.jpg

托尔巴:不,刚才那是……

伽那多:您还是放弃这种先抑后扬的说话方式怎么样?

托尔巴:因为这样的话好感度加得比较快嘛!

伽那多:我劝您还是不要太依赖心理学书本的比较好。

托尔巴:书是伽那多你拿来的吧!

托尔巴:而且,我本来就没有依赖书本。我只是用上了能用的东西,而且解决事情的时候永远都得临机应变啊。

托尔巴:所以,愈术士君!快走吧,走吧!

Sm3 4-18.jpg

优:咦,咦?!

伽那多:我送你们。

优:啊,没关系的。就在附近……

托尔巴:我拜托过愈术士君一件事情吧?

优:啊,对哦。河里的魔物!

托尔巴:伽那多也了解魔物的知识。那,麻烦你咯。

优:明白了!

伽那多:那,我们走吧。话说回来,加墨先生叫莎莉哈缇小姐去是有什么事呢?

优:啊,加墨先生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一定要交给她……

托尔巴:伽那多之前拿给我一份瞎掰的统计结果,说多数愈术士都是老好人,事到如今我开始信了……

托尔巴:先不说这个。我想跟你谈谈,跟踪狂小姐?

“王位继承权第22位的托尔巴王子,为了套近乎用了些权宜之计,结果却失败了,被仆人数落了一顿”。

托尔巴:你等一下?!这些东西不用记录吧!

Sm3 4-19.jpg

嘻嘻嘻,在跟踪狂看来就是这样的。

托尔巴:对不起。我不叫您跟踪狂了,请您不要把我的黑历史流传下去。

那可不行。

Sm3 4-20.jpg

鸟之目(夏哈幽):因为,我是“鸟之目”呀。

【过场】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只有我)

Sm3 4-21.jpg

莎莉哈缇:(只有,我)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河里的水位比平时要高……)

……?!

Sm3 4-22.jpg

(我滑倒了?为什么……)

(啊,有一些水……溢出到河岸来了……!所以……)

(……要被冲走了!呼吸,好困难!)

(快来人……快来人发现呀!)

(不行,声音……)

(谁也……)

Sm3 4-23.jpg

(啊……)

Sm3 4-24.jpg

鸟之目(夏哈幽):我找寻到的,闪闪发光的鳞之星啊。

鸟之目(夏哈幽):别黯淡那光芒,直到照亮地底的黄泉吧。

Sm3 4-25.jpg

鸟之目(夏哈幽):请一直照耀着我,那是我将飞去的地方。

(不要消失)

Sm3 4-26.jpg

(我的……)

莎莉哈缇!

Sm3 4-27.jpg

莎莉哈缇:……

Sm3 4-28.jpg

阿尔法尔德:哈,哈……!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第五话:与星星告别

星に別れを
[展开/收起]
Sm3 5-1.jpg

阿尔法尔德:你这家伙……笨蛋!蠢货!别老是让我费这么大功夫啊!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喂,你在听吗?!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阿尔法尔德:至少回句话……

Sm3 5-2.jpg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什……!

Sm3 5-3.jpg

莎莉哈缇:……呜……

Sm3 5-4.jpg

阿尔法尔德:……

Sm3 5-5.jpg

阿尔法尔德:……

阿尔法尔德:……

【过场】

索尔黑尔拉穆:龟龟~

梅露可:喵~让那些堵住水道的魔物让开后,水势一下子就变得这般浩大了呢~

Sm3 5-6.jpg

优:希望这样能让苏拉他们稍微轻松一些。

伽那托:不过,真是出乎意料啊。没想到水道不只是缺乏修缮,居然还有魔物堵在里面。

伽那托:水位突然上升了不少……希望镇上的居民不要出什么事就好。

【过场】

阿嚏!

莎莉哈缇:……!

Sm3 5-7.jpg

阿尔法尔德:吸溜、吸溜……

莎莉哈缇:(我、我都在干什么呀!险些溺水被人救起来不说,还让救我的人就这么湿着……!)

阿尔法尔德:吸溜吸溜!

莎莉哈缇:(呜呜,他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莎莉哈缇:“对不……”

Sm3 5-8.jpg

莎莉哈缇:(啊,手,从刚才起就一直握着。一只手没法道歉,得放开才行……)

阿尔法尔德:……

Sm3 5-9.jpg

阿尔法尔德:啊!

莎莉哈缇:(嗯?)

Sm3 5-10.jpg

阿尔法尔德:不,不是这样的!这只是把你从水里拉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握住的!绝对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喂,别误会了!

Sm3 5-11.jpg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什、什么啊你这幅表情。我可对你这家伙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啊!

莎莉哈缇:“一直以来 谢谢你”

阿尔法尔德:……哼,你是得感谢,得好好感谢一下月神。

阿尔法尔德:你这家伙是怎么回事,老是碍我的事,又是逃跑又是挣扎的,现在还哭起来了……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谢谢你来看望我 还这么担心我”

阿尔法尔德:啊?

Sm3 5-12.jpg

阿尔法尔德:……

阿尔法尔德:……

阿尔法尔德:笨蛋!你这家伙,总算是连眼睛也坏掉了吗……

莎莉哈缇:“手语 你能看懂”

阿尔法尔德:……!我、我以前就学过……

Sm3 5-13.jpg

莎莉哈缇:“骗人 手语 是伽那托先生从家乡 带来的 不可能 以前学过”

阿尔法尔德:唔、咕……!明明平时总在犯傻,这种时候倒是冒出些不必要的直觉来……!

莎莉哈缇:“我之前 就有感觉到 视线 但是不知道 从何而来 所以也不确定 是不是真的”

莎莉哈缇:“但是 刚才 明白了 因为阿尔法尔德 看了 握着的手 很慌张”

莎莉哈缇:“伽那托先生 教给我的 一种 手语 很适合 月亮 和 太阳 相互交错的 这个国家 我记得 他是这么说的”

莎莉哈缇:“手指和手指 交叉的是 有想要 传达的心意 互相 紧紧握住 代表 是重要的人”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慌张的样子 我第一次看到 比想象中的 直率”

阿尔法尔德:……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阿尔法尔德:你……那样用手语比划我也看不懂。我也没有闲到一整天都看着你,也没打算为了你学什么手语。

莎莉哈缇:(啊,是哦……也对,只是偶尔来看看而已,不可能全部学会的……)

莎莉哈缇:(找找看,有没有,能写字的东西……)

阿尔法尔德:已经够了吧。快点回商队去。我可没打算再照顾你了。

莎莉哈缇:(啊……等、等一下!)

阿尔法尔德:唔哦!

莎莉哈缇:“我有东西要给你”

阿尔法尔德:给我的东西?

莎莉哈缇:(太好了。没有掉进水里。因为这可是)

阿尔法尔德:……我的耳坠。

阿尔法尔德:哼,尽做些多余的事。我明明是把它当作分手费给你的。你该不是又想跟着我走吧?

莎莉哈缇:“不是 我不会 再 添麻烦了”

莎莉哈缇:“只是因为你 很珍惜它”

阿尔法尔德:……

Sm3 5-14.jpg

阿尔法尔德:真是,总是把不必要的事情看得很清楚。

莎莉哈缇:(……太好了)

莎莉哈缇:(谢谢你,加墨先生。谢谢你,苏拉)

莎莉哈缇:(因为苏拉和加墨先生讲了我的事情,他才看在我的记忆力的份上雇用了我)

莎莉哈缇:(为了让我在这个镇上停留之际能够还回耳坠,加墨先生预付了这个耳坠作为工资)

莎莉哈缇:(多亏这些,我才能够把它还给阿尔法尔德)

莎莉哈缇:(我……总是被人帮助。明明我,完全派不上用场。)

阿尔法尔德:……

阿尔法尔德:又是开心又是消沉的,你可真忙啊。

莎莉哈缇:……

Sm3 5-15.jpg

阿尔法尔德:……

Sm3 5-16.jpg

阿尔法尔德:……

Sm3 5-17.jpg

阿尔法尔德:……

阿尔法尔德:……你的……呃,优点是。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死缠烂打……不对,是不轻言放弃。

阿尔法尔德:……喂,你那什么表情!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在斟酌用词)

阿尔法尔德:……啊,真是够了!难得我想好好表达一次!

莎莉哈缇:……!

Sm3 5-18.jpg

莎莉哈缇:(啊啊,惹他生气了……!我在干什么啊!难得阿尔法尔德在安慰我!)

阿尔法尔德:哼!是我搞错了,不应该因为这是最后一次就这么心软的。

莎莉哈缇:(对了,最后……)

莎莉哈缇:(……最后)

Sm3 5-19.jpg

莎莉哈缇:(是啊。耳坠已经还回去了。和阿尔法尔德见面的理由,也没有了)

莎莉哈缇:(所以现在)

莎莉哈缇:(现在就要和阿尔法尔德告别了?就再也,见不到了?)

阿尔法尔德:再见!你就好好地过你的生活去吧。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不要)

莎莉哈缇:(等等)

莎莉哈缇:(等等啊,阿尔法尔德!)

Sm3 5-20.jpg

莎莉哈缇:(我)

莎莉哈缇:(我……我想和阿尔法尔德一起走……!)

莎莉哈缇:(……但是)

莎莉哈缇:(我说不出口。我不想再给谁添麻烦了)

Sm3 5-21.jpg

莎莉哈缇:(更何况……哪怕是这样简单的句子,我也无法说出口来。我连叫住那个远去的身影,都做不到)

喂。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有什么想说的就写下来吧。

莎莉哈缇:(……好大的,手掌)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你到底为什么总是在哭啊。就算工作不顺利也不至于……

莎莉哈缇:【我】

阿尔法尔德:……

Sm3 5-22.jpg

莎莉哈缇:……呜。

Sm3 5-23.jpg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还想,再见面”吗。

阿尔法尔德:不行。

莎莉哈缇:……“我知道了”

阿尔法尔德:……

Sm3 5-24.jpg

阿尔法尔德:有你在,会妨碍我的工作。

阿尔法尔德:盗贼的工作。

莎莉哈缇:(……诶?)

阿尔法尔德:当时是因为受到星星的指引才不得已救下你的,早知道你这么缠人,当初还不如不管。

莎莉哈缇:……

Sm3 5-25.jpg

阿尔法尔德:再见了。不过应该不会再见了吧。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等等)

Sm3 5-26.jpg

莎莉哈缇:(等等啊……!)

……!

……

Sm3 5-27.jpg

莎莉哈缇:(好痛)

莎莉哈缇:(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莎莉哈缇:(可是阿尔法尔德,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一边说着“真没办法”,一边停下来等我了)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

优:你很冷吗?

【过场】

伽那托:就是这样,优他们和苏拉小姐一起去查看镇子里的水道了。

托尔巴:是吗,知道了。一会儿伽那托也去帮他们的忙吧。

伽那托:我明白了。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个消息。

Sm3 5-28.jpg

伽那托:加墨先生交给莎莉哈缇小姐的东西,据说是一个金色的星型耳坠。

托尔巴:……诶。这可真巧啊。

【过场】

莎莉哈缇:(……优他们)

优:等等,你浑身都湿透了啊?!

Sm3 5-29.jpg

梅露可:难道是被水道里漫出来的水冲到了吗?!夜里很冷,要快点换身衣服的说!

苏拉:那去我家吧!比起商队我家要更近一些!

莎莉哈缇:……

优:怎么了?该不会又扭到脚了?

梅露可:喵,优你背一下她……

梅露可:背一下……

Sm3 5-30.jpg

优:不要欲言又止的!我能行啦,这种小事!

优:来,莎莉哈缇!我背你去苏拉家里,上来吧。

莎莉哈缇:……

【回忆】

阿尔法尔德:你,这人……!你的脚哪里好了!别磨磨唧唧地边走还护着自己的脚啊,白痴!

莎莉哈缇:【已经好了 真的!】

Sm3 5-31.jpg

阿尔法尔德:别——骗——人——了——……!

莎莉哈缇:【没有骗人 已经好了】

莎莉哈缇:【一半】

阿尔法尔德:听好!我可不想陪着你悠闲地玩什么穿越沙漠的游戏。

阿尔法尔德:今天傍晚必须要到镇上!不然商队就会出发……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总、总之我现在很赶时间!

Sm3 5-32.jpg

莎莉哈缇:【知道了 我快一点 走】

阿尔法尔德:不对!不要高估自己的能力啊笨蛋!伤势又恶化了怎么办!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快点到我背上来!至少比你那样慢吞吞地挪动要好!

【回忆结束】

优:莎莉哈缇?没、没想到连莎莉哈缇都信不过我的力气……

Sm3 5-33.jpg

莎莉哈缇:……

梅露可:莎莉哈缇小姐?!怎么了,脚很痛的说吗?!

莎莉哈缇:“不是的 对不起 我能走”

莎莉哈缇:(……为什么呢。明明是刚刚相遇没多久的人)

莎莉哈缇:(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会让我这么悲伤呢)

苏拉:姐姐……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伤心事了?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是啊。怎么办)

苏拉:姐姐……?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的事,我要说吗?但是,我无法相信阿尔法尔德会是盗贼。因为,阿尔法尔德他)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是那样的)

苏拉:……

苏拉:那个,优哥哥。我先去烧热水了!你把姐姐带到我家里来吧!

莎莉哈缇:(啊……!)

梅露可:喵,莎莉哈缇小姐!不要勉强自己站起来的说!

莎莉哈缇:(但是……)

莎莉哈缇:(但是,让苏拉担心了。我看着苏拉的脸陷入沉思的时候,她是怎么想的呢。)

优:……莎莉哈缇。虽然发不出声音,但也不是说什么事都只能一个人烦恼哦?

莎莉哈缇:……

梅露可:就是说啊!想说的话用文字也好,手语也好,都能传达的。如果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希望你能告诉我们。

梅露可:如果只是因为要多花些时间,就失去了解莎莉哈缇小姐的机会,没有办法帮上忙的话,我会很伤心的说。

莎莉哈缇:……

优:嘿呦!

莎莉哈缇:……?!

优:总之先去苏拉家里吧。这样下去是会感冒的。

梅露可:哦哦,很轻松地就背起来了,看来锻炼肌肉终于有了成果……

梅露可:啊,腿在颤抖的说?!

Sm3 5-34.jpg

优:哎呀——晚上的沙漠真冷啊——和白天完全不一样嘛——

梅露可:……我还是当作没看见好了。

优:感觉更丢人了!

莎莉哈缇:……

Sm3 5-35.jpg

优:……那个,我体力不行,没法背着人跑动什么的,所以,嗯……

优:我会慢慢走的。

优:在到达苏拉家之前,如果有什么想说的话,随时都可以告诉我们。

梅露可:喵呵呵,看来到了发挥我高超的手语能力的时候了。

优:明明有时候会在瓶子里贴小抄……

梅露可:喵哇!才、才不是的说,那是最近流行的装饰!是标签风格的装饰……!

优:我从后面透过水都看到了!

梅露可:喵哇——写的字被看光了的说——!

……,……。

优:嗯?刚才,耳边好像有风……

Sm3 5-36.jpg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笑声 不用手语 也能传达呢”

梅露可:……

梅露可:是的说!

优:啊,什么?!说了什么?!也告诉我啊?!

梅露可:莎莉哈缇小姐说,刚才没有风的说。

优:诶……那,是鬼?

莎莉哈缇:……

梅露可:“这是 对揭发 小抄 的报复 的说”

Sm3 5-37.jpg

莎莉哈缇:……,……!

优:咿!又来了!快、快走吧,赶快!

梅露可&莎莉哈缇:……!

【过场】

苏拉:很冷吧?来,热水。

莎莉哈缇:……“谢谢”

苏拉:嗯!

苏拉:那,换洗的衣物我就放在这里了!很抱歉房间这么窄,但是隔壁房间是爷爷在睡……

莎莉哈缇:“没关系 明明只有 两个 房间 还借给我 谢谢”

苏拉:没事的。但是,真是太好了!姐姐稍微精神了点呢。那,换完衣服就喊我……

苏拉:啊。

莎莉哈缇:……?

Sm3 5-38.jpg

苏拉:房间这么乱真不好意思!里面的东西就不要碰了。有些是锻造用的工具,掉下来会很危险的!

莎莉哈缇:“我知道了”

苏拉:嗯,那一会儿见!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开水,好温暖)

莎莉哈缇:(好温暖。优、梅露可、苏拉。……还有阿尔法尔德)

Sm3 5-39.jpg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不可能会为了自己盗取财物)

莎莉哈缇:(如果他说的那些关于盗贼的话不是在骗我,那就一定有什么缘由。我所认识的阿尔法尔德就是那样的人)

莎莉哈缇:(但是,这件事不能和苏拉说)

莎莉哈缇:(她已经被那么多事情伤害过了,我没法再和她商量盗贼的事情)

莎莉哈缇:(但是)

莎莉哈缇:(但是,如果是优他们)

莎莉哈缇:(如果是那两个人,说不定会愿意和我一起调查阿尔法尔德究竟是不是盗贼)

莎莉哈缇:(虽然我一个人能做的事情很有限,但是,和优他们一起的话……!)

莎莉哈缇:(……!糟糕,好像把什么东西撞掉了。要赶快放回去……)

莎莉哈缇:(嗯?这个,是什么来着)

莎莉哈缇:(是模具。用在柔软的金属上,印出图案的工具。这个图案,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莎莉哈缇:(……)

Sm3 5-40.jpg

莎莉哈缇:(……钱?)

第六话:消失于影

翳に消える
[展开/收起]
优:莎莉哈缇,加墨先生说今天就先这样了。

Sm3 6-1.jpg

莎莉哈缇:……

梅露可:莎莉哈缇小姐?

Sm3 6-2.jpg

莎莉哈缇:……!

梅露可:感觉你好像一直在出神,不要紧吧?

莎莉哈缇:“不要紧 比起这个 工作完成 好快”

优:啊、哦。是这样的,今天苏拉不是为了看护爷爷请假了嘛,然后加墨先生就去看望了。

梅露可:于是顺便在那里继续给苏拉小姐上课了。看护也是很辛苦的哟,学点东西我想也能让她好好放松一下。

莎莉哈缇:“上课?”

优:诶,你不知道吗?加墨先生有时候会把一些做生意的知识教给苏拉。

梅露可:苏拉小姐好像对经营和法律知道得不多,总是津津有味地学着。

莎莉哈缇:……

优:莎莉哈缇……你真的不要紧吗?

梅露可:果然一直都在出神哟,脸色也很难看。难道是感冒了之类的吗?

莎莉哈缇:(出神……)

莎莉哈缇:(我是清楚原因的。就是昨天,在苏拉家看见的模具,那个模具是)

优:今天要不就先休息了吧?

梅露可:伽那托先生叫我们来,所以我们要出去下……很快就回来的。

莎莉哈缇:“不要紧的 谢谢 慢走”

优:你真的要好好睡哦!

梅露可:优,我们赶紧走吧!然后早点回来的说!

优&梅露可:哦哦!那你照看好自己啊!

Sm3 6-3.jpg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说不出口)

莎莉哈缇:(怎么可能说得出口,苏拉的家里有制假币的道具这种事)

莎莉哈缇:(制假币可是重罪。不只是制造的人,她的亲族也会被问罪)

Sm3 6-4.jpg

莎莉哈缇:(而苏拉的家里有这种犯罪工具什么的,若是稍稍走漏风声,苏拉、苏拉的爷爷都会……)

莎莉哈缇:(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苏拉的家里会有这种东西。苏拉自己知道吗?)

莎莉哈缇:(不,怎么可能知道。苏拉也不可能去用)

莎莉哈缇:(她还有爷爷这个家人,不可能去做让爷爷卷入危险的事情。但是……)

莎莉哈缇:(梅露可,说的那句话)

托尔巴:诶,怎么一脸阴沉?发生了什么?

莎莉哈缇:……!

Sm3 6-5.jpg

莎莉哈缇:“什么 也 没有”

托尔巴:嗯——?要是真没有就好。

托尔巴:啊,对了对了。昨天真的非常抱歉。

莎莉哈缇:……?

托尔巴:诶?结果其实只有我很在意吗?不是,就是,那个,你主动提出要来帮助我们,我却说你有心无力什么的……

莎莉哈缇:“我没在意 这就是事实”

Sm3 6-6.jpg

托尔巴:你这么说还不是很在意啊?!

莎莉哈缇:……?

托尔巴:嗯——你妄自菲薄的性格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在意自己帮不上忙不是一点点了吧?

莎莉哈缇:……

托尔巴:啊,抱歉抱歉。我懂了,以后不提了!O—K!托尔巴先生我记住了!

托尔巴:唔……那就说正经事吧。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帮我们找盗贼呢?

Sm3 6-7.jpg

莎莉哈缇:……!

托尔巴:当然不会让你做粗活的。那种事果然不太适合你,而且也不会让你单独行动。

托尔巴:你只要在镇上感觉到什么异样时告诉我就行了。是你的话,也许能感觉到躲藏起来的盗贼。

莎莉哈缇:……

托尔巴:大概,按我的猜想,盗贼的下一个目标也许是商队。所以在那里工作的你正合适这份工作。

莎莉哈缇:“为什么 是商队?”

托尔巴:因为,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别的地方有值得偷的东西了。

托尔巴:我四处打听了一下,调查了遭窃的人家,然后发现……啊,这个,不要告诉镇民哦。

托尔巴:然后,我得出的结果是。所有的人家都是苏拉小姐给过钱的家。也就是说,存有一定量现金的人家。

Sm3 6-8.jpg

莎莉哈缇:……

托尔巴:不出例外地只偷能够直接用的现金,大概是对盗贼来说,比起物物交换,还是哪都能用的现钱更方便吧。

托尔巴:事情就是这样,总而言之,你要是注意到什么可疑的希望能告诉我。就目前为止有没有头绪?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毫无 头绪”

托尔巴:的确,也是啦。那我还是去继续调查了。这两天的事情非常抱歉,那么拜托你了。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苏拉给过钱的家。被偷的只有那些钱。苏拉家里那个造假币的模具)

Sm3 6-9.jpg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我得去见阿尔法尔德)

莎莉哈缇:(我得去找他确认)

【过场】

伽那托:有动静了。

托尔巴:时机正好,那我们也出发吧。

Sm3 6-10.jpg

伽那托:哎呀,以前的你去了哪里啊。怎么长成了性格如此恶劣的人。

托尔巴:难道不是伽那托拿来的读物的影响?

Sm3 6-11.jpg

伽那托:你说笑了。十之八九,是你弟弟带来的影响吧。

【过场】

Sm3 6-12.jpg

金币有,七枚……

Sm3 6-13.jpg

金币有,八枚……

金币有,九枚……

金币有,九枚……

阿尔法尔德:九枚!怎么回事,再数了一次还是少了一枚。

阿尔法尔德:唔,真难受!明明再来一枚就能摆出完美的图形来结束了!

阿尔法尔德:……但是,这是怎么一回事?什么时候丢的?

阿尔法尔德:花了一整天在附近搜寻也没找到。也就是说,偷东西的时候掉在镇里了吗。

Sm3 6-14.jpg

阿尔法尔德:不,不可能。要是那样的话,镇里那群家伙应该都炸开锅了。就算没有也该拿着这枚金币去商队买物资了。

阿尔法尔德:而这些都没有发生,也就是说,我有好好地拿着这些金币到这个洞窟。那么,除我之外还有谁进来过……

阿尔法尔德:不对,不可能。那家伙是不知道金币藏在哪里的。而且她也不是做这种事情的人……

阿尔法尔德:……不过,这种也不好判断。

阿尔法尔德:(……不管怎么说,这下麻烦了。虽说追兵不会很快就能找上这里,但还是得赶紧找到那枚金币处理掉。)

阿尔法尔德:(早知道一开始……)

阿尔法尔德:(早知道一开始就让她到镇里就好了。只是莫名地感觉她有些熟悉亲切,总有种小狗……小鸡崽般的感觉)

阿尔法尔德:(然而即使如此,果然还是早点把她丢去镇里就好了。要是这样的话,我也)

阿尔法尔德:是谁。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Sm3 6-15.jpg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莎莉哈缇……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想继续被剑指着就赶紧回答。

莎莉哈缇:“我有事 想找你确认 我能想到 你在的地方 只想得到这里”

阿尔法尔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在问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莎莉哈缇:(怎么来还能怎么说……)

莎莉哈缇:『顺着 来的路 反着走』

Sm3 6-16.jpg

阿尔法尔德:什……

阿尔法尔德:看起来你也是有那么一个长处的嘛。这个地方是被称作无回岩漠的纯天然的迷宫。就连我,如果不用自己偷偷记的路标,也会很快就迷路。

阿尔法尔德:所以,我还停留在这个据点,不过……这样看来追兵也很快会来了吧。

Sm3 6-17.jpg

莎莉哈缇:“我没有 告诉任何人”

阿尔法尔德:哦?你是打算来感化被金钱蒙蔽的双眼的我吗?真是白费功夫。

莎莉哈缇:“不是的 我有事要找你确认 关于 为什么阿尔法尔德 会变成盗贼”

阿尔法尔德:……这真是无需回答的蠢问题啊。

阿尔法尔德:你就用性命来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吧。过来,追兵来了的时候就用你当人质……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什……!

Sm3 6-18.jpg

阿尔法尔德:蠢货!怎么会有用手去抓剑锋的家伙啊!快点给我松手……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当贼 是为了 苏拉】

阿尔法尔德:……

阿尔法尔德:……不、不要在墙上写字!也不想想之后是谁来打扫!

莎莉哈缇:【别动】

阿尔法尔德:我可没有理由听从你!

莎莉哈缇:(骗人。阿尔法尔德是不会动的。因为要是动的话,我会伤得更重)

莎莉哈缇:(……手,好痛啊。比那个夜晚,被阿尔法尔德捏紧手的时候还要痛得多)

莎莉哈缇:(但是,完全不想放开)

莎莉哈缇:(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不能,放着阿尔法尔德的事情不管呢)

莎莉哈缇:(被他温柔对待也好,得到他的帮助也好,遇见这个人,明明只是最近的事情)

莎莉哈缇:(从看见他的第一眼起,我就无法遏制想留在他身边的愿望)

莎莉哈缇:(所以)

莎莉哈缇:【被偷走的 只有伪造的】

阿尔法尔德:……

莎莉哈缇:【为了不让镇民 把这批钱 给外来的人 为了不暴露 这些钱是假币】

Sm3 6-19.jpg

莎莉哈缇:【为了保护苏拉 为了保护镇民们】

阿尔法尔德:假币什么的……我可不知道。

莎莉哈缇:【不可能 如果是那样 你就不会 把耳环 给加墨先生……】

莎莉哈缇!

Sm3 6-20.jpg

阿尔法尔德:啧,给我过来!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把墙上的字擦掉了……!)

梅露可:莎莉哈缇小姐!手受伤了的说……!

莎莉哈缇:(梅露可?!连优也……!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

托尔巴:哇——还真是个大恶人呢。拿这么小的女孩子来当人质,不愧是毫无人性的盗贼先生。

莎莉哈缇:(托尔巴先生……?难道,是我……是我,引大家找到了这里……)

阿尔法尔德:……废话少说。

莎莉哈缇:(啊……!)

Sm3 6-21.jpg

托尔巴:放开人质了!愈术士君,她就交给你们了!她是无辜的!

莎莉哈缇:(什……!)

托尔巴:伽那托,别让他拿着钱跑了!

伽那托:这句话该我来说,请别大意了,哦!

阿尔法尔德:呜!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优:莎莉哈缇,来这边!

莎莉哈缇:(不对)

梅露可:不、不行啊!托尔巴先生他们在那边战斗,现在往出口走很危险的哦!

莎莉哈缇:“不! 人质 是为了不让我卷进去……!”

优:什么?!莎莉哈缇在用手语表达什么……

梅露可:看、看不懂!这么着急的时候没法沉下心解读的说!

Sm3 6-22.jpg

莎莉哈缇:(不是、不是那样的!)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去偷金币,是为了不让苏拉造假币的事情被大家知道。被偷走的钱,也只有假币……!)

莎莉哈缇:(声音、只要能发出声音就能制止这场战斗……!)

莎莉哈缇:(明明能、制止的……!)

伽那托:……诶!这子弹被轻易地弹开了呢。

托尔巴:……可恶——!所以说我讨厌没脑子的武力派!

阿尔法尔德:哼,就算换做飞刀一样给你打落下来!

托尔巴:乍一看,只是这样……

Sm3 6-23.jpg

托尔巴:拉锁链!

阿尔法尔德:什……!

托尔巴:啊哈哈,没发现吧?!这可是连着锁链的小刀!接着,趁着破绽……!

托尔巴:扔出另一把!

Sm3 6-24.jpg

阿尔法尔德:耍小聪明……!

托尔巴:伽那托,开枪!

阿尔法尔德:……唔,哈!

伽那托:不行,被剑格挡住了。

托尔巴:啊——可恶!

伽那托:果然很不好对付啊。明明连锁链飞刀这种小手段都用上了。

托尔巴:小手段又怎么样!这也是头脑派的智慧结晶!

Sm3 6-25.jpg

托尔巴:还能像这样给人设陷阱!

阿尔法尔德:唔哦!

托尔巴:啊—哈—哈!唉—呀唉—呀,脚被缚住了吧—!我怎么可能和你这种人打肉搏战啊!只是为了在你脚下布置锁链而转移你的注意力而已!

阿尔法尔德:啧!

伽那托:啊,糟了,子弹被躲过了。

托尔巴:啊哈哈哈哈!终于把你……

托尔巴:呜啊?!

阿尔法尔德:喝!

托尔巴:咿呀啊啊!

托尔巴:痛痛痛……!连着我一起把锁链扔出去了,难以置信!这是什么怪力,肌肉蛮汉!

伽那托:所以说我刚刚都说了叫你不要大意。

托尔巴:这不是大意不大意的级别了!再说,我也没大意!

伽那托:不愧是你,雁过拔毛的本事了得。

Sm3 6-27.jpg

阿尔法尔德:什、脚被……!

托尔巴:卷缚着的锁链你也没办法了吧!上,伽那托!

伽那托:感谢你为我多次创造表现的机会。

托尔巴:还不是因为你射偏了这么多发吗!

伽那托:这回不会再射偏了。

莎莉哈缇:——————!

优:莎莉哈缇!跑过去很危险的!

莎莉哈缇:……!

优:没事吧?!你手上的伤看起来也很痛……

莎莉哈缇:(……传达不到)

梅露可:包扎之后再说!总之现在先离开这里!

莎莉哈缇:(我,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吗?)

莎莉哈缇:(又是这样)

Sm3 6-28.jpg

莎莉哈缇:(又是……!)

咕噜啊啊啊啊啊!

优:呜哇?!

梅露可:这、这是什么的说?!深处的地面隆起了一块……

菲奈提:咕噜啊啊啊啊啊!

托尔巴:呜哦哦,这种时候——?!

莎莉哈缇:(是驱赶魔物的熏香因为刚才的战斗散了……!)

阿尔法尔德:……!那里是放金币的……

伽那托:请退后!

Sm3 6-29.jpg

菲奈提:咕噜啊啊啊!

梅露可:连、连着沙子一起把金币吞了下去的说……

优:糟了,接着就轮到我们被吞了!

菲奈提:咕噜啊啊啊啊!

托尔巴:幸好有所准备!愈术士先生,拜托你了!

优:诶诶诶!我、我尽力——!

伽那托:不,还是不用了!

优:到底怎么样?!

Sm3 6-30.jpg

伽那托:刚才的冲击导致地盘松动了!而且魔物实在太大了……!洞窟很快就要崩塌了!

托尔巴:诶,等等,骗人的吧——!

伽那托:现在已经不是打来打去的时候了!要跑了!各位,往这里!

梅露可:莎莉哈缇小姐!要逃了……

Sm3 6-31.jpg

梅露可:快躲开!

莎莉哈缇:(诶?)

(啊呜……!)

莎莉哈缇:(……石头,已经从上边!)

莎莉哈缇:(不行,又砸下来了……!)

……喝啊!

莎莉哈缇:……

Sm3 6-32.jpg

阿尔法尔德:你这个、呆子……!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阿尔法尔德:不想咬到舌头就给我闭嘴!

莎莉哈缇:(不、不行。抱着我的话,阿尔法尔德就会……)

(诶,好黑)

(这样,天顶开始不断崩毁……)

(阿尔法尔德。我的……)

莎莉哈缇!

Sm3 6-33.jpg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

优:太好了……!终于醒了!

梅露可:你已经睡了整整一天了哟!

莎莉哈缇:……

优:是啊。不过,你醒了就好。这样我也能安心……

……

梅露可:喵哇!干脆地睡倒了的说。

梅露可:但是,这也是当然的。毕竟优为了照看你一直没睡。

Sm3 6-34.jpg

莎莉哈缇:……?!

梅露可:喵,不用在意的!莎莉哈缇小姐更加辛苦啊,被头顶上掉下来的石头砸到了什么的……

莎莉哈缇:(石头……)

莎莉哈缇:(对哦,那时候被人挡开了……)

莎莉哈缇:(被阿尔法尔德……)

Sm3 6-35.jpg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梅露可:喵?刚刚你想说什么的说?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梅露可:阿尔法尔德先生?是那个把莎莉哈缇小姐带到商队的人的话……

莎莉哈缇:“盗贼!”

梅露可:喵……?……难道说,那个盗贼就是阿尔法尔德先生?

莎莉哈缇:“在哪”

梅露可:我、我也不清楚的说。现在托尔巴挑明了自己王子的身份,说要自己调查……

莎莉哈缇:……!

梅露可:莎莉哈缇小姐!等等!跑起来的话伤又要……!

小姑娘!冲跑那么快很危险的!

Sm3 6-36.jpg

盗贼?盗贼的话在广场那里哦。

啊,王子,真是太感谢了!帮我们抓到了这般恶徒……!

金币被魔物吞掉了?!这样一来,就算抓到了盗贼,我们的日子还是那么苦……

盗贼的日子是不是也很艰苦呢。艰苦的话就跟大家说啊,明明可以互相帮助的……

连这点钱都要偷,太过分了……只要有那些钱,就能给镇里买需要的东西了……!

呜哇啊啊啊!那种家伙活该被抓!赶紧给他惩罚!

Sm3 6-37.jpg

Sm3 6-38.jpg

判决已定!快把这恶徒带走!

莎莉哈缇:(等等……)

Sm3 6-39.jpg

莎莉哈缇:(等等!阿尔法尔德是为了这座镇里的人……!)

Sm3 6-40.jpg

靠近的话很危险哦。

莎莉哈缇:……!

伽那托:他可是偷了镇里的钱、伤了你的手、还把你当人质的坏人。

莎莉哈缇:(……甩不掉!)

走了!

莎莉哈缇:(不要)

莎莉哈缇:(不要消失在、这种地方)

Sm3 6-41.jpg

莎莉哈缇:(不要消失啊,我的星星!)

阿尔法尔德:……

阿尔法尔德:……

Sm3 6-42.jpg

Sm3 6-43.jpg

Sm3 6-44.jpg

莎莉哈缇:(为什么……)

莎莉哈缇:(我是想来改变这样的未来的)

莎莉哈缇:(我是为此)

(为此我才……!)

莎莉哈缇小姐?!怎么了?听得见我说话吗?!

糟了!有女孩子晕倒了!

抱着头倒下了!

(头好痛)

(有什么东西在妨碍我)

(妨碍我取回记忆)

我找寻到的,闪闪发光的鳞之星啊。

——和得到的力量一起飞向

别黯淡那光芒,直到照亮地底的黄泉吧。

Sm3 6-45.jpg

——新的记录对象

请一直照耀着我,那是我将飞去的地方。

——你的眼瞳将记录,其名为……

Sm3 6-46.jpg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形单影只的,我的那颗星。

莎莉哈缇:……我全都想起来了。

莎莉哈缇:我的职责也好,我做过的事情也好。

莎莉哈缇:我……

Sm3 6-47.jpg

莎莉哈缇:被惩罚了啊。夏哈幽小姐。

Sm3 6-48.jpg

夏哈幽:呵呵,正是如此。

夏哈幽:久违了呢,莎莉哈缇前辈。

【过场】

优:呼、呼!莎莉哈缇真的又倒下了吗?

梅露可:我听见镇里的人在传!好像说伽那托先生把她带到这附近的房间了……

优:啊,好像就是那里。里面还有人影,是苏拉吗?

梅露可:不应该吧,苏拉小姐现在大概正忙着照顾爷爷。还没有告诉她莎莉哈缇小姐的事情的说。

优:啊,也是呢……但是,那会是谁呢?仔细看看好像是个女人……

呵呵,正是如此。久违了呢,莎莉哈缇前辈。

Sm3 6-49.jpg

梅露可&优:……

第七话:王子和盗贼

王子と盗賊
[展开/收起]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样微笑。

Sm3 7-1.jpg

托尔巴:对哥哥我倒是从来没有笑过哎?

阿尔法尔德:……

托尔巴:呜哇,好黑的脸色!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哥哥耶——

阿尔法尔德:明明自称头脑派,连我被逐出家门的事情都不知道吗。

托尔巴:哈——?!我当然知道耶!就算被家族断绝关系了我还是会以兄长的身份对待你,这可是温柔的哥哥大人的关心——!

托尔巴:说起来,我才不想被时不时往镇里跑却没有发现变装了的我的家伙说。

Sm3 7-2.jpg

阿尔法尔德:……

托尔巴:啊哈哈!看见你那表情,心情都爽朗了不少。

阿尔法尔德:光是听你说话我就感到反胃。

Sm3 7-3.jpg

托尔巴:诶——我——?

Sm3 7-4.jpg

托尔巴:你不是在说我吧?

阿尔法尔德:……

托尔巴:让你不爽的是家族吧。那些整天对你怀有不切实际的期望,任性的家伙们。

托尔巴:但是,只要稍稍忍耐一下就好了。你在家里的环境蛮好的,至少比我的好。

阿尔法尔德:……?

托尔巴:哼,不管了!过去和你打总是手足无措的我能像这样赢过你就知足了!

阿尔法尔德:能把那样的结果当做是赢了,好一个头脑派啊。

托尔巴:你才是难道没预想到之后的发展吗?反正最后肯定会是我和伽纳托赢的。

阿尔法尔德:嗯,那倒是。说到底还是借助了从者的力量来战斗。

托尔巴:这也没什么关系吧?这就是我选择的战斗方式。

阿尔法尔德:……

托尔巴:和这相比你就毫无进步了呢?我还想着你是不是跟个小孩子一样在闹脾气,然后就因为一点小事被老爹逐出家门了。

托尔巴:结果去当了盗贼……你在搞什么。

阿尔法尔德:……

托尔巴:不过,你就是这种家伙。我就是对你这种老做蠢事的地方……

Sm3 7-5.jpg

托尔巴:真—的,很不爽。

伽那托:呜哇。

托尔巴:伽,伽那托!

伽那托:好久不见。殿……不,现在是阿尔法尔德先生呢。

阿尔法尔德:好久不见。

托尔巴:喂~?为什么你对伽那托说话就用敬语啊~?对着敬爱的兄长不也该用敬语吗~?

阿尔法尔德:你老是说着一个不存在的人我也很难办啊。要说会错意的男人的话眼前倒是就有一个。

托尔巴:不 爽!等等伽那托!你也说点什么啊!

伽那托:单方面地辱骂一个无力的囚犯实在是……请别这么做。就连效力于你的我的品性都会被怀疑。

托尔巴:你看见我们刚刚的交谈了?

伽那托:只是你在单方面地挑衅吧。

伽那托:比起这个,我找到了可以帮忙看守囚犯的人。听了你的丰功伟业,大家都很愿意来帮忙的样子。囚犯也好好用锁链拴住了,我觉得这样应该没问题了。

托尔巴:哦,辛苦你了。我的支持率也该上升了吧——?这么辛辛苦苦抓贼总算有回报了。

托尔巴:那么,总之先把这家伙交给那个人,我们就走了吧。

伽那托:是。

伽那托:……

Sm3 7-6.jpg

阿尔法尔德:……?

伽那托: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从以前开始就一直做这种事。

Sm3 7-7.jpg

阿尔法尔德:……我已经习惯了。

伽那托:考虑岁月变迁的话的确会是。

伽那托:那么,再会了。

阿尔法尔德:……

阿尔法尔德:……我已经习惯了。

殿下!您又在绘画了吗。父亲大人正在训练场等待您。请拿起您的剑做好准备!

(没错,我习惯了)

每次老夫来见你的时候都一脸不情愿,你说你一直都是这样的脸?哪有整天拧着个脸的人!

Sm3 7-8.jpg

(是这张脸的错吗,还是我的措辞的错吗)

你是讨厌你父亲吗?整天在房间里画画,也是对那位大人的叛逆吗?

(我已经忘记是哪一点先让我形成了这样的性格)

噫!在殿下的房间里发现了极其不祥的这个城市的画卷!恐怕殿下是憎恨这这座城市……

(从小就无数次这样了,无法把真相传达给他人也好,因为子虚乌有的事情受到别人的谴责也好)

滚出去!从今天起,你就不是我的儿子了!

(虽然这完全不是我的本意,但这就是我的命运吧。那么,这样就好了)

哎呀,抓到了真是太好了!真是坏透了。

盗贼的日子是不是也很艰苦呢。艰苦的话就跟大家说啊,明明可以互相帮助的……

连这点钱都要偷,太过分了……只要有那些钱,就能给镇里买需要的东西了……!

呜哇啊啊啊!那种家伙活该被抓!赶紧给他惩罚!

判决已定!快把这恶徒带走!

(只要这样,能够完成我的使命)

Sm3 7-9.jpg

阿尔法尔德:……

Sm3 7-10.jpg

阿尔法尔德:……真是做了件无情的事啊。

【过场】

伽那托:刚才那种比谁不幸的事还是别再做了,那只是浪费时间。

托尔巴:突然说什么啊。

伽那托:虽然自称头脑派,但你的确是在以武力闻名的家族中降生。况且在这之上,你还有一个能够背负全家期待的弟弟,对你的性格形成有很大的影响也是当然的……

Sm3 7-11.jpg

托尔巴:你不说我也知道!吵死了,真是的,和伽那托没关系,别说了。

伽那托:……明明谁也没有说你什么,是你自己擅自地感到自卑了吧。

托尔巴:你这家伙,突然认真起来很吓人的耶……!

托尔巴:说起来,绝对不是那么回事!大家绝对是都在心里感到失望的!要是长男更擅长武斗就好了——之类的!

伽那托:明明自夸是头脑派,却连察觉周围的人想法都做不到吗。

伽那托:那么,就由为你工作前,曾和家仆们一起工作的我来告诉你吧。

托尔巴:我可没拜托你来着。

伽那托:每个人都很喜欢你,没有一个人责怪你的无力。

托尔巴:……

托尔巴:……所以说,才更生气啊。

伽那托:啊,对了,关于她的那件事……

托尔巴:这个话题不要就这么跳过啊?!小孩子的心是很纤细的哦!这是和我的人生相关的话题哦!

Sm3 7-12.jpg

伽那托:因为我的存在看上去跟你的人生没关系的样子。

托尔巴:啊——抱歉!我说了抱歉!刚刚只是措辞不当!

伽那托:反正,都相处这么久了我是不会在意了。但对我之外的人说话的时候请您多加注意,会因为一点小事酿出大祸哦。

托尔巴:是……

伽那托:那么,关于莎莉哈缇小姐的事情。现在由她照看着。

托尔巴:明——白。真是的,她说没事我才放心的,后来她却这么按着头倒地,真是慌死我了。

托尔巴:果然是因为在洞窟里受的伤吧。

伽那托:我离开房间的时候她还没醒,所以我也不清楚原因。

托尔巴:唔——这样啊。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一石二鸟什么的——

伽那托:这是一语双关鸟之目,吗?

Sm3 7-13.jpg

托尔巴:别这样搞得我说了冷笑话似的。

伽那托:难道不对吗?

托尔巴:……虽然错是没错。

托尔巴:鸟之目……记录这个地方的历史的人。

托尔巴:过去,世界被太阳流下的泪所淹没之后,第一个发现了星星而从黄泉中飞出的鸟儿,将再生的这个世界记录在了它的瞳中,的样子。

伽那托:是这个的国家的神话吗?

托尔巴:嗯。所以他们自称鸟之目。是肩负着守望曾一度毁灭的这个世界的责任的人们。也是俯瞰世事变迁、记录历史动向的人。

伽那托:由于这项任务,他们常尾随着王族或有影响力的人们,监视他们的行动什么的……

伽那托:……这种宗教也好神官也好,我还是感到匪夷所思。

Sm3 7-14.jpg

托尔巴:这种话,除了在我面前的时候都不要说哦。虽然在你的国家,神可能早就死了。

伽那托:我知道的,我并没有嘲弄你们的意思。只是,有时会感觉实在没法认同。是我的话绝对不想有一个自己的跟踪狂什么的。

托尔巴:我也不想的啊。

托尔巴:只是,用得上的东西就要用是我的信条。就算是弟弟……或是那孩子。

托尔巴:呵呵,真期待啊。我那一点都不可爱的弟弟会摆出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呢。

伽那托:……

Sm3 7-15.jpg

托尔巴:我可不会听你抱怨哦,伽那托。王子这种东西,没有野心不行呢。

【过场】

莎莉哈缇:我是,没错,是鸟之目。是受命记录阿尔法尔德的人生的,鸟之目。

莎莉哈缇:但是,我无法做到光是看着。我想要帮助阿尔法尔德,使用了术式……

夏哈幽:试图干涉记录对象的命运。于是就被封印了记忆和声音,以及,鸟之目的力量。

莎莉哈缇:我……

夏哈幽:我们的工作就是记录历史和保管而已。靠自己的想法试图改变历史是被禁止的哟。

莎莉哈缇:我明白……违反规则的后果,我明白的。

莎莉哈缇:我的力量和术衣是作为鸟之目而被给予的。那些东西一直监视着我,要是我做出违背职责的事,他们就会封印我的记忆和声音然后消失。

Sm3 7-16.jpg

莎莉哈缇:为了不让我看到的记录泄露……

莎莉哈缇:但是……

莎莉哈缇:但是,我以为仅此一次的话就能够帮助他……!只要能发动术式,不管之后会失去什么都无所谓。

莎莉哈缇:但是,我失败了。我试图发动术式的瞬间,就感受到我的力量进行了抵抗。然后……

莎莉哈缇:什么都没……!什么都没做到!失去记忆之前也好,失去记忆之后也好……!

莎莉哈缇:我明明知道的……!明明失去了记忆,我的心也牢牢地记得,要成为阿尔法尔德的力量!

夏哈幽:于是,你要做什么?

莎莉哈缇:做什么是……

夏哈幽:让我听听看。你是即使沦为凡人,却靠心中的悲痛取回了自己的记忆和声音的异常存在。

夏哈幽:你已经是可能改变历史的存在了,作为鸟之目的我必须记录下来哟!

Sm3 7-17.jpg

夏哈幽:我说呀,你要选择哪条路?反抗?悲叹?愤怒?还是就这么放弃了?快快告诉我吧,我想知道你作出的选择!

莎莉哈缇:我……

莎莉哈缇:我要……

不能放弃!

莎莉哈缇:……

优:就算付出任何代价,也想要帮助那个人什么的,是有相应的理由吧?

Sm3 7-18.jpg

梅露可:请你也告诉我们的说。不论何时,只要不放弃就还有希望的。一起来寻找我们能做的事情的说!

莎莉哈缇:梅露可,优。

【过场】

托尔巴:……人去楼空吗。

托尔巴:还留着温度。伽那托,追。

伽那托:是。

Sm3 7-19.jpg

托尔巴:……

托尔巴:你,知道些什么的吧。

夏哈幽:当然知道啦,毕竟我可是“鸟之目”。

Sm3 7-20.jpg

夏哈幽:但是,这是不行的。

托尔巴:……啧,不行呢。

托尔巴:只是,我可不会一无所获哦,像我这种人。

Sm3 7-21.jpg

苏拉:哈、哈……!

Sm3 7-22.jpg

托尔巴:那么,我们得去确保手牌了。

第八话:于苍眸中闪烁

蒼眸に瞬く
[展开/收起]
优:哈啊,哈啊……差不多,到巢穴附近了吗?

莎莉哈缇:啊,这里……

梅露可:喵?你发现了什么吗?

莎莉哈缇:……就快到巢穴附近了。这里,是我被阿尔法尔德救起的地方。那个时候,他说过这里有潜砂兽的巢穴。

优:是吗……得快点找到那只魔物呢。

莎莉哈缇:嗯……!

梅露可:再努力一下就好了的说!索尔黑尔拉穆,要继续麻烦你带路了!

Sm3 8-1.jpg

索尔黑尔拉穆:龟龟!

优:索尔黑尔拉穆……真是太谢谢你了。不只是带路,连和那些未治愈的魔物的战斗都麻烦你帮忙……

梅露可:如果不是索尔黑尔拉穆,我们就没办法从镇子里出发去取回假币了的说!

莎莉哈缇:啊,我也再次感谢你的帮助……

索尔黑尔拉穆:龟龟……

Sm3 8-2.jpg

索尔黑尔拉穆:龟龟龟!

Sm3 8-3.jpg

莎莉哈缇:啊……!

梅露可:喵……看来它很容易害羞呢。虽然是个很会照顾人的魔物……

优:莎莉哈缇离开镇子,去阿尔法尔德先生的洞窟的时候,它似乎也在暗地里保护你呢。

莎莉哈缇:诶?……这么说来,当时确实是没遇到魔物。

梅露可:它看到一个人出去的莎莉哈缇小姐,就去吸引未治愈魔物的注意力,让你不被注意到的说。

优:我们出去的时候可能是因为人太多了,所以偶尔还是会被发现,遭到袭击……

莎莉哈缇:所以……才会晚来不少。

优:……那个,虽然你可能已经明白了。我们其实,偷偷跟在莎莉哈缇后面了。

梅露可:托尔巴先生说,莎莉哈缇小姐也许是被盗贼引诱过去了,说不定还是盗贼的同伴。

莎莉哈缇:诶?!

优:对不起!把你当做了诱饵!虽然我觉得你不可能是盗贼,但他说这是个找到盗贼据点的好机会……

优:不!不能把错推给别人。那个时候,如果有好好询问莎莉哈缇的话,阿尔法尔德先生就……

Sm3 8-4.jpg

莎莉哈缇:……不。优你们没有错,是我不好。

莎莉哈缇:仔细想想的话,我被怀疑也是理所当然的。而且,优你们也不知道阿尔法尔德的样子……

莎莉哈缇:肯定想不到我要归还耳坠的那个人,和盗贼是同一个人的。

梅露可:……是的说。虽然也想过莎莉哈缇小姐有可能是去找阿尔法尔德先生了……

梅露可:但是看到受伤的莎莉哈缇小姐,就觉得对方不可能是那个阿尔法尔德先生了的说。

Sm3 8-5.jpg

莎莉哈缇:是吗……这次,是我让他被误解了。

优:……但是,有些让人在意啊……洞穴崩塌的时候,是阿尔法尔德先生救了你。

优:虽然他嘴上说着是偶然,还和托尔巴先生互相挖苦……

梅露可:但他怀抱着莎莉哈缇小姐的手,总觉得看起来十分温柔呢。

莎莉哈缇:……

Sm3 8-6.jpg

莎莉哈缇:……

优:莎、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对不起。我太高兴了……

Sm3 8-7.jpg

莎莉哈缇: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阿尔法尔德温柔呢。

优:诶?

莎莉哈缇:我一直,一直看着阿尔法尔德。从接到记录的命令以来,一直。

莎莉哈缇:但是,从来没有人那样看待他。虽然他一路上帮助了很多人,却总是被人误会,被人害怕……但其实不是那样的。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从来都不解释,也从没打算让谁明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再也不和其他人扯上关系了……

莎莉哈缇:所以,我很高兴。有人能感觉到阿尔法尔德其实是一个温柔的人。

优: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看到这些事的,只有我。所以,在知道苏拉做了假币在镇子里流通,阿尔法尔德开始做盗贼的时候,我就想。

莎莉哈缇:这样下去,这个人一定会默默地背负起一切吧。他的温柔之处不会被任何人理解,就这样作为盗贼被抓住,一个人消失在黑暗之中。

梅露可:所以……不论要失去什么,你也想要帮助阿尔法尔德先生的说呢。让只有莎莉哈缇小姐知道的那份温柔……

莎莉哈缇:……我想在阿尔法尔德被抓住,或者是自首之前做些什么。所以,从阿尔法尔德那里偷了一枚假币。

莎莉哈缇:用那枚假币和我的记录作为证据,告知这里的知事大人……也就是阿尔法尔德的父亲。

莎莉哈缇:如果能解开误解,他一定能明白的。知事大人,不是冷漠的人。苏拉和阿尔法尔德一定都能得救。

莎莉哈缇:但是……我失败了。偷走假币的瞬间,鸟之目的力量产生了反噬,我在离开岩漠迷宫之前就昏了过去……

优:然后失去了记忆,在遭到潜砂兽袭击的时候被阿尔法尔德先生救了下来吗。

Sm3 8-8.jpg

莎莉哈缇:嗯。

莎莉哈缇:……结果我,什么都没能做到。我已经失去了鸟之目的力量,就算还是鸟之目也无济于事了。

莎莉哈缇:但是……

梅露可:喵……?你握着自己的手是为什么的说?

Sm3 8-9.jpg

优:这是……我记得是,表达约定的手语……

莎莉哈缇:谢谢你们,鼓励我不要放弃。我的优点就是不轻言放弃,阿尔法尔德也说过的。

莎莉哈缇:所以,我和你们约定,绝对不会放弃。虽然我已经,没有任何力量了,但我一定要取回假币,说出真相。

莎莉哈缇:……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吗?如果和优你们一起的话,一定能够救出阿尔法尔德……!

梅露可&优:……

梅露可:当然可以哟!

优:是我们……对吧?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呵呵……不是这样握的。朋友的意思,是这样。

梅露可:……这种时候,就不要失败了吧。

优:手语真难啊……

莎莉哈缇:但是,心意传达到了。

莎莉哈缇:谢谢。

优:嗯。

梅露可:加油把假币拿回来,然后说服托尔巴先生和伽那托先生也来帮忙的说!

优:是啊。如果是对苏拉说了那句话的托尔巴先生的话……

优:……

梅露可:喵?怎么了吗?

优:没有,只是突然想到……如果是托尔巴先生他们的话,即使没有假币也会相信我们吧?

Sm3 8-10.jpg

梅露可:……的,的确。

梅露可:虽然我们是担心苏拉知道事情的始末之后会很烦恼,就想着要找到苏拉的模具以外的证据,才来找假币的……

梅露可:但是也许先去寻求托尔巴先生的帮助再来找会好一些哟。

Sm3 8-11.jpg

莎莉哈缇:可是……

Sm3 8-12.jpg

莎莉哈缇:托尔巴先生和阿尔法尔德关系很差,我觉得想让他相信肯定要花很长时间……

优:……倒也是。

梅露可:看着那副情景,也没法立刻否定呢。

优:总、总之!都已经到这里了,就只靠我们几个把它取回来吧!而且索尔黑尔拉穆也在帮忙……

索尔黑尔拉穆:龟龟!

梅露可:喵!说着就有反应了的说!莫非是找到潜砂兽了……

Sm3 8-13.jpg

菲奈提:咕噜噜噜噜……

莎莉哈缇:好像找到了……

优:是呢,我们被找到了……

菲奈提:咕噜啊啊啊啊啊!

梅露可:喵哇啊啊啊!优!愈术!快用愈术的说!

优:现在用不了!

Sm3 8-14.jpg

莎莉哈缇:……!优,危险!

菲奈提:咕噜噜啊啊啊!

优:呀啊啊啊……!

优:……啊,诶?

Sm3 8-15.jpg

伽那托:趁我在吸引它的注意力,快走!

梅露可:是、是伽那托先生!

莎莉哈缇:优,来这边!

优:来了!

伽那托:……虽然一般来说这种时候应该说些经典台词,然后帅气地出手相助才对……

索尔黑尔拉穆:龟龟。

伽那托:是啊。这件事对我们来说难度有些高了。

伽那托:没办法了。在他完成治愈之前,想方设法牵制住它吧。这种程度的事应该还是做得到的。

伽那托:况且,它似乎比在洞穴里见到的个体要小一些。

菲奈提:咕噜噜噜噜啊啊!

【过场】

苏拉:哈啊、哈啊……!

苏拉:(快点,得快点丢掉……)

Sm3 8-16.jpg

苏拉:(爷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不止牵扯到我一个人!)

【回忆】

加墨:关于假币,吗?

苏拉:啊,嗯。

加墨:……好,原本就打算在离开这里之前,教给你一些这个国家的法律的。现在讲也正好。

加墨:不过,你应该知道制造假币是重罪吧?

苏拉:呃,我不是很清楚,总之做了假币的人会受到很严厉的惩罚吧……?

加墨:有些不一样呢。

苏拉:诶?

加墨:不只是制造假币的人,还有他的家人也会被连坐。

Sm3 8-17.jpg

苏拉:……

【回忆结束】

苏拉:(如果只是我就无所谓的。如果牺牲了我能帮到爷爷和这个镇子的话……!可是,并不是那样)

苏拉:(得快点把这个模具丢掉。啊,没想到托尔巴先生竟然是王子。如果被发现了一定会像那个盗贼一样被……!)

苏拉:(我怎样都好,可是,爷爷不行。虽然他总说自己没学问,会因为生活艰苦而道歉,但他给我讲了那么多锻造的知识和以前的故事)

苏拉:(爷爷是我唯一的家人,我明明是为了他才做了这些事情的……!这样下去,会把爷爷也牵扯进来……)

Sm3 8-18.jpg

托尔巴:这么着急是要上哪——儿去啊?

苏拉:咿……

托尔巴:呜哇,再怎么样也不至于惨叫出声吧,我伤心了……莫非你干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苏拉:对、对不起……!那个,没有,什么也没有……!那,再、再见……

托尔巴:你说谎。

苏拉:啊……

苏拉:……!

托尔巴:停停停。你这么躲着我反而很让人在意啊。到底是什么呢,那个东西?

苏拉:啊,啊啊……

托尔巴:所以说……给哥哥看·一·看?

苏拉:不……

托尔巴:好啦好啦,别这么说嘛。我不会害你的,来。

苏拉:骗、骗人……

Sm3 8-19.jpg

苏拉:骗人的……骗人!知事大人也好王子大人也好,全都是骗子!事到如今再来这个镇子也已经晚了!

托尔巴:……

苏拉:啊……

苏拉:(月神大人,太阳神大人……!请至少允许我在黄泉等待爷爷……)

托尔巴:把那个拿好,然后抓紧我。

苏拉:诶?

菲奈提:咕噜噜啊啊啊啊!

第九话:灿然地

燦然と
[展开/收起]
Sm3 9-1.jpg

菲奈提:咕噜噜噜!

优:终、终于治愈了……!

伽那托:成功了呢。

索尔黑尔拉穆:龟龟!

Sm3 9-2.jpg

伽那托:耶—

伽那托:那么,战友间的击掌也完成了,就请你们说明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优:咦……

梅露可:对、对不起。我们只是想要取回被吃掉了的假币……

伽那托:假币?

伽那托:……唔,那还真是预料之外。所以你们才会瞒着我们来寻找这只魔物吗。

优:那、那是因为……

伽那托:啊,没关系啦,我并没有生气。这事全怪王子信口开河。

Sm3 9-3.jpg

优:咦?……嗯?那个,刚才就觉得了,伽那托先生是不是有点太敏锐……

莎莉哈缇:……不对。

梅露可:喵?怎么了吗?

莎莉哈缇:果然,把钱吃掉的不是这一只潜沙兽!

梅露可:喵?!那么说是有别的潜沙兽哟?!

莎莉哈缇:嗯。你看这里,花纹稍微有点不一样……

梅露可:我、我虽然看不出来花纹的差别,但感觉体型上确实有点不太一样……?

索尔黑尔拉穆:龟龟!

优:索尔黑尔拉穆?怎么了?

索尔黑尔拉穆:龟龟、龟龟!

伽那托:好像是在示意城镇的方向。

优:城镇……难道说。

伽那托:不好意思,优君,麻烦跟我一起去一下城里。

伽那托:看来是那只潜沙兽往城镇的方向去了。

【过场】

Sm3 9-4.jpg

菲奈提:咕噜啊啊啊啊!

托尔巴:呜……!哈—痛!

苏拉:王、王子、为了救我……

托尔巴:话说,人类抱起来真是出乎意料地重啊!抱着你逃跑是行不通了,你快自己逃吧!我来帮你吸引它的注意力!

苏拉:但、但是那样的话,王子你……

Sm3 9-5.jpg

托尔巴:为人着想虽然是美德,但现在反而碍事!我啊,是个头脑派!不是那种用体能来解决意外的类型!

苏拉:……我、我去叫人帮忙!

菲奈提:咕噜噜啊啊啊!

苏拉:啊啊啊!

托尔巴:啧、不行吗……!苏拉、把那个交给我!那才是它的目标……

苏拉:咦?你、你刚刚说什么……

托尔巴:呃啊——要是说完被丢下可就糟了。

托尔巴:没事!没办法了,一起逃吧!

苏拉:好、好的!

Sm3 9-6.jpg

托尔巴:不过,不能逃到镇里的话,状况还是越来越糟糕……

Sm3 9-7.jpg

托尔巴:呜呜——需要人手!更准确地说就是需要伽那托!现场招募万能后援啦——!

苏拉:王、王子!魔物它……!

托尔巴:靠,不见了!

菲奈提:咕噜噜啊啊啊!

托尔巴:哇啊!从下边偷袭太卑鄙了!而且竟然又潜回沙子里了!

托尔巴:哈啊——我、明明是、头脑派!却已经遍体鳞伤了……!

苏拉:……!因为您一直在保护我……

托尔巴:现在就不要计较这些了!总之不想办法对付这家伙的话,我们两个人估计都得被它吞下肚……

苏拉:……

托尔巴:啊、等等!不要擅自行动……

Sm3 9-8.jpg

苏拉:我……我来做诱饵!王子请趁这时候赶快逃走!

托尔巴:哈?!等等等、你突然说什么呢!驳回!

苏拉:没关系的……!反正、反正,就算魔物没有出现,一直那样下去,也会……!

Sm3 9-9.jpg

托尔巴:我都说驳回了……!

苏拉:咿……!

托尔巴:嘿,喂,你听到我之前说“等你长大的时候,我会改变这个小镇”了吧!

苏拉:那、那又怎么……

托尔巴:既然你听见了,就好好长大成人,见证我带来的变化啊!

Sm3 9-10.jpg

托尔巴:我可是!值得你期待的王子啊!

苏拉:……

苏拉:王子……

托尔巴:哈啊!

托尔巴:好丢脸!我超凡脱俗的头脑派形象全毁了!而且还对着小孩子怒吼,这样又要被伽那托训了!

苏拉:王子……

托尔巴:稍微等一下!我现在正在想借口……

苏拉:魔物从你身后靠近了……

托尔巴:咦。

菲奈提:咕噜噜啊啊啊!

托尔巴:唔呜呜……!

托尔巴:啊——可恶!谁来夸夸我!我居然挡下了这一击耶!还有,这种事情要早点说!

苏拉:王、王子!短剑的链子快要断掉了……!

托尔巴:嗯嗯!这我知道,因为我正把链子撑在身前来挡魔物的爪子啊!

菲奈提:咕噜噜啊啊啊!

Sm3 9-11.jpg

托尔巴:呜嗯嗯嗯…….!

苏拉:啊,墙,墙壁……!已、已经不能再后退了!

托尔巴:糟、糟糕—!是说,完全没空开玩笑了好不好!

菲奈提:咕噜噜……!

托尔巴:什、要举爪攻击了——?!

菲奈提:咕噜噜啊啊啊!

托尔巴:啧……!给我让开!

苏拉:什么……?

苏拉:啊、不、不行!王子!

托尔巴:……

Sm3 9-12.jpg

阿尔法尔德:哈啊、哈啊…….

阿尔法尔德:呜……!

托尔巴:……不是,干嘛呢你。

阿尔法尔德:你可真够没出息的,居然让贼保护了。

托尔巴:我又没有求你!话说回来,你剑呢?!魔物的爪子可完全嵌你手臂里了啊。

阿尔法尔德:这要怪你没把剑放在监狱附近。

托尔巴:因为这样你就用手臂去挡爪子?!这正常吗!我受够啦——这种人好可怕啊,就因为这样我才讨厌暴力狂!

Sm3 9-13.jpg

菲奈提:咕噜噜噜噜!

阿尔法尔德:呜……!

托尔巴:啧,照这样子坚持不了多久。没办法了,我来……

Sm3 9-14.jpg

阿尔法尔德:碍事,一边去!

托尔巴:啥?!你倒是想想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阿尔法尔德:那是我该说的……!

菲奈提:咕噜噜噜啊啊!

阿尔法尔德: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

阿尔法尔德:你……!

阿尔法尔德:你对这个国家不可或缺吧!

菲奈提:啊呜呜……!

Sm3 9-15.jpg

托尔巴:……

苏拉:好、好厉害……把魔物推飞了……

托尔巴:哇啊……好可怕……衣服上的扣子都绷飞了。话说回来,仔细一看,你这是把绑你的锁给挣断之后跑过来的吗?

阿尔法尔德:哈啊、哈啊……

托尔巴:……也难怪,毕竟从洞窟的事件开始,你就没有好好休息过。

托尔巴:苏拉。

苏拉:是、是的!

托尔巴:我告诉你放剑的地方,你能帮我拿过来吗?舍弟……不是,盗贼他应该也能在这里派点用场吧。

苏拉:明、明白了!马上拿过来……

Sm3 9-16.jpg

阿尔法尔德:呜……等等!

苏拉:咦?

阿尔法尔德:……被盯上的是你。把你拿着的东西交给魔物试试。

苏拉:我,拿着的东西……

托尔巴:对方可是未被治愈的魔物喔。我觉得把东西交出去估计也没有什么意义?

阿尔法尔德:不试试的话没办法知道结果吧。

托尔巴:咦——就算她会因此遭遇危险,你也要让她这么做吗?再说了,她拿着的东西又是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呢?

阿尔法尔德:……那是因为……

苏拉:(难道说……)

苏拉:(难道说,他知道吗……?他察觉到了假币是我做的?为什么?是因为他偷走了假币,所以暴露了吗?)

苏拉:(即使是这样,为什么要让我把做假币的证据丢掉?明明这么做盗贼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

苏拉:(……啊。只有假币,被盗走了)

Sm3 9-17.jpg

苏拉:(不会吧。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苏拉:(因为他根本没有这样做的理由。他没有理由,为了我和爷爷,放弃自己的人生!)

菲奈提:咕、咕呜呜……!

苏拉:……!王子!魔物它……!

托尔巴:啧,它在我们浪费时间的时候清醒过来了!

阿尔法尔德:后退!你……

王子—! 苏拉—!

菲奈提:咕呜……?!

苏拉:是镇里的人……!他们发现这边的情况之后赶过来了……!

菲奈提:咕噜噜……

菲奈提:咕噜噜噜啊啊!

苏拉:啊……!

托尔巴:看来是意识到寡不敌众,所以撤退了吧……

托尔巴:哈啊……

呜……!

苏拉:王子!

苏拉:盗、盗贼先生!王子昏过去了……

阿尔法尔德:……

苏拉:盗贼先生!

苏拉,你没事吧?!

苏拉:嗯,嗯!但是,王子和这个人……

啊!是王子从盗贼手中保护了苏拉吧?!

苏拉:咦?

因为盗贼挣断了锁链跑来了这边,而且听说王子也往这边来了,所以大家都慌慌张张地追过来了!

来吧,已经不要紧了!我们也会立刻安排托尔巴王子进行治疗的!喂,来人把盗贼绑起来!

Sm3 9-18.jpg

苏拉:不、不是这样的……

好啦好啦,你被盗贼袭击了,一定很害怕吧。我们马上就把你带到爷爷身边喔。

苏拉:不、不是这样的!放开我!

呜哇!苏拉,你怎么了?!

等等!太接近盗贼的话很危险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清醒过来……

苏拉:别过来!是这个人救了王子和我……!而且……这个人也许并不是盗贼……

苏拉:唔?!

阿尔法尔德:哈啊、哈啊……!

Sm3 9-19.jpg

苏拉!苏拉被当成人质了!

苏拉:嗯、唔嗯?!

阿尔法尔德:如果想保护你的祖父的话,就别多嘴!

苏拉:……!

这、这家伙……竟然在威胁苏拉!

一定要把苏拉救出来!

苏拉:(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人,要做到这个地步……)

苏拉:(……有什么在反光)

苏拉:(……是星星形状的,耳饰)

【回忆】

镇上的老人:苏拉,金饰就是这样做出来的。

Sm3 9-20.jpg

哇啊,好美的饰品!上面有鱼之骨和鳞之星……爷爷做的真棒呀!

镇上的老人:虽然我没有学过,但是我似乎挺有做这个的天分。以前,我还曾经把同样的耳坠献给过王子殿下们。

王子殿下?

镇上的老人:是的。在这个小镇仍然繁荣的时候,他们和知事一起为驱逐魔物来过这里。

镇上的老人:他们年纪还很小,却为了保护我们拼命地战斗,还收下了我这种草民做的耳坠。

嗯……

……可是,他们现在又没有再来了。那个耳坠也肯定已经被丢掉了吧。而且,这个镇子本来就是因为知事他……

镇上的老人:苏拉。这个世界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人。知事和王子也同样不是完美的。

镇上的老人:但是,他们绝对不会忘记自己的子民。所谓的王族……正是我们的希望。所以我们要支持他们,并且等他们回来。

镇上的老人:当这个世界沉入泪水,一切都被冲进黄泉时,唯一的鱼将己身化为沙子与星辰,把日夜,还有生命带回了这个世界。

Sm3 9-21.jpg

镇上的老人:王子终有一日,一定会和我送他的耳饰一起,回到我们的身边。

苏拉:……

苏拉:……

Sm3 9-22.jpg

苏拉:啊、啊啊……!

苏拉!

可恶!不会再让你这样为所欲为了!

不管我们会怎样,我们都要把苏拉救回来!

呜噢噢—!

优:哈啊、哈啊……!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梅露可:快、快看!托尔巴先生倒在了那边哟!

Sm3 9-23.jpg

伽那托:……我很在意镇里的人们围着的是什么。菲奈提,可以跑快一点吗?

菲奈提:嘎噜噜!

呜噢噢—!

不会再让盗贼肆意妄为了!

救回苏拉!

优:盗贼?而且,苏拉她……

梅露可:到、到底是怎么回事?被包围着的到底是……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

梅露可:他抱着苏拉小姐哟!

伽那托:啧……是这样吗!糟糕了。如果不赶快阻止他们,事态肯定会因为集团心理变得无可挽回的!

伽那托:没办法了……!虽然不想用太粗暴的手段,但现在是紧急事态。菲奈提!

菲奈提:嘎噜噜噜!

呜哇啊啊!是魔物!

可恶!那个盗贼甚至驯服了魔物吗!

有谁坐在魔物背上!

不管了!总之先保护好苏拉和王子——!

Sm3 9-24.jpg

伽那托:人们的斗志比预想的还要高啊.....!

梅露可:不管我们说什么,都会被他们的吵闹盖过去,传不到他们的耳朵里呀!

伽那托:再这样强行前进,恐怕会有人受伤……

伽那托:优、梅露可!麻烦你们和菲奈提一起吸引镇民的注意力!

优:咦,好、好的!哎,伽那托先生,你要去哪里?!

伽那托:去把笨蛋王子敲醒!我需要他阻止这场骚乱!

梅露可:但、但在这种混乱之中,就算是托尔巴先生……

梅露可:喵?咦、咦?!莎莉哈缇小姐?!

优:糟了,在那里!她直接跑过去阻止骚乱了!

莎莉哈缇:住手、请等等!

莎莉哈缇:不是的!阿尔法尔德他……阿尔法尔德他!

莎莉哈缇:呜啊!

小姑娘!待在这种地方很危险的!快退到后边去!

莎莉哈缇:不是的!阿尔法尔德是为了这个小镇……!

呜噢噢!不会再输给盗贼了——!

Sm3 9-25.jpg

莎莉哈缇:等等!听我说完啊……!

莎莉哈缇:啊呜!

莎莉哈缇:等等……等等……!明明不是这样的……我明明已经能够发出声音了……

莎莉哈缇: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是……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不行,莎莉哈缇!不要放弃,不可以放弃!一定有什么方法……

夏哈幽:哈哈哈,真是勇敢。

莎莉哈缇:呜啊!夏、夏哈幽小姐?

夏哈幽:对对,这是工作联络。

莎莉哈缇:咦?但、但我已经不是鸟之目了……

夏哈幽:莎莉哈缇,你如今有机会再回到鸟之目了,虽然需要接受相应的惩罚。

莎莉哈缇:……什么?

莎莉哈缇:……但是,即使我重新回到鸟之目,我也已经没有什么能做的……

夏哈幽:然后,还有一件事。之前有人提交了阅览记录的申请,而且首领已经许可了。

莎莉哈缇:记录的,阅览申请……

夏哈幽:你知道的吧?王族发出阅览申请的时候,鸟之目有义务出示记录。

Sm3 9-26.jpg

夏哈幽:来吧,告诉我。你会选择怎样的道路呢?

夏哈幽:是以普通人的身份继续寻找方法,还是回到鸟之目?

夏哈幽:我说,你当初为什么要加入鸟之目?

莎莉哈缇:我……

莎莉哈缇:我加入鸟之目是因为……

Sm3 9-27.jpg

莎莉哈缇: 我想要了解那些消失在历史暗处的人们,即使只有我自己能知道,也没有关系。

【过场】

阿尔法尔德:哈啊、哈啊……

阿尔法尔德:(还差一点点,一定要想办法把假币的模子,给破坏掉,然后,就能结束这件事了)

阿尔法尔德:(我身为王子,是不是也帮上了一点忙啊)

我们把盗贼逼到无路可走了!

不要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伤害苏拉!

但是,苏拉哭得那么厉害!我们得快点救她……!

Sm3 9-28.jpg

阿尔法尔德:(这是我所希望的吗)

阿尔法尔德:(一直以来,不管我做什么,都不能给任何人带来笑容。无论何时,我带给别人的都只有这样的表情)

阿尔法尔德:(但是,这也没有办法。我只会用这种方法)

阿尔法尔德:(所以)

阿尔法尔德:(所以,已经,足够了吧。我找到能够托付往后事情的人了。差不多可以休息一下了……)

Sm3 9-29.jpg

我找寻到的,闪闪发光的鳞之星啊。

Sm3 9-30.jpg

阿尔法尔德:……

Sm3 9-31.jpg

阿尔法尔德:莎莉、哈缇……

Sm3 9-32.jpg

别黯淡那光芒,直到照亮地底的黄泉吧。

Sm3 9-33.jpg

请一直照耀着我,那是我将飞去的地方。


阿尔法尔德:为什么你……

阿尔法尔德:不对……快停下。

托尔巴:以申请者——王子托尔巴的名义。

托尔巴:允许镇里的所有人阅览记录!

阿尔法尔德:住手!

镇上的老人:请这样做吧!

阿尔法尔德:什……!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镇上的老人:民众同样是保护王的人。

阿尔法尔德:……

镇上的老人:请原谅我们,没有坚持去相信和等待你们。

Sm3 9-34.jpg

镇上的老人:直至现在,您也仍然是我们的星星,王子。

阿尔法尔德:……

Sm3 9-35.jpg

阿尔法尔德:……

Sm3 9-36.jpg

阿尔法尔德:啊啊……

阿尔法尔德:我怎么可能丢弃初次从子民那里得到的赠礼呢。

阿尔法尔德:如果我想丢掉它,我早就可以这么做的。

阿尔法尔德:(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我本来已经送走了这颗星星,你却把它送回了我身边,这只是偶然吗?)

Sm3 9-37.jpg

阿尔法尔德:(还是说,那是必然。只有那双眼瞳一直注视着我,即使我已经失去了成为王的资格……)

Sm3 9-38.jpg

有谁知道那个名字。有谁在呼唤那个名字。

孤独闪耀着的鳞之星啊。无人知晓你的名姓,你一定十分寂寞;无人呼唤你的名姓,你一定十分寂寞。


但是。

Sm3 9-39.jpg

向下俯瞰的鸟之目会见证一切。那星星的影子,永远都映在我的眼中。


怎么,脑袋里出现了景象……!

这是……王子?

殿下,是殿下!

王子他想要帮助我们!

我们居然一直有着这么严重的误会……!

优:这就是,莎莉哈缇的力量吗。只要触碰了她做出的鸟,就有景象,有阿尔法尔德的记录流入脑中……

梅露可:她取回了鸟之目的力量吗?!但是,到底是怎样才……

夏哈幽:她支付过代价了。

梅露可:你是,夏哈幽小姐!

优:代价是指?

夏哈幽:第二次破坏规则的时候,她就不止会失去记忆和声音了。还有……

Sm3 9-40.jpg

夏哈幽:这之后,她再也不能和鸟之目之外的任何人交谈了。

Sm3 9-41.jpg

阿尔法尔德:……

莎莉哈缇:……

Sm3 9-42.jpg

莎莉哈缇:……

第十话:交错的昼夜

交差する昼夜
[展开/收起]
加墨:那么今天的授课就到此为止。明天也是在这个时间来上课咯~

苏拉:那,那个!

加墨:怎么咯?

Sm3 10-1.jpg

苏拉:请问,为什么加墨先生会来为我上课呢?当初我以为是为了能让我干活,但是仔细想想,加墨先生给我上课其实也拿不到什么好处……

加墨:这个啊……实际上,是有人请我来给你上课喔。

苏拉:有人?

加墨:那个人不让我把他的身份告诉你。所以,我也只能说这么多咯。

苏拉:……

苏拉:这样啊……

苏拉:我明白了,谢谢你!我会更加努力,成为像加墨先生一样的商人,让这个镇子变得更加繁荣的!

苏拉:那就是,我能做到的赎罪……和报恩,还有支持。

加墨:这样啊。

苏拉:托尔巴王子……他隐瞒了假币案件,现在只有镇上的人知道这个秘密。他说,法律也没有办法裁决我的爷爷。

苏拉:然后,事情之所以能够这样结束,都是因为阿尔法尔德王子阻止了假币流通到镇子外面。

Sm3 10-2.jpg

苏拉:我……这之后会一直相信着王子,更加努力地学习,为了能够等到王子殿下把这个镇子变得更好的那一天。

苏拉:所以,明天也继续请加墨先生多指教了……!

加墨:就要有这个气魄。然后,等将来你成为大商人了,一定要跟我一起做几单大生意……!

优:我刚刚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好话呢……!

梅露可:加墨先生不愧是加墨先生哟。

加墨:你,你们在说什么呢!这可是在正儿八经地投资沙漠之国!是在权衡两国利益之后才提出的!

优:原,原来是这样……?

梅露可:感觉被他糊弄过去了,但好像是有点道理……

加墨:你们也太不信任我了!话说回来,你们的工作做得怎么样了?

梅露可:喵,是的呢!我们现在正要向托尔巴先生报告情况哟!

苏拉:啊,那样的话说不定……!

优:是的!终于……终于交涉成功了……!

梅露可:交涉了好久,真的超级辛苦的哟~!

苏拉:太好了—!谢谢优哥哥,梅露可姐姐!

加墨:辛苦你们了。这样一来魔物妨碍交通的问题就解决了。其他人要来这个镇子也会方便很多。

加墨:但是,你们是怎样交涉成功的?先不说孩子们,我听说家长那边似乎不太好对付……

梅露可:对哟。因为它跟知事围绕河流与领地进行过战斗,所以就算被治愈了,它也还是对人类抱有戒心。

优:但是,我们提出把河里开采的金属给它当作报酬,最终得到了它的协助。

加墨:原来如此。菲奈提虽然喜欢金属,但其实很难自己从河流里开采细小的金属……

加墨:它们难以完成的开采工作就交给人类完成,这样双方就能达成共赢咯。

梅露可:还有呢,不仅仅是这样!如果来这个小镇的商队变得更多了,菲奈提它们就能吃到其他各种各样的金属了哟。

加墨:嗯,你们真的考虑了很多啊。

优:这可是多亏了加墨先生。我们有时候会在苏拉身边听到加墨先生讲课,这次就用上了课上的知识。

梅露可:还有,伽那多先生也给我们出主意啦!

优:啊,对了!我们要赶快去报告情况才行!

加墨:抱歉啊,拖了你们一点时间。

苏拉:之后再讲给我听吧!谢谢哥哥你们!

优:好,那么我们之后见!

梅露可:要抓紧了!要赶快告诉托尔巴先生!

加墨:……托尔巴王子也是挺能干的啊。如果没有那两个人在,菲奈提估计就不会同意交涉了。

苏拉:咦?

加墨:王子希望与两只魔物共存,他这份真诚的心也是交涉的有利条件之一。

加墨:因为,魔物有时会对别人心底的那份诚挚十分敏感。

苏拉:……

加墨:嗯,这对于商人来说也是一样的。

加墨:苏拉。虽然你应该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代表了什么,但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句。

加墨:商人最看重的是信用,对于镇子来说也是一样的。即使你所做的事能够带来一时的利益,但最终却会导致整个镇子的毁灭。

苏拉:……嗯。

加墨:要好好看清自己的目标,同时思考自己做的事情是否真的是为了达成目标,还有是否有人因此而遭受损失。

Sm3 10-3.jpg

加墨:如果想要成为一名一流的商人,就要不断地思考能让自己与对方达成双赢的方法。

苏拉:……好的。

加墨:但是……同时,商人也会想方设法地从自己的失败当中吸收经验。

苏拉:咦?

加墨:大人物们会在这里打好基础,所以我想这个小镇今后应该会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加墨:因为你制造假币的时候发现了加工假砂金的方法,所以它的价值正逐渐开始上升。

加墨:人们可以通过加工改变甚至于保持它的色泽,所以用它制作装饰品是再适合不过啦。

加墨:虽说它的耐久性不太好,不过人们今后应该会想办法改善吧。这个发现可是你的功劳哟。

苏拉:……

加墨:苏拉,你了解贫穷和温柔。我这个一流商人可以断言。

Sm3 10-4.jpg

加墨:你一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商人。

苏拉:……

Sm3 10-5.jpg

苏拉:谢、谢谢,您。我,我会……会努力的……!会很努力,很努力的……!

【过场】

优:托尔巴先生,我们来报告……

Sm3 10-6.jpg

所以我都说了,我当时根本不在家吧!

那你就不要现在才来死乞白赖地找借口了!

梅露可:他们又在吵架了……

伽那托:真不好意思,让你们看到这副不成体统的样子。我估计他们还要吵一会儿,所以就向我报告吧。

Sm3 10-7.jpg

优:伽那托先生应对得相当熟练啊……

托尔巴:说到底你画画根本就烂得要死!收到颜色那么不吉利的画,是个人都会觉得自己是被讨厌了好吗——!

阿尔法尔德:你就自称头脑派吧。居然看不出我的画里的美,你简直毫无审美可言。

托尔巴:如果您刚刚那句话是认真的,那可真是吓到我了……还是说,你看到的天空是红黑色的,河流是灰色的,地面是被漆黑的暗影包围着的吗?

Sm3 10-8.jpg

阿尔法尔德:一名真正的画家,就应该用崭新的灵感改写自己眼中的风景。

托尔巴:给我向画家道歉!

阿尔法尔德:轮得到你说我吗,你怎么事到如今还在叽叽歪歪翻旧账,到底几个意思?要是对我有意见,之前别出手帮我不就好了!

托尔巴:烦死了,我早就想说了!真是的,我在你被赶出家门的时候被蒙在鼓里不说,知道了你被赶出去的理由有多无聊之后,可是一——直不爽到了现在啊!

Sm3 10-9.jpg

托尔巴:三年!整整三年耶!

阿尔法尔德:啊——我管你呢!

托尔巴:不——对,我必须得趁这个机会跟你讲!归根结底啊!虽然你总是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但实际上根本没有这回事好不好!

托尔巴:你画起画来就完全无视跟你搭话的人,别人就只能看到你老是量产你那些不吉利的画,哪知道你安没安好心。更糟糕的是,你一张嘴就是不好听又别扭的话!

托尔巴:你清楚吧!咱们家里净是些没装脑子的人!尽是些急性子又粗枝大叶的人!除了我之外!

Sm3 10-10.jpg

托尔巴:你不把你的感受说出来,我们是不会知道的!你现在这样简直是把“请你们来误解我”写在脸上啊!

阿尔法尔德:太近了!别唾沫乱飞!

托尔巴:啊哈哈!你就嫌弃吧!给我更加嫌弃吧!

阿尔法尔德:我真不想承认你这种货色居然是我哥……!

Sm3 10-11.jpg

阿尔法尔德:对了。干脆在你背上写个“断绝关系”吧。这样我们的孽缘也能一刀两断了。

托尔巴:你是傻的吗?!那不就变得像是我被赶出了家门一样吗!

托尔巴:再说了,你其实也没被赶出家门啊。

阿尔法尔德:哈?

托尔巴:你一看自己身边还黏着个鸟之目,就应该懂了吧。那块当初赶你的时候收走的王子之证,老爹他可一直好好保管着呢。

托尔巴:要不老爹怎么会每天晚上都后悔得直掉眼泪,还要妈安慰才行呢!

Sm3 10-12.jpg

阿尔法尔德:……

阿尔法尔德:那样……

阿尔法尔德:那样的话我……

阿尔法尔德:原来没有跟你断绝兄弟关系吗。

Sm3 10-13.jpg

托尔巴:你这人怎么这么招人烦啊。

托尔巴:哼,我也不想承认你是我弟弟啊!你这次的无脑行动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还有一点点身为王子的自觉,就多动动脑子行吗?

阿尔法尔德:……

Sm3 10-14.jpg

托尔巴:咦—?你不还嘴吗~?你原来知道的吗~?你原来知道自己把事情弄得一团糟,到头来还是被哥哥大人帮了一把吗~?

阿尔法尔德:咕……

Sm3 10-15.jpg

阿尔法尔德:知,知道了。这样你就满足了吧!接着!

托尔巴:为啥啊!谁要你的诅咒画啦!我要把这种画拿去哪儿啊……

托尔巴: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你到这里去跟她打声招呼吧,带上我们的份。

Sm3 10-16.jpg

阿尔法尔德:……

Sm3 10-17.jpg

阿尔法尔德:……

托尔巴:耶,什么?我听不清哎~?蟹?蟹什么?

阿尔法尔德:你给我埋螃蟹洞下边去吧!

托尔巴:所以说你就是这种地方讨人厌啊!麻烦你在跟她见面之前,先把“率直”俩字写手上吃掉!

伽那托:我觉得您也没资格说别人吧。

托尔巴:我一直都对自己很坦诚喔——话说,优君他们呢?

伽那托:他们早就结束报告出去了。

伽那托:话说回来,您居然会帮助自己最讨厌的阿尔法尔德殿下,这可真是少见。

托尔巴:我又不是想帮他才帮的。

Sm3 10-18.jpg

伽那托:那您这算是补偿?

托尔巴:哈?

伽那托:当初,全家上下只有自称头脑派的您看穿了阿尔法尔德殿下的内心,但您却因为对他心情复杂没有说出口。结果他就这样被赶出了家门,现在您想为此补偿他对吧。

托尔巴:呜哇,你这是什么妄想啊,太恶心了快住脑。怎么可能会是这样,我这是为了莎莉哈缇啊。

伽那托:啊,是这样。虽说是为了帮助她取回记忆,您也的确对她做了挺残酷的事。

托尔巴:伽那托你说过,需要强大的精神冲击来破除她身上的法术吧。所以我才特意用那种方法去审问盗贼。

伽那托:是这样的,但我只是告诉了您有这样的研究成果,实际选择这个方法的还是您自己呀。

托尔巴:还真敢说,明明你清楚我会选择这么做的。

托尔巴:不过,最后能用鸟之目的力量帮助舍弟和苏拉,她也很高兴吧?如果她没有找回记忆,应该就无法回到鸟之目吧。

伽那托:如果是那样,您的计划也就泡汤了呢。啊,这么说起来,您发现房间已经空无一人的时候,那样子着急得呀……

托尔巴:哈?!谁着急了!如果她没有取回记忆,那我也能顺其自然地把事情压到出现盗贼骚乱为止嘛!

托尔巴:…………呃,但是,嗯,我还真的挺为假币的事情着急的。

托尔巴:本来我来到这个镇子,就是因为听商队的人说这里有人想要造反,所以过来确认一下是不是事实。

伽那托:所以没想到,这里甚至做出了假币来。

伽那托:虽然我们事先接触过苏拉声称自己卖过饰品的商队,所以马上察觉到她说了谎……

Sm3 10-19.jpg

托尔巴:不过,说真的,我家以前搞砸的事不少,如果辖区里再发生这么恶劣的事情,那打击可不是一般的大。

托尔巴:虽说舍弟估计没注意到,但只在这一点上,大概可以夸一夸他……

托尔巴:果然还是不了!他完全可以采取其他方法的,结果却弄得我乱七八糟想了那么多,都怪他。

伽那托:您说笑了。实际上您巴不得他这么做不是吗?多亏他这么做了,您才在盗贼和鸟之目两边都获得了不少筹码。

托尔巴:你这个人,把我想成什么了……?我的心也是肉长的啦!

托尔巴:……虽然我的选项的确增加了。

伽那托:对吧。其中一个选项就是,您可以把王子抓住盗贼的美谈流传下去,这样也能在镇里人面前把假币的事情瞒下来。

伽那托:然后另外一个选项就是,您可以借助莎莉哈缇小姐鸟之目的力量,让镇里人看到一系列关于假币的记录,让这个事件成为一个王子自我牺牲的感人故事。

伽那托:不管事件的走向倾向于哪一边,您都可以成功地隐瞒假币事件,并且减轻镇民对王族的反感。就算只凭盗贼事件,效果也已经非常好了。

托尔巴:是呢。如果是这样,那就只需要秘密释放舍弟,再好好叮嘱苏拉不要说出真相,最后让莎莉哈缇和我家弟弟见个面就万事大吉啦。

托尔巴:但是,既然要做那就要一石二鸟不是吗?不但要减轻他们的反感,更要让其转变成忠诚——不仅是对我,而是对整个王族。

托尔巴:而且……我并不是对那女孩的罪行完全没有想法。不如说,怎么可能会没有想法……

伽那托:您这种地方倒是意外地像个王子了。

托尔巴:什么叫意外啊!我从出生起就是王子,一直在为子民操心啊!

Sm3 10-20.jpg

伽那托:……

伽那托:先不说这个,现在不如高兴一点怎么样?虽然我们没能在事前做好措施的确挺可惜,但事情的结果非常完美。

伽那托:人们知道了假币和殿下之事的真相,然后由于忠诚守口如瓶;苏拉小姐也有了报恩的目标,精神状态相当好;更令人欣慰的是,新的产业也正在萌芽。

托尔巴:……是啊。必须要感谢莎莉哈缇才行。我们之所以能让事情达成这样的结果,都是多亏了她那让人身临其境的记录。

托尔巴:单是解开那个误会得到的人望,可不能与人们看到那些记录之后对王族产生的深厚感情相比。

伽那托:……

托尔巴:你现在一脸的不敢苟同啊。

Sm3 10-21.jpg

伽那托:我只是无法理解罢了。

托尔巴:估计也是。因为你是从没有国王也不信奉神明的国家来的。也许在这种国家,连拥有梦想都很困难吧。

伽那托:也不是那样。名为“科学”的光芒一直在给我们带来新的梦想。只是我们拥有梦想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托尔巴:不一样的,是我们心的归处。

伽那托:……果然,我还是很难理解。为什么王族能够成为足以让人们越过苦难的希望呢?从生物学来说,他们也不过是普通人类。

托尔巴:因为他们是王的子民。

伽那托:……这次多少让我对这个国家的人们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即使我同时也觉得大概穷尽一生也不能完全理解。

Sm3 10-22.jpg

托尔巴:啊·哈·哈。我也这么觉得呢,觉得自己无法完全理解那种没有王也没有神的国家。

托尔巴:不过,说是这么说,你祖国的知识还是很有用的,这次的计划也很成功。

托尔巴:虽然我没想到莎莉哈缇会消失,还有菲奈提会来到镇子里就是。

托尔巴:那么,也差不多是时候去解开优他们的误会了吧。

伽那托:……这次的事,要告诉他们吗?

托尔巴:不会说的。当然,那个精明的商人和鸟之目大概都清楚得很。

伽那托:这样啊。

托尔巴:你一副冷眼旁观的样子,结果比我投入的感情还多啊。不过,你从离开故乡到这里开始就是这样了吧。

Sm3 10-23.jpg

托尔巴:但是,既然你跟随了我,那就选择我,好吗。

伽那托:……

托尔巴:我没办法像你喜欢的那样做。我既没有像老爹那样与生俱来的领袖气质,也没法变得像弟弟那样一根筋。

托尔巴:无论做什么事,我都会用我的方式尽到王子的职责。毕竟,我是那一家人里唯一从无脑诅咒里解放出来的人。

Sm3 10-24.jpg

伽那托:……

Sm3 10-25.jpg

伽那托:现在还说这啊。你爱怎么怎么,反正我会跟你跟到底的。然后,要是你搞过分了,我揍你一顿就好。

托尔巴:希望你先用语言来阻止我谢谢。

伽那托:平常到底是谁在无视我的责备来着。

托尔巴:我去找优君他们了——

Sm3 10-26.jpg

伽那托:……因为我们是朋友,所以我才忠告你的。

伽那托:算了。早点去追……

啊呜!

伽那托:……您这是摔倒了吗?

Sm3 10-27.jpg

夏哈幽:我没有问题的。

伽那托:宝石,硬币,信纸还有……掉得满地都是。而且,我好奇很久了,您到底是怎么在身上藏起这么多东西的……

夏哈幽:……我马上,就收拾起来。

伽那托:我来帮您吧。您可是这次事件的幕后功臣。

夏哈幽:……咳咳。您在说什么呀?

伽那托:一年前,我第一次遇到您的时候,您也像现在这样把东西撒了一地,非常不好意思吧。

夏哈幽:……请您忘记这件事。

伽那托:然后,因为您这次接触了王子,王子知道了鸟之目的存在,所以他才能想出这次的计划。从某种意义上讲,您也算是影响了历史吧。

夏哈幽:……。

伽那托:我稍微调查过,您在月神殿的时候就很喜欢帮助别人,但同时也因为自己能力有限而感到悲伤。

伽那托:这次,如果没有您,我们的计策就不能成立了。您成为了我们和鸟之目交流的桥梁,获得了阅览记录的许可,也让莎莉哈缇小姐得到了回到鸟之目的机会。

伽那托:但您做的一切,全部都在鸟之目的职责范围之内。那么,您为了以鸟之目的身份干涉历史,到底在事情里耍了多少花招呢?

夏哈幽:……您应该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Sm3 10-28.jpg

夏哈幽:嘻嘻嘻,保密保密。

【过场】

菲奈提:咕噜噜。

镇上的老人:哈哈哈!你还真亲人啊……

索尔黑尔拉穆:龟龟!

梅露可:看来索尔黑尔拉穆和菲奈提它们能够和镇子里的人好好相处,真是太好了的说。

优:嗯,是啊。今后他们要一起把这片土地变得更加富饶……

阿尔法尔德:喂!

优:呜啊!

梅露可:吓,吓了一跳……怎么了吗,阿尔法尔德先生?你不是和托尔巴先生在一起……

阿尔法尔德:……

优:呜咿!

阿尔法尔德:你们有什么必须要说的话吗。

梅露可:对,对不起!

Sm3 10-29.jpg

阿尔法尔德:不是。

梅露可:……

【过场】

优:已经看不见阿尔法尔德先生了……

梅露可:.....那个时候,莎莉哈缇小姐说,她很高兴我们能够注意到阿尔法尔德先生的温柔。

优:嗯?

梅露可:但是……,我们能注意到阿尔法尔德先生的这一点,一定是因为有莎莉哈缇小姐在我们身边。

优:……

Sm3 10-30.jpg

优:也许的确是这样。


【过场】


等等。

Sm3 10-31.jpg

莎莉哈缇:……

Sm3 10-32.jpg

莎莉哈缇:什……

Sm3 10-33.jpg

莎莉哈缇:……

阿尔法尔德:……我知道你不能和鸟之目以外的人交谈。

Sm3 10-34.jpg

莎莉哈缇:……

Sm3 10-35.jpg

莎莉哈缇:……

莎莉哈缇:……

Sm3 10-36.jpg

阿尔法尔德:……等等!

Sm3 10-38.jpg


阿尔法尔德:我叫你等等!

Sm3 10-39.jpg

……

Sm3 10-40.jpg

阿尔法尔德:……看来你要先回一次鸟之目的神殿。我还有话想跟你说。即使不能交谈,你应该也还可以听我说话吧。

阿尔法尔德:要是在这最后你还能让我看一眼你的表情就好了,那我也不用特意再跟你说什么了。

Sm3 10-41.jpg

阿尔法尔德:说到底,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如果你没有轻易成为那家伙计划的一部分,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阿尔法尔德:你在失去记忆前也是这样。我可没有求你用过你的力量,你却自作主张做了这样的事情。

Sm3 10-42.jpg

阿尔法尔德:你是有了鸟之目的力量之后就开始自负了吗?但是,说到底,你只是个又迟钝又笨拙的蠢货而已。以后就不要再来烦我……

Sm3 10-43.jpg

阿尔法尔德:……

Sm3 10-44.jpg

……

Sm3 10-45.jpg

Sm3 10-46.jpg

Sm3 10-47.jpg

Sm3 10-48.jpg

阿尔法尔德:……抱歉。本来我不需要对你这样说话的。但这已经,是我的坏习惯了。

Sm3 10-49.jpg

阿尔法尔德:……其实。

阿尔法尔德:那个时候,你拯救了我。你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知道我的存在,哪怕只有一个人。

阿尔法尔德:然后……

Sm3 10-50.jpg

阿尔法尔德:……我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人是你,真的太好了。

Sm3 10-51.jpg

(啊,只要有你这句话,我就能飞去任何地方)

Sm3 10-52.jpg

Sm3 10-53.jpg

Sm3 10-54.jpg

我找寻到的,闪闪发光的鳞之星啊。

别黯淡那光芒,直到照亮地底的黄泉吧。

请一直照耀着我,那是我将飞去的地方。

莎莉哈缇:(阿尔法尔德。无论你在多么遥远的天空闪耀,无论那是哪里,我都会一直追寻着那光芒,向那儿飞去)

莎莉哈缇:(所以有朝一日,当我们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Sm3 10-55.jpg

莎莉哈缇:(请让我在你的身边歇息)


评论

匿名用户 #1

9个月 前
分数 0++
感謝翻譯~

匿名用户 #2

9个月 前
分数 0++
感謝翻譯!!~>w<)!!

匿名用户 #3

9个月 前
分数 0++
感谢翻译

匿名用户 #4

9个月 前
分数 0++
感谢翻译

匿名用户 #5

8个月 前
分数 0++
感谢翻译

匿名用户 #6

7个月 前
分数 0++
呜呜呜他们太好了!感谢翻译!!!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