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間の劇場、欠片の小篇4th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幕间的剧场,碎片的小篇4th

剧情翻译(魔法)

※wiki的翻译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敬请理解。

※推荐配合游戏内演出效果及BGM阅读。

幕间的剧场,碎片的小篇 第七幕

第一话:罗盘与会说话的铃铛

羅針盤としゃべる鈴
[展开/收起]
???(杜娜):哈啊……哈啊……

族长:杜娜!

杜娜:没、事……不必在意我。

族长:亏你铁青着脸还能说出这话啊……

杜娜:要与它对峙,会变成这样是意料之中的……

杜娜:麻烦您,确认一下。它……Materia停下来了吗?

族长:嗯,已经了结了。我们赢了。

杜娜:是吗……已经封住它了。太好了。

杜娜:这次也成功了……芙伦……

杜娜:但是请不要大意。到头来,还是没能将其破坏……这次充其量是将其封印了。

杜娜:也可能会在突发状况下解除,请留意维持封印。

族长:好。不会让你白帮这忙的。

杜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就连封印也做不到吧。这是多亏了有你们的帮助。

杜娜:谢谢你们,听进了我的无稽之谈。

族长:要道谢的是我们才对。如果不是你来到了这个村子……

族长:我们就会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就那么毁灭了吧。

杜娜:……

族长——!

族长:搞定了!也通知其他人!

族长:到村里来,杜娜。好好休息,品味这胜利吧。

杜娜: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得离开了。

族长:这么遍体鳞伤地走?!你这到底是要去哪里。

杜娜:那还用说吗……我要去下一个Materia那里。罗盘正指向着它。

族长:你还要再和这种东西战斗吗?!那就更需要先休息……

杜娜:就在我们这样对话时,Materia也在活动,也有人正处于危险之中。没时间,给我休息……

族长:杜娜……

杜娜:那么再会了,族长大人。谢谢你们协助我。

族长:等……!

杜娜:跳跃吧,罗盘。

杜娜:没错,我没时间休息。直到所有Materia消失于世。

杜娜:这就是……伤害了你的,我的……

(转场)

杜娜:……

杜娜:才刚刚封印了Materia就传送,实在是,有些……站不稳。

杜娜:(但是,传送成功了。那么,这是跳跃到了哪个国家呢,罗盘?)

杜娜:(……指针在剧烈晃动。Materia倒是马上就能找到了吧。)

杜娜:嘶……哈啊……

杜娜:……好,走吧。

杜娜:(先要确认Materia这次是什么形态。如果像以前遇到过的塔那样显眼,倒是可以省去不少工夫。)

杜娜:(但是,我也不想再与那么巨大的Materia战斗了……)

杜娜:(……我在胆怯什么。无论Materia是什么样,我该做的事都一样。)

杜娜:一定要,否定它的存在……

杜娜:……

杜娜:(刚、刚才是不是太装模作样了)

杜娜:(刚才晕传送,好像搞得头脑也不太清醒了。喝点葡萄酒醒醒……)

哈哇哇哇哇哇——!

杜娜:咦?

要、要、要……!

杜娜:上面?

安:要掉下来了——!

安:(天上有女孩子掉下来?!)

安:哇啊啊啊啊啊啊!

姐……!

杜娜:……!

哇呀!

安:呜呜~,没、没事吧?

安:唔,飞行又失败了……屁股也火辣辣地疼……

安:……不疼?

看来你没受伤……呢。

安:咦?!

杜娜:太好了。……芙伦。

安:那、那个……

杜娜:嗯?怎么了,芙……

杜娜:不是,芙伦。

安:是、是的。我不是!我是安。安·奥嘉姆!

杜娜:安……?

杜娜:(仔细看看,她的发色和那孩子不同。我都这么不清醒了吗……?)

杜娜:……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安:没有没有,请不要在意。不如说,谢谢您救了我!

杜娜:……

安:那个~……?

杜娜:……对不起。

杜娜:所以,安。你为什么会从天上掉下来呢?

安:诶!这、这是因为……

安:我、我在骑扫帚……

杜娜:扫帚?

杜娜:……啊,我想起来了。在魔法之国,人们会骑着扫帚在天上飞吧。那么这里就是,魔法之国?

安:是的!姐姐不是魔法之国的人吗?

杜娜:嗯。我不是这个国家的人。

杜娜:(魔法之国……虽然用过这里的魔法道具,但来还是第一次来。)

杜娜:(至少侥幸知道了这是哪里。接下来要,找到Materia……)

杜娜:什!

安:怎么了吗?

杜娜:(指针的反应好强烈!难道Materia就在视线所及范围内吗?!)

安:姐姐……?

杜娜:快逃!这里很危险!

安:诶!就算你突然叫我逃跑……

杜娜:用那个扫帚就能立刻逃走了吧!赶快!

安:不、不行的!

杜娜:为什么!

安:我、我骑不来扫帚!还在修行中啦~!

杜娜:啊,所以你才掉下来了……

杜娜:那就跑走。离我太近的话,我保证不了你的安全。

杜娜:好孩子。拜托你。

安:知、知道了。

杜娜:(希望还来得及。如果是像塔那样作用范围很广的Materia,是无法靠徒步逃脱的。)

杜娜:(干脆我来主动出击?赌赌运气,说不定能压制住它……)

杜娜:(那么,现在立刻就……!)

杜娜:……咦?指针的晃动比刚才小?

嗯。虽然不太明白,但是只能相信她了!而且那个姐姐,看起来是个好人。

杜娜:……!

杜娜:等一下!你是在和谁说话……!

安:啊,说话的是……

马盖乌特:嘎噜噜噜噜噜!

安:魔物……?!

杜娜:嘁!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

安,到这来!

哈哇哇哇!

马盖乌特:嘎噜噜噜噜!

安:过、过、过来了啊啊啊啊!

杜娜:不用担心,没什么好怕的。

杜娜:我这次一定会保护你!

安:姐姐……?

杜娜:屏住、呼吸!

安:唔咕!

杜娜:……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

安:逃、逃掉了??

杜娜:哈啊……哈啊……不清楚。虽然争取到了时间……

杜娜:等冷静下来,再稍微转移……咳!咳、咳!哈啊、呼……

安:姐、姐姐!

杜娜:没、没事。只是……稍微有点累。

安:那、那个……啊!

安:姐姐,请喝这个!喝了这个又会有精神了!

杜娜:谢、谢谢。

杜娜:……嗯。确实很管用。

安:是的!毕竟这是名门加登家的魔法药嘛。

杜娜:那是……非常贵重的东西吧?

安:请不要在意。这是姐姐救了我两次的回礼!

杜娜:……真是好孩子。

但是·药·需要补充。

杜娜:刚才是……!

安:啊,不用警惕的!这不是魔物什么的啦!

安:真是的——都跟你说过,不能突然说话了吧?

对不·起。

杜娜:你刚才……就是在和它说话?

安:是的!陪我旅行的……

安:铃君!

铃君:你好。

杜娜:会说话的……铃铛?!

安:啊哇哇哇!请、请不要拿出武器!没有危险的!他是我的家人~!

铃君:我·安·家人。

杜娜:家人……?这是物品吧。

安:但是,从我出生起他就一直陪在我身边……对吧~铃君?

铃君:安·出生。那时·我·就在。

杜娜:……

杜娜:是用魔法,让物品能说话的?

安:好像……是这样。听说在我出生的那天,妈妈给他注入了生命。

安:但是就算试着调查,也完全找不到那种魔法……啊,姐姐知道些什么吗?

杜娜:不,我没听说过能赋予物品生命的魔法。

安:嗯……这样啊……

安:那果然,完成修行之后要教给我的魔法,就是这个吗~?

铃君:可能性·不为·0。

安:是呢!好~,要努力修行!我会学来做出铃君的兄弟的!

铃君:兄弟。

杜娜:……你现在和那个铃铛一起旅行吗?

安:是的!我家的家训就是要在14岁踏上修行之旅~我是大概一周前刚刚出发……

杜娜:(14岁……和芙伦同岁。那个孩子现在也是像这样吗……?)

杜娜:(是的话……真不错。)

安:姐姐也在旅行吗?

杜娜:诶?……啊,嗯。是呢。已经旅行2年了。

安:2年?!好厉害——!

杜娜:只是时间比较长而已……

安:怎样的!是怎样的旅行!我想参考一下,请告诉我吧!

杜娜:就算你问我是怎样的……

杜娜:大概是,找东西吧……

安:找东西……?

杜娜:你看,我的手上戴着个罗盘吧。这个罗盘指向的东西……我称其为Materia。我是为了寻找它而旅行的。

安: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杜娜:……这些话,有趣吗?

安:有趣!

杜娜:是……是吗。

安:那找到了Materia要拿来做什么呢?

杜娜:……

杜娜:破坏掉。

安:破、破坏掉吗?!

杜娜:是的,因为Materia基本上都很危险。不破坏掉、或者至少是封印掉的话,会导致伤亡的。

安:这、这样啊……铃君,你知道Materia吗?

铃君:不知道。

安:也是呢!哈啊~有好多不知道的东西呢~……

杜娜:不过,光是要封印Materia,已经是竭尽全力了。至今为止遇到过的,还没有能破坏成功的。

安:但是姐姐封印了他们对吧?这不是已经非常厉害了吗?!

安:肯定救了很多人……哈哇哇哇!遇、遇到了非常厉害的人!铃君,我没有失礼吧~?!

铃君:不知道。安·平时·一样。

杜娜:别这样。我不是那么了不起的人……

安:但、但是~!

杜娜:没有什么但是。别让我为难……

安:唔……对、对不起。

杜娜:……啊。

杜娜:我、我才是,对初次见面的人说了过分的话……对不起。

杜娜:(不行,和这个孩子说话感觉要失控。控制不住地把她和芙伦重合……)

杜娜:……走吧。这里还很危险。

安:好、好的!

铃君:危险·是·魔物?

杜娜:……请看。

安:罗盘的指针在晃动?

杜娜:这证明了Materia就在附近。

安:诶诶诶诶诶诶诶?!

铃君:遭遇·现象·什么?

杜娜:你是问遇到了会发生什么?谁知道呢,不同的Materia会有不同的效果……

杜娜:但是,那一定是会伤害人类的东西。Materia是人类生存的障碍。

铃君:Materia·障碍。

铃君:……障碍。

安:哈、哈哇哇哇~!卷卷卷、卷进不得了的麻烦中了?!

杜娜:冷静一点。这个罗盘可以指示Materia所在的位置。所以也可以进行回避。

安:真的吗?!

杜娜:真的。所以,不想遇到危险的话就跟着我。我带你去到安全的地方。

安:好~!呼~……幸好是掉到了这里!要是就我们两个的话,都不知道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呢!

铃君:掉下来·好?

安:……

安:那、那不一样啦~!

杜娜:……

杜娜:走了,安。

安:啊,好的!

安:那个,请问……我怎么称呼姐姐比较好?

杜娜:我叫杜娜。称呼随你喜欢。

安:杜娜……杜娜小姐。

安:杜娜小姐!

杜娜:什么事?

安:不是,我只是想叫叫看……嘿嘿。

杜娜:奇怪的孩子。

铃君:安·奇怪。

安:怎么都这么说?!

杜娜:比起会说话的铃铛倒是好些……

叻噢噢噢噢噢!

吧?!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噜噜!

杜娜:……大意了。没想到它这么快就找到了……!

杜娜:安,没受伤吧?!

安:没、没有~!谢谢……

杜娜:……太好了。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噜……!

杜娜:还在我们视线范围外就攻击了过来。看来是有什么远距离的攻击方式呢。

铃君:魔法。

杜娜:你说什么?

铃君:下级魔法之一。但是其内部魔力异于平均值。

安:为、为什么你知道,铃君?!

铃君:因为……

杜娜:现在没时间听你解说。

杜娜:能使用魔法的魔物……真是棘手。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噜……!

杜娜:就是这!

马盖乌特:叻噢噢噢噢噢!

杜娜:咕!正面攻击的话,子弹会被它消除!

安:交给我!就用魔法来对抗魔法~!

马盖乌特:……嘎噜噜?

杜娜:……发了点儿光呢。

铃君:好耀眼。

安:哇啊啊啊啊,又失败了~?!

马盖乌特:嘎噜噜噜噜噜!

哈哇哇哇哇~?!

叻噢噢噢噢噢!

为什么要追我~?!

杜娜:(它只盯着安一个人纠缠……?!这样下去的话!)

杜娜:看这边!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噜?!

安!趁现在!

安:诶?!是、是!

安:要上了,铃君!

铃君:安·扫帚·不会骑。

安:但是,现在不逃跑的话,会拖杜娜小姐的后腿!不是会不会的问题……

是必须要飞——!

……!

安&铃君:好痛!

铃君:果然·不行。

安:不要说果然——……

马盖乌特:叻噢噢噢噢噢……!

安:咿?!

杜娜:……!

……姐,快逃……!

杜娜:芙伦!

马盖乌特:叻噢噢噢噢!

第二话:扫帚工匠与愈术士

職人と癒術士
[展开/收起]
???(贝森):~♪~♪

???(贝森):……嗯,削得不错。您觉得怎么样,优先生?

优:就、就算你问我……我也搞不懂,这么细节的区别啊。

???(贝森):我也不是在向外行人寻求那种意见。说直观感受就好。来,please。

优:嗯、嗯——……

优:啊,它比其他扫帚更漂亮呢。很光滑,摸起来手感也不错……吧。

???(贝森):唔呵呵呵……

???(贝森):梅露可小姐,梅露可小姐。优先生又夸奖我了。

梅露可:太好了,贝森小姐。

贝森:唔呵呵,谢谢谢谢。

贝森:这把扫帚,能让我们三个人一起骑。这样在和魔物的战斗时要逃跑也方便了。

贝森:到了那种紧急时刻,请紧紧地抱住我的腰。优先生可以尽情抱。

优:谢、谢谢。

贝森:当然,梅露可小姐也可以。作为朋友,我也喜欢梅露可小姐。

哈哇哇哇哇!

贝森:怎、怎么会……打击得你失声大叫了吗?就算你想要超越友情的关系,我心里已经有别的人了……

梅露可:不、不是的!不是我叫的!

哈哇哇哇哇哇哇哇!

优:上面?!

哇哇哇哇哇哇哇!

优:人?!

唔呃!

贝森:哇哦。在被压扁之前把梅露可扔给了我。果然很温柔……噗。

梅露可:优——!

安:对、对不起!没事吧?!

优:还活着……

杜娜:对不、起……强制传送,没法精准定位,就……

杜娜:唔噗。

安:杜娜小姐?

杜娜:强制传送的、副作用……

杜娜:好……恶心。

安:哇?!

优:等!那个!怎么办啊啊啊?!

(转场)

优:原来如此。就是说,杜娜小姐是在寻找名为Materia的东西时……

梅露可:安小姐和……铃先生?

铃君:名字·铃君。安·取的·我。

梅露可:失礼了!安小姐和铃君先生是在修行之旅的途中,被魔物袭击了。

杜娜:就是这样。……咳、咳。……呼。

安:杜娜小姐,没事吧?

贝森:需要再来一杯吗?

杜娜:谢谢。已经不要紧了。不觉得晕了。

优:晕车时就要喝点冷水呢。

梅露可:是亲身经验的说……

安:传送魔法……我也听妈妈说过,不习惯的话会晕传送。看来是真的啊。

贝森:不过,能够使用这种高难度魔法,就是强大实力的证明。我很尊敬您,杜娜小姐。

杜娜:不,这并非我自己的力量。是借助了这个罗盘的力量进行传送的。

杜娜:这个罗盘只能准确传送到指针所指示的坐标。

贝森:就是说……这是能够进行传送的魔法道具?

贝森:这样的东西大量上市的话,我们就要失业了。我供养优先生和梅露可小姐的计划……

优:在想那种计划吗……

杜娜:放心吧。这个罗盘只能跳跃到它指示的坐标。如果要跳跃到其他的地方……

杜娜:不仅会被传送到偏离目标的地方,还会像我刚才那样强烈晕眩。不是能取代你们工作的东西。

杜娜:是吧,扫帚工匠小姐。

贝森:原来如此,是这样啊。呼,我的工匠生涯保住了。

安:呜呜……对不起,杜娜小姐。都是我没逃掉……

铃君:安。

铃君:啊……唔·姆姆姆?

杜娜:……你不必在意。是我自己要帮助你的。

杜娜:下次加油就行了。修行,就是要继续进步的吧?

安:杜娜小姐……

安:嗯,谢谢!我下次一定要成功飞起来!

杜娜:很好。

铃君:……

杜娜:不过话说回来……你们知道那袭击我们的魔物吗?

优:是的。扫帚公司就是因此雇佣我们来的。

贝森:想、想、想要飞得好~♪扫、扫、扫帚是最好~♪

安:飞行打扫都是它~♪要说手工扫帚的话~♪

安&贝森:扫、扫、扫帚~♪公司~♪

贝森: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扫帚公司。我是那里的实习工匠。

杜娜:刚才的是……

贝森:是社歌。

安:经常在街道上听到呢~。

贝森:只要您在专卖店唱这首歌,就能免费获得维修服务。所以,您的扫帚也可以。

安:这里也算专卖店吗?!

贝森:有扫帚工匠在的地方,就是扫帚公司。来来。能让我看一下您的扫帚吗。

安:哇~谢谢!

杜娜:……我们几个继续说吧。

优:好、好的……

杜娜:你说,你被雇佣了是吧。可以理解为……你们并不是扫帚公司的员工吗。

优:是的。我们是来自王国的愈术士……

杜娜:王国!

杜娜:来自王国的哪里?离王都近吗?

优:不、不是,我们来自王国边境的村庄,离王都还挺远的……

杜娜:是吗……那也不了解王都吧……

杜娜:但是,我好开心。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同乡人。

梅露可:同乡!杜娜小姐也是从王国来的吗?

杜娜:嗯,我在王都经营一家古董店。

梅露可:喵~好巧的说!等我们回到王国,一定会来拜访的!

杜娜:……对不起,这办不到。因为即使你们回到了王国,我多半也不在店里。

梅露可:喵?喵!是这样啊,您还在旅行途中吧。

杜娜:嗯,在旅行结束之前,我还不能回王国。

杜娜:……你们也是这样吧?不达到目的,不会回到祖国。

优:是的。我们要治愈了魔物才会回去。

杜娜:……

杜娜:你们的目的是那个魔物啊。名字好像是……马盖乌特。是原本就栖息在这里的魔物吗?

梅露可:听说不是这样的。好像不久之前,还在离这里很远的地方。

优:虽然那里也是和这里一样,是扫帚公司所有的森林……马盖乌特好像把那里的树木吃了个精光。

杜娜:树木?这又是为什么。

优:与其由我来说明,不如……

贝森:是。和扫帚有关的事情都交给我吧。轮到实习扫帚工匠贝森的回合了。

贝森:我们扫帚公司确保的木材,是魔力容易流通,制作飞行扫帚的理想材料。而那些树里也都充满了魔力……

贝森:马盖乌特可能盯上了那些魔力,公司是这样推测的。

杜娜:原来如此。以魔力为食的魔物。他能够使用魔法,是不是也与这相关呢。

安:难道他会盯上我也是因为……

贝森:是因为这把扫帚吧。虽然样式很老,但是是质量非常好的定制扫帚。对马盖乌特来说,肯定是一份美餐吧。

安:诶呵呵,不愧是妈妈的扫帚~!

杜娜:我大概明白情况了。不过,这里只靠你们几个没问题吗?说实话还挺棘手的……你们可以战斗吗?

贝森:我略知一二。

优&梅露可:……

杜娜:……看来不能指望你们两位呢。

贝森:为此我才会在这里。我会,为所爱之人而战。

贝森:话虽如此,没想到马盖乌特竟会如此强大……这可真是难办。只靠我们可能无法解决。

梅露可:要呼叫救援吗?

贝森:虽然可以考虑,不过马盖乌特也可能会趁我们联络时袭来。

优:那样的话,就没法守住这里了……

梅露可:喵呜呜呜……好头疼的说。

安:好~!既然如此,我就来帮忙……!

安:唔、唔唔~……

铃君:安?

安:(连杜娜小姐都陷入苦战了,我还能帮上什么忙吗?)

安:姆、姆姆……

铃君:安……

铃君:咕·姆。姆姆姆姆……

杜娜:我知道了。我来帮忙。

安:诶?!

杜娜:这是刚才那杯水的回礼。也出于同乡的情谊。

梅露可:虽然很感激……但是杜娜小姐不是还有其他事要忙?

杜娜:嗯,不用担心Materia。现在好像还没什么动静……

杜娜:而且,我已经找到了。

梅露可:喵?

安:……啊啊啊啊啊!难、难道那个马盖乌特就是Materia?!

优:马盖乌特?

安:因、因为,杜娜小姐说过,Materia会伤害他人!是非常危险的东西!

安:哈、哈哇哇哇!这样啊这样啊!所以指针才会晃动得那么剧烈~!

贝森:竟然。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吗。

杜娜:……

优:请、请等一下!那要……破坏、马盖乌特吗?

杜娜:怎么会。这里不是有你……有愈术士吗?

杜娜:就交给你了。我会尽力支援的。

优:……!是。谢谢您!

安:(贝森,贝森。)

贝森:(嗯,有什么事吗。)

安:(yushushi,这么厉害的吗?)

贝森:(当然。因为愈术士无需使用武器就能让凶猛的魔物变得温顺,而且还飒爽地救助了我。……噗。)

安:(好厉害……铃君,你知道吗?)

铃君:第一次·听说。

安:哇哇、声音太大啦!

贝森:话说,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

安:(这样啊……那个人也很厉害啊。)

杜娜:那么,可以稍微商量一下吗。我也是第一次和愈术士合作。

优:好的。那么,去那边坐下来……

贝森:呼,那么安小姐。来进行热烈的扫帚交流吧,唔呵呵呀呵。

安:……

贝森:……呼嗯?

(转场)

贝森:真是把好扫帚啊。

贝森:大约用了十年吧。但是,现在仍然能飞。扫帚的平均使用寿命是三年,这真是太惊人了。

贝森:制作者的刻印……没有呢。安小姐,您知道些什么吗?

安:嚯诶——……

贝森:安小姐。

安:哈诶——……

铃君:安·回答。

安:诶?

安:啊,对、对不起!在聊什么来着……?

贝森:我想请教一下,这把扫帚是谁制作的。

安:啊~对不起。我只知道妈妈说是熟人制作的……

贝森:这样吗。不,没关系。能见到这把扫帚我已经很高兴了。

安:……这是,这么好的扫帚吗?

贝森:是的。虽然没有突出的性能,但是十分结实牢靠。最重要的是,能使用上十年之久……

安:噗哇啊!

贝森:噢噢?!怎、怎么了?我说了什么失礼的话吗?

安:不、不是的!那么好的扫帚我却骑不了,实在太丢脸了!明明好不容易才让妈妈让给我的~!

铃君:啊……姆姆……

贝森:冷、冷静一点。骑扫帚也有适合与不适合之分。

安:呜呜~……但是,我已经骑了一年了,还是没能好好骑哦……?这样真的能继承家族吗~?!

贝森:……恕我失礼,请问您的家族是?

安:嗯?我是奥嘉姆家……

贝森:噗!

安:唔哇啊!没、没事吧?!

贝森:失、失礼了。我没想到是这样的名门……

贝森:(担任最高议会议员的,名门中的名门……原来如此,感觉能明白了。)

贝森:……看到厉害的人,您就会焦虑起来呢。

安:诶?

贝森:会一下子不安起来吧。看着杜娜小姐和我未来的丈夫……失礼。和优先生。

贝森:担心自己能不能达到那样的高度。

安:为为为、为什么会知道?难道……读了我的心吗?!

贝森:怎么可能,我只是个扫帚笨蛋。作为魔法师只是三流。但是,也有正因为是笨蛋,才能明白的事情。

安:什么意思……?

贝森:我的父母都是一流的扫帚工匠,周围也都是一流的扫帚工匠。我在这种环境下,作为扫帚工匠工作着。这样一来,即使不愿意也不得不意识到。

贝森:意识到我作为扫帚笨蛋也不算一流。

安:我、我懂~!

安:周围的人都太厉害了,会更加意识到自己不行……对吧?是、是这样吧?

贝森:是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安:这样啊~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觉得啊!

贝森:呵呵呵,是的。所以请放心吧……虽然也不能这么说。但是作为前辈,我可以提供一个建议。

贝森:感到焦急的时候,可以先看看脚下。虽然憧憬高处的景色也是非常好的,但是如果总是只往上看,脖子也会疼的。

安:嗯嗯,原来如此……

贝森:而且,我觉得您正踏踏实实地步向一流。肯定马上就能学会骑扫帚了。

安:诶,为什么?

贝森:只要看到扫帚上的损伤和维修的痕迹就知道了。您是一个努力的人,也在好好使用它。

贝森:所以,扫帚肯定会回应你的。接下来就看您的心态了。是压力和牵挂束缚了您吧。

贝森:我觉得您可以自由一点。毕竟是要飞向天空啊,身体和心灵都要轻盈才行。

安:……

安:嗯,是呢。谢谢你,贝森!

贝森:没什么,这是谢谢您如此爱护扫帚。

铃君:咕……咕咕咕……

杜娜:你在哼唧什么。

铃君:……

安:啊,杜娜小姐。

贝森:看来你们已经谈妥了。

杜娜:嗯,要开始为迎击马盖乌特做准备了。

杜娜:我会以西边为主轴布下陷阱。陷阱也已经给优了……

贝森:我们是东边吧。明白了。

杜娜:你能这么快理解,帮大忙了。

安:那~个……那么我们也是东边组?

杜娜:不,我希望安能和我一起。

安:诶,可以吗?!

杜娜:嗯。

杜娜:……因为我希望你们能一直在视线范围内。

第三话:杜娜与芙伦

トゥーナとフォルン
[展开/收起]
杜娜:……结还不够紧。

杜娜:嗯。……嗯!

安:噢噢……

杜娜:看着有趣吗?

安:是的,非常有趣。原来绳子还有这种系法~

杜娜:不光是设陷阱,支帐篷的时候也会用到。记住了不会有坏处的。

安:还能那样用!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铃君:……以前·不知道。

杜娜:要来试试吗?

安:要!

杜娜:那么,在那里,绑上绳子。

安:这样……吗?

杜娜:对。做得很好呀。

安:诶呵呵~是吗?

杜娜:至少比我妹妹好多了。因为她笨手笨脚得绝无仅有。

安:妹妹……啊,难道她就是芙伦?

杜娜:……你还记得啊。

安:这样啊~也就是说我和芙伦特别像,以至于杜娜小姐都会搞错呢!

杜娜:……

杜娜:是呢,你们很像。都很积极、阳光……

安:嘿~!

杜娜:总是大吵大闹、冒冒失失,经常把我店里的商品弄坏。

安:嘿、嘿……

杜娜:她打碎那个很贵的壶时,我实在是忍不了了。竟然啪啪地打了那把年纪的孩子的屁股。

安:嚯、嚯——……

铃君:安·屁股·啪啪。恶作剧·妈妈的脸·涂鸦。

安:哇啊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啊啊!

杜娜:哼嗯……

安:不、不是的!那是我5岁的时候!那之后就没干过了——

铃君:哇哇·大哭。

安:别说了——!

杜娜:……呵呵。

安:别、别再说我了!再和我们讲讲芙伦吧!好吗?!

杜娜:芙伦……

杜娜:……

安:杜娜小姐?

杜娜:……她是个直率的孩子。

杜娜:无论做什么都很拼命、不顾后果。是个即使消沉了,也会马上拍打着脸颊站起来的孩子。

杜娜:要说的话,我其实算是很容易放弃的类型。以前,她的这幅样子让我看着心烦。

安:哦、哦……

铃君:明明·是家人。

杜娜:正因为是家人。因为一直在一起生活,也就一定会发现不喜欢的地方。芙伦肯定也是如此……

杜娜:我们经常吵得不可开交。

铃君:关系·差。

杜娜:你这样认为吗?

铃君:你们·吵架。安·我·不会。

杜娜:好吧,要是能不吵,那当然是不吵更好吧。

杜娜:但是不好意思,我们关系很好。

铃君:明明·会吵架。

安:哎呀,就是俗话说的关系越好越容易吵架啦。

铃君:姆姆姆……不·知道。

安:诶~没听过吗?

杜娜:你什么都不懂呢。

杜娜:并不是因为讨厌才吵架的。是因为有不能互相理解的事,对此不能妥协,所以才吵架的。

杜娜:但是吵着吵着,渐渐地能知道一点,该如何和彼此相处。我们不断重复着这些……

杜娜:不知不觉间,我喜欢上妹妹了。

铃君:……变得·喜欢。需要·吵架?

杜娜:不知道,也许是因人而异吧。只不过我不认为,是家人就该无条件地接受对方。

杜娜:因为我们是不一样的。会发生冲突也不奇怪。

铃君:……

杜娜:我离开父母,经营古董店的时候,她也经常会来帮我。

杜娜:虽然也会打坏东西,然后吵起来。

安:但是,你们不还是关系很好的姐妹吗~我们也不能输,铃君!

铃君:这有·什么·胜负?

安:是没有啦!

杜娜:……确实,我们以前可能是关系很好的姐妹。但是现在又如何呢。她多半恨着我吧。

安:诶?!为、为什么又!难道是,大吵了一架……?

杜娜:如果是那种程度倒好了。

杜娜:……我,没能保护那孩子。明明和她在一起,却伤害了她。

安:伤害了她……?

杜娜:我没能……从Materia手下保护好她。

铃君:……

杜娜:那一天,这个罗盘被带到了我的店里。当时芙伦也来店里帮忙了。

杜娜:我愚蠢地发动了传送,她也被卷了进来。

铃君:向Materia·传送。

杜娜:是的。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正在运行的Materia。她被其攻击了……我没能保护她。

安:怎么会……

杜娜:最后有什么人阻止了那个Materia,我们也总算得以离开那里。

杜娜:我们找到了一个村子,得知那里不是王国……我安排好,让芙伦她一个人回了王国。

杜娜:……那之后就没见过她了。那已经是2年前的事了。

安:为什么那时没和她一起回去呢……?

杜娜:因为罗盘指向了下一个目的地。

杜娜:那时还只是猜测,但是我意识到了。那种危险的东西仍然存在,这个罗盘就是用来指示出它们的道具。

杜娜:……得知伤害了我妹妹的东西仍然存在,我就不能坐视不管。

杜娜:而且,我有什么脸和她一起回去呢。我明明是姐姐,却让芙伦陷入了危险,甚至还没能保护她啊?

杜娜:所以这是,我应得的惩罚。在将伤害了芙伦的Materia全部破坏之前,我不能见她。

铃君&安:……

杜娜:……对不起。这种话题,听了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吧。

杜娜:但是,我就是这种人。所以不要太过期待……

安:为、为什么呢!

杜娜:就算你问为什么……

安:的确,以前可能失败过……但是,杜娜小姐确实是帮助了我们的,还教会了我们很多事情不是吗?

安:我现在仍然觉得杜娜小姐是位很厉害的人!

杜娜:安……

安:……说不定芙伦也一样。

杜娜:咦?

安:你们可是吵了很多架之后关系变好了的呀……她应该也明白,杜娜小姐是没有恶意的!

杜娜:……

安:对了,杜娜小姐!解决了马盖乌特之后,要不要回一次王国看看!

杜娜:咦、咦?

安:芙伦说不定没有生气呀。啊,要不我也一起去说明吧!告诉她杜娜小姐有多么努力……!

杜娜:不、不要啊。让和妹妹同龄的孩子来袒护我,太不像样了。

安:但、但是~……

杜娜:为什么你要露出这样的表情……我是你今天才遇到的陌生人吧?

铃君:安·家系·这种类型。困扰的人·就要·插手。

安:说、说得像很了解一样~……

杜娜:就是老好人血统吧。

杜娜:……哈啊,知道了。我会考虑想想看的。

安:真的吗!

杜娜:只、只是考虑哦?不能保证实际会不会这么做。

安:好的!

杜娜:所以……为什么能露出那种表情啊。

杜娜:(和她见面……吗。)

杜娜:(……那时她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咕噜噜噜噜……

杜娜:……!

铃君:……检测到魔力反应。

安:铃君?

杜娜:安!

叻噢噢噢噢噢!

杜娜:安!没事吧?!

安:是、是的~……每次都麻烦您~……

杜娜:……没关系。

铃君:我·没事。

杜娜:哦。

叻噢噢噢噢噢!

杜娜:又要来了!他的弹药没有上限!

哈哇哇哇——?!

马盖乌特:呜噜噜噜噜!

杜娜:扫开陷阱后接近我们……这么轻松地碾过了我们所做的准备。

杜娜:但是还没完呢!

马盖乌特:嘎噜噜!

安:停下了?!

杜娜:这是用来捕捉大型魔物的绳子。安,干得好。他被你绑的绳子束缚住了。

安:我的?!

杜娜:(但是,这只是他大意了。凭这魔物的力量,迟早会……!)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

杜娜:……

杜娜:安,去吧。我在这里挡住他。

安:请、请等一下。要逃跑的话,就像之前一样用传送魔法……

杜娜:我说过了吧。偏离坐标的传送不知道会飞到什么地方去。

杜娜:而且没人在这里拖住他的话……他会就这样继续接近森林。那样一来,树木都会被吃光的。

杜娜:在优他们赶到之前,必须有人坚守在这里。

安:那么,我……!

安:也……

铃君:安?

安:……会,拖后腿吧。

杜娜:……是。呆在这里你也做不了什么。

安:……

杜娜:所以,我希望你把愈术士他们叫过来。

安:诶?我、我吗?!

杜娜:我必须在这里压制马盖乌特。现在只能靠你了。

杜娜:可以拜托你吗?

安:……

安:好的!

杜娜:谢谢。你能去叫他们的话……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噜!

杜娜:我也能集中精神对付他!

马盖乌特:嘎噜噜噜啊!

安:杜娜小姐!

杜娜:快去!我不会让他碰到你一根毫毛!

杜娜:这次一定要……!

安:……!是!

杜娜:还有……铃铛!

铃君:……

杜娜:你要自称家人的话,就保护好安。如果你伤害了安……

杜娜:我是不会饶恕你的。

铃君:……明白。

马盖乌特:叻噢噢噢噢!

杜娜:我的看家本领!

马盖乌特:嘎噜?!

安:……咦?马盖乌特的魔法没有发动!

杜娜:即使威力很大,终究只是下级魔法……那么,就能用设好的陷阱无效化。

杜娜:我擅长的是使用道具的迎击战。只要有准备时间,这种程度轻轻松松。

杜娜:快,趁现在,安!

安:……一定要平安哦!

杜娜:……嗯。

刻度盘向右转两圈。

杜娜:诶?

铃君:刻度盘向右转两圈。请转动。

杜娜:你……

铃君:安·就·交给我。

杜娜:……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噜……

杜娜:……

杜娜:(虽然说得好听,但是最多只能让魔法再无效三次。也不知道陷阱还能维持多久)

杜娜:再加上……!

马盖乌特:叻噢噢噢噢……!

杜娜:如果正面攻击行不通,之后就只能撑……

杜娜:……不,还有一种可能。

马盖乌特:叻噢噢噢噢!

杜娜:嘁……!

杜娜:(刻度盘向右转两圈)

杜娜:(指的多半是罗盘的刻度盘。但是他为什么会知道?)

杜娜:(……我应该,相信他吗?还偏偏是他……!)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噜……!

杜娜:……

杜娜:……哈啊。都说了要死守,却还失败了的话,可就不是光逊的问题了。

杜娜:要是没用的话可饶不了他……!

马盖乌特:叻噢噢噢噢!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噜……?

杜娜:偏了……?

杜娜:(不对!我的确看到了!我射出的子弹消失了……)

马盖乌特:嘎噜噜噜?!

杜娜:(子弹出现在了马盖乌特的背后!)

马盖乌特:嘎噜?!咕噜噜噜!

杜娜:再来一发!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

杜娜:(子弹果然消失了!那么……!)

杜娜:就是那里!

马盖乌特:咕噜噜?!

杜娜:没有错!这是……

杜娜:(子弹被传送了!罗盘竟然还有这种功能……)

杜娜:那个铃铛……

杜娜:……现在就感谢一下吧。多亏了他……

马盖乌特:叻噢噢噢噢!

杜娜:能够看到一丝希望了! (转场) 安:优——!贝森!梅露可——!

铃君:没有·回应。

安:呜呜~!不快点的话……不快点的话杜娜小姐就!怎么办,铃君!

铃君:怎……么做。

铃君:怎……怎么做……

铃君:……走路·花时间?

安:……啊,扫帚!从天上找起来更快……!

铃君:姆·姆咕咕咕……

安:铃君?

铃君:嘎·咕咕咕。

安:怎、怎么了?!没事吧?

铃君:……不·行。

安:诶?

铃君:安……安·不会飞。

铃君:飞行·危险……会受伤。

铃君:安,不能。安不能,受伤。

安:铃君……

安:谢谢。你在担心我呢。

铃君:担,心……?

安:不过,现在我积累的东西,就只有这么一点……

安:即使有危险,也必须要这么做。

铃君:……

铃君:安,很为难。

安:对不起……

安:但你还是会帮助我吗,铃君?

铃君:帮,助?

铃君:我能,做什么……

安:和我一起。就像出生的时候一样……!

铃君:……这样就,可以了的话。

安:嗯,谢谢!这样我就有了足够的勇气!然后……!

安:先看好脚下。

铃君:安。

安:没、没问题。我已经认真练习过了!

安:没问题……没问题!

铃君:……是呢。没问题。

铃君:我都,看在眼里了。

安:……!

安:嗯,没错!是我的话!我们的话,绝对……!

能飞起来——!

第四话:安与铃君

アンと鈴くん
[展开/收起]
马盖乌特:叻噢噢噢噢!

杜娜:咕……!

杜娜:哈啊、哈啊……他到底还是,开始应对了……

杜娜:但是……!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

杜娜:不会让你过去的!

马盖乌特:嘎噜噜噜噜?!

杜娜:……这样陷阱和道具就都用尽了。只剩下子弹。传送子弹的奇袭也被他识破了……

杜娜:已经,没办法压制马盖乌特了。

马盖乌特:嘎噜!咕噜噜噜!

杜娜:……不过这也不能作为逃跑的理由。

杜娜:来吧,马盖乌特!不会再让你前进一步!

马盖乌特:叻噢噢噢噢噢!

杜娜:……!

杜娜:(芙伦!)

等一下——!

杜娜:……!

杜娜:上面!

优:贝森,飞下去!

贝森:强硬的优先生也好棒……噗。

梅露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贝森:哎呀失礼了。要降落了。请注意。

优:杜娜小姐,久等了!

梅露可:之后就交给我们!

杜娜:你们!

优:请休息吧!马盖乌特就由我们……!

贝森:好帅……

马盖乌特:嘎噜噜噜——!

梅露可:过来了的说!

哦哇啊啊啊啊啊?!

贝森:好帅帅帅……!

杜娜:你对帅气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杜娜:不过,你们来了也就是说……

贝森:是的。是安小姐告诉我们的。谢谢您拖住了马盖乌特。

杜娜:是吗,她……成功了。

杜娜:但是,这也太快了。要到你们所在的地方应该会花更多时间……?

贝森:是要再慢些呢,走路的话。

杜娜:咦?

安:杜娜小姐——!

贝森:明明说了可以慢慢来的。

杜娜:……难道!

安:哈哇啊啊啊啊啊啊?!

杜娜:安!……!没事吧?!

安:还、还算好……

铃君:安,不能,大意。还没,习惯飞。

安:呜呜,太着急了就……还想让杜娜小姐看到我骑扫帚的样子的~!

杜娜:安……

杜娜:我已经好好看到了。

安:诶?

杜娜:我也,要让你看看我帅气的样子……!

马盖乌特:叻噢噢噢噢……!

优:在、在蓄力!

梅露可:优,防御的说!交叉手臂的说!

优:这哪防得住啊!

杜娜:那就在被击中之前解决他!

优:杜娜小姐!

杜娜:托你们的福我已经恢复了一些!现在的话能行!

马盖乌特:叻噢噢噢噢噢……!

杜娜:别想跑!

马盖乌特:嘎噜呼呼呼!

杜娜:没错,你进行了预测。已经能对付传送奇袭了。

杜娜:所以……!

马盖乌特:嘎噜噜?!

杜娜:没想到现在又是正面攻击了吧?

安:正中靶心!

杜娜:优!

优:是!

马盖乌特:……! (转场)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

贝森:超超超超……

贝森:……超级可爱。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

贝森:好乖好乖,真可爱真可爱。给,舔这根树枝吧。充满了魔力哦。

马盖乌特:啊呜!啊呜、啊呜!

安:吃得好香呀~

梅露可:果然是盯上了这里的树木的说。

优:贝森,今后怎么办?

贝森:我会和他一起生活。

马盖乌特:咕噜噜!

优:啊,嗯。这是没关系……

贝森:不必担心。我并非没过脑子就说出了这话。

贝森:这个孩子的鬃毛似乎蕴含着魔力。非常适合制作扫帚。

贝森:怎么样,马盖乌特。如果愿意把鬃毛分给我们的话,公司可以提供这里的树木作为你的工资。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嗷嗷!

贝森:交涉成立。贝森,善于议价的好女人。

杜娜:……

安:杜娜小姐,看起来很高兴。

杜娜:对王国的人来说,魔物是很亲近的存在。能够选择共存,是再好不过了。

杜娜:是吧,优?梅露可?

优:是的。

梅露可:事件解决的说!

安:事件解决……

安:啊,那芙伦也!

贝森:芙伦?

杜娜:……不必担心。我有好好考虑。

安:这样啊。太好了~

杜娜:谢谢你的关心,安。

安:没什么!和杜娜小姐帮助我的次数比起来,这不算什么。

安:不过……总有一天,我也要成为像杜娜小姐这样优秀的人!那时请让我好好报答您!

杜娜:……嗯,我很期待。

铃君:那么至少,先要学会,骑扫帚。

安:我、我知道的啦!总觉得铃君变嚣张了?

铃君:有吗?

安:诶~,是我想多了吗。

杜娜:……

杜娜:……

杜娜:贝森,能打扰一下吗。

贝森:哎呀,您有什么事吗。

杜娜:不好意思,我有点累了……今晚可以借住在这里吗。

杜娜:希望安也能一起。

安:我也?!

杜娜:你也很累了吧?

安:你、你这么一说~……

铃君:安,振作。

贝森: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各位可是公司的恩人。

贝森:虽然不是多豪华的住所,但是我保证会让各位度过一个舒适的夜晚。至少作为些许谢礼。

杜娜:谢谢你,帮大忙了。

安:原来如此~旅行时就是这样确保住处的啊。

铃君:已记录。

贝森:对了,机会难得,要不要来观察星空呢?这一带是有名的占星术景点,就连艾古扎古兰玛家的人都会来哦。

安:艾古扎古兰玛!我知道~小的时候,他们家的哥哥姐姐经常陪我玩~。

贝森:(最高议会名门世家之间的游乐……听着好高级。)

安:好~那今晚就通宵观星吧——!今晚不会让你睡觉的,铃君! (转场) 安:呼噜噜。

铃君:……

铃君:安。

安:嗯……

安:……呼。

铃君:我就知道,会这样。

话说得很流畅了嘛。

铃君:……杜娜。

杜娜:晚上好。

铃君:嗯,晚上好。

铃君:优他们,呢?

杜娜:已经睡着了。梅露可虽然还醒着,但是她沉浸在书本中。

杜娜:所以现在只有我和你。

铃君:……

安:……呼呵。

杜娜:哈啊……虽说是累着了吧,这睡得可真是安稳。

铃君:安,会不会感冒?

杜娜:现在的季节,在外面睡也没关系吧。虽然最好是不要。

铃君:那,就好。因为,安经常,露出肚子睡觉。

杜娜:……芙伦也是。

铃君:很像。

杜娜:是呢。

杜娜&铃君:……

铃君:……没关系,杜娜。

杜娜:你在说什么。

铃君:不用这么,拐弯抹角。

铃君: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杜娜:是吗。那就承蒙你的好意……

杜娜:我要把你破坏掉。

铃君:啊,果然。那个罗盘指向的是,我吗。

杜娜:嗯,从头到尾都指向你。说到底马盖乌特也不是“物”。

铃君:安,又想当然了。所以,总是失败。

杜娜:对她傻眼了?

铃君:傻眼?

铃君:……是这样,吗。

杜娜:算了。我也是就那样顺势说下去了。

铃君:为什么?应该可以,否定的。

杜娜: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拥有意识的Materia。如果轻举妄动可能会让物主陷入危险。

铃君:让安和你同行,是为了,监视我。

杜娜:都被你看穿了吗。真让人不爽。

杜娜:但是你并没有加害安。不仅如此,也没有加害过其他人类。

铃君:……

杜娜:不如说,你只是在一旁说话,基本都没派上用场。

铃君:只是,时机不对。

杜娜:没错,时机。很明显,你在特定的场合明显是发挥了作为Materia的力量。

杜娜:比如,告诉我罗盘的功能时。

铃君:……

杜娜:请先告诉我。你作为Materia的能力是什么?究竟是怎样的Materia?

铃君:告·诉。

杜娜:对,告诉我。你有什么能力!

???:我会回答。

杜娜:……!

???:我的类别是魔法道具。功能是保存和传达一切魔法知识。正式名称是Grimoire。但是后世称我为……

“隐者”:“禁术”之一,“隐者”。

杜娜:“禁术”?“隐者”?

“隐者”:收到新的提问。判断其优先度较高,先行回答。

“隐者”:“禁术”。魔法之国的22个大魔法。即魔法之外,是不能触碰的禁忌。

“隐者”:每个魔法,都拥有强大的效果。基于使用方法,都足以毁灭一个国家。

杜娜:……!难道,我碰到的Materia也是……?

杜娜:……你知道会攻击接近事物的塔吗?

“隐者”:防御用魔法道具要塞。通称“塔”。是所在地已不明的“禁术”。

杜娜:那么,这个罗盘指向的东西,也就是我称之为Materia的东西是……“禁术”?

“隐者”:是。您所说的罗盘,正式名称为监视对象魔法搜索用魔法道具。又名为……

“隐者”:“禁术”之一,“命运之轮”。

杜娜:你说这也是“禁术”?!

安:嗯嗯……

杜娜:……

杜娜:详细说明一下。

“隐者”:“命运之轮”。当时的魔法协会,为发现所在地已不明的“禁术”制作的魔法道具。

“隐者”:刻印有制作时已存在的“禁术”的信息,会对距离最近的“禁术”产生反应、显示其坐标。

“隐者”:搭载有传送至坐标的传送术式。也能让术式的效果在限定范围内发生。指针向右转动两圈即可使用。

“隐者”:其追加的武器,详情不明。推测为搭载了魔法之国以外的技术。无法回答您的问题,非常抱歉。

杜娜:……这样。就是说,这个国家制作的“禁术”传到了王国。

杜娜:然后,你能知道得这么详细,就是作为Materia……不,作为“禁术”的能力?

“隐者”:是。我与魔法之源相连。因此知晓包含“禁术”在内的所有魔法、术式、魔法道具,及其习得方法、使用方法和破坏方法。

“隐者”:我的功能,就是回答这些提问。这就是作为魔法辞典Grimoire的职责。

杜娜:回答的条件呢。

“隐者”:没有。我被命令回答一切与魔法有关的问题。

“隐者”:因为我是照亮所有魔法师未来的明灯。

杜娜:无论使用者的是善是恶,只负责给予其所期望的知识……吗。原来如此,难怪会被禁呢。

“隐者”:还有其他问题吗?

杜娜:嗯,有啊。这是最重要的问题。

杜娜:你为什么和安在一起。

“隐者”:……

杜娜:请回答。你也有把知识教给安吗?

铃君:……怎么会。我可是,知道,所有魔法啊?

铃君:如果教她的话,区区扫帚,早就会骑了。

杜娜:这……倒也是。她没有问你问题吗?

铃君:关于魔法的问题,没有。

铃君:所以,自从变成现在的身体,从来没有,发挥过,原本的作用。

铃君:然而,安。把我带在身边。

铃君:称我为,家人。

杜娜:……

铃君:杜娜。我知道,你的情况。被破坏,我也会接受。但是,只有一件事,希望你能告诉我。

杜娜:……你说吧。

铃君:我应该,怎样,帮助安?

铃君:我只拥有,关于魔法的知识。完全不懂……什么是,家人。

铃君:安,困扰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办。这非常……痛苦。

铃君:家人,应该怎么做?

杜娜:……你真的什么都不明白呢。

杜娜:你现在,不是已经做到了吗。 (cg) 安:嗯嗯,铃君……

铃君:……

铃君:是,吗。

铃君:这样就……可以了吗。

铃君:谢谢你,杜娜。烦恼,终于解决了。

杜娜:已经可以了?

铃君:嗯。满足。

铃君:……不。满足,还不准确。

铃君:我想对安做刚才学到的事情。我想看安长大后的样子。

杜娜:……

铃君:但是,没办法。我是“禁术”。生来就是人类的阻碍。

铃君:我的命运就是被破坏。就像过去,失去本来的身体,那样。

铃君:请不要顾虑……动手吧。

杜娜:……当然。我不会有顾虑的。

杜娜:无论是Materia还是“禁术”,我绝不会放过伤害了芙伦、伤害了人类的Materia……!

铃君:这样,就好。

杜娜:那么,再见了。铃君。

铃君:嗯。再见,杜娜。

铃君:……再见,安。

第五话:我回来了与我出发了

ただいまといってきます
[展开/收起]
杜娜:……好舒畅的风。

为什么?

杜娜:有什么奇怪的。我可是说过再见了。

杜娜:那么,就这样分别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铃君。

铃君:……

杜娜:替我向安问好。

铃君:为什么,放过我?我是“禁术”……

杜娜:我要破坏的,只有伤害过人类的Materia。

杜娜:根本看不上什么不懂得如何与家人相处、在关键时候派不上用场的铃铛。

铃君:杜娜……

杜娜:真是的,你可是哥哥啊,麻烦靠谱一点。

铃君:我是……哥哥?

杜娜:你更早出生吧?那么一般来说不就是哥哥吗。

铃君:……你这么一说。

铃君:那么安是……妹妹?

杜娜:是呢。不能一直溺爱她哦。

杜娜:要好好保护妹妹。不要让她乱来。不要让她独自以身犯险。

杜娜:不能像我那样,逃跑。

铃君:你逃跑了吗?

杜娜:嗯,逃跑了。因为没能负起做姐姐的责任。害怕被妹妹讨厌,于是就逃走了。

杜娜:我不配做她的姐姐。在那个孩子最痛苦的时候,逃避了陪在她身旁的责任。

杜娜:但是,我不会再逃避了。看到你……和安在一起的样子,我终于下定决心了。

铃君:要回王国了吗?

杜娜:是啊。虽然不打算放弃破坏Materia,但是今后我不会再将其作为逃离芙伦的借口了。

杜娜:我会好好接受她的怒火。

铃君:加油。

杜娜:你也是。

杜娜:啊,对了。如果将来来到王国,就到我的店里来吧。虽然不知道我那时在不在……

杜娜:我有个很适合安的发饰想送给她。

铃君:知道了,我会告诉她的。

杜娜:谢谢。

杜娜:那么……我走了。这次真的,再见了。

铃君:嗯,再见。

安:唔,嗯嗯……?

杜娜:安……

安:杜娜,小姐……?

杜娜:……

杜娜:再见。 (转场) 优:是吗。已经走了啊。

贝森:我还想再向她道谢……

梅露可:是去找下一个Materia了吗?

铃君:不是。

安:是回到家人身边了。

铃君:你听到了,吗?

安:嗯,你说什么~?

铃君:……没什么。

贝森:回到家人身边吗。那就没办法了。在说出“我回来了”后能收到家人的回应,是非常开心的事。

贝森:怎么样,优先生。工作结束后,回到有我和梅露可小姐对您说“欢迎回来”的家,当然马盖乌特也会来门口迎接。

贝森:很棒吧?很棒吧?

优:是、是啊……

安:“我回来了”吗……真好啊,我也想久违地说一次~。

铃君:已经开始想家了吗?修行之旅才刚刚开始。

安:真是的~只是想说说看啦~。

铃君:而且要说家人的话,不是还有我吗。

安:哦——……

铃君:干嘛?

安:我在想,原来铃君也会说这种话啊~。

铃君:……?家人,不会说这种话吗?

安:没有的事,我觉得很好!最近铃君变得很健谈了,我很开心!不久之前还只会说只言片语……成长了呢!

铃君:这样想的话,安也学着成长一点吧。

安:你果然变嚣张了吧??!错、错觉?是我的错觉吗~?!

铃君:别吵了,差不多该走了。修行的时间是有限的。

安:总觉得无法接受~!

优:安你们也要出发了吗?

安:嗯、嗯。虽然他话说得我还不能接受,不过正如铃君所说。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

贝森:非常感谢您,安小姐。如果扫帚出了什么问题,我司随时欢迎您的到来。

安:谢谢!到时候就麻烦贝森了。

贝森:承蒙您的夸奖。那么我会努力成为配得上您夸奖的一流扫帚工匠。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

贝森:嗯,一起加油吧。

优:继续旅行下去的话,说不定还会在什么地方碰面。

梅露可:到时候请多多关照!

安:包在我身上!那时我一定会帮助你们的!

铃君:还是不要夸下海口的好。

安:啊~!

梅露可:我、我很期待的说!

优:到时请多关照!

安:嗯,约好了!

安:好~,那就帅气地分别吧!让你们看看我的成长!

铃君:难道是……扫帚?

安:只要集中精神就没问题。那么大家!以后再见!

铃君:等一……

安:拜拜——!

优:再、再见——!呃,危险?!

贝森:不用招手了!集中精神!两只手握好扫帚!

安:哈哇哇哇~!

梅露可:真、真是令人担心的分别……

优:祈祷他们没事吧……

优:……我们也走吧。

贝森:回到我们的爱巢。

优:不是啊?

贝森:好冷淡……您已经忘记,曾经对我喃喃细语的炽热情话了吗?

优:完全没有印象……

贝森:呼,不过这种冷淡也很有魅力。接纳这点也是妻子的工作。

贝森:哎呀失礼了,我太心急了!

优:梅露可~……

梅露可:喵~,我们的旅途也不比安小姐的平淡呢……

马盖乌特:咕噜噜噜!

梅露可:喵呵呵,没错的说。也是因为同伴又增加了哟。

梅露可:好啦,边走边聊吧!我们也出发了! (转场) 安:哎呀呀……

铃君:比之前好多了。

安:是吧~?感觉现在可以飞到任何地方!

铃君:不至于。

安:唔~让我稍微得意忘形一下也可以吧~。

安:不过,算了。能够一点点地成长,我也满足了。这样的话,总有一天能成为像妈妈一样的大魔法师。

安:能成为像杜娜小姐一样出色的大人!

铃君:……嗯,我很期待。

安:说得不关你事一样!铃君也要一起加油!

铃君:我知道。

安:哦?

铃君:因为我们是家人。

安:对!因为是家人!铃君也明白了……

铃君:安,注意平衡!

安:哈哇哇哇哇哇~?!

铃君:(看来还要过很久,才能看到安成长成你那样呢,杜娜。)

铃君:(但是,我会努力的。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获得除“禁术”以外的意义。我会为赋予我这意义的可爱的妹妹而努力。)

铃君:(直到最后都会在安的身边保护她。)

安:要掉下去了——!

如果我没有摔坏的话——! (转场) ~♪~♪

斯凯尔海德:打扫店铺真是来劲儿啊。

啊,一个月没见了,守财奴!

斯凯尔海德:哼哼哼,这可不对。我是不会存钱的。

行吧,行吧。

斯凯尔海德:店主还没回来吗?我已经积攒了很多想卖掉换钱的物品了。

很遗憾。还~没回来。

斯凯尔海德:是吗。又白跑了。

你来得还真勤快啊~。难、难道……你喜欢我姐姐?

斯凯尔海德:我喜欢的是她的店铺。因为她对买来的商品很上心啊。

斯凯尔海德:你也稍微学学姐姐,对道具再珍惜一点。

不是的——!我什么都没做它就自己坏了——!

斯凯尔海德:那还真是麻烦。就这样吧,近期我还会再来打扰的。

行吧行吧——

……哈啊。让老主顾等那么久。这两年你在哪里干什么啊,姐姐。

诶?!

杜娜:唔咕!不、不行了……

姐……姐姐?!

杜娜:芙、芙伦!也就是说,这里是……王国?

杜娜:太、太好了。进行了那么多次连续强制转移,最后终于回到了王国……

杜娜:唔呕呕呕……!

你、没事吧?!真是的~时隔两年这么突然回来,结果一下子就在搞什么啊?!

杜娜:对不起,芙伦……

之后会听你解释的!还有,你离开的原因……!

杜娜:那时没能保护好你……对不起。

……

杜娜:好像没留疤呢,太好了……

杜娜:对不起……对不起,芙伦。我是个差劲的姐姐,真的非常……

……笨——蛋,要道歉的话,也是为扔下店铺不管、两年来毫无音讯而道歉啊。

明明平时都装得很冷静一样,却会突然就头脑发热,暴走起来……我就是讨厌姐姐这一点。

杜娜:呜……对不起。

……但是,谢谢你。你一直很顾虑我吧。

虽然说出来很不好意思……但是我很开心我们能够心息相通。

杜娜:芙伦……

杜娜:唔呕!

真的别胡闹了!

杜娜:对不起,对不起……

哈啊~算了。快进店里吧。要喝水吗?

杜娜:嗯、嗯。谢谢。

好好。

啊,对了姐姐。

杜娜:唔……?

欢迎回家。

杜娜:……嗯。

杜娜:我回来了……芙伦。


评论

匿名用户 #1

9天 前
分数 0++
感谢翻译!!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