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流する飢望」ノンレガール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零流する飢望」ノンレガール
角色名 「零流する飢望」ノンレガール
译名 「零流的饥望」诺恩雷伽尔
稀有度 ★★★★★
武器 回復 出身 死者の国
属性 职业 美食家
性别 性格 高贵
年龄 16岁 兴趣 吃东西
别名 -

背景介绍

担任美食家团体“享乐主义者的晚餐会”会长的少年。对任何人都很绅士,但对别人没有什么兴趣,基本不会去记别人的名字。

拥有抽出自己的魔力分给别人的能力,肚子越饱,能抽出的魔力就越多越浓厚。

「今晚你将会让我品尝到什么呢?」

角色属性

属性

满觉HP 7678 移动速度 49
满觉ATK 7953 攻击间隔 2.52
体数 3 攻击距离 150
段数 2 韧性 42
成长 平均
DPS 3156 总DPS 9468

补正

火补正 100%
水补正 100%
风补正 100%
光补正 150%
暗补正 100%

人物剧情

人物剧情
[展开/收起]
诺恩雷伽尔:真炫目啊,是因为地面上有着月光吗。既然这么明亮,蜡烛也用不上了呢。

诺恩雷伽尔:抱歉,有些不周到了。因为还是第一次在地面上举办这个……瓶中的小姐。

梅露可:不,没关系的说!

诺恩雷伽尔:白天在这里突然向您搭话真是不好意思。让您受惊了吧?

梅露可:不用在意哟!不如说,像这样礼仪周到地邀请我,让我有些心动不已的说。

梅露可:不过,真的只邀请我一个就好吗?如果可以的话,让外面等待的优也同席……

诺恩雷伽尔:不,没这个必要。我想邀请的只有您。

梅露可:这、这样啊……

诺恩雷伽尔: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诺恩雷伽尔。在名为“享乐主义者的晚餐会”的团体担任会长一职。

梅露可:请多指教的说,诺恩雷伽尔先生!我叫做梅露可哟。

诺恩雷伽尔:是吗,我明白了。

诺恩雷伽尔:那么按照惯例,从干杯开始吧。瓶中的小姐。

梅露可:(我、我的名字被无视了哟!)

诺恩雷伽尔:欢迎来到我的晚餐会。欢迎你,瓶中的小姐。

梅露可:谢,谢谢你招待我的说。

诺恩雷伽尔:无聊的寒暄就到此为止吧。来,开动吧。

梅露可:喵,关于这件事……

诺恩雷伽尔:怎么了?里面有您不爱吃的食物吗?

梅露可:非常抱歉的说。我因为体质问题无法进食哟。

诺恩雷伽尔:……哦,这点我不知情呢。抱歉,是应该提前做好调查呢。

诺恩雷伽尔:也就是说,你的盘子和杯子,和我一样空着就好了吧。

梅露可:喵!诺恩雷伽尔先生不用顾虑我,继续用餐吧!我只要能和诺恩雷伽尔先生说说话就满足了哟!

梅露可:您的空盘里打算盛上什么样的菜呢?喵呵呵,我非常好奇!

诺恩雷伽尔:呵呵,什么都不会盛哦。因为就算眼前盛着菜,对我来说也没有意义。

诺恩雷伽尔:在这层意思上,我和您是一样的,瓶中的小姐。

梅露可:喵……?

诺恩雷伽尔:嗯嗯。刚说完就来了。

梅露可:诺、诺恩雷伽尔先生?您看起来好像很难受,没事吧?

诺恩雷伽尔:啊,不用担心。我只是在进食。

梅露可:进、进食吗?但是,诺恩雷伽尔先生只是坐在那里不动……

诺恩雷伽尔:嗯嗯……第一道菜是水果吗。真不走运啊,明明我想先从汤喝起的。

梅露可:(喵喵,这是怎么回事的说?诺恩雷伽尔先生明明没有把任何东西放进嘴里,看起来却像是真的在品尝什么一样哟…)

诺恩雷伽尔:啊不过……美味。非常美味呢。又找到好东西了呢,水果小姐。

梅露可:(水果小姐……听起来是个水灵灵的人哟。)

诺恩雷伽尔:啊,嗯……哈哈哈。真的是……吓了我一大跳呢。

梅露可:(而且这个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装出来的呢。)

诺恩雷伽尔:像这样有人对我的进餐姿态吃惊的感觉,也真是也久违了呢。

梅露可:喵哇!非、非常抱歉!

诺恩雷伽尔:我并没有生气。只是,稍微有些怀念。

诺恩雷伽尔:想知道,我的秘密吗。

梅露可:您愿意告诉我吗?

诺恩雷伽尔:我不介意。而且也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事。只不过,挑明了来说就很简单。

诺恩雷伽尔:我们一族,背负着被代代相传的诅咒附身的命运。

梅露可:诅,诅咒的说?!

诺恩雷伽尔:这是种奇怪的诅咒。被诅咒附身的人,无法通过自力填饱自己的肚子。

诺恩雷伽尔:不管怎样的菜,吃在嘴里都尝不出味道,也没有触感。只会像魔法一样消散,无法化为营养。这就是诅咒的结果。

梅露可:喵、喵……那个,该怎么说呢……

梅露可:但、但是,刚才诺恩雷伽尔先生,的确说了“好吃”这个词吧?那是为什么……?

诺恩雷伽尔:嗯,我们有办法对付诅咒。只要签订了特殊契约的人代替我们进行进食,我们的饥饿也能被填满。

梅露可:代替进食,的说?喵!莫非刚才感到难受是因为……!

诺恩雷伽尔:是的,那就是代理人在进食。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没有事先知道时机的话,一开始总是会吓一跳呢。

诺恩雷伽尔:嘴里突然冒出味道的感觉,不管过多久都无法习惯啊。

梅露可:喵~那真是非常辛苦呢……

诺恩雷伽尔:辛苦……算得上吗。因为从我出生起就承受着这诅咒,所以对我来说,这才是普通的状态。

诺恩雷伽尔:虽然说,如果代理人们绝食,我就只能眼睁睁地衰弱下去……也发生过让我感到恐惧的事。

诺恩雷伽尔:不过,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已经能够坦然接受了。

诺恩雷伽尔:我的人生,从开始的那一瞬间就掌控在别人手中。我的生命不属于我自己……的感觉呢。

梅露可:诺恩雷伽尔先生……

诺恩雷伽尔:我说,您也是这样吧。瓶中的小姐?

梅露可:问我的说?

诺恩雷伽尔:我第一眼看到您的时候就懂了。被那个愈术士带着的您,一定是如此。

诺恩雷伽尔:您也同我一样,被别人掌控着人生吧?

梅露可:喵……

诺恩雷伽尔:如果他不带着您,您就哪里也去不了。就连一小步也无法自己前行。

诺恩雷伽尔:要去哪里,都掌握在他的手中。只依靠自己无法获得自由。

诺恩雷伽尔:我们两个,很相似呢。

梅露可:……所以,才邀请我来晚餐会吗?

诺恩雷伽尔:嗯。你对我来说,是第一次遇见的感兴趣的存在呢。

梅露可:是这样吗……

诺恩雷伽尔:来,告诉我吧。您对他掌握你的人生,究竟作何感想呢?

梅露可:……非常抱歉的说。我无法回答您的问题。

梅露可:因为,我一次都没有认为自己的人生被优掌控着。

诺恩雷伽尔:……这是什么意思?

梅露可:如果没有优带着我,我的确哪里也去不了哟。

梅露可:但是,优从来没有独断地定下我的目的地。他总是会问我,想去哪些地方。

梅露可:优总是平等地对待我。

诺恩雷伽尔:……

诺恩雷伽尔:呵呵,是这样吗。啊,那真是失礼。看来是我会错意了。

诺恩雷伽尔:呵呵呵,是吗。您是这样想的吗。那么……

诺恩雷伽尔:我和您,一点都不相似呢。

梅露可:……

诺恩雷伽尔:那么,我差不多该回去了。能和您说话真是太好了,瓶中的小姐。

梅露可:诺恩雷伽尔先生。

诺恩雷伽尔:怎么了?啊,桌上没动的菜可以给外面的那个人……

梅露可:希望您能和我们一起旅行的说!

诺恩雷伽尔:……旅行?为什么邀请我?

梅露可:非常简单的说!因为我还想和诺恩雷伽尔先生聊更多的事情哟!

诺恩雷伽尔:呵呵呵?您指什么事情?从刚才的对话就能明白了吧?我和您,肯定是无法互相理解的。

梅露可:……也许正如您所说。

梅露可:但是,靠我现在知道的您,我就能够判断,我能和诺恩雷伽尔先生友好相处了哟。

诺恩雷伽尔:……咦?

梅露可:诺恩雷伽尔先生,我认为友好相处,并不需要了解对方的全部哟。

梅露可:就算是我,也不是能理解优的全部。有时候也会和他吵架。

梅露可:但是,我和优关系很好。这是因为我们知道彼此并不只有自己无法理解的部分,还有让彼此喜欢的部分。

诺恩雷伽尔:喜欢的,部分……?

梅露可:没错的说。我想找到诺恩雷伽尔先生的这一部分。

梅露可:说起来,我已经找到了好几处最喜欢的亮点哟!喵呵呵,不愧是名侦探梅露可的说。

诺恩雷伽尔:……

梅露可:……如果诺恩雷伽尔先生,也能发现我身上的这些部分。那将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情哟。

诺恩雷伽尔:……虽然很遗憾,但我做不到。因为我的人生,不知什么时候就被谁夺走了。

诺恩雷伽尔:这样的人生,还能对什么人……不,不止是人。还能对什么东西感兴趣呢?

梅露可:诺恩雷伽尔先生肯定能做到的。因为您还没有,放弃心怀希望哟。

诺恩雷伽尔:您说我……?

梅露可:举个例子,优如果吃到了美味的东西,就会想着这是什么呢,还能不能再吃到呢,而兴奋不已。

梅露可:当时优的表情,就和刚才·吃到美味食物时的诺恩雷伽尔先生一模一样哟。

诺恩雷伽尔:……所以,你认为我也是一样的情况?

诺恩雷伽尔:这就太跳跃性了,瓶中的小姐。食物和人,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梅露可:但是,您并不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哟!只要以什么为契机,肯定也能对别的东西产生兴趣的!

梅露可:所以……肯定是有希望的啊,诺恩雷伽尔先生!

诺恩雷伽尔:……

诺恩雷伽尔:我真的和您一点都不像呢。究竟要怎样活着,才能这样乐观地思考呢?

梅露可:乐、乐观?!这、这点我要提出反对意见哟!我可是很认真地在思考……!

诺恩雷伽尔:……但是我,对您的这种地方……

梅露可:诺恩雷伽尔先生……?

诺恩雷伽尔:……

诺恩雷伽尔:我说,瓶中的小姐。您可以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梅露可:不管什么事都尽管开口哟!

诺恩雷伽尔:谢谢。那么请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梅露可:这点我当然十分欢迎哟。但是,为什么这么突然……?

诺恩雷伽尔:嗯,因为啊。如果不知道名字的话……

诺恩雷伽尔:作为同伴呼唤您的时候,就有些难办了。

其他信息

追加日期

  • 2018.12.14


评论

匿名用户 #1

3个月 前
分数 0++
老公

匿名用户 #2

26天 前
分数 0++
许愿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