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り注ぐ慈雨」リュンリー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737149@2x.png
本条目部分采用了国服翻译
国服翻译可能会出现部分比较惨烈的翻译现场,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
「降り注ぐ慈雨」リュンリー
角色名 「降り注ぐ慈雨」リュンリー
译名 「润物的慈雨」琉璃
稀有度 ★★★★
武器 弓矢 出身 少数民族の国
属性 职业 族长之妻
性别 性格 高贵
年龄 26岁 兴趣 养生,读书,弓
别名 -

背景介绍

从陶村嫁过来的雨嘉的妻子。由于在刘村被解星预言为吉兆以及她个人良好的品性,受到村人温暖的对待。

在温柔稳重的同时,又有着凛然的心和坚强。一心支持着雨嘉


「似乎到了能展现我的弓术的时候了。」

角色属性

属性

满觉HP 5874 移动速度 52
满觉ATK 13929 攻击间隔 2.49
体数 1 攻击距离 170
段数 3 韧性 32
成长 晩成
DPS 5594 总DPS 5594

补正

火补正 150%
水补正 100%
风补正 67%
光补正 100%
暗补正 100%

人物剧情

人物剧情
[展开/收起]
优:琉璃也成了我们的同伴,
  今天要出发啦……

优:哎呀呀……

梅露可:优,没事吧?
    你最近有些要感冒的征兆。
    不会真得了感冒吧…

优:没事,没事!
  只是有点头晕。

优:而且
  我也不想让刚成为同伴的琉璃
  担心。

梅露可:确实。
    琉璃小姐是弓弩高手,
    但看上去非常温柔。

梅露可:如果她知道了优得了感冒的话,
    估计会因为过度担心而病倒……

优:是吧?
  所以啊……

梅露可:虽然是这么说,优
    如果太勉强的话也是不好的!

优:话说回来,
  已经到了和琉璃约定的时间了……

琉璃:久等了,优大人。
   今天是出发日呢,以后请多关照……

琉璃:啊,那个,
   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优:不,没什么!

梅露可:不是没什么啊!
    琉璃小姐,非常对不起,
    优有点身体不舒服……

优:等一下,梅露可!

梅露可:贫弱的优与其一直忍耐而在旅途中病倒,不如现在麻烦大家照顾会比较好!

优:但是,真的没事啊!
  不如说,
  我现在身体暖暖的,可谓是绝佳状态!

梅露可:那个……
    我说怎么优桑有点不像平常的样子,
    原来是因为发烧而情绪高涨中啊!

优:现在的话或许是无敌状态!
  来,出发去冒险吧~!

梅露可:谁,谁能
    阻止一下优啊~!

优:没用的!
  谁也不能阻止现在的我……

梅露可&优:咦……!

梅露可:箭箭箭,箭从眼前穿过……!

琉璃:那么,回房间吧,优大人。

优:琉,琉璃……?

琉璃:该休息的时候不休息,损害自己的健康,
   我可是不会原谅的。

优:不,但是……
  我现在精神十足,完全没问题……

琉璃:从出生就一直体弱,
   感冒的次数也过百次……

琉璃:对于我这个感冒达人的忠告
   请务必倾听。

琉璃:失去健康以后方知健康的珍贵,
   现在勉强行事,以后追悔莫及说的就是
   优大人啊。

优:明,明白了……

琉璃:那么,梅露可大人。
   优大人的屋子在哪里请告诉我,
   可以吗?

琉璃:我一定会负起责任,
   让优大人
   好好地休息。

梅露可:好……

琉璃:呵呵呵,不用那么不安啦。
   只要有我在,就算他想要钻出屋子也是不可能的。
   我一定会把他看牢的。

琉璃:虽然在踏上旅途前,
   就有机会展示我的弓术,
   是我没有想到的……

优:很,很乖地在睡觉……

梅露可:知道了健康的珍贵的经验者的
    气魄果然是不一样的……

优:和总是埋头工作的雨嘉大人或许是
  天生一对啊……

其他信息

追加日期

  • 2015.09.30

景品

「降り注ぐ慈雨」リュンリー 「花裳骤雨弓」琉璃
白衣的王妃搭上弓弦,高洁地、优雅地,射穿了花篮。一阵澄风吹过,盈满幽雅的花香。她的侧脸闪耀着美丽的决心。

据说,举行自古流传的花船[1]仪式那天,刘村降下了罕见的太阳雨。那时人们相视而笑,说这是王妃带来的吉兆。

「我将永远与您携手并进,与刘族同在」

  1. 原文为花筏(はないかだ),有两个含义,一是指花瓣如同船舶一般飘满河流,二是指青荚叶,青荚叶在日语中的别名是“新娘的眼泪”
  • 注:装备景品后职业变为白妃

景品剧情

人物剧情
[展开/收起]
随从:那么,还请琉璃大人先暂时在这里等一会。……真的是太美丽了,族长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梅露可:呀——

小铃:哇——

琉璃:谢谢,我能拥有这般美丽正是因为你们给予了我这份荣誉,能够射出这一箭是我的荣幸。

小铃:姐姐大人……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同样地荣幸。

琉璃:小铃小姐。

小铃:如果姐姐大人不在这里的话,我们也没办法参加天气如此晴朗的仪式了……递交花弓像是做梦一般的工作什么的……真是让我难以置信!所以,所以,呜,真的非常感谢姐姐大人……

梅露可:小铃……

小铃:啊!(吸鼻子)哇哇哇,呜,姐姐大人,一不留神就抱了上去真的是非常抱歉!花衣上没有沾上鼻水吧?!

琉璃:没关系的小铃小姐,只不过哭成这样的话,好不容易化好的妆容可就要白费了。

梅露可:哈哈小铃,快看,这是腮红哦。

小铃:呀!呜呜,谢谢。本来想着要把这个交给你,好不容易昨晚有梅露可的帮忙一起练习了……唔,结果还是没能好好说出来……真想像一个一流的公主一般向姐姐大人说一声谢谢。

琉璃:哎呀,原来是这样的吗?想要向我道谢的心情,小铃小姐已经完全传达给我了。

小铃:不是这样的!

琉璃:?

小铃:从陶村来的姐姐大人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小铃:为了刘村的幸福,而祝福,而祈祷。这花船的仪式是包括我的母亲大人,还有我的母亲之前的祖辈们,在婚礼那天举行的传统的刘族祭典。

小铃:哥哥肯定也……其实也想要和姐姐大人举办结婚仪式那天,让花瓣洒满整个村子吧。

小铃:就像是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那时候一样。

小铃:哥哥虽然很少跟我提及你们俩人之间的事情,但是哥哥是爱慕着您的这件事情,我是清楚的……

小铃:所以,所以,哥哥再也不用是一个人这件事令我安心,我也……我也不再是带来灾祸的公主……

小铃:对于变得能够祝福他人的这件事情,我真的很高兴!因为,迄今为止,像这样和哥哥,和村里的大家距离这么近的仪式,我都必须要躲起来……

琉璃:是呢,确实是这样的呢。但是,小铃小姐,请你好好倾听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小铃:哎?

琉璃:“吉兆”并不是我一个人带来的。小铃小姐,正是因为你,在红祸之星降临此地的那一晚,完成了作为公主的使命这份的勇气带来了这份吉兆。

小铃:勇气?

琉璃:刘的公主……同时也是我可爱的妹妹。

小铃:姐姐……大人。

琉璃:你呀,可比你自己想象中的更像是一位公主呢。

琉璃:你,还有你的哥哥也是,都没有逃避自己所背负的命运呢。

琉璃:这到底是多么值得尊敬的事情,我比谁都清楚。

琉璃:拿出自信吧,你才是为刘族带来吉兆的人。

琉璃:你是驱使着象征吉兆的神兽,打动了百姓的内心,拯救了乡里,铭刻在历史上的,伟大的刘的公主。

小铃:……(吃惊)谢谢您,姐姐大人。

琉璃:然后就是……说起来这件事。其实,我还知道一件小铃小姐不知道的事情。

小铃:哎?

琉璃:这个仪式,听说村里的各位都向雨嘉大人请命道,想让小铃小姐承担花弓递交的工作。

小铃:我来做这个工作?村里的大家是这样想的吗?

琉璃:是的。

小铃:呜,呜呜呜呜……呜哇哇哇哇!呜呜呜呜!

琉璃&梅露可:……(震惊)

梅露可:呀,哎呀,小铃,脸上,脸上的妆容都被泪水化得好厉害!

小铃:啊!(吸鼻子)呜呜,要是一流的公主不能一直保持优雅的话,我会被熙杰骂的!

小铃:锵锵(挤出笑容)

梅露可:这个笑容是小铃所展示的优雅真的可以吗……呀!现在压根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了!马上仪式的时间就要到了,小铃,快去把妆容重新画一遍吧!

小铃:呜呜!千万不要让熙杰发现啊!啊!姐姐大人!熙杰要是来了的话,那个……

琉璃:为你保密,对不对?

小铃:嗯、嗯嗯。对,对不起姐姐大人!很快就会回来了!

琉璃: ……我也不会逃避的,因为应当让我回报爱的人们就在这里啊。我的弓就是为此而存在的。

(琉璃的回忆)

小琉璃:我说,阿爷,为什么必须要练习弓术呢?

阿爷:这个呀,琉璃小姐。姿势要是不对的话可是很危险的事情。除厄的力量可是会反弹的。

小琉璃:除厄?

阿爷:对,都说弓拥有着除厄的力量。所以在陶村,射箭才会作为大家的爱好。

小琉璃:呼……呀!

阿爷:太好了!正中靶心!真不愧是琉璃小姐,看样子取得陶族的弓的日子已经临近了。哈哈,琉璃小姐可真是我的骄傲,虽然只有五岁,但是已经可以漂亮地进行除祸的仪式了。

小琉璃:阿爷很开心吗?

阿爷:那当然,全村的大家也都会非常高兴,琉璃殿下已经不管什么样的灾厄都可以祛除了。

小琉璃:唔,嘿嘿,那么我要多练习,阿爷和村里的大家,都由我来保护。

(过场)

阿爷:琉——琉璃殿下——!啊,深映殿下他!咳咳!

小琉璃:从寺里来到这里,看样子身体是变好了不少……阿爷,快,快帮我拿替换的衣物来,这样沾满泥土的衣服可不适合见面!

(过场)

深映:河水泛滥,作物毁坏,连绵不绝大雨的宿星。琉璃小姐,您可是带着凶兆宿星所降生之人。

(过场)

琉璃:(喘气)哈,哈,第十次。正中靶心!

琉璃:第十一次。正中靶心……咳,咳!

琉璃:(这副身体已经……以前不管射箭多少次,都完全没有问题,随着年龄的增长体力也大不如前了……)

琉璃:(差不多可以回去了。我明白的,想要从我弓下求得帮助的人,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琉璃:(即使因为生病倒下,也会被照顾的人当做凶兆而害怕吧。得在身体撑不住之前赶紧回去。)

琉璃:(但是……)

琉璃:(只有在这连绵大雨大家都闭门不出的时候,我出去才不会被任何人察觉到,能够练习弓箭只有趁这时候了。)

琉璃:(要是变得连这弓弦都拉不开的话,我……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降生于陶村……)

琉璃:(全部都已经失去了,阿爷的教导也是,我的骄傲也是,就连希望也是。)

琉璃:第十一次!可恶……中白[1]。

(回忆)

阿爷:虽然我没有多少力气了……真的很抱歉,至少,至少让我这个时间剩下不多的老头,陪在琉璃殿下的身边吧!

琉璃:(阿爷他,他把老仆的身份抛弃了。)

琉璃:第十二次!……外黑。

琉璃:(对不起,对不起,阿爷,只是因为我作为凶兆之星出生让你遭受了这样的事情。)

琉璃:……第十三次!

琉璃内心:(只是因为我是连自己的灾厄都无法拔除的无用的弟子!)

琉璃:……脱靶了。开……开玩笑的吧……

琉璃: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

深映:……

(过场)

陶村的人:琉璃。有人来为你说了一桩婚事。

琉璃:我知道了。既然是为了两个村子的话,我没问题。

(回忆结束)

小铃:姐姐大人……不,是我们刘的,新的白妃。

琉璃:(那时候,我逃走了。嘴上说是为了俩个村子,但是那种日子我也没能忍受下来。)

小铃:作为一族的公主,为您献上这花弓。

琉璃:(但是,正因为如此……正因为如此,我逃走了,那种日子也随之结束了。)

小铃:还请,为刘村带来花。带来幸福之花。

琉璃:我明白了,已经收到请求了。

琉璃:(看着吧,阿爷,深映大人。)

琉璃:(你们两位,已经不需要再为我担心了。)

琉璃:(无论什么样的灾祸我都会祛除掉。)

琉璃:(全部都将他们射穿给你们看!)

民众:哇————

民众:花箭射中了花篮了!

民众:这香味是何等的芬芳啊!

民众:呀!妈妈!快看啊!花篮里的花瓣!啊!都飞到那么远的地方了!

神兽:(叫声)

民众:是神兽大人啊——!这可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啊——!

梅露可:这家伙,绝对是打算来蹭吃蹭喝的吧!
小铃:哎?!

琉璃:哈哈。

琉璃:啊,原来“花船”,说的就是这个吧。

(过场)

雨嘉:琉璃殿下,还不没有换掉这身衣服吗?

琉璃:还没有,我不想今天迎来结束。

雨嘉:这样吗。

琉璃:雨嘉大人,被称为“花船”的仪式这一名字的由来,原来是从这样的景象而来的啊。如果将花篮射穿的话,当中所塞满的花瓣便会乘着风在村中飞舞散开,因此花瓣会将河面变为挤得满满当当的,犹如花所做的木筏流向远方。

雨嘉:对,我都没有想到我能够亲眼见证这一天的到来。小铃她,我一定会让她看到那天的到来。
琉璃:…雨嘉大人。

雨嘉:嗯,不好意思,稍微有点醉了……

琉璃:没关系,我们不是一起许下了同甘共苦的誓言吗。

雨嘉:琉璃……

琉璃:您的眼泪,由我来拭去。所以……

雨嘉:……琉璃殿下!

琉璃:所以可否,让我的眼泪藏在您的怀里。

雨嘉:……好。琉璃殿下,之所以取名花船,其实还有另一层缘由。

琉璃:那是?

雨嘉:这份幸福,会乘着花船,传达到遥远的河的那一端,与其分享。

琉璃:……那条河,会一直流到陶那边吧。

雨嘉:是这样的。

琉璃:……雨嘉大人,谢谢您。

雨嘉:啊啊。

(过场)

熙杰:真是少见啊,平时的话不应该都会黏在雨嘉大人身边吗。

小铃:好啦!今天的话,就让给姐姐大人了。因为……喜欢的人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获得幸福的话,对我来说也是幸福的事情!

熙杰:(沉默,笑了一下)呼,原来是这样,那么,今晚可是要通宵……

小铃:哎!为什么突然握住我的手了!是为了不让我逃跑吗!?哈!难道说要疯狂学习……?

熙杰:来玩吧!

小铃:哎?

熙杰:招待异邦来的客人可是作为一流的公主的职责!走吧!

小铃:哎?哎哎?!等——等一下啦熙杰!

琉璃:随着水在流动着呢。向着远方,更远方,代表着幸福的白花。

琉璃:在这美丽的花船离去之前。

琉璃:雨嘉大人,请让我再度向您起誓。

琉璃:从此以后无论前方会有什么,会有什么在等待着我们,还是说有可能会……失去一些什么东西。

琉璃:我琉璃,都会坚定地站在您的身边不会离去,与此弓共存。

琉璃:我会永远地,深爱着您。


  1. 原文的中白和外黑都是靶子上的颜色,从外到里颜色是白,黑,蓝,红,黄(国际标准)



评论

匿名用户 #1

34个月 前
分数 0++
太太太好看了吧我哭了

匿名用户 #2

33个月 前
分数 0++
真的

匿名用户 #2

33个月 前
分数 0++
柳漓真美 果然是人妻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