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兎遊ぶ蒼し春」エト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兎遊ぶ蒼し春」エト
角色名 「兎遊ぶ蒼し春」エト
译名 「戏兔的苍之春」艾托
稀有度 ★★★★★
武器 突撃 出身 妖精の国
属性 职业 兔矛手
性别 性格 内向
年龄 10岁 兴趣 学习,独处
别名 -

背景介绍

艾托已经驾驭了复活节兔这个不请自来的朋友。因为穿过了通往妖精之国的门,现在的复活节兔就像真正的兔子一样大,对艾托来说,这样似乎反而比较方便。

艾托在王国认识的人与魔物会给他寄叶片信,他则是用着“吸收新知识”当借口给对方回信。

「马上跳走吧,跳到春之丘去」

角色属性

属性

满觉HP 12082 移动速度 66
满觉ATK 6847 攻击间隔 2.41
体数 4 攻击距离 35
段数 2 韧性 43
成长 晩成
DPS 2841 总DPS 11364

补正

火补正 155%
水补正 100%
风补正 65%
光补正 100%
暗补正 100%

人物剧情

人物剧情
[展开/收起]
呜哇啊啊啊啊!

梅露可:喵?!这是艾托的声音?发,发生了什么事呀?!

咕噜噜?咕噜噜——!

梅露可:这次又是复活节兔的声音!

梅露可:喵?但是,和刚才的惨叫比起来是更加温和的叫声……

艾托:呼,呼……

梅露可:喵哇!艾托……

艾托:安静!被那家伙找到了怎么办!

梅露可:喵?

咕噜噜~?咕噜噜——!

艾托:好的,好像走掉了……

艾托:等等,啥?!那个傻兔子!为什么要翻垃圾桶啊!是觉得我会藏在那种地方吗?!

梅露可:那,那个……你是在躲着复活节兔吗?

艾托:是啊。听到我刚才的声音就知道了吧。

艾托:我已经不知道被那蠢兔子的角挂住多少次了。就在昨天,我还都说了让它注意,刚才还以为它会小心点结果还是没有!

梅露可:原,原来如此……刚才的惨叫声也是因为突然被挂在半空的缘故吧。然后就从复活节兔身边逃跑了……

艾托:才不是逃跑呢。因为很麻烦所以不想管了而已。莫非,你也是这样的?

梅露可:不是啦。我只是在看家哟~。

艾托:在这种背阴处的话,一不小心就会被撞到了。

梅露可:喵~,一开始是在向阳的地方啦。不过随着时间也就变成了背阴的地方……

艾托:嗯——说起来,你自己一个人动不了呢。

梅露可:是的……你在做什么?

艾托:别发呆了,拿上这个。

梅露可:绳子?

艾托:拉它。

梅露可:喵?!我,我知道了!

梅露可:喵,喵——!

艾托:再来!用全力!

梅露可:喵喵——!

艾托:你也和那个土气愈术士一样软弱吗?!

梅露可:喵喵喵呜呜——!

……啊,也不是这么回事。

梅露可:喵,喵?是要做什么才让我拉绳子……

梅露可:哇,喵哇——!什么时候到向阳处了!从刚才那里过来了!

艾托:哈,哈……这个绳子的另一头……挂着那个装饰品,哈哈……拉动绳子的话轻的一方就会靠近……

梅露可:艾托……你为我准备了绳子吗?谢谢你哟~!

艾托:没什么。如果这点简单的东西都不告诉你们的话,和你们旅行只会让我不安。

梅露可:喵~,总是在被艾托照顾呢。刚才也在后面帮忙推我吧?

艾托:没什么。因为你和那个愈术士一样很柔弱。

艾托:真是的……为什么那个老顽固会这么在意你们啊。

梅露可:是说泽弗洛达伊先生吗?

艾托:知道我说的是谁的话,就说明你们也和我一样觉得那个人很顽固吧。

梅露可:喵?!不,不是的哟!与其说是顽固,不如说是难以讨好……但是不管第一印象如何,现在可没有那么的……!

梅露可:怎么像是在自掘坟墓呀!

艾托:反正,顽固也是事实。

梅露可:说,说起来艾托和泽弗洛达伊先生是什么关系呢?

梅露可:感觉像是可以有话直说的朋友……之类的,是忘年之交这种吗?

艾托:呃、就算是开玩笑也别说我和他是朋友。只是住在同一片森林里而已。

艾托:我只是,对那个老顽固那里的书感兴趣。在你们之前来的愈术士在他那里存放了很多人类的书。

梅露可:原来是这种关系呢~。艾托?你怎么了?

艾托:……没什么。

梅露可:看起来可不像没什么的样子哟。

艾托:……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梅露可:是什么?

艾托:我做的事情,明明也和他们一样,我那时候什么也没有,他们却惹人厌烦。

梅露可:他们,是……

艾托:……

艾托:有一个是你认识的。吵闹又轻率的调皮鬼。

梅露可:喵!莫非是……

艾托:就是春之丘的纱洛蒂雅哦。另一个是月瓢虫族的古尔弗纳。

艾托:就和我想看书而缠着那个老顽固一样,有次在暗黑森林偶然遇见那两人以来,她们也出于兴趣来见了我好多次。

艾托:一开始还能直接无视的,慢慢地就觉得烦起来了。最后简直想让他们赶紧消失。

梅露可:艾托……是觉得自己没有给泽弗洛达伊先生带去什么变化吗?

艾托:不是我觉得,这就是事实。能让我进他家,也是议会的决定。因为只要有人需要,知识就应该共享。

艾托:那个人很讨厌把书外借,所以我会经常呆在他家……他就像当我不存在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

艾托:就算我在,他也不会出门,也不会跟我搭话。因为他对我没有任何的感情。就和刚遇到那两个人时的我一样。

梅露可:艾托……

艾托:想到这个,我就觉得奇怪了。

艾托:果然我们无法让任何东西发芽。虽然我也不知道那个老顽固现在怎么样就是了。毕竟他知道内心的春天,和我又不一样。

梅露可:艾托……你想知道内心的春天吗?

艾托:没什么,又用不着。就算没有那种东西,我也……

艾托:……

艾托:……我很满足现状了。只要骑着那只蠢兔子,就能去很远的地方,看到各种各样的书,也能获得知识。

咕噜噜!

艾托:对我来说,这样就足够了。虽然,只是现在。

艾托:(吸气)……

艾托:你这蠢兔子——究竟要找到什么时候啊!

咕噜噜!

复活节兔:咕噜噜~!

艾托:哈啊哈啊……你差不多也,别老让我这么大喊了吧。然后也把这个瓶子带上。

梅露可:喵?!但是我还要看家……

艾托:反正去买东西也要时间。比起一直等,还是去接他更有效率吧。

艾托:那么,赶快出发吧。

复活节兔:咕噜噜!

梅露可:……

梅露可:艾托……

艾托:什么?

梅露可:你这么想过吗?泽弗洛达伊先生不想借你人类的书,还有和你待在一起,这些……

梅露可:或许是因为他在担心你。

艾托:啥?

梅露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泽弗洛达伊先生是讨厌人类的。所以,对于对人类的书感兴趣的艾托才……

艾托:怎么可能。

梅露可:喵,但是……

艾托:虽然不可能……

艾托:也挺好的吧。

梅露可:……

艾托:用得到的知识,得出新的解释,这才是“通晓智慧”吧。

其他信息

追加日期

  • 2019.02.28


评论

匿名用户 #1

2个月 前
分数 0++
正太啊啊啊啊啊

匿名用户 #2

2个月 前
分数 0++
謝謝官方 十抽到手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