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意懸糸の暉」カプナート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一意懸糸の暉」カプナート
角色名 「一意懸糸の暉」カプナート
译名 「一意悬线之晖」卡普那托
稀有度 ★★★★★
武器 斬撃 出身 機械の国
属性 职业 人偶操纵师
性别 性格 急躁
年龄 16岁 兴趣 吉事果,制作模型
别名 -

背景介绍

名门家族的独生子。他过去性格冷淡,有时不惜做出残酷的行动,甚至被称作机器人。但遇到某个少女后逐渐发生了改变。

他操纵的人偶伊诺琴是从祖父那里继承来的,她的样子来源于祖父一生唯一的挚爱。


「登台吧,伊诺琴!」

角色属性

属性

满觉HP 9004 移动速度 72
满觉ATK 10051 攻击间隔 2.58
体数 3 攻击距离 35
段数 3 韧性 42
成长 晩成
DPS 3896 总DPS 11687

补正

火补正 90%
水补正 90%
风补正 90%
光补正 100%
暗补正 145%

人物剧情

人物剧情
[展开/收起]
优:舞会?

卡普那托:没错。

梅露可:喵喵喵,你说的舞会就是那个舞会吗?!公主和王子在城堡里……的那种舞会?!

卡普那托:城、城堡……?不,也没豪华到那种地步。只是类似娱乐活动……给,这个就是邀请函。

优:哦……好时髦的邀请函……

梅露可:想把它裱起来做装饰呢……于是,舞会有什么事吗?

卡普那托:哎,我在想能不能让你们去。

梅露可:喵?!

卡普那托:其实这个舞会似乎需要自带舞伴。既然如此,我想你们不是挺适合的……

优:不,你愿意邀请我们,我很感激,不过卡普那托自己去不行吗?

卡普那托:所以,我都说了必须自带舞伴……

梅露可:你去邀请不就好了吗。

卡普那托:邀请谁。

梅露可&优:赫克萨尔特。

梅露可:小姐的说。

卡普那托:怎……!

卡普那托:怎么可能?!你们在说什么啊!

梅露可:我觉得这话并没什么奇怪的啊……

优:应该比我们去更自然吧。

卡普那托:虽、虽然是这样……

优:你不想邀请她吗?

卡普那托:我不是这个……!

卡普那托:意、思……

卡普那托:……

梅露可:卡普那托先生?

卡普那托:听、听我说!你们别笑哦?!

梅露可:了、了解的说!

卡普那托:……搞不懂。

梅露可:喵?

卡普那托:我搞不懂……怎、怎么……邀请女性……

优:这、这样啊……

卡普那托:因、因为至今为止我都没有想邀请的对象!这也没办法啊!

优: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卡普那托:我、我当然,想邀请赫克萨尔特!但是,我该怎么邀请她?我要说什么她才愿意来?

卡普那托:对、对了!说到底她能来吗?那家伙现在和议会联手十分忙碌,哪有时间参加舞会……

梅露可:卡普那托先生!

卡普那托:啊!

梅露可:首先请你冷静的说。好了,来喝口茶。

优:那是我的茶。

梅露可:听好了,卡普那托先生?虽然我也不是很懂舞会……

梅露可:但是几乎很少有女孩子,在受到男孩子邀请后不觉得开心哦——!

卡普那托:……!

优:你倒是说得再肯定点啊。

梅露可:邀请这一行为……再明显不过地表示了“想要和你一起”。

梅露可:如果换作是卡普那托先生,被对方传达了这种心情,你怎么想?!

卡普那托:首先确定一下行程安排,再决定要不要答应。接下来思考对方的目的是出于交好还是应酬……

梅露可:这也太一本正经了——!

梅露可:我就是想说,如果赫克萨尔特小姐邀请你会怎么样!如果她对你说“一起玩吧”你怎么想——?!

卡普那托:被赫克萨尔特……

卡普那托:……

优:开心吗。

卡普那托: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优:看起来也和说了差不多吧……

卡普那托:唔……

卡普那托:……当然,开心啊。

梅露可:将这份开心的心情,也分赠给赫克萨尔特小姐吧。

卡普那托:咦?

梅露可:这样一想,不觉得邀请对方也成了一件乐事吗?

卡普那托:将这份心情,分赠给对方……

卡普那托:……

卡普那托:我要对你表示感谢,梅露可。

梅露可:那也就是说……!

卡普那托:嗯。

卡普那托:我会去邀请,赫克萨尔特。
(过场)
卡普那托:(当时选择放弃就好了)

卡普那托:(等人来的时间里,感觉都快吐了。待在这里的男性都是怎么对付这种反胃感的呢?为什么能表现得一脸云淡风轻呢?)

卡普那托:(等下,镇定。我都失去冷静了)

卡普那托:(给对方寄了信。收到了答应的回信。截止今天还没接到取消约定的消息。所以会来!那家伙肯定会来!)

卡普那托:(……但是,来了以后该怎么办?)

卡普那托:(我能让那家伙乐在其中吗?说到底这次邀请完全是我做主)

卡普那托:(这样不会给那家伙造成负担吗?那样,岂不是立刻就违背了誓言……!)

卡普那托:啊可恶!脑子都要沸腾了!

卡普那托!

卡普那托:……!赫克……

赫克萨尔特:喝——!

卡普那托:呜咕!

赫克萨尔特:哎嘿嘿,让你久等了~

卡普那托:我、我说你啊,不要突然扑过来!

赫克萨尔特:啊、哈、哈、哈,抱歉抱歉!看到你的脸就特别高兴——

卡普那托:啊……

赫克萨尔特:嗯?

赫克萨尔特:啊,你是指这身打扮吗?哎,是哈格尔玛推荐我的,说参加舞会还是穿正装比较好——

赫克萨尔特:最近哈格尔玛她呀,就~像个妈妈一样。如果我也有妈妈,会是这种感觉吗。

赫克萨尔特:比起这个,怎么样?我这样穿合身吗,老爷?要说真心话哦~

卡普那托:……

赫克萨尔特:嗯嗯?因为我太可爱所以说不出话了吗?呵,美丽也是种罪过啊。

赫克萨尔特:骗~你的!哎嘿嘿嘿!对不起啊,我是不是有点太兴奋了?!

卡普那托:……很合身。

赫克萨尔特:哎?

卡普那托:你很漂亮,赫克萨尔特。

赫克萨尔特:啊……唔。

卡普那托:……

卡普那托:骗、骗你的。

赫克萨尔特:咦?!

赫克萨尔特:哪、哪有你这样的!话说,你脸红的话就毫无说服力了!

卡普那托:谁、谁会脸红啊!

赫克萨尔特:就是这个人啊,这个人!你说这脸颊上是什么颜色~!

赫克萨尔特:呜哇好软?!简直软绵绵的!

卡普那托:%~“-“-”f”f%@……!

玛丽罗萨:好了好了,不可以吵架。

哈普那托:%~“-“-”f”f%@?!

玛丽罗萨:一个字都没发音正确哦?虽然我明白你想说什么。

玛丽罗萨:毕竟赫克萨尔特小姐和哈格尔玛小姐,仍然算是设计议会的监视对象。所以我就会像现在这样同行。

玛丽罗萨:当电灯泡真是对不起你们呢,呵呵呵。

卡普那托:请、请您不要用这样奇怪的说法!

玛丽罗萨:哎呀,真是对不起。

玛丽罗萨:比起这个,你们不动身真的好吗?音乐已经开始播放了哦?

卡普那托:啊!呜,不该这样的……

卡普那托:哼!我们开始了,赫克萨尔特!

啊,等下!要跳舞的话你倒是好好护送我啊!

我、我不是有好好做吗!

你握着我的手腕哎!这不是逮捕犯人的那一套吗!当警员时的职业病还留着呢——!……真是的,呵呵!

玛丽罗萨:呵呵呵。很符合那两个人的风格……对吧。

匹拉奥罗斯:啵哦哦哦……
(过场)
赫克萨尔特:嚯,哈!停停?!

卡普那托:好险?!喂,你能不能稍微放慢下舞步!

赫克萨尔特:对对,对不起!我还是第一次跳舞……!啊哈哈!还、还挺难的,这个!

赫克萨尔特:呜哇啊?!

卡普那托:你啊……?!呜哇?!

赫克萨尔特:……真的很抱歉。

卡普那托:……总之你先从我身上让开。

赫克萨尔特:唉……太丢脸了。难得你邀请我,却这样……

卡普那托:你一直都这样吧。

赫克萨尔特:毫不留情……

卡普那托:……我也是在清楚这点的情况下,邀请你的。

赫克萨尔特:咦?

卡普那托:好了,站起来吧。音乐还没停。

赫克萨尔特:啊,等下等下!

赫克萨尔特:呀哇!这、这样好吗?感、感觉周围人都在看着!

卡普那托:我不管。

赫克萨尔特:你、你说不管……

卡普那托:只要能让你坦率地露出笑容,我就满足了。

赫克萨尔特:咦……

卡普那托:……你开心吗,赫克萨尔特。

赫克萨尔特:……

赫克萨尔特:嗯,很开心。

卡普那托:是吗。

卡普那托:我、我说,赫克萨尔特!

赫克萨尔特:嗯嗯!什、什么事!

卡普那托:我下次还会邀请你的!

赫克萨尔特:哎……?

卡普那托:我也一样!现在,感觉非常开心!

卡普那托:能和你待在一起很开心!虽然你也很重要,但我也不愿看轻这份心情!

卡普那托:所以……我还会邀请你!

卡普那托:但是,如果你不愿意就拒绝吧!你不需要顾虑我!

卡普那托:我想自己变得开心!而且也希望你……能够发自心底地产生同样的心情。

赫克萨尔特:卡普那托……

赫克萨尔特:……我们完全被周围人盯着看。

卡普那托:我、我不管!

赫克萨尔特:所以我都说了你脸红没有说服力!

赫克萨尔特:……不过呢!

卡普那托:呜哦?!所所、所以我都说了你不要突然扑过来!

赫克萨尔特:因为你肯定会接住我的嘛!既然如此,即便是站在时钟台上,我也能一跳决绝!

(注:清水の舞台から飛び降りる的机械之国版本,指一个人下定决心,破釜沉舟)

卡普那托:……!

赫克萨尔特:哎嘿嘿~那么卡普那托……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不,一定要。

赫克萨尔特:下次也……请你多指教了!

卡普那托:当然!

其他信息

追加日期

  • 2020.03.31

景品

「一意懸糸の暉」カプナート 「闲爽晖之片翼」卡普那托
卡普那托突然得到了一段平静而清爽的异国假期。他有些手足无措,但却难掩喜色。因为,与他一起度过假期的人,是赫克萨尔特。

他们沐浴着常夏的阳光,走向短暂而珍贵的二人时光。无论是谁,都不能去打扰他们。

「那家伙,怎么还没到……」

景品剧情

人物剧情
[展开/收起]
赫克萨尔特:唔……海风吹着真舒服啊。

卡普那托:小心掉海里。

赫克萨尔特:不会掉的不会掉的。我啊,还没马虎到那种地步~

卡普那托:不好说啊。

哈德艾格:虽然不想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不过船马上要启航了哦。

卡普那托:二、二人世界?!

匹拉奥罗斯:啵哦。

赫克萨尔特:那么再见了,各位——!要多保重啊——!

卡普那托:啊!嗯,如果遇到什么记得联络哦!

优:好的,你们也一样!

爱尔匹斯:替我向哈格尔玛问好哦。

(过场)

赫克萨尔特:啊~啊,我也好想和他们一起走。

卡普那托:这也没办法。发放给你的乘船许可范围只到沙漠之国。

赫克萨尔特:也是啊。还要再过一阵子才能自由行动。

赫克萨尔特:但是卡普那托没有受到乘船限制。和他们一起去不也挺好……

卡普那托:……你希望我去吗。

赫克萨尔特:……

赫克萨尔特:对不起。

卡普那托:不、不用道歉……

Mr:叽~

哈德艾格:下次我要不要增加个吹口哨功能呢。

卡普那托:嗯、嗯唔!行了吧,我们也该出发了!

赫克萨尔特:好~好。前往机械之国的船……是那艘吧。

卡普那托:看来启航时间也和计划的一样。哈德艾格,把船票给我。

哈德艾格:……

哈德艾格:咦。

卡普那托:啊?

赫克萨尔特:奇、奇怪?你之前说了会负责订船票的吧?

哈德艾格:……

哈德艾格:啊。

赫克萨尔特:难、难道说!

哈德艾格:抱歉,我忘掉了。

卡普那托&赫克萨尔特:咦——!

匹拉奥罗斯:啵哦……

(过场)

哈德艾格:是的,一共三个人加一只小鸡。其中两人麻烦安排高级双人间。另一个人只要便宜单间就行。

哈德艾格先生——!

宾馆能预约上吗?

哈德艾格:嗯,没问题。

哈德艾格:而且说起来……你们两个,这不是挺合身的吗。

赫克萨尔特:感谢您的夸奖——!哎嘿嘿,卡普那托的品味就是好啊。

卡普那托:有吗?

哈德艾格:这身衣服是卡普那托选的啊。

赫克萨尔特:因为我对时尚完全一窍不通嘛。

卡普那托:只是因为没机会接触吧。

赫克萨尔特:唔,可是这样真的好吗。我们只在这停留一天,却买了这么好的衣服……

哈德艾格:不用在意。如果让你们穿着原来的衣服行动,会中暑昏倒的。

哈德艾格:买衣服的钱也算在经费里!

Mr:叽叽叽——!

赫克萨尔特:这、这样啊。

卡普那托:撇去经费不提……这套服装的必要性正如哈德艾格所说。

卡普那托:因为透气性良好,即使处于炎热室外也能让人保持凉爽。原来的衣服是做不到这点的。

卡普那托:接下来我们要观光。所以自然要选择贴身的衣服。

哈德艾格:就是这样。

匹拉奥罗斯:啵哦哦哦。

赫克萨尔特:唔……这样啊。嗯,好像还真是。

哈德艾格:好了,一天可是转瞬即逝啊。快点动身吧。

赫克萨尔特:哦——!

赫克萨尔特:哎,奇怪?哈德艾格先生和Mr不和我们一起吗?

哈德艾格:虽然我也很想一起去,但需要总结几份报告书。所以我就先入住宾馆了。

哈德艾格:你们两人好好享受观光吧。

卡普那托:稍、稍微等一下!你说的两人是指我和赫克萨尔特吗!

赫克萨尔特:不、不对啦,匹拉奥罗斯不是也在嘛!哈德艾格先生讨厌啦~

啵哦哦哦。

赫克萨尔特:匹、匹拉奥罗斯——?!

哈德艾格:好好享受吧。

Mr:叽叽个叽——

卡普那托:哈、哈德艾格!Mr!

赫克萨尔特:啊~他们走掉了。

卡普那托:唔,唔唔,唔唔唔!

赫克萨尔特:哎,这可真是出乎意料啊……

赫克萨尔特:怎、怎么办?既然如此我们也可以就地解散,待会再汇合……!

卡普那托:不要。

赫克萨尔特:吓?!

赫克萨尔特:抱……抱歉。我并不是讨厌和你共处。不、不是,不如说我很开心……

赫克萨尔特:哎、哎?

卡普那托:哈德艾格这家伙!至少让我做好心理准备啊!

行、行了,我们出发吧!

哦哇哇哇?!你说出发,是去哪里啊——!

(过场)

赫克萨尔特:哇——!

赫克萨尔特:呜哇,呜哇!海天一色!云也好白!呃,啊哈哈。不管哪里云都是一样的吧!

赫克萨尔特:我说!好壮观啊,卡普那托。

卡普那托:啊,嗯。

卡普那托:……呼,押对了吗。

赫克萨尔特:对了,也让哈格尔玛见识一下吧……咦?哈格尔玛?

卡普那托:怎么了?

赫克萨尔特:没办法切换成哈格尔玛。唔——她是睡着了吗?

赫克萨尔特:哎,算了。等她醒来再让她看吧。

卡普那托:嗯,不错啊, 实际吹过才能感受海风的好。

赫克萨尔特:换装真是做对了呢~唔~好凉爽~!

卡普那托:稍微走几步吧。

赫克萨尔特:强烈赞成!

赫克萨尔特:啊,既~然~如~此~

卡普那托:怎么了,突然把凉鞋脱掉。

赫克萨尔特:机会难得,我想赤脚在沙滩上走。哦,沙沙的好舒服!

赫克萨尔特:卡普那托要不要也来?全新触感哦~

卡普那托:我说啊,我们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换作平时我大概会这么说,不过难得出来观光,这样讲就太不解风情了。

卡普那托:等我一下。我马上脱掉。

赫克萨尔特:就该这样!停停停?哇哈~海浪一直涌到这边了!卡普那托,快点快点!

卡普那托:所、所以都让你等一下了!……好,脱掉了!

卡普那托:喔……这触感确实不赖。

赫克萨尔特:对吧!快来这边。拉扯的感觉很有趣哦~

卡普那托:你不要拽我啊!糟、糟糕。要站不稳了……!

赫克萨尔特:啊,惨了?!

呜哇啊啊啊啊!

赫克萨尔特:啊,啊哈哈。跌成落汤鸡了……

卡普那托:赫——克——萨——尔——特……!

赫克萨尔特:在!

卡普那托:撒欢没什么问题。毕竟是机会难得的观光。但是……

卡普那托:你撒欢过头了——!

赫克萨尔特:对、对不起——!

卡普那托:站住,不准逃!

赫克萨尔特:肯定要逃的吧!要是被抓到了肯定会被做什么嘛——!

卡普那托:不要大声喊奇怪的事情!

呀啊啊啊,对不起——!

打算道歉的话就给我停下来——!

我——拒——绝——!

(过场)

赫克萨尔特:哈啊,哈啊……

卡普那托:呼,呼……

赫克萨尔特:啊……出一身汗神清气爽~

卡普那托:喂,这样太粗鲁了。

赫克萨尔特:不过实际上就是很舒服吧?

卡普那托:……算是吧。

赫克萨尔特&卡普那托:……

卡普那托:肚子。

赫克萨尔特:咦?

卡普那托:肚子饿吗。

赫克萨尔特:……超级饿。

卡普那托:是吗……好。

卡普那托:去吃饭吧。点常夏之国名产。

赫克萨尔特:这是必须的!

(过场)

老板,来两份咖喱!

这边点海鲜意面——!

食堂老板:好嘞!

食堂老板:哦,欢迎光临!空的位置随便坐!

卡普那托:啊,好的。

赫克萨尔特:你看,这家店生意很热闹吧?我对自己的嗅觉还挺有自信的!

赫克萨尔特:唔~菜肴的香味进一步刺激了嗅觉!我们就坐那一桌吧,卡普那托!

卡普那托:啊,好的。

赫克萨尔特:唔,你怎么了?

赫克萨尔特:(啊,莫非你不是很喜欢这类吵吵嚷嚷的店?)

卡普那托:(我承认平时不怎么去这类店)

赫克萨尔特:(怎么办?要换一家吗?其他还有很多店……)

卡普那托:……不。

卡普那托:难得来一趟,我们就在这里吃吧。我的肚子也已经饿扁了。

赫克萨尔特:卡普那托肚子饿了以后比平时可爱两倍呢。

卡普那托:说人话。

卡普那托:呃……啊,这个就是菜单吧。嗬,菜式种类还挺多的。

赫克萨尔特:唔唔唔,虽然心里想的是意面,但名产的咖喱也令人难以割舍~!

卡普那托:唔,还有吉事果。而且竟然是椰子口味和芒果酱味两种?!

赫克萨尔特&卡普那托:选不好……

食堂老板:来,这是水!

卡普那托:啊,多谢。

食堂老板:然后这份炸薯条是给情侣的福利!抓着吃吧。

卡普那托:非常感谢您。

卡普那托:等,情、情侣?!

食堂老板:哎呀,莫非你们是新婚夫妇。

卡普那托:这就更不对了!

赫克萨尔特:啊——嗯,没错。您搞错了,我们不是情侣。哎嘿嘿……我们是那个,怎么说呢。

赫克萨尔特:……该怎么说才对?

卡普那托:这、这个……

卡普那托:……

食堂老板:啊……抱歉抱歉。因为你们看起来太亲密无间所以我误会了。

食堂老板:这份炸薯条就算作我搞错的赔礼!请不要在意地尽管开动吧。

卡普那托:谢、谢谢您……

那么决定好点单后就喊我吧!

赫克萨尔特&卡普那托:……

赫克萨尔特:接、接下来!点什么好呢——!

卡普那托:啊,嗯。说的也是……

卡普那托:(……这么一说,我们的关系真是异常暧昧不清。不,是我造成这局面的)

卡普那托:(毕竟,我还没对这家伙……传达自己的心意)

(对她说“我喜欢你”)

(回忆)

队长:吉亚,快过来。

赫克萨尔特:……我必须得去。

卡普那托:嗯……是呢。

卡普那托:没关系。我很快就追上来。已经逐渐掌握诀窍了。

赫克萨尔特:……为什么要不惜做到这种地步呢?

那是因为……

卡普那托:我喜欢你。

卡普那托:……

卡普那托:可恶!

(回忆结束)

卡普那托:(结果,当时没说出口。在那之后也多多少少错过了说的时机……)

卡普那托:(不,错了。只是我满足于现在的状态)

卡普那托:(……果然还是应该传达自己的心意。而且应该趁热打铁!)

卡普那托:(礼物也准备好了,虽然是一时冲动买下来的……!那家伙不是因为东西就改变态度的人,但这种是看心意的,嗯!)

卡普那托:(……不,不对等一下。冷静下来啊我。不觉得实在太没头没脑了吗?这种事果然还是要再准备周全一些吧?)

卡普那托:(没错!首先要选在西餐厅里!要先准备好能够妥善传达出自己心意的地方……!)

赫克萨尔特:嘿。

卡普那托:好冰?!

赫克萨尔特:好——久等的刨冰!卡普那托吃牛奶豪华加量的草莓味可以吧?

卡普那托:啊,嗯……谢谢你。

赫克萨尔特:呢嘿嘿,不客气啦。

赫克萨尔特:啊,虽然是从刨冰店的店员那里听说的,据说有家店卖非常好喝的柠檬汽水哦!明天启程前我们去一趟吧。

卡普那托:是……是这样吗。那就这么定吧……


卡普那托:(赫克萨尔特完全不在意那家店的店主说的话啊)

卡普那托:(不……是我太在意了吗。说的也是。这家伙对我表现出的好感,很有可能仅仅是出于友情和信任。)

卡普那托:(如果真是那样,我打算做的告白,会使现状变得一团糟,结果往往只会让赫克萨尔特陷入困扰……)

赫克萨尔特:……你在烦恼吗?因为食堂大叔说了那些话。

卡普那托:……!

赫克萨尔特:卡普那托是个好懂的人嘛。

卡普那托:呜……!那、那个,怎么说呢……呃……

卡普那托:对不起……

赫克萨尔特:……我觉得怎样都没关系哦。

赫克萨尔特:只要能和卡普那托在一起。

卡普那托:咦?

赫克萨尔特:呵呵呵,你知道吗?今天一天,我玩得非常开心哦!

赫克萨尔特:让你帮忙选了衣服,一起被海水浇成落汤鸡。烦恼着午餐应该吃什么,并肩看着夕阳,吃着刨冰!

赫克萨尔特:就在不久前,我连会有这样一天……不,是“会有人和自己一起做这些事”这种事情,连一丁点都没考虑过!

卡普那托:!

赫克萨尔特:所以啊。没关系的。只要能像这样和你一起度过……只要你能够陪伴在我身边……

赫克萨尔特:不管这段关系是怎样的名字,我都很幸福。

卡普那托:……是吗。

赫克萨尔特:就是这样。

赫克萨尔特:所以你不要这样闷闷不乐,吃刨冰吧?快点啦,再不赶紧吃要融化了……

卡普那托:赫克萨尔特。

卡普那托:我喜欢你。

赫克萨尔特:……

赫克萨尔特:我不是说了吗。不管是怎样的关系都开心……这是我的真心话,发自心底的真心话。

卡普那托:嗯,我明白。

卡普那托:但是我不愿意这样。

赫克萨尔特:……

卡普那托:假如你以后和某个人结婚。以那种状态像现在这样和我相处……

卡普那托:我会无法发自心底地高兴。肯定会因为嫉妒皱紧了眉头,露不出笑容吧。

卡普那托:因为我喜欢你。

卡普那托:我再次确认了自己就是如此喜欢你。

赫克萨尔特:……

卡普那托:……抱歉,让你头疼了。

赫克萨尔特:……对啊,我现在非常头疼。

卡普那托:……

赫克萨尔特:我明明觉得眼下这个瞬间就是最幸福的……觉得不管怎样的关系都不会发生改变……啊啊,怎么办。

赫克萨尔特:仅仅是听到你对我说“喜欢”。就超出极限了。

卡普那托:……!

赫克萨尔特:哎,卡普那托。

赫克萨尔特:我也喜欢你。

赫克萨尔特:最喜欢你了。能够成为你特别的人我真的很开心。没有比得知我们俩怀揣着同样的心情更幸福的事了。

赫克萨尔特:所以……所以啊,卡普那托?虽然刚才这么说,其实我也。我对你……!

卡普那托:赫克萨尔特。

啊……

……

赫克萨尔特&卡普那托:……

卡普那托:约好了,我会一直让你幸福。即使音乐停止了,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卡普那托:所以请和我跳舞吧,赫克萨尔特。

赫克萨尔特:……嗯。

赫克萨尔特:嗯……!我很乐意!

赫克萨尔特:最喜欢你了,卡普那托!

卡普那托:嗯,我也发自心底爱着你……

卡普那托:好冰?!

赫克萨尔特:哎?

赫克萨尔特:啊啊啊啊啊,刨冰融化了——!糟糕糟糕,要滴到衣服上了!得赶紧吃!

卡普那托:呜,结果变成这样了吗!啊,头好痛!

赫克萨尔特:卡、卡普那托……

卡普那托:怎么了,你也头疼吗?

赫克萨尔特:让我吃一口……

卡普那托:你这家伙!你稍微看看气氛啊!

赫克萨尔特:因为现在不趁现在说的话就融化了嘛!喏、喏我的也分你吃!张嘴~

卡普那托:这、这种情况谁会照做啦!你倒是再考虑下氛围!

哈德艾格:……我想着来看一眼情况,结果这两个人还是老样子嘛。

匹拉奥罗斯:啵啵……

哈德艾格:哎,说得也是。从今往后那两个人交往的方式,也不会有什么大变化吧。

哈德艾格:即便如此,光是把心意说出口就有巨大的意义。在看不见的角落里,的确有产生变化吧。

哈德艾格:光凭这一点,我不小心犯错也算是值了。

Mr:……叽叽?

哈德艾格:你在说什么外人,不对外蛋听起来不好听的事呢。我这绝不是计划好的犯罪行为。我只是偶然出了纰漏,偶然让那两个人获得了国外休假。

哈德艾格:即便是我刻意创造出这个环境。Mr,这个结果也不属于我。

卡普那托:好了,张嘴。

赫克萨尔特:哇——谢谢!

卡普那托:你这家伙还真是的……

哈德艾格:而是属于鼓起勇气的少年啊。


评论

匿名用户 #1

17个月 前
分数 0++
帅锅!

匿名用户 #2

17个月 前
分数 0++
五十连迎回家

匿名用户 #3

17个月 前
分数 0++
我真的好喜欢你!!还好你来我这了!!想写一点奇奇怪怪的文(小声)

匿名用户 #4

17个月 前
分数 0++
40连没届到,什么时候能再续前缘哇

匿名用户 #5

17个月 前
分数 0++
你真的好帅。。竟然才16岁!

匿名用户 #6

17个月 前
分数 0++
能用吗?

匿名用户 #7

17个月 前
分数 0++
可以光前排

匿名用户 #8

6个月 前
分数 0++
70连届不到:)

匿名用户 #9

6个月 前
分数 0++
摸摸

匿名用户 #10

2个月 前
分数 0++
出景品了!!

匿名用户 #11

2个月 前
分数 0++
感謝翻譯阿阿阿阿!!

匿名用户 #12

2个月 前
分数 0++
感谢翻译!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