駆けられぬ蜘蛛と帷あける調石師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无法奔跑的蜘蛛与拉开帷幕的调石师

QQ截图20180510141513.jpg

活动角色

「暴风调石师」修特露茨 「清俊的贤君」万世 「逗童之机工」樱海 「攀晓暗之蜘蛛」地维丸

其他登场角色

「裂风飞燕」松风 「追风的忍者」小云雀 「弹水碧竹」媛千代

剧情翻译

※wiki的翻译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敬请理解。

※推荐配合游戏内演出效果及BGM阅读。

第一话:邂逅Sunset

邂逅さんせっと
[展开/收起]
H3-1-1.jpg

???:地维丸你,不适合当忍者啊。

???:为了自己好,还是早点放弃吧。

H3-1-2.jpg

(……那我,那我到底要怎么做才好。如果不能成为忍者,我……!)

H3-1-3.jpg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知了!

H3-1-4.jpg

地维丸:……呲!

东云:唧唧!唧唧唧唧!

地维丸:从上空发起奇袭吗,真是……

魔物在天守阁!有谁在那里吗!

地维老师应该在那里!

东云:唧唧唧唧!

地维丸:……退下,无礼之徒。这里是粉碎灾厄的御下槌的天守阁,不是你这种魔物可以落脚的地方。

地维丸:现在我还能放过你。如果想玩火给我去别的地方。

东云:……唧唧唧!

地维丸:不退下是吧。……那么,就做好觉悟吧。

地维丸:这天守阁是任何人都不得侵犯的圣域。你给我记着,不准碰这里哪怕一块瓦片!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了!

地维丸:噢噢噢噢噢噢!

H3-1-5.jpg

???(松风):等等,地维丸!快退下!

(过场)

H3-1-6.jpg

天柱:嘁嘁嘁!

H3-1-7.jpg

地维丸:……

地维丸:我是睡着了吗。

地维丸:……

地维丸:……原来吹风是这么舒服的吗。

天柱:嘁嘁嘁!

地维丸:你知道的吗?

天柱:嘁嘁!嘁嘁!

地维丸:别这么笑话我,天柱。对我来说风不过是扑面而来的阻碍,只需要突破。

地维丸:所以像这样只是单纯地感受它,还是头一回……哼,感觉也没想的那么糟。

地维丸:……今后都能尽情享受了。毕竟我已经不再有继续奔跑的必要。

天柱:嘁嘁?

地维丸:腿上的烧伤比想象的更加严重。医生告诫我,已经不能再跑了。

地维丸:作为忍者奔跑……已经不可能了。

地维丸:算是独自冲上前的惩罚吧。如果在那里等待增援就好了。

天柱:嘁……

地维丸:……

地维丸:说惩罚,也只是借口。

地维丸:只是借口把自己力量不足的错推给老天爷罢了。

地维丸:我都明白的。如果我更强大的话,就不会有这种事。

地维丸:如果我……更有当忍者的天分就好了!

天柱:嘁?!

地维丸:……抱歉,我有点躁了。我之所以会失败,也许就是因为这种脾气吧。

地维丸:冷静下来,地维丸。忍者之心常于刀刃之下……

地维丸:就这样,只要冷静的话,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不用动腿就能使用的忍术虽然不多……但还是有的。如果把那些忍术练习到极致,我应该也还能继续当忍者。

地维丸:现在放弃还太早了。平常心来考虑,首先要做的事是……

H3-1-8.jpg

???(修特露茨):哎呀呀呀呀!

地维丸:危险?!

天柱:嘁嘁?!

???(修特露茨):不、不小心掉下来了……!心跳都要停了!

地维丸:(下意识接住了……这个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的小姑娘是怎么回事!不如说为什么会从天花板上掉下来!)

???(修特露茨):没想到地板竟然这么脆弱!不对,脆弱的是天花板……?

???(修特露茨):呵呵呵,原来如此。对于被星星选召的我来说, 天地都只不过是拿来垫脚的。……是这么回事吗。

地维丸:(而且这丫头还附带着一种非常麻烦的感觉……!)

???(修特露茨):……哎呀?为,为什么我被公主抱了?!哇……是只在梦里见过的situation!

???(修特露茨):啊,我明白了!这里是这个国家的上供屋!哎呀,危险危险,差点就要变得身无分文了。

地维丸:不知道。是你自己掉下来的。

???(修特露茨):啊,原来如此!是你接住了掉下来的我吗。谢谢!

地维丸:啊,哦……

???(修特露茨):等等,好厉害!

地维丸:这是把礼数全给吃了吗……!

???(修特露茨):这锻炼有素的肱二头肌和胸肌……脖子好结实,目光也很锐利。嗯,这样的眼神可以压制对手……!

地维丸:妙龄少女就别没完没了地摸男人成吗!

???(修特露茨):再加上这古朴的好闻的香味……我,超喜欢这样稍微有点旧旧的味道。

???(修特露茨):终于找到了,我理想中的肉体!从电之国跑出来还是有意义的!

地维丸:你这……!放,放开我!

???(修特露茨):喂,你!

地维丸:这次又干嘛!

???(修特露茨):不考虑和我组队,做个电气格斗选手吗?

地维丸:电……?

???(修特露茨):电气格斗选手!能装备我做的电气晶具的人只有你了!嗯,好不好嘛?没问题的吧?

地维丸:……

???(修特露茨):回复呢?!

地维丸:……不,干!

???(修特露茨):哇!不要突然把我扔出去,很危险的!

地维丸:住嘴,可疑之人!为什么我会接住你这样的人……说起来你到底谁啊!

???(修特露茨):呵,呵,呵,想打听我的名字,还真是不知恐惧为何物啊!为了称赞你这份触碰世界禁忌的蛮勇,就让我特别为你报上名号吧!

???(修特露茨):是的,我的名字是……!咚咚咚咚咚咚!就是这样的drum roll!咚咚咚咚咚咚!锵!

H3-1-9(1).jpg

???(小云雀):找到你了!

地维丸:小云雀?

???(修特露茨):咳,已经被发现了吗!真是的,正是精彩的地方呢!

???(修特露茨):这时候走为上策!真正的强者懂得急流勇退!

???(修特露茨):也就是说今天我就先走了!刚刚说的话,好好考虑哦!

地维丸:等等!

地维丸:唔……!

天柱:嘁嘁?!

???(修特露茨):你的腿……

小云雀:下次一定要抓住你!

???(修特露茨):啊真是够了,纠缠不休的!

修特露茨:记住,我的名字是修特露茨!一定会来帮助你的!

地维丸:什么……?

修特露茨:呵哈哈,那么就此别过~!

地维丸:……

小云雀:呼哧,呼哧。那家伙跑得好快!是不是用了什么啊……

小云雀:哎,地维老师?!

地维丸:……小云雀。那个小姑娘是什么来头。

小云雀:那、那个,我也不知道。她旁若无人地走在走廊的时候,我突然看到的。

小云雀:她说了句“糟糕”就跑了,所以就先追了再说……

地维丸:这样啊……

小云雀:那、那个,地维老师,为什么在整备装备……?会碰到腿上的伤的吧……?

地维丸:小云雀,不觉得丢人吗?我们松风众可是被称为御下槌的匕首,却让那么个小姑娘逃掉了……

小云雀:那、那是,是啦。但是,为这点事发火……

地维丸:你想往头领脸上抹黑吗?

小云雀:松风大人的……!

地维丸:这种失态我们两个来解决就可以了。听到了吗?

小云雀:了解……!

天柱:嘁,嘁……

地维丸:不用担心,天柱。只是稍稍活动一下。

H3-1-10.jpg

地维丸:是的,只是为了让那个无礼的化身般的小姑娘,领教下松风众的恐怖……!

第二话:追踪Hustle girl

追跡はっするがぁる
[展开/收起]
H3-2-1.jpg

松风:松风众忍者头领,松风,前来打扰。

松风:在下将愈术士优大人及其友人梅露可大人带来了。

H3-2-2.jpg

???(万世):辛苦了。

H3-2-3.5.jpg

优:啊,那个……你好。

H3-2-4.jpg

梅露可:一点也不严肃的说……

优:话真多啊。

优:呃,请多关照,我是愈术士,优。

梅露可:我是梅露可哟!

万世:两位远道而来,实属不易。我是御下槌城的代理城主,万世。

万世:真正的城主是我的父亲,不过他本人由于诸多原由,现在正与私兵部队奔波在外。请原谅我们的无礼。

优:不,没、没关系的。

万世:感谢您的谅解。

万世:介绍得有些迟了,旁边这位是我的妹妹,媛千代。媛千代,向客人问好。

H3-2-4.5.jpg

媛千代:是。

媛千代:我是媛千代,欢迎各位来到御下槌。

优:真是礼数端正啊……

梅露可:请、请多指教的说!

梅露可:(兄妹二人都很可靠呢。)

优:(不、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

万世:虽然有些仓促,不过我们这就进入正题吧?

优:好的,是关于魔物的事吧?来这里的路上,从松风先生那里多少也听说了一些。

优:东云……是叫这个吧。

万世:没错。御下槌城前几日遭到了它的袭击。

万世:幸亏发现及时,在造成大损害之前将其击退了……

万世:在东云的力量面前,那已经是极限了。之后它就去向不明了。

松风:现在吾等松风众正在全力搜索,然而找出它恐怕还需要些时间……

万世:没错,没有治愈的魔物如果不加以处理,必定会加害于民众。所以,要在那之前找出它……!

梅露可:然后对它施愈术!

优:原来如此……大体的情况我明白了,这的确该是愈术士出场的时候呢。

优:如果有和东云相关的详细情报就好了,你们知道些什么吗?

万世:啊,因为有过去的记录和松风众的调查,关于东云的情况大致都是有了解,也告诉你们吧。

万世:就从生态开始说明吧,东云会在地下度过7年的幼年期,躯体成熟之后就会爬出地面。

万世:此次想请你们治愈的,是刚刚来到地上的个体。

优:就是说才刚刚成年吗……

万世:但它的战斗能力毫不逊色于成体。能拜托你说明一下吗,松风。

松风:遵命。

松风:东云常用的武器是爪。它的利爪有着类似火石的性质,互相敲打便会……附着上火焰。

优:火焰之爪,吗……?

松风:是的,每次挥动都会划出红色的轨迹,之后就会顺着那轨迹燃起火焰……

梅露可:红色的轨迹……听上去会很漂亮的说。

松风:实际上也非常美。如果它不作为敌人而出现,我甚至想与恋人一道,一直欣赏下去……

梅露可:喵!松风先生有恋人吗?

松风:开玩笑的。

梅露可:为、为什么现在要说这么难懂的玩笑……?

万世:请原谅,是松风的坏习惯。

松风:是一点开玩笑的爱好。

梅露可:展现爱好的时机让人搞不懂哟?!

优:其实,我有一件很在意的事情。

万世:是什么呢。

优:为什么东云会想要入城呢?虽说是没有治愈,但自己来到有人类的地方实在是……

万世:这样,优大人也在意这一点吗。关于这个我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万世:若是想要袭击人类,应当会以城下町为目标才是。但东云却径直向城中飞来,似乎它的目标是在城中一样……

万世:如果与它有些许交涉的余地,或许就能知道它的目的吧。

优:原来如此,就是说这也是我的任务之一呢。

万世:是的,您能这么快理解就好说了。那么就拜托您了,优大人。梅露可大人也是。

万世:千代。

媛千代:是。拜托两位了。

松风:在下也,拜托两位了。

优:啊、是!我会尽力的!

梅露可:我也会努力帮忙的说!

万世:……感激不尽。

万世:至少在发现东云之前,请在这御下槌中随意享受吧。需要的东西都由我们准备。

松风:护卫也无须担心,以在下为首的松风众将会全员出动守护两位的安全。

优:那、那么多人吗……?!

松风:不,全员只是玩笑。会将松风众之中的几名能手安置在您身边的。

优:又在莫名其妙的时候开了莫名其妙的玩笑……

松风:十分抱歉,这已经像是条件反射一类的东西了……

优:这、这样啊……

梅露可:某种意义上也很辛苦呢……

优:不管怎样还是十分感谢。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好好游览一番……不过可以先去一趟御下槌的城下町吗?

万世:当然。观光的话,就让对当地熟悉的人担任护卫……

优:那个,不是去观光。其实这次,还有一个人和我们一起来了御下槌……

梅露可:但是一个不注意就不见了的说!

万世:这样啊,是要找人吗。找人这件事,松风众很擅长。

松风:只要知道特征,今日之内就能找到。

优:真的吗?

松风:说到忍者的技术,我是不会开玩笑的。

优:太感谢了!我正在头疼该怎么找呢。

梅露可:能麻烦忍者帮忙的话我就放心啦!

松风:您客气了。那么,所找的人的特征是?

优:啊,是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女孩子,穿着绿色的衣服,头发是橙……蜜柑一样的颜色。

松风:嗯,这真是在御下槌很少见到的组合呢。

优:大概是吧。因为她不是这个国家的人……

松风:了解了。最后问一句,您找的人的名字是?

优:哦,她的名字是……

松风:……失礼了,请稍等片刻。

优:嗯?

松风:……风神。

H3-2-5.jpg

风神:啾——!

梅露可:喵?!是莫诺巴特哟?

优:为什么,要突然攻击天花板……

H3-2-6.jpg

修特露茨:呜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媛千代:哦?!

万世:媛千代,到我身后来!

修特露茨:啊、痛痛痛……

松风:什么人。

优:修特露茨——?!

梅露可:为什么从天花板上落下来了哟?!

松风:……嗯,似乎不是可疑人物呢。

修特露茨: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这个国家的阁楼是有规定必须掉下去吗?!我受够了!再也不要走了——!

修特露茨:啊,哎?为什么优和梅露可在这里……?

万世:……优大人,莫非她就是您要找的人。

优:啊,是的!虽然我没想到她会从天花板上落下来。

优:你在干什么啊,修特露茨!我们找了你好久哎?

H3-2-7.jpg

修特露茨:啊呀,抱歉抱歉。我在寻找能激发我创作欲望的东西,不知不觉就走散了……

修特露茨:啊,但是你听我说!这个东西,叫做机关……

H3-2-8.jpg

小云雀:嘿呀——!

修特露茨:呜啊,糟了!

小云雀:哼,终于抓到了!明白吾等松风众的厉害了吧!

媛千代:云雀!

小云雀:咦,千代……大人?为什么在这里……

小云雀:等等,这里是谒见所?!还有万、万世大人和……

松风:……

小云雀:松风大人?!为、为、为什么——!

松风:那是我想说的话……

媛千代:云雀、云雀!你在做什么?好像很好玩!千代也可以一起吗?

万世:千代,这是在客人面前。收敛一点。

媛千代:啊、呜……

万世:小云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能解释一下吗?

小云雀:那、那个,这是……

H3-2-9.jpg

小云雀,抓到了吗!可恶,我的腿……!

小云雀:啊啊啊啊啊!地维老师,不能过来!

地维丸:你在说什……!

地维丸:什?!

松风:……地维丸。

地维丸:头、头领……!

万世:地维丸……

地维丸:万、万世大人……!

小云雀:啊——我明明提醒您了……

地维丸:万……万分抱歉!不但放了贼人进入城内,还做出这等无礼的行为!

地维丸:对客人们也十分抱歉,这份无礼我日后定会偿还。但是现在,请允许我抓住这个贼人!

优:诶,贼、贼人是……

松风:地维丸,等等。

地维丸:来,站起来!我要彻底揭露你的身份!

修特露茨:你那句话,我原模原样还给你。我来揭露你的一切,用我这双……魔眼!

地维丸:竟然说是魔眼?!你竟然能使用妖术一类的能力吗……!

修特露茨:嗯!因为很帅所以刚才决定能用了!

地维丸:刚才?!

松风:地维丸!

地维丸:哈!无须担心。即使腿不能动,手上也还有忍者的技术,定会揭露贼人的真实身份……

松风:……那一位的真实身份,是客人。

H3-2-10.jpg

地维丸:……哈?!

小云雀:哎?!

优:十分抱歉,修特露茨是我的同伴……

修特露茨:哼哼哼,这就是此世的真理……!

小云雀&地维丸:……

小云雀&地维丸:什么————?!

小云雀:实、实在是失礼了!请、请、请原谅我的无礼!

地维丸:唔,唔呃呃呃……!!

修特露茨:没关系,大家都说我的心胸是很宽大的!

修特露茨:但——是——……地维先生刚才是这么说的吧?会亲自偿还自己的无礼。

H3-2-11.jpg

地维丸:咕!咕噜噜呜呜呜!

小云雀:地维老师,脸上一副很痛苦的表情!

修特露茨: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我可是好好记着的哦……!

地维丸:你、你说什么——!

修特露茨:哈哈哈哈哈哈哈〜!总之,这是理所当然的结局呢——!

优:但是本来是修特露茨先入侵城里的不对吧……

H3-2-12.jpg

修特露茨:Shut up!

第三话:敷衍Navigate

適当なびげぇと
[展开/收起]
H3-3-1.jpg

地维丸:此处乃……御下槌的……走廊是也……

H3-3-2.jpg

修特露茨:就是这个啊!

地维丸:真烦人!反正你也不感兴趣不是吗!

修特露茨:嗯,是的呢!因为从刚才为止就净是走廊走廊的!这座城除了走廊之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了吗!

H3-3-3.jpg

优:地维丸先生明显很焦躁呢。

梅露可:不过修特露茨小姐倒是一副完全不介意的样子哟。

优:或许,修特露茨其实就没注意到地维丸先生的情绪吧……

梅露可:有可能……

修特露茨:城内游览的话已经够了。再说,我现在最感兴趣的……可是地维先生你呢。

修特露茨:来吧,把你的真名、灵魂的诗篇、肉体的记忆都告诉我吧,让我看看在那漆黑面纱之下你所隐藏着的原貌。

地维丸:你们看,这是木纹。

修特露茨:史上最最超级无敌地不感兴趣!既然要转移话题的话就转移得更好一点啊!

修特露茨:不如说,之前明明都说过不管我们说什么你都会听的!骗子!地维先生大骗子!

地维丸:我一开始被交代的不过是带你们游览城内而已。除此之外的我一概不知。

地维丸:还有,不要一副跟我很熟的样子叫我。你我的关系可没有到能够叫我“地维先生”的地步。

地维丸:进一步说的话,这个叫法简直讨厌得让人恶心……!

修特露茨:也就是说那就是你的Weak point吗。嘻嘻嘻,如果能利用这点,我就能够支配你了吧?

H3-3-4.jpg

地维丸:下次再那样喊,我就揪掉你头发。

修特露茨:那也太让我为难了。

优:哎,算了算了,都请冷静一下。

梅露可:的确修特露茨小姐这种像小偷一样的做法不太好……不过我想一定是有什么理由的说!

优:是啊,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你要用那样的方式先进到城里来呢?

修特露茨:哼哼哼,终于问了啊!其实是我有听过传闻,说在这里隐藏了些什么哟!

梅露可:传闻吗……?

修特露茨:和之国特有的技术……机关,拥有这项技术的一流技师似乎就在这座城里,我非常想见这个人!

修特露茨:不过,对方可是一流的人才,身边一定守卫森严……在的地方也很可能无法随意抵达!

修特露茨:所以我并没有选择从正面进攻,而是采取了斗胆入侵的形式!为了能够找到被藏起来的天才!

地维丸:能看见外头那个小屋子吧。瞧,就是那个角落的方向。

修特露茨:诶,嗯。

地维丸:人就在那儿。

修特露茨:不是吧?!

修特露茨:没、没想到竟然会是在那么Open的地方……就连鞋型电气晶具都拿出来了,我折腾一番到底是为了什么呀——!

优:真是执念深厚啊……

修特露茨:而且还因为用过头而坏掉了……

梅露可:请、请节哀顺变哟……

地维丸:……见到那家伙的话,你有什么打算。

修特露茨:真是个愚蠢的问题!当然是让她传授我机关的技术啦!

优:咦,修特露茨不是电气晶具的调石师吗?机关不应该是专业外的东西吗……?

修特露茨:哼哼哼,思考方式太过时了。要知道灵感这种东西啊,可是会从任何地方涌现出来的,所以就算是专业外的事物也有足够的接触价值。

修特露茨:而且我的直觉一直在告诉我,机关是能让我的电气晶具跃升到高次元的重要Factor哦!

优:原、原来如此……

梅露可:顺带一问,地维丸先生,我们能见到那个技师吗?

地维丸:……哎,行。既然说了想要见上一面,我就带路吧。

H3-3-5.jpg

修特露茨:真的吗?!什么嘛,地维先生还是蛮温柔不是吗。呵呵呵,之前的态度原来在掩饰害羞啊。

地维丸:闭嘴。

优:还真是单纯的敌意。

地维丸:不过,请在会面之前做好心理准备。毕竟那可是一位……相当奇怪的人。

H3-3-6.jpg

???(樱海):齿轮吱吱轧轧,咕~咕噜噜。咱一转,它也转。咱与它呀一条心,一直一起转啊转~

H3-3-7.jpg

媛千代:转啊转~!

???(樱海):呵呵呵,千代大人很擅长唱歌嘛?我还想再多听听呢,能再唱给我听不?

媛千代:可以哦~吱吱轧轧,咕~咕噜噜!

???(樱海):呵呵呵,好棒好棒。

???(樱海):小云也可以唱来听听哟?我也想听听两个人的合唱呢。

媛千代:哦哦,好啊!云雀,一起来唱吧!

小云雀:诶,请饶了我吧……在下只是一介侍从。

???(樱海):小松就有唱过哦?

小云雀:松风大人唱过?!

小云雀:那就唱吧,媛千代大人!要唱到!喉咙都干了的地步!

媛千代:噢——唱吧——!

???(樱海):呵呵呵,真好呀。看着你们两个真是养眼呢。

地维丸:不要用邪恶的眼光看他们,樱海。

小云雀:呜哇,地维老师?!

媛千代:噢噢,地维!

樱海:……来了个不养眼的家伙。小地维到底是从什么开始变得这么不可爱的呀?

地维丸:谁是小地维啊……!

樱海:唉,真是变得不可爱了。明明以前是那样俊丽的美少年……

H3-3-8.jpg

修特露茨:喔哦~!这就是机关工匠的工作室!

优:喂,地维丸先生都说让我们先等着了!

梅露可:又要惹地维丸先生生气了哟!

樱海:……不过今天,你似乎带了能补偿我的人来呢。

修特露茨:你就是机关技师吗?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修特露茨!是来自电之国的调石师!

地维丸:啊,你!都说了不要擅自进来!

樱海:能别说那么死板的话吗。这么可爱的孩子,我可是非常欢迎的哦?

地维丸:正是因为你会这么欢迎才有问题啊……!

樱海:初次见面,修特露茨……就请让我叫你小露吧。

樱海:那边的孩子们该怎么称呼好?

优:叫我优就行。

梅露可:我是梅露可哟!

樱海:呵呵呵,这样啊。

樱海:我是樱海,是御下槌所雇佣的技师哦。今后就请多多指教咯。

樱海:看上去你们的目的是机关技术是吧?呵呵呵,真是高兴呀。这样的孩子们竟然会对这个感兴趣……

樱海:来,请随意看看吧。对了,千代大人能帮忙介绍一下吗?毕竟经常留在这里玩,应该很熟悉了。

媛千代:唔嗯,好啊!来看这边!这个超好玩的~

优:哇哇,等一等!就算你这样一口气地跟我说明……!

小云雀:不行哦,媛千代大人。要好好按照顺序来说明……

樱海:呵呵呵,真是让人不禁笑逐颜开啊……嗯?

修特露茨:……

樱海:……

H3-3-9.jpg

修特露茨:……

樱海:……

H3-3-10.jpg

樱海:好喜欢!

修特露茨:咿呀呀呀呀呀?!

地维丸:住手啊,你这禽兽!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动手,终究还是干了啊你这家伙!赶紧给我把修特露茨放开!

樱海:我也没办法呀!因为这孩子用一脸想要被抱住的表情看过来了啦!

地维丸:胡说八道什么!

修特露茨:地、地维先生……吓死我了!

地维丸:啊,嗯,是啊。好、好了好了,已经没事了哦。

樱海:唉,这就被抢走了……真是,既然她是小地维的人就早点说呀。

地维丸:才不是我的。

修特露茨:地维先生是我的人才对!

地维丸:樱海,给你。

H3-3-11.jpg

樱海:超喜欢!

H3-3-12.jpg

修特露茨:呜咿呀呀啊?!

地维丸:就这样子也行,总之听我说。这家伙来找你说的事儿稍微有点不一样。

樱海:如果是要当我的养女的话我可是超欢迎哟。

地维丸:不要一脸认真地说这话。喂,修特露茨,快自己说明一下。

修特露茨:樱海小姐!我想让你把机关技术传授给我!

樱海:把机关技术……?

修特露茨:我是调石师。虽然操作的对象不同,但同你一样都是技术师。

修特露茨:我在街上看到了你制作的机关!真的非常感动!没有使用电气晶具就能制作出那么精细的东西……

修特露茨:我真的非常想让机关技术也能为我所用!拜托了!不,是请求您!请教我制作机关的技术吧,樱海小姐!

地维丸:虽然这家伙的存在就是个笑话,不过我觉得此言不虚。能让她看看吗,樱海?

修特露茨:地维先生……

樱海:……呵呵呵,对新的东西总是不由得想尝试,该说是技术师的天性吗。这真的是个很让人苦恼的天性呢。

修特露茨:您能明白吗?!

樱海:当然,毕竟我也是同行。

修特露茨:那么……!

樱海:所以,我也有了同样的想法。

修特露茨:……哈?

地维丸:……!小云雀,快离开那里!

小云雀:咦?

樱海:呵呵呵,太迟了太迟了。

优:呜哇,地板陷下去了?!

梅露可:要、要掉下去了哟!

媛千代:喔……

小云雀:千代!伸出手来!

媛千代:噢、云雀!

小云雀:好,抓住了……

小云雀:呜哇,范围变大了?!要撑不住了……

H3-3-13.jpg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修特露茨:大、大家?!

地维丸:到底是怎么回事,樱海!

樱海:我和小露也一样呢。拿到新的东西之后,就会想试试看。

地维丸:什么……?

樱海:那些孩子们所掉落的是樱海印的机关迷宫。虽然是我前不久刚完成的自信之作,但实际上并不确定大家会对此有怎样的反应。

樱海:所以啊,请让我看看吧。

修特露茨:也就是说让我们当实验品……?

樱海:如果你们能平安归来,那不管是机关还是什么我都可以教给你哦。

地维丸:说什么蠢话……!

修特露茨:我明白了!

地维丸:你这思考回路到底是怎么构造的,都这个状况了还能这样乖乖回答啊你这家伙!

修特露茨:答案不是很simple吗!没有什么要犹豫的啦!

修特露茨:来,走吧,地维先生!迷宫可不会等人的——!

地维丸:你是把迷宫同什么搞混了吧——!

樱海:哎呀哎呀,她已经出发了哦,不快点追上去真的好吗?

樱海:虽说这个机关是不会对生命有什么威胁的,但不注意的话还是很可能会受伤的哦?

地维丸:……等我们回来了你可要回答全部的问题,听到了吗!

樱海:好的好的,一路顺风——

樱海:……哎呀呀,他们能顺利地回来吗。呵呵呵,真是期待呀。

H3-3-14.jpg

第四话:机关Labyrinth

絡繰らびりんす
[展开/收起]
H3-4-1.jpg

地维丸:跳!

H3-4-2.jpg

优&修特露茨:是!

梅露可:喵喵?!从、从地板下面伸出了竹枪……!

地维丸:那是仿制品。是用不会刺伤人的柔软材料做的。

地维丸:但相反的,这会把人死死勾住,掉上去了就很难爬起来。

梅露可:喵哇~…真、真是危险的说。

地维丸:请诸位安心,由我地维丸来保护大家。

修特露茨:就等的这句话!咿呀!

地维丸:啊,别拽我!

修特露茨:说实话我超怕怕的啊!这种突然从地板掉下去的整蛊我完全受不了啦!啊啊啊啊啊啊,没来就好了噢噢噢噢!

地维丸:你这,这……!话说回来不要这么搂着男人的手啊,你难道没点年轻姑娘的羞耻心吗!

H3-4-3.jpg

修特露茨:比起羞耻心当然是人身安全更重要啦!并且是地维先生的话没关系的!完全没关系的!对我来说搂着你的手不如说是占便宜了吧!

地维丸:你到底把羞耻心扔到哪里去了!

优:咿呀!

地维丸:优大人?!

优:对不起!但是我有自信,就算只碰一个陷阱也能直接玩完重来!

梅露可:从过往的经验来看,这话可信度很高的说。

地维丸:唔噢噢噢噢!明明本来我腿就不太好动了!

地维丸:小云雀,这边已经腾不出手了!媛千代大人无论如何都要靠你守护了,可以吗!

小云雀:明,明白了!

小云雀:千代大人,这边。不要从我身边离开。

媛千代:嗯,知道了。

小云雀:……你在做什么?

媛千代:握着云雀的手。

小云雀:……这样不行。

小云雀:喏,要把手这样十指相扣了!千代……大人不拉着就会立刻跑掉,所以约好手要好好握着。

媛千代:哎~,不要嘛~!

H3-4-4.jpg

小云雀:没有不要。我知道你肯定会晃悠去不知道什么地方!

媛千代:哼……

小云雀:喏,不要怄气了走了啦。当心脚下。

媛千代:不能抱着走?

小云雀:如果千代大人真的躲不开的话。

媛千代:坏心眼!

小云雀:真亏你说得出,明明比一般人更灵活。

修特露茨:……那么,我们是不是在被秀恩爱?

优:虽然不是很明白,但这就是……

梅露可:难、难道说,这两个人有着超越身份的那种关系……?!

优:你看,梅露可果然很吃这一套呢。

修特露茨:果然?!我对那个也很有兴趣!

优:修特露茨也吃那一套?!

修特露茨:真是失礼啊,我们女孩子可是最喜欢聊恋爱八卦了。就算说是吃饭的主食也不为过!

地维丸:晚饭已经决定好了。去和厨子传达一下吧。

修特露茨:不,不是哦?这只是比喻哦?我有好好吃饭哦,不如说比较喜欢你那种。讨厌啊,小地维开不来玩笑!

修特露茨:唉,假的吧。为什么没有看这边。难道真的只有我一个人晚饭是聊恋爱八卦吗?旅途的快乐不是都少了一半吗,不要啊,不要啊……

地维丸:……噗

优:(乐在其中呢……)

梅露可:所以说那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地维丸:他们两人并不是梅露可大人期待的那种关系。一定要说的话,也只是青梅竹马。

地维丸:最近我考虑到身份上的差别,让小云雀控制亲密的行为……不过看起来是忘记了。

梅露可:喵呵呵,不知不觉流露了真心呢!

地维丸:……不管什么情况,只要流露了真心,作为忍者来说就是不够格。

梅露可:喵……?

地维丸:忍心在刀刃之下……老师是如此教导忍者的。如果小云雀想要成为一流的忍者,就应该做到这点。

修特露茨:这样不闷么?

地维丸:呜哇,恢复得好快。

修特露茨:嘿嘿嘿,yeah。

修特露茨:那么那么,我有一个疑问。地维先生说的是,隐藏真心活下去?

地维丸:说白了就是这么回事。

修特露茨:嗯……听上去很痛苦啊。应该说,就是很痛苦啊!

地维丸:就这么断言了?

修特露茨:嗯,因为我的国家就是这样!

地维丸:……

修特露茨:电之国是和外界完全隔绝的国家,只是来到外面都得费不少力气……是吧,优。

优:怎么说,只是那个国家里的话,可以说已经到达了完成态了吧。

修特露茨:是吧,因为这个,那里的居民都变得内向了,最后连自己的心都藏了起来。

修特露茨:……真是很痛苦啊。

地维丸:……在你看来,那和我的生存方式是一样的吗?

修特露茨:嗯,我觉得一样。

修特露茨:我觉得人这种生物啊,更加释放沉睡在身体内的野兽比较好!野兽说的就是自己的本心啦。

地维丸:释放,吗……

修特露茨:看看媛千代和小云雀!刚刚为止难道不是公主和骑士……应该说忍者吗?

修特露茨:不管怎么说,比起在意上下关系的时候,刚才的样子不是更加生气勃勃吗!

媛千代:噢噢噢噢噢?!有落穴,云雀!

小云雀:呜哇哇哇!所以说,就不能不要随手乱动吗,把我也牵连进去了啊?!

优:比起生气勃勃,不如说只有一方在折腾吧。

梅露可:呼……看来优不明白的说。

优:现在是该说我不明白吗的时候?

地维丸:……

修特露茨:地维先生不试试正视下自己的内心吗?忍者之外的道路当然也是存在的啊!

地维丸:原来如此,正视……忍者之外的,呢。

修特露茨:就是这样,比如……

H3-4-5.jpg

松风:电气格斗……之类的怎么样?

地维丸:电气格斗,吗?

松风:啊,你应该能听到吧?电气格斗士们互相交战的激烈的响声!兴奋的观众们的声音!

松风:然后……向胜者送上如雷的鼓掌与喝彩!

地维丸:……啊,我能听到。

地维丸:是吗,这就是称赞吗?我生来如此,还从未沐浴过这些。因为……这些全都被你夺走了。

松风:……

地维丸:但是,那种东西都随他去吧。我想要的,只是一个名字而已。

地维丸:『松风』……我,想要那个名字。

地维丸:你的,名字……!

H3-4-6.jpg

『松风』:那已经没可能了。因为你的脚已经,不能动了。

地维丸:……

『松风』:你已经意识到了吧?……你已经不可能再当忍者了。

『松风』:不,其实更早之前就已经……

地维丸:……

地维丸:嗯,是这样的。

地维丸:我就是从那家伙出现。那家伙出现的那天开始……

『松风』&松风:……

地维丸:不对,这是……?!

H3-4-7.jpg

地维丸:噢噢噢噢噢!

地维丸:哈……哈啊……刚才的是……

梅露可:喵喵!地维丸先生终于回魂了的说!太好了~!

地维丸:梅露可大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梅露可:突然大家的样子都变得很奇怪的说!我什么都做不了……

优:梅露可,快看。我找到了你想要的书!

梅露可:所以说那是木片的说!

地维丸:我连直觉都迟钝起来了吗!太丢脸了!

地维丸:实在太抱歉了。没有注意到进入了敌人的法术中……!

梅露可:喵,法术中?!

地维丸:恐怕是幻术……以无臭无色的烟为媒介。

地维丸:小云雀,用突风弹!

媛千代:云雀,接下来是捉迷藏!

小云雀:哎,那这就是最后一次了喔?地维老师看到了要生气的,我和松风大人也约好了,要更有忍者的样子……

梅露可:那边好像也中了法术的说?!

"地维丸:不,小云雀还有一点自制力的。那么就还有办法! "

地维丸:原谅我的粗暴,小云……!

修特露茨:谢谢,地维先生!我很高兴!

地维丸:怎ー么ー又ー是ー你ー!

地维丸:什么啊,接下来到底会看到什么!

修特露茨:嘿嘿嘿,制霸电气格斗的时候求婚什么的,意外的挺浪漫嘛……

梅露可:被结婚了的说?!

地维丸:才不会!

修特露茨:我收到你的心意了,地维先生……

H3-4-8.jpg

修特露茨:好啊,我的伴侣!也就是My darling!来,让大众们见识一下我们的爱怎么样!

地维丸:……呃!

梅露可:希望你能放下拳头的说!

地维丸:那,这怒火该往哪里发!

梅露可:心、心情我是理解的,但是还是想要先把眼下的事情平稳解决的说!

地维丸:切……!本想只让小云雀先醒过来就行了,现在看来不行吗。

地维丸:梅露可大人,把鼻子塞住!会有非常强烈的味道的!

地维丸:扔!

修特露茨&优……

修特露茨&优:臭臭臭臭臭!

梅露可:喵?!

地维丸:这是叫臭弹的忍术道具。本来是用来对付隐身的敌人的武器,为了破除这个法术就是用了。

地维丸:破除这个法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从外界施加刺激。

梅露可:原,原来如此的说。但是,是不是稍微做过了一点……?

优:臭,臭死了,鼻子要爆炸了一样!

媛千代:呜哇哇哇哇!兄长!云雀!

修特露茨:啊呷……

地维丸:……实在抱歉。如果只是半吊子的臭味,恐怕很难有什么效果。

地维丸:总之,看来成效很好。

小云雀:咳!咳!吸……呼……

小云雀:千代,不要怕……我就在这里,不要哭。

媛千代:……云雀?

小云雀:嗯,是我。再稍微忍忍。我一定把你带回万世大人身边。

媛千代:……嗯。

小云雀:……好了。

小云雀:对不起,地维老师。帮大忙了。

地维丸:看来有好好记住呼吸法。从今往后也不要怠慢训练了。

小云雀:是,绝对……!

地维丸:……恢复过来后立刻注意到媛千代大人,很好的判断。

小云雀:……非常感谢!

梅露可:原来如此,小云雀恢复过来效果就能更好了的说!

地维丸:还要更好。

梅露可:真贪心的说?!

H3-4-9.jpg

自来也:呱,呱呱呱呱呱!

梅露可:喵?!这个魔物什么时候……?

地维丸:迷宫的施术者暴露真身了!操控气味之物被气味打倒,真是讽刺啊。

地维丸:再用这个法术也没用了,你的无味的烟雾,是无法压过这个臭弹的。

自来也:呱……!

地维丸:……这双腿,要在前线战斗太难了。我打算在后方援护和保护客人撤走……这样行吗?

小云雀:……是!

地维丸:好的,那么……上吧!

H3-4-10.jpg

第五话:决断Midnight

決断みっどないと
[展开/收起]
自来也:咕咕呱!

H3-5-1.jpg

樱海:多谢啦,自来也。在小地维面前能做到这个程度真厉害呢。

自来也:咕呱~……

樱海:不用道歉。不如说,是我对对方的实力估计有误呀。

樱海:就算腿不再灵便,也不能小看呢。还是说,是小云努力的成果?毕竟是在重要的千代大人面前嘛。

樱海:呵呵呵,来,我也得遵守约定才行啊。可以哦,机关也好别的什么也好……

地维丸:……

樱海:……

地维丸:……

樱海:……

H3-5-2.jpg

地维丸:……

H3-5-3.jpg

樱海:……对、对不起。

地维丸:你以为说个对不起就完事儿了吗——!

樱海:痛——?!也不至于动手打人嘛!

自来也:咕咕呱!咕咕呱!

地维丸:吵死了!只打一拳就放过你,你就谢天谢地吧!我本来是想把整个工房都毁掉的!

樱海:太残忍了!没有理由做到那个份上吧?!

地维丸:当然有,你这个转圈圈笨蛋!

樱海:转圈圈笨蛋?!

地维丸:只是设置机关的话都还好!不,其实一点都不好但现在就算了,我原谅你了!

地维丸:但还安排魔宠是在想什么啊——!

樱海:咿——!

自来也:咕呱〜!

H3-5-4.jpg

小云雀:地、地维老师,请您冷静啊!大家不是都没事吗,而且樱海姐姐好像也在反省了……

地维丸:嘁呃呃啊啊啊啊啊!

小云雀:气得都不会说人话了!

地维丸:太天真了,小云雀!就是因为你那种态度这家伙才会得寸进尺!非得好好教训一次才行!

樱海:都说了对不起啦〜!

H3-5-5.jpg

媛千代:好啦,吵架可不行哦!

地维丸:唔,媛千代大人!可是,这家伙……

媛千代:这个,很有趣哦!还能再来吗,樱海?

樱海:当、当然了!还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什么花里胡哨的都行哟!

H3-5-6.jpg

地维丸:啊……?

樱海:那、那就,还是适可而止啦?下次来之前会做好加进去的!

媛千代:真的吗!那,我想要会动的走廊!

樱海:嗯嗯,会动的走廊是吗。好,交给我吧!

地维丸:……

樱海:我说,小地维……?你看千代大人都这么说了〜……?

地维丸:……真没办法。就结果而言,客人们看上去也都很满足。

优:果然还是会陷落的地板吧,在踩上去之前完全没注意到啊!

梅露可:我喜欢朝这边逼近的墙哟!特别有迫力让人心跳不已呢!

修特露茨:我啊,我啊〜……!全都喜欢!

地维丸:……之后把迷宫的地图提交上来。还有,追加机关的时候必须报告。能遵守这些的话,这次的事我就不追究了。

樱海:哇……!感谢!

樱海:……顺便问一下,小地维有什么感想?有没有小孩子容易受伤的地方?

地维丸:不,那倒是没有。但是有些机关过于唐突,容易让人陷入混乱。打算面向小孩子的话,还是做得再简单易懂一点的好。

地维丸:……还有,告诉自来也稍微控制下轻重。

樱海:告诉自来也……?

自来也:咕呱?

樱海:……明白了。似乎给你添麻烦了,抱歉呀?

地维丸:……不用在意。

樱海:……

修特露茨:我说我说,樱海小姐!

樱海:啊、啊,对了。小露,过来这边。按照约定,我来教你关于机关的事情。

修特露茨:哇〜谢谢!看了刚才的迷宫以后我根本无法抑制创作欲望啊!

修特露茨:呜呜〜好想快点做做看机关啊!和电气晶具组合在一起的话,会变得很厉害哦——!

樱海:呵呵呵,这可真有教的价值啊。那就,稍微借用一下小露了哦?

地维丸:啊,我和优大人他们一起。结束了叫我们。

樱海:了解。你们随便找地方坐着就行。

修特露茨:樱海小姐,快点快点!

樱海:呵呵呵,来了来了。

优:……修特露茨,看上去很高兴啊。

地维丸:是啊,看了机关迷宫,对机关的兴趣似乎更高涨了。

地维丸:不过,我们也没必要陪着她们……只是等着恐怕有些无聊,我去泡些茶,大家请坐下吧。

地维丸:怎么,她们肯定要说很久吧。既然如此不如好好珍惜这段空闲,专心消除刚才的疲劳。

【过场】

修特露茨:就在这里组合上我的电气晶具!这样齿轮的回转预计会有20%的增速……

H3-5-7.jpg

樱海:然后就能装进更多机构了!小露真是天才呀,Yeah!

修特露茨:Yeah!

地维丸:快阻止那对脑浆大回转姐妹啊!

优:究竟过去几个小时了……

梅露可:坚、坚持住啊!

自来也:咕呱……

媛千代:千代,已经,不想喝茶了……

小云雀:地维老师,大家都到极限了……

地维丸:……虽然我想把所有人一起带回去,但只能到此为止了吗。

地维丸:我会负起责任把修特露茨带回去的。其他几位就拜托你了,小云雀。

小云雀:明白了!

小云雀:好了,走吧。在晚饭之前泡个澡如何?一定能消除疲劳的。

小云雀:千代……大人的话,稍微睡一会儿也许会好一点。要给您铺好被子吗?

媛千代:嗯〜……不用。要和兄长,一起吃饭。

小云雀:明白了。那么,我就失礼了……

修特露茨:这个设计图啊……

樱海:那么,就把这里……

小云雀:啊哈哈,果然没在听呢。那么再见。

地维丸:拜托了。

自来也:咕咕呱。

地维丸:啊,你住在这里吗。有这么个麻烦的搭档很辛苦吧。

自来也:咕咕呱〜!

地维丸:不用担心。我有训练过等待。

地维丸:……而且,其实我的腿还不能正常行走,看来用得比想得还要过头了。

自来也:咕、咕呱……

地维丸:别放在心上,不是你的错。就算什么也不做也总有一天会变成这样的。只是迟早的事。

地维丸:……迟早的事,吗。

自来也:咕呱……

樱海:咦,只有小地维和自来也?其他的孩子去哪里啦?

修特露茨:啊,我明白了。我这等存在,就是孤高的代名词啊,对吧?

地维丸:哈?

修特露茨:哇——好冷淡。

地维丸:其他几位先回去了,因为你们说起来没完没了的。

樱海:诶诶诶诶诶?!那和我说一声啊!

地维丸:说了啊。比起机关还是先换个耳朵怎么样。

修特露茨:……也可以?那么,地维先生为什么还留着呢?

修特露茨:难道说,是专门在等我吗!

地维丸:没错,走了。

修特露茨:哎……?

樱海:哎——呀,哎呀哎呀哎呀。

地维丸:干嘛。

樱海:呵呵呵。什么嘛,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啊。

H3-5-8.jpg

修特露茨:樱海小姐?!不、不是,虽然地维先生确实是我相当喜欢的类型,但也还不是那种关系……

地维丸:你在说什么啊,这只是工作。

修特露茨:啊——……是工作呢!嗯嗯,说的也是!是工作!

修特露茨:哈啊……是工作呢。

樱海:什么啊,真没意思。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差不多也该组建个家庭了吧。

地维丸:自己的事情你好像就看不见了呢。

樱海:哈哈哈……别这样啊。

地维丸:是你自讨没趣。行了走吧,修特露茨。现在走的话,你说不定还能赶上晚餐。

修特露茨:嗯,走吧!

修特露茨:今天真是谢谢了,樱海小姐!我明天还会再来的!

樱海:好好,我等着你呀。小地维,好好把人带来哦。

地维丸:为什么要我……

樱海:你差不多就是负责照顾小露的人之类的吧。好了好了,会给你零花钱的。

地维丸:才不要!你以为我几岁了!

修特露茨:啊——太麻烦的话我自己去吧?路线我也大概知道了……

地维丸:那也不行。毕竟护卫你也是我的任务。

地维丸:……啊,说不定是最后的任务吗。

修特露茨:嗯?

地维丸:不用在意。

地维丸:知道了,明天再见。我会一大早叫你起床的。

修特露茨:诶诶诶诶〜!

地维丸:有空抱怨不如快点回去吃完饭睡觉。

修特露茨:知〜道了……樱海小姐,晚安。

地维丸:再见了。

樱海:嗯,晚安……

樱海:……我说,小地维。

地维丸:什么?

樱海:……不,没什么。不要总熬夜啊。

地维丸:哼,你当我几岁了。……你也是,适可而止啊。

樱海:嗯……谢谢。

樱海:……

自来也:咕咕呱?

樱海:……很好笑吧,自来也。只有在那什么也不懂的孩提时代,我还能成为那孩子的力量。

樱海:现在我无法为他做任何事,长大了的只有身体呢……

自来也:咕呱……

樱海:呵呵呵,你在安慰我吗?谢谢呀。

樱海:但是没事的。虽然觉得不甘心,但我一点儿也不担心。

樱海:因为,如果是那孩子的话,说不定就能把地维……

樱海:呵呵呵,那孩子女人缘真好啊,真的是……

H3-5-9.jpg

第六话:告白Lunch time

告白らんちたいむ
[展开/收起]
H3-6-1.jpg

松风:小云雀,就是你了。

小云雀:……诶?

万世:……

地维丸:……

小云雀:地、地维老师。

地维丸:不要交头接耳。

小云雀:可、可是……!

地维丸:头领,他似乎没听清,您或许应该明白地再说一次。

松风:……知道了。那我就再说一次。

松风:东云追缉小队中,就由小云雀……你来担任我的辅佐。

小云雀:……那个,我果然还是不能理解。

小云雀:真的……要选我吗?

松风:你的努力我也看在眼里。我认为以你现在的实力衬得上这个职务,你打算怎么办呢?

小云雀:竟然能被安排在松风大人的左右,我、我真的非常高兴!真的很……!

小云雀:呜!咕呜!

万世:呵呵呵,竟然都高兴哭了呢,不过能达成心愿就好。

万世:我也一直有收到报告,说你成长了许多。虽然有多半是归结于妹妹的偏袒……即便如此,我也清楚你的实力确实有在不断增长。

万世:为了我们的御下槌,望你今后能越发勤勉,小云雀。

小云雀:是!定不辜负您的期待!

万世:啊,要说期待的话……也请不要辜负地维丸的期待。

地维丸:万世大人……!

小云雀:老师的……?

万世:正是地维丸推荐的你,他也真是热心呢。

松风:是啊,他就像在说着关于所恋慕女子的事一样。

地维丸:头领!

松风:……抱歉,说笑的。

小云雀:地维老师……!

地维丸:别误会了。我并非已经认可你了,我只不过认为这也是个给你机会的好时机。

地维丸:可别放过机会啊。

小云雀:……是!

地维丸:那就行……

小云雀:啊,不过也请老师能多帮帮我哦!毕竟我这是第一次上前线呢!

地维丸:……

松风:小云雀,我们明早就要出发了,趁现在快好好收拾准备吧。

小云雀:诶,明天就?!那岂不是快没时间了!

小云雀:再这样下去可不行!我去准备了——!

地维丸:……

万世:真的好吗?如果他知道你不能去,很可能会不安的吧……

地维丸:忍者的任务时常会伴随着意料外之事。这一点,小云雀也已经很清楚了才对……就不用担心了吧。

地维丸:而且……有不能跑动的忍者同行,才是会给那家伙添麻烦的。

万世:……是吗。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也只能同意了。

地维丸:感谢您的宽宏大量。

万世:那么……你今后是怎样的打算?

地维丸:不知道啊,毕竟一直以来都是以忍者的身份活着,所以我也不太清楚要怎么做才好。

地维丸:不过,我会在完成最后的任务之前做出决定的。

松风:……

万世:这样啊……

地维丸:那么,在下就先告退了。

H3-6-2.jpg

地维丸:也差不多是某个吵闹的家伙该起床的时候了。

【过场】

H3-6-3.jpg

修特露茨:太阳真是美丽而又残酷啊。

修特露茨:对于住在黑暗世界的我来说,这光辉真是太过耀眼了……啊,简直就像是被刀刃刺穿了一样!

修特露茨:但就连这份锐利都让我觉得舒服……哼哼哼,竟然能降下如此甘美的罪罚,太阳这个东西还真是了不得啊,我都要为之颤栗不已了。

地维丸:我求求你了能不能假装我俩互相不认识,求求你了啊。

H3-6-4.jpg

修特露茨:这位是我家先生哦!

地维丸:你这家伙——!

修特露茨:嘻嘻嘻,明明咱们在一起衣食住都已经两周了,竟然还说什么装作不认识,这就是对你这个薄情的家伙的惩罚哦!

修特露茨:反正这已经是公开的事实了!让我挽着你手走嘛,或者就像刚见面时那样子的公主抱也行哦!

地维丸:你这小姑娘……

修特露茨:嘻嘻,你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地维丸:……哼。

修特露茨:算了算了,就算不挽着手,不公主抱也行啦。待着旁边的话总可以吧。

地维丸:……就算我说不要你也会这样做的吧。

修特露茨:嘻嘻嘻。

地维丸:干嘛,笑得这么恶心……

修特露茨:不过,城里鸡飞狗跳正是缺人手的时候,你还陪我出来真的好吗?你不应该很忙吗?

地维丸:……嗯,没事。

地维丸:而且今天樱海还因为宿醉而起不来。也就是说,也不知道闲得没事做的你会干出什么事来。

修特露茨:哇~这么不信任我。也就是说?地维先生是负责监视我的?

地维丸:差不多是吧。总之,虽说是监视,我也没打算要限制你些什么,饭也是我请客就是了。

修特露茨:不愧是地维先生!那我们就快走吧,有个东西我已经想吃很久了!超厉害的!竟然可以在那里吃饭!

地维丸:……太贵的我可经受不住。

【过场】

修特露茨:锵锵锵——!

地维丸:……真的是要来这里吃?

修特露茨:嗯,就是这里!

H3-6-5.jpg

荞麦面店的老板娘:欢迎光临!哎呀,地维丸先生,好久不见了呢!

地维丸:嗯,是啊。

荞麦面店的老板娘:旁边的这位是……啊,地维丸先生也终于有了成家的打算了呢。

地维丸:我们走,修特露茨。区区荞麦面店,这条街上多得是。

修特露茨:诶诶,但我就是想在这里吃。

荞麦面店的老板娘:嗨——真是对不起!您还是一如既往地开不起玩笑啊。

荞麦面店的老板娘:来来,请进!现在这个时间,里头的位子也正空着呢。

地维丸:好吧,那就……

修特露茨:我们坐在外面就行!

地维丸:这样好吗?

修特露茨:没事没事!大姐姐,可以的吧?

荞麦面店的老板娘:当然,客人你们都不介意的话。

地维丸:……那,就在外头。

荞麦面店的老板娘:呵呵……好的。

修特露茨:地维先生,快点快点!坐我旁边来!

地维丸:不要在街上大声说话。真是的,你就这么喜欢吃荞麦面啊。

修特露茨:呀,我倒是第一次吃呢?

地维丸:那就是感兴趣?

修特露茨:唔~说是感兴趣也没错啦。

修特露茨:我啊,是想一边吃饭一边看这里的风景。

地维丸:看风景?

修特露茨:……因为真的很棒啊,这个国家。你看,抬头就是一片蔚蓝,阳光也毫不客气地刺进眼睛来。

修特露茨:大人们专心致志地工作,就连小孩子们也很随心所欲,一直在活泼地玩闹着……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在无所事事。

修特露茨:这个国家真的很厉害。

地维丸:这不是很普通吗?

修特露茨:这才不是普通呢。

修特露茨: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

地维丸:……能说给我听听吗?

修特露茨:好啊,其实我也有在期待你会不会稍微听我说一下呢。

H3-6-6.jpg

修特露茨:我的祖国啊,是没有太阳的。

修特露茨:就算像这样抬头往上看,视野之内也只是一片漆黑的天花板……不光是太阳,连星星也看不见。

修特露茨:唉,毕竟整个国家都是密闭在一个箱子里头,所以当然会是这样咯。

地维丸:你的国家就连天空上头也装了天花板吗?

修特露茨:是啊。稍微走一走还会碰到墙壁,就连去往临近城市的路上,也是全副武装着天花板和墙壁耶!

地维丸:原来如此,能将外面的威胁完全阻断的屏障啊,这样一来屏障之中的秩序和生活也会井然安稳许多。

地维丸:那还不错嘛,想让我的国家也实施这种装置试试。

修特露茨:……你是这样想的?

地维丸:是的。众所周知,我们这个国家时常受到外来事物的威胁,所以如何确保国家安全是建国以来就一直在讨论的问题。

地维丸:而你们的国家可是早就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哦?怎么会不羡慕。

修特露茨:……呵呵,这样啊,地维先生是这样考虑的呢……谢谢你,这让我有点开心。

修特露茨:不过呢,要这么说来,我还是很羡慕这个国家的。

地维丸:……开玩笑的吧?

修特露茨:才不是。

修特露茨:我很羡慕御下槌,羡慕着这个大家都洋溢着活力的御下槌……

地维丸:活力……

修特露茨:虽然这里并不是什么很富饶的国家,你也说了这里还时常受到魔物的威胁,而且老实说也有许多让人感到不自在的地方。 

修特露茨:不过……没有谁是在无所事事的,不如说,是没有这样的空闲吧。

修特露茨:在这里繁衍生息的人们,总是全力以赴地同这面名为“今天”的巨大墙壁作战着,要流多少汗,要受多少伤,他们也毫不在意。

修特露茨:我就是羡慕这一点羡慕得不行啊。

地维丸:……

修特露茨:嗨呀,虽然好不容易开始习惯了……但好像还是追不上这个国家的精神劲儿啊……

地维丸:说什么蠢话。像你这样直接把精神头儿套在身上走的人,怎么可能还会追不上。

修特露茨:就连那副样子也是我努力装出来的哦。唉~跟地维先生待在一起好累啊,你总是精神满满地吼我呢。

地维丸:谁总是在吼你了啊!

修特露茨:你看,又来了。

地维丸:唔、唔……

修特露茨:嘻嘻,抱歉抱歉,刚才使坏过头了。

修特露茨:……不过,今天还真是不可思议啊,感觉地维先生要比平时容易相处许多。

地维丸:我倒是一直都打算同往常一样来跟你相处。

修特露茨:唔……虽说不上是温柔,不过比起平时,感觉没那么浑身带刺了……

修特露茨:对了!是一种很怀念的感觉!

修特露茨:……诶,为什么会觉得怀念呢?虽说是感觉怀念,但是我们又没有分开过对吧?

地维丸:……啊,充其量是在睡觉的时候吧。

修特露茨:那反过来说,也就是除此之外的时间里咱们都一直待在一起咯?哇,我们的关系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呢!

地维丸:……只是出于工作原因,不要做出奇怪的误解了,笨蛋吗你。

修特露茨:……

修特露茨:喂,地维先生你果然……

荞麦面店的老板娘:来了,让你们久等了~还附赠了地维丸先生最喜欢的油炸豆腐!

荞麦面店的老板娘:……咦,哎呀呀。难道说我这是打搅到你们了吗?

地维丸:并没有,没事了。油炸豆腐,谢谢了。

荞麦面店的老板娘:是、是吗?那边那孩子也没关系吗,会不会不喜欢?

修特露茨:没有的事,谢谢你!虽然我还不清楚这个是什么,不过这个国家里的东西都好吃!

荞麦面店的老板娘:哎呀,这孩子不像地维丸先生那样会摆架子,很会说讨人喜欢的话呢!

地维丸:真烦人。

荞麦面店的老板娘:好好好,那就请慢慢享用~

修特露茨:我开动了……!滋溜滋溜~!

修特露茨:啊啊~这个味道真是沁透心脾〜!我喜欢吃这个~

地维丸:你像个大叔一样……

修特露茨:对一个年轻的少女说这话太失礼了!我想怎么吃是我的自由吧!

修特露茨:滋溜溜!啊,真的太好吃了!我一定要买这个当做伴手礼!

地维丸:刚才都把话说得那么重了,你还打算回去吗?

修特露茨:毕竟是生养我的故乡嘛。虽然说不上喜欢但也不能丢下它不管吧……

修特露茨:而且也差不多是时候回去看看家人们了……放着他们不管的话,他们很可能就要去上供屋挥霍了。

修特露茨:喝啊啊啊啊……!

地维丸:……你也挺不容易的嘛。

修特露茨:还、还好啦,也并不全是糟糕的事啦!因为我那个国家里还有电气格斗嘛!

修特露茨:啊啊~已经好久没看过比赛了,现在光是想起来就心痒痒!

地维丸:那个叫做电气格斗的东西,就这么好吗?

修特露茨:那是当然!欸,我可以说下去吧?可以的吧?就算现在让我停下也已经晚了哦,我可是已经进入状态了!

地维丸:糟了。

修特露茨:这电气格斗呢,正如其名,是使用电气晶具来战斗的世界第一的运动!

修特露茨:调石师竭尽自身所有的技术来调整电气晶具,而电气格斗士则是发挥自身百分之百的力量来驱使它去战斗。在这个竞技场上只有全力以赴!电气格斗正是这样至高无上的运动!

修特露茨:哈~只是说说我都感觉还能再吃下好几碗面。我也好想快点登上那个舞台啊!好想让我的电气晶具对上艾玛小姐的电气晶具呀!

地维丸:啊,说起来你好像有说过呢。怎么,原来你不负责战斗啊。

修特露茨:哼哼哼,那是地维先生担当的角色。我则是辅助你的角色,换而言之就是honey。啊,或者叫我darling也可以哦?

地维丸:虽然不明白这些词的意思但是我绝对不会喊的。

修特露茨:小气。

地维丸: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来御下槌呢?就在故乡致力于电气格斗不好吗?

修特露茨:……我还不行。

地维丸:嗯?

修特露茨:你看我的电气晶具……感觉怎么样?

地维丸:唔,不管什么时候看都觉得很奇怪。只有单独一个箱子却能浮起来,还会听从持有者的指示行动……是一种我等无法再现出来的令人惊异的产物。

地维丸:这就是你调石、还是什么来着的东西对吧?虽然我很不甘心就这样直接表扬你……不过这的确是个很了不起的东西。

修特露茨:噢,噢噢!没想到竟然是表扬我,感觉有点赚到了。

修特露茨:不过呢,地维先生,漂浮行动只是电气晶具基础中的基础。我的这个,并不是能够在电气格斗中拿得出手的东西。

修特露茨:而我在达成这第一步上所耗费的时间,就已经是别人的好几倍了。

修特露茨:明明就并不是要从头开始做起的,仅仅是将损坏的电气晶具恢复如初,我就已经……

修特露茨:直截了当地说呢,就是……我没有作为调石师的才能。

地维丸:才能……这样啊,你也和我一样……

修特露茨:所以我才要用其他的东西来弥补这一点!

地维丸:……什么?

修特露茨:我承认,我这辈子在电气晶具方面算是起步晚了,这是已经没办法的事。

修特露茨:但是,如果是其他方面的话我说不定还能追得上!所以我就想用其他的东西来填补这落后的部分!

修特露茨:幸运的是,我的国家算是个很封闭的地方,人们对外面的技术也不熟悉——不如该说是完全不了解!而这正是他们的盲点!也是我能实现大逆转的着眼点!

地维丸:也就是说,你是为了寻找能够填补你才能的不足,才离开你的国家的?

修特露茨:还为了寻找搭档哦!只有最棒的驾驭者才适合乘上我最棒的杰作!哼哼哼,能被选中可是一件很光荣的事……

地维丸:……你还没有放弃吗?你不是没有才能的吗?

修特露茨:嗯,是没有。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有说过肯定会放弃之类的话。

修特露茨: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就算是没有才能,我也想要坚持下去。

地维丸:……

地维丸:……

修特露茨:……那个,地维先生?

地维丸:你说的对。没有才能之类的,并不能成为理由。如果真的想要去挑战的话,去挑战就好了。

地维丸:……原来,一直在阻挡我前进的就是我自己吗。

修特露茨:咦……?地维先生,总觉得你的气场又变回来了?

地维丸:有这回事吗?

修特露茨:嗯,感觉回到了刚见面时的那种刺刺的气场,不过又和那时稍微有些不同……

地维丸:……很奇怪吗?

修特露茨:并不,我更喜欢现在的这样。地维先生就该有锐利的气场呢!

地维丸:……

地维丸:笨家伙……你知道我些什么啊。

【过场】

地维丸:……

H3-6-7.jpg

(松风)我进来了,地维丸。

地维丸:……请进,深夜时分真是万分抱歉。

地维丸:头领。

松风:不,无妨。

松风:不过到底是怎么了。同你认识这十五年以来,任务以外,这还是你第一次把我叫出来吧。

地维丸:……是的,的确是第一次。至今为止在下未曾有过一次,怀有像今日这样的觉悟。所以如果我逃避了今日,就不会再次抱有这样的觉悟了。

地维丸:故择此今日。

松风:……这样啊。

松风:那就让我也回应你吧。

地维丸:抜刀了么……不愧是头领,您真了解我。

松风:敬语已经足够了,让我们像过去那样来决斗吧,地维丸。

地维丸:……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地维丸:可不准手下留情啊……鹰立。我这双无法行动自如的腿,虽已经拿不出像过去那样的速度了,但施展刀技的双手仍在,且在同你决斗之中只会愈加精进。

H3-6-8.jpg

鹰立:我明白的,你并不是那种失去双腿就可以掉以轻心的对手。

鹰立:……那天赌上了“松风”这一袭名却未能决出结果的对决,就在今晚给个了结吧……!

地维丸:……不用多说。到底哪一边才是贯彻忍道极致之人,就让我们来立判是非吧。

鹰立&地维丸:……

地维丸:……即刻。

鹰立:堂堂正正……

鹰立&地维丸:决一胜负!

H3-6-9.jpg

第七话:继名Moonlight

襲名むぅんらいと
[展开/收起]
鹰立:……呼呼!

H3-7-1.jpg

地维丸:切,还是那么神速!得意的缩地法还是没退步啊!

鹰立:没退步?你要是小看我那我可就烦恼了。

鹰立:……呼呼呼!

地维丸:还能加速……?!

鹰立:那里!

地维丸:切!

鹰立:……精彩。没想到你能完全躲开。

地维丸:那是我的台词。没想到,你竟然还能提升速度。

鹰立:……忍术之神髓谓之封杀。万般道具如臂使指,将对手得意的能力彻底封印。

地维丸:而且,封杀法还有一种。那就是彻头彻尾磨练自己得意的能力,并永远在自己得意的领域里战斗。

鹰立:……正因为被你这样说了,我才决意在速度上追求极致的。托你的福才有了现在的缩地法。……多谢。

地维丸:……光记得讨厌的事情了啊。

鹰立:那不是我讨厌的事情,当然记得。

地维丸:……哼,果然还是和你合不来。

鹰立:……啊。

地维丸:有什么奇怪的吗。

鹰立:对不起,请原谅我。我不想隐藏对自己成长的喜悦。

地维丸:成长是……?

鹰立:啊,是成长啊。像我现在这样……和老师战斗。

地维丸:哈,一贯的玩笑吗?还是那么不好笑啊。

地维丸:你我从一开始就没有站在对等的位置。你是『松风』而我只是普通忍者,这个立场就是比什么都好的证据。

鹰立:……我的『松风』还不是真正的松风。

地维丸:……

鹰立:每一代的『松风』,都是由那个时代实力最强的2个忍者竞争决定谁是继承名字之人。

鹰立:然而,我并没有经历过这竞争。本该和我竞争的对手,辞去了这场争夺战。

鹰立:虽然你说了我们的实力逆转了,但是从未证明过。……我觉得那天正能证明。

鹰立:然而为什么。为什么那天你没有站在我面前……!

地维丸:因为我领悟了竞争是没有意义的了。在那个时候,我们的差距已有天壤之别。即使不比较,也是你更能配上『松风』之名。

地维丸:……就是这样的,借口。

地维丸:我那天,从你面前逃走了。因为不能忍受输给弟子的屈辱,害怕至此以来的努力都被否定。

地维丸:在那天,我比谁都像个忍者。将弱小的心拼死隐藏在粗糙的刃下,就连自己也不准触碰。

鹰立:……但是,你今天站在这里。站在了那天未能有结果的争夺场上。

地维丸:……我的刀刃已经被某个傻瓜打碎了。多亏如此,已经连心都无法隐藏了。

地维丸:喂,鹰立。我……想要『松风』之名。

鹰立:……真是巧啊,地维老师。

鹰立:我也是……!

地维丸:这样的话只有一个办法!

鹰立:用自己的技艺去竞争,胜者取得名号!

地维丸:松风众,地维丸!

鹰立:松风众,鹰立!

鹰立&地维丸:为了告别现在的名字,赌上自己的全部……

H3-7-2.jpg

鹰立&地维丸:『松风』之名,我收下了!

【过场】

H3-7-3.jpg

地维丸你,不适合当忍者啊。

为了自己好,还是早点放弃吧。

【过场】

H3-7-4.jpg

『松风』:哎呀,居然在哭?真的是不适合当忍者呢。

『松风』:好啦好啦,别哭了。忍者是把心藏于刀刃之下的,一直有说的吧。

(是因为谁才哭的啊……!)

『松风』:呵呵呵,不太对呢。抱歉抱歉,这说法似乎不是很好。

『松风』:……地维,在这世上,也有很多没有忍者的才能也能做的事啊。而且,你有忍者以外的才能。

(忍者,以外的……?)

『松风』:孩子必须继承父母的衣钵,这不过是个不成文的规矩,并不是绝对要遵守的。

『松风』:所以,做不到的事情就放弃吧。做你真正想做的就好了。作为父母,觉得这才是最幸福的。

(我真正想做的事情……)

『松风』:是的,告诉我吧。你真正想做的是什么……

地维丸:(我……)

地维丸:(我,真正,想成为的是……)

H3-7-5.jpg

修特露茨: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就算是没有才能。

修特露茨:我也想要坚持下去。

地维丸:……啊。

H3-7-6.jpg

地维丸:我也是那样啊,修特露茨。

【过场】

H3-7-7.jpg

地维丸:……噢噢噢噢噢噢噢!

鹰立:……呃!力量上敌不过……!

地维丸:(是的,就算没有才能!我也……我们也有!挑战梦想的资格!)

地维丸:(如果需要力量的话,就锻炼这身体直至破灭!需要知识的话,就踏上旅程直至脚断!需要经验的话,就花费时间直至永远!)

地维丸:(如果这样就能达成梦想的话就是划算的……!)

地维丸:啊,是这样吧……!

地维丸:告诉我这些的,是你啊!

H3-7-8.jpg

鹰立:果然……果然、啊!

鹰立:能和我竞争『松风』之名的,除了你没有别人了!

鹰立:但是,就此完结吧!『松风』之名,是属于我的!

鹰立:……呼呼呼!

地维丸:来啊,鹰立……!让我用尽全力,来篡夺走吧!

鹰立:噢噢噢噢噢噢噢!

H3-7-9.jpg


地维丸: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过场】

地维丸&鹰立:啊啊啊啊啊啊啊!

地维丸&鹰立:……

鹰立:……精彩!

地维丸:呼……

???:……唔!

天柱:嘁嘁!

地维丸:对不起,天柱。……就差一步。

鹰立:唔,呃……!

风神:啾ー!

鹰立:辛苦你一直守护到最后了,风神。确实是千钧一发的最后一刻呢。

鹰立:没想到你……用了踢技。想着你不会用腿就轻敌了啊。

地维丸:哼、哼哼……是这样。修炼还不够啊,鹰立。

地维丸:……但是,我也一样。因为腿脚不方便就没有更进一步,还是让你在千钧一发之际得以逃走。

鹰立:不,如果那个时候你用了腿以外的攻击,我就可以彻底胜过你了。

鹰立:拳头、暗器、机关、新的帮手,这些我全都警戒着,都有对策。……所以,结果就是这样。

地维丸:……仔细想想,我真是愚蠢。如果早点有挑战你的勇气的话,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鹰立:……地维老师。

地维丸:别再叫我老师了。我们之间的实力差,已经以这种形式证明了。从一开始我们就有无形的差距。

地维丸:……是这样吧,松风的头领。

???:……

松风:啊……是啊。

地维丸:……

松风:站得起来吗?

地维丸:不,今晚就让我这样休息吧。真的非常……累了。

松风:……啊,是啊,我也。走吧,风神。

地维丸:……之后就交给你了。

风神:啾?

松风:还有就是,地维丸。……多谢你照顾了。

地维丸:……这是我的台词。

地维丸:……

地维丸:啊……结束了啊。

地维丸:……

【过场】

H3-7-10.jpg

(……我还是没能成为松风啊。)

嘁……?

多亏了你,才能做到这一步的。谢谢你了。

但是,对不起。现在就让我一个人呆着……

嘁嘁……

……

……嘁嘁?

……别乱动,天柱。

嘁~,嘁嘁!嘁嘁~!

所以说,别……!

H3-7-11.jpg

(修特露茨)是我啊……开个玩笑。

(地维丸)……为什么。

(修特露茨)只是感觉,感觉听到了地维先生的声音就……这样,不行吗?

(地维丸)……不,可以。毕竟你就是这样的人。

(修特露茨)嘿嘿……

(地维丸)呼……

(修特露茨)……

(地维丸)……我,没能当上啊。

(修特露茨)……嗯。

(地维丸)但在最后,成功爬到了能与它触手可及的地方。总算……啊,总算啊……

(修特露茨)……嗯。

(地维丸)我一个人的话,是绝对到不了这个高度的。

(地维丸)梦中的背影、需要越过的壁垒、一起战斗的朋友把我拉了上去……

(地维丸)……最后,是你推了我一把。

(修特露茨)那是……

(地维丸)对我来说,就是这样的。

(修特露茨)……嗯。

(地维丸)我想偿还这份恩德。

(修特露茨)……不用的。

(地维丸)……修特露茨。我,会成为你的电气……


唧,唧唧唧……

H3-7-12.jpg

地维丸:(这,这个叫声……!)

修特露茨:地维先生?

地维丸:(不妙,这样下去会!)

唧唧唧唧……

地维丸:修特露茨!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了!

H3-7-13.jpg

第八话:强袭Burning

強襲ばぁにんぐ
[展开/收起]
H3-8-1.jpg

地维丸:没受伤吧,修特露茨。

修特露茨:……地维、先生?为了保护我……?

地维丸:呵呵,这真是……我可没想以这种形式报恩啊……不过……这样就,原谅我吧。

修特露茨:骗、骗人的吧……?喂,不要这样,不要发出那种声音啊……!

地维丸:(没想到它不只是在空中,在地下竟然也可以行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啊……!)

地维丸:你很适合做忍者啊,东云……!

东云:知知知了……!

地维丸:……!不用管我,你快逃!不然的话,你会……!

修特露茨:那种事,我怎么可能做啊!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了!

修特露茨:……!我不会再让你伤害地维先生了!

地维丸:笨蛋……!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了……!

东云:知了!

东云:知!知了!知知知知知知了!

地维丸:……东云?

修特露茨:没有攻击?

地维丸:(那副迟疑……是在犹豫要不要攻击吗?但究竟是为什么……)

东云:知知知知知了!

地维丸:……那个眼神。

地维丸:你,难道……!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了!

修特露茨:咿……!

修特露茨:咦,走掉了……?

地维丸:我明白了,东云……!

地维丸:唔!咕啊……!

修特露茨:地维先生,不要勉强自己啊!

地维丸:修特露茨,拜托……!让我…让我重新动起来……!

地维丸:咕啊啊……!

修特露茨:地维先生!

【过场】

H3-8-2.jpg

哎呀,地维丸。你这就睡了吗?多可惜啊,明明夜晚这才开始呢。

诶,因为是晚上所以必须睡觉?真是笨啊你……

明明不困还勉强自己闭上眼睛,只会感觉很痛苦吧!就算是晚上,不困的时候就醒着也完全无所谓啦。

好啦,快把你一点儿也不沉重的眼皮打开。我也来帮忙!快点快点快点!

【过场】

H3-8-3.jpg

『松风』:要说在御下槌哪里能欣赏最美的月色,就非这里莫属了。怎么样,整天早睡的你不知道吧?

『松风』:而且这里啊!还是能看到最美的日出的地方。

『松风』:……你心里有那么点想看吧?

『松风』:哦,装作面无表情也没用!你的事情,我可是全都看穿了哦!

『松风』:来,来我身边!一起等到黎明吧!

『松风』:一夜不眠后迎来的早晨,一定会和平时看到的不一样吧!

【过场】

H3-8-4.jpg

地维丸:这里是……

修特露茨:地维先生!?

地维丸:……修特露茨?

修特露茨: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修特露茨:呜哇啊啊啊啊!太好了!

地维丸:好痛!?别抱住我啊啊啊!

修特露茨:啊!对、对不起!你还好吧,地维先生……?

地维丸:刚才的那一下差点就给了我致命一击……

H3-8-5.jpg

樱海:你可是弄哭了女孩子啊。受到这种程度的惩罚也没办法啦。

地维丸:樱海……

樱海:嗯,早上好。

H3-8-6.jpg

天柱:嘁——!嘁——!

地维丸:天柱也……

地维丸:……是修特露茨把我搬过来的吗?

修特露茨:不,不只是我哦。

小云雀:地维老师!您醒了啊!

万世:醒了就好。

地维丸:小云雀、万世大人……

H3-8-7.jpg

优:意识恢复了真是太好了。

梅露可:是这样的说——!

地维丸:连您二位也……感激不尽,多亏你们我才得救。

地维丸:话说回来……东云呢?

万世:现在松风众正在迎击,只是与此同时还有灭火和疏散非战斗人员的工作,难以与东云势均力敌地对抗。

地维丸:这样啊……那么,得快一点了。

地维丸:唔……!

修特露茨:你还不可以动啊!

地维丸:但是,我必须要传达不可……!

樱海:傻瓜。你那样到处是伤的身体能做什么。

地维丸:身体……对就是身体!修特露茨,樱海,我有一个请求!

修特露茨:诶?诶?

樱海:两倍的傻瓜,傻瓜傻瓜。不是让你提出其他方案,是叫你先冷静一下。

地维丸:呣……

地维丸:……不,也是啊。抱歉。

小云雀:地维老师,传话请交给我吧,我现在正准备回到御下槌城。

万世:我也听一听吧,或许能有机会代小云雀传话。

地维丸:连万世大人也要去城里……?为什么?

万世:刚才松风的莫诺巴特传来消息,说在城中找到了千代,现在正保护着她。

万世:松风现在负责城内的指挥,恐怕无法到这里来。所以……我去接她。

地维丸:万世大人亲自去,吗……

樱海:姑且也劝过他,让他考虑考虑自己的立场。不过,完全听不进去啊。

万世:抱歉,我明白樱海的意思……但现在,请让我作为她的哥哥而行动。

樱海:他一这么说就没辙了呢。

地维丸:原来如此……那就是说,小云雀是负责护卫吗。

小云雀:是!既然千代在等待的话,我就不能不去……!

地维丸:是吗……

小云雀:我明白自己能力不足!但这是现在能采取的最妥善的办法……!

地维丸:啊,我明白的。这的确是现在最切实的方案。

地维丸:但是,我看到了你的私心。如果不能控制私情,就不能把护卫的任务交给你。

小云雀:但是,现在千代她!

地维丸:你和媛千代大人的关系,还有你焦急的心情我都能理解,但即使是这样,也不可以把自己的心表露出来。

小云雀:……心在刀刃之下吗?

地维丸:没错。私情必定会引发破绽,而破绽,多半会成为无法弥补的漏洞。

地维丸:我的腿就是证明。为了守护已经成为历史的过去而逞强,结果却失去了现在。

小云雀:呜……

地维丸:……但是不用担心。无论怎样打磨刀刃、隐藏内心,刀刃之下也一定会有心存在。

地维丸:这些,媛千代大人也并不是不明白。无论藏在怎样的利刃之后,她都能看透你的心吧。……即使,你自身都近乎忘记那颗心的存在。

地维丸:因此你不必畏惧。即使隐藏内心,你也依然是你。

小云雀:……

地维丸:……万世大人。现在的小云雀,已经足以履行护卫的职责了。请您放心。

万世:他是你所认同、我深爱的妹妹最信赖的忍者。我有什么理由怀疑呢。

万世:我们兄妹都拜托你了,小云雀。

小云雀:……

小云雀:遵命!

万世:很好。

H3-8-8.jpg

万世:在松风众压制住东云之前,请优大人暂时待机。等到能够保证安全时再请您施展愈术。

优:毕竟现在的状况下想要靠近都做不到……明白了,我会等的。

地维丸:对了,要传达的就是那件事。小云雀、万世大人……

地维丸:……不,还是之后再说吧,现在应当优先千代大人的事。

万世:不必,这是关系到这个国家的事情,我现在就听。

地维丸:可是,媛千代大人……

万世:媛千代那里有松风在,而且,她也是继承了御下槌之血的孩子,也没有年幼到无法理解现状。

万世:但是,还是请尽快……!

地维丸:……遵命!

地维丸:那么就拜托了,小云雀。要传的话是这样。

地维丸:东云它……

【过场】

修特露茨:我由于出身,对魔物的生态完全不了解……

修特露茨:刚才说的那些是可能的吗?

优:魔物和我们一样,是经过思考、感受之后,才会采取行动的生物。也无法断言不会有这种事。

樱海:专家都这么说的话,大概就没错了吧……

万世:但是,要做的事情仍然不变。既然已经让它如此兴奋了,那么想要圆满解决就只能借助愈术。

优:是的,无论怎样,它没有被治愈这件事都是事实。我想只有施加愈术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梅露可:但问题就是该怎样施愈术……

地维丸:这个策略虽然粗暴又随便,但也正是因此才有很高的成功率,对东云使些小把戏多半只会起反效果。

地维丸:……只是,双方都会受到一定的损伤吧。

樱海:呵呵呵,就是说啊。也不和我商量一下就提出这个方案还真是胆大呀?

地维丸:……不行吗?

樱海:不~啊,我觉得只要华丽就好。你是觉得就算不商量我也不会有问题的吧?呵呵呵,你这么信赖我,真让人高兴啊。

樱海:……你越发地像那个人了呢。

地维丸:……真是奇妙,竟然会在放弃追寻那个人的日子,被人这么评价。

地维丸:……我定会成功。

樱海:知道知道,你不说我也明白的。

梅露可:优打算怎么办呢……?

优:……两边都已经受伤了,那么接下来能做的就只是避免增加无谓的负伤。

优:就按照地维丸先生的策略行动吧。

地维丸:……感激不尽。

万世:我也十分感谢您,优大人。您想要避免增加无谓负伤的想法……就由整个御下槌来支持。

优:非常感谢!

梅露可:我也要谢谢你们哟!

万世:没什么,我也只是被两位的想法吸引了而已。

万世:既然决定了就出发吧,小云雀。时间是最重要的。

小云雀:是、是!但是,那个……

修特露茨:……

小云雀:……这样好吗?

万世:关于她的事情,我们多半也派不上什么用场。

地维丸:……

小云雀:……也是呢。

小云雀:那么,我出发了!传话就请交给我吧——!

地维丸:啊,拜托了。

修特露茨:……

地维丸:……

优:啊,那什么……

梅露可:优!我觉得我们在正式开始之前准备一下会比较好哟!

优:啊,啊啊,对啊!Nice idea!

优:所以,樱海小姐,可以让我们看看地下的机关迷宫吗!

樱海:可以可以,我也得确认一下它的状态,就和你们一起去好了。天柱也来呀~你也要准备吧?

天柱:嘁嘁嘁!

樱海:那,结束了叫我们哦〜

地维丸:知道了。

修特露茨:……

地维丸:……

修特露茨:……

地维丸:修特……

修特露茨:不行!

修特露茨:你以为我会和大家一样,笑着说“可以哦~”吗?以为地维先生不管说什么我都会点头吗?

修特露茨:开什么玩笑!这种作战,我绝对不同意!

地维丸:……

修特露茨:再说这根本就不叫作战!所谓的作战是更smart的!美丽的!能使观众入迷的才叫作战啊!

地维丸:……

H3-8-9.jpg

修特露茨:哼哼哼,无话可说了?

修特露茨:那是当然!因为我这就是所谓的理论武装!只有突击思想的地维先生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地维丸:……

修特露茨:……所以,别再继续了。

H3-8-10.jpg

修特露茨:不要再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啊……!

地维丸:……抱歉。

修特露茨:我不需要你道歉!我只想听你说一句“放弃”!

地维丸:……

修特露茨:你、这个……!

修特露茨:为什么就是不明白!你现在遍体鳞伤,腿也没法自由活动!都已经被东云打败两次了!

修特露茨:就算你现在再去迎战又能做什么!只不过是再添些无谓的新伤罢了!优说的话你忘了吗!?

地维丸:……

修特露茨:下次一定不只是腿!肯定……肯定会发生更严重的事情!连这都不明白,地维先生真是笨蛋!

地维丸:……我一个人的话,一定会变成那样吧。

地维丸:但这次不同。

修特露茨:不……不要!别再说了!我不想听!

地维丸:修特露茨,有你在。

修特露茨:闭嘴,闭嘴啊!我才不听!我什么都听不到!

地维丸:拜托了,修特露茨。

修特露茨:不要说!

修特露茨:求求你不要再说了!我不会再说奇怪的话,也不会再做蠢事!之前惹你生气的事我全都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修特露茨:所以……求你……不要再说了。

修特露茨:求求你……!

地维丸:……

地维丸:……抱歉。

修特露茨:……!

地维丸:修特露茨。

地维丸:对我来说,电气晶具是必需的啊。

修特露茨:……

修特露茨:不要……

修特露茨:我不要啊……

修特露茨:如果我把电气晶具交出去,地维先生又会去拼命……!

修特露茨:然后又会受伤!就像保护我的时候一样!而且这次……还是我的电气晶具的错!

修特露茨:帮忙做这种事情什么的,我绝对不要……!

地维丸:……原来我这么让人担心啊。

修特露茨:当然了!地维先生你,干的事情都太极端了啦!

地维丸:总被人这么说。

地维丸:所以,怎么说呢……有你在身边控制着点的话,我会很感谢。

修特露茨:诶……?

地维丸:如你所说,我的确很极端。一旦决定行动,连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结果来说……总是做的过头了。

地维丸:像你说的那样,这次也一定会吧。

修特露茨:笑什么啊!既然明白的话……!

地维丸:所以,我希望你能在我身边。

修特露茨:哈……!?

地维丸:在电气晶具这方面,我完全是个外行,也有可能比以前更加乱来。所以有专家在身边就好了。

修特露茨:……

地维丸:……怎么了?

修特露茨:地维先生你,意外的很差劲啊……

地维丸:什!?

修特露茨:……

修特露茨:我想,问一个问题。

地维丸:啊,嗯,你问吧。

修特露茨:地维先生,说过自己没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对吧?

地维丸:……是啊。

修特露茨:……但是,还要努力吗?

地维丸:……

地维丸:嗯。

修特露茨:……

地维丸:为了和你一起,追寻新的梦想。

修特露茨:……

地维丸:一个人享受的月光已经足够了。

H3-8-11.jpg

地维丸:这之后,想要两个人一起迎来黎明。

修特露茨:……

修特露茨:……

修特露茨:那,和我约定。绝对不要乱来。

地维丸:好,和你约定。我不会做些破坏你的电气晶具的行动……

修特露茨:地维先生自己也是,绝对不要勉强自己……不,拜托你,不要逞强啊。

修特露茨:不只是这次,在今后我们要面对的无穷的战斗中,也要遵守这个约定。

修特露茨:……能做到吗?

地维丸:……当然。

修特露茨:……是吗。那么,我也向你约定。

修特露茨:作为你的调石师,为你献上名为“最美的破晓”的present!

地维丸:哈。别忘记哦?

修特露茨:你才是!

修特露茨:好了,既然决定了那就赶快进入最终调整!首战要让人印象深刻!不完美地进行可不行!哼哼哼……地维先生也请做好觉悟哦?

修特露茨:就让其在此显现吧!连世界也会感到畏惧的起始!

H3-8-12.jpg

第九话:月影Spider

月影すぱいだぁ
[展开/收起]
H3-9-1.jpg

松风:来这边,媛千代大人,还请注意脚下。

媛千代:嗯……

媛千代:……对不起,松风。因为我太慢了,才害得现在这样……

松风:您在说什么呢,能保护媛千代大人,对在下而言是人生中至高无上的喜悦之事。尽管这有些放肆,但我仍觉得此时此刻十分幸福。

松风:既然都这个时候了,就请让我说出真心话吧。我对您抱有特别的感情……!

媛千代:特别的感情……是什么啊?

松风:……

松风:说笑的。

媛千代:噢——这样啊,很好笑呢——

媛千代:谢谢你,松风。多亏了你,我又打起精神了!

松风:……您能这样说是对我最好的嘉奖。

松风:那么,还请再努力一下。我们已经走下来了不少,应该很快就能和前来接应的人汇合了。

媛千代:接应的人,是谁要来接应呀?

松风:因为风神是朝着万世大人飞去的,所以应该是万世大人吧。

松风:不,如果是为了媛千代大人的话,说不定会是小云雀呢。

媛千代:啊哈哈!不会是那两人吧~

松风:您是这样认为的吗?

媛千代:嗯,是呢。因为兄长作为父亲的接替者总是很忙,所以也很难来陪千代。

媛千代:千代也很理解的!所以比起为了千代,千代更希望兄长能够为了国家而努力!

松风:那小云雀是……?

媛千代:云雀嘛~他现在正处在艰难时期!

松风:嚯。

媛千代:千代是君主的女儿,而云雀是使役的忍者,这两者之间的调和是非常困难的!

媛千代:不过,云雀现在一直在为此努力着,所以千代也要默默地守护着他!

媛千代:母亲也有说过,一个好女人就是要会等待。

松风:……原来如此,还是媛千代大人更加成熟呢。

媛千代:你说了什么吗?

松风:没什么,只是些无聊的自言自语。比起这个……

风神:啾咿~!

松风:接应的人来了。

H3-9-2.jpg

万世:千代……!

小云雀:太好了,汇合了!

媛千代:兄长……云雀……

万世:……

媛千代:啊……

媛千代:对不起,兄长。让你百忙之中,还抽空……

H3-9-3.jpg

万世:千代!

媛千代:唔咿!

万世: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媛千代:痛、好痛啊兄长,为什么抱得我那么紧……?

万世:抱歉,只不过我一看到你,就怎么都忍不住……

媛千代:诶?

万世:身为哥哥的我本应该最先赶到你的身边,然而我却优先保护了国家……

媛千代:……

万世:我不会说希望你能原谅我,不过就只是现在而已,请让我这样抱着你……

媛千代:兄长……

媛千代:嗯嗯,没关系的。千代也知道兄长的工作是非常重要的。

媛千代:而且像这样,也是因为我知道您一直都非常爱我。

万世:……谢谢。

松风&小云雀:……

万世:对了,松风,谢谢你一直守护在千代身旁。多亏了你,千代才平安无事……

媛千代:松风为了不让千代难过,还陪千代说了好多话!谢谢你,松风!

松风:举手之劳而已。

媛千代:啊,也谢谢云雀啦。

小云雀:这也太轻描淡写了吧!?

媛千代:噢——明白了明白了,云雀也要紧紧地抱过来吗?

媛千代:好叻,来吧!千代可是能海纳百川的哟!

小云雀:你才是被救助的一方吧!?

小云雀:啊……呼,不行不行。心于刃下,心于刃下……!

小云雀:道谢就不必了,媛千代大人。在下小云雀本就是您的……

媛千代:好,我抱——

H3-9-4.jpg

小云雀:听——我——说——啊!

媛千代:谢谢你啊,云雀。

小云雀:……

小云雀:唉……就因为你是这样,我的决心才总是被打破。

小云雀:……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千代。

媛千代:嗯……

小云雀:……

万世:……

小云雀:哈!?

小云雀:媛、媛千代大人!总之先放开我吧!在这里进行感动的再会实在热过头了!

万世:是啊,真火热呢……果真只是因为起火的关系吗?

小云雀:咿!

松风:的确,继续留在这里太危险了。差不多开始转移吧,接下来我也一起护卫……

小云雀:啊,说到这个!

【过场】

松风:……原来如此,明白了。那我就留下来等地维丸吧。

小云雀:护卫就请交给我吧,我一定会保护好这两位的!

松风:……稍稍一段时间没见,你已经变强了许多啊。

小云雀:诶,真的吗!?具、具体的是在哪方面?!身体吗?还是说精神上?

小云雀:啊,我知道了!是我最近刚练出来的腹肌对吧!要看吗?要现在看看吗?!

松风:……好像是我的错觉吧。

小云雀:诶诶!?

松风:总之,两位大人就交给你了。不到最后切不可大意啊。

小云雀:遵命!松风大人也请小心……

风神:啾咿~!

松风:小云雀、别动!

H3-9-5.jpg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了!

小云雀:东云!?

松风:被发现了吗……!小云雀,这里就……

小云雀:两位大人来我这里!我先带你们出去!

万世:好,快走!

媛千代:拜托啦,云雀!

松风:……

小云雀:松风大人!请不用担心这边,放开手来对付它吧!地维老师也一定很快就会过来的!

松风:……嗯,我也没在担心什么,毕竟他可是个言出必行的男人。

松风:而且现在,并不只有那个家伙。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了!

松风:……!

东云:唧唧!?

松风:还有一位名为小云雀的忍者在守护我的后方。如此,我心即为静寂,不于刀刃漏隙。

松风:可谓是无一可惘,士气昂昂……!

小云雀:……!

松风:去吧!

小云雀:遵命!

万世:不要勉强自己啊,松风!

媛千代:之后还要再见哦!

松风:万事具悉。

东云:唧、唧唧唧……!

松风:……虽然地维丸的传话中提到,你在袭击人类时还会显得踌躇不定。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知了!

松风:不过看来现在已经不能指望了。那么,我这一边可也不会手下留情。

风神:啾咿!

松风:不过风神怎么看?因为和地维丸刚才的对决,我多少有些疲惫了。你也觉得我的胜算太低了吗……?

风神:啾咿……?

松风:呵……就连你也能识破吗?果然我是没有这一方面的才能啊。

松风:啊啊,是啊。抱歉了。

松风:说个玩笑罢了……!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知了!

【过场】

天柱:嘁嘁——!

H3-9-6.jpg

隙间者&隙间者&隙间者:嘁嘁嘁——!

樱海:好啦,赶紧赶紧!没时间了!不过还是要谨慎哦?失败了的话可就没眼看了哦!

隙间者&隙间者&天柱:嘁嘁嘁——!

自来也:呱呱呱——!

H3-9-7.jpg

樱海:这可是那孩子正式登场的舞台,一定要让它“啪”地一下成功完成!

樱海:……现在的我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忍忍吧,地维。

优:樱海小姐!刚才地维丸先生和修特露茨已经出来了!

梅露可:调石好像很完美的样子哟~!

樱海:这不是相当地快嘛!呵呵呵,小露的技术提升了呢。

樱海:那,我们这边也进入最后阶段……

优:啊,稍等一下!地维丸先生有话要我跟您说!

樱海:小地维?怎么了,要追加订单的话可是很贵的……

优:他说……“一直以来都谢谢你了”。

樱海:……

梅露可:樱海小姐……?

樱海:呵呵呵……呵呵呵呵。这怎么回事?就说了这个?

樱海:呵呵呵,啊哈哈哈哈!真是可爱的孩子!原本还以为已经成了个冷淡的孩子,这不还是那么讨人喜爱吗!啊——哈哈哈!嘻——太有意思了!

优:那个……?

梅露可:您没事吗……?

樱海:那是当然!太感谢了,小优,小梅露可。多亏了你们我又精神抖擞起来了!

优:那、那就太好了。

樱海:呵呵呵,是“一直”……呢?我懂了我懂了,既然都请让人家“一如既往”地努力了。

樱海:那你就放心地飞吧!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姐姐都会在背后推你一把的!

樱海:轮到你了,自来也!放出信号!

自来也:呱呱呱——!

【过场】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知了!

松风:正如听闻啊。这样不断地往上升,你的目标果然是天守阁吗……

H3-9-8.jpg

松风:不过真是可惜啊……已经到此为止了。

【过场】

H3-9-9.jpg

东云:唧唧!?

松风:是信号!即刻出动,风神!

风神:啾咿!

……!

东云:唧唧……!

松风:噢噢噢噢噢噢!

风神:啾咿咿咿咿咿!

东云:唧唧唧——!?

【过场】

H3-9-10.jpg

东云:唧、唧唧……!

东云:唧唧!?

【过场】

东云:知知知了……!

东云:……知!?

修特露茨:让我来猜猜看,你眼中正映照着什么呢?

东云:……!

(修特露茨)那是平凡——是没有特别的能力,而后又错失已结之果,却唯有憧憬没有舍弃掉的,无谋的平凡之人。

(修特露茨)那是武器——是用知识的纤维交织结合,用经验的铠甲包裹覆盖,承载了深沉之重的,庸俗的武器。

修特露茨:而那是,蜘蛛。

修特露茨:是即便被才能割裂巢网,被现实击碎双脚,也愚直地、一心地在编织着连结憧憬之丝的……

H3-9-11.jpg

修特露茨:我的蜘蛛!

【CG】

H3-9-12.jpg

(地维丸)所谓矛盾,是无法自己拭去的。它会蔓延至死角,于暗地里贬低着你。

(地维丸)那是无论怎样孤高的猛将,都无法独自面对的敌人。孤高的尽头,仅是避无可避的疯狂。

(地维丸)既然如此,道路就仅此一条。以旁人之眼识破之,以他人之刃讨伐之!

(地维丸)啊,我能看到了,能看到你那模样了!让我剥开你的皮肉直至骨髓,让我吞噬你,让我吞噬你!

(地维丸)在你被吞噬之前,给我记住这只将会捕捉吞灭你的虫子名姓为何!

(地维丸)这从地维中诞生,把自尊着于全身的虫子……!

(地维丸)将会让你知晓,疯狂的夜晚到此为止……!

H3-9-13.jpg

H3-9-14.jpg

第十话:开幕Sunrise

開幕さんらいず
[展开/收起]
H3-10-1.jpg

东云:知知知知——!

H3-10-2.jpg

修特露茨:太好了,地维先生!耶,耶——!超帅的——!

H3-10-3.jpg

地维丸:别耍笨了,快过来!确认状态!

修特露茨:哎呀,是哦!抱歉抱歉,嗯……

修特露茨:第三条腿有些奇怪的声音……别用这条腿上安装的烟雾弹!

地维丸:好。

修特露茨:是说,你真的第一次用电气晶具?明明闹得这么厉害,电气晶具上的损伤也少过头了吧!

地维丸:虽说这是电气晶具,但武装的大部分还是由樱海的机关构成的。既然是这样,我就清楚该怎么用了。

修特露茨:哼哼哼,不愧是你。不,这个时候不应该表扬表扬我吗?可是我想出用百分之九十的机关、百分之十的电晶这种超比重的哦!

地维丸:这不大部分都是机关吗。

修特露茨:你,你好烦!我手头上的电晶太少了,顶多用在关节上啦!这样我也能维护它了,所以不准挑刺!

东云:知知知知知了!

修特露茨:呜哇,来了!我现在躲开……!

地维丸:现在躲已经来不及了!坐上来!

修特露茨:咦,等!

地维丸:准备好迎接冲击!

修特露茨:假的吧~?!

H3-10-4.jpg

东云:知知知知知了!

地维丸:唔呃!

修特露茨:它、它在推我们!它在推我们哦地维先生!再这样我们就要被它推下去了!那、那有点糟糕吧——!?

地维丸:别叽歪,烦不烦!别说那个了,现在有没有能打破僵局的武装!

修特露茨:啊——对哦对哦!呜咦——我和艾玛小姐她们还有好大差距啊。

修特露茨:我在每条腿下都装了钉鞋!如果用它们钉进地面,应该能坚持住……!

地维丸:虽然不明白是什么,但了解!

地维丸:盯协,展开吧!

地维丸:呜哦?!

东云:知知了?!

修特露茨:呵呵呵,钉子像这样咻地一声刺下去可是种浪漫呢。

地维丸:原来如此,这真不错!感觉能够坚持到底了!

地维丸:所以,拜托了!头领!在我拖住它的时候!

松风:明白……!风神,给我锁!

风神:啾!

松风:……!

东云:知了?!

修特露茨:厉害,真神奇!东云一瞬间就被绑了个结结实实!

松风:不同的忍者众都有自己独特的束缚敌人之法。我们松风众的束缚法格外复杂,无论敌人有什么手段,都不可能解开身上的束缚。

松风:剩下的就是把它运到优大人身边了。……可以麻烦你吗?

地维丸:当然。如果需要力量,那么拥有电气晶具的在下应该较能胜任。

修特露茨:是拂晓蜘蛛!

地维丸:名字无所谓。

地维丸:……很快就结束了。所以,给我老实一点。

东云:知,知知知……!

【过场】

东云:……

东云:知知……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知了!

松风:破坏了锁吗……!

地维丸:普通的方法果然行不通吗!那就要拿出最终手段了!

修特露茨:啊——还是要变成那样吗……讨厌,我可不怎么喜欢那样的耶——

地维丸:你说什么呢。趁现在快躲到安全的地方去。

修特露茨:耶?

地维丸:我怎么可能带你去最危险的地方。

修特露茨:哇,别!别拎我呀!

修特露茨:呜哇!

地维丸:头领,拜托您了。这丫头虽然吵闹得很,但只要吓一吓她,她就会安静下来了。对了,把她从高处扔下去也能奏效。

松风:……明白了。

地维丸:之后见。别给头领添麻烦。

修特露茨:等,等一下!地维先生,我不是叫你等一下了吗喂!

松风:……请跟我来。

修特露茨:放——开——我——!

地维丸:……

东云:知,知知……

地维丸:这里只有我和你。还有天上那一轮满月。……看上去和那一天一模一样。

地维丸:但,我的内心已经不一样了。

地维丸:我和过去做了一个了结,找到了能够一同前进的伙伴。

地维丸:这都多亏了你。就是因为我那一天曾与你战斗过,我才能够遇到她,能够死灰复燃。

地维丸:今夜,我要向你报恩。你可以认为,这是我向着仍在同一片沼泽中挣扎的你,垂下的蜘蛛丝。

地维丸:如果你要嘲笑这丝线纤细又脆弱,那也无所谓。但,别小看它。

地维丸:织出这丝线的是一个非比寻常的蠢货。无论是我的刀刃,还是你的火焰,都无法轻易地让它断裂。

地维丸:因为……它的构造和寻常丝线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了!

地维丸:哦喔哦哦哦哦!

地维丸:(就算熟悉用法,但我这边毕竟是第一次实战的新武装,如果正面对敌,在瞬间判断时无论如何都会败北!)

地维丸:(但,这个计策并不是只由我一个人实施的!你等着,东云!“我们”马上就让你解脱!)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了!

地维丸:就是这样,飞吧!我等这个时刻已经很久了!

地维丸:拂晓蜘蛛,跳跃!

东云:知知知?!

地维丸:我不能像你那样飞翔,但能跳到与你平行的高度!

地维丸:哈,你在空中没法自由活动了!这次我一定要抓住你,东云!

东云:知知……!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了!

地维丸:什么!?明明被电气晶具压制着,居然还在挣扎!

地维丸:(糟了,再这样下去,下落的时候会撞到屋顶的!那样东云绝不可能毫发无损!)

地维丸:(可恶,还需要再加把劲!只要再加把劲,就一定能……!)

使出缘魔(Enma)和绝羽流(Zetuhaneru)[1]吧!尽管使劲把刀抡起来吧,地维先生!

地维丸:……修特露茨?

H3-10-5.jpg

修特露茨:嗷呜哇哇哇哇哇!

地维丸:修特露茨——?!你怎么飞过来了!

修特露茨:哼,哼哼哼!在缩地法之后来个超加速!要说速度的话真是无人可比!我啊,差点都要昏过去了!

地维丸:我没问你是怎么来的!你为什么要飞过来……!

修特露茨:我们是搭档!既然你要去危险的地方,那我就一定要跟你一起去!

修特露茨:这跟危不危险没关系吧!因为,从地维先生装上电气晶具的那一天起,我们两个的命运就联系在一起了!

地维丸:……

H3-10-6.jpg

松风:平安抵达了吗……真是的,没想到她会让我用缩地法把她扔出去,有够乱来的。

松风:……您已经察觉到了吧。这个世界上不止有应当追逐的背影,还有与己同行的肩膀。

松风:所以,在找到那副肩膀的时候,就已经不需要再独自奔跑了。

松风:所以……去吧,地维老师!

修特露茨:走吧,地维先生!

地维丸:……呵,呵呵呵。是这样吗。是这样啊!

地维丸:啊,是这样的!抱歉,修特露茨!看来我不小心把你当成胆小鬼对待了!

地维丸:你选中我真算你倒霉透顶了!我要你和我一起,去挑战一切强敌、一切困难!

修特露茨:哼……正中下怀!

地维丸:拔刀!缘魔,绝羽流!两刃化为利齿,割裂逆境!

修特露茨:一旦施展就让我们挥舞到最后!因此必胜!接下这一招吧,这就是我们的完全究极无敌技……!

H3-10-7.jpg

修特露茨&地维丸:晓·天·斩——!!!!!!!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了?!

天柱:……!

天柱:嘁嘁!

樱海:嗯呢,可算来啦。

H3-10-8.jpg

樱海:小优,准备好。……到你出场了。

优:什么?

修特露茨&地维丸:噢哦噢噢噢噢噢噢噢!!!

东云:知知知知知知了!

梅露可:从,从天花板上面掉下来了——?!

隙间者&隙间者&天柱:嘁嘁嘁——!

优:隙间者们的丝成了缓冲……原来天柱是为了这个才去找同伴们的啊!

梅露可:而且,东云越是挣扎,丝线就缠得越紧……!

东云:知,知了……!

地维丸:还没完!没完!没完!!靠你们了,樱海!自来也!

樱海:启动机关吧!

自来也:呱咕——!

东云:知,知知知了!?

梅露可:那是粘粘竹枪哟!

樱海:人家可不建议你挣扎喔。因为你的翅膀还有爪子,全都会缠到上面去的。

优:而且自来也还用出了术法……这是用尽一切手段的总体战啊。

东云:知知,知知知了!

地维丸:东云……你还在挣扎吗。

地维丸:驱使你行动的到对是什么?是对人类的愤怒?是对天守阁的执念?……还是,你自己都不明白的什么东西?

东云:知,知知……!

地维丸:那么,就在这里了结吧。为了让你再次振翅飞翔,就让我们在这里斩断一切束缚吧。

地维丸:听着,东云!这场对决……是我们赢了!

东云:知,知知知了!

地维丸:你与不属于自己的愤怒这一战,实在是精彩!只有“绝妙”这两个字才配得上你!因此,尽管自豪吧!讲述吧!铭记在心吧!

地维丸:取得胜利的,是“我们”……!

东云:……!

东云:知,知知……

地维丸:……之后就交给您了,优大人。请您将它不觉间滑出的刀刃收回鞘中。

H3-10-9.jpg

优:……好。

【过场】

H3-10-10.jpg

松风:城里的火基本上都已经扑灭了。还有一些小型火灾,但火势并不猛烈,不必担心会蔓延。

松风:尽管反应慢了一步,但后来的行动十分迅速,因此伤员人数并不多。在下认为,应对东云时的奋斗值得嘉奖……

松风:不过,您认为如何呢,万世大人?

万世:嗯,我也有同感。各位,辛苦了。

万世:樱海,也谢谢你。我让他们赶紧优先修好你的工作室吧。

樱海:别客气。能帮到各位就是最好的。

樱海:而且,人家确实已经收到相应的报酬了,有那个就够啦。

小云雀:呼……

H3-10-11.jpg

媛千代:呼喵……

樱海:嘻嘻嘻,真是养眼。不管看多久都看不腻。

樱海:不好,我可干不出这等暴殄天物的事儿。哎自来也!快拿点画画儿的家伙来!我要永远珍藏小朋友们的睡脸!快点儿!

自来也:呱……

万世:也谢谢优大人和梅露可大人,以及,真的十分抱歉,因此让两位的预定行程大幅改变了……

优:请别在意。我们都经历过好几次了。

梅露可:最后我们治愈了东云,也就是说结果完美哟!

万世:……谢谢。

万世:这次的事件是一个很好的教训。我曾认为没有被治愈的魔物无一例外都会袭击人类……

万世:但也有像东云那样的魔物。没想到居然有魔物能自力控制自己攻击人类的冲动……

松风:东云被治愈之后非常冷静。实在看不出它是那种会被愤怒冲昏头脑,横冲直撞的魔物。

优:……地维丸先生说过“东云也许拥有比愤怒更强烈的感情”吧?

优:也许那种感情让它控制住了自己,让它觉得“现在不是袭击人类的时候!”……这样。

万世:原来如此……

优: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啦。

万世:不,您比我们更了解魔物。我想这个推测可信度很高。

万世:既然如此,它肯定再也不会和我们争斗了。因为它已经被这次事件满足了,甚至连冲动都无法在它心中见缝插针。

优:……嗯,是这样的。

【过场】

H3-10-12.jpg

地维丸:……太好了,还能看到。

天柱:嘁嘁——!嘁嘁——!

修特露茨:喔——刚才没注意,不过这可真的是绝景啊!

地维丸:那当然。从这里欣赏御下槌的月色是最美的。

地维丸:对吧,东云?

东云:……

地维丸:……你能飞吗?

东云:知了。

地维丸:这样吗……你还真是结实啊。

东云:……知知了。

修特露茨:哇,开始扑扇翅膀了。你真心急哎……再跟我们赏一会月嘛!

东云:知了。

地维丸:它说不要跟吵闹的人一起看。

修特露茨:东云!地维先生也不是自己想搞得那么吵的啦!

地维丸:我揍你哦。

东云:……知知知!

天柱:嘁嘁——!

修特露茨:哇,已经飞走了!喂——至少跟我们打个招呼——!

地维丸:你终于从束缚之中解放了。尽情飞翔吧。

地维丸:……希望你能飞到月亮去。

修特露茨:你觉得它能飞到吗?

地维丸:不知道。但,连我都能当上电气格斗士,所以也不能断言没有可能。

修特露茨:嗯,你说得超对!

修特露茨:话说,你啥时候知道其实东云不是想烧了天守阁,而是想借着天守阁飞到月亮去的呀!

地维丸:我倒是没明白它的目的。不过,看看它的眼睛,我就知道它的真正目的并不是攻击了。

修特露茨:那又是为什么?

地维丸:……因为它的眼睛跟你一模一样。

修特露茨:超结实的shock!我心情好复杂啊!

地维丸:挺好的啊。跟东云的眼睛一模一样,可是很帅的。

修特露茨:帅是很帅没错!但我都不知道作出什么反应才好了!那是什么眼睛啦!

地维丸:嗯……可以说是,追梦人的眼睛吧。

修特露茨:……

地维丸:……

修特露茨:地维先生。

地维丸:当我没说。

修特露茨:别~害~羞~嘛~!挺好的呀~我可喜欢这种台词啦~哼哼哼,我跟地维先生脑电波真是合得来呀!

地维丸:吵死了!闭嘴!你再嘲我我就把你踹下去!

修特露茨:你那可不算是玩笑啊——!可恶,我要掉下去的话一定要拉你垫背!

地维丸:呜哇,我靠你松手!

修特露茨:咱们可是命运共同体,看招!

天柱:嘁嘁嘁——!

地维丸:……嗯?

修特露茨:呜哇……

东云:知知知了!

地维丸:身披月光的它,闪耀着东云(黎明)的颜色……

修特露茨:黎,明?

地维丸:嗯,我们这么称呼拂晓的颜色。

修特露茨:拂晓的颜色,吗……那,这就是我们迎来拂晓的信号啦!

地维丸:月亮还挂在天上哦?

修特露茨:有什么不好的啦!因为没人规定过太阳和月亮不能一起出现嘛!

地维丸:……原来如此,有道理。

天柱:嘁嘁嘁——!

修特露茨:那,我们差不多是时候动身了!前往电气格斗的圣地,我的故乡!

修特露茨:跟你说好,我们的目标就只有顶点!我可不承认别的结果哦!

地维丸:是,我明白。我们的目标是……

H3-10-13.jpg

超越你的顶点!


地维丸:……是吗。

地维丸:原来,我丝毫没有放弃过……

地维丸:……走吧,修特露茨,去只属于我们的顶点!

地维丸:我们要超越所有人,站在最高处!让所有人看着我们的背影!

地维丸:我等匍匐向前之人的拂晓……就从这里开始!

修特露茨:嗯!

地维丸:(这与你过去积累而成的山不一样。我会和她一起,堆积起新的高山)

地维丸:(我不能与你看到同一个顶点的景象。但,我会抵达同样的高度……不,抵达比这更高的地方!)

H3-10-14.jpg

地维丸:(即使如此,你仍会认同我吗?……母亲大人)

『松风』:那当然了,瞎操心!哪个母亲会否认自己孩子的前进啊!

『松风』:即使你不继承“松风”之名,即使你没有走上忍者之路,你走的路也一定是对的!

『松风』:啊,真让人兴奋!真让人按捺不住!你到底会堆积起怎样的高山,又会怎样超越我呢!

『松风』:我会一直在这儿等你,直到那一天来临!就在我的儿子曾无比憧憬的顶点之上!所以,快点登上来吧!

『松风』:我简直从今天开始,就在期待那一天的来临了。对吧……地维丸!

H3-10-15.jpg
  1. 縁魔(えんま)和絶羽流(ぜつはねる),是致敬电一两位调石师,艾玛和赛哈奈尔


评论

匿名用户 #1

11个月 前
分数 0++
辛苦了!

匿名用户 #2

10个月 前
分数 0++
感動。這好像是第二隻追逐月光的魔寵呢…上次科學之國的軟綿綿龍也是

匿名用户 #3

9个月 前
分数 0++

非常喜歡這期劇情,明明是個熱血的、成長的故事,讀著讀著眼淚就掉下來了。

謝謝經營WIKI的各位,熱心的不間斷的讓大家有漢化可以看QQQ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