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べない天使と万祈の聖翼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无法飞翔的天使与万祈的圣翼

空国1st.jpg

活动角色

「信奉的侍者」匹斯提亚 「渡世白羽」奥尔托斯 「红煌圣枪」拉维奥尔 「晓光圣女」米谢丽雅

其他登场角色

「纯忠的圣兵」费耶尔

剧情翻译

※wiki的翻译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敬请理解。

※推荐配合游戏内演出效果及BGM阅读。

第一话:深夜的祈祷

真夜中の祈り
[展开/收起]
Kg1-1-1.jpg

是圣翼大人……是接近神的存在啊!

啊,在我有生之年,竟然能够迎接殿下入住圣宫……!

待到殿下成年之时,就是我等天空之民能够在神明身旁侍奉之日!在这之前,必须要在圣宫精心照顾殿下。

为了不让殿下受到任何伤害,我们圣宫守护团也要更加努力修行啊。

啊!我们天空之民要团结一心,守护殿下……!

这个神圣之夜,这个至善之日,我们迎来了圣翼大人!从今往后,就将今日定为圣米谢丽雅之日,成为万民欢庆的节日!

Kg1-1-2.jpg

啊……怎么会这样呢。神啊,这是您降下的惩罚吗……!我究竟该如何是好……!

怎么了……!?镇上好热闹啊……

已经决定了!今夜就是至善之日,圣米谢丽雅之日!

这是圣宫下达的指令!今晚大家要为了迎接圣女大人而欢庆!

就像神所说的那样,大家敞开门扉,牵起双手,忘记憎恨和争执,同贺万岁吧!

今天竟然被定为了节日……!不好,得把这孩子藏起来!

呜哇啊啊啊啊啊!

啊,好了好了不要哭啦!拜托安静一点!老爷,该怎么办啊……!

一定得把他藏在哪里才行。要是被谁发现的话……尤其是在这个圣都里……

父亲大人,把那孩子交给我吧。就算全世界都与他为敌,我也会保护他不受任何伤害的。

拉维奥尔……这,你要怎么做……

……!难道……

不。他这副模样,无论在哪边都没办法融入的。

那到底该如何是好。

我知道一个很好的地方。那个地方没有人知道,没有人拜访,所以也没有人会加害他。

那种地方在哪里……

塔吗……!确实,那里只有圣宫守护团的人才能进去。

不过,同时也是把这孩子带离我们身边啊。这意味着什么,你明白吗?

我明白。这个孩子……我的弟弟,我就算孤身一人,也会守护好他的。

拉维奥尔……!

喂——!

你们听到命令了吗!?这种欢庆的日子里为什么闭门不出呢!要一起来庆祝啊!

老爷,有人……!

……我知道了。我去引开他们的注意,你们趁机赶快从后门离开。愿神的庇护与你同在……

……愿你和这孩子都能平安无事。

拉维奥尔,请原谅无法与你们同行的母亲。你们……一定要平安。那孩子,奥尔托斯……就拜托给你了。

好的。

喂——!

啊,不好意思。因为内人刚刚正在分娩。

什么嘛,是这样啊!那还真是抱歉了……!

不会,已经结束了。

哦哦,生下来了呀!还是在这个至善之日出生,这不是件大好事吗!

啊,对了,我能在这里遇到你们,说不定也是神的指引!不知是否能让我分享你们的喜悦呢?

不好意思,孩子……

是死胎。

【过场】

Kg1-1-3.jpg

唧、唧唧!

白鸟:唧唧!

???:哟,早上好!今天天气真好呢!

白鸟:唧唧!

???:早上好!可以的话,一起来吃早餐吧?今天是我的……

白鸟:唧唧!

???:诶,要走了吗?

???:这样啊,要跟同伴一起出发了呢。但是,这里不是比哪儿都要好吗?也不一定非得走吧……

白鸟:唧唧……

???:没办法呀。你们是候鸟呢。

???:真可惜,多亏有你们,我的早餐时间才能这么愉快。

白鸟:唧唧!

Kg1-1-4.jpg

???:哈哈!喂,好痒啊!

白鸟:唧——!

???:你是在安慰我吗?没关系,我还有哥哥在呢。

???:……嘛,不过今天他有工作,可能一整天都不会过来了。

白鸟:唧唧!

???:每年都是这样。我已经习惯啦。

???:好啦,你们快走吧。和同伴走散了的话就不好了。唔,虽然很舍不得,但是,再见啦!

白鸟:唧唧!

???:……

???:走掉了……今天的风儿很舒适,是个适合出门旅行的日子呢。

???:……但是,还是挺想跟它们一起吃个早饭的啊。

    尤其是今天……

???:……

奥尔托斯:……16岁生日快乐,奥尔托斯。今天的圣都,依旧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城镇。

Kg1-1-5.jpg

弗拉飞:库噜噜噜!

呜哇啊啊!

费耶尔团长辅佐!非常抱歉,但这已经是极限了……!

Kg1-1-6.jpg

费耶尔:啧……!

费耶尔:艾利奥塔斯,托菲尔,快去帮忙!一定要守住了,坚持到拉维奥尔团长过来!

    不能再让它们接近圣宫了!

弗拉飞:库噜噜噜!

费耶尔:(话虽如此……团长正在圣宫那边,到这里来应该还要一段时间。)

费耶尔:(在没有团长的情况下,我们能不能抵抗住这么多的魔宠呢?)

费耶尔:(不,无论如何都要抵抗住!殿下还在圣宫那里。)

费耶尔:(我向这双翅膀发誓,绝不能让魔宠接近圣宫……接近殿下。而且,今天还是圣米谢丽雅之日……!)

费耶尔:什么……!?

咕噜噜噜噜……

费耶尔:这阵大风……莫非……

???:咕噜噜噜噜噜!

费耶尔:是食云怪……!

费耶尔:(不行!只靠我们的话……是敌不过这家伙的!)

食云怪:咕噜噜噜噜!

费耶尔:而且还偏偏挑了今天!我们的神啊……!

费耶尔,退下!

费耶尔:……!

Kg1-1-7.jpg

???:不能为了祈祷而放开剑。我们的剑刃是神赐予的第二对翅膀。

???:握住剑保护圣都,这才是我们的祈祷。你忘记加入圣宫守护团时的誓言了吗。

费耶尔:拉、拉维奥尔团长……

拉维奥尔:费耶尔团长辅佐,你如果还是一名守卫者的话,直到最后关头也不能松开手中的剑。

拉维奥尔:因为在你要放弃,松开剑的瞬间,圣都就失去了守卫者,我们向神的祈祷也传达不到了。

费耶尔:……

费耶尔:明白!

食云怪:咕噜噜噜噜!

拉维奥尔:费耶尔,你和托伊菲尔他们对付其它的魔宠。食云怪就交给我吧。

费耶尔:那、那太乱来了!

    之前集结了整个圣宫守护团,才勉强把食云怪赶走,团长一个人去对付它也太……!

费耶尔:至少让我也……

拉维奥尔:……你还是再积累一些经验的好。不过……现在时机正合适。

费耶尔:哎?

拉维奥尔:闯进圣都的魔宠,要把它们一只不落地赶出去。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让它们闯进圣宫。

     但是,也不必往外面赶得太远。

费耶尔:那是……

拉维奥尔:并不是说你们实力不足。我们的使命是什么?是打倒魔宠吗?

费耶尔:不……

    是守卫圣都和圣宫,守护殿下。

拉维奥尔:没错。那么,明白了吧?

费耶尔:明白!

Kg1-1-8.jpg

食云怪:咕噜噜噜!

拉维奥尔:哼,终于要和你一决胜负了啊。食云怪。

食云怪:咕噜噜噜噜!

第二话:食云怪和圣宫守护团

雲喰いと聖宮守護団
[展开/收起]
食云怪:咕噜噜噜!

拉维奥尔:……

拉维奥尔:你走吧。

食云怪:咕噜噜~!

Kg1-2-1.jpg

费耶尔:团长,您没事真是太好……

费耶尔:风……!食云怪乘着风逃走了!

拉维奥尔:我说过别追得太远吧。

费耶尔:但、但是……现在正是打倒这只怪兽的绝佳机会……

费耶尔:如果现在放它逃走的话,以后这家伙可能还会来吃云……

费耶尔:但是,那个食云怪的样子……

拉维奥尔:……怎么了?

费耶尔:不,只是觉得魔物的样子有点奇怪。

拉维奥尔:……

费耶尔:而且,现在想来,我们对抗那么多的魔物,竟然只有这点程度的损伤……

费耶尔:还不光是食云怪,其它的魔物也都乖乖地逃跑了,总觉得不放心。

费耶尔:魔物的话,它们的特征是会袭击人类的狂暴性才对。

费耶尔:但是,刚刚总觉得,不知什么时候,那些魔物好像突然失去了那种狂暴性。

费耶尔:就好像传说中的,愈术士的治愈之力起作用了一样……

费耶尔:光靠我们这些年轻人很难断言,问问祖父大人的,话可能会知道些什么。

拉维奥尔:……是了。你的祖父是那位枢机卿大人啊。

费耶尔:是的!要是祖父使用他的力量,就一定可以掌握到有关这次异变的线索……

费耶尔:啊,我、我知道自己是在说胡话。这里不可能会有什么可以治愈魔宠的愈术士。

Kg1-2-2.jpg

费耶尔:这里是地上之民无法进入的圣都……啊……

优:……

费耶尔:……

优:你、你好……

费耶尔:呜、呜哇啊啊啊啊啊!

拉维奥尔:他就躲在那边的阴影处,所以我把他抓来了。

费耶尔:啊哇哇哇哇,团团团团、团长!你干、干嘛抓着地上之民的脖子啊!

费耶尔:不可以触摸地上之民啊!请、请快点放手!

    消灾免祸、消灾免祸!

费耶尔:触碰到地上之民的话,翅膀会脱落啊,会生病啊,总之就是会被地上的罪恶侵蚀,会失去神的加护不是吗!

Kg1-2-3.jpg

费耶尔:要是失去团长的话,我们要怎么办啊啊啊!

拉维奥尔:是隔着衣服的所以没关系。

费耶尔:啊,对对对、对啊!团长怎么可能会直接触碰地上之民呢!

费耶尔:但、但是,总之您还是赶快把手上提着的地上之民放开吧!就算是隔着衣服,但是团长要是万一有什么闪失……

费耶尔:呜,连想都不愿意想。团长要是失去翅膀的话,我们圣宫守护团该……!

费耶尔:而、而且,您掐着他的脖子,他的脸色好像越来越青了!

    就算是地上之民,这样子也未免太残忍……

拉维奥尔:啊,很难受吗。不好意思。

优:咳咳、咳咳!活、活过来了……

拉维奥尔:要保证没有翅膀的家伙跑不了,我想这是最好的办法。

费耶尔:团、团长!您为了守护圣宫,甘愿冒着失去翅膀的危险,也要抓住入侵者,这实在是……!

Kg1-2-4.jpg

拉维奥尔:本来,我们的使命就是阻止没有翅膀的人进入这片土地。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就退缩呢。

费耶尔:对、对不起!

费耶尔:……但是,如果是真的愈术士的话,我们刚刚能脱困就是托他的福……。

费耶尔:……怎么会这样呢。居然被地上之民所救……要是祖父大人知道了的话……

拉维奥尔:不过,正是为这个少年施展了治愈之力,我们才能脱困,这是事实吧。

拉维奥尔:少年,多谢了。

优:啊,好……

费耶尔:拉维奥尔团长……

费耶尔:……是啊。

费耶尔:无论对方是谁,忘恩负义都是天空之民的耻辱……诚实也是神对我们的谆谆教诲。

费耶尔:……帮大忙了。谢谢你,地上的少年。

优:没、没关系……

费耶尔:但是,你出现在这里又是另一回事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片土地是禁止地上之民进入的。

费耶尔:令人叹惋的是,在信仰稀薄的其他都市中,似乎也有允许地上之民出入的地方。不过这里可是圣都。

费耶尔:这里是禁止尚未得到赦免的地上罪人踏入的。

优:对、对不起!那个,我是知道的,但是因为发生了一点意外!不、不过我本来也是准备马上离开的……!

拉维奥尔:你指的是刚才的魔宠骚动吗。

优:对、对的……

费耶尔: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但是无论有什么理由,这片土地都是禁止没有翅膀的人进入的。

费耶尔:被束缚在地上的你们想要接近天空,我们对此也感到怜悯,但是没有翅膀的人来到这片土地上,就等同于犯罪。

优:还、还请多多包涵!

费耶尔:不行!赌上圣宫守护团的名义,我们怎么会放入侵者逃走……

拉维奥尔:等等,费耶尔。

费耶尔:拉维奥尔团长!?

拉维奥尔:你看到刚才的食云怪了吧?如果不是这少年治愈了它,它可能随时会来吞食神赐予我们的雨云。

拉维奥尔:恐怕,这位少年也是神为了赶走食云怪,所下达的指引。

费耶尔:是神的……?

拉维奥尔:我只是守护殿下的一介圣宫守护者,意揣测神的旨意尚不够资格,但我认为,这就是上天的启示。

拉维奥尔:圣宫落成以来,还从未有过到访圣都的地上之民。

拉维奥尔:恰巧就在那只食云怪出现的时候,愈术士也来到了此地。这如果不是神的指引,又是什么呢?

拉维奥尔:而且,今天又刚好是……

费耶尔:圣米谢丽雅之日!

拉维奥尔:没错。这位少年犯下的罪,就用他在圣米谢丽雅之日出力赶走食云怪的功绩来抵消吧。

费耶尔:神从一开始就打算这样,所以才把地上之民给……

Kg1-2-5.jpg

费耶尔:……和团长在一起,我总能深刻感受到自己还远远无法领会神的旨意。

费耶尔:身为守护最接近神意的殿下之人,我却完全无法体会神意,真是太丢脸了!

拉维奥尔:……你也有翅膀吧。那样的话,就好好磨练自己吧。

费耶尔:好的!

拉维奥尔:肯定不能把争端带进圣都。检查一下这位少年的随身物品,要是没有可疑之处的话,就马上从圣廊把他带出去。

费耶尔:明……

Kg1-2-6.jpg

拉维奥尔大人,您没事吧!

第三话:离塔

離塔
[展开/收起]
拉维奥尔:匹斯提亚阁下……!

Kg1-3-1.jpg

匹斯提亚:战况怎么样……!

拉维奥尔:……请放心。请禀告殿下,食云怪已经被我们赶走了。

匹斯提亚:哎,已经把那个食云怪赶走了!?

匹斯提亚:真不愧是拉维奥尔大人!殿下一定也会很高兴的!我马上回去禀告……

匹斯提亚:嗯……?

拉维奥尔:……怎么了?

匹斯提亚:那边的那位……难、难道是……地上之民吗……!?

拉维奥尔:……是。不过,马上就送他出去。

拉维奥尔:……费耶尔,快去检查他的随身物品。就算是神的指引,他毕竟也是地上之民。不要让他在这里逗留太久。

费耶尔:明白!

匹斯提亚:先不用检查随身物品,应该把他带到离塔去!万一,这个地上之民影响到殿下的话……!

拉维奥尔:等一下,匹斯提亚阁下。这位地上之民在刚才讨伐食云怪的时候,用愈术之力帮助我们守卫了圣都。

拉维奥尔:是神指引他来到这里的,所以就赦免了他闯入圣都的罪过吧。

拉维奥尔:把这样的他带去离塔的话,就是违背神意了。

匹斯提亚:地上之民守卫了圣都……?但、但是,地上之民,是尚未被神宽恕的、没有翅膀的人,这是我在侍者见习的时候学到的……

拉维奥尔:没有翅膀的他们也同样栖身于这天地之间。也有人认为,愈术之力正是因为神明慈悲,而赐予地上之民的赎罪之力。

匹斯提亚:也确实如此……

拉维奥尔:请放心。一定不会将争端带进圣宫的。

拉维奥尔:况且,您是最接近殿下的人,更不能让您和地上之民扯上关系。

拉维奥尔:我会担负起守卫的职责,将这位地上之民带离此地。

匹斯提亚:拉、拉维奥尔大人既然说到这份上了……

啊哇哇,请、请等一下!那个瓶子……

拉维奥尔:……怎么了。

费耶尔:团长,这个……

Kg1-3-2.jpg

梅露可:喵、喵~……

匹斯提亚&拉维奥尔:……

匹斯提亚:水有了形状,而且还在说话……

拉维奥尔:是地上的什么魔术吧……

Kg1-3-3.jpg

匹斯提亚:是圣水!一定没错!

匹斯提亚:神明一定是,为了将圣水从地上之民的手里拯救出来,才把这个人引导到这里来的!

匹斯提亚:必须把圣水带到殿下面前!

匹斯提亚:啊,可怜的圣水使者!被地上之民囚禁……!

拉维奥尔:这个结论未免下得太早……

匹斯提亚:但、但是,刚才,那个人是想要把圣水藏起来的!太可疑了!

Kg1-3-4.jpg

优:那是因为……那个,我听说水在空之国是神圣的东西,想着要是被认错了就不好了……!

匹斯提亚:认错?

梅露可:是的!严格来说我不算是水哟!是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

梅露可:所以,被错认成是空之国重要的水可不行呀……

匹斯提亚:诶、诶?圣、圣水……怎、怎么办……

匹斯提亚:但、但是,我不能判断您说的话是真是假。我把您带到殿下面前去!

梅露可:喵!?等、等一下! 优他……

匹斯提亚:那、那么,拉维奥尔大人。暂时先把这个地上之民押到离塔。至于他是否有罪,殿下会知晓一切的!

拉维奥尔:……明白。

拉维奥尔:费耶尔,我先去离塔那边看看情况。

拉维奥尔:押送那少年的途中,要是又遇到魔宠袭击就麻烦了,我去开开路。

拉维奥尔:你随后带着那少年过来。他的体格,你的翅膀应该也可以承受。

费耶尔:明白!

优:诶,等……!等、等一下!我……

拉维奥尔:——

优:诶?

拉维奥尔:那么,费耶尔。之后就交给你了。

费耶尔:明白!

优:……

优:(什么情况……说不会为难我……指的是?)

Kg1-3-5.jpg

费耶尔:到了。

优:这里就是,离塔……呜呜,头好晕……

费耶尔:要是没有拉维奥尔团长预先在前面驱赶魔宠,会更麻烦呢。

费耶尔:不过……你们是没有翅膀的人啊。头晕也是当然的。

费耶尔:……真是让人怜悯。

优:……

费耶尔:不过,自从这座塔建成以来,应该从未使用过啊,居然这么干净。

费耶尔:我本以为会有很多积灰……而且团长……

拉维奥尔:等你们的时候我收拾了一下。

费耶尔:团长!?您不仅驱赶了魔宠,而且还这么早就到了!?

费耶尔:对、对不起,我不知道……!您要是吩咐一声,我肯定会帮忙收拾……

拉维奥尔:举手之劳,不必在意。趁魔宠还没有回来,你赶快回圣都去吧。

费耶尔:哎,团长您呢?

拉维奥尔:关于那瓶水的事,我还想问问这个少年。

费耶尔:那我也来帮忙。不能让团长一个人和地上之民待在一起。

费耶尔:辅佐并守护团长,也是副团长的职责。

费耶尔:那么,我去那边的房间把桌子搬过来。我记得好像是有桌子和床的?

费耶尔:因为是头一次来离塔,还有点搞不清楚……是在这边吧……

拉维奥尔:不,等等。

费耶尔:在?

拉维奥尔:这样的话,还是先去向殿下报告比较好。之后再回来问他吧。费耶尔,我们走。

费耶尔:哎,啊,好、好的!

拉维奥尔:……不要轻举妄动啊,地上之民。这样我们就不会为难你。

优:啊,请、请等一下!那个,梅露可她……!

拉维奥尔:……

费耶尔:……殿下要是认可了圣水,你就不能再接近圣水了吧。只要神还没有赐予你羽翼。

优:……

拉维奥尔:费耶尔。

Kg1-3-6.jpg

费耶尔:对、对不起……因为他很可怜……

拉维奥尔:……

拉维奥尔:走吧。快到魔宠要通过风之道的时间了。

费耶尔:好的。

不过,团长果然好厉害啊……!居然还有时间打扫房间……您是怎么飞那么快的呀?

……刚好顺风而已。

哎,就这样就能那么早到达离塔吗……

优:……

优:(糟、糟糕……梅露可的真实身份我也不知道。也许,她真的和空之国的神明有关系)

优:(那样的话,真的像那个叫费耶尔的人说的一样,他们再也不会让我和梅露可见面了!在那之前,我必须见到梅露可……!)

优:要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

Kg1-3-7.jpg

真让人吃惊。你打算从这里出去吗?

优:哎?

第四话:缠灰少年

灰纏の少年
[展开/收起]
Kg1-4-1.jpg

奥尔托斯:哟,我叫奥尔托斯。

     虽然不是出自本意,但我现在算你的室友咯。

优:室友……

奥尔托斯:就是字面意思。刚才时间太赶,我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奥尔托斯:但是哥哥和我说,你暂时会待在这里,对吧?

优:哥哥?

奥尔托斯:拉维奥尔哥哥。就是刚才那两个人中看起来比较强的那个。

优:那个人啊……

优:虽然有些对不住他,但是我必须从这里出去。

奥尔托斯:喔,怎么出去呢?

优:诶?

奥尔托斯:这座塔没有楼梯。墙壁上也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

奥尔托斯:也就是说,在有翅膀的人过来以前,不能飞的我们是没办法从这里出去的。

优:我们……你不是天空之民吗……

优:你没有翅膀!

奥尔托斯:现在才发现吗?地上之民不仅没长翅膀,也没长眼睛吗?

优:……你不是空之国的人吗?

奥尔托斯:怎么可能!不要把我和地上之民相提并论。

奥尔托斯:看这个光环。这就是天空之民的证明。

优:但是,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奥尔托斯:……那,是因为没有翅膀啊。

奥尔托斯:啊,事先声明,我可不是犯了什么罪才没了翅膀的。我从一出生就是这样了。

奥尔托斯:虽然哥哥对我说,神明是一时大意忘记赐予我羽翼,但城里的其他人可不会这么想。

奥尔托斯:这是一座没有羽翼就很难生存的城市啊。

奥尔托斯:所以哥哥才让我隐居在这座塔里。这里是专门用来关押没有翅膀的罪犯的。

奥尔托斯:谁也不会想无故靠近。谁也不会看到我。

     ……虽然我每天都在看着他们。

优:……

奥尔托斯:哈哈,想来,已经好久没有像这样和人说话了。

奥尔托斯:不过,说话对象居然是个地上之民,我还真是不走运啊。

     算了,你也挺不走运吧。

奥尔托斯: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就看枢机卿之后的决定了,说不定你今后要一直在这里,过着笼中之鸟的生活。

奥尔托斯:和地上之民住在同一个房间里,老实说我很不情愿,但是既然也逃不出去……

Kg1-4-2.jpg

优:不,我要出去。

奥尔托斯:……

优:我一定要去见我的朋友。

Kg1-4-3.jpg

奥尔托斯:……你,认真的?

优:认真的啦!

奥尔托斯:……这样,是为了见朋友呀。

奥尔托斯:……那样的话,可以把我也带上吗?

     因为我想要翅膀。

优:诶?

奥尔托斯:过来!让我来指点一下你这个可怜的地上之民吧。

优:指点我?指点我什么……

优:哇!

奥尔托斯:特别服务。顺便把望远镜也借给你吧。感觉地上之民的视力不太好呢!

优:那多谢了!

奥尔托斯:来,从这儿看看外面。不要掉下去哟?

     还有,至少跟我保持1米以上的距离。

优:好的好的……

奥尔托斯:今年的今天也是,人比平时要多呢。也许是什么节日吧。

优:这么说来,好像听拉维奥尔先生他们说,是圣什么之日来着……

奥尔托斯:是谁呢?是圣特亚托里美雅之日吧。每年都有几次那样的节日。

奥尔托斯:看见里面那座巨大的雕像了吧?

     那是几百年前就已经在圣宫里了的圣特亚托里美雅之像。

奥尔托斯:很久之前,人们因为缺水而苦于干旱之时,圣特亚托里美雅向神明祈愿,听到那祈愿的神明赐予了人们雨云。

奥尔托斯:从那之后,圣都再也没有陷入缺水的困境。也有很多画描绘着当时的景象……

奥尔托斯:快,看看圣宫的墙壁。那座在城市稍高一点的地方漂浮着的建筑。

优:上面画着一位女性,她向人们伸出双手。从云层中透射进来的光芒照亮了那位女性……怎么说呢,是一幅很神圣的画啊。

奥尔托斯:那一位就是圣特亚托里美雅。然后那道光芒,就是祝福之光。

奥尔托斯:那座雕像张开双手的样子,也是象征着当时的奇迹。

优:原来如此……

奥尔托斯:要是,我出生在那个时代,说不定我的心愿也可以让神明听到……从圣特亚托里美雅以来,圣宫再也无人入住。

优:圣特亚托里美雅吗……但是,感觉拉维奥尔先生他们说的,好像不是这个名字……

奥尔托斯:哦……?

奥尔托斯:唔,虽然不知道是在庆祝什么,不过今天真是个适合庆祝的的好天气呢。

奥尔托斯:在这样的日子里,广场上的喷泉反射着阳光,无比闪耀。

     那光芒,映在空中飞舞的人们的羽翼上,在羽毛上映出澄澈通透的湛蓝纹路。

Kg1-4-4.jpg

奥尔托斯:看得到吧?没错,就是那条大路下面!

优:从刚才一直闪闪发光的,就是映射在翅膀上的光芒吗……

优:空中飞翔的人们,翅膀反射着各种各样的光芒,仿佛整座城市都在发光……人也跟城市融为一体……

奥尔托斯:正是如此!正是有了那些闪耀的翅膀在城中盘旋,圣都才会如此美丽!

奥尔托斯:要是能像那样飞翔的话,一定是至高无上的快乐了吧……!

奥尔托斯:我一直都在想。我也想加入大家,自由翱翔啊。

奥尔托斯:不只是站在塔里眺望,而是和大家一起庆祝节日,从天空中俯瞰圣都,让自己的翅膀上盛满水的纹路!

奥尔托斯:要是我也能成为用羽翼来装点圣都的一员,该是多么令人兴奋呀!

优:所以你想要翅膀……

奥尔托斯:没错。我不知道能不能得到。

奥尔托斯:但是,只要有了翅膀,就不需要继续躲在哥哥的守护下,也不需要继续隐居在这座塔里了!

奥尔托斯:我和哥哥都能自由了……!

奥尔托斯:所以,可以吗?我想离开这座塔,去寻找翅膀。

奥尔托斯:要未被神明选中的地上之民来帮忙,虽然很不甘心,也很耻辱……

奥尔托斯:对了,我们来交换就可以了。你的朋友在哪里?

优:哎?唔……

优:啊,忘了问拉维奥尔先生他们了!

奥尔托斯:啥?

优:我,我知道她在一个叫殿下的人那里,只要问问城里的人就……

奥尔托斯:圣宫既然无人入住,殿下这个称呼既可以指枢机卿的各位,也可以指继承大天使血脉的人。而且我觉得没有翅膀的你也打听不到什么。

优:呜……!

奥尔托斯:OK。那么,我们这样吧。

奥尔托斯:我帮助你去见那位朋友。作为报答,你要帮助我找到翅膀。

优:是要怎么帮……

奥尔托斯:我有光环啊。再找块合适的布什么的……这样就可以了吧。

Kg1-4-5.jpg

奥尔托斯:这样遮住后背,只要露出光环,翅膀的事就能蒙混过去。

     我去找你那位朋友所在的地方吧。

奥尔托斯:作为交换,你……有了。首先把我从这座塔里带出去。

奥尔托斯:怎么样?我觉得这个交换条件不错喔。

优:确实,只靠我自己可能很难找到梅露可在哪里……

优:这样可以吗?地上之民不是不能进入圣都的吗?

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可以。准确地说,不允许进入圣都的不是地上之民。

优:哎?

奥尔托斯:而是没有翅膀的人。一般来说,没有翅膀的也只有地上之民,所以那么说也不能算错。

奥尔托斯:所以,其实我也没有资格进入圣都。

奥尔托斯:……但是,圣都是一座奇迹之城。

     如果在圣都也找不到的话,无论去世界上哪里都找不到我的闪闪发光的羽翼了。

奥尔托斯:我不知道能否得到神明的宽恕,但就算如此,我也只能和你一起走。

优:这样……

优:……那么,还有一件事要说。如果我真的见到了梅露可,情况不妙的话,我可能必须要带着梅露可逃走。

优:那样的话,我可能没办法陪你找翅膀到最后。

奥尔托斯:……喔,地上之民意外地很坦诚啊。

奥尔托斯:好吧,本来也没有对地上之民抱太大的期望。只要能把我从这里带出去,我就没什么可抱怨的了。

优:……你不每句话挖苦我一次就不会说话了吗。

优:唉,随你啦。我知道了,那么就请多多指教。

  我叫优。

奥尔托斯:重新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奥尔托斯。虽然没有翅膀但也是天空之民。

奥尔托斯:你可以充满敬意地叫我天使大人,我不介意。

优:我才不会叫呢。

奥尔托斯:那么?你到底打算怎么从这里出去?

Kg1-4-6.jpg

优:我现在就开始想。

奥尔托斯:……

优:……

奥尔托斯:啊啊啊!?

奥尔托斯:果然是地上的家伙啊!

     你这个,是赤裸裸的欺诈吧!?我还以为你早就有什么妙计了!

优:怎么可能有!说了我现在开始想啦!

奥尔托斯:你明白的吧?要是不能从这里出去的话,刚才的话就一笔勾销。

优:知道了啦!

优:唔……放一条长一点的绳子什么的下去……

奥尔托斯:你真是可悲得无可救药。

优:你又冷不丁地说什么?

奥尔托斯:没发现吗?自己看看窗户下面吧。

优:下面……

优:呜哇……!

奥尔托斯:这下明白了吧?

优:为、为什么有那么多魔宠……

奥尔托斯:这座塔的周围,就是魔宠的通道。

     因为施了咒,魔宠无法进到塔里,但是从塔里出去的话,马上就会遭到袭击。

奥尔托斯:可没有时间悠闲地放下绳子、再沿着滑下去啊。这座塔不需要看守,也是这个原因。

     那么,你要怎么办呢?

优:就算你这么问我……

优:拜托魔宠把我们带到圣都附近吧。

奥尔托斯:……你真是可悲得无可救药。

优:不要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

优:有那么多魔宠,我可以挨个去拜托,总会有一只愿意……

奥尔托斯:你真是可悲得无可救药……

优:你已经是第三次这么感慨了!

奥尔托斯:拜托魔宠带我们走,这种事没有愈术士的话压根做不到。

     你要是愈术士的话就另当别论。

优:我是愈术士啊。

奥尔托斯:你真是……

优:那句话就别再说了!

优: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就去那边坐着!我一个人也能搞定!

奥尔托斯:啊!?喂,等等啊!

奥尔托斯:他还真要去说服那些魔宠?简直胡来……

Kg1-4-7.jpg

奥尔托斯:啊真是的!

     我知道了,你要是受伤的话,哥哥也会很苦恼的!我也来帮忙!

第五话:向着窗户对面

窓の向こうへ
[展开/收起]
Kg1-5-1.jpg

安塞伽尔:咕噜噜噜!

优:啊、太好了……好像愿意给我骑呢。

奥尔托斯:你真的是愈术士吗?

优:是啊!你还在怀疑我吗……!

奥尔托斯:啊,不好意思。因为你跟我想象中的愈术士差得有点远。

优:你当这样就是道歉了吗!?

安塞伽尔:咕噜噜噜~!

优:啊,算了算了。喂,你也快点上来。堵住路的话,后面的魔宠就过不来了。

奥尔托斯:知、知道了。

奥尔托斯:……

优:……

奥尔托斯:……

弗拉飞:咕噜噜噜!

优:知道就快点上来啊!后面都在抱怨了吧!?

优:啊!你不会是想说,不愿意和地上之民同乘什么的吧?

奥尔托斯:那个确实很不愿意……

优:但是愿意帮忙的只有这一只魔宠,也没办法了!

  你也给我差不多点,赶紧出去……

优:……

优:啊……是了……你还从来没出去过呢……

奥尔托斯:……!

优:……你怎么办?

Kg1-5-2.jpg

奥尔托斯:……你问我怎么办,肯定是要走啊。首先,要是没有我,你连朋友在哪都不知道啊。

安塞伽尔:咕噜噜噜~!

优:好的,那就拜托了!

安塞伽尔:咕噜噜!

奥尔托斯:魔宠,意外地又软又暖和啊……以前只是从塔里望着它们,我都不知道……

优:……第一次外出,有什么感想吗?

奥尔托斯:……如果跟我在一起的不是地上之民的话,就完美了。

     啊,你要跟我保持1米以上的距离哦。

优:这么窄的地方你觉得可能吗!

优:而且,你现在可是要带着地上之民去圣都啊,还在意这些有的没的……

奥尔托斯:你如果迫不得已偷了一次东西,就会觉得再偷第二次、第三次也是一样吗?

优:那倒不是……

奥尔托斯:所以嘛。

优: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防着。

第六话:圣宫

聖宮
[展开/收起]
匹斯提亚:好啦……

匹斯提亚:那、那个,圣水大人,飞行的时候比较晃,实在抱歉。您没事吧?

梅露可:那个没关系啦……比起那个,我还是希望能把我送回优那里。

匹斯提亚:圣、圣水大人……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那是不行的!

匹斯提亚:地上之民是尚未被神宽恕的罪人!

     我是不可能把您带到地上之民身边去的。

梅露可:所以说了都是误会啦!我不是什么圣水,说到底我根本就不是水啊!

梅露可:而且,我也不是被优抓住的!

匹斯提亚:但、但是……您见到殿下以后,您一定也会明白自己的状况的……!

梅露可:又是那位殿下吗……

梅露可:(喵……不管说多少遍她都不懂……)

梅露可:(这样的话……只能去和匹斯提亚小姐口中的那位殿下直接交涉了……)

梅露可:明白了,那就去见那位殿下吧。

Kg1-6-1.jpg

匹斯提亚:真、真的吗?!谢谢!您终于想明白了!

梅露可:其实并不是啦……

梅露可:……这里是哪里啊?

匹斯提亚:这是圣宫里给大家歇脚的地方。殿下在祈祷之间,我马上带您过去。

梅露可:那就麻烦你啦。

梅露可:不过,在路上我就觉得了,这座城市真是充满生机啊……

匹斯提亚:是的!今天是圣米谢丽雅日,所以尤其热闹!

梅露可:拉维奥尔先生他们也说过,这究竟是什么节日呀?

匹斯提亚:是迎接圣米谢丽雅大人……圣翼大人来到圣宫的日子,在这一天,人们举城欢庆,感谢神明将圣翼大人赐予我们。

     然后,还要向神明献上祈祷。

匹斯提亚:今年是第16年了,每年的今天,都会有很多人从各地赶来这里,参加朝圣活动!

Kg1-6-2.jpg

梅露可:是这么盛大的庆典啊……!

匹斯提亚:当然啦!

匹斯提亚:圣都中,不,所有拥有翅膀的人们,都会敞开门扉,牵起双手,抛却仇恨和争吵,整夜欢庆,直到第二天的朝阳升起。

匹斯提亚:所以,就只有今晚,除了在圣宫工作的人,几乎所有人都会放假。

梅露可:在圣宫工作的人……也就是拉维奥尔先生和匹斯提亚小姐你们……

梅露可:也就是说,匹斯提亚小姐你们在城里的人欢庆的时候,还要工作一整天!

匹斯提亚:是的。特别是圣宫守护团,每年都要全员出动,进行警备工作。

匹斯提亚:作为侍者的我,为了保证殿下安然无恙,也要一直侍奉左右。

梅露可:好、好辛苦……!

匹斯提亚:不会的!不如说,能成为殿下的侍者,是无上的光荣!

Kg1-6-3.jpg

匹斯提亚:侍者是离殿下最近的人,侍者的工作就是要让殿下安心,为此要实现殿下的愿望!

梅露可:是这样呀……

匹斯提亚:而且,殿下非常温柔体贴,会在第二天给圣宫所有的人放假!

梅露可:匹斯提亚小姐很喜欢那位殿下呢~

匹斯提亚:喜、喜欢什么的……!

匹斯提亚:那、那、那太僭越了!殿下可是最接近神的存在!

匹斯提亚:我能够去做的,就是尊敬殿下,不去扰乱殿下的心灵。

梅露可:这、这样……

匹斯提亚:……殿下很温柔的,您可千万不要误会。

梅露可:喵……?

匹斯提亚:像我这种,翅膀并不大的人,能够成为侍者,都是因为殿下的温情。

梅露可:温情,是……

匹斯提亚:我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的时候,有一次迷了路,偶然撞见了正在泉水中净身的殿下。

匹斯提亚:我那时还不知道她成为殿下的理由,不仅闯进了净身之地,还很没礼貌地要殿下和我一起玩。

匹斯提亚:殿下却温柔地答应了我的要求,和我一起摘花、玩水。

匹斯提亚:当然,很快就有警卫过来,把我抓了起来。

匹斯提亚:除了在圣宫工作的人,其他人闯入净身之地就是犯罪,即便是小孩子也是不能原谅的。

匹斯提亚:但是,殿下却救下了这样的我。她说,希望我做她的直属侍从。

匹斯提亚:就这样,我成为了殿下的侍者,并一直侍奉她到现在。

梅露可:原来是这样……

匹斯提亚:所以,我一定要成为一名合格的侍者。

梅露可:不过……我还是不明白,这和你不能喜欢那位殿下有什么关系呢……

匹斯提亚:殿下是最接近神明之心的纯洁、神圣的存在,不能沾染上俗世的感情。

Kg1-6-4.jpg

匹斯提亚:……这种像倾慕姐姐一样的感情,是不合适的。

梅露可:匹斯提亚小姐……

匹斯提亚:我、我真是的,竟然对圣水大人说了这种事……!

匹斯提亚:没、没关系的!在殿下看来,所有人都同样生存在天地间,所有人她都会慈悲相待!

匹斯提亚:那时闯入净身之地的就算不是我,她也一定会出手相救的!

梅露可:匹斯提亚小姐……

匹斯提亚:啊,圣水大人!我们到了!这里就是殿下所在的祈祷之间了。

匹斯提亚:殿下,之前提到过的圣水使者,我把她带来了。

请进。

梅露可:(最接近神灵,对何人都慈悲为怀……让匹斯提亚小姐如此倾慕……这位殿下究竟是怎样的人呢……)

Kg1-6-5.jpg

梅露可:……

梅露可:(房、房间的一面全是翅膀……这全都是那位殿下的翅膀……?)

匹斯提亚:那么,我先退到房间外等候。

梅露可:(难、难道就我们两个……!?)

Kg1-6-6.jpg

米谢丽雅:圣水……不,你是叫做梅露可吧。

梅露可:啊,是、是的哟。

米谢丽雅:请原谅我只能坐在床上。我这幅身躯连要自己移动都很困难。

梅露可:喵……?

米谢丽雅:我无力拍动这双巨大、沉重的翅膀,所以飞不起来,而且因为它的重量,我也很难长时间站立或走动。

米谢丽雅:我和也你一样。不借助他人之手,就无法移动。

梅露可:殿下……

米谢丽雅:……

米谢丽雅:呵呵……请叫我米谢丽雅。

米谢丽雅:因为你是圣水,所以你这样叫我,也不会有人为难你的。

梅露可:明、明白了……

梅露可:对了,是这样!我有话一定要对米谢丽雅小姐说,才会过来的!

米谢丽雅:……是什么呢?

梅露可:那个,我并不是匹斯提亚小姐说的什么圣水啊。

梅露可:我究竟是什么,我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我并不是水什么的。所以我肯定不是什么圣水啊!

梅露可:所以,请快点让我回到优的身边吧!

米谢丽雅:……是这样吗。我明白梅露可你的意思了。

梅露可:那就……

米谢丽雅:不过,我也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圣水。

梅露可:喵……!?

    可、可是,匹斯提亚小姐说,要是米谢丽雅小姐的话就可以……

米谢丽雅:梅露可,那位叫做优的人是你的朋友吗?

梅露可:是、是的。因为我说我想旅行,他就带着不能行走的我出来旅行了。

米谢丽雅:然后就来了到这个国家。

梅露可:不小心闯入了不能来的地方……真的非常抱歉。

梅露可:不过,我们真的是不小心的!请您一定要帮帮我和优啊……!

米谢丽雅:……

米谢丽雅:帮,吗……

梅露可:米谢丽雅小姐……?

米谢丽雅:梅露可,我可以见见那位优吗?

梅露可:喵!?可、可以是可以……为什么呢?

Kg1-6-7.jpg

米谢丽雅:我想知道,神明的真意。

第七话:遥远的心

遠い心
[展开/收起]
Kg1-7-1.jpg

梅露可:神明的……真意……?

匹斯提亚:殿下,您有什么吩咐?

梅露可:匹斯提亚小姐?米谢丽雅小姐是什么时候召唤她的呀!?

米谢丽雅:就在刚才。

米谢丽雅:我很喜欢魔法,虽然所学尚浅,也有各种限制,不过可以传话给远处的人。

米谢丽雅:匹斯提亚,把送到离塔的那位地上之民带来这里吧。

匹斯提亚:是。

匹斯提亚:……咦?

报告殿下。

米谢丽雅:啊,来得正好。匹斯提亚,让拉维奥尔进来吧。

匹斯提亚:遵、遵命……

米谢丽雅:拉维奥尔,我听说你把地上之民送去了离塔。

拉维奥尔:是。刚刚把他送到。

米谢丽雅:抱歉让你白跑一趟,还请你把他带到这里来吧。

拉维奥尔:这……

拉维奥尔:虽然您这么说了……这样可以吗?

米谢丽雅:……嗯。我……想知道一些事。

拉维奥尔:……

拉维奥尔:遵命。我马上把人带来。

匹斯提亚:……!请、请等一下……

米谢丽雅:匹斯提亚?

匹斯提亚:……!非、非常抱歉!我竟贸然质疑殿下的想法……

匹斯提亚:可、可是,我们的羽翼,是神明为了让我们远离大地、接近天空而赐予的……

匹斯提亚:拥有羽翼的我们……而且,还是拥有圣翼的殿下您,要主动接近地上的罪恶,这……!

匹斯提亚:这是可能会被神明没收羽翼的行为啊……!

米谢丽雅:或许如此。

匹斯提亚:那,为什么……

米谢丽雅:正因如此啊。

匹斯提亚:殿、殿下……?

拉维奥尔:那么,我先告退了。

匹斯提亚:拉维奥尔大人……

匹斯提亚:(我不明白。我一点都不明白殿下在想什么……)

匹斯提亚:(明明作为侍者在殿下身边侍奉了整整3年。可是直到现在,对殿下的所思所想,我还是根本无法揣测。)

匹斯提亚:(还是说,像我这种人,想要了解拥有神翼的殿下的想法,本身就是错误的……?)

匹斯提亚:(明明拉维奥尔大人好像能明白殿下想做什么……)

匹斯提亚:(不过,拉维奥尔大人远在我成为侍者之前就一直守护在殿下身边了。)

匹斯提亚:(所以,他比我更了解殿下的想法,也是理所应当的……)

匹斯提亚:(……!)

匹斯提亚:(连拉维奥尔大人也没有阻止,也就是说,殿下这么做,或许是得到了神明的什么旨意吧。)

Kg1-7-2.jpg

匹斯提亚:(殿下是一定不会错的!一定是这样……!只是我不明白而已……!)

匹斯提亚:(只是我不明白,而已……)

拉维奥尔:(米谢丽雅大人居然会说想见地上之民……)

拉维奥尔:(虽然她只是想确认一下,不过……事情搞不好会给圣都带来混乱……之后或许要做一下善后的准备。)

拉维奥尔:(……不过,现在时机刚好。只要就这样,把那名少年带离那座塔的话……)

费耶尔:团长!不能让团长触碰地上之民,我跟您一起去。

拉维奥尔:(说到底,当时如果费耶尔没注意到,再随便糊弄一番就能把他送回地上了吧……)

拉维奥尔:(糊弄,吗)

费耶尔:团长?

拉维奥尔:没事,我知道了。你跟在后面。我打头阵。

费耶尔:明白!

Kg1-7-3.jpg

拉维奥尔:(也没能跟他们两个解释太多……要是他们能乖乖地什么都不做的话就好了……)

【过场】

安塞伽尔:咕噜噜噜~!

优:谢、谢谢……唔、有点头晕……

奥尔托斯:这就是草……从上面俯视的时候,我还以为草都是一个颜色的,不过细细一看,颜色还是有区别的啊。

奥尔托斯:……

优:呜哇!你干嘛突然跑起来……!

奥尔托斯:不是……很想笔直地往前猛冲一次……

Kg1-7-4.jpg

奥尔托斯:哈哈……没有墙壁!好奇妙!好奇妙的感觉……!

奥尔托斯:想要跑向哪儿……就能跑去哪儿……

奥尔托斯:……是了!这就是自由吗……!

优:……

奥尔托斯:……!

Kg1-7-5.jpg

奥尔托斯:那、那么,我们去圣都吧。

优:啊、好……

奥尔托斯:那边看到的就是了。那就赶快……

奥尔托斯:嘶,好疼!

优:怎么了!?

奥尔托斯:脚受伤了……!

优:扭了吗?

优:喂,为什么你没穿鞋啊!

奥尔托斯:我没有鞋子。

优:啊……对啊,你本来没打算出塔的……

优:唔,在市里买一双就好了。不过这附近的草丛里好像藏着不少石头,光着脚很危险吧。

优:真没办法,我把你背到市里吧。

奥尔托斯:有个问题,我还不知道能不能让你背……

奥尔托斯:以前,去触碰地上之民这种事,我想都不会去想的。真要去触碰地上之民的话,我还是自己走吧,哪怕走到满脚是血呢。

优:我看着自己都觉得疼,还是算了吧……

优:而且,和地上之民接触,也不会发生奥尔托斯你们说的那些事的。

优:我和空之国的其他人也握过手,并没有出现什么失去了翅膀啊、生病了啊的事。

奥尔托斯:……

Kg1-7-6.jpg

优:……真的,我们不是奥尔托斯你们所说的那种存在。

优:确实,空之国人们的信仰,对于我们来说是十分陌生的。

优:因为尚未得到神明的宽恕,所以没有羽翼,这种说法,我倒也不能断定它是错的。

优:不过,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只是触碰的话,我觉得是不会触怒神明的。

Kg1-7-7.jpg

奥尔托斯:……我已经没有退路了。你看起来确实不像在说谎。

奥尔托斯:可是,万一,连这个光环都失去的话,我真的……

优:……

优:嗯……我明白了。那这样吧。

优:你哥哥也说过,不直接接触的话就没事。我做点处理吧,不会让你直接碰到我的皮肤。用布包上就可以了吧?

奥尔托斯:OK,那我就原谅你了。

优:你这么不情愿的话,就不要爽快地把脚伸过来啊!?

奥尔托斯:我还是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

优:只是脚底有点划破了吧!

奥尔托斯:超级痛啊!可恶,真该让你也尝尝这滋味……快摔倒吧,快摔倒!

优:不要给我施什么奇怪的咒!

优:(不过……要是一直待在那间屋子里,就连受伤的机会也没有了吧)

优:……

优:那个啊,然后呢?你到底打算怎么去找翅膀?

奥尔托斯:这个……

优:这个?

奥尔托斯:这个,我现在就开始想。

优:……

奥尔托斯:……

优:就你这样还敢责备我?!我还以为你已经想到办法去找翅膀了啊!

奥尔托斯:我根本都没出过塔啊!怎么可能有办法!我现在开始想啦!

优:……总之,先去圣都买双鞋,顺便收集点情报吧。

奥尔托斯:……是啊。

Kg1-7-8.jpg

奥尔托斯&优:真是前途灰暗啊……

第八话:鞋子与翅膀

靴と翼
[展开/收起]
Kg1-8-1.jpg

优:唔,鞋店在……

奥尔托斯:那条路往左。

优:你知道吗?

奥尔托斯:15……不,16年了啊。我一直都在从塔上眺望这座城市。

奥尔托斯:圣都的哪里有什么,是怎样的路,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优:这样……

奥尔托斯:啊,前面直走。虽然有点窄,不过这样不容易被在上面飞的人发现。你要是被发现的话就糟了。

优:是啊。不过,人都在上面,在下面完全不会碰见谁呢。

奥尔托斯:是啊……尘土飞扬的,还有不少小石头。几乎没有人会走下面的道路吧……

优:……

优:嗯?鞋店是那家吗?

奥尔托斯:啊,应该是……

奥尔托斯&优:……

优:我们已经到了店铺正下方了……可是要怎么上到店里去呢……?也没有台阶……

奥尔托斯:啊……我怎么给忘了。这也是啊。有翅膀自然不需要什么台阶。

奥尔托斯:就从塔里出来,我就有点飘飘然了。在得到翅膀之前,我都是不自由的啊。

奥尔托斯:都是与地上之民一样的,无法摆脱地心引力的、悲惨的存在……

优:……唔,虽然不能飞啦,但是只要有脚就可以爬墙吧。

Kg1-8-2.jpg

优:找找哪里可以爬上去吧。也许沿着哪里就可以爬到鞋店去了呢。

奥尔托斯:……那就找找吧。

Kg1-8-3.jpg

奥尔托斯:(……我想要翅膀。那样的话,就可以和哥哥……和大家一起,从高高的天空俯瞰美丽的圣都了。)

【过场】

费耶尔:团长,这……

拉维奥尔:……迅速通告圣宫守护团所有成员。

拉维奥尔:地上之民可能已经潜入了圣都。在圣都之民发现他之前,不管怎样都要把他找出来。

费耶尔:好、好的!

拉维奥尔:不过殿下也有旨意。不得粗暴行事。

费耶尔:明、明白!

拉维奥尔:……也不在下面这一层,也就是说,你也和那个少年一起走了吗,奥尔托斯。

拉维奥尔:为什么呢,我不明白。明明只要你在这座塔里,我就能守护你。

拉维奥尔:仅仅眺望已经不能满足你了吗?望远镜里看到的神圣之都,对你而言,有着无法抗拒的美吗?

拉维奥尔:(在望远镜的那一头,人们载歌载舞、庆祝圣米谢丽雅之日,。)

拉维奥尔:(大家都相信,殿下终有一日会带领我们去往神的身边。)

Kg1-8-4.jpg

拉维奥尔:(真正可怕的,不是神。是人。是被自己心中的神所操纵着的,人。)

【过场】

梅露可:(虽然费耶尔先生说马上就会找到……)

梅露可:(空之国的人们,对地上没有翅膀的人不太友好的样子。优没事的吧……?)

Kg1-8-5.jpg

米谢丽雅:梅露可,请放心。

梅露可:喵!?

米谢丽雅:这种时候,如果自己能移动的话就好了。你是在这么想吗?

梅露可:喵……

米谢丽雅:我明白,因为我和你十分相似。

米谢丽雅:然而,我们自己总是无法拯救任何人。无法行动的我们,只能等待下去。

米谢丽雅:没事的。有拉维奥尔在,优失踪的事一定能顺利解决的。

梅露可:确实,拉维奥尔先生在第一次见面时,就打算帮助优呢。

梅露可:喵!不、不过,仔细想想,是因为他说那是空之国神明的指引啊!

梅露可:也就是说,其实他可能并不关心优……

米谢丽雅:这点你不必担心。他并不会因为谁是地上之民就冷淡对待。

梅露可:米谢丽雅小姐……您非常信任拉维奥尔先生啊。

米谢丽雅:嗯。因为他和我有着同样的秘密。

梅露可:那究竟是……

殿下,时间到了。

米谢丽雅:啊,已经这个时候了啊。我知道了。

梅露可:喵?     接下来有什么事吗?

米谢丽雅:和拉维奥尔一样。要演戏了,哟。

【过场】

优:终于到了……

奥尔托斯:终于……

奥尔托斯:那,我去买鞋,顺便打听点消息。你要在阴影里藏好啊。

优:知道了。

奥尔托斯:……

优:……?你不去吗?

奥尔托斯:去之前再来复习一遍。说,请给我一双鞋,然后给钱,就可以了吧?

优:(是了,他也是第一次买东西啊……)

优:是啊,那要我扮演店老板吗?

奥尔托斯:完全不想从地上之民那里买东西啊……

优:那,就请你麻利点直接去店里吧。

奥尔托斯:没办法了……我就让个一百步,把你当成雕像来练习吧。

优:说到底雕像根本不会做买卖吧!

【过场】

Kg1-8-6.jpg

鞋店大婶:欢迎光临。想要什么样的鞋子?

奥尔托斯:呃,那边那双看着很结实的……

鞋店大婶:哇呀!

奥尔托斯:怎、怎么了?

鞋店大婶:你、你的翅膀怎么了!而且还像地上之民那样站在地上……!

鞋店大婶:莫、莫非真是地上之民!?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混进来的,不过我马上通知圣宫守护团!

奥尔托斯:等、等等!

鞋店大婶:谁会等啊!怎么能让还未被神明宽恕的你们进入圣都!

鞋店大婶:我是不会背叛神明和天空之民的!要是做了那种事,我就无法在这里立足了!

奥尔托斯:不是的啊!你看!我有光环吧!?

鞋店大婶:啊……

奥尔托斯:其实只是最近出了点事故,翅膀受伤了……而且,居然伤到了神赐之翼,心里觉得实在愧对神明,所以就用布包了起来。

鞋店大婶:什么啊,原来是这样!刚刚怀疑了你,真是对不起!竟然还把你错认成了地上之民……!

奥尔托斯:哈、哈哈……您能明白就好啦。

鞋店大婶:因为翅膀受了伤,所以来买鞋子了吧。

鞋店大婶:虽然只是在疗伤期间,但是你只能像地上之民一样在地上走路,还是很可怜啊……

鞋店大婶:我居然还怀疑了你,就送小伙子你一双鞋赔礼吧。

鞋店大婶:所以,打起精神来吧?很快治好伤就又能飞啦!

奥尔托斯:谢、谢谢……

奥尔托斯:……啊,那个,我有点事想问一下。

鞋店大婶:想问什么?唔,应该有在翅膀受伤的时候穿的鞋……

奥尔托斯:那个,殿下是……

鞋店大婶:啊,原来如此!

奥尔托斯:……!?

鞋店大婶:小伙子接下来是要去见殿下吧!

鞋店大婶:最接近神明的殿下,一定会帮你向神明祈祷,让你的伤势迅速恢复的!

奥尔托斯:哎……?

鞋店大婶:嗯?怎么了?

鞋店大婶:小伙子也是有愿望要去向圣米谢丽雅殿下祈求吧?既然你在圣米谢丽雅日特地过来买鞋子。

Kg1-8-7.jpg

奥尔托斯:……没、没错。

鞋店大婶:不用这么一脸不安的!

鞋店大婶:只要是敬仰神明的天空之民的愿望,无论是什么,殿下都会转告神明的。

鞋店大婶:只要小伙子你好好反省让翅膀受伤的事,殿下一定会帮忙传达你的心愿的!

鞋店大婶:然后,只要你许下的愿望与你自身相符,神明一定会帮你实现的。

鞋店大婶:喂,等一下!你的鞋子!

奥尔托斯:啊,谢、谢谢……

鞋店大婶:咦,小伙子……

奥尔托斯:……?

鞋店大婶:没、没什么!

鞋店大婶:对了,翅膀受伤了的话,要去圣宫很困难吧?我拜托一下我家那位,让他带小伙子你去圣宫吧?

奥尔托斯:那……

奥尔托斯:……很感谢您,不过不必了。我还有同伴在。

鞋店大婶:啊,这样吗?那我就放心了。让那人把你带去圣宫就好了。

鞋店大婶:那么,路上小心喔。把你误认为地上之民,真是十分抱歉。

Kg1-8-8.jpg

奥尔托斯:……没关系。谢谢您的鞋。

第九话:万祈的圣翼

万祈の聖翼
[展开/收起]
优:……为什么,不找别人带你去?

奥尔托斯:……天空之民要信守诺言。既然我已经说过了要帮你,就绝对不会食言。

奥尔托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哥哥没有告诉过我圣宫里来了一位新的圣女。

奥尔托斯:圣宫有主人住进去了的话,就要称呼那位主人为殿下。

     你所说的殿下,一定就是圣女大人……圣米谢丽雅大人吧。

奥尔托斯:也就是说,你的朋友应该在圣宫里。

Kg1-9-1.jpg

奥尔托斯:但是,你一点都不清楚圣都的事。要是没有我帮忙,是到不了圣宫的吧?

优:话是这么没错……

奥尔托斯:还是说……你已经不想去了?

优:哎?

奥尔托斯:我们用正规手段,是肯定进不了圣宫的。

奥尔托斯:先不说我们得从想办法潜入进去这一点,你的朋友不是还被视为圣水使者了吗?要是被发现,我们就麻烦了。

奥尔托斯:要回头的话,就只有现在了。

优:……我是,不会回头的。

奥尔托斯:……你,很重视那个朋友呢。

优:……嗯,她一直都很照顾我,而且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

奥尔托斯:这样啊。那我们的目的地还依旧是圣宫对吧。

优:是啊。

优:要是那位,圣女大人真的能实现别人的愿望的话,只要告诉了她你想要羽翼这件事也是能实现的吧?

奥尔托斯:不是由殿下来实现。所谓的殿下,是指最接近神的人。

奥尔托斯:所以,她能将我们的心愿传达给神……传说是这么说的。

奥尔托斯:虽然不清楚现在的殿下是什么情况,但她既然在圣宫,肯定也能像圣特亚托丽美雅那样将我们的祈祷传达给神。

奥尔托斯:……如果,真的如同哥哥所说,其实是神一不小心忘记给我加上翅膀的话。

奥尔托斯:现在应该还是有可能把那时未添上的羽翼还给我的。

优:……

奥尔托斯:怎么了?

优:……不,没什么。

Kg1-9-2.jpg

优:不过啦,就算神没有保管好奥尔托斯的羽翼,应该也会有别的方法能得到才对。

优:还是先要去那个叫圣宫的地方才行吧。

奥尔托斯:马上要去圣宫了,就别说那种不吉利的话了啊。只要神没把我的羽翼给了别人就好……

优:只是突发奇想,抱歉。

优:那么,到底该怎么去圣宫?好像和圣都的陆地并不是相连的……

奥尔托斯:有一座很少被用到的旧桥。

     虽然旧但很结实,而且是在一个很不显眼的地方,可以偷偷进入圣宫。

奥尔托斯:……如果它不是给那些在圣宫被切下羽翼的罪人用的桥就好了。

优:……没关系吗?

奥尔托斯:还有别的办法吗?

奥尔托斯:不能拜托魔宠哦。圣宫的警备很森严,很快就会暴露的。

优:……想不到了。

奥尔托斯:那么,就当是没有异议了。赶紧走吧。

优:……我知……

Kg1-9-3.jpg

(哎呀,那不是圣宫守卫团的人吗!)

优:糟了,快藏起来!

奥尔托斯:好窄!不是说过不要进入我半径一米以内的吗!

优:赶紧躲好啊,别说那种傻话了!

鞋店大婶:今天可是圣米谢丽雅之日啊,您怎么还一脸愁容的?

费耶尔:啊、没、没事!老板娘您真的不用担心我的。

鞋店大婶:就算您这么说,连团长大人以外的守卫都会露出这种表情应该能说明情况很严重了……

费耶尔:呃,不是的,其实我是想像团长那样时刻保持精神集中的状态,但一不小心连表情都开始模仿团长了。

费耶尔:说出来还有点不好意思,所以请对其他人保密哦?

鞋店大婶:啊哈哈,原来如此!我知道了,那么这件事就是神和我和守卫大人之间的秘密了。

费耶尔:太好了。那我们就先……

鞋店大婶:啊,对了。

费耶尔:怎么了吗?

鞋店大婶:圣宫守卫团的团长先生有弟弟吗?

费耶尔:为什么这么问?

鞋店大婶:也没什么啦,就是刚才来店里的男孩子,长得实在是太像团长先生了。

鞋店大婶:之后突然想到,那人该不会是他的弟弟吧。

费耶尔:是吗。但很遗憾,并不是。

Kg1-9-4.jpg

费耶尔:团长他没有弟弟。

【过场】

费耶尔:……还好,没有被发现。

费耶尔:托伊菲尔、艾利奥塔斯。

    要注意保持平时的表情,就装作只是在巡逻的样子吧。不能像刚才那样让居民们感到不安。

费耶尔:要是地上之民的事被知道了,街道会陷入恐慌的。

费耶尔:……无论如何,都要在圣都的人发现之前,把地上之民找出来……

费耶尔:接下来是南区。走吧。

……

优:……他们在找的人,好像只有我。

奥尔托斯:因为没有人认识我啊。

优:……

奥尔托斯:……但是,只要能得到羽翼我就不用再躲起来了。也可以告诉大家我就是哥哥的弟弟。

优:啊、是啊……

优:……

优:但是……

奥尔托斯:(但是……事情变得有点棘手了。比预想中暴露得还要早)

奥尔托斯:(要是被抓到,而且窝藏地上之民的事暴露了,可能哪怕得到了羽翼也马上就会被切下)

奥尔托斯:(那样的话……就无法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吧)

奥尔托斯:……

优: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没事。

奥尔托斯:(……我不帮他的话他肯定去不了圣宫。即使没有羽翼,我也是天空之民。要是连这种品德都失去了的话,也就和地上之民没什么两样了)

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走吧。

优:……

优:……谢谢。

奥尔托斯:又不是为了你。

优:那也得谢谢你。

奥尔托斯:……不要忘了,我是天空之民。我可没有和地上之民搞好关系的打算。

奥尔托斯:……

优:……也是啊。

Kg1-9-5.jpg

优:走吧,我也必须要去见梅露可。

啊,圣米谢丽雅大人。

前几天,食云怪吃掉了雨云,所以最近雨量减少了。

请,让神赐予我们新的雨云吧……!

米谢丽雅:陷入苦难的,我的同胞啊。

     你的祈祷,我米谢丽雅听到了。

哦哦!十分感谢、十分感谢……!

请用您的那羽翼,将我的祈祷传达给神吧!

梅露可:开始之后,就一直好多人进进出出,向米谢丽雅诉说心愿呢……

Kg1-9-6.jpg

匹斯提亚:今天是圣米谢丽雅之日。只有在这天,不止是在圣堂,直接向殿下祈祷也是可以的。

匹斯提亚:但是,因为没法将所有人的祈祷都应允下来,所以能像这样到殿下面前来的,就只有通过抽签被选上的人。

梅露可:向米谢丽雅祈愿的人已经多到必须要通过抽签来挑选了吗?

匹斯提亚:当然了!能成为圣宫主人的,就只有被神爱着的圣女大人、圣人大人而已。

匹斯提亚:在圣特阿托里美亚大人之后,这数百年间,圣宫里都是空荡的。

     能像这样,实实在在地被殿下接见,向她倾诉心愿,这件事本身就像奇迹一样了。

梅露可:确实,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能体会到那些人想见到米谢丽雅小姐的心情了呢……

匹斯提亚:而且呢,还不只是这样。这次的殿下,也许,真的能实现吾等天空之民的夙愿!

梅露可:夙愿?

匹斯提亚:是的!

匹斯提亚:那即是,吾等天空之民得以穿越云壁侍奉于神的身边……

匹斯提亚:这是吾等在最初,被从居于地上的罪孽中赦免出来、授予可以接近天空的羽翼时起,就一直在祈祷的事!

梅露可:米谢丽雅小姐她,可以实现这个愿望吗?

匹斯提亚:是啊,只要殿下得到成长,总有一天一定可以的!那巨大的羽翼,就是证明。

匹斯提亚:拥有那比大天使族的人还要更大的羽翼的话,一定能高高飞起,穿越云壁。

匹斯提亚:那样,就能到达天边的神的身边。那时,也便是吾等的心愿达成之时。

梅露可:所以米谢丽雅小姐,才被称为最接近神的人呢……

匹斯提亚:是的。

匹斯提亚:也正因为,殿下会将吾等的祈祷传达给神,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在圣米谢丽雅之日来到圣都。

梅露可:原、原来如此呢……

匹斯提亚:下一个就是最后一位了。圣水使者大人,可以再稍等一下吗?

梅露可:好的。

梅露可:(因为最接近神,所以米谢丽雅可以向神传达心愿……)

梅露可:(但是……明明祈祷的事还没有成真,刚才的那些人,也都带着笑容回去了)

梅露可:(那些人,是觉得这样就够了吗?还是说,只要米谢丽雅小姐向神传达了,愿望立刻就会实现……)

啊,神,圣米谢丽雅大人、非常感谢!

梅露可:喵?窗外有什么声音……

Kg1-9-7.jpg

梅露可:是下雨了呢。

第十话:你不明白

あなたがわからない
[展开/收起]
Kg1-10-1.jpg

奥尔托斯:这边,快过来!

优:好!呜哇,下雨了……!

奥尔托斯:马上就到通向圣宫的桥了。反正应该不会有人在那附近,先在那底下休息一下吧。

优:好的!

优:在这里应该就能躲雨了。

奥尔托斯:好累……(受伤的脚也好疼……)

优:我也是。像这样被追捕还真够受的……完全不能掉以轻心。

优:……怎么回事?好像听见有什么声音。

奥尔托斯:不是在找我们的声音。是大家在为雨欢呼。

优:为雨?

奥尔托斯:之前不是说过圣特亚托里美雅的事吗?雨是从神赐予的神圣的雨云中降下的。

奥尔托斯:最近都没下过雨,又正好是在这圣米谢丽雅之日,可能更让人高兴吧。

优:是吗。对空之国来说水是神圣的东西啊……

奥尔托斯:(但是……让大家感到欢喜的雨,为我带来的就只有寒冷而已。要是有羽翼的话,就能和大家一起庆祝了)

奥尔托斯:(要是有羽翼的话……)

奥尔托斯:(但是,神真的会给我羽翼吗)

优: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不知道。我,并不了解神)

奥尔托斯:(塔里有的圣书和历史书都读过无数次了。每天,也都能看见圣都的人去向神祈祷)

奥尔托斯:(但我其实……根本就不了解神)

奥尔托斯:(要是有羽翼的话,就能像大家一样了解神了吗。要是有羽翼的话,就能像大家一样……)

优: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怎、怎么了?

优: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吗?

奥尔托斯:啊、没事……

优:该不会,是脚疼了吧。

奥尔托斯:诶?

优:也是啊,肯定会疼的吧。虽说穿了鞋子,但受的伤又还没有处理,伤口当然会恶化……

优:要是因为下雨,伤口化脓了就不好了,先把鞋脱了吧。

奥尔托斯:……

Kg1-10-2.jpg

优:我懂的,不会直接碰的。这样就行了吧?

奥尔托斯:……谢谢。

奥尔托斯:我讨厌你。

优:前后不通吧……

奥尔托斯:(……他很危险。是没有羽翼的地上居民。和在天空生活的大家,不一样)

奥尔托斯:(没有光环也没有羽翼的他,是无法在我憧憬的世界里生活的)

优:好了,弄好了,把鞋穿上……

优:阿嚏!

奥尔托斯:……下雨天会降温的。

     这里比那座塔的位置要低,所以还算好。

优:是吗……

优:阿嚏!

Kg1-10-3.jpg

奥尔托斯:……虽然之前说过不能靠近我半径一米之内,但这块布也没那么大。分给你一半吧。

优:……可以吗?

奥尔托斯:但是,不要直接碰我啊。圣宫就在眼前,这个节骨眼失去光环可不行。

优:……

Kg1-10-4.jpg

优:谢谢。

  ……虽然发生了很多事,但我……并不讨厌你。

奥尔托斯:呜哇。

优:摆出这么一副厌恶的表情,我也是会受伤的啊。

奥尔托斯:就算你说这种话,我也不会把布多让给你的。

优:放心吧,一开始就没期待过你能那么好心。

奥尔托斯:哈啊?我对地上居民已经够好心了吧?

咕~!

奥尔托斯&优:……

优:要是因为肚子叫,被警卫发现了怎么办。

奥尔托斯:太糟糕了。

奥尔托斯&优:……

优:……算了吧。再因为这种事吵架,只会让肚子更饿。

奥尔托斯:……是呢。

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平时哥哥都会把食物带过来,所以还从来没像现在这样饿过肚子呢。虽说并不想在那座塔上继续生活下去了……)

奥尔托斯:(但即使如此,那里还是比任何地方都安全。哥哥保护着我,让我免受一切伤害……但是那里)

奥尔托斯:(没有可以在像现在这样因寒冷而颤抖时,分享体温的同伴)

奥尔托斯:(只能看着圣都的大家为了降雨而欢喜,自己一个人因寒冷而颤抖)

奥尔托斯:(其实,我很讨厌雨天)

奥尔托斯:好想要羽翼啊……那样的话,我也一定能……

优:……

优:啊。

奥尔托斯:嗯、怎么了?

优:雨好像要停了。

奥尔托斯:真的。天已经完全黑了……

优:城镇那里还是亮的……桥这边已经漆黑一片了。

奥尔托斯:因为他们要通宵庆祝。桥这边这么暗,刚好方便我们潜入宫殿里。

奥尔托斯:走吧。

优:……

奥尔托斯:怎么了吗?

优:我说。

奥尔托斯:什么?

优:要是,神已经把你的羽翼给了别人,即使向神祈祷,也不能得到羽翼的话,你要怎么办?

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谁知道呢?大概只能回到塔里了吧。只不过,是因为别的理由被关起来罢了。

优:真的好吗?

奥尔托斯:没有人会想要永远生活在那座塔里的。

优:话虽如此……

奥尔托斯:但这是没办法的事吧。没有羽翼的家伙要想在天空生活,就只能住在那里了。

优:……地上也有很多很多不输给圣都的美丽的地方。

奥尔托斯:是吗……?

优:呜哇,完全不相信的样子……

奥尔托斯:因为,地上是罪孽之地,怎么可能有美丽的东西。

优:……啊真是的,我知道了。

优:……要是能得到翅膀就好了啊。

Kg1-10-5.jpg

奥尔托斯:……你也是,要是能见到朋友就好了。

【过场】

梅露可:这雨……难道说是米谢丽雅……

米谢丽雅:不是。

梅露可:米谢丽雅小姐……看起来好累的样子。

米谢丽雅:看起来是这样的吗。

     ……嗯,大概确实如此。

梅露可:一定是因为听了太久的祈祷。还是稍微休息一下……

米谢丽雅:不。对我来说必要的,一定不是休息,而是要了解。

梅露可:了解?

米谢丽雅:梅露可,你知道我为什么被称为圣女,被带到圣宫来了吗?

梅露可:喵?那是因为……翅膀很大对吗?

米谢丽雅:是的,没错。

米谢丽雅:大家都说这双羽翼是神宠爱的证明。

米谢丽雅:他们说现在虽然无法动弹,但总有一天会成长,能够振翅飞向天空,到神身边侍奉的那天也会到来。

米谢丽雅:但是啊,梅露可。

梅露可:米谢丽雅……?

Kg1-10-6.jpg

米谢丽雅:我一点都想象不出那一天的到来。

梅露可:喵……?

米谢丽雅:就算之后再过多长的时间,不管这身体变得有多成熟,这双羽翼都无法飞翔。

米谢丽雅:做不到的。

梅露可:你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事……?

米谢丽雅:你说为什么……因为这可是我的身体啊。

米谢丽雅:除神以外又有谁能比我更了解自己的事呢。

米谢丽雅:但人们却相信我总有一天能飞向天空,向我寄托愿望。

米谢丽雅:沉重。太沉重了。

米谢丽雅:背负着这样的重担,人是无法飞翔的。

米谢丽雅:这是我无法……

米谢丽雅:不,应该说是人无法掌握的,神之羽翼。

米谢丽雅:人们说,这双羽翼是为了飞向天空,靠近神明而存在的。

米谢丽雅:但是,你看到我现在这幅样子了吗?简直就像地上之民一样不是吗。

米谢丽雅:我们的羽翼,是古时身负罪罚的我们被赦免的证明。我们是被神选拔,允许靠近天空的天空居民。

米谢丽雅:然而,这对神之羽翼,却正是把我像是没有羽翼的地上居民一样束缚在地面,要碾碎我的存在。

米谢丽雅:……梅露可,我不了解啊。

米谢丽雅:我不了解神。

米谢丽雅:被称作离神最近,本该向神传达祈祷的我,不了解神。

米谢丽雅:每当迎来这个日子,被人们祝福、托付愿望之时,对神的疑问与自己的无力感就会涌现出来。

米谢丽雅:为什么我会被交予这双羽翼。为什么我谁都无法拯救。

     为什么拥有羽翼的我……

米谢丽雅:却无法飞翔呢。

梅露可:米谢丽雅小姐……

米谢丽雅:我想了解。想要了解神。但是,与那份愿望同样强烈的……

Kg1-10-7.jpg

米谢丽雅:是,想要舍去这双羽翼。

梅露可:……!

既然如此。

米谢丽雅:……?

Kg1-10-8.jpg

奥尔托斯:既然如此,就把一半的羽翼分给我吧。

第十一话:神,请指引我

示して、神さま
[展开/收起]
Kg1-11-1.jpg

优:等、奥尔托斯……!别这么突然……

梅露可:哎、优!?

优:梅露可!呃、啊、不能这么大声……!要是被房间外的那个女孩子听见了……!

米谢丽雅:没事的。这个房间的声音外面的人几乎听不到。

优:哎,啊、是、是这样啊……

优:(这个人就是被称为殿下的圣米谢丽雅……但是根据刚才偷听到的话来看,这个人不是市民口中那样的圣女……)

米谢丽雅:你说了想要羽翼吧。

奥尔托斯:……是啊。

奥尔托斯:……但只是开玩笑的。一不小心说出口了而已。

奥尔托斯:我已经知道你只是个拥有巨大翅膀的女孩子了。

     ……也知道了哥哥没有告诉我,你的事的理由。

奥尔托斯:抱歉就这么潜入进来了。虽说是进来祈求神给我一双羽翼的,但我祈祷的地方好像不该是这里……

米谢丽雅:那份愿望,让我听听吧。

奥尔托斯:哎……

Kg1-11-2.jpg

米谢丽雅:我会把这双羽翼的一半分给你。

奥尔托斯:……这种事真的能做到吗?

米谢丽雅:你是怎么用没有羽翼的身躯到达这里的?

奥尔托斯:那是……因为走了那座给被撤去羽翼的罪人用的桥……

奥尔托斯:……!

     ……难道说撤下的羽翼能够给别人吗?

米谢丽雅:没错。在拂晓的光芒中失去羽翼,同时也能够将它给予他人。

米谢丽雅:但是被给予的对象只能是天空之民。而且已经拥有羽翼的人是没办法接受的。

奥尔托斯:居然……能把羽翼让给别人……这是神的……

米谢丽雅:我不知道神为什么将这样的魔法赋予了我们。

米谢丽雅:但作为圣女被带到这里的我第一个学会的魔法,就是这个。

米谢丽雅:能将羽翼交予他人,这件事除了主教的几个人以外谁都不知道。

米谢丽雅:而且没有羽翼的天空之民能来到这里本来也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

奥尔托斯:这种事……

米谢丽雅:……要怎么办?

Kg1-11-3.jpg

奥尔托斯:……你、没关系吗?

Kg1-11-4.jpg

米谢丽雅:……

米谢丽雅:……必须要做仪式的准备工作。就拜托匹斯提亚吧。

     我的事就不用担心了。

【过场】

匹斯提亚:(等下等下等下,到底怎么回事……?刚才殿下所说的是、事实?还是我在做梦?)

匹斯提亚:(殿下居然要亲自放弃一半的羽翼,真的假的?这种事神绝对不会同意的。殿下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匹斯提亚:(还是说,因为殿下才是最接近神的人所以我无法理解?如果是拉维奥尔大人的话会明白吗?)

匹斯提亚:(怎么办,我该如何是好?应该违背殿下的命令吗?还是按殿下所说的准备仪式?)

匹斯提亚:(但是那样的话殿下就会……)

匹斯提亚:(但是既然她身为殿下,那么作为一介侍从的我出言干预,反而才会遭受神的惩罚吧……)

Kg1-11-5.jpg

匹斯提亚:(啊、神啊……我到底该如何是好?)

米谢丽雅:外面很明亮呢。

梅露可:听说大家要为了来到圣宫的米谢丽雅小姐通宵欢庆来着。

米谢丽雅:……

梅露可:……米谢丽雅小姐,这样真的好吗?确实只留下一半的话,翅膀变轻可能就能飞起来了……

梅露可:但是我听说失去自己的翅膀在空之国是最重的罪孽。

梅露可:即使奥尔托斯先生他们说没事,不管仪式是否能够顺利进行,米谢丽雅小姐可能都会陷入麻烦之中……

米谢丽雅:梅露可。

米谢丽雅:以你那无法自己移动的身躯,就算有朋友在身边,旅途对你来说也还是很辛苦的吧?

梅露可:那个……

Kg1-11-6.jpg

米谢丽雅:你应该能理解的。人总是有即使赌上自身,也想要拥有的事物。

梅露可:对米谢丽雅来说,是飞翔吗?

米谢丽雅:不是。

梅露可:喵?

米谢丽雅:我有想要了解的事。即使赌上这具躯体,也必须要确定的事。

梅露可:想了解的事……

米谢丽雅:就像你在探求自己的真相一样,我也有,想了解的真相。

梅露可:那么……米谢丽雅小姐在寻找的真相究竟是……

殿、殿下……

梅露可:匹斯提亚小姐?

米谢丽雅:……好像对那孩子做了很残酷的事呢。

落、落翼仪式的准备,做、做好了……

【过场】

费耶尔:找不到啊……应该已经到处都找过一遍了才对……

费耶尔:那个、团长?

拉维奥尔:……

费耶尔:呃、团长,怎么了吗?

Kg1-11-7.jpg

拉维奥尔:……不,没什么。继续搜索圣都。

费耶尔:是!

第十二话:节日

祝日
[展开/收起]
Kg1-12-1.jpg

奥尔托斯:呵呵,真漂亮啊。快看啊,地上会有这种景色吗?

优:喂,别到那么边缘的地方去啊。那边可没有扶手也没有栅栏。

奥尔托斯:城里都在庆祝圣米谢丽雅之日,光辉闪耀。

     明年我也能加入其中了。我也会成为能够给圣都增光添彩的一员!

优:没在听啊……

奥尔托斯:喂,快来这边看看。在这里看过去的风景最美了。

优:所以我都说了危……

Kg1-12-2.jpg

优:……确实很美。

奥尔托斯:是吧!?我也能把黎明的光芒中的这幅景色尽收眼底了。

奥尔托斯:能像大家那样,让羽翼折射光芒,辉映出水的纹样,使圣都光辉闪耀。

奥尔托斯:之后,还可以与大家一起享受雨天,在节日里,和陌生人一起,整晚都唱歌、跳舞、庆祝到天亮!

奥尔托斯:哥哥一定会很吃惊吧!但他也一定会为我高兴!

奥尔托斯:我们不用再隐瞒我们是兄弟的事了!哥哥也不用再背着别人溜进塔里!我们能够得到真正的自由了!

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

优:……

优:奥尔托斯说得没错,从这里看到的城镇真的很美。

  到处都闪耀着光芒。在城镇中被雨淋湿狂奔的事就像错觉一样。

Kg1-12-3.jpg

奥尔托斯:……是啊。

优:不提醒我半径一米的事了吗?

奥尔托斯:……因为马上就结束了啊。

优:那就握个手……

奥尔托斯:没允许到这一步。

优:什么嘛。

奥尔托斯:……喂,看着这样的景色,你还能说出地上也有不输给圣都的美丽风景这种话吗?

优:能啊。

优:比如说……在常夏之国的海里,能够反射月光的鱼在游动时,看上去就像大海在发光似的。

优:在雪之国的冬日祭那天晚上,穿着名叫米尔卡的民族服装的人都会聚在镇子里,非常热闹。

优:沙漠之国的夜晚虽然寒冷,但一切都是透明澄澈的,月光下的绿洲看上去十分奇妙。

优:动物之国能够看到美丽的烟火,还有……

奥尔托斯:是真的吗。

优:你还不相信……

优:……

奥尔托斯:它们,到底飞向了何处呢。为什么要飞走呢。

奥尔托斯:有不惜离开这个圣都,也要去的地方吗。也许,就是要去你所说的美丽的地方吧。

优:他们?

奥尔托斯:是指我的朋友们。有着纯白羽翼的两只候鸟。

奥尔托斯:其中一只是刚刚离巢的小鸟,还在练习飞行,经常到塔那边去。还有一只,可能是父母,或者是兄弟吧。

奥尔托斯:这几个月以来,我们成为了朋友……但今早却抛下了我,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优:……是什么样的鸟?

奥尔托斯:像这样……有着白色翅膀,挺大只的。

优:能对上你这个描述的鸟也太多了……

优:不过我听说有的候鸟会在全世界飞行,有可能是我也见过的鸟也说不定。

奥尔托斯:要是遇到了,帮我向它问声好。

优:我不是说了不知道是哪只鸟吗……

奥尔托斯:所以说地上之民就是……

优:这很明显是你的描述太糟糕了吧。

奥尔托斯:……我明明那么喜欢它们,可现在回想起来,却又想不出来它们到底是什么样的。

奥尔托斯:印象中只剩下渐渐远离塔的两对羽翼的光辉。

奥尔托斯:……或许是因为不仅是喜欢,同时也对他们抱有羡慕吧。

Kg1-12-4.jpg

优:……羽翼的话,天亮就能得到了啊?

奥尔托斯:……?

优:……?你不是很羡慕羽翼来着吗?

奥尔托斯:……啊。

Kg1-12-5.jpg

奥尔托斯:……啊、是这样。是啊,是的。

     所以已经不用再羡慕了。

奥尔托斯:喂,快看中央广场,大家都聚集在那里。天快亮了。

奥尔托斯:啊,不过今天的云特别厚,估计离破晓还有段时间……

优:因为下过雨啊……不过为什么要在破晓时聚到广场?

奥尔托斯:大部分的节日,都有在破晓的同时大家一同向天空干杯的习俗。

奥尔托斯:今天是圣米谢丽雅之日,要庆祝她入住圣宮。

优:不过人还真是多啊。

奥尔托斯:那是当然。城里所有人都要为她庆祝。

优:是嘛……

奥尔托斯:再有一会儿,在干杯的声音响起时,我就会重生了。

奥尔托斯:……唉,要是再早一天的话就正好是在15岁与16岁的交界上了。

优:交界?

奥尔托斯:我今天就16岁了。不过天亮之后,就是16岁零1天了吧?

奥尔托斯:所以要是能再早一天的话,感觉就像在16岁迎来转折点了。

优:今天是你生日啊。

奥尔托斯:是啊。虽说和圣米谢丽雅之日一比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Kg1-12-6.jpg

优:生日快乐。

奥尔托斯:……

优:奥尔托斯?虽说被身为地上之民的我祝福你可能会不爽……

优:哎、你怎么了!?

奥尔托斯:……不知道。可能是因为马上就能和你告别了,就高兴哭了吧。

优:喂喂、这种眼泪一点都不让人高兴……

奥尔托斯:(为什么会停不下来呢。不由自主就流出来了)

Kg1-12-7.jpg

奥尔托斯:(还是第一次。这样的……这样的事)

优:哎,等、等等,这是我的错?

  真的是我的错吗?你原来这么讨厌我啊,唉、总觉得有点抱歉……

在那里!

优:怎么了……!?

奥尔托斯:那是……

奥尔托斯:哥哥……?

第十三话:真面目 -identity-

正体 -identity-
[展开/收起]
Kg1-13-1.jpg

匹斯提亚:对、对不起、对不起、殿下……!但是、但是、我……!

     我觉得再这么下去,殿下就麻烦了所以……

米谢丽雅:所以就去告诉拉维奥尔了。

匹斯提亚:是的……!

米谢丽雅:你明白,这代表着什么吧?

匹斯提亚:我、我、不管什么惩罚都接受……!即使被除去羽翼,放逐到地上都无所谓……!

米谢丽雅:……那样的话,就算我能够到神的身边侍奉神了,也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哦?

匹斯提亚:即、即使如此……!

     我也不想看见殿下因为失去羽翼而、身陷痛苦!

匹斯提亚:请、请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匹斯提亚:就算是,殿下是要听从我所不知道的神的旨意,按照神的指引失去羽翼!

匹斯提亚:大家一定都不会懂……!失去羽翼的殿下,恐怕会被赶出圣宫……!那样的话,殿下就太可怜了……!

Kg1-13-2.jpg

匹斯提亚:殿、殿下……!殿下曾经救了幼小的我!

匹斯提亚:我也不想看到,如此温柔的殿下, 要因为神的指引,而不得不承受痛苦!

米谢丽雅:这不是神的指引。

匹斯提亚:殿下……

匹斯提亚:那为什么……?我一直都不懂。不懂殿下到底在想什么……!

匹斯提亚:殿下是最接近神的人,但却要见地上的人,甚至要像现在这样失去羽翼……!

匹斯提亚:居然完全无法理解殿下的心情……匹斯提亚没有资格当侍从了……!

米谢丽雅:匹斯提亚。

匹斯提亚:殿下……?

米谢丽雅:其实啊。就像你不了解我一样,我也一点都不了解神。

匹斯提亚:哎?

米谢丽雅:所以我才想要去确认。

Kg1-13-3.jpg

米谢丽雅:……神究竟存不存在,这件事。

匹斯提亚:……

匹斯提亚:(……这个人。和我一样,只是一介凡人。只是个温柔的女孩子,而已啊……)

【过场】

费耶尔:这究竟是……匹斯提亚大人说,希望不要让没有羽翼的人接触到破晓之光……

奥尔托斯&优:……

费耶尔:没有羽翼的有两个人。

奥尔托斯:哥……

拉维奥尔:其中一个是有光环的。大概是因为羽翼受伤了,感到不好意思,所以才用布缠着的吧。

费耶尔:但是为什么会和地上的人在一起……该不会是他帮着那人从塔里逃出来……

拉维奥尔:不会有那种事吧。做出那种事的话,他就不能再在这里生活下去了。

拉维奥尔:如果是天空之民的话,是不会做出让自己无法再进入圣都的事的。

费耶尔:说的也是……如果真的做出了那种事,也只有最为知晓神的意志的殿下才能宽恕他了……

费耶尔:不过,那个在地上之民身边的,到底是什么人……

Kg1-13-4.jpg

拉维奥尔:肯定是天空之民吧。

拉维奥尔:是吧?

奥尔托斯:……

拉维奥尔:……和地上之民在一起只是偶然吧?

奥尔托斯:我……

费耶尔:完全不回答啊。再这样下去就要把你和地上之民一起逮捕了哦。

奥尔托斯:……

Kg1-13-5.jpg

费耶尔:你该不会是想牵住那个地上之民的手吧?

奥尔托斯:我……

奥尔托斯:我是……!

优: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

Kg1-13-6.jpg

优:……果然,我还是无法讨厌你啊。

优:我的话,应该还能找到其他办法的。好了,你终于可以成为憧憬的圣都的一员了。

  像往常一样再说一遍让我不要靠近你半径一米以内就好。

奥尔托斯:……

优:……算了,只要我远离你就行了吧。

奥尔托斯:等……

奥尔托斯:有风……!

优:……啊、糟了。才跟你说过不要掉下去我就……

优:呜哇啊啊啊!

Kg1-13-7.jpg

优……!

第十四话:曙光的阶梯

暁光の梯子
[展开/收起]
Kg1-14-1.jpg

优:糟了,这下真的糟了……!优的故事要结束了……!梅露可的记忆还没找回来……

优:而且还把梅露可忘在了宫殿里……!

优:说起来那阵风到底怎么回事啊!难道说就因为我打破规矩进了圣都!?然后空之国的神就因此发怒,刮起了神风……!?

优:要是真是这个原因的话非常抱歉啊,神大人!但是我真的不能抛下梅露可,就这么离开这个国家啊!

优:今早,不对是昨天?总之我从一只叫食云怪的魔宠那里保护了圣都,就看在这点的份上请原谅我……

优:啊、阴天!天空被云覆盖着,明明应该破晓了,却连一丝光线都没有……!?

优:哎,等等、真的假的!?真的触怒到神了!?

  所以这是断然拒绝我的祈祷,才出现的阴天吗!?

优:啊……我要完了……!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啊?

Kg1-14-2.jpg

……是天使。

Kg1-14-3.jpg

迟了。已经不是天使了。

Kg1-CG.jpg

优:……

优:手!

奥尔托斯:总觉得地上之民的手,和我们的手,也没什么区别呢。

优:不是啊!

优:这样真的可以吗?不是说直接接触的话,就当不了天空之民了吗……这样下去就不能再回到圣都……

奥尔托斯:没事。因为,我不想被称作天使,而是想被叫做朋友。

奥尔托斯:就像我其实并不想叫你地上之民,而是想叫你优一样。

优:……

奥尔托斯:哇,快看,优!在你的身后,能看见整个世界!

优:哎?

奥尔托斯:你的世界……确实像你说的一样。海洋闪耀着光辉,沙漠的绿洲像宝石似的。

奥尔托斯:再远处一点的地方,好像有什么在闪耀。那就是叫烟花的东西吗。看上去就像是羽翼闪烁的光亮。

奥尔托斯:哎呀,危险!

优:呜哇!不、不要突然升上去啊……!

奥尔托斯:那就让你一个人继续掉下去如何?希望下面的鸟群能接住你。

优:骗你的,非常感谢你在鸟群冲过来的时候拉了我一把!

奥尔托斯:那就好。

Kg1-14-4.jpg

白鸟:唧唧!

Kg1-14-5.jpg

白鸟:唧!

奥尔托斯:啊、那两只……!

奥尔托斯:优、快看!就是那两只!我的朋友!

优:哎、哪里!

奥尔托斯:已经飞到那边去了。

优:就算你告诉我了,在这么一大群鸟里,我也是认不出来的……

优:嗯?这只鸟……

奥尔托斯:怎么了吗?

优:是我在地上见过的品种。说不定,在地上旅行的时候,真的见过那两只鸟。

奥尔托斯:……它们是知道的吗。在地上也也有不输给圣都的美丽事物。

优:奥尔托斯?

奥尔托斯:优,快抬头看。圣都已经只有那么小了。

奥尔托斯:在塔里憧憬外面时,它看起来明明是那么的广阔……

优:……

优:从这里飞上去会很麻烦吧……

奥尔托斯:就是说啊。而且还要抱着你。

奥尔托斯:啊、对了!

奥尔托斯:要不我就这样降到地上和你一起周游世界去吧?听起来还不错。

优:就不管梅露可了吗!

Kg1-14-6.jpg

奥尔托斯:啊哈哈!说的也是!

奥尔托斯:那我们回去吧。

优:……抱歉。

奥尔托斯:已经没事了。

奥尔托斯:我知晓的事情之外,还有很多美丽的事物。我想要的东西,无论有没有羽翼都能够拥有。

奥尔托斯:……而且,我也把重要的人留在那边了。

优:……

奥尔托斯:……我说啊,优。

奥尔托斯:我想我今后一定,会像喜欢天空世界一样,喜欢你的世界。这都是你告诉我的。

优:……

奥尔托斯:所以,谢谢。

奥尔托斯:无论是帮我处理伤口的事,还是把我从塔里带出来的事。

奥尔托斯:谢谢。

Kg1-14-7.jpg

奥尔托斯:我喜欢你。

【过场】

Kg1-14-8.jpg

米谢丽雅:……

匹斯提亚:殿下,羽翼……!

米谢丽雅:圣特亚托里美雅的,奇迹……

匹斯提亚:殿下……?

米谢丽雅:(我在等待惩罚。神,给予我的惩罚。即使满心恐惧,也要向神确认)

米谢丽雅:(但是。神没有给予惩罚,而是带给我祝福之光)

米谢丽雅:(我一定是,在那两个人的那边,看到了神)

米谢丽雅:(神在天上。但,也都存在于我们的内心)

米谢丽雅:(一个人想要去爱人、救人的心灵。虽然恐惧掉落,却仍然为了某个人想要飞翔的心灵。)

米谢丽雅:(在那里,神静静伫立着。拯救人类的,不是神)

米谢丽雅:(拯救朋友、自身以及敌人的,是人。是自己)

米谢丽雅:(神给予了我这双巨大的羽翼,是因为他就在我心中)

米谢丽雅:(我曾经太过盲目。连近在咫尺的神都没能看见)

米谢丽雅:(但是现在,从双目被神的光芒洗礼的那一刻开始,我就能看到了。看到,神就存在于我的内心)

米谢丽雅:(虽然我已经没有巨大的羽翼了,但我能拯救向我求救的人,并被他们拯救。能去爱寻求爱意的人,被他们所爱,并为此快乐)

米谢丽雅:(这才是真正地侍奉于神身边。从一开始就不需要羽翼。沉重的不只是羽翼,还有这副肉体)

米谢丽雅:(我的心灵才是唯一能直达苍穹的东西)

匹斯提亚:……

匹斯提亚:殿下……

匹斯提亚:(这个人,现在真的成为了圣女大人)

【过场】

拉维奥尔:(啊,是吗。这样就好了吗。)

拉维奥尔:(……这样也是可以的吗)

费耶尔:刚才好像看到那个少年长出了翅膀……那究竟是什么人……

Kg1-14-9.jpg

拉维奥尔:是我弟弟。

费耶尔:哎?

拉维奥尔:直到刚才为止, 还没有羽翼的,我唯一的弟弟。

费耶尔:没有羽翼……?哎?

    哎!?

Kg1-14-10.jpg

拉维奥尔:……我要退出圣宫守卫团。

费耶尔:这是为什……

拉维奥尔:已经不用再继续保护鸟笼了。

云层明明那么厚却透出了光芒……

到底发生了什么!?

圣特亚托里美雅的奇迹又出现了……!啊、拥有圣翼的米谢丽雅大人……!

那个少年是怎么回事!?

是地上之民……!

祝福之光居然降临在地上之民身上,这是怎么回事……!?

拉维奥尔:……在此之前,要先平息骚动啊。

拉维奥尔:费耶尔。虽然这样可能会让你反感,但现在我还有指挥权。去广场,让民众……

圣都的各位。

费耶尔&拉维奥尔:……

殿下!是殿下来了!

但是羽翼……!羽翼只有一半了……!

这是怎么回事,果然是地上之民……!

拉维奥尔:……

拉维奥尔:(……米谢丽雅大人,已经确认过神的存在了吗)

Kg1-14-11.jpg

米谢丽雅:……

米谢丽雅:羽翼是神给予那个少年的。

米谢丽雅:神给予了我们羽翼,既不是为了怜悯、也不是为了轻蔑地上之民。

米谢丽雅:是为了爱人、救人、伸出援手。而神则会降临到那样的人心中。因此神……

Kg1-14-12.jpg

米谢丽雅:给予了那少年羽翼,并拨开厚厚的云层,授予他祝福之光。

圣米谢丽雅大人……

是如此的神圣……

为了我们的殿下举杯……!

我也要……!

我也!

为了圣米谢丽雅的奇迹!

拉维奥尔:……

拉维奥尔:(云吗……)

拉维奥尔:(在云缝间看到的身影……是那个愈术士少年治愈过的食云怪。是乘着刚才的强风过来的吗……)

费耶尔:圣米谢丽雅大人……

拉维奥尔:(在这个时机出现食云怪,吞食云彩,让光芒照射下来……)

拉维奥尔:(这是偶然吗。还是说,是神一手打造的必然……我还是不理解)

拉维奥尔:(但是……不管如何,只要大家心中存在的,是善良的神就好)

Kg1-14-13.jpg

拉维奥尔:(是充满慈悲与宽容的善良的神就好)

第十五话:白鸟们的去向

白鳥たちの行方
[展开/收起]
Kg1-15-1.jpg

米谢丽雅:梅露可,我的小小同胞。愿你的旅途有神的加护相伴。

米谢丽雅:然后,若是遇到什么困难,请来拜访我。

     无论何时,这里都欢迎你们的到访。

梅露可:米谢丽雅小姐……

米谢丽雅:以后,不光是向神转达祈祷,我也会尽力做我能做到的事。

梅露可:知道了,谢谢你。米谢丽雅小姐也是,要是有什么我能帮的忙,希望你也能叫上我。

梅露可:话虽如此,我一个人能办到的事也没多少……

米谢丽雅:不。

梅露可:喵?

米谢丽雅:与我拥有相同境遇的你来到这里,仅此就不知给了我多么大的慰藉。

米谢丽雅:你只是听我说说话,我就有了些许,被拯救的感觉。

米谢丽雅:说不定向我托付愿望的人,也是这样的心情。

梅露可:米谢丽雅小姐……

米谢丽雅:一定有什么事是只有你才能做到的。

米谢丽雅:既然神给了你那样一副身躯,就一定有什么事是只有那副身躯才能做的。

梅露可:是这样吗?

米谢丽雅:是的。一定有谁,曾经像我这样被你拯救过。我是这么认为的。

Kg1-15-2.jpg

梅露可:……谢谢。

米谢丽雅:请多保重。

米谢丽雅:……啊,对了。

梅露可:喵?

米谢丽雅:匹斯提亚好像有话要对梅露可说。

匹斯提亚:那、那个,圣水大人……

梅露可:匹斯提亚……

匹斯提亚:非、非常抱歉……!让你和友人分开了……!

梅露可:嗯、已经没关系啦!

梅露可:那时候匹斯提亚是按照你的想法,为了我和米谢丽雅着想,才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梅露可:不必这么在意哦。

匹斯提亚:但、但是……归根结底,都是因为我做了多余的事大家才……

梅露可:没关系!总之优平安无事就好。

梅露可:而且,优他们回来的时候

梅露可:都是多亏了匹斯提亚小姐第一个牵起优的手,他才被圣都里的大家接受了啊。

梅露可:所以这就已经足够了!

匹斯提亚:圣水大人……

梅露可:喵……你要是无论如何都介意的话……

匹斯提亚:要、要是有什么我能做的事,请尽管说……!

梅露可:希望你能不要再叫我圣水大人了,而是叫梅露可!

梅露可:被称作圣水,总感觉我都不是我了,有些悲伤……

匹斯提亚:……

梅露可:匹斯提亚小姐……?

匹斯提亚:啊、是吗,所以殿下才让我……

Kg1-15-3.jpg

匹斯提亚:谢谢你,梅露可大人。

梅露可:唔,也不需要叫大人啦!

米谢丽雅:那么,我们走吧。匹斯提亚。

匹斯提亚:……好的,米谢丽雅大人。

米谢丽雅:……

Kg1-15-4.jpg

米谢丽雅:……谢谢。

奥尔托斯:啊,总觉得这件房间也让人怀念起来了。

     我一直都是从这里看圣都的。

奥尔托斯:总觉得现在简直无法想象,自己曾经生活在这么狭小的地方。

拉维奥尔:你不喜欢吗。

奥尔托斯:……不是。这里确实很狭小,但是住起来却非常舒服。因为这里比任何地方都安全。

奥尔托斯:……但是我已经无法再回到这里了。因为我已经知道了飞翔是一件多么自由的事。

奥尔托斯:对不起,哥哥。我要走了。要和朋友一起,去看看世界。

奥尔托斯:已经不能继续再在哥哥的羽翼之下,继续憧憬外面的世界了。也不想再单纯地成为为圣都增光添彩的一员了。

奥尔托斯:我想要知道。那些白鸟们会飞往何方。

拉维奥尔:……是吗。

拉维奥尔:那么,不管是要前往哪里,都尽情去展翅飞翔吧。

奥尔托斯:……

拉维奥尔:然后在飞累了的时候,就回来这里休息吧。

     我会一如既往地在这里等你。

奥尔托斯:哥哥……

Kg1-15-5.jpg

奥尔托斯:……至今为止,谢谢你。真的非常感谢。

奥尔托斯:然后,对不起。你为我舍去了很多东西,只是为了保护我。

拉维奥尔:别在意。只是优先级的问题。

奥尔托斯:……我知道哥哥其实是不想当圣宫守卫团团长的。

     ……你有没有后悔?

拉维奥尔:……只后悔一件事。

奥尔托斯:……

拉维奥尔:因为当了圣宮守卫团团长,至今都没能在你生日当天为你庆祝一次。

奥尔托斯:……

Kg1-15-6.jpg

拉维奥尔:不过没事了。我已经说了不当团长了。

奥尔托斯:……哈哈,什么啊。还是第一次看到哥哥这样的表情。

拉维奥尔:是吗……?

拉维奥尔:……明年生日那天再见面吧。到时我会在当天好好为你庆祝的。

奥尔托斯:……嗯。

Kg1-15-7.jpg

奥尔托斯:那么再见了,哥哥。我走了。

拉维奥尔:那么……

拉维奥尔:你是想藏到什么时候。

费耶尔:唔、果、果然暴露了吗……

拉维奥尔:费耶尔,有什么事吗?我已经辞掉团长职务了。

费耶尔:我是来带团长回去的!

拉维奥尔:但是……

费耶尔:说、说起来,虽然擅自利用团长权限使用离塔,还把弟弟藏到塔里,做了很多不得了的事情……

费耶尔:但是,即使如此,我还是想让你继续当团长。

拉维奥尔:是殿下……

费耶尔:不是的!确、确实也有殿下这么说了的原因在……

费耶尔:但是,比起那个,我是因为自己的想法才想让团长继续当团长的。

拉维奥尔:为什么?

费耶尔:……因为团长很诚实。

Kg1-15-8.jpg

拉维奥尔:呵……

费耶尔:请、请不要嗤笑我!

费耶尔:我现在明白了。团长无论何时都考虑着大家。

费耶尔:不只是弟弟,还有住在圣都的人,甚至那个地上之民。

费耶尔:并且一直做好了将所有事都主动担起责任的准备。

费耶尔:……我想那一定就是神所说的诚实。

Kg1-15-9.jpg

费耶尔:所以,我想让你继续担任圣宮守卫团的团长。

拉维奥尔:……不要。

费耶尔:哎!

拉维奥尔:我已经说好了明年要给弟弟过生日了。

费耶尔:一、一边当着团长也可以庆祝啊!你看,还有身为团长辅佐的我在呢!?

拉维奥尔:……太不让人放心了,没法交给你。

费耶尔:咦……

费耶尔:……那、那果然还是请你回来吧!

费耶尔:没关系吗!?团长要是辞职不做团长了,下任团长不是我,就是那个惹人厌的副团长了哦!

拉维奥尔:那家伙吗……

费耶尔:你看,交给我会不安,而交给那个副团长更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来呢!

Kg1-15-10.jpg

拉维奥尔:……

费耶尔:没关系的,在明年弟弟的生日到来之前,我会成长到让团长可以将留守任务交给我的程度的!

拉维奥尔:……是吗。只要在明年之前彻底把你锻炼好……

费耶尔:……那个、团长……?

拉维奥尔:知道了,交给我吧。

费耶尔:我、我会加油的……

优:那么,该出发了……

奥尔托斯:喂喂,都不等我一下的吗?

梅露可:奥尔托斯!

优:你是真的打算和我们一起走啊。

奥尔托斯:我跟你说那种无聊的客套话干嘛啊。

优:也、也是……

奥尔托斯:我说过的吧?我想要了解。圣都外面的美丽事物。

优:……我觉得不能只是从天上俯视,而是要实际走过去看。

奥尔托斯:这个没问题。你看,我还穿着鞋店大婶给的结实的鞋呢。

优:好不容易长出了翅膀却准备用走的吗。

奥尔托斯:这不是你说的吗?而且我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是那么讨厌走路。

优:明明在圣都时还那么沮丧来着。

奥尔托斯:那是因为没想到可以攀爬墙壁嘛。

奥尔托斯:……所以再多告诉我一些吧。

     不管是步行的乐趣,还是你们所生存的土地的美丽之处。

优:……

奥尔托斯:作为交换,我会让你们知道在天空飞翔的乐趣。

优:哎、等等!

梅露可:喵、喵哇~!请你们先把瓶盖盖上再去空中散歩啊~!

优:要、要晕了!

奥尔托斯:啊哈哈哈!

奥尔托斯:神没让你作为天空之民出生,该不会是因为你太容易晕了,这个意外的理由吧!

优:那我还真是得感谢这样的神了……!

Kg1-15-11.jpg

奥尔托斯:啊哈哈哈!我也觉得如果神是这样的就好了啊!


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