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上の騎士と白昼にまどろむ繭世界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棋盘上的骑士与浅眠于白昼的茧世界

Screenshot 20170918-234215.jpg

「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联动剧情

「国王大人」从某位少女手中得到了一本魔法绘本,然后,他马上就成了它的俘虏——因为那绘本能够映出他复杂离奇的心灵中的景象。

那是非凡的绘本,堆积了许多「国王大人」喜爱的元素,甚至可以说是想象力的源泉。

活动角色

「盘上的骑士王」雷欧 「黄昏的决斗者」司 「月光吸血鬼」凛月 「白银圣骑士」岚 「泡沫梦烟火」泉

其他登场角色

「织梦的陶指」哈里特

剧情翻译

※wiki的翻译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敬请理解。

※推荐配合游戏内演出效果及BGM阅读。

第一幕:白昼梦

第一幕
[展开/收起]
???(雷欧):♪♪~♪~♪

???(雷欧):哇哈哈哈☆涌上来了涌上来了!我的灵感♪ ♪

???(雷欧):多亏了那本绘本☆久违的杰作的预感~♪ ♪

???(雷欧):咦,但却没有关键的纸?偏偏在这种时候什么能用来记录的东西都没有♪ ♪

???(雷欧):不过无所谓啦☆就用这个在地板上涂鸦吧……?等等,为什么我会拿着剑啊?

???(雷欧):咿、好凉!?水突然溅起来了!?什、什么,地板被水淹没了……?

???(雷欧):不好了,朱樱!摄影棚浸水了哦!?

???(雷欧):喂?!呃呃,没有人在吗?!

???(雷欧):濑名?鸣?凛月?

???(雷欧):好奇怪啊!明明直到刚才为止大家都还在……?

???(雷欧):不,比起那个这是哪里啊!?梦之咲学院里会有浅滩吗?

???(雷欧):嗯~嗯,不可能会有吧?但我总觉得,像在哪里见过这景象……?

???(雷欧):啊啊够了!明明不是该想这些的时候!

???(雷欧):我想快点把谱子记录下来!记下这从胸口深处涌出的,送给小琉可的爱的旋律……♪ ♪

???(雷欧):好,暂且去找找回去的路吧!我要边走边哼歌,这样就不会忘记了♪

???(雷欧):♪~♪~♪

???(雷欧):哇哈哈☆话说,尽管这把剑是仿造品,但也太重了吧?

???(雷欧):是那家伙做的吗?说不定是要用在下次梦幻祭的东西来着。这么带着它走的话,会因为违反刀枪法被逮捕吧♪

???(雷欧):不,比起那个,现在到底什么状况?我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雷欧):嗯~完全搞不懂!自从见到那位绘本家之后,身边就尽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事?

???(雷欧):比如说,本以为自己已经睡了个饱,精力却完全没恢复……还有,回过神来就已经在陌生的地方迷路了。

???(雷欧):简直就像置身于白日梦中一样♪虽然拜它们所赐,好点子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了☆

???(雷欧):哈,但这剑举得我手腕都累啦!这么重的话根本没办法好好表演吧。

???(雷欧):啊对了。这种时候就给濑名打电话吧♪

???(雷欧):哇哈哈,让他来帮忙拿一下☆啊但是,他要怎么来到这里?我自己也不了解这个地方。

???(雷欧):唔,手机也不见了。是掉在什么地方了吗……?

???(雷欧):怎么办,又要被濑名唠叨了~!他肯定会说“别弄丢有这么多个人信息的东西好吗你是笨蛋吗”!

???(雷欧):呜~,回学校又是件麻烦事。不过我也不知道回去的路就是了。

???(雷欧):要不去问问路吧?虽说这种地方应该不会有人住,甚至无论怎么走都看不到这浅滩的尽头……

???(雷欧):唔唔?水面上有巨大的影子……?

???(妖精骑士):……。

???(雷欧):哦哦!?你、你突然间干什么啊!?


???(妖精骑士):……。

???(雷欧):是蝴蝶!?不不说是蝴蝶也太巨大了吧,哇哈哈☆

???(雷欧):简直有着骑士一样的风采♪喂,难道你住在这里吗?

???(雷欧):其实我现在正因为找不到出口而为难来着。如果有什么秘密逃脱通道的话就告诉我一下吧?

???(妖精骑士):……。

???(雷欧):不,它怎么可能知道。应该是不可能让蝴蝶带路的吧。

???(雷欧):哈,又不是小孩子了。我到底都在说些什么啊。

???(妖精骑士):……。

???(雷欧):再见啦,我要走了哦♪注意别被人看到了~?

???(雷欧):哇哈哈哈☆像你这样的家伙,昆虫学者可是不会放过的哦♪不对,说到底,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蝴蝶?

???(妖精骑士):啾!

???(雷欧):哇、吓死了!那么猛烈地拍翅膀的话,水会溅上来把衣服弄得湿哒哒的吧~

???(雷欧):呃、嗯?已经飞到了那么高的地方……?

???(雷欧):如果我也有翅膀的话,就能一下子飞回梦之咲学院了吧。

???(雷欧):但到底是怎么了?我还以为一定会被赶出去呢,毕竟如果这里是那家伙的巢穴,我就是外敌了。

???(雷欧):唔……?那家伙,看着倒还挺像个骑士的。看上去很戒备的样子,是在守护什么东西吗?

???(雷欧):哇哈哈,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啊~☆碰见那只蝴蝶之后,感觉又能写出美妙的新曲子了♪

???(雷欧):哦?虽然想快点回去,可雾似乎越来越浓了?

???(雷欧):说起来,雾的另一边隐约能看到什么影子。说是建筑也太圆了吧……?

???(雷欧):不过无所谓啦,先去看看吧♪如果是恐怖电影的话,就该叫世间奇妙巨大生物吧♪

???(雷欧):(哇哈哈哈☆刚才那家伙就是个挺合适的演员吧~?不对也不是那样,看上去还挺讨人喜欢来着)

???(雷欧):(嗯,怎么回事?风突然停下了。)

???(雷欧):(咦?奇怪,发不出声音……?)

???(雷欧):(糟了,脑子开始发蒙了。眼前也开始变得模糊,一切似乎都在远去……?)

???(雷欧):(风平浪静的湖面,就像镜子一样闪烁着;我在湖面上的倒影,模模糊糊的、看不清……)



???(哈里特):绘本,中断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哈里特):真是奇怪。他的心从前些日子开始就有些不安定了。难道说,是受到了转让给他的「映心之镜」的影响吗?

???(哈里特):不,那本绘本应该没有这样的力量。一定是有谁在从外部干涉吧。

???(哈里特):那边的世界似乎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先暂时观察一下情况,看一看这本绘本吧。

???(哈里特):那青年如同幼童一般,心怀着随性又奔放的世界,然而,却也到处都留着绽开的伤痕。

???(哈里特):希望他也能告诉我那虚幻之梦的后续——那尽管描绘得鲜艳又充满生机,现在却眼看着就要崩塌离去的梦境……

???(哈里特):也许正好。因为我,正想再与他相会。

???(哈里特):那青年让我窥见了一丝光辉,就如同那个人曾经给予我的光辉一般。我想再与他相会。




我说啊,孤独的「国王大人」。到底是什么东西,维系着你那曾被撕得四分五裂,甚至再也无法复原的心?

第二幕:棋盘上的王国

第二幕
[展开/收起]
优:谁都,不在吗……?还是说只是忘了关灯。

优:这么晚了还能看见亮光,我还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梅露可:但是,很奇怪哟。我的确从窗边看见了人影的。

优:唔嗯。说不定只是稍微离开了座位一下?

梅露可:(喵,虽然并不想深入思考。想来可能是发现了我们所以就躲起来了……?)

梅露可:(犯人现在也潜藏在柱子的背后,一直窥视着这边的情况!)

优:(喂、喂,别说这么恐怖的事!突然说什么犯人啊,搞得跟发生了什么事一样……?)

优:嗯?喂,这个是……?

梅露可:那个,优?怎么突然停下来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优:不,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看到桌上有一本绘本。

梅露可:看上去并不像是招募所的东西。应该,是客人忘在这里的吧。

优:话说回来,不觉得状况很奇怪吗?这本绘本还没读完就被放置在这里,周围也还散落着蝴蝶形状与花形状的书签。

梅露可:原来如此,我嗅到了事件的味道!顺带一问,绘本上都画了什么呢?

优:总的来说,颜色很花哨?乍一看就像小孩子恶作剧涂上去的一样。

优:关键的故事,呃,是不是该说画面像是拼图一样零碎呢,内容乱七八糟的,总之很难读……?


「接下来,是伟大的国王大人的凯旋。住在自大之国的家伙们,拍手喝彩吧!」

「象棋的军队们正在转来转去准备喜宴,旁边能偷看到抱着乐器的动物们的乐队行进。」

「那里是他修筑的,只属于他的王国。根本无法预测里面会冒出什么东西、是异想天开而又神乎其神的惊吓箱——♪」


​ ???(雷欧):水上出现了,城市……?我到底是,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啊?

???(雷欧):唔嗯,有像凤尾船一样漂浮着的东西?我离开了贝尔蒙脱,来到威尼斯了吗?为了救亲爱的商人朋友♪

???(雷欧):天上有三颗星球☆城堡周围有七彩的光轮♪哇哈哈,没有这么奇怪的威尼斯吧♪

???(象棋兵):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咚。


???(雷欧):嗯嗯?奇怪的东西从对面走过来了?

???(象棋兵):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

???(雷欧):哦哦,接着就来了一大群啊♪虽然根本分不清谁是谁来着,呜啾~☆

???(象棋兵):咯咚~☆

???(雷欧):哇哈哈哈♪活着就会有不可思议的事发生啊~但「呜啾~☆」果然是全宇宙通用的问好方式♪

???(象棋兵):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

???(雷欧):唔,怎~么了啊你们?干嘛像军队一样排起队来。

???(雷欧):简直就像是国际象棋的兵一样。哇哈哈,被周围埋没可是一种堕落哦~?串通一气可不好,别满足于环境啊。

象棋兵:咯咚!咯哒咯咚!

???(雷欧):喂!你们走路很困难的吧?为什么要粘着我不放啊!?

象棋兵: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

???(雷欧):「因为是王的凯旋」?不不,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可不记得我当过你们的「国王大人」哦!

???(雷欧):说起来,你们是住在这里的吧?我想回一个叫梦之咲学院的地方来着,你们知道吗?

象棋兵:咯咚!咯哒咯哒咯咚!

???(雷欧):嗯嗯。说「不知道哦,还请快点来这边」。什么啊,脸皮突然变厚了啊你们!?

???(雷欧):哇、别拽我啊!?喏,这么粗暴地对待衣服是不行的——咦?

???(雷欧):好奇怪啊~?我,原来是穿着「Knights Killer」的衣服的吗。

???(雷欧):哇哈哈,算啦算啦。「审判」的舞台吗~♪现在看来,真是让人怀念的回忆啊☆

???(雷欧):为了彻底击溃我曾经的容身之所「Knights」,那时,甚至还借了一下傻瓜皇帝的手啊。

象棋兵:咯咚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咚!

???(雷欧):「快点,一直发呆的话就要天黑了。去王宫吧,吾等伟大的王啊。」吗?

???(雷欧):唔~虽然这群家伙看着形迹可疑,却让我不可思议地有种亲切感啊。

???(雷欧):再说了,我也完全不懂现在的状况。暂且就像它们说的一样跟它们一路吧♪

???(雷欧):哇哈哈☆机会难得,就让这些都成为妄想的食粮吧~♪

象棋兵:咯咚!咯哒咯哒!

???(雷欧):呜哇!?别从背后推我,很危险哦~?

象棋兵:咯哒咯哒♪咯咚♪

???(雷欧):喂~虽说心情不错是好事啦?你们把我叫做「伟大的王」,却对我意外地粗率啊?


???(哈里特):找到了。果不其然,像是有什么误入了的样子。

???(哈里特):绘本关闭了道路,并不是因为他放弃活下去了。

???(哈里特):但是,真是奇怪。我让出的魔法绘本「映心之镜」,能够摹写在人身体内存在的心的情景。

???(哈里特):但,那也仅仅是编缀起光辉的心之碎片罢了。它应该并没有能够把他引导到此处的力量。

???(哈里特):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被呼唤至此……?

???(哈里特):是不是绘本在我没注意的时候,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干扰?

???(哈里特):算了,也好。他不断追寻的复杂离奇的轨迹,并非注定‘到此为止’吧。

???(哈里特):他被呼唤至此,也应当有其中意义。现在就先暂时在远处静静观察吧。

第三幕:光辉的骑士们

第三幕
[展开/收起]
???(司):能占用各位前辈一点时间吗?我有几个问题想要询问。

???(泉):什么啊,司君。我这边也没空,快点说完哦?

???(司):啊,好的。这个问题也许会显得有些唐突。

???(司):其实,我不记得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状况了。

???(司):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之前我们应该都还在梦之咲学院的Studio才对。

???(司):请问各位前辈记得发生了什么吗?以及,有什么方法能弄清楚这里的情况吗……?

???(泉):谁知道啊,不记得。又不是我把你带过来的。

朱樱司:怎、怎么这样~!?濑名前辈,请至少告诉我回去的路~!

濑名泉:我不是都说了不知道吗!啊啊够了,别抓着我热死了~!我要是知道,我自己早就回去了哦?

濑名泉:说真的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完全弄不明白,啊真是火大!

???(岚):噗噗,不可以那样自己生闷气哦☆现在正是必须要好好统一步调的时候♪

濑名泉:嗯哼,事到如今还说这个。即使不一一说明,鸣君也肯定理解「Knights」充斥着个人主义者吧。

濑名泉:就算我们想协力,但说到底,连关键的「国王大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哦?

朱樱司:咦,Leader去了哪里啊。虽然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不过他似乎是在Studio里作曲……?

鸣上岚:虽然半途而废了就是啦。今天他作曲没什么进展,应该就是因为读那本绘本读得入迷了吧?

濑名泉:所以那家伙最近情绪很好嘛。听说那是仅仅看一眼就能让人展开妄想的魔法绘本。

濑名泉:似乎是他在花园阳台碰到的绘本作家送给他的。睡间不是知道些什么吗?

???(凛月):呼,呼……♪

濑名泉:喂,睡间?我说,你要在那里睡到什么时候啊。特意做的衣服会被弄脏吧?

朔间凛月:唔咪唔咪。哈啊啊啊,呼……♪

鸣上岚:哎呀,小凛月?这身衣服难道是「Halloween Party」的吗?

朱樱司:唔,真奇怪。为什么现在要穿「Halloween Party」的衣服?

濑名泉:司君才是,还好意思说别人。是「审判」时穿的衣服吧,你那身。

朱樱司:哦……?我还没发现,好像正是如此。

朱樱司:真怀念♪我就是穿着这身衣服,与Leader对决的☆

朱樱司:可是我并不记得有这把弓。唔,制作得相当结实。是要在Stage使用的仿造品吗。

濑名泉:不过,虽说怀念起过去是挺好的吧,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濑名泉:今天应该没有预定要举行演唱会。大家穿着这么不统一的装束,到底能练习什么啊?

鸣上岚:确实尽是些怪事呀。连城市也是,乍一看像是主题公园,但却是现实里不可能有的景象。

鸣上岚:哼哼♪难道说,人家正在做梦吗?

濑名泉:那样的话,要敲一下你的脑袋吗?鸣君如果想被敲可不要客气,直接说出来吧。

鸣上岚:哎呀,讨厌啦☆不要这么粗暴对人嘛?

鸣上岚:能让人家从梦里醒来的,一定是王子的亲吻了啦♪至于王子是谁,那当然是门老师……☆

濑名泉:哦,这样啊。我可不想陪死人妖妄想。总而言之司君,能去叫醒睡间吗?

朱樱司:好的,交给我吧。但在这之前方便问一下吗?

朱樱司:我是第一次见到鸣上前辈的衣服,是我加入「Knights」之前的衣服吗?

鸣上岚:不,还没有在舞台上穿过。这是预定要在即将开展的「星曜祭」上披露的服装哦♪

朱樱司:Marvelous……☆「Star Light Festival」时,要穿着这样的衣服站在舞台上♪

象棋兵:咯咯咚!?咯哒咯哒咯咚……!?

朔间凛月:呼啊♪这个抱枕真硬啊。咯哒咯哒好吵的,不要在我耳边吵闹~?

象棋兵:咯咚!?咯哒咯哒咯哒!

朔间凛月:咦……?小朱,我的被子呢~?

朱樱司:真是Nice Timing,凛月前辈♪我正好想要来叫醒你。

朔间凛月:嗯~是这样吗?明明小朱也一起睡觉不就好了嘛♪

濑名泉:喂,睡间。你和那边的奇怪生物是熟人吗?

朔间凛月:不,完全不认识哦?哼哼,阿濑也不知道呀~

朔间凛月:不过,这里真是暖和。现在这种气候似乎不需要暖气也能安眠~♪

象棋兵:咯咚!咯哒咯哒咯咚!

鸣上岚:哎呀哎呀。它看上去像在向我们抗议,但我不太明白它们说了什么?

鸣上岚:我说,你想要我们做些什么呢?

象棋兵:咯咚!咯哒咯哒咯咚!

鸣上岚:语言无法相通也就意味着,它说不定并不是人类吧?如果这里是主题公园的话,应该有人在里面扮演这个角色吧?

濑名泉:必要的话,就亲眼确认一下吧?我认为把它身上的布偶装剥下来比较直截了当。

象棋兵:咯咚……!?

濑名泉:嗯~?哪里都没有看着能脱下来的地方?

象棋兵:咯咚!咯哒咯哒咯咚!

朱樱司:啊,飒爽地逃掉了!看来,多半并不是人扮演的吧。

濑名泉:啊啊,真的尽是搞不懂的事。明明我们没有时间在这种地方发呆。

朱樱司:我虽也想快点回到Lesson去,但不应该先尽力把握住现在的情况吗。

濑名泉:这我当然知道。话是这么说,但根本不知道「国王大人」去了哪里啊?

朔间凛月:咦?只有「国王大人」不在这里吗~?

鸣上岚:咦,他到底去了哪里呀。他是个神出鬼没的人,找起来很费劲的。

朔间凛月:唔~真麻烦啊。这事先暂且不提,我说,大家?能听到从城镇中传来的音乐吧♪

朔间凛月:就像是在庆祝什么一样。虽然同样会妨碍睡眠,但不可思议的是,我不讨厌这样的音色……♪


???(主教):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雷欧):嗯~这就是王宫的宝座啊?比想象中要随意些,看起来坐上去会很舒服☆

???(主教):哐当?哐当哐当?

???(雷欧):你问我「是否中意」?啊啊,这不是做得很好嘛。我很喜欢这个设计♪

???(雷欧):等下,话说你谁啊!?和刚才的军队不一样吧~?

???(主教):哐当。哐咚哐当。

???(雷欧):「只是侍奉着伟大王者的无名臣子」。也就是说那些家伙是兵的话,你就是主教了?

???(主教):哐当♪

???(雷欧):哇哈哈☆你好像挺喜欢的嘛。

???(雷欧):唔嗯,对了。可以借我些能书写的东西吗?

???(雷欧):因为我还是头一次被招待进王宫啊~想趁着还没有忘记这种感觉的时候作曲♪

???(雷欧):啊啊,感觉能写出好多名曲。灵感不断、不断地喷涌出来☆

???(主教):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雷欧):啊真是的,别让我着急了!趁着我的热情还没冷却的时候快去,拜托了啦~?如果这样的机会逃走了,对人类文化而言可是巨大的损失啊。

???(主教):哐当!?哐当哐当~!

???(雷欧):♪~♪~♪

第四幕:魔法的绘本

第四幕
[展开/收起]
象棋兵:咯咚咯咚♪咯哒咯哒咯咚♪

主教: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优:这个城镇好陌生。城堡是在水面上建起来的吗?

优:呃,我们是在做什么呢。我的大脑完全跟不上现在的状况……?

梅露可:问、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哟!魔宠们都在参加游行?不不,说到底我们本来应该是在招募所吧?

优:啊对,我们读了桌子上的绘本。差不多从那之后,记忆就模糊起来了。

梅露可:我还记得优开始朗读了哟。然后回过神来,我们就已经站在这里了。

优:算了,总而言之先在城镇里随便走走吧。说不定还会遇到跟我们处境一样的人。

梅露可:好的哟~!虽然现在我并没有感觉到有魔宠袭击过来,谨慎起见,还是边注意魔宠出没边前进吧!


濑名泉:啊啊够了,超~烦人的!为什么我必须划这个凤尾船啊?

鸣上岚:船夫不在,也没办法呀?但是啊泉,能得到这么珍贵的体验不也挺好嘛♪

濑名泉:哈,你大概是在陆地上锻炼出来的吧。

濑名泉: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划船,划完之后浑身都精疲力竭了。而且我们也没有找到「国王大人」。

朱樱司:这里完全没有人烟。连市区都全是那个象棋一样的生物,我真的很吃惊。

朔间凛月:但是,热热闹闹的看上去挺开心嘛~?游行在城镇中心引起了大骚动♪

濑名泉:不,我还完全不知道它们在想什么。要是被那些家伙当成对手那可就要累死了。简直就像被「国王大人」折腾着一样。

朱樱司:说起来,濑名前辈真的很受它们喜爱呢。嘻嘻,不管怎么说,总算能喘口气了♪这里大概没有那些「象棋」。

鸣上岚:嗯嗯,对呢。不过,我也不觉得那些孩子会使用酒吧。

鸣上岚:哼哼,稍微有点长成了大人的感觉☆虽然我很意外认真的小司司居然没有反对?

朱樱司:当然,我们是不能喝酒的。但是,现在也没有其他这么安静的地方了。

朱樱司:可我还是于心不安,现在的情况并不允许我们从容不迫地对话。

朔间凛月:酒到底是怎样的味道呢~?会比人类的血更加美味吗♪嗯~想要真~绪的血了☆

朱樱司:前辈穿上这身衣服,就真的像吸血鬼一样。请不要这么轻巧地说出想要血的话来。

朔间凛月:嗷呜♪

朱樱司:咿咿咿!?请住手、不要吸我的血~!

朔间凛月:呼呼,玩笑啦♪稍微戏弄一下你而已。小朱的反应很不错嘛。

朱樱司:您、您到底在想什么啊!?居然突然咬上别人的脖子!?虽然并没感觉到痛,但还是被吓到了!

朔间凛月:但我只是装做要咬上去的样子哦?如果吓到你的话对不起哦,乖乖♪

朱樱司:呜!?请不要把我当作小孩子!

濑名泉:等一下,你俩吵死了?现在可不是该在这种地方闲玩的时候吧。

鸣上岚:嘻嘻,是的☆暂时先稍微商量一下这之后要怎么办吧♪

朱樱司:好、好的,失礼了。确实,正如前辈说的那样。

鸣上岚:不过,把这个地方当作据点,和本应该在一起的「国王大人」汇合后,回到梦之咲学院的方针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濑名泉:嗯。所以,不管怎样都必须得把「国王大人」找出来。

朱樱司: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个城镇会有酒吧呢?

朔间凛月:突然问什么呀,小朱。不肯定是人建造的嘛♪

濑名泉:但这里却没有最重要的,会使用它的人类。到现在,连酒吧的主人都没出现哦?睡间你难道知道些什么?

朔间凛月:可是,就算你这么说~?但我们的世界应该根本就没有这么奇怪的城镇吧?

朔间凛月:虽然我感觉在哪里见过。我想应该是小里送的绘本之中的风景吧☆

濑名泉:嗯嗯,我还是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绘本是指的「国王大人」沉迷的那本吗?

朔间凛月:嗯,嗯♪这样啊~阿濑你们不知道的吗。

朔间凛月:我偶尔会在花园阳台睡午觉,在「国王大人」拿到那本绘本时正好在场啦♪

朔间凛月:它会刺激灵感,简直就是魔法的绘本——「国王大人」非常高兴地这么说了。我那个时候也稍微看了一下。

鸣上岚:只是凝视着绘本,妄想也能无限地延伸?是因为绘本吗,他作曲确实有了进展。

濑名泉:哼,所以这又怎样……?就算你突然说这里与绘本的内容一模一样?

濑名泉:可别说梦话了,睡间。你还没清醒过来么?

朔间凛月:呼呼,确实睡迷糊了哦♪因为我正这样体验着绘本的世界嘛。

朔间凛月:我说啊,小朱。做白日梦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朱樱司:Day Dream……是像在白天做梦一样的幻想体验啊。

朔间凛月:因为自我意识太清晰了,我都没能注意到自己还在做梦呢♪

朱樱司:前辈想说在梦中仍然有着自我意识吗?这恐怕就是明晰梦吧。

朔间凛月:这样吗?算了,怎样都好♪

朱樱司:但是我想澄清一个误会,这里并不是你的梦呀,凛月前辈?

朔间凛月:但是,犯人只有可能是我吧。我们之中,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那本绘本嘛。

朱樱司:那个,你突然躺倒在地板上,是打算……?难道说你又想睡觉了吗,是这样吗!?

朔间凛月:嗯嗯~晚安♪因为,一直等到自己醒来也很费劲吧?

朔间凛月:哈啊♪乘上梦的阶梯~☆

朱樱司:等、等一下!凛月前辈,醒醒啊~!?

朔间凛月:呼,呼……♪

濑名泉:等等,也就是说?结果睡间他误以为这座城镇是自己梦的产物,又因为觉得等自己醒来很麻烦,就又睡了?

朱樱司:是、是的。前辈的认知没有丝毫错误。

濑名泉:啊啊够了~!真的完全没考虑过啊,这个臭小鬼!

鸣上岚:噗噗♪但是小凛月会误会也是理所当然的啦。人家也不认为这里是现实哦♪

濑名泉:搞不懂啊。一觉睡醒之后麻烦事就会全解决了么?不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吧。

濑名泉:(那个白痴也是怎么回事啊。这里不是你就算付出牺牲,也要坚持守护住的地方吗。但你才刚刚回归,就又消失了。)

鸣上岚:哎呀,小司司?你打算去哪里呀。

朱樱司:我再去试着找找Leader。在这期间,二位请在这里好好休息。

朱樱司:这是我擅自作出的判断,不能劳烦前辈们帮忙。非常抱歉,但请两位好好等待。

濑名泉:别这样,司君。不加考虑就去寻找只会更累。

朱樱司:但是,就算待在这里情况也不会有进展。如果我找到了什么线索就会马上回来!

鸣上岚:跑掉了呢。以前他明明就把「国王大人」当作眼中钉的。那坐立不安的样子真可爱♪

鸣上岚:明明他正在作为「Knights」的一员出色地成长,但因为他的性格就是那样,我就不知不觉就想戏弄他了。虽然把他当小孩子对待,他会闹脾气的啦。

鸣上岚:呼呼,泉又怎么打算?不和小司司一起去找吗?

濑名泉:今天已经够费劲了。不是说了吗,我已经很累了。

濑名泉:如果不放心那家伙一个人去找,鸣君追上去不就好了?

鸣上岚:嗯,我正有此意。一直待着不动很无聊的☆我们也还没到能喝酒的年龄嘛♪

鸣上岚:等我们也长大成人了,说不定也可以来一下这样的酒吧。哎呀,到那时候就和门老师两个人单独相处,诶嘿嘿☆

鸣上岚:早晚也可以和「Knights」的大家一起来吧?虽说思考这事有些不太好,但我真的不太愿意想象「国王大人」喝醉的样子♪

濑名泉:哈,别了吧。那家伙本来就已经够吵了。

濑名泉:让他喝得烂醉的话,咱们绝对没法处理的哦。应该尽可能让他只喝茶。

濑名泉:不过,我说不定还挺想看他喝醉一次的……?

濑名泉:哼哼……♪​​​​

第五幕:美丽的新娘

第五幕
[展开/收起]
???(雷欧):嗯嗯,真奇怪~?毫无疑问,有趣的素材已经收集好了。

???(雷欧):但完全写不出东西。脑袋也是蒙的,嗯?

???(雷欧):嗯~完全搞不懂!现在的我所欠缺的到底是什么啊?

???(雷欧):明明直到刚才为止,灵感都还在不停涌上来。

???(雷欧):但是现在,我的想象力根本运作不起来?一旦想开始作曲,脑子里就鸦雀无声了,再怎么盯着乐谱纸也无法产生任何灵感!

???(雷欧):难道是因为在卧室作曲?不不可是,我从来没在意过地点啊~

???(雷欧):只有作曲,是我不管处于什么状况,都一直能做到的。甚至会热衷到废寝忘食。舞台也好宝座也好,事到如今应该都没什么关系了。

???(雷欧):不如说,恶劣的条件反而更能成为妄想的食粮吧?哪怕是在那个身心都崩坏了的时候,我也像疯子一般不顾死活地继续着创作。

???(雷欧):因为对于身为「赤裸的国王」的我而言,只有这样武器还能受人期待了。

???(雷欧):濑名那家伙应该知道吧?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雷欧):对了,出门散散心吧♪哇哈哈,一个人发愁也不是办法。去市街散散步的话,说不准状态就回来了呢♪


象棋兵: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

主教: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雷欧):喂~虽说是你们擅自把我捧上台的,但稍微外出一下都要有护卫也太夸张了吧。

???(雷欧):我最怕这么严格的限制啦!你们全都跟过来的话,我的行动会很不便吧?

象棋兵: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咚。

???(雷欧):「不会让你那样随心所欲的哦」。你们简直就像是在监视我啊!?

???(雷欧):你们完全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吧?你们啊,其实并不觉得我是「国王大人」吧。

主教:哐当。哐当哐当。

???(雷欧):嗯,嗯。「并非如此,伟大的国王」,哇哈哈,虽然你们这么形迹可疑,不过算了,无所谓啦♪

梅露可:优!那边好像有人在哟~!

优:都到处走了这么久,才终于遇到了第一个人吗。还想着这样下去谁都碰不到该怎么办呢。

???(雷欧):嗯~?哦哦,好像有谁走过来了!

优:那个,初次见面。虽说很突然,但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

???(雷欧):啊啊,等一下!不要给我透露情报!

优:咦,啊,好的!我、我知道了……?

???(雷欧):让我推测,让我妄想!你是谁啊?唔唔唔,完全无法估测!不,是初次见面吧!什么嘛?那么你一定是原住民吧!?

优:不、不是的。呃那个,你到底是……?

???(雷欧):唔~嗯,那就是远方来的人!?也就是和我一样嘛♪

???(雷欧):哇哈哈哈哈,呜啾~☆

优:(怎么办啊,梅露可!总觉得我和一个不得了的家伙搭话了啊)

梅露可:(现在困惑也不是办法哟!这种情况要鼓起全部勇气,配合对方哟!)

优:呜、呜啾……☆等下,喂、突然要我做什么啊!?

???(雷欧):哇哈哈!嗯嗯,这反应不坏嘛♪充满羞耻心的「呜啾~☆」感觉也很不错♪

???(雷欧):不过这就说明其他地方应该也有人吧。我之前还觉得这里肯定只有我一个人在。

???(雷欧):那副打扮也是,充满异国风情☆不错哦不错哦,很新鲜很容易记住……♪

优:是、是吗……?顺带一提我也是头一次在这里看到别人来着。

优:那个,自我介绍晚了。我是优,姑且是个愈术士。以及,在这个小瓶子里的是梅露可。

梅露可:我是梅露可!呜啾~☆哟!

???(雷欧):哇,你住在这么狭小的地方吗!?这么狭窄很不自在吧,我肯定受不了!虽说我连一只脚都伸不进去,哇哈哈☆

月永雷欧:我是月永雷欧。最喜欢唱歌和跳舞☆哼哼,顺便一提我也是作曲的天才♪

月永雷欧:但是,你们真有趣啊~?有着好多我没有的东西♪

月永雷欧:你知道什么关于这座城镇的事吗?我回过神来就已经在这里了,完全不知道回去的路。

优:啊不,那个……?正好我们也在打听这件事。

月永雷欧:哦哦,这样吗♪那你和我的目的一样啊,真巧~?

月永雷欧:不过,真是个不会让人无聊的地方啊。尽发生些奇怪的事♪

月永雷欧:看,那边。水上有座巨大的城堡吧。你去过了吗?

优:不,划船太费劲了。当然,我还是挺在意的。

月永雷欧:哇哈哈☆你看上去就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嘛~♪

月永雷欧:方便的话就来玩吧。其实我被那座城堡邀请了。现在不知为什么,我正在被当做国王对待。

优:雷欧被……?到底是被谁邀请了?

象棋兵:咯咚,咯咚。咯哒,咯哒,咯咚。

月永雷欧:被这些家伙啦。看样子大概是我的臣下吧~?明明我只是去散步而已,这些家伙说是要护卫我,就寸步不离地跟着来了♪

象棋兵:咯咚!咯哒咯咚!

月永雷欧:「不能将外人邀请进宫殿中」。你们怎么一个个脑子都这么死板~?这些家伙看上去挺人畜无害,邀请他们不也挺好嘛♪

优:这些魔物是,臣下……?它们一直待在你的身边,我还以为是在做什么呢。

优:臣服于雷欧呀。但是,它们能完全理解你的意思吗……?

月永雷欧:当然♪话说你不行吗?

象棋兵:咯哒咯哒?咯咚?

优:嗯~呃,是这样吧……?我完全不清楚它们在说什么。

月永雷欧:唔唔,什么啊。是我比较奇怪吗?

月永雷欧:嗯~算了无所谓啦♪多亏和你们说话,心情好了起来☆

月永雷欧:我差不多该回城堡了。如果你们想,就来我这边玩吧。

月永雷欧:哇哈哈♪虽然我不懂什么咒术师,但到时候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优:嗯,如果掌握了新的情报我会联络你的。以及不是咒术师,是愈术士。

月永雷欧:嗯嗯?yushushi?

优:呃,啊,对哦。仔细想想,你不知道也不奇怪啊。

优:在我住的地方,使用愈术的人类被称作愈术士。

梅露可:愈术是治愈魔物的心灵,让它稳定下来的力量,优姑且是有经验的哟。

月永雷欧:哇哈哈哈,原来如此!完全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月永雷欧:但是,只是听到就觉得激动不已啊~☆我所不知道的世界的大门渐渐打开,灵感无法停止……♪

月永雷欧:即使在这世界之中,你也是非常特别的了。哪怕只是看着,也能无限地拓展妄想。

梅露可:我、我、吗……?虽说该高兴,但总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月永雷欧:哇哈哈,也不坏吧!会成为我作曲的食粮喔~?

月永雷欧:♪~♪~♪

月永雷欧:回去就马上开始写吧♪再见啦,你们俩,拜~拜☆

主教:哐当!哐当哐当!

月永雷欧:嗯~?突然想做什么?

主教: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优:呜啊!?喂,等等……!?

主教: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梅露可:喵哇哇哇!?臣、臣下,很危险的哟!?摇晃得太厉害的话我会洒出来的啦~!?

月永雷欧:把小瓶子顶在头上是要干什么啊?快把她还回去,不然她会很难办吧~?

主教: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月永雷欧:「您终于有娶皇后的打算了啊。您很中意她吧?」,嗯嗯?

月永雷欧:怎么可能啊。不我确实是挺喜欢她,但根本没想过要结婚之类的哦?

主教: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月永雷欧:「不,果然还是必须要有继承人,请务必将她一同带回来」?

月永雷欧:喂~……?有好好听我说话吗?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月永雷欧:看啊,连本人也不知所以吧。乱来可不好哦,停下!

主教: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月永雷欧:「您想要什么时候举行婚礼?我们早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因此已经准备好了,方便的话明天就可以」,喂,你们!?

优:等、等等!说什么婚礼,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啦!?

月永雷欧:不,我也完全不知道来着……?你们啊,给我适可而止一下,呜哇!?

象棋兵: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

梅露可:喵喵!?要被魔宠群冲走了~!?

月永雷欧:住手,别推我别推我~!?你们对主君稍微放尊重点好吗!?

象棋兵: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

梅露可:喵哇哇哇~!?居然会是这样乱来的展开!我根本没想过身为美少女主人公的我居然陷入要结婚的困境啦~!?

优:现在是说那种话的时候吗!等等,梅露可被带走了~!?



优:糟糕了。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梅露可就被带走了。

优:虽然我现在很想去救她,可自己一个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优:但是,我也不能这么悠闲。姑且先坐小舟去雷欧的城堡吧。

优:不过雷欧好像也不认为我能做到。如果雷欧愿意帮忙,说不定能让它们把梅露可还回来。

优:唔~嗯。但是,突然说什么结婚仪式,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司):啊,打扰了。请问现在方便吗?

优:是?呃,那个,在叫我吗……?

朱樱司:是的,当然。看你似乎很烦恼,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朱樱司:呵呵,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让鄙人朱樱司与你商谈♪

优:朱樱先生,吗?初次见面,我是优。

朱樱司:我和你年纪差不多大吧。叫我「司」就好了♪

优:知、知道了,谢谢。但是,为什么你看上去那么高兴……?

朱樱司:其实我是得知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类在,松了一口气。

优:啊啊,原来如此。司也不是这里的居民吗。

朱樱司:呵呵,正如你所说。看来优似乎也不是呢。

朱樱司:可能我们遭遇了类似的情况。

优:原来如此啊。也就是说,你那边也有烦恼吧。

鸣上岚:哎呀,好可爱☆小司司,也介绍一下人家嘛?

朱樱司:咿!?鸣上前辈,什么时候……!?

朱樱司:吓、吓到我了。请不要从别人背后突然出声搭话。

鸣上岚:讨厌♪你这么反应,人家会受伤哦?

鸣上岚:你叫小优对吧。人家是鸣上岚,是和小司司在同一所学校上学的学生哦♪

优:叫做岚,吗。就是说,两位都是学生吗?

鸣上岚:对哦……♪梦之咲学院你知道吗?专门培育男性偶像的养成学校☆

优:不,从来没听说过。岚你们是偶像吗?难怪,我还想着你们两位真是漂亮啊。

鸣上岚:谢谢☆你嘴真是甜♪

优:顺便一问,是梦之咲学院吧?平时的课程都是教什么的呢?

鸣上岚:当然有唱歌跳舞的课程,也有讲座哦。还有就是在偶像梦幻祭,通称为梦幻祭的Live对决上互相竞争。

优:这样啊,主要内容真是奇怪。偶像们要站在舞台上对决吗?

鸣上岚:呜呼呼,并不是互相斗殴哦……♪为了比赛哪边能够迷倒更多的观众,出场的「Unit」要在舞台上进行表演。

鸣上岚:顺带一提「Unit」就是为了参加偶像活动而进行协力的组合哦。

鸣上岚:学院也会按照梦幻祭的成绩,相对地提供资金♪行动的时候会比较灵活,所以组合到一起有利无害哟。

朱樱司:顺带一提我和鸣上前辈属于名叫「Knights」的「Unit」♪,呵呵,是重视「骑士道」的集团哦。

优:原、原来如此……?但是「Knights」的二位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朱樱司:令人伤心的是,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事态会发展至此。回过神来,我们就已经走在这座城镇里了。

朱樱司:优也并不是这城镇的居民,恐怕你和我们处在同样的状况下吧?

优:大概是相似的吧。司你们是在寻找回到梦之咲学院的方法吗?

朱樱司:是的,如你所说。另外,我们正在找人。「Knights」的Leader正下落不明。

朱樱司:然后在城镇里走着的时候,我们发现了在这里看上去很烦恼的优,想着也许能助你一臂之力,就出声搭话了。

优:哎,你们在找人啊。真的和我的状况很相似。我也是就在刚才和朋友分散了。

优:不过我还是知道对方在哪里的,正打算去那边来着。

朱樱司:这还真是巧……?如果连我们的Leader也能找到的话,请务必让我帮助你。

优:不,没事的啦。顺便问问,你们正在找的是怎样的人呢……?

鸣上岚:是一个活泼的橙发男生哦。在「Knights」被称作「国王大人」。因为他是个极其开朗的人,所以说不定很容易给人留下印象吧。

鸣上岚:还有啊,对了。有时跟人打招呼的时候会说「呜啾~☆」这种奇怪的话?

优:嗯?极其开朗,橙色头发,还有「呜啾~☆」?

朱樱司:他的名字叫做月永雷欧。希望你在看到他的时候能告知我们,万分感谢。

优:不,该怎么说呢……?我刚好在不久之前认识了雷欧来着。

朱樱司:咦?优和Leader见面了吗!

优:呃,算吧。但是那个时候稍微出现了一些问题,我刚才正打算要追上去。

朱樱司:唔,原来如此……?然后,所谓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优:我的朋友被带走了,被雷欧身边的魔宠们。

朱樱司:不是吧,居然会这样……?也就是Leader诱拐了优的朋友?

优:不,雷欧想阻止它们,但即使如此,它们也强行把梅露可带走了。

鸣上岚:不管如何,我可不认为那个「国王大人」会做诱拐这么无聊的事情。

鸣上岚:你想要帮助的对象是叫做梅露可吧。顺便,难道说二位是恋人吗?

优:不,不是哦……?我因为一些理由正在旅行,梅露可就是我旅行的契机。

鸣上岚:契机?方便的话能讲给我们听听吗?

优:梅露可没有和我相遇之前的记忆。然后我们就在各地奔走,寻找线索。

鸣上岚:这样啊。似乎有着比我想象中更为复杂的问题呢。总之,她是优重要的人吧。

鸣上岚:原来如此啊。但是这样的话,说不定正好。

鸣上岚:我们要寻找「国王大人」。梅露可在「国王大人」那边的话,我们就能帮优一把了。

优:那样就帮大忙了。顺便,雷欧回到水上的城堡里了。现在他大概正待在那里吧。

鸣上岚:哎呀,他被邀请去了好气派的城堡呀♪还拥有了许多臣下,这里简直就像只属于他的「王国」一样。

朱樱司:呵呵,确实如此。该说这样奇妙的景观也和Leader很相称吗。

朱樱司:先不谈这个,优。我很荣幸能助你一臂之力。

朱樱司:但我有件事情想问,梅露可为什么被抢走了呢……?

优:呃,该怎么说呢?把她带走的魔宠臣下们,要让梅露可成为雷欧的「新娘」。

朱樱司:什么!?

朱樱司:到、到底怎么回事啊!?要让Leader和梅露可结婚吗!

优:呃,嗯,算吧……?至少,臣下们是这么打算的。

优:他们似乎说了“因为对国王而言继承人是必要的”?所以才把梅露可迎来当皇后。

朱樱司:Stupid!那样没有计划性的愚蠢判断,我朱樱司绝不能容许!

优:顺带一提,婚礼似乎是在明天。说是已经预先做好了准备。

朱樱司:Jesus Christ……!

朱樱司:啊啊,头开始痛了。简直就像被Leader的突发奇想折腾的感觉!

鸣上岚:哎呀哎呀☆事态的发展开始出乎意料啦。那么赶快行动起来吧。

朱樱司:哦呀,鸣上前辈?你到底要往哪里去呢。

鸣上岚:人家想再回一次酒吧哦♪也必须要告诉泉,我们找到了「国王大人」在哪里☆

鸣上岚:因为,今天是婚礼前夜吧?可不能马虎大意呀。

鸣上岚:呜呼呼♪决定了,「新娘」抢夺战现在开始☆​​​​

第六幕:自大的王座

第六幕
[展开/收起]
梅露可:梦之咲学院的,偶像……?雷欧原来是学生呀~。

梅露可:那个,雷欧?身体不舒服吗?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愁眉苦脸的。

月永雷欧:嗯?没有,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月永雷欧:什~么是孤独的王座啊?看上去明明真是豪华的很。

月永雷欧:想不到还和我故弄玄虚啊。「新娘」不这么看吗?

梅露可:如果我还有闲心的话会觉得这里很豪华,但比起那个,我可不是雷欧的「新娘」哟~!

月永雷欧:哇哈哈☆我当然知道啦♪

     只是徒有虚表,没有任何实质的王座。说不定和像我这样的「国王大人」正相衬♪

     这样的话,那就让我来歌唱吧♪献给建立了「自大的王国」的「赤裸的国王」♪

月永雷欧:♪~♪~♪

~过场~

月永雷欧:呜~脑海里连像样的旋律都闪现不出来啊。来到这里之后到底怎么了啊~?

月永雷欧:说起来,你是叫梅露可来着……?真是抱歉啊,我本来并不想牵连你。

梅露可:只是事出突然有点吓到了,但并不是值得让雷欧担心的事哟。

梅露可:可就算这样,这里的兵卫是认真的?我会被迫成为雷欧的「新娘」吗?

月永雷欧:嗯~?说不定会……?

梅露可:喵呜呜!?我万万没想到会在那种莫名其妙的展开里面交到自己的人生伴侣哟!

月永雷欧:哇哈哈!只是开个玩~笑。

     我也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别摆出那么伤心的表情嘛?

月永雷欧:好啦好啦☆难得脸蛋长得这么可爱,可都浪费了哦~♪

梅露可:喵呼呼。雷欧可真是精力充沛哟~

    不愧是在梦之咲学院当偶像的人哟。

月永雷欧:嗯~嗯……?虽然听你这么说我很高兴,但我和梅露可你想象的并不一样。

月永雷欧:只要掉进过人生的最低谷,那么,之后所做的一切就和死灰复燃没有区别了。

梅露可:欸,是这样的吗……?不过看着我面前的雷欧,完全想象不出来哟。

月永雷欧:那个……虽然梅露可你应该不知道。我曾经失败过,并且是无法挽回地失败过。

     我怀着非同一般的误会,任性地横冲直撞。战斗到满身是血,也失去了很多东西。

     结果,我实在无法忍受伤害身边的那些家伙,于是就逃走了。

     哇哈哈☆真难看啊,是吧?

     都是因为这样,我过了很长时间,才能够重新回到梦之咲学院上学。

月永雷欧:我到这个小镇的时候,象棋队的士兵们都吵闹着说「王的凯旋」。

     但是,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是虽然战败却依旧苟且偷生,还若无其事地回归的,厚颜无耻的「赤裸的国王」。

     那个,梅露可你刚刚也看到了吧?那些士兵,虽然叫着我「国王大人」,但是却一点都不听我的话呀~。

     大概,那群家伙也明白,我没有被称为「国王大人」的资格♪

梅露可:虽然它们的确有强硬的地方,但看上去却是崇拜着雷欧你的。

月永雷欧:唔~。在梅露可眼里是那样的啊。

月永雷欧:就算是我,也姑且有可以向他人炫耀的武器,仅有的那么一样,大家都认可的东西。

     那就是,作曲。只有在好点子上,我有自信不输给任何人。

     但是,现在的我无法歌唱了。因为灵感完全没有涌现出来。

     我只是一只无法歌唱的、被杀死的知更鸟。感觉回到了和傻瓜「皇帝」相互争论的时候♪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因为完全依赖那本绘本,放弃了思考吗?

梅露可:傻瓜……?咦,绘本怎么了么?

月永雷欧:哇哈哈,抱歉啊!和刚认识没多久的家伙都在说什么呢我。

月永雷欧:哎,梅露可。你啊,是就生活在小瓶子里的对吧。

梅露可:是的。但是,那又怎么了吗?

月永雷欧:可以让我观察一下吗?怎么说,我有预感会闪出灵感来☆

梅露可:呃,那个,虽然并没有关系,但是一直被盯着看的话我也会害羞的哟。

月永雷欧:唔~嗯,也是呢?那样的话,真的只是一下下就好♪

月永雷欧:哎,不行?

梅露可:我,我知道了哟。我听了雷欧的话,也想给雷欧加油打气了哟。

月永雷欧:真是好人啊~!最喜欢你啦,哇哈哈哈☆

梅露可:喵,雷欧……!?如果你是在当偶像的话,可是不能这么轻率地说出这种话来的哟!

月永雷欧:嗯~?哼,哼,嗯嗯嗯?

月永雷欧:啊,完全不行啊!抱歉抱歉,已经足够了,结束!

梅露可:好快!?虽然一直被盯着看会害羞,但是你做出那样的反应我也会受伤的哟~!


~过场~


鸣上岚:我说,优。「国王大人」就在这个宫殿的某个角落是吧?

优:啊,大概。但是我完全不知道那两个人具体在哪里。

鸣上岚:嗯~虽说是「新娘」抢夺战,但除了一间一间房找过去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呀。

朱樱司:请等着我,Leader♪在下朱樱司前来抢夺你的「新娘」了☆

鸣上岚:哎呀,小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得可靠了呢……♪

朱樱司:哼哼,因为我也是「Knights」的一员,可不能总是在前辈们面前丢脸。

朱樱司:哎呀,说起来鸣上前辈……?我没有看到濑名前辈和凛月前辈的身影。

鸣上岚:因为叫不醒小凛月,也不放心把他一个人留在酒吧,所以小泉好像就留在那里了哟。

朱樱司: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那么,也只能是我们去救梅露可了。

优:说起来,你们打算怎么办?我觉得王宫中的戒备应该很森严。

鸣上岚:也不能从空中飞过去是吧。除了先敲敲看正门,大概也没有别的方法了。

优:嗯~嗯……?顺便一提,两位可以战斗么?我是愈术士,完全没法站在前线战斗。

朱樱司:嗯?那个,优……?

朱樱司:说到底,真的有战斗的必要吗?我认为对方是一定会和我们谈判的。

优:不是,因为就算我阻止他们,他们也不会听我们说的吧。我并不觉得他们会直接释放梅露可。

鸣上岚:小司是弓道部的所以放心吧。我会在远处为大家加油的♪快看这个麦克风,挥起来就会闪闪发光呢☆

朱樱司:什,什么!?我们之中经受最多磨炼的难道不是鸣上前辈吗!

鸣上岚:呜呼呼♪小司你啊,想让恋爱中的少女做什么呀☆

朱樱司:咕呜……我也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的确我是带着弓没错,可射击移动的目标本来就是很难的!

优:喂,等等……?明明接下来就要准备偷偷进入王城,如果太吵的话是会被对方发现的吧?

朱樱司:唔,被说了的话确实就是这样。真是抱歉,让我们更加小心谨慎一些接近吧。

象棋兵:哐当?哐当哐当!

朱樱司:哎呀?那边的几位似乎正看着我们……?

优:魔宠正源源不断的聚集起来!?而且,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

兵棋兵: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过场~

朔间凛月:唔咪,唔咪♪呼,嗯~,哎哟……?

朔间凛月:这是哪儿来着。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酒吧。

朔间凛月:嘛,无所谓啦♪比起这个,这条毛毯有小濑的气味♪

???(哈里特):他的话,直到刚刚都在你的身边,但是似乎想到了什么,所以出门去了。

朔间凛月:啊,好久不见~♪还是这么面无血色呢,小里。

哈里特:是绘本作家的小里呢,还是说,是哈里特的的小里[1]呢。

朔间凛月:不论是哪一个都好啦☆但是仔细想想的话和「皇帝」重名了耶~?天祥院英智的小英[2]和哈里特的小里♪

哈里特:是的。是哈里特的小里呢。

朔间凛月:呼呼。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相遇呀~。

朔间凛月:啊,对了对了♪慢慢想起来了~♪这里应该就是小里绘本里的风景吧?

哈里特:总的来说并没有错。不过,这本绘本是某个人的内心的映写。严格来说是「国王大人」内心的风景。

朔间凛月:「国王大人」的风景?哼~突然说了奇怪的话呀。

朔间凛月:但是啊,小里。这么想的话,好像感觉有点理解了。所以这盛装游行的音乐听上去才这么舒服♪

朔间凛月:呼呼♪然后,小里你在干嘛呢?

哈里特:只是在远远地旁观,看你们会以怎样的轨迹到达那里。

哈里特:我本不打算牵连你们。我甚至可以为你们提供帮助,因为结果并非我能左右。

朔间凛月:哎,是这样吗?嘿嘿,虽然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朔间凛月:小里好像了解现在的情况。能不能告诉我「国王大人」在哪里?

哈里特:不是在王城吗?因为那个男人可是「国王大人」。

哈里特:啊,还有一点。说到王城,你的友人也去了那里。

朔间凛月:太阳也下山了,我也能打起精神了。我也去见见「国王大人」吧~♪

朔间凛月:哎♪小里也一起来吧?一直一个人在这里很无聊吧~?

哈里特:我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的。我是没有心的「夜之生物」。但是如果你所期望的话,我会协助你的。

朔间凛月:嗯,我知道了♪但是要怎么去呢?要划凤尾船的话也太累人了吧。

哈里特:抓紧我的手,这样的话就可以带你去王宫了。

朔间凛月:呼呼,你在开玩笑吗~?小里的小手怎么可能坐得下我嘛♪

(哈里特):无须担心。你所看到的只是少女的躯壳。带你去的是藏在这背后的东西。

朔间凛月:哦哦~真的呢。不知为什么突然出现了一只大「手」♪

朔间凛月:好漂亮的手指呀。滑滑的,摸起来感觉真好~♪

哈里特:呼呼。很痒的,可以请你不要再摸了吗?

朔间凛月:啊,抱歉抱歉♪我不打算打扰你啦。那就赶紧去那座王城吧♪

~过场~

朔间凛月:夜风吹得我有点冷呀。小里你没事吗?

哈里特:嗯,没事,请不要在意。因为我是和你们不同的「生物」。

朔间凛月:哼~嗯……?说起来,小里你为什么会成为绘本作家呢?

哈里特:我想要了解那曾填满我内心空洞的事物,想要了解那个人曾给予我的光芒究竟为何物。

哈里特:所以我才会把人们变化的内心收纳进绘本之中,通过这种方式来观察它们。

朔间凛月:嘿?感觉好像稍微能理解你呀。

朔间凛月:呼呼。我也许曾经和你很像吧?

朔间凛月:我以前也像你这样,直到真~绪和「Knights」成员,还有我身边的每个人把我变得充实了起来。

朔间凛月:多亏了大家,我现在已经不一样了。因为我从大家那里得到了许多许多仿佛要将我烤焦,让我化成灰一般的温暖♪

哈里特:呵呵,是这么一回事呀。愿这份光辉永不消逝。

朔间凛月:小里,太夸张啦。果然你不愧是作家呀。

朔间凛月:但是,「夜之生物」吗~这点和我是一样的呢~?

哈里特:诚然你有着难以面对太阳光的体质,而且习惯了夜行生活,但那和「夜之生物」还是有所差距的不是吗?

朔间凛月:啊哈哈哈☆真是相当在意细节呀,小里♪

~过场~

濑名泉:我明明是为了不让睡间一个人留下,才把寻找「国王大人」的责任都拜托给了鸣君他们的。

    我究竟在干什么啊。一直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结果都走到王城来了。

濑名泉:真是的,太不知所谓了……?从以前开始,我就总是被那家伙折腾。

    虽然不知道详细的情况,不过说是要举行婚礼?那家伙真是的,打算在这里过一辈子吗?

    他到底打算怎么对待「Knights」...这个他直到浑身浴血,遍体鳞伤,也要守护到底的地方啊。

濑名泉:哈。真的是让人操心的「国王大人」啊。

优&朱樱司:咿呀~!?

兵棋兵: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鸣上岚:真~是的,等等,等等♪只丢下人家可不行哟☆

濑名泉:呜哇!?怎,怎么了,那些家伙正在被追着……?

    虽然鸣君看上去比较像是在追人。不不,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变成这样吧。

濑名泉:有一个不认识的人在。大概就是鸣君提到过的那个人吧。

    他们那个样子真的能到「国王大人」所在的地方去吗?不过,多亏他们,正门前的防守被削弱了……?

濑名泉:嗯嗯。现在的话,好像就连我也能轻松侵入那里♪​​​​


  1. 日语絵本作家エホンサッカ和哈里特ハリエット都有エ音,都可以被叫做エッちゃん=小里
  2. 英智エイチ,哈里特ハリエット,昵称叫法都是エッちゃん

第七幕:骑士王的圆舞

第七幕
[展开/收起]
月永雷欧:♪~♪~♪

     唔~嗯,果然还是不行啊~?明明这些本该是至高无上的,激发妄想的香料——无论是被邀请到王宫,还是和梅露可的相遇。

梅露可:总是烦恼也不是办法。试试把大脑清空一次怎么样……?

    快看,雷欧。这里的风景简直像是在梦里一样哟~!难得这里风景这么美,不欣赏一下的话真是太可惜啦!

月永雷欧:嗯,的确……?但是,你真是相当的冷静啊~?

     这可是婚礼的前夜。梅露可,你不会不安吗?

梅露可:刚刚真是抱歉哟。因为事出突然,我被吓了一跳。

    现在只需要在这里等待就好了哟。优一定会来救我的。

    然后我想,雷欧你即使处在这种情况下,也一定会做些什么的哟。

月永雷欧:哇哈哈哈,你说的太夸张了啦~♪我可没有像你想的那么好喔?

     刚刚也说了吧,我是「赤裸的国王」。

     我可能确实有几分天赋。只要我作曲,身边的人就总是会高兴。我还以为自己肯定跟大家有着信任关系。

     那些全~部都是误解。我还误以为我什么都知道。

     就像濑名说的那样,我真是无可救药的笨蛋。所以,我曾经逃走过一次。

梅露可:我好奇的是,雷欧你又为什么回到了梦之咲学院呢?

月永雷欧:欸?

梅露可:雷欧你明明有这么痛苦的过去,却还是继续在梦之咲学院当偶像。是有什么很重要的理由吧?

月永雷欧:呣,嗯~……?老实说,我本来已经不打算回去了。但我还有那么一样牵挂。

     (那是「审判」的时候。为了击垮自己曾经的归宿「Knights」,我的确穿着这身骑士杀手的服装出场了吧?)

     我胡乱地想着,了结这件事情之后,就从梦之咲学院离开,开始漫无目的地旅行吧。

     (但是我却选择了复学。现在的我还有当时那样的觉悟吗?还有觉悟舍弃在梦之咲学院积攒起来的一切吗?

     (我不知道。不过,也许已经没有了。)

     (我已经没有志气了么?相比过去,现在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了呢……?)

梅露可:喵,原来如此~也就是说,雷欧你在梦之咲学院还有事情想做哟。

    顺带一问,雷欧是为了什么一直在作曲呢?果然是因为想写给什么人听吗?

月永雷欧:怎~样呢。当然也是因为想让观众们高兴。只要我在作曲,就会觉得很幸福。

     (本来应该一直都是那样的。现在我已经再也不记得那时的感受了)

     我谱写的音乐都是杰作。所以说,如果我认同一样事物,就有自信让周围人也都认同它。

     然后,我终于从失败中察觉到了——自己其实是「赤裸的国王」。我只是一直自命不凡而已。

     但是我却回到了梦之咲学院,在濑名替我守护的「Knights」之中活动。

梅露可:哎……?也就是说雷欧是为了「Knights」才回来的?

月永雷欧:(为了「Knights」,吗?事到如今,我甚至想都没有想过这件事)

     (这颗蛋从王座滚落,狼狈地破碎,变得惨不忍睹,但却有人将它再次维系了起来)

     (那群家伙不在这里。没有像姑妈一样严厉啰嗦的濑名。没有一味强调高雅,却不说一句真心话的鸣)

     (也没有任性又有点小聪明的凛月,和认真而死板的朱樱)

     现在这会儿,大家都在做什么呢?明明来到这里还没有多久,但却感觉已经很久没见过那些人了。

     (我曾经想要舍弃这里,但现在这里却成了无可替代的归宿)

     虽然那是群让人费心的小鬼,不过他们却比其他任何人都能刺激我的灵感啊。

梅露可:雷欧……?

月永雷欧:哇哈哈♪我好像又误会了呀。

梅露可:喵呼呼。雷欧终于又露出笑容来啦。

月永雷欧:我现在是率领着「Knights」的「王」,可不能一直当自命不凡的骑士啊。

哈里特:我果然对你很感兴趣。看来也不需要提供帮助了。

月永雷欧:嗯嗯?喔,是哈里~呀!好怀念啊,哇哈哈哈☆

哈里特:哈哈。你们称呼我的方式都很奇妙啊。

月永雷欧:你的绘本给了我很多帮助,虽然它总是引起一些奇妙的事情~!

朔间凛月:啊,「王」在这里~♪难道你在这里成了真正的「王」?

月永雷欧:凛月也和哈里~一起来了啊!什么嘛,你也来这边了吗~!

朔间凛月:嗯。有个不认识的孩子,你熟人吗?

梅露可:喵!?我,我是梅露可哟~!

朔间凛月:呼呼,是这样啊♪哎~哎~比起那些,这里啊,是小里送的绘本里面喔?

     我们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好想赶紧回去睡在暖暖的被窝里♪

哈里特:等等……?你现在看上去也很困,该不会是把我的手和床弄混了吧。

    唉,算啦。哎,孤独的「王」,你可能已经察觉到了吧?

    这里不是你们所生活的世界,而是我以前转让给你的绘本——「映心之镜」之中。

月永雷欧:绘本里,哼~?哈里~对现在的情况有所了解吗?

哈里特:对,姑且是吧。当然,我并不是你们的敌人。

    「映心之镜」能够摹写人的心之情景。总之,这里是叫做「月永雷欧的王国」的地方。

梅露可:雷欧的……?究竟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哈里特:因为现在告诉你们,你们也只会感到混乱,所以我会稍后再进行说明。

月永雷欧:虽然我并没有完全觉察到,但我认为应该跟自己有些关系吧。

     我和兵棋兵、象棋兵有着某种联系,能够读懂那些家伙的想法。盛装游行的音乐也正像是我的作品一样。

     我被带到这个王宫,然后被迫登上了「王」的宝座。

     梅露可听不懂兵棋兵的话,最终被当成了「王」,也就是我的「新娘」。很明显,我在这个城镇之中是特别的。

哈里特:对不起,我的过失将你牵连了进来。

    其实,「映心之镜」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而当时的我没有注意到它。

月永雷欧:唔~嗯,是嘛,虽然不是很明白♪你不是单纯的绘本作家吧?

     别那么丧气嘛,哈里~☆我也因为它而成长了。

     但是,如果说这里是我的「王国」~为什么兵棋兵他们不听我的话呢?我可不打算和梅露可举行婚礼哦?

哈里特:不,这并没有任何好奇怪的。这些事情往往不能称心如意,就像你在这里无法继续作曲一样。

月永雷欧:哇哈哈哈♪的确是没办法称心如意呀~!

     我也相当不了解自己。我刚刚和梅露可聊天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了。

哈里特:是的。哎,比起这些,对面是不是传来了吵闹声?

月永雷欧:嗯?啊,这么一说,我也能听到……?

优&朱樱司:咿呀呀呀!?

兵棋兵: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咯哒!

鸣上岚:唔嘿嘿嘿♪哎,我们要继续逃到什么时候呀?人家已经累得不行了啦☆

优:完全看不出来,不如说岚你根本一滴汗也没流吧!?

朱樱司:哈,哈……!哈,我们前来抢夺你的新娘了,Leader!

优:喂,司!?这是耍帅的时候吗……!?背后的追兵正源源不断地追来啊!

朱樱司:有,有什么不好的!这明明是我难得酝酿了许久的决胜台词!?

梅露可:优!你来救我了~!

优:啊~梅露可!你在这里啊,雷欧也……!

梅露可:喵呼呼,好想见你哟~但是好像有多得不得了的魔宠在追你们,是错觉吧!?

鸣上岚:嘻嘻。你就是小梅露可?你这个「新娘」真是相当可爱呀♪

朔间凛月:小鸣和小司,好久不见♪你们好像有点忙,没关系吧~?

朱樱司:凛,凛月前辈,请救救我~!我正被这个奇怪的东西袭击!

朔间凛月:这样的话,快来这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不过,握住这个麦克风,就会有棺材掉下来哟☆

兵棋兵:咯咚……!?咯哒咯哒咯咚!?

鸣上岚:哎呀哎呀。小凛月真能干呀……♪要表演的话人家也不能输☆

兵棋兵:咯咚……♪咯哒咯哒咯咚♪

朱樱司:鸣上前辈!?你,你在做什么啊!?对方好像变得越来越有活力了!?

月永雷欧:哇哈哈哈☆还是老样子这么吵闹啊。

     那个,哈里特。这些棋子是跟我连在一起的吧?

哈里特:是的,它们寄宿在你心中。这里是只属于你的庭园,不会受任何人干扰。

月永雷欧:哼~?也就是说,我必须得做决定了吧。

梅露可:雷欧?那件披风,究竟是……?


月永雷欧:喂,你们听着。我现在已经决定要反叛这玩笑一般的「王国」了。

     反叛这个「赤裸的国王」从前建立的,「自命不凡的王国」。

     这是已经在我心中完结的无趣世界,是一个舒适的玩具箱,里面只堆积着自己喜欢的东西。

     所以灵感才无法在这里涌现。因为这里与外部隔绝,没有任何刺激。

     这很任性吧,居然想在没有疼痛的地方,轻松地生活下去。

     我会拿起剑来,为了挣脱那温暖的壳,也为了和过去的自己诀别。 ​​​​

第八幕:月夜的革命

第八幕
[展开/收起]
月永雷欧:我现在已经不能再当「赤裸的国王」了。因为我是「Knights」的「王」。

鸣上岚:呜呼呼♪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你的表情真是不错呀……☆

月永雷欧:哇哈哈哈!鸣,还有朱樱也来了啊~?

     但是濑名在哪里?那家伙太害羞了躲了起来吗?

     喂~濑名!快出来,你这个别扭鬼~!

朱樱司:哎呀?听说濑名前辈留在了酒吧。但是,既然凛月前辈在这里……?

朔间凛月:哎,小里你不是应该知道吗?

哈里特:他应该也已经来到了这个王宫,我以为他肯定已经和你们之中的某些人会合了。

优:如果从我们被袭击的情况来想的话,独自行动实在是有些危险……

鸣上岚:嗯~是的。现在应该不是优哉游哉的时候吧。

朱樱司:嗯。大家,赶紧去和濑名前辈会合吧。


濑名泉:喂,等等……?关键的「王」根本就不在好吗。

    别开玩笑了。我明明都特地赶来迎接他了。

    但是怎么说,很有那家伙的风范。这孤独的王座,空有气派,却无人跟随。

    会变成这样,果然是我的错。我必须成为守护他的骑士。

    如果我能好好支持他的话,他或许也不会被周围的恶意压垮。

    明明他本不是会被他人伤害的人,却如我所期望的那样,丢弃了重要的东西。

    但我却还只是像一个旁观者一样,若无其事地说那些冷淡无情的话。

    伤害那个人的明明是我。那个人为了实现我的梦想而拼命战斗了,甚至因为自我厌恶和绝望,连作曲的笔都握不住了。

    如果那个人不能谱曲的话,他就会认为自己没有价值,认为自己会被我、被他身边的人抛弃。

    在一切被破坏殆尽之前,我什么都没能为他做。

    如果我能在他身边陪伴他,也许就会迎来截然不同的未来吧。

    就算他在这样自命不凡的王座上自称「赤裸的国王」,把自己看得这么低?

车棋兵:噌噷,噌噷。噌噷,噌噷。

濑名泉:好烦人啊。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别盯着这里看好吗。

    和那些小家伙不一样,你难道想来夺取「王」的宝座?还是说,你只是来妨碍我的?

车棋兵:噌噷,噌噷。噌噷,噌噷。

濑名泉:看来问了也没有用。啊~啊,超~烦人的♪

    你是没有胜算的。因为我是骑士,而这里是他的王座。

    我可不想一直当一个旁观者啊?我已经不能再逃避了。

车棋兵:噌噷,噌噷。噌噷,噌噷。

濑名泉:地板上被砸出了裂缝。是打算把我连同这个房间一起碾碎么?

车棋兵:噌噷,噌噷……!

濑名泉:果然是打算这样吧!这家伙突然就发起狂来……!

车棋兵:噌噷,噌噷……!

濑名泉:糟了!?脚被震得没法动了!?

月永雷欧:濑名……!

濑名泉:咕哇!?

月永雷欧:呜哈!?好危险啊,千钧一发!

濑名泉:雷……欧?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

月永雷欧:哇哈哈哈♪那个称呼真是让人怀念呀!

     之后我再跟你说清楚情况,濑名。首先要把这个像车一样的家伙处理掉。

     还有啊,濑名!你好像说了自己是什么旁观者,但其实并不是那样的吧~?

     你啊,其实并没有舍弃我。你一直替我守护着我的归宿。

     是这样的吧?我是「Knights」的「王」,而你是一直守护着王的,棋盘上的骑士啊……!

车棋兵:噌噷,噌噷,噌噷。

月永雷欧:喂,濑名。我要击溃这个「王国」——「赤裸的国王」的「自命不凡的王国」!

第九幕:茧世界

第九幕
[展开/收起]
朱樱司:哎呀,这里究竟是……?比起这个,大家都没事吧。

优:啊,姑且没事。但是那些像棋子一样的魔宠都上哪里去了?

哈里特:车棋兵已经在月永雷欧的王国崩塌时,与王国一同消失了。

梅露可: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这里不是雷欧的「王国」哟。

朔间凛月:呜哇……☆暖洋洋的,是个睡午觉的好天气♪

鸣上岚:就算这么说,小优和小梅露可也都还在,看上去我们并没有回到梦之咲学院。

    哎,小哈里特。我们会怎么样啊?

哈里特:车骑兵是王城的象征,所以它们随着月永雷欧的反叛而崩解消失了。

    不过,事情似乎还没有结束。这里是舞台——就是这里,导演着那一出白日梦般的体验。

    这里是孕育出绘本世界的地方,是它成长的温床,既不是绘本里的世界,也不是你们的世界。

濑名泉:哼?说起来,我们还是穿着舞台服装啊。结果,现在的情况和刚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吧?

哈里特:是的。你们还没有回归到你们的肉体。

朱樱司:你就是哈里特小姐吧?多有冒犯,我有一件想要询问的事。为什么我们会穿着这样的服装呢?

哈里特:我也并不知道具体的缘由到底是外在因素,还是内在因素。

    但绘本不过是创作品而已。这很可能是你们心中情景的一种表现形式,它表现成了与绘本中的配角相称的模样。

    你们之所以会带着剑和弓,也是因为同样的缘由。因为它们并不是模型,而是真正的武器。

月永雷欧:嗯~?我之前确实好像来过这个浅滩哦?

     那时候遇到了好大的蝴蝶啊!哇哈哈哈,那家伙还好么~?

     唔~嗯?但是情况有点奇怪哦。之前包围这里的雾好像更浓一些?

     喂~哈里~?你好像知道这个地方是哪里,所以也应该知道怎么离开这里吧?

     我们不论走多久,都走不出这片浅滩。完全不知道到底该往哪里去好了。

哈里特:是的,我略知一二。我曾在传闻中听说过这里,但在此之前也从未实际造访过。

    那是以人的想象力为粮食成长起来的魔物。它彻底占据了我让与你的「映心之镜」。

    我居然如此疏忽大意。它是扮成蝴蝶的书签,混进绘本里的吧。

    我说,妖精骑士。

妖精骑士:啾!

梅露可:喵!?天上掉下了一只魔宠!?

月永雷欧:哦哦!好久不见~♪

     哇哈哈,你的样子还是这么像骑士呀☆话说回来,原来就是你在捣鬼吗~

哈里特:你应该已经注意到了,你无法顺利作曲的原因,就是妖精骑士夺走了你的想象力。

月永雷欧:哼~是嘛,就是这家伙?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妖精骑士:啾……!

月永雷欧:哇哈哈哈☆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啊!

哈里特:妖精骑士似乎是引诱人们到白日梦的世界,摄取他们的幻想体验,当做自己的养分。

月永雷欧:只是为了吃饭……?不过,它的表情看上去好像已经做好觉悟了啊。

     喂,你也是骑士吧~?你也想用你的剑保护什么吗?

     我也跟你很像哦。我怎么能那么窝囊。

     因为我是「Knights」的「王」,可不能在这种地方被打败。

妖精骑士:啾!

月永雷欧:哇哈哈哈哈!来吧,妖精骑士!决斗吧!歌唱着舞蹈着扭打在一起吧……!

第十幕:绽放梦想[1]的骑士的故事

第十幕
[展开/收起]
朱樱司:Leader!Fairy Knight它逃去那里了!

月永雷欧:嗯?不,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哦。

朔间凛月:嗯~是什么呢,看上去像茧一样。

优:就算这么说,那也真是够大的啊。而且,感觉上面有淡淡的光芒游走着……

哈里特:罪魁祸首恐怕是茧。我或许误解了。

濑名泉:那家伙在拒绝我们接近么……?哼~看上去好像是在保护那个茧啊。

鸣上岚:小哈里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

哈里特:我原本认为,诱导你们进入白日梦的是妖精骑士的力量。

    但在「映心之镜」之中筑巢的,其实应该是这个茧。

月永雷欧:哇哈哈♪什么嘛,它果然有想要守护的东西啊☆

优:欸……那个,哈里特……?也就是说这里是茧的世界?

哈里特:是那样的。以月永雷欧的想象力为食粮而成长的,是茧。妖精骑士不过是守护茧的骑士而已。

月永雷欧:哇哈哈哈♪妖精骑士就打算在这里照看它,直到它羽化为止吗。

     喂~!我们并不打算妨碍你哦!

濑名泉:怎么了?别突然大声叫啊。

月永雷欧:让我来帮助你吧~!喂,灵感是必须要有的对吧!?

鸣上岚:哎呀,喂,你等…!?给我等等啊,独自接近它很危险的!?

妖精骑士:啾……!

月永雷欧:哇!?别把武器戳过来啊!我说过了吧,我不会妨碍你的!

     安心吧,我根本就没有生气。虽然作曲的确一点进展也没有呢~

     说实话,那其实没什么关系。不管你们做了什么,其实都不重要。

     全部都是我的问题。是因为我不中用,才给大家添麻烦了。

     哇哈哈哈!所以啊,不如说我想感谢你们呀!因为,是你们给了我机会。

     尽管我是「Knights」的「王」,却还一直是自大的「赤裸的国王」。

     是你们让我认识到了这件事。所以我也想尽我所能帮助你们。

     不用担心我哦~?我的灵感是会不断涌现的♪

     只要和濑名他们在一起,我的灵感就不可能枯竭,哇哈哈哈☆

     没什么好顾虑的,来依靠我吧。能够成为你们的力量也是我的夙愿啊?

妖精骑士:啾!

朱樱司:啊,茧的样子……?请离开那里,Leader!

月永雷欧:唔唔?什么,你还打算打嘛!?住手~你这个不懂事的家伙!

哈里特:并不是,无须担心。看起来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cg)

濑名泉:唔呀!?怎,怎么了,吓我一跳。

梅露可:茧在发光……?是,是羽化了哟!?

月永雷欧:哇哈哈☆好大的蝴蝶啊~!

朱樱司:Marvelous……☆七彩的鳞粉真是优雅而美丽♪

哈里特:妖精骑士的羽化。包裹在茧里的梦的碎片正在盛放。

    虽然是第一次亲眼目睹,但这场景可真是不可思议。或许是因为它以月永雷欧的想象力为养分,所以受到了影响吧。

月永雷欧:哼哼,哈里~还真是诗人☆虽然不及小琉可♪

     梦想绽放了,也长成了它本应该有的姿态。我们也终有一天会成长成想要的样子。

优:说起来,这是同一种魔宠吗?看上去和妖精骑士有所不同……?

梅露可:的确不是那么像哟?喵呼呼,它看上去就像公主一样哟~!

鸣上岚:哎呀,好棒♪结果,那原来是妖精公主呢☆

朔间凛月:骑士和公主,吗。嗯嗯,这样也不错~♪

濑名泉:如果它向天空振翅飞去,也会一直在这里培育梦想吧。

月永雷欧:它一直守护在那样的公主身边。那家伙简直就是骑士的楷模,哇哈哈哈♪

鸣上岚:呜呼呼♪骑士正打算守护着公主,与它一同离去……☆

    我也想和门老师手牵手,一起在天空中散步呀~♪

濑名泉:你突然怎么了,鸣。你好吓人,莫不是脑子突然出问题了?

朔间凛月:呜哈♪眼皮好重啊。

     哦~?说起来,那对骑士和公主,已经飞到那么高的地方了。

朱樱司:Elegant♪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体验。

    如果还有机会来到这里的话,也想和姐姐大人一起享受这一切啊。

(cg)

(濑名泉):然后,我们应该怎么办?

(月永雷欧):嗯~?

       好少见啊,濑名,你竟然会听我的指示?

(濑名泉):啊,是啊。你说什么都可以哦?你是我们的「王」吧。

(月永雷欧):这之后的事啊,不是已经决定好了吗~?

       我们要回去啊。回到我们的「王国」。

       回到你替我守护的归宿,「Knights」应该在的地方。


优:妖精骑士它们离开了,这个地方究竟会怎么样……?

哈里特:这里马上就会消失,因为引诱你们来到这里的元凶已经离开了。

    给你们添麻烦了。你们也很快就会醒来的吧。

月永雷欧:也就是说,这一切马上就要结束了啊。你们真是帮了大忙哦,哈里~,梅露可,还有另外那个谁。

优:是优啊!“还有另外那个谁”是什么玩意!?

月永雷欧:哇哈哈哈☆真是斤斤计较啊,咒术师♪

优:愈术士!不是咒术是愈术!

朱樱司:真是万分抱歉,优。Leader他很不善于记人的名字。

    顺便一提,他就算是面对身为「Knights」一员的我,也花了好长时间才记住我的名字。

月永雷欧:啊,嗯。是这样么,呃~~那……?

朱樱司:我叫做司,朱樱司!这是故意的吗?是故意的吧!?明明直到刚刚都还在叫我「司~」!?

月永雷欧:不是,我当然记得哦……!?反应好快啊!让我再多犹豫一会儿嘛!别在我从记忆中唤醒你的名字之前插嘴好不好。

朱樱司:什,什么!?为什么leader一定要向我发火啊~!?比起那个,也就是说leader果然忘记了吗!?

朔间凛月:你们是优和梅露可吧。虽然没怎么好好说过话,嗯嗯,我会好好记得你们的♪

鸣上岚:从到了王宫开始就一直在乱吵乱闹,我都还没有向小梅露可请教「怎么磨炼女人味」呢。

梅露可:喵!?虽,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不过我会为了下次见面努力的!

濑名泉:好好♪别这样哦,鸣。「新娘」似乎很为难。

月永雷欧:哇哈哈哈☆什么嘛,濑名也知道了啊。哎,她是一位充满魅力的「新娘」吧~?

梅露可:喵呜呜!?两位都不要再开玩笑了哟~!

哈里特:那个,可以稍微打扰一下么。

月永雷欧:嗯?怎么了哈里~?

哈里特:已经到时间了。这个地方已经要被关闭了。

月永雷欧: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唐突啊!?对绘本作家来说,引子啊,抑扬啊什么的不是最重要的吗?

哈里特:哈哈,确实是这样,我会注意的。我还有一件事想告诉你们。

朔间凛月:哼~,小里有事情要告诉我们……?

哈里特:绘本的完结也是梦的终结。合上绘本之后,就只会剩下平凡的现实。

    就算是儿时曾沉浸其中的绘本,也迟早会积满灰尘,甚至连内容都会被忘却。

鸣上岚:哎,小哈里特。也就是说我们会忘掉这里发生的事?

哈里特:但就算这样,你们也确确实实曾经在茧世界存在过。

    就算这份记忆消失了,在这里感受到的光辉,也会烙印在你们的心中。

    这份光辉就算穷尽一生也不会消失,它一定会使你们的内心变得丰富起来。

月永雷欧:喂,哈里~我完全听不懂你说的东西啊。

朱樱司:突然说出这样毫不掩饰的话!?再多试着思考一下她的打算怎么样!

月永雷欧:但是,能够遇见你真是太好了!如果没有那本绘本,我或许就会停滞不前了。

     我曾经逃避着现在的地位,总是妄自菲薄,把自己当做「赤裸的国王」。

     但我是「Knights」的「王」!已经再也不是「自大的王国」了!

     下次会在我们的舞台……在「Knights」的世界招待大家☆

     所以,如果你愿意的话要来玩啊。那时候梅露可和优也要一起来♪

哈里特:嗯,好啊。我会记得你希望我来的。

    「Knights」的「国王大人」,我想要更多地触碰你心中的那份光辉。

    我是「暗夜生物」。是为了了解爱而在世界流浪的绘本作家。

    若有机会,便在未来相会吧。

(过场)

哈里特:这样,那个人所感受到的事物,我就能多理解一些了吗。

优:呼噜、呼噜。唔嗯……

哈里特:晚安。他以前就是这样说着,给我盖上毛毯的。

    哈哈,好奇怪啊。明明我每次都只是模仿他那样做而已,却感觉自己心中的空洞像是逐渐被温暖的光填满了一样。

    哎。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

优:嗯,嗯~呼噜,呼噜。

哈里特:好了,接下来要去哪里呢。这世界是何等虚幻得耀眼,又是何等地美丽啊。

    说起来,我忘记了,这本绘本的标题还没有决定下来。

    这是被邀请到茧之梦中的,某个骑士的故事。就叫「棋盘上的骑士与浅眠于白昼的茧世界」吧。

    再见了。向闪耀的梦致谢。
  1. 绽放梦想原文为梦咲,和ES学园名称相同

评论

匿名用户 #1

5个月 前
分数 0++
居然错过了。。。。 想哭啊啊啊啊

匿名用户 #2

2个月 前
分数 0++
現在復刻拉~~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