仮初の騎士と見えない瑕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临时骑士与看不见的瑕疵

1.jpg

只接受短期工作的青年罗艾尔,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曾是一名盗贼。

这样的他从小就憧憬着演员的工作,于是有一天,他借着酒劲去报名了骑士角色的扮演——却没想到,那竟然是真的骑士团入团测试。

活动角色

「隐瑕的剑士」罗艾尔 「启世的骑候补」谢斯迪 「夺心的真实」阿缇丝 「镇戒的骑士翁」尤利安

其他登场角色

「优美的紫华」罗莎莉娜 「笃实的骑士」哈巴特 「侠气的女骑士」布拉塔

剧情翻译

※wiki的翻译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敬请理解。

※推荐配合游戏内演出效果及BGM阅读。

第一幕:奉行秘密主义的男人

第一幕
[展开/收起]
巴缪:缪噜噜~!

Wg2-1-1.jpg

优:哈……总算是治愈好了。

梅露可:辛苦啦,优!

优:嗯。突然出现的魔宠在情报里面没有记载,害得我还以为会出什么事呢。

加墨:说不定是情报已经过时了,或者,这些魔宠是最近才迁移到附近的……

梅露可:不过,不管怎么样,在它们袭击前面的镇子之前就被我们治愈了,太好了哟!

优:嗯,对啊。这也是多亏了罗艾尔先生……

巴缪:缪噜噜~!

???(罗艾尔):……

Wg2-1-2.jpg

优:罗艾尔先生,怎么了吗?

罗艾尔:啊,没事……就是觉得这只魔宠很可爱。

罗艾尔:比起这个,你们俩没事吗?

优:啊,对了!刚才谢谢你。

梅露可:多亏了罗艾尔先生吸引魔宠的注意力,我们才能顺利的治愈魔宠哟!

罗艾尔:嗯,别放在心上。战斗就是我的工作。

罗艾尔:不如说,我都没帮上什么忙,不好意思啊。我并不是个擅长战斗的人。

加墨:没事啦。本身我雇佣你也只是看中你对山路很熟悉这一点,并没有强求你护卫商队。

罗艾尔:加墨先生。如果我带路能带得让你满意就好。

加墨:你带路真是带得太漂亮了!幸好有你在,我们才能比预定的行程更快地翻过了山,今晚上应该就能到镇里了!

梅露可:喵—太好啦!谢谢你哟,罗艾尔先生!今天我们不用露宿了哟~!

罗艾尔:嗯,太好了。我好像没辜负我拿的这份报酬啊,总算放心了。

加墨:哼……罗艾尔。我们合同上约定好是到抵达城镇后你的工作就结束了,不过,你愿意再和商队续约一段时间吗?

罗艾尔:啊……

罗艾尔:抱歉。虽然你愿意邀请我让我很高兴……

加墨:果然不愿意吗。不过一开始的时候你也说过只会签短期合同。我明白啦。

Wg2-1-3.jpg

加墨:那,到镇子之前再加把劲!

罗艾尔:……

梅露可:加墨先生好像很喜欢罗艾尔先生你哟。

优:你拒绝了加墨先生的邀请,难道下一份工作已经找到了吗?

罗艾尔:不,并没有。我打算到了镇上再找新的。

梅露可:那接受加墨先生的邀请不就好了……

梅露可:哈!难道说罗艾尔先生是在嫌弃加墨先生那副守财奴德行吗?

加墨:我听得见哦!!!!!

优:对,对不起!

优:……所以你其实嫌弃他哪里?

加墨:这句我也听得见哦!!!!!!

梅露可:不、不愧是传说中的连一公里外掉下的硬币声都能听清的耳朵哟……!

罗艾尔:唔,我不想续约不是因为加墨先生,只不过因为我不太喜欢长期而且稳定的工作而已。

梅露可:这样哟……那就没办法了呀~

优:那也就是说,当离开下一个镇子的时候我们就要分别了。

优: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们都受了罗艾尔先生不少照拂,你走了的话我们会觉得有些寂寞的……

罗艾尔:你能这么说我挺高兴的。如果有缘再见,也还请你们多多担待了。

梅露可:我们也是哟!

优:下一个工作你是怎么打算的?难道是关于演员之类的?

罗艾尔:嗯?演员……你为什么会说到这个?

梅露可:不是吗?

梅露可:之前在镇里你看到选拔会传单的时候好像很在意的样子,我们还以为你肯定是对那个有兴趣哟。

罗艾尔:……

罗艾尔:呃,我会看那个只是因为以前认识的人喜欢唱歌而已。并不是我自己想当演员。

罗艾尔:……我也不可能当上演员。


【黑幕】


为什么……背叛者!

缪……

果然,盗贼无论到哪里都是盗贼。


【过场】


梅露可:喵~总算到镇里了哟~!

罗艾尔:比我听说的要热闹上不少啊。

加墨:那当然。最近这里新建了一座很大的骑士团驻兵所,而且现在还有一位人气急剧上升的偶像……

夺走夺走!我们的心!阿缇丝——!

罗艾尔:阿缇丝?

梅露可:有一群男人聚在一起……那是在练习什么哟?

加墨:他们就是刚刚我提到的那位人气偶像的粉丝。这个镇子四天之后将会举行她的演唱会,所以他们似乎在练习怎么炒热演唱会的气氛。

加墨:不过,他们可能太热情了一点。这样下去的话马上就……

???(哈巴特):喂——!这里应该是不允许练习打call的——!

Wg2-1-4.jpg

优:真的哎。马上就有位骑士过来了。

梅露可:喵?那位骑士的后面似乎跟着什么哟。那是……

珀尼卡尔:噗呢——!

Wg2-1-5.jpg

优:是正在协助骑士团的珀尼卡尔们吗。看它们穿着制服的样子,应该是正在巡逻吧。

梅露可:好,好可爱哟~!虽然知道它们正在工作,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想摸摸它哟!

罗艾尔:我懂……

梅露可:哎,罗艾尔先生!我还想怎么没见到你,原来你在加墨先生后面哟!

优:话说回来,真没想到罗艾尔先生你还喜欢可爱的东西。

罗艾尔:……又小又可爱这一点,真是让人又爱又恨。我也好多次都差点就栽进了珀尼卡尔的可爱陷阱里啊。

优:哎?

罗艾尔:没事。

加墨:那我们也是时候要走了!罗艾尔的合同在这个镇子之后也该到期了,所以今晚要开个酒会!

梅露可:噢噢——!加墨先生肚里能撑船哟——!

加墨:一流的商人都是很重视前期投资的!如果合同还没到期的人今晚也能玩得开心,他们之后就会继续努力工作的!

梅露可:喵~我好期待哟~!今晚我也想趁着还没和罗艾尔先生分开,跟他多聊聊天!

罗艾尔:……

优:罗艾尔先生?怎么了吗?

罗艾尔:不,刚才……

~?

罗艾尔:不好意思,我等下再去!

优:啊,罗艾尔先生!?


【过场】


梅露可:罗艾尔先生——!

优:没有回答……我们跟丢了啊。

Wg2-1-6.jpg

梅露可:他是不是因为看到了什么在意的东西才突然跑走的哟?

优:罗艾尔先生会在意的东西……嗯,想不到他会在意什么。

梅露可:喵呜……我也是哟。本来还以为已经跟他混得很熟了,但没想到我们还是不了解他哟~

优:嗯,因为他基本上不会提起自己的事情嘛。总之,我们先回加墨先生那里吧,罗艾尔先生应该也知道旅馆在哪里。

梅露可:是的哟。如果我们彼此错过的话就难办了……

缪噜噜。

梅露可:喵?

优:怎么了梅露可?

梅露可:刚刚好像看到了巴缪的身影……

优:巴缪是我们白天治愈的那种魔宠吧。它到哪里去了?

梅露可:我看它跑向那边了……但现在已经看不见了。可能是我看错了哟。

梅露可:仔细想想,巴缪突然出现在镇子里也很奇怪哟。

优:嗯,是啊。那我们先回旅馆……

你是愈术士吗?

优:哎?

???(阿缇丝):嘿呦。

Wg2-1-7.jpg

梅露可:喵哇!?有,有个女孩子跳下来了!?

优:是从窗口跳下来的吗……抱歉,我们是不是吵醒了你?

???(阿缇丝):嗯呼呼。如果我说是,你们会为我做什么?

优:会,会给你赔礼道歉……

???(阿缇丝):哎——那就当是你们把我吵醒了吧?

优:就当是!?

???(阿缇丝):啊哈哈,骗你的,骗你的。我出乎意料地挺喜欢直率的小朋友的,好想把你当成宠物~!

优:宠,宠物……

???(阿缇丝):嗯呼呼,你的反应真新奇~!要知道有好多人都想当我的宠物哦。

优:你是……

???(阿缇丝):我说,你是愈术士?刚刚我听到你说什么治愈之类的。

优:哎?啊,算是吧。

???(阿缇丝):嗯……

优:等下,太近了太近了!

???(阿缇丝):嗯,你的话应该挺好。哎,果然……

谁在那里!?

优:呜哇!?

优:怎,怎么了?有人从阴影处过来了!是个严厉的男……

梅露可:不是哟!那是……

???(普拉塔):什么嘛,这不是小孩吗。怎么了,难道你们迷路……

Wg2-1-8.jpg

???(阿缇丝):骑士!?

梅露可: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哟!

???(普拉塔):迷路……

???(普拉塔):……

???(普拉塔):哈哇!

Wg2-1-9.jpg

优:怎,怎么了!?她倒下了!

???(普拉塔):我,我,我被人夸奖可爱了……可,可爱,是说我?我,我可爱……?

梅露可:可,可爱?可爱到底怎么了哟?

???(普拉塔):我倒……!

梅露可:又,又倒下了——!?

优:难道她身体不舒服吗!?必须要叫人来……

???(普拉塔):等,等下!没事!我居然让外人担心了,真不好意思。

梅露可:真,真的没事哟?

???(普拉塔):嗯,嗯……

梅露可:喵?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普拉塔):嘿嘿,这可是我未来老婆的脸啊!

梅露可:……喵?

???(普拉塔):哈!现在还在工作啊,我个傻逼!

???(普拉塔):我打……!

梅露可:为什么你要打自己哟!?

???(普拉塔):嘿嘿,真是让我害羞。看起来只要在你面前我就会发癫,所以为了把持住身为骑士的自己,必须得揍自己一下才行。

梅露可:我,我到底哪里会让骑士小姐你发癫哟……

???(普拉塔):好,所以说,你们在这里是在干嘛?还有在那边的那位是……

???(经纪人):小阿!真是的,你为什么要跑出来呀~!

Wg2-1-10.jpg

???(阿缇丝):唔,经纪人!?你明明说今晚有事情……!

???(普拉塔):什么?也就是说,你就是那个……

???(阿缇丝):……也就是说,她的事情就是这件事吧。经纪人也真是的,分明我不许喊骑士来,结果她还是自作主张的喊了……

???(阿缇丝):嗯,是啊。我只不过是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顺便跟他们聊了聊而已。

???(阿缇丝):不过我马上就会回房了,骑士小姐。经纪人好像也生气地朝这里跑来了。

???(普拉塔):喔,喔?

???(阿缇丝):唔呼呼。那,再见啦。

优:哎,啊,好。

梅露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哟……

优:哎?那位骑士在看我们。

???(普拉塔):……

???(普拉塔):哼,我不能舍弃下骑士的骄傲,在工作时间内跑去搭讪别人!我等着有一天能和你再次邂逅,甜心……!

梅露可:说,说真的,这是怎么回事哟。

巴缪:缪噜噜。


【过场】


加墨:真是的,你们一个两个都跑哪去了!宴会都开始了~!

优:对,对不起。我去找罗艾尔先生……

罗艾尔:不好意思啊。我有点私事。

梅露可:罗艾尔先生!你突然不见了,把我们吓了一大跳哟~!

优:哎?你手上拿着的纸是什么呀?

罗艾尔:嗯?

罗艾尔:啊……好像是,命运的入场券。

梅露可:命运的入场券?看上去反倒像是什么传单……

罗艾尔:说笑的。对我来说,这只不过是一张纸片而已。

加墨:那——大家都到齐了!干杯!

优:呜哇,对不起。你们一直等到我们回来才干杯啊。

罗艾尔:不,我才是该道歉。没想到你们居然会来找我……

加墨:罗艾尔你来喝这扎!今天就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晚了,所以我买了好酒!

罗艾尔:哎!?

优:哎?罗艾尔先生可以喝酒的吗?我们还没见过你喝……

梅露可:这么一说,确实是哟。如果罗艾尔先生不能喝酒的话就不要勉强自己和他们一起喝……

罗艾尔:啊……

加墨:这可是这儿的名酒!是用这一带长着的一种叫做玛塔塔比尼亚的果子酿的~

罗艾尔:……算了,可以哦。我今晚也来喝酒。

梅露可:真的没关系吗?优大可以挺身而出,想办法抵挡加墨先生的哟。

优:你别若无其事地全推我一个人身上啊……!

优:罗艾尔先生,你别勉强哦。如果有个万一,梅露可也能用宴会杂耍来逗加墨先生开心的。

优:加墨先生——!梅露可好像现在要露一手了!

加墨:真的吗!?

梅露可:好,好卑鄙!太卑鄙了哟,优!

罗艾尔:哈哈哈,没事啦没事啦。我以前确实被人劝过不要喝酒,不过事到如今,我也已经变成成熟的大人了。

加墨:真——不愧是罗艾尔!来,今晚咱们要大醉到天明!

罗艾尔:我知道啦。加墨先生确实给足了我面子,起码在最后一天里我会陪你一起喝的。

罗艾尔:而且……

加墨:嗯?那张纸写着什么?骑士角色的试镜……

罗艾尔:别在意它。那只不过是一张纸罢了。

罗艾尔:来,我们喝吧——!我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这么想喝酒了。


【黑幕】


你难道想当演员?

你好烦。我只是提了一下回来的时候看到的表演而已吧。

不可能。

……我知道。

因为我们是盗贼啊。


【过场】


现在开始骑士考核!

罗艾尔:……

罗艾尔:……

Wg2-1-11.jpg

罗艾尔:哎?

第二幕:通往命运的入场券

第二幕
[展开/收起]
罗艾尔:阿缇……!

罗艾尔:……

罗艾尔:……没有人在吗。

罗艾尔:嗯,也是啦。只是被耳熟的歌声吸引了而已。应该是我不认识的人在哼歌吧。

罗艾尔:……回去吧。

罗艾尔:嗯?有什么纸片掉在地上……

罗艾尔:……蔷薇歌剧团。骑士角色试镜会。

罗艾尔:哎,就是因为我老注意这种东西,优他们才会以为我想当演员吧。

罗艾尔:蠢死了。不管怎样我一定要赚钱……

哎呀,那我就不能当做没听见了。

罗艾尔:什么,从哪里……!

罗艾尔:从上面吗……!

呵呵呵呵,答对了!在空中打着伞轻盈飞舞的飞行团长,华丽登c……

???(半个罗莎莉娜):呜。

Wg2-2-1.jpg

罗艾尔:……

罗艾尔:那个……我要帮帮你吗?

???(半个罗莎莉娜):呵呵呵呵!您在说什么呢,这也是演出的一部分呀!

???(半个罗莎莉娜):我绝对不是因为民房之间太窄了被挂在了房顶之间,也绝对没有悲惨地被吊在半空中!

罗艾尔:是喔。那我先走了。

请您留步。

罗艾尔:你果然是想我帮……

???(罗莎莉娜):我说过不必了。

Wg2-2-2.jpg

罗艾尔:什么……

???(罗莎莉娜):呵呵呵,这是演出的一部分哟。

罗艾尔:……

???(罗莎莉娜):哎呀,不用那么警惕。我只是为了让演员苗子不至枯萎,来给它浇浇水罢了。

罗艾尔:……这是怎么一回事。

???(罗莎莉娜):你再怎么想掩饰,别人还是能一眼就看出来——你眼睛里有着对演员的憧憬。

罗艾尔:你只是看错了而已。我对演戏没兴趣,也不可能成为演员。

???(罗莎莉娜):嗯,是呀。演员这份职业,就是会一边扮演着陌生人,一边暴露出自己的内心……

???(罗莎莉娜):现在的你无论参加多少选拔会,也不可能会被选上。

罗艾尔:你既然这么想,为什么还……

???(罗莎莉娜):因为我有点在意,当你暴露出内心的时候,到底会成为怎样有趣的演员呢?

罗艾尔:……不好意思辜负了你的期待,但不会有那一天的。永远都不会。

???(罗莎莉娜):哎呀,我可不这么认为。迟早有一天你会想成为演员的。

???(罗莎莉娜):正是因为你的眼中燃烧着憧憬的灯火,你才能照亮、才能找到那落在昏暗小巷中的,通往命运的入场券。


【过场】


罗艾尔:骑士考核……

Wg2-2-3.jpg

罗艾尔:等,等下等下等下。冷静点啊我,冷静点啊Be Cool!先弄清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一切都要从掌握现状开始。

罗艾尔:对,现在就放弃治疗的话就太早了。我现在身处的地方也有可能不是骑士角色的选拔会场……

???(尤利安):那下一个,谢斯迪君。

Wg2-2-4.jpg

罗艾尔:(怎么看都是剧团导演好吗)

罗艾尔:(而且他喊过去的人也……)

谢斯迪:……

Wg2-2-5.jpg


哇,快看!那家伙似乎是特托林家的少爷!

又靓仔,又有钱。而且剑术也很厉害……

确实就像是骑士啊……!

罗艾尔:……哼,骑士吗。

罗艾尔:偏偏是骑士……

罗艾尔:为啥啊……!!!!

???(尤利安):you,声音太大了!

罗艾尔:对不起!

罗艾尔:(等,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不是,太奇怪了,太奇怪了吧!?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不对的事情才会变成这样啊?)

罗艾尔:(说到底,我一直到刚才回过神为止,都不记得发生过什么。我到底为什么会在骑士角色的试镜会场……?)

罗艾尔:(啊,对了!我先得回想一下昨天的记忆,想想我怎么干了什么……)


【回忆】


昨天晚上,我和加墨先生他们喝了酒。

和加墨先生他们喝了酒。

喝了酒。


【回忆结束】


罗艾尔:除了自己喝了酒啥都想不起来——!

???(尤利安):我都说你声音太大了!

罗艾尔:对不起!

罗艾尔:(啊哇哇哇呀,咋办啊!再这样下去我就要一头雾水地参加试镜……)

罗艾尔:(不,等下等下!我可是智商担当罗艾尔!我慌个毛啊!)

罗艾尔:(从现在这个情况看,最有可能是我昨天晚上喝得烂醉,结果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会场)

罗艾尔:(醉鬼不可能好好报名参加选拔会,现在应该只会被当成观众……)

接待员:啊,罗艾尔先生。下一个在叫你上去。

罗艾尔:为啥啊!!!!!

接待员:你问什么为啥,因为这就是按着报名顺序来的呀。

罗艾尔:我已经报好名了!?

接待员:是啊。你不是刚刚才来找我说想要成为骑士的吗。

罗艾尔:退路被堵得死死的了……

罗艾尔:(不,不过等一下,喝断片的我再怎么出格,现在放弃也还太早了)

罗艾尔:(是的,事情很简单。只要在被叫到名字之前跟接待员说自己退出就可以……)

???(尤利安):下一个,罗艾尔君。

罗艾尔:啊啊啊……………

罗艾尔:(糟糕,只能当机立断了!要是在选拔会的中途退出的话,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的……!)

罗艾尔:那个!其实我想现在……

???(尤利安):you,该不会是抱着小孩子过家家的心态来这里的吧。如果是,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么。

罗艾尔:我想现在所有人都承认我确实适合成为一名骑士。

???(尤利安):嗬嗬!

罗艾尔:(酒啊,灭亡吧)

罗艾尔:(不,不是,冷静。就算没法退出,只要能够落选不就行了吗。对,只要落选……)

???(尤利安):那么接下来进行第一场考核——和珀尼卡尔搞好关系。

珀尼卡尔:噗呢—!

Wg2-2-6.jpg

罗艾尔:……

罗艾尔:……

罗艾尔:(还是第二场考核再落选吧)


【过场】


团长(罗莎莉娜):那么,有请下一位。

好的!

优:罗艾尔先生不在啊。

梅露可:是哟~明明他昨天晚上那么兴致高昂地说要来参加骑士角色的试镜……

梅露可:哈!难道说,因为我们说要来给他加油,让他觉得不方便所以就不来了!?

优:嗯—他看上去也不像不欢迎我们过来。或者,那是借着酒劲才说出来的?

梅露可:话说回来,他看起来不像是喝醉了哟。

优:确实……但是,他从一杯下肚开始就打开了话匣子……

梅露可:这么一说,我觉得也有可能只是他喝酒不上脸而已哟。

梅露可:想想也是,突然拿出传单说其实自己一直想成为演员,也不像是罗艾尔先生平常的画风……

优:话说回来,考核会场是这里没错吧?对面似乎也在举行什么考核的样子。

梅露可:我听说对面是真正的骑士团考核哟。这两场考核在同一天进行,很容易让人搞混的,有可能会有人走错……

梅露可&优:……

梅露可&优:……

Wg2-2-7.jpg


【过场】


罗艾尔:呜。(输给了可爱的珀尼卡尔,身体不受控制地就参加了考核。还好基本没人不及格)

罗艾尔:(而且,这只是第一场考核而已。只要在第二场考核想办法落选就行了!)

罗艾尔:(剩下的问题就是那个墨镜审查员了……)

罗艾尔:(虽然他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老头,但我的直觉在咆哮说最好别跟他扯上关系!他到底会布置多奇怪的考核啊……)

???(尤利安):那接下来是战斗考核,形式是分组乱斗。首先是罗艾尔君和谢斯迪君……

罗艾尔:好嘞!

???(尤利安):you,气势不错!那快点来我这边吧?

罗艾尔:好的。(机会来了……!)

罗艾尔:(战斗考核……真是正经!他们的审查标准恐怕不是比试的输赢,而是剑法在舞台上好不好看)

罗艾尔:(这样的话落选就很简单了。我只要把剑耍得特别难看,就能自动落选了吧)

罗艾尔:(而且我还跟那个帅哥一组……!他肯定能把我的剑法衬托得更加难看!事到如今我终于脸好……)

???(尤利安):啊,对了对了。这次新增加了一条特别规定——珀尼卡尔们会跑到战场上来,但是绝对不能让木刀碰到它们。

罗艾尔:哎。

???(尤利安):在木刀碰到珀尼卡尔的瞬间,就是负五万分哒哟。

罗艾尔:(你……)

罗艾尔:(你布置的考核都是啥玩意啊墨镜叔!这种考核麻烦放到真正的骑士团考核去好吗!)

罗艾尔:(不如说,一个个拎过去看下剑法好不好看不就完了吗!你对剑法的要求到底有多严格啊!)

???(尤利安):那么开始考核!

罗艾尔:(呜!这下可糟了)

罗艾尔:(居然把刚刚我们才开开心心吸过的珀尼卡尔丢到混战里头?很明显,所有人的剑法肯定都会被削弱!)

罗艾尔:(而且一碰到它们就会得负五万分!也就是说,只要用剑碰到珀尼卡尔,我就一定会不及格!)

珀尼卡尔:噗呢—?

罗艾尔:(它、它在考验我……!)

罗艾尔:……

罗艾尔:(但我不是会在这种时候被选上的人……!我要竭尽全力,轻轻地用这把木刀碰一碰珀尼卡……)

珀尼卡尔:噗呢?

罗艾尔:(呜哇————!)

罗艾尔:(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不要用你那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卑鄙的我!)

罗艾尔:(但是……!我是补会去当演员哒——!)

罗艾尔:(就是现在,就是此时此刻!不能让别人发现自己是故意的,要用尽全力把木刀举过头顶……)

唔咕!

罗艾尔:(我后面有人啊——!)

谢斯迪:刚才的一击……

罗艾尔:(而且我打到了帅哥的脸!)

罗艾尔:对,对不起!你没事吧,没受伤吧!?是不是要有粉丝想把我生吞活剥了!?

谢斯迪:我感受到了,命运。

Wg2-2-8.jpg

罗艾尔:……哎?

谢斯迪:请成为我的主人吧!!!!

罗艾尔:哇——!?

谢斯迪:啊!

罗艾尔:啊,对,对不起!因为这个展开太莫名其妙了让我忍不住揍了你!

谢斯迪:不……

谢斯迪:这一拳真是太棒了!

罗艾尔:麻烦把刚才那句道歉还我。

罗艾尔:呃,这个那个……帅哥你喜欢这样的吗?

谢斯迪:非常喜欢。

罗艾尔:……

罗艾尔:是喔。也对,人都有各自的喜好。那我先走一步。

谢斯迪:主人!!!

罗艾尔:别把我拖下水好吗!!!

谢斯迪:我从刚才的一击之中感受到了命运。

罗艾尔:我什么都没感受到!

谢斯迪:哈哈,您可以尽管自豪。这可是俘虏了我谢斯迪的一击。

罗艾尔:以及你为啥态度这么居高临下啊。

谢斯迪:哎呀,是我失礼了。我的体位应该是被您踩在脚下才对吧!

罗艾尔:不要啊!不要兴高采烈地来当我的椅子啊!

罗艾尔:(呜,都啥事儿啊……!事到如今居然会杀出这样的伏兵!)

罗艾尔:(必须要想办法摆脱这人,温柔地用木刀打中珀尼卡尔!)

珀尼卡尔:噗呢——!

罗艾尔:……!就是现在!

谢斯迪(滑行):谢谢您!!!

Wg2-2-9.jpg

罗艾尔:哇—漂亮的上垒!

罗艾尔:个鬼啦——!

珀尼卡尔:噗呢……!

罗艾尔:啊——!珀尼卡尔在亲近保护了它的帅哥!

谢斯迪:您对我有什么不满吗!如果要打就请打我!总是打珀尼卡尔太狡猾了啦!好羡慕!

罗艾尔:我才羡慕你咧!你怎么挨了打不说还顺便讨到了珀尼卡尔亲欢心!好处都特么被你抢走了啊!

谢斯迪:不愧是罗艾尔先生,比我看得长远多了!也就是说我只要变成马就可以了吧!?

罗艾尔:才不是这回事啊傻逼——!!

罗艾尔:呜,给我有点分寸!我得说清楚,我根本没有喜欢打人的性癖……

???(尤利安):you们在干什么?打打闹闹的话可是会不及格的哟——

罗艾尔:哈……哈哈哈哈!本大爷就是抖S罗艾尔!来,有谁想挨本大爷的揍!?

罗艾尔:(酒啊,灭亡吧)

罗艾尔:(不,但是要保持清醒!如果演S然后落选的话我就可以回到原来的生活……)

罗,罗艾尔先生。

罗艾尔:哎……

优:那,那个我们来给你加油……

梅露可:想来告诉你考核会场在哪里……

罗艾尔:……

罗艾尔:哈哈,想挨我揍的是……

我自己啊——!!!!!!!

梅露可&优:罗艾尔先生!?!?


【过场】


???(尤利安):哎?要我自己说?

???(尤利安):不要了啦,好麻烦。我只是因为来这个镇子视察,才会来稍微露个脸的。哈巴特君,你就不能帮我说吗?

???(尤利安):不行?小气鬼——我都听you说了you的那些杂学了耶。

???(尤利安):那,呃……虽然很麻烦,不过我还是作为团长打个招呼吧。

尤利安:……对对。我就是蒙面审查员,骑士团长尤利安。不怕死的可以尽管喊我小尤唷。

Wg2-2-10.jpg

尤利安:那,骑士团的入团考核现在结束~

罗艾尔:……

罗艾尔:(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第三幕:塔碧纳的骑士们

第三幕
[展开/收起]
优:这里就是骑士团的食堂吗。真没想到我们居然也能来这里,而且还被允许在这里吃饭。

Wg2-3-1.jpg

梅露可:是哟~但是,基本上没有空位可以坐了哟。

优:啊,那里怎么样?角落的……

优:哎?

梅露可:在那里的是……

???(哈巴特):我可以坐你前面的座位吗?

???(哈巴特):谢谢你。因为已经没有其他座位了。

Wg2-3-2.jpg

???(哈巴特):对了对了,你是参加了骑士考核的考生?虽然我也想对你说一声辛苦了,不过接下来考核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哈巴特):今天的考核已经结束了,但结果要三天后才会公布,在公布前你们都要住在骑士团的宿舍里。这期间内审查员会观察你们的生活态度,所以要随时绷着一根弦。

???(哈巴特):哈哈哈,所以你不用那么紧张啦。也没人会抱着想落选的心态来考核吧。

???(哈巴特):不过,我身为骑士前辈,也会努力给你们做好榜样的。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就尽管来问我吧,毕竟我们接下来三天都要一同在骑士团宿舍内生活嘛。

???(哈巴特):啊对了,我都忘记自我介绍啦,我叫哈巴特。这之后就请你多关照了,未来的骑士伙伴,罗艾尔!

罗艾尔:啊好……请多指教。

Wg2-3-3.jpg

优:是眼神死掉了的罗艾尔先生……

梅露可:可,可以理解哟。他不但喝断了片儿失了忆,而且还以为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参加了骑士角色的试镜……

梅露可:结果居然参加的是真正的骑士团考核,这种展开只有小说里面才有哟。

优:总,总之去跟他说说话……

???(哈巴特):哈哈哈,所以你真的不要紧张啦!要不要听我珍藏的杂学?跟你说哦,猫实际上似乎没有锁骨……

厨师长:喂喂,你别捉弄考生了。

???(哈巴特):厨师长!您在说什么呢!才没有,我只是想让他别那么紧张而已!

厨师长:是吗?你这样也不管别人知不知道怎么回答,就一股脑的讲了一堆杂学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是想要试炼他呢。

???(哈巴特):哎。

???(普拉塔):哇哈哈哈哈哈!精神点啦哈巴特前辈!难得一起吃顿晚饭!

Wg2-3-4.jpg

哈巴特:喔,谢谢你啦普拉塔。那我就再说一点和吃饭有关的杂学……

普拉塔:我觉得前辈你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实在是非常的可嘉!

普拉塔:喔,你们就是今年的考生吗!我叫普拉塔!你们要是在锻炼肌肉的时候遇到啥困难,尽管来向我请教!

普拉塔:那边的是叫谢斯迪吗?你也多吃点多吃点!这儿的伙食很好的!

谢斯迪:不,我在等着吃罗艾尔先生的剩饭。

普拉塔:也就是说你想要和他同吃一碗饭吗!嘿嘿,你这朋友挺不错的啊罗艾尔!

罗艾尔:是啊…

优:罗艾尔先生的眼神死得更透了……!

梅露可:要,要想办法把罗艾尔先生从那个包围圈里救出来哟!而且总觉得我也……

普拉塔:啊……!在那里的……

普拉塔:不是梅露可吗!

普拉塔:嘿嘿,光是叫出名字就觉得好害羞。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再遇到她,不过,这一定是个机会。

普拉塔:我老爹也说了,肯定没几个人会把我当女的看,所以只要这样的人出现了,就要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抓住!

普拉塔:这下我必须得跟她结婚了吧老爹!等着我,梅露可!我一定会努力成为好老婆然后嫁给你的!

梅露可:感……感觉到了如狼似虎的视线哟。


【过场】


罗艾尔:……

优:他,他快断气了。

梅露可:快断气了哟。

罗艾尔:谢谢你们救了我……但是,现实太残酷了,我感觉我遭受了莫大的打击……

优:果、果然老实坦白比较好吧?

梅露可:是的哟!他们肯定会谅解你,让你退出考核的哟。

罗艾尔:不可能。对方可是那个骑士团。如果跟他们说什么“我喝醉酒才跑过来参加骑士考核”,我会被罚得多惨啊……!

梅露可:是,是吗?我觉得他们确实是会批评几句,但不至于会有多严厉的惩罚吧。

罗艾尔:我就猜到你们会这么说,你们会这样看待骑士团确实挺让人欣慰的。但是……

罗艾尔:天真,太天真了!

罗艾尔:骑士团可是跟看守齐名的严苛!他们是不会饶恕邪恶的!

Wg2-3-5.jpg

优:不,你这个不能说是邪恶吧,只是因为喝醉了而发生的一段小插曲而已……

梅露可:而且,你这样下去就真的会成为骑士了哟。这样没关系吗?

罗艾尔:没关系,还有下一场考核。在下场考核落选就行了。

罗艾尔:……不过,我在早上的考核也说了一模一样的话,结果还是落到这个下场。

优:果、果然还是老实交代吧!

梅露可:不然你会稀里糊涂就成了骑士的哟——!

罗艾尔:不、不是,下一场!下一场考核一定没问题的!

优:我明明在到这个镇子之前那么信任你,现在对你却只剩下深深的不安了……!

罗艾尔:真的没问题的啦!好吧?我也不会再喝酒了!

优:……

罗艾尔:……

罗艾尔:……呃,那个啥,你们为什么会在这儿?跟骑士团无关的人应该是不能进来的吧?

优:骑士团长说找我们有事,所以我们就和他聊了一阵子。之后他说天也已经黑了,干脆让我们来食堂吃饭。

梅露可:所以我们现在才在这里……不过罗艾尔先生你明显在转移话题哟。

罗艾尔:呜。

优:我觉得早点说出来的话,受的伤也会比较轻……

罗艾尔:但是,如果坚持到最后,就根本不会受伤了吧?

优:为、为什么你这么固执啊……

梅露可:骑士团到底给你带去过什么回忆哟!?

罗艾尔:总、总之……!只要我不喝酒,就应该能想到什么办法……

罗艾尔:咕噗!?

厨师长:啊,不好意思!我打开料酒瓶的时候一不小心让酒喷了出来……你还好吧!?

普拉塔:哇哈哈哈哈!真是灾难啊!你呆那别动,我来给你擦!

罗艾尔:不、不用,没事的……

普拉塔:别客气!因为我现在正在进行新娘修行……

普拉塔:的啦!

梅露可:喵!?为,为什么要这么热情地看着我!?

普拉塔:你等我,梅露可!等我成为配得上你的老婆后,就马上来向你告白!

梅露可:普、普拉塔小姐……!

普拉塔:嘿嘿,你怎么这么看着我呀。难道你已经察觉到我的心意了吗?是啊,因为我的心儿正跳得如此热烈……

梅露可:普拉塔小姐!罗艾尔先生昏过去了哟!

普拉塔:哎?

罗艾尔:……

Wg2-3-6.jpg

普拉塔:喔啊啊,对,对不起!我刚刚一门心思都扑在梅露可身上,所以一不小心就用力过头了!你等等,我马上让你清醒过来!

优:我、我也来帮……

尤利安:哈哈哈。多大点事,马上就能醒啦!

优:呜哇!?

梅露可:完、完全没发觉有人过来哟!

尤利安:嘁,嘁,嘁——我毕竟是骑士团长,不可能会被人轻易就发觉的啦。

梅露可:喔喔……好,好帅哟!

优:现在跟白天那个戴着诡异墨镜的大叔根本不像一个人……!

尤利安:哈哈哈!You真不错,不知天高地厚啊。吃糖吗?

优:哎,谢、谢谢您。看颜色应该是草莓糖之类的……

优:巨难吃!?

尤利安:哈哈哈——!上当啦——!那颗糖看上去是草莓味,但其实是肉干味的糖唷!

Wg2-3-7.jpg

优:啊——我又上当了!明明您刚刚聊天的时候就老是在对我们恶作剧……!

梅露可:是淘气鬼!这里有个淘气鬼哟……!

尤利安:哎呀,如果这么轻松就能钓到你,我也没白费跟厨师长一起开发它的苦功啊。

梅露可:而且这还是自己做的哟!?

优:总、总觉得罗艾尔先生说的话未必是错的了……

梅露可:真的坦白的话,大概会遭受另一种意义上的严酷惩罚哟。

优:这么一说,罗艾尔先生他醒……

哈啊哈啊……真、真不愧是您!

优:啥玩意!?

梅露可:被、被绑着……被绑着哟!而且在动手绑的是……

谢斯迪:请给我更多,罗艾尔先生!

Wg2-3-8.jpg

罗艾尔:好啊,我最擅长使用绳子了。

梅露可&优:…………

尤利安:来——已经很晚了呦。好孩子就到那边听不到声音的房间去吧。你们不去的话,我可是会被追究监护人责任的。

Wg2-3-9.jpg

优:罗、罗艾尔先生在另一种意义上醒来了……


【黑幕】


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你以后最好别喝酒了。

哎?

你早上起来一定会后悔的!


【过场】


罗艾尔:……哎,这是哪啊?

罗艾尔:不,对了。我是在昨天的酒会上被普拉塔小姐勒住,然后就那么晕过去了吗……

罗艾尔:大家似乎都回房了,不管怎样,我也起……

谢斯迪:……

罗艾尔:……哎。

Wg2-3-10.jpg

第四幕:S系偶像

第四幕
[展开/收起]
谢斯迪:哈⋯⋯早安。我还是第一次跟别人这样挤在一块睡。

罗艾尔:⋯⋯

谢斯迪:但是罗艾尔先生你们以前一直都睡在这样坚硬的地面上吧。从这方面想,我也是有了一次非常难得的体会⋯⋯

罗艾尔:你等下。

谢斯迪:怎么了?

罗艾尔:不,不是怎么了的问题。你能不能简洁地用不会让我疯掉的方式叙述一下为什么你被五花大绑着躺在我旁边?

谢斯迪:⋯⋯?昨天是罗艾尔先生您自己说要来绑我的⋯⋯

罗艾尔:抱歉,你什么都别说了。比起在得知黑暗之后陷入痛苦,我更想在幻想的世界里平静地过活。

Wg2-4-1.jpg

罗艾尔:对了。优和梅露可上哪了?

哈巴特:他们两个被叫到团长的房间去了

罗艾尔:哈巴特先生。

普拉塔:喔,你醒了啊!罗艾尔,你昨天那绳子耍得真够溜的!还跟谢斯迪发展成了那种关系⋯⋯

罗艾尔:那种关系⋯⋯

罗艾尔:⋯⋯对不起。那个,都是因为我喝醉了才会搞出昨天的事情,你们千万不要当真啊⋯⋯!

普拉塔:哇哈哈哈哈!你干啥这么见外啊!

普拉塔:虽然说,要说我一点都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那之后我也想了很多。

罗艾尔:是,是啊。

哈巴特:不过,我很高兴你能跟我们坦白自己的秘密。对了,我也说一个我珍藏的杂学当回礼吧!有个词叫做“完全变态”⋯⋯

Wg2-4-2.jpg

罗艾尔:变态⋯⋯

罗艾尔:完全的变态⋯⋯

可恶——!!!!!

普拉塔:喂,罗艾尔!?

哈巴特:哪、哪里不对头啦!?果然还是说猫的杂学比较好吗!?


【过场】


罗艾尔:(啊啊啊啊⋯⋯这就是那种情况了。我完全搞砸了)

罗艾尔:(我肯定是被酒激起了内心隐藏的S倾向,于是就跟谢斯迪甜甜蜜蜜地上演了飘飘欲仙的SM秀!)

Wg2-4-3.jpg

罗艾尔:哈⋯⋯接下来可要怎么办啊。我在这儿还怎么见人啊⋯⋯

谢斯迪:您不能像以前那样与我们相处吗。

罗艾尔:呜喔喔!你、你、你原来跟来了吗。

谢斯迪:因为我看您状态很奇怪。您似乎在为昨天的事情后悔。

罗艾尔:不后悔才有鬼啊!谁敲了人竹杠能若无其事啊!

罗艾尔:不过,你是问心无愧的,大概也不会像我这么苦恼吧。

谢斯迪:⋯⋯也是的。我跟您过着完全不同的人生。就算我们的人生在此交错,也很难互相理解吧。

罗艾尔:是啊⋯⋯你很开放,一直都能坦然面对自己的内心,我们肯定没法互相理解。

罗艾尔:⋯⋯忘掉昨天的事情吧。那只是出了什么岔子而已。

谢斯迪:请等一等⋯⋯!

罗艾尔:你为啥要握住我的手!?

谢斯迪:请您不要否认自己的过去。您想在接下来的人生中一直蒙骗自己吗?

罗艾尔:什么蒙不蒙骗的,昨天的事情都怪我喝了酒好吧!如果我说自己敲了别人竹杠的话还有谁能毫不介怀的接近我啊!

谢斯迪:⋯⋯是啊,也许确实是这样。知道您在为了什么事情而痛苦之后,我也无法再要求您坦露一切。

谢斯迪:但,我也会与您一同承担痛苦的!

罗艾尔:不那只是你的欲望吧!

谢斯迪:⋯⋯

罗艾尔:啊,不,抱歉。你也是在用你的方法为我着想。一样是特殊性p⋯⋯

谢斯迪:不,我承认这一点。

谢斯迪:我想承受痛苦⋯⋯!自从遇到了您,我的心意就越来越强烈了!

罗艾尔:我道歉干啥呢。

谢斯迪:罗艾尔先生!请与我一同前往那疼痛的荒野吧。那荒野的尽头一定是一个崭新的世⋯⋯

Wg2-4-4.jpg

罗艾尔:谁特么想看啊!

罗艾尔:行了,够了。你既然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不管昨天发生过什么,我都先认了吧。但是,你别跟其他人说哦⋯⋯!?

谢斯迪:⋯⋯

谢斯迪:明白了,这也确实是很微妙的问题。但我不会放弃的。我正是为了这个,才想要加入骑士团的。

罗艾尔:⋯⋯我又觉得有点对不起你了。如果你从来没有遇到过我,会过得比较幸福吧?

谢斯迪:从某种意义上说,也许的确如此。但我并不后悔。我认为那就是命运。

罗艾尔:⋯⋯我那一拳把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带上了歪路。

谢斯迪:罗艾尔先生?您刚刚说了什么吗?

罗艾尔:不,什么都没⋯⋯

罗艾尔:嗯?优他们是不是在那儿?啊,他们去外面了。

哈巴特:喂——!罗艾尔,谢斯迪!

普拉塔:你们俩也差不多该去打扫了!在被扣分之前回房比较好噢!

谢斯迪:啊,对了。我们走吧,罗艾尔先生。现在轮到考生打扫驻兵所了。

罗艾尔:啊,好。

罗艾尔:(这么一说,昨天优他们说过团长有事找他们吧⋯⋯)


【过场】


梅露可:喵~有点紧张起来了哟。

优:没想到我们会来保护偶像⋯⋯


【回忆】


优:协助保护偶像?

尤利安:对对。所以我才会在骑士考核中把you们带来这里呀。

尤利安:我想you们应该知道,人气偶像——阿缇丝来到了这座镇子。

Wg2-4-5.jpg

尤利安:之所以要你们去保护她,是因为我听她的经纪人说,有一只魔宠正在追杀她。

梅露可:追、追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哟?

尤利安:嗯—现在详情依旧不明。我们也不知道魔宠为什么要袭击阿缇丝,她本人现在对此也没有头绪。

尤利安:经纪人的证言提起,她们似乎是在来这里的路上察觉到有魔宠在跟踪她们的。

尤利安:嗯,总之我正在让骑士团一边搜查,一边保护那女孩,轮流在旅馆周围高度戒备着⋯⋯

尤利安:但现在我们仍然没能确认对方的真面目。

优: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梅露可:您之所以找到优,是希望让他治愈魔宠吗?

尤利安:谁知道,大概是吧。

优:大概是⋯⋯不是团长您找我来的吗?

尤利安:不。是阿缇丝要找you们。

优:哎?

尤利安:我真的很难办耶。她一直在软磨硬泡的—

尤利安:不过,如果她赌气擅自做出什么行动,我也一样很难办,所以才赶紧找来了you们。

优:喔,喔⋯⋯

尤利安:不过,在我看来,you们一定会成为这件事情的key。

梅露可:key⋯⋯为什么哟?

尤利安:那是因为,她明明声称对追杀自己的魔宠没什么头绪,却不知道为什么要找愈术士过去。

尤利安:就像是在说自己“实际上心里多多少少有数”一样。

优:⋯⋯

尤利安:哈哈哈,只是一种可能性啦。

Wg2-4-6.jpg

尤利安:也有可能她只是不信任骑士团而已。毕竟愈术士也是专门应对魔宠的职业,我能理解她觉得愈术士比骑士更可靠。

优:是,是吗⋯⋯至少我觉得比我更能胜任这份工作应该还有不少人。

梅露可:对哟。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应该会选择比优更可靠的愈术士才对。

优:对对。我的胳膊也软绵绵的⋯⋯

优:等等,愈术士又不看外表!

尤利安:总之,我个人是觉得找谁都可以⋯⋯不过我想,如果把you们带过来就能更接近真相的话,那就再好不过啦—


【回忆结束】


阿缇丝:嗯呼呼。你们是来当我的宠物的吗?

Wg2-4-7.jpg

阿缇丝:说笑的。这是fan service用的台词啦。

梅露可:你,你就是⋯⋯

优:原来你就是阿缇丝吗⋯⋯!

阿缇丝:哎呀,你们没发觉吗?没发现居然都能答应下来⋯⋯

阿缇丝:嗯呼呼。因为我不是你们想象中的偶像,所以很失望?还是说,你们是无欲无求的老好人?

优:说什么企图⋯⋯我本来对偶像也不是很熟悉。

阿缇丝:是吗?我总觉得⋯⋯

阿缇丝:你看着就像会沉迷猫耳偶像的样子。

梅露可:优还有这样的性癖!?

优:没有好吗!

阿缇丝:嗯,先不说这个。你听说过详情了吗?

优:啊,是的。你正在被一只叫做巴缪斯的魔宠追杀对吧。

梅露可:但是,你为什么要找我们过来哟?你对为什么自己会被袭击心里有数吗?

阿缇丝:⋯⋯

阿缇丝:真讨厌,他们果然察觉了。你们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也就意味着骑士团是这么跟你们说的吧?

梅露可:喵?

阿缇丝:他们可能会说“实际上她也许知道些什么”之类的。

优:⋯⋯那个,呃。团长他说有这个可能性。

阿缇丝:啊哈哈,你真老实!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一点了,喜欢到都羡慕起来啦。

阿缇丝:不过,这之后要不要跟我一起说谎呀?

优:哎?

梅露可: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哟。

阿缇丝:我之所以赶开其他人跟你们单独谈话,就是因为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你们。

优:难道⋯⋯你真的知道些什么?

阿缇丝: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阿缇丝:但我不想交给骑士团去做,所以才要拜托你们——为了不靠骑士团解决这场骚乱。

优:不靠骑士团⋯⋯为什么不能有骑士团在?

阿缇丝:因为我讨厌骑士。

Wg2-4-8.jpg

优:哎?

阿缇丝:他们对罪犯从来都是无情的。

阿缇丝:我的目的就是,说服巴缪斯,确认它不会再袭击我之后让它逃走,这样它就不用接受惩罚了。

阿缇丝:巴缪斯只会袭击我,也就意味着它可能是我的粉丝。它追杀我大概是有原因的。

阿缇丝:虽然别人总说我是S系偶像,但我可是很珍惜粉丝的。

梅露可:原、原来如此⋯⋯我明白为什么阿缇丝你会找我们过来了哟。

阿缇丝:哎,你们能帮我吗?你们也想一直跟魔宠做好朋友吧?

优:虽然,嗯,是这样啦⋯⋯

优:但是,比起我们自己去做这件事,直接去跟骑士团说明然后大家一起去努力会更好吧?

优:我们也不清楚这只魔宠有没有被治愈过,而且骑士们也会听⋯⋯

阿缇丝:他们肯定不会听我们说的。

优:阿缇丝?

阿缇丝:我说过了吧。他们是毫不留情的。

阿缇丝:而且⋯⋯现在那位骑士团长就在这个镇子里。

优:骑士团长?虽然他确实是位有点奇怪的人,但我感觉他挺通情达理的。

阿缇丝:你只是不知道而已。无论别人是因为什么而犯下罪行,他都不会对⋯⋯

缪噜噜噜噜噜!!

优:呜哇!?

梅露可:喵!?窗、窗被打破了⋯⋯

巴缪斯:缪噜噜噜⋯⋯!

Wg2-4-9.jpg

梅露可:魔宠进到屋里来了哟!

巴缪斯:缪噜噜噜!!!

优:阿缇丝!

阿缇丝:⋯⋯!

第五幕:盗贼二人组

第五幕
[展开/收起]
罗艾尔:哎呀哎呀,终于到自由行动时间了啊。

谢斯迪:辛苦了,罗艾尔先生。

罗艾尔:你也辛苦了。一想到这样的日子还有两天,心情就变得郁闷起来。

谢斯迪:是吗?我反而觉得高兴。

罗艾尔:⋯⋯说到底,你难道为了严格的训练才加入骑士团的?

谢斯迪:什么?

罗艾尔:没事了。我还是别多管闲事了⋯⋯

罗艾尔:啊对了。你接下来要去哪儿?

谢斯迪(绑着头带):我会去对面的公园。我跟同志们约好了在那里见面。

Wg2-5-1.jpg

罗艾尔:同志?

罗艾尔:等等,你绑头带干啥!?

谢斯迪(绑着头带):自从我的心被她偷走之后,我一直随身带着它。

罗艾尔:而且你居然除了我之外还有别的主人!?

Wg2-5-2.jpg

谢斯迪:哎?

罗艾尔:啊。

镇里的少年(小由):哎,小米!那个人是什么大人物吗?

小米:真是的啦,小由还没长大呀—那个就是那种play了啦。

小由:哎——我长大之后就会懂了吗。

罗艾尔:⋯⋯

罗艾尔:不,不是的。刚刚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罗艾尔:我想说的绝对不是什么“我不想你除了我以外还有别的主人”,而是既然你有别的主人了,你就没有必要再缠着我了吧。

谢斯迪:请您放心吧,罗艾尔先生。您是我身体的主人,而阿缇丝亲是我心灵的主人。

Wg2-5-3.jpg

罗艾尔:你这个候补骑士在小孩面前说什么呢!?

罗艾尔:还有⋯⋯阿缇丝亲?

谢斯迪:是的,就是人气偶像阿缇丝亲,她两天之后将要在这城镇中举行演唱会。

罗艾尔:⋯⋯你是她的粉?

谢斯迪:我从她开始当偶像的一年之前就已经是她的粉丝了。她只用一个媚眼,就偷走了我的心。

罗艾尔:⋯⋯

罗艾尔:她是个怎样的女孩?

谢斯迪:她把我们叫做宠物。

罗艾尔:我理解你为什么会粉她了。

罗艾尔:呃,我不是问这个。该怎么说,我想问的是外貌之类的⋯⋯

谢斯迪:真是没想到。

罗艾尔:没想到什么?

谢斯迪:我还以为您对偶像没什么兴趣。

罗艾尔:⋯⋯

罗艾尔:算是吧。我只是听你说起,所以才有点在意。

谢斯迪:是吗。

罗艾尔:话说回来,她的演唱会是两天之后?跟骑士考核冲突了,没关系吗?

谢斯迪:嗯,当然没关系。

谢斯迪:我确实喜欢着阿缇丝亲,但我会沿着自己选择的道路前行,就像她也沿着她应走的道路前行一样。

罗艾尔:(虽然这人现在说着帅炸天的话,但他想进骑士团说到底还是因为性癖吧)

罗艾尔:(⋯⋯嗯?)

谢斯迪:罗艾尔先生?

罗艾尔:哎,谢斯迪。你本来为什么想加入骑士团⋯⋯

缪噜噜噜呜!!!


【过场】


巴缪斯:缪噜噜噜呜⋯⋯!!!

尤利安:哈哈哈。好一个破坏公物的行为。

Wg2-5-4.jpg

优:团长⋯⋯!

尤利安:没想到它会踩着屋顶跑来。还幸好我正在附近巡视。

尤利安:然后,能请你们后退一点吗?它相当兴奋,我想赶快抓住它。

阿缇丝:等,等一下!它的目标是我吧!那我先去跟它交涉⋯⋯

尤利安:哈哈哈,不行唷。

阿缇丝:什⋯⋯!

尤利安:因为我的工作就是在法律之下⋯⋯

尤利安:保护秩序啊!

巴缪斯:缪噜噜噜呜⋯⋯!!!

巴缪斯:缪⋯⋯

缪噜噜!

梅露可:喵!?它逃走了哟!

尤利安:哎呀呀,它可能比我想象中冷静。

尤利安:嗯,不管怎么说,我得追过去了结这件事。之后就麻烦你们啦。

梅露可:喵,团长!

阿缇丝:呜~!就是因为会变成这样,我才不想喊骑士团来的!给我等着!

Wg2-5-5.jpg

优:阿缇丝!

阿缇丝:你别拉着我!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要走⋯⋯

优:不是的!我们也跟你一起去。

梅露可:那只魔宠看上去已经被治愈过了哟。如果优和阿缇丝一起去的话,就有机会平安解决这件事情!

阿缇丝:你们⋯⋯

优:不赶紧动身会跟丢的!走吧!

阿缇丝:⋯⋯嗯!

哈巴特:不好!你们三个别走!

阿缇丝:不要!我不相信骑⋯⋯

哈巴特:你信不信我无所谓,至少你要相信地板现在非常脆弱这一点!

阿缇丝:哎?

忸啊啊啊啊啊!?

优:阿缇丝!


【过场】


忸啊啊啊啊啊!?

罗艾尔:呜哇啊啊啊啊啊!?

⋯⋯

谢斯迪:罗艾尔先生!您没事吗?

罗艾尔:好痛⋯⋯啊,我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被砸到一点而已。

罗艾尔:喂,你没事吗?掉下来的时候有没有摔伤⋯⋯

罗艾尔:你⋯⋯

罗艾尔:⋯⋯阿缇丝。

阿缇丝:这个声音⋯⋯

阿缇丝:哥⋯⋯救我⋯⋯

Wg2-5-6.jpg

罗艾尔:哎?

阿缇丝:⋯⋯!

阿缇丝:让开!我必须得去⋯⋯!

罗艾尔:啊,喂!

谢斯迪:⋯⋯!罗艾尔先生,小心上面!

罗艾尔:糟了,瓦砾的碎片要掉下来⋯⋯!

罗艾尔:站住!

阿缇丝:哎?

呀啊啊啊啊!!!


【黑幕】


哥⋯⋯为什么!

我不会跟你一起走的!

你这个出卖伙伴的背叛者!


【过场】


阿缇丝⋯⋯!!

罗艾尔:⋯⋯

罗艾尔:哎?

Wg2-5-7.jpg

罗艾尔:⋯⋯这里是,骑士团的宿舍吗。

二人组⋯⋯盗贼⋯⋯吗。

那些⋯⋯我的⋯⋯了。

罗艾尔:(团长和谢斯迪?)

谢斯迪:那一晚,两名盗贼改变了我的人生。直到现在,在暗夜中闪烁的刀光仍然铭刻在我的记忆之中。曾经的我只是一名不谙世事的小少爷,但在那一夜之间知晓了什么是疼痛。

谢斯迪:但是,正因为经历了这件事,我才想要成为骑士。

尤利安:那,你会不会遗憾自己没有亲手抓住那两个人?

谢斯迪:不,能够尽早抓住他们是最好的。

谢斯迪:而且⋯⋯我也肯定没有办法把他们两个都抓住。就算我去抓他们,那个人应该也会像那时一样供出自己的同伴吧。

尤利安:是的,他出卖了自己的伙伴以示反省,所以不用进监狱都市。我记得他好像交了点罚金就完事了。

尤利安:现在还在蹲号子的另一个盗贼,到底会怎么看待出卖了自己,还在监狱之外自由生活的同伴呢⋯⋯

谢斯迪:⋯⋯

Wg2-5-8.jpg

尤利安:对了谢斯迪君。吃糖吗?

谢斯迪:谢谢您。是好吃的生蛋味。

尤利安:⋯⋯you都不上当,没意思。

谢斯迪:谢谢夸奖。

尤利安:哼。我下次要做个更加厉害的给你吃。那之后麻烦你了。

谢斯迪:好的,我等您回来。

罗艾尔:给我等下!!!

谢斯迪:罗艾尔先生,我们吵醒您了吗。

罗艾尔:啊,嗯,是啊。刚好醒了。

谢斯迪:您感觉怎么样?回复魔法已经起效了,所以您现在应该已经可以行动了。

罗艾尔:嗯,好像没事了。

谢斯迪:是吗。太好了。

罗艾尔:⋯⋯

罗艾尔:她怎么样了?

谢斯迪:啊,您说的是阿缇丝小姐吧。因为您把她保护得很好,所以她没受什么伤,平安无事。

罗艾尔:是吗,那太好了。

谢斯迪:您的动作真是太厉害了。我还需要继续努力。

罗艾尔:不,只是我离她比较近而已。你应该也做了同样的事情才对。

谢斯迪:也许是吧。

罗艾尔:还真一点都不谦虚⋯⋯

谢斯迪:但,即使如此,我也必须赞赏您的行为。

罗艾尔:⋯⋯

罗艾尔:⋯⋯是你把我搬到这儿来的吗?

谢斯迪:是的。因为似乎哈巴特前辈和普拉塔前辈他们正忙于应付市民。

罗艾尔:这样。

罗艾尔:谢谢你救我。

谢斯迪:没事,您平安就好。虽然,如果可以的话,我非常想替您品味这份甜美的痛苦。

Wg2-5-9.jpg

罗艾尔:你就是这样的人啊。

谢斯迪:那么,既然看到您醒了,我就回去工作了。我接到了协助厨师长工作的命令。

罗艾尔:⋯⋯不好意思啊。

谢斯迪:不,请不要放在心上。希望您可以早日恢复健康,然后再来捆绑我。如果您下一次还能责骂我的话,我会更高兴的。

罗艾尔:我不都说过我特么不干了吗!

罗艾尔:⋯⋯

罗艾尔:盗贼二人组,吗。

第六幕:谎言创造的孤独

第六幕
[展开/收起]
优:经纪人说她去和别人谈事情了。

阿缇丝:⋯⋯

梅露可:阿缇丝?你没事吧?

阿缇丝:哎?

阿缇丝:啊,抱歉。我走了一下神。

优:毕竟你从屋子里掉了下去,还被瓦砾砸到了。有哪里痛吗?

阿缇丝:不,没事。比起那个⋯⋯

梅露可:你在想那只魔宠吗?

阿缇丝:⋯⋯嗯。现在情况是怎样的?

优:似乎还没有人发现它。听说它摆脱团长的追捕后逃进了森林里,所以找起来很费劲。

阿缇丝:这样⋯⋯

优:那个⋯⋯阿缇丝你果然认识那只魔宠吗?

阿缇丝:⋯⋯

阿缇丝:嗯,我认识它。对不起,我骗了你们。

梅露可:为什么哟?是不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理由⋯⋯?

阿缇丝:⋯⋯

阿缇丝:如果我把原因告诉你们,你们就会被牵扯的更深了。

6-1.jpg

梅露可:喵?这是怎么回事哟?

阿缇丝:换句话说,就是你们现在是在多管闲事。

阿缇丝:不好意思,你们能不能让我自己呆一会?我累了。


【过场】


罗艾尔:(如果能去问一问阿缇丝搬到了哪里去就好了⋯⋯她应该已经不在那家被破坏掉的旅馆里了)

罗艾尔:(不,虽然我已经问过了驻兵所的骑士,但我也还不算骑士,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罗艾尔:(但⋯⋯那时阿缇丝说的话。她在向什么求助?而且那到底是什么情况?)

罗艾尔:(⋯⋯难道,她正在被知道她真实身份的魔宠追杀?但那不可能⋯⋯)

小由:哇!

6-2.jpg

罗艾尔:哎,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小由:嗯,嗯⋯⋯

罗艾尔:你自己一个人?爸爸妈妈呢?

小由:⋯⋯

小由:呜呜。

罗艾尔:呜哇,怎么了?撞疼了吗?

小由:呜,呜呜⋯⋯

小由:呜哇——!广场在哪儿啊——!我明明和小米约好了在那里等的——!

罗艾尔:什么啊⋯⋯迷路了吗。是在广场吧?你跟我来,我带你过去。

小由:真、真哒?

罗艾尔:真的。

小由:谢、谢谢你!

小由:那个⋯⋯大哥哥你住在这里吗?

罗艾尔:不,我是因为工作才来这里的。

小由:这样呀。我是最近搬家过来的。大哥哥你在做什么工作?

罗艾尔:嗯——各种各样的工作吧。

小由:哼⋯

小由:啊,那个,我爸爸是面包师。哥哥的爸爸呢?

罗艾尔:嗯——做各种各样的工作吧。

小由:哎,那妈妈呢?

罗艾尔:也做各种各样的工作吧。

小由:哥哥你小时候在做什么呀?

罗艾尔: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吧。

小由:⋯⋯各种各样是怎样啊?

罗艾尔:各种各样就是各种各样。你长大了就懂啦。

小由:比如说主人play?

6-3.jpg

罗艾尔:这个你还是别懂了。

小由:问了这么多,对不起啦。小米明明跟我说过要学会察言观色的。哥哥你也有自己的隐情吧。

罗艾尔:这个小朋友一边说着好听的话,一边关心着我⋯⋯

小由:小朋友也是懂得一些事情的,如果你不跟我说,我也会觉得有点寂寞。

小由:但是没关系。

小由:因为,哥哥你可能更加寂寞吧。

罗艾尔:⋯⋯

小由:啊,哥哥!我看到广场啦!


【过场】


小由:啊,小米在那里!

罗艾尔:是吗,那就好。

小由:嗯!谢谢你,哥哥!

罗艾尔:不谢。那拜拜。

小由:啊,对啦!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罗艾尔:我叫罗艾尔。

小由:这样喔!我叫由斯!那再见啦,罗艾尔哥哥!

6-4.jpg

罗艾尔:嗯,再见。

罗艾尔:(⋯⋯其实是骗人的)

罗艾尔:⋯⋯

我是森昂来的,所以能给你当导游。

你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吧?

爸爸在一家小书店工作。

哈哈哈!做买卖最重要的就是讲信用。

下次要不要去我老家玩?

罗艾尔:(真诚实啊)

罗艾尔:(所以他们才会⋯那么开心吗)


【回忆】


那一晚,两名盗贼改变了我的人生。

6-5.jpg


【回忆结束】


罗艾尔:(谢斯迪)

罗艾尔:(他都不知道我就是那两个盗贼之一)

罗艾尔:(所以我才讨厌长期停留在一个地方)

罗艾尔:但是说回来,今天只是见面第二天吗。谢斯迪用异常快的速度黏上了我啊。

罗艾尔:是因为这个拳头吗。都怪我的这个拳头吗。这个抖M专用的⋯⋯

抖M专用?

罗艾尔:啊,不是!

经纪人:哈哈哈,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有趣啊。哎,跟我聊一会好不好?

6-6.jpg

罗艾尔:⋯⋯哈?


【过场】


罗艾尔:您就是阿缇丝小姐的经纪人啊。

经纪人:是的。首先,请允许我向你道一声谢,谢谢你救了小阿。

罗艾尔:啊,那个⋯⋯

罗艾尔:不,请别在意。我只是刚好在场而已。

经纪人:不过你昏了过去后被搬走了⋯⋯身体已经没事了吗?

罗艾尔:是的,请不要放在心上。

罗艾尔:⋯⋯

经纪人:怎,怎么了!?果然身体还是不舒服吗!?

罗艾尔:啊,不是的⋯⋯我只是在想,既然您叫她小阿,那么两位的关系一定很好。

经纪人:哈哈哈,我跟她在孤儿院的时候就认识啦。

罗艾尔:孤儿院?

经纪人:是呀。小阿大概是三年前来到孤儿院的。我们从那时候开始就在一起长大。

罗艾尔:⋯⋯这样吗。

经纪人:你果然很在意小阿呀。

罗艾尔:啊,抱歉。打听偶像的私生活是违反规定的吧。

6-7.jpg

经纪人:哎呀。你之所以想了解小阿,并不是因为她是一名偶像吧?

罗艾尔:哎?

经纪人:因为你是小阿以前的同伴吧——在她还是盗贼的时候。

罗艾尔:⋯⋯!

经纪人:嘻嘻,抱歉啦,凑到了你的耳边说,弄得像悄悄话一样,害羞了吧。但这话让别人听见了就麻烦了。

罗艾尔:您是⋯⋯

罗艾尔:⋯⋯不,最近的偶像都会为了博眼球而凭空捏造出这样的过去吗?还是说,您是个自称经纪人的可疑人物?

经纪人:哎!?你从那个角度怀疑我!?

经纪人:我可是个正经的经纪人喔!你看,我还有名片!

罗艾尔:不,就算您给我看,我也看不出是真是假⋯⋯

罗艾尔:而且,您居然在暗地里散布这些毫无根据的当红偶像八卦,我实在不觉得您像是一名经纪人。

罗艾尔:虽然您似乎在怀疑我和阿缇丝小姐是同伴,但归根结底,她本人似乎并不认识我。

经纪人:那个是⋯⋯

罗艾尔:那么我就告辞了。

经纪人:啊,等一下等一下!

经纪人:对不起,突兀跟你说这句话会吓到你吧。你听我说好不好?听一下下就行,我没有想从你嘴里问出什么来的打算!

6-8.jpg

罗艾尔:我没有什么不能对您说的事情。

经纪人:那不就好啦!

罗艾尔:但我说出来也没有意义。

罗艾尔:既然您不会在我这里问出什么东西,那么,就算对阿缇丝小姐有抱有什么怀疑,您也无法证实它。

经纪人:哎?

罗艾尔:⋯⋯什么事?

经纪人:啊,对,对啊!你会这样警惕也是理所当然的!

经纪人:不是的,我并不是在怀疑小阿有什么秘密,相反我已经听她说过这些事情了。

经纪人:而且,我也不是半信半疑地来找你的。

罗艾尔:⋯⋯那么我更加不明白您为什么要找到我了。

罗艾尔:即使我们真的认识,应该也没有因为这场再会而显得多么高兴。既然如此,您还希望我做什么?

经纪人:我希望你能和小阿见一面。

6-9.jpg

经纪人:不,到底要不要和她见面,还是取决于你。但,我不希望你放走这次机会。

罗艾尔:⋯⋯这是怎么回事?

经纪人:小阿选择成为偶像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希望让你找到她。

罗艾尔:⋯⋯

经纪人:我知道这是在多管闲事。但,我知道小阿⋯⋯

罗艾尔:那不可能。

经纪人:⋯⋯

经纪人:不,就是这样的。

经纪人:⋯⋯小阿在孤儿院呆熟了之后,经常用她的歌声和舞蹈勉励孩子们。然后,听过她歌声的人就鼓励她去当偶像了。

经纪人:小阿很迷茫。我对此很惊讶。

经纪人:她确实总是说想要快点工作赚钱。

经纪人:为了给孤儿院捐款,还有⋯⋯援助以后出狱的同伴。

经纪人:但是,如果只是为了赚钱,偶像这种高危工作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经纪人:偶像太显眼了,而且还是依赖人气吃饭的工作。如果别人知道了她的过去,那么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开,也许有些粉丝能把她捧起来,但也同样能把她摔下去。

6-10.jpg

经纪人:所以,看到小阿那么迷茫,我很惊讶。小阿成为偶像之后,我才明白。

经纪人:就算小阿的外貌还有她说话的方式变了,但有一样东西是不会改变的。

经纪人:那就是她的名字。小阿她想靠着这个名字,让你找到她。

经纪人:她一直想要再见一次你,见一次在残酷地分离之后,再也没有遇到过的你。

罗艾尔:⋯⋯

经纪人:嗯,这些都是我自己瞎想的。

罗艾尔:哈?

经纪人:因为,小阿她呀,基本上都不会说起自己的事情。

经纪人:她也只有在发烧说胡话,或者睡觉说梦话的时候才会说到你们。

经纪人:小阿或许是在以她的方式在关心我吧。但是这却让我觉得有点寂寞⋯⋯

经纪人:不过,小阿还真是喜欢我呀!啊,她当然也喜欢你喔!

罗艾尔:喔,喔⋯⋯

经纪人:你不相信我也没关系。小阿心里怎么想的只有她自己知道,而且说到底,我们才刚刚认识。

经纪人:但是,你救了小阿之后,她有时会陷入沉思,看起来坐立不安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样。

经纪人:一定是因为她想要见你,与你分离时的心情却跟这个想法相反,让她没办法坦率地说出自己的思念。

经纪人:所以⋯⋯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生活,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们可以和好。

罗艾尔:⋯⋯

经纪人:小阿她在对面的旅馆里面,旅馆背面有一条可以避开别人去她房间的暗道,这是地图。

罗艾尔:您真的可以把这种东西交给我吗?

6-11.jpg

经纪人:嘻嘻嘻,如果有什么万一,小阿应该会尖叫出声,然后外面的骑士就会一口气冲进房里来的。

罗艾尔:那还是⋯⋯放过我吧。

经纪人:对吧?那,我就祈祷你和小阿可以和好啦。

罗艾尔:⋯⋯我还没有肯定您说的话。

经纪人:哈哈哈,是呀。

罗艾尔:⋯⋯

罗艾尔: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经纪人:什么问题呀?

罗艾尔:您怎么看阿缇丝?

经纪人:这个问题太简单啦。

经纪人:她是我重要的朋友,不论她过去经历过什么。


【过场】


罗艾尔:到她房前来了。

罗艾尔:(呜喔喔,我真是太容易被别人煽动了!没人跟着我吧⋯⋯!?如果这是那位经纪人的陷阱,那不就糟糕了吗!)

6-12.jpg

⋯⋯

罗艾尔:没、没人在吧。

罗艾尔:(⋯⋯但是,事到如今,我该说什么好啊。我确实背叛了他们。而且到了现在也没什么意义⋯⋯)

罗艾尔:(人影⋯⋯)

罗艾尔:阿缇丝。

罗艾尔:我大概能想象得到你会怎么看我⋯⋯但你就这样别动听我说。

罗艾尔:⋯⋯好久不见。自从你离开我身边,我就一直在找你。

罗艾尔:我有很多事情想问你,也有很多事情想和你说,但只要你过得不错,那就好了。

罗艾尔:虽然不清楚那位经纪人是不是值得信任,但我想你不会看错人。

罗艾尔:⋯⋯

罗艾尔:我就直截了当地问了,发生了什么?听镇里人说看到有魔宠袭击旅馆。

罗艾尔:我确实没办法光明正大地行动。就算是现在,骑士团里也有人来自以前被我们袭击过的家庭。

罗艾尔:如果事情败露的时候你跟我在一起,他们应该会顺藤摸瓜地怀疑上你。

罗艾尔:但我还是没法丢下你。无论你怎么看我,我一直都非常重视你。

罗艾尔:因为,你是我们的⋯⋯

罗艾尔:是谁!

6-13.jpg

谢斯迪:⋯⋯罗艾尔先生。

罗艾尔:谢斯迪⋯⋯!

谢斯迪:我⋯⋯

谢斯迪:我还以为您不是这样的人!

6-14.jpg

第七幕:错身而过之物

第七幕
[展开/收起]
经纪人:不知道小阿她们有没有和好。还是说,罗艾尔没有来⋯⋯

经纪人:哈,不只是那个。还必须考虑一下那只正在追杀小阿的魔宠的问题。

经纪人:总之,先跟小阿确认到演唱会为止的安排⋯⋯

经纪人:诶,哎呀?

经纪人:这、这个人影,根本不是小阿,而是玩偶啊~!

Wg2-7-1.jpg


【过场】


优:阿缇丝!

梅露可:终于追上你了哟⋯⋯!

阿缇丝:你们,为什么⋯⋯

梅露可:我们从窗里看到阿缇丝你溜出屋子跑走了哟!

优:然后我们就急急忙忙地追了过来。不过,阿缇丝你比我们想象中还要跑得快,到你进森林前,我们都追不上你。

阿缇丝:⋯⋯你们跟骑士团说了吗?

梅露可:没有哟。因为我们觉得,如果叫来了骑士,你肯定不会听我们说话的。

优:而且也是因为我高估了自己的速度,以为自己马上就能追到你⋯⋯

阿缇丝:这样⋯⋯关于这件事,我要跟你们说声谢谢。

梅露可:阿缇丝⋯⋯你为什么那么讨厌骑士团哟?

阿缇丝:那是因为⋯⋯

阿缇丝:我说过了吧,骑士团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罪犯的。所以我想抢在骑士前面找到它。

Wg2-7-2.jpg

优:⋯⋯团长确实把你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但,那也许是因为他正在镇里战斗呢?

优:可能是因为在人群中战斗的时候,他没有余力去手下留情。如果你好好跟他沟通的话,他也许会帮你想办法⋯⋯

阿缇丝:不可能!

梅露可:阿缇丝⋯⋯

阿缇丝:⋯⋯那个团长是不会因为任何理由饶恕罪犯的。

阿缇丝:就是那个团长率领的骑士团,把哥抓进了监狱都市⋯⋯

优:监狱都市?

阿缇丝:⋯⋯没事。我只是想说,骑士团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罪犯的。对它也是一样的,如果再伤害城镇的话⋯⋯

梅露可:阿缇丝你是⋯⋯想要找办法保护那只魔宠对吧。

阿缇丝:⋯⋯虽然我们分离之后再也没有相见过,但它是我重要的同伴,就像我的家人一样。

优:同伴啊⋯⋯但是,它又为什么要袭击你?

阿缇丝:⋯⋯它一定是在生我的气,觉得我做了和哥哥一样的事情。

优:做了和哥哥一样的事情?⋯⋯以前发生过什么?

阿缇丝:⋯⋯

阿缇丝:⋯⋯是啊。那是我进孤儿院之前的事情了。

梅露可:你会告诉我们吗?

阿缇丝:嘻嘻。算了,既然到了这个地步。

阿缇丝:你们都追到这里来了。要是你们真的那么想当我的宠物,作为一个顶级偶像,我当然要答应你们嘛。

Wg2-7-3.jpg

优:不,我们没想当你的宠物⋯⋯!

阿缇丝:哎呀是吗?

梅露可:不过,还是谢谢你哟。

阿缇丝:⋯⋯

阿缇丝:⋯⋯我和那孩子相遇的时候,它还是小小的幼体。

阿缇丝:我曾经和两个与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一起住在森林里。

阿缇丝:是二哥把它捡回来的,因为它受伤了,所以我们大家一起帮它治疗了伤口。

阿缇丝:它恢复健康之后很亲近我们,不知不觉之间,它就成了我们的伙伴。

阿缇丝:我们就过着这样的生活,但某一天⋯⋯我醒来时,发现自己独自躺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

阿缇丝:我问了进屋的人,他们说这里是镇里的诊所,也说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阿缇丝:我直到前一天都在发烧,卧床不起。然后,那个时候,二哥把大哥⋯⋯赶走了。

阿缇丝:二哥把那孩子丢在了森林里,只带着我来到了镇上。

梅露可:也就是说,两位哥哥闹翻了吗⋯⋯?

阿缇丝:我只知道这些了。

阿缇丝:⋯⋯

阿缇丝:因为我没听二哥解释,马上就离开了镇子。

阿缇丝:但是,那孩子一定觉得,是我和二哥合谋赶走了大哥和它。

优:所以它才会生阿缇丝的气,会来追杀你吗。

阿缇丝:⋯⋯那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什么都做不到。无论是过去,那时,还是现在。

Wg2-7-4.jpg

梅露可:阿缇丝⋯⋯

阿缇丝:不过,我必须要在那孩子破坏城镇之前阻止它。我要抢在骑士团前面找到巴缪斯。

优:⋯⋯明白了。

阿缇丝:优?

优:到现在为止我依然觉得找骑士团帮忙会比较好。⋯⋯但,反正我们都已经凭自己到这里来了。

优:而且,阿缇丝你很擅长魔法对吧?既然这样,也许还有靠我们自己来处理的余地。

阿缇丝:⋯⋯

阿缇丝:⋯⋯我很高兴你们能这么说。但如果我们还是束手无策了怎么办?我不要再因为自己⋯⋯

优:那时候就要叫破喉咙!

梅露可:叫破喉咙就能得救了吗!?

Wg2-7-5.jpg

优:在森林里搜查的骑士听到我的叫声之后,就会赶到我们身边。

梅露可:你抱别人大腿抱得真够麻利的哟。

阿缇丝:⋯⋯

阿缇丝:是呀。骑士团对罪人很冷漠⋯⋯但对你们一定很温柔。

阿缇丝:我其实知道,骑士团并没有做错什么。

阿缇丝:可是⋯⋯即使是这样,我也很害怕。因为,他们是不会保护我们的。

优:阿缇⋯⋯

巴缪:缪噜噜!

梅露可:喵哇!是,是巴缪哟!

阿缇丝:它⋯⋯跟巴缪斯小时候一模一样。

优:哎?那⋯⋯

梅露可:如果我们追着巴缪,也许就能跟着它找到巴缪斯哟!


【过场】


尤利安:那么,情况如何?

Wg2-7-6.jpg

珀尼卡尔:噗呢⋯⋯

哈巴特:目前的成果并不让人满意。玛塔塔比尼亚果掉得到处都是,似乎干扰了珀尼卡尔的嗅觉。

尤利安:哼⋯⋯

普拉塔:打扰了!

尤利安:普拉塔君,怎么了?

普拉塔:万分抱歉。我们发现保护对象阿缇丝逃出了旅馆!

哈巴特:你说什么!?

尤利安:嗯⋯⋯原来如此。她之所以把优君他们叫到自己身边,可能就是为了这个。

哈巴特:团长?

尤利安:嗯,我明白了。那,普拉塔君就一边去寻找阿缇丝,一边联系谢斯迪君和罗艾尔君。

普拉塔:是!

Wg2-7-7.jpg

尤利安:然后,哈巴特君你就去随便分个组,回收掉在地上的玛塔塔比尼亚果。

哈巴特:是!

哈巴特:⋯⋯什么?

尤利安:那就拜托你们咯。我要去拜托厨师长一点事。


【过场】


梅露可:原来这片森林里还有这样的地方哟⋯⋯如果不是跟着巴缪,我们根本就没法发现哟。

优:呜哇!

阿缇丝:优,没事吧!?

优:没,没事 地面上有什么滑溜溜的东西⋯⋯是果皮?

巴缪:缪噜噜!

梅露可:喵!巴缪们进到洞里去了哟!


【过场】


优:掉在这里的是巴缪斯的毛吗?

阿缇丝:应该是。看样子这里的确是它的巢穴。但是⋯⋯

Wg2-7-8.jpg

梅露可:巴缪斯不在洞窟里面哟。

阿缇丝:⋯⋯

阿缇丝:难道说,哥!


【过场】


等一下,谢斯迪!

谢斯迪:我马上会去报告这件事情。

罗艾尔:拜托了,等一下!你是阿缇丝的粉丝吧!?

谢斯迪:是的,没错。所以,所以我才⋯⋯!

谢斯迪:我不想相信你们居然做出过这种受人唾弃的行为⋯⋯!是我看错人了!

罗艾尔:⋯⋯

罗艾尔:是这样吗。不,是这样吧。你的反应很正常。

罗艾尔:但是⋯⋯

罗艾尔:但是,你们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不就是因为出身和环境不一样吗!

罗艾尔:我当然知道你会讨厌我们!可是,那我们还能有更好的选择吗,既然从最开始就已经错了的话⋯⋯!

Wg2-7-9.jpg

缪噜噜噜噜!!!

罗艾尔:怎么了⋯⋯!?

谢斯迪:那是⋯⋯

罗艾尔:巴⋯⋯缪斯?

巴缪斯:缪噜噜噜!!

罗艾尔:它来这边了!

巴缪斯:缪噜噜噜!

Wg2-7-10.jpg

谢斯迪:罗艾尔先生!

罗艾尔:呜⋯⋯你的目标是我吗!

罗艾尔:糟糕,要被尾巴扫到⋯⋯

呜啊啊啊!

第八幕:两个约定

第八幕
[展开/收起]
【回忆】


再见啦。

那⋯⋯

巴缪:缪?

别过来!滚到那边去!

巴缪:缪!?

你已经不是我们的同伴了!

巴缪:缪!

巴缪:缪——!!

Wg2-8-1.jpg


【回忆】


阿缇丝:哥⋯⋯救我⋯⋯


【回忆结束】


罗艾尔:呜,这是哪儿?

罗艾尔:小巷里⋯⋯是了,被巴缪斯用尾巴扫出去了吧。这么大的力气,和以前闹着玩的时候完全不同了啊。

巴缪斯:缪噜噜⋯⋯!!

罗艾尔:⋯⋯巴缪斯⋯⋯你在因为那时⋯⋯我把你遗弃在森林里的事情生气吗。

罗艾尔:但是,早上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追杀阿缇丝。遗弃你的那个时候她不在场吧⋯⋯!

巴缪斯:缪噜噜噜!

罗艾尔:呜⋯⋯!

罗艾尔:你之所以追杀我和她,难道还有什么、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吗⋯⋯


【黑幕】


背叛者!


【黑幕结束】


巴缪斯:缪噜噜⋯⋯。

罗艾尔:难道说⋯⋯你是知道的吗。

罗艾尔:你知道我出卖了他,以及我和她因此得救了的事。所以你才觉得阿缇丝跟我是一伙的⋯⋯

巴缪斯:缪噜噜噜!

罗艾尔:呜!

罗艾尔:可恶,巴缪斯你等等!你再闹下去,就会被骑士团抓走的!那样的话我们是为了什么⋯⋯

巴缪斯:缪噜噜噜!!!!!

罗艾尔:啊呜!

罗艾尔:呜⋯⋯等下,巴缪⋯⋯

巴缪斯:缪噜噜噜⋯⋯!!

等一下,巴缪斯!

巴缪斯:缪噜噜⋯⋯!

罗艾尔:什么⋯⋯?

阿缇丝:小时候,我曾经梦想着,有一天我能像这样来救你。⋯⋯哥。

Wg2-8-2.jpg

罗艾尔:阿缇丝⋯⋯

巴缪斯:缪噜噜噜噜!!!!

阿缇丝:巴缪斯⋯⋯!我一定会阻止你!

罗艾尔:什么,住手!你自己是阻止不了它的!

阿缇丝:阻止得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罗艾尔:阿缇丝!

阿缇丝:如果你想让我住手的话⋯⋯!

阿缇丝:如果你想让我住手的话,就告诉我啊!!

阿缇丝:为什么哥要背叛我们啊!如果有什么隐情,就告诉我⋯⋯!

阿缇丝:就告诉我和巴缪斯啊!

Wg2-8-3.jpg

巴缪斯:缪噜噜噜噜!!!!

罗艾尔:⋯⋯!

罗艾尔:⋯⋯

罗艾尔:因为我做了一个约定。

阿缇丝:⋯⋯约定?

罗艾尔:⋯⋯

罗艾尔:那时候,骑士团找到我们藏身的地方,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但是,我们知道自己没有地方可逃,就算逃走,也肯定会被追上。

罗艾尔:所以⋯⋯我们两个想了一个方法。我把他扭送给骑士团,而作为奖励,我自己只需要交一点罚金就好。

罗艾尔:然后,我和你一起在外面等他出来,到时候我们再三个人一起生活。⋯⋯我跟他是这样约好的。

罗艾尔:⋯⋯我们想,巴缪斯应该也不懂我们为什么会被抓走,为了让它不去找骑士的麻烦,我们让它逃进了森林深处。

阿缇丝:⋯⋯

阿缇丝:那⋯⋯那,你们被抓走,是我的⋯⋯

罗艾尔:不是的。我们只是认为这样做比较好而已,无论是对我,还是对他。

阿缇丝:你不用骗我了⋯⋯!

阿缇丝:为什么⋯⋯

阿缇丝:为什么,哥!我明明也跟你们约定好了的!

罗艾尔:阿缇⋯⋯

巴缪斯:缪噜噜噜!

罗艾尔:唔⋯⋯!

阿缇丝:什么⋯⋯巴缪斯!?

Wg2-8-4.jpg

巴缪斯:缪噜噜⋯⋯!

阿缇丝:巴缪斯,住手!

阿缇丝:哥他⋯⋯

阿缇丝:哥他们被抓走,丢下了巴缪斯是因为⋯⋯!

阿缇丝:是因为我的错啊!!

巴缪斯:缪噜噜噜!

罗艾尔:阿缇丝,快逃!它的目标还是我!

阿缇丝:哥!

巴缪:缪噜噜!

巴缪:缪—!

阿缇丝:呀!?巴缪!?什么时候⋯⋯!

罗艾尔:阿缇丝!

阿缇丝:快逃,哥!我没事的!

巴缪斯:缪噜噜!

阿缇丝:哥⋯⋯!

罗艾尔先生!!!!!!

罗艾尔:什⋯⋯!

优:疼疼疼⋯⋯你,你没事吧?

罗艾尔:我才要问你呢!你干嘛冲过来啊!

Wg2-8-5.jpg

优:因为,再那样下去的话,它就快要打到罗艾尔先生了,所以我下意识地就⋯⋯

巴缪斯:缪噜噜⋯⋯!

梅露可:喵!它又要来了哟!

阿缇丝:优,带着哥逃走吧!它的目标是哥!

巴缪:缪—!

优:阿缇丝!

阿缇丝:这种对手,我还是可以应付的!所以你们就带着哥逃吧!

巴缪斯:缪噜噜噜!!

梅露可:喵哇啊啊,它又朝我们这边来了!总、总之,我们快逃到里面的那条小路里去吧!

优:罗艾尔先生,走吧!

罗艾尔:待在这里的话会牵连阿缇丝吗⋯⋯!


【过场】


优:哈,哈⋯⋯!

缪噜噜噜!!

梅露可:太、太好了哟。它似乎没办法轻易进来这么狭窄的小路里。

优:呜呜,跑、跑得好累⋯⋯

罗艾尔:⋯⋯你擦伤得挺严重的。

Wg2-8-6.jpg

优:哎?

梅露可:喵哇!真的哟!肯定是在帮罗艾尔先生挡下攻击的时候伤到的哟。

优:慌慌张张的都没注意到⋯⋯

优:疼,疼疼疼!一注意到就开始疼了!

梅露可:再忍一会儿哟!我们先让巴缪斯冷静下来,然后就去找人治伤!

优:对,是啊。总之,现在要先想办法对付巴缪斯才对⋯⋯

罗艾尔:⋯⋯不,别管了。

优:哎?

罗艾尔:你们别管我了,逃吧。

梅露可:为、为什么哟!?

罗艾尔:这次的对手不像以前对付过的巴缪,它很强。我没办法在巴缪斯爪下保护你们。

梅露可:但、但是,就算罗艾尔先生你这么说,我们也不能丢下你自己走掉哟!

优:是啊!只要我能趁机对它用愈术,它应该就能⋯⋯

罗艾尔:我⋯⋯

罗艾尔:我以前曾经是盗贼。

优:哎⋯⋯?

罗艾尔:但是,我没有告诉你们,骗了你们。不过,事到如今,别人也迟早会知道这件事了。

罗艾尔:懂了没,快逃吧。你们应该不会想要帮一名曾经的盗贼吧。

优:⋯⋯

优:⋯⋯罗艾尔先生。虽然我不了解你做盗贼的时候经历过什么⋯⋯

优:但,即使是这样,我们也确确实实在一起旅行过。

梅露可:对哟!罗艾尔先生在旅途中帮过我们那么多,现在该轮到我们来帮罗艾尔先生啦!

Wg2-8-7.jpg

罗艾尔:⋯⋯

优:巴缪斯进不来窄路吧。那,如果我利用这一点,也许可以给自己抢出一点用愈术的时间。

梅露可:喵,是这样的哟!优用愈术让它平静下来,然后罗艾尔先生再说服它,它可能就不生气了哟!

缪噜噜噜!!

优:呜哇!巴缪斯它在挠墙壁⋯⋯!

梅露可:趁着墙还没被挠坏,我们要抓紧时间了!只能动手了哟,罗艾尔先生!

罗艾尔:⋯⋯

罗艾尔:⋯⋯哈哈哈。

梅露可:罗艾尔先生?

罗艾尔:这个世界真是变了啊。

罗艾尔:既然你们能这样接受我,我觉得,如果当时接下了加墨先生的委托就好了。

梅露可:那我们之后再一起帮你去拜托加墨先生哟!

优:所以,我们先从这里逃出去吧!

罗艾尔:⋯⋯是啊。

罗艾尔:那,我有个计划。

梅露可:有计划了哟?不愧是罗艾尔先生!我们该怎么做?

罗艾尔:首先,你们进去这个仓库里。

优:明、明白了。

梅露可:有点小哟。这样罗艾尔先生就进不来了。

罗艾尔:不,我就不进去了。

优:哎?

罗艾尔:然后,把门锁上。


(一片黑暗)


梅露可:喵!?

Wg2-8-8.jpg

优:罗、罗艾尔先生!?

⋯⋯谢谢你们俩了。

但我果然不能把你们拉下水。看看刚才巴缪斯的样子就知道,就算跟它谈判,它大概也还是会对我有芥蒂。

所以⋯⋯

这之后我会善后的。外面的事情我来搞定。因为我跟他已经约好了。

梅露可:等、等一下!

优:罗艾尔先生!


【过场】


罗艾尔:好了⋯⋯

巴缪斯:缪噜噜!!

罗艾尔:呜⋯⋯!猛地把我按住,你还真是毫不留情。

巴缪斯:缪噜噜⋯⋯!!

Wg2-8-9.jpg

罗艾尔:巴缪斯⋯⋯

罗艾尔:你知道这件事跟阿缇丝没关系了吧。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干的,无论是丢下你走掉,还是背叛你们。

巴缪斯:⋯⋯

罗艾尔:只要你能解气,随便怎么对我都行。

罗艾尔:但是你发泄完之后,就逃到远方去,到骑士团抓不到你的地方去。

罗艾尔:我们就是为了这个,才把你赶走的。

巴缪斯:缪噜噜⋯⋯

巴缪斯:缪噜噜噜!!!!!!


【黑幕】


我们要这样过活到什么时候啊。

直到我们之中的谁被抓走吧。

⋯⋯盗贼到了哪里都是盗贼。

你应该明白吧,从那个时候开始。

嗯。

即使赎了罪,我们的过去也会纠缠着我们。

是到了哪里都会被讨厌的人,吗。


【黑幕结束】


罗艾尔先生!!

罗艾尔:哎?

哈巴特:就是现在,从上面倒到它身上!!

Wg2-8-10.jpg

巴缪斯:缪噜噜呜!?

罗艾尔:什么⋯⋯!?

普拉塔:嘿嘿,梅露可!这是我们第一次合作啊!

梅露可:喵!?

优:不,我们也在好吗!

阿缇丝:行了,要动手了!

普拉塔:看招!!!!!!

巴缪斯:缪、缪噜噜!?

罗艾尔:好臭⋯⋯!这液体是什么玩意啊!

谢斯迪:是厨师长特制的醒酒药。抱歉我们来迟了,罗艾尔先生。在您被甩出去之后,我一直没找到您。

罗艾尔:谢斯迪⋯⋯你为什么在这里⋯⋯

罗艾尔:我以前可是盗贼,而且还把你⋯⋯!

要是想成为骑士,就要先好好掂量掂量自己。你看你这幅狼狈样,那就得扣分,扣~分。

罗艾尔:你是⋯⋯

罗艾尔:骑士团长⋯⋯


Wg2-8-cg.jpg


尤利安:只凭个人的好恶去决定是否向人伸出援手,实在是太过傲慢了。

第九幕:看不见的瑕疵

第九幕
[展开/收起]
巴缪斯:缪噜噜~

Wg2-9-1.jpg

梅露可:喵!这下它又变成一个大哭包了哟!

优:看样子它酒醒得差不多了,但是好像还需要吃点醒酒药⋯⋯

罗艾尔:⋯⋯

罗艾尔:怎⋯⋯怎么一回事?

阿缇丝:其实⋯⋯


【过场】


罗艾尔:其实它醉了?

梅露可:似乎是因为这个地方的名产——玛塔塔比尼亚果,对巴缪斯来说就像是酒一样哟。

优:因为它很好吃,所以巴缪斯就一个劲儿地吃⋯⋯所以,这几天它好像一直都是醉着的。

罗艾尔:⋯⋯那,它之所以会不断袭击阿缇丝和我?

阿缇丝:就是因为所谓的发酒疯吧。应该是一边生着气一边来找人撒欢了。

罗艾尔:既然它在发酒疯,那⋯⋯

Wg2-9-2.jpg

那就算想说服它,它也半个字都听不进去啊——!!!!


【黑幕】


哥,我会用魔法了!

阿缇丝好厉害呀。

那我也能帮到你们了吗?

哈哈哈,现在阿缇丝也在帮我们的忙呀。

骗人,我总是在看家!明明我也是你们的同伴⋯⋯!你们是觉得我还是小孩子吧!?

知道啦。我们之后会让阿缇丝帮更多的忙的。

那,约好了!

好的好的。


【黑幕】


巴缪斯:缪噜噜噜~!

经纪人:嘿嘿嘿。软绵绵的~毛茸茸的~!你要不要在下一次演唱会上面表演呀~?

罗艾尔:居然这么亲密地抱着前两天才刚袭击过自己的魔宠⋯⋯

阿缇丝:她说知道原因之后就不可怕了。

罗艾尔:那她的胆子真够大的⋯⋯

阿缇丝:毕竟,世界上也有这种人啊。

罗艾尔:⋯⋯

是啊,一定有。

阿缇丝:⋯⋯我。我啊,在孤儿院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所以⋯⋯所以。

Wg2-9-3.jpg

阿缇丝:⋯⋯

罗艾尔:⋯⋯我也曾经觉得,我们成为盗贼是身不由己的。

阿缇丝:哎?

罗艾尔:不,我现在也觉得那是身不由己的。因为,我们从懂事开始,就是盗贼中的一员。正是因为有盗贼团的帮助,我们才活了下来。

罗艾尔:然后,盗贼们为了不让我们弄脏自己的手,一直在保护我们,所以我们想离开盗贼团,在镇里找一份正经的工作。

罗艾尔:但是,很多人一知道我们是被盗贼团养大的,就不愿接受我们了。

罗艾尔:那时我们想,那我们要怎么办?只能当盗贼了不是吗?

阿缇丝:嗯⋯⋯

罗艾尔:不过,也有像经纪人还有优他们那样的人。就算一个镇子里没有,那下一个镇子里也可能会有。

阿缇丝:⋯⋯

阿缇丝:嗯。

阿缇丝:但是,正是那个时候哥为了我去当盗贼,才有了现在的我。

罗艾尔:⋯⋯那也是为了我自己。

阿缇丝:⋯⋯

阿缇丝:哥。

阿缇丝:对不起,我丢下了哥。我当时根本没想过要听哥的解释,满脑子只想着自己,就那么逃走了。

阿缇丝:有好多我不明白的事情,我除了生气什么都做不到,害怕哥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阿缇丝:⋯⋯我还真是小孩子气啊。

阿缇丝:我⋯⋯那样的我怎么可能帮得上你们的忙。

阿缇丝:那个约定,真是蠢啊。

罗艾尔:阿缇⋯⋯

阿缇丝:但是⋯⋯

阿缇丝:但是,我们明明约好了⋯⋯!

阿缇丝:为什么⋯⋯

阿缇丝:为什么你们什么都不告诉我?我也和你们约好了的⋯⋯!明明约好了我们三个人是伙伴的⋯⋯!

Wg2-9-4.jpg

阿缇丝:都怪我⋯⋯

阿缇丝:都是因为我⋯⋯我们三个才会分离⋯⋯!

罗艾尔:⋯⋯

罗艾尔:⋯⋯对不起。

阿缇丝:呜,呜呜啊——!哥、哥是大笨蛋——!

阿缇丝:呜哇哇哇哇哇!!


【黑幕】


阿缇丝说,下一单她想跟我们一起去。就是特托林家那单。

哈?你没同意吧。

怎么可能同意啊。她经常发烧,魔法也还烂得不行。而且⋯⋯

⋯⋯我们三个之中还没真的偷过东西的,也就只剩下她了。


【过场】


罗艾尔:恭喜你合格,谢斯迪。

谢斯迪:⋯⋯谢谢您。

罗艾尔:你要去哪里?

谢斯迪:买东西。

罗艾尔:是吗。

谢斯迪:⋯⋯

罗艾尔:⋯⋯

谢斯迪:您要跟我一起去吗?

罗艾尔:可以吗?

谢斯迪:我不可能原谅您。但,我非常后悔没有听您的解释。

谢斯迪:我一直在扪心自问——如果我和那个人站在同样的立场上,是否会和他作出一样的选择。

罗艾尔:⋯⋯

罗艾尔:谢斯迪,我⋯⋯

谢斯迪:但是,我真的难以置信。您居然滥用职权去向偶像告白。

罗艾尔:⋯⋯哈?

谢斯迪:我已经把身心都献给了您,但没想到您居然会这样背叛我。您只是在玩弄我而已吧。

Wg2-9-5.jpg

罗艾尔:不是⋯⋯

罗艾尔:不,是你背叛了我吧!你是怎么听到我说了什么才觉得我在告白!?如果是真的,那我可就变成了滥用职权的渣男了啊!

谢斯迪:⋯⋯不是吗?我亲眼目击到您说阿缇丝亲是您重要的人。

罗艾尔:那只是纯粹的亲情好吗!

罗艾尔:不如说,是吗⋯⋯原来你没听见什么盗贼的事情吗。但是我却自找灭亡⋯⋯

谢斯迪:盗贼?啊,说的是那件事吗。

罗艾尔:好随便!

谢斯迪:并不随便。这件事情改变了我的人生。

罗艾尔:⋯⋯

罗艾尔:也对啊。抱歉。

谢斯迪:⋯⋯我再说一次,某种意义上,我很感谢二位。

罗艾尔:感谢?

谢斯迪:在遇到二位之前,我自由自在地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而且,我也从不知道在房屋之外还有忍饥挨饿的人。

谢斯迪:二位偶然发现我的时候,您着急地捂住了我的嘴,给另外一个人争取到了逃脱的时间。

谢斯迪:那时您对我说,“对不起,让你害怕了”。

谢斯迪:那就是我的命运。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着您的脸,觉醒了M属性,并且下定决心要改变世界。

Wg2-9-6.jpg

罗艾尔:⋯⋯等下。我觉得后半句有点奇怪。

谢斯迪:是这样吗?

罗艾尔:我那时候的脸超级S的吗!?S到能让你觉醒M属性吗!?

谢斯迪:不,您当时的表情充满了罪恶感。而且那时还在小心不让自己手上的刀划伤我。

罗艾尔:就是啊!

谢斯迪:是的。因此,我才想要加入骑士团。我想要阻止像您这样被迫犯下不愿犯之罪的人。

谢斯迪:越早阻止这些人,他们遭受的刑罚也就越轻。而且,只要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犯下罪行,就能够铲除犯罪的根源⋯⋯

罗艾尔:那个,谢斯迪君。

谢斯迪:在。

罗艾尔:不好意思打断你说的这些让人感动的话,但你刚刚说你觉醒M属性的原因太不可理喻了,我现在啥都听不进去⋯⋯

谢斯迪:啊,我居然没注意到,我可能还没有跟主人您说过这件事情。

谢斯迪:我最喜欢逼着不情愿的人来打我了。

谢斯迪:因为,您那一晚的表情,让我兴奋不已。

Wg2-9-7.jpg

罗艾尔:⋯⋯

罗艾尔:你是S吧。

罗艾尔:你特么是披着M皮的S吧!


【黑屏】


哈—别当盗贼了啦—

事到如今说这个有什么用嘛。

是啊,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

⋯⋯

我们生下来就是有瑕疵的。


【过场】


普拉塔:喔,罗艾尔!你接下来要去团长那儿?

罗艾尔:是的。普拉塔小姐呢?

普拉塔:啊,我得收拾一下摊子。不过,我就只会干力气活,所以那边的事情都是前辈搞定的。

罗艾尔:收拾⋯⋯

罗艾尔:请问,普拉塔小姐。

普拉塔:啥?

罗艾尔:⋯⋯普拉塔小姐您为什么要当骑士?

普拉塔:诶嘿嘿,那当然是因为我想成为我爸那样的人啦。

普拉塔:老爸他啊,经常对我说一句话。

普拉塔:作为一名骑士,我们要做的并不只是打倒面前的人。有时,我们该打倒的人,同时也是我们该守护的人。

Wg2-9-8.jpg

普拉塔:所以,想要成为能够守护所有人的骑士。为了这个,要强大到能战胜一切。

普拉塔:听你说那些事情的时候,我想起了这句话。

普拉塔:罗艾尔,我会成为这种骑士的。

罗艾尔:⋯⋯

罗艾尔:这样吗。

哈巴特:你们在聊什么?

普拉塔:哇哈哈哈!因为他问我为啥要当骑士,所以我在跟他说老爸有多帅!

罗艾尔:可以冒昧请问一下哈巴特先生为什么要成为骑士吗?

哈巴特:呃⋯⋯没啦,我当骑士的原因不像普拉塔那么帅。

普拉塔:前辈你说啥呢!不管有没有帅气的理由,前辈都是优秀的骑士哇!

哈巴特:哈哈哈,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不过,我选择成为骑士的原因真的不怎么帅就是了。

哈巴特:我是养子。我小时候在孤儿院过着朴素的生活,可是收养我的贵族家有不少规矩,我不太适应这些。

哈巴特:嗯,当然,我很喜欢我的养父母和义妹,只是实在不觉得自己可以一直在那里待下去,才离开了家。

哈巴特:之所以选择成为骑士,是因为我想报恩。我觉得这是最能让父母高兴的。

哈巴特:哈哈哈,听了我的原因,是不是很失望?

罗艾尔:没⋯⋯

哈巴特:嗯,不过呢。

哈巴特:你有想守护的事物,我有守护着我的人。大概就是这样一回事吧。

哈巴特:我发自内心的觉得,如果你能考上骑士就好了。

Wg2-9-9.jpg

罗艾尔:⋯⋯

旅馆老板:咦,骑士先生?又有什么情况吗?

哈巴特:哎呀。不好意思啊,我们站在旅馆前面闲话。

旅馆老板:哈哈哈,没事儿。毕竟这座旅馆都被魔宠袭击搞坏了。

旅馆老板:话说回来⋯⋯这是我起的第一家旅馆,我还是挺留恋它的,就算你们可以帮我出修房子的钱⋯⋯

罗艾尔:⋯⋯

罗艾尔:那个⋯⋯

旅馆老板:不过呢,骑士们查明了原因,也阻止了魔宠,而且还帮我出了修理费。

旅馆老板:这就扯平啦。谢谢你们啦骑士先生,你们超可靠的!


【黑幕】


谁去?

我去吧。我又不像你那么机灵。

不过主犯应该是我。你很可能交点罚金就完事了,还是我去吧。

但是⋯⋯

去的应该是比较有可能活下来的那个人。这是规矩吧。

⋯⋯

而且,我也有点想在监狱都市期待一下。好期待呀。我出狱的时候,你们俩会不会已经是大土豪了呢。

⋯⋯你好诈。

因为我打从生下来就是盗贼嘛。


【过场】


尤利安:好的,you骑士团考核不及格。

罗艾尔:⋯⋯

尤利安:有意见?

罗艾尔:不,我不是对您说话的内容有意见,而是对您告诉我的方式。为什么要一边做恶作剧道具一边跟我说⋯⋯

尤利安:跟你讲,人家很忙的耶。没什么问题我就走咯。

罗艾尔:不,我有问题。

尤利安:那就开始!30、29、28⋯⋯

罗艾尔:突然就开始倒计时了!

罗艾尔:⋯⋯

罗艾尔:之所以不及格,是因为我曾经当过盗贼吗?

尤利安:嘁,赶上了。

罗艾尔:年过五十的老爷子噘嘴闹别扭也是没用的⋯⋯

尤利安:人家的内心永远十八岁了啦。

Wg2-9-10.jpg

尤利安:虽然you可能不信,不过不是哦。

罗艾尔:⋯⋯这样啊。

尤利安:you真的信了?

罗艾尔:我来之前已经清楚骑士团就是这样的了。

尤利安:哼。

罗艾尔:我还在当盗贼的时候,只会把骑士团当成敌人,觉得他们不会以任何理由放过罪犯,非常无情。

罗艾尔:但是⋯⋯骑士团的公平也是救赎。

尤利安:救赎啊。

罗艾尔:⋯⋯正是因为骑士团不为情所动,严格遵循法律,市民们才会信任骑士团,所以我接受这个回答。

罗艾尔:而且,就算别人再怎么对我们避之不及,只有骑士团会认为我们是王国的国民,公平地对我们伸出援手。

尤利安:哈哈哈,原来如此。虽然看样子you挺喜欢我们的,但我们并不只是站在“you们”这一边的哦?

罗艾尔:我明白。团长您是⋯⋯不,团长您率领的骑士团,是站在王国人民这一边的。

尤利安:嗯,对了。我就是希望王国的人们能够享受恶作剧和笑话,才为了守护秩序,在国王那里领下这个职位的。

罗艾尔:您的恶作剧真的不是滥用团长职权吗⋯⋯?

尤利安:才不是呢,我的恶作剧可是让骑士团内的交流up了啊。嗯,反正我很享受啦!

罗艾尔:⋯⋯

尤利安:you现在在想“没及格真是太好了”对吧?

罗艾尔:是的。

尤利安:那就给坦率的好孩子吃糖。

罗艾尔:照这个展开谁敢吃啊!

尤利安:嘁,我难得做了新口味的糖耶。

尤利安:嗯,不过呢,只要you明白为什么曾经的罪人也能够参加考核,那就够啦。

罗艾尔:⋯⋯

尤利安:那些事情确实是王国历史的一部分,即使如今的王国是如何丰饶,我们都无法否认这些过去。我们的王希望能背负着它们前行。

Wg2-9-11.jpg

尤利安:——为了治愈看不见的瑕疵。

尤利安:不过,一码归一码,我还是很期待you能当上演员的。

罗艾尔:哎?

尤利安:因为,要把世界变得有趣,我们必须要有恶作剧和笑话,还有艺术嘛。

尤利安:而且you可适合当演员啦。你现在根本和以前通缉令上那个可爱的男孩子判若两人,要是你自己不说,连我都看不出来喔。

罗艾尔:嗯?

尤利安:怎么了?

罗艾尔:我自己说出来了吗?

尤利安:哈哈哈,说什么呢。You在考核的第一天晚上就说出来了。

尤利安:我真是吓了一大跳。以前从来没有考生在骑士考核的夜晚坦白自己曾经是盗贼, you是头一个。

尤利安:而且you还说自己以前是盗贼,所以要教我们盗贼是怎么打绳结的,然后顺手就拿谢斯迪君演示了起来。

罗艾尔:哎⋯⋯

尤利安:罗艾尔君?


【黑幕】


你以后最好别喝酒了。

你早上起来一定会后悔的!


【黑幕结束】


罗艾尔:(是,是这么一回事!??!!?!!!?)

罗艾尔:(不,等一下?那,怪不得谢斯迪那天早上会在我身边,还有我跟他后来的对话⋯⋯)

罗艾尔:(谢⋯⋯谢斯迪,对不起)

Wg2-9-12.jpg

第十幕:舞台之上

第十幕
[展开/收起]
优:那再见啦。

梅露可:我好希望还能再见面哟!

阿缇丝:嘻嘻,到时我一定要让你们变成我的宠物。

Wg2-10-1.jpg

优:不,宠物就算了。

阿缇丝:⋯⋯

阿缇丝:那个,之前骗了你们,我很抱歉。

优:⋯⋯你是觉得如果坦白了实情就会牵连我们,对吧?

梅露可:没关系哟!而且现在阿缇丝也能对我们说出实情了,我们真的很高兴!

阿缇丝:⋯⋯嗯。

优:也谢谢罗艾尔先生的关照。

罗艾尔:我觉得这是我该说的话。

罗艾尔:⋯⋯真的很谢谢你们。

梅露可:喵,罗艾尔先生,我们刚刚拿到了这个哟!就给罗艾尔先生吧!

罗艾尔:嗯?这个⋯⋯

加墨:我们差不多该出发了!

优:不好意思,我们该走啦。

梅露可:再见了哟!

罗艾尔:啊,喂!等下,这是⋯⋯

呜哦哦哦哦哦!!!!!!!!

罗艾尔:哎?

普拉塔:梅露可——!你等等我——!我一定会变成配得上你的老婆的——!

Wg2-10-2.jpg

罗艾尔:⋯⋯

罗艾尔:啊!

阿缇丝:优他们已经出发了。

罗艾尔:是,是啊。

阿缇丝:他们给了你什么?看起来像是一张纸⋯⋯

阿缇丝:蔷薇歌剧团,第二次试镜会?


【过场】


经纪人:小阿!粉丝信和礼物寄到了喔!

阿缇丝:谢谢你,我打开看看。

阿缇丝:⋯⋯哎,经纪人。你还记得,以前我犹豫要不要去当偶像的时候,你跟我说了什么吗?

经纪人:哎?我说了什么呀。

阿缇丝:⋯⋯你不是吧。

阿缇丝:我以为自己这种人不配当偶像,然后经纪人就问我,那到底有什么工作配得上一个曾经是盗贼的人。

阿缇丝:你说,“一个人也许会不适合做某一份工作,但只要那个人认真对待工作,就绝对不会配不上它”。

Wg2-10-3.jpg

经纪人:对了,我还说过这种话呀。

阿缇丝:真是的~明明我是听了你的话之后,才认真地下定决心要当偶像的。

阿缇丝:经纪人⋯⋯虽然我一开始当偶像是为了寻找哥哥,但现在我觉得,这也是我的赎罪。

阿缇丝:会有人因为我的歌声和舞蹈而打起精神、受到鼓舞。

阿缇丝:我一直以来只会掠夺,但现在我终于能够为别人而付出了。

阿缇丝:总有一天大家都会知道我曾经是盗贼,但到时候我一定不会让粉丝后悔——不会让他们为支持我而后悔。我会成为这样的偶像。

阿缇丝:所以⋯⋯

阿缇丝:所以,我能把你拖下水吗?

Wg2-10-4.jpg

经纪人:小阿⋯⋯

经纪人:好呀,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啦!

经纪人:呼呼!来,我们拆粉丝信吧!

阿缇丝:哎呀,是老熟人寄来的——S·迪先生。

(*译注:原文エス·ティ┼,应该是把启世的名字シェスディ拆开再加上一点变化的产物,为了方便中文读者理解,此处把ティ┼翻成迪)

经纪人:“正是因为听了阿缇丝亲的歌,我才能朝着梦想努力。”

经纪人:“谢谢你。我以后也会继续支持你的。”

经纪人:“又及,我骑士团考核合格了。”

阿缇丝:⋯⋯骑士。

阿缇丝:⋯⋯是的,是这样的呀。

阿缇丝:(哥。等你出狱之后,我有好多事情想告诉你)

阿缇丝:(嘻嘻。另一个哥也一定是这样的)

Wg2-10-5.jpg


【过场】


罗艾尔:谢谢你带我过来。

谢斯迪:没关系⋯⋯您要是能中选去演女王,那就再好不过了。

罗艾尔:只有你会想看好吗!

哎呀,您是来参加试镜的吗。

罗艾尔:⋯⋯是的。我看了这张传单。

罗莎莉娜:呵呵呵,我就觉得您会来。那就请您赶紧自我介绍一下吧?我记得您叫罗艾尔对吧?

Wg2-10-6.jpg

罗艾尔:⋯⋯

罗艾尔:不,我其实叫做⋯⋯

评论

匿名用户 #1

14个月 前
分数 1++
要是能向妖精国二一样附图就好了

匿名用户 #2

14个月 前
分数 0++
谢谢翻译dalao(≧∇≦)/

匿名用户 #3

14个月 前
分数 0++
翻译辛苦惹【不过傻○之类的词还是限制一下比较好吧,毕竟不是什么文明词语,稍微有点毁气氛(小声)

匿名用户 #4

14个月 前
分数 0++
翻译辛苦了!

匿名用户 #5

14个月 前
分数 0++
谢谢翻译(*´ω`*)

匿名用户 #6

14个月 前
分数 0++
谢谢哦!好棒。小建议,希望镇楼的图可以附上和翻译里一样的角色名字,或者加一张图把每个角色名字和长相对应一下。 不然可能看完了也搞不清谁是谁。

匿名用户 #7

13个月 前
分数 0++
谢谢翻译!王国的大家都是天使QAQ

Nine

13个月 前
分数 0++

他们真的太棒了QAQ每一个人都,超棒的,喜欢梅露可世界中的大家

感谢剧本和翻译组给我们带来这么棒的故事

匿名用户 #8

10个月 前
分数 0++
……为什么给里给气的啊这一期

匿名用户 #9

10个月 前
分数 0++
十分感谢翻译!不得不说,我梅在剧情方面又有了新高度,这一期简直是,哈哈哈哈哈~~~

匿名用户 #10

5个月 前
分数 0++

翻譯辛苦了~~

其實本篇的主旨是珍惜臉皮遠離酒精吧www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