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酩酊なき酒宴」エントラ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酩酊なき酒宴」エントラ
角色名 「酩酊なき酒宴」エントラ
译名 「不醉的酒宴」円寅
稀有度 ★★★★★
武器 魔法 出身 少数民族の国
属性 职业 仙术师
性别 性格 温柔
年龄 62岁 兴趣
别名 -

背景介绍

她拥有着海量的“气”,甚至到了会给周围带来恶劣影响的地步,因此,为了学习控制“气”的方法,她成为了仙术师的弟子。

因为想尽快成为仙术师,所以期望进行的修炼能比一般人要艰苦上好几倍。结果是,尽管她成为仙术师的时候远比其他人年轻,却因此透支了身体,必须定期喝药酒。

「请在这美丽的夜晚,将我忘却吧」

角色属性

属性

满觉HP 7796 移动速度 61
满觉ATK 15286 攻击间隔 2.73
体数 1 攻击距离 145
段数 7 韧性 43
成长 早熟
DPS 5599 总DPS 5599

补正

火补正 100%
水补正 54%
风补正 185%
光补正 100%
暗补正 100%

人物剧情

人物剧情
[展开/收起]
梅露可:喵哇~……今天是美丽的满月之夜呢。

梅露可:优也过来看看吧!这么漂亮的满月可是很少见……

优:Zzz……Zzz……

梅露可:喵,已经睡着了啊……不过也难怪,今天你也很努力了呢。

梅露可:……辛苦你了,优。

梅露可:虽然想和你一起赏月啦,不过还是等到下次吧。

円寅:那么,我来和你作伴如何?

梅露可:喵喵喵!?円、円姐,什么时候……!

円寅:嘘——……安静。会吵醒优的。

梅露可:喵!对、对哦。嘘——

円寅:看来是我欠考虑了,还请见谅。因为以前的修行,使我有了下意识消除自己气息的习惯。

梅露可:我才是,发出了很大的声音非常抱歉。

梅露可:请坐我旁边吧!这么漂亮的月亮,一个人看也太浪费了!

円寅:呵呵呵,说得对。此等满月可不多见。那么,赶紧喝上一杯……

梅露可:喵?那是酒吗?

円寅:嗯。这熠熠生辉的满月正是至上的佳肴。望着它时喝下去的酒也因此而特别。

円寅:咕噜咕噜……呼。呵呵呵,哪怕是不会醉的身体,喝到的酒味道也没有任何变化。味觉和以前一样真是大幸。

梅露可:喵哇~……

円寅:哎呀,怎么了?

梅露可:円姐喝酒的样子非常美。在月光的映照下,简直就像一幅画……

円寅:……

円寅:呵呵,沐浴着月光就像画一样吗。听到了非常让人怀念的形容呢。

梅露可:以前也有人这么说过?

円寅:嗯,那是一位少年……比我年轻二十岁左右吧?那位少年带着炙热的目光这么对我说的。

円寅:对粗鲁又静不下心来的那孩子而言,这大概是他竭尽全力想的求爱佳句吧。

梅露可:难道是恋爱的故事!?请、请详细讲给我听!

円寅:呵呵,真是可爱呢。对恋慕心抱有兴趣是只有纯真无邪的灵魂才被允许的特权。希望那份纯洁不会被染上污秽。

円寅:该怎么说呢,那个时候只觉得他竭尽全力在我面前逞能的样子很是可爱,让人不禁露出笑容。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的确是有些心动了吧?明明都一大把年纪了。

梅露可:也就是说,是感觉到了爱吗?

円寅:呵呵呵,是啊,就是感觉到了爱吧。

梅露可:喵哇~……!

梅露可:然、然后怎么样了?和那个人现在,是怎样的关系呢?

円寅:还真是让人难以回答呢。和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现在很难说究竟是什么关系。

梅露可:是吗?

円寅:嗯,原本就是身为佣兵的他为了镇住某个魔物,请求我助他一臂之力,因此才有了我们的相识。

梅露可:和成为我们同伴的理由很相似哦。

円寅:的确如此。和你们也是定下了一起治愈魔物的约定呢。

円寅:我和他也是这么约定的。在魔物被镇压后,本应该就此分别的,可他却想尽办法用各种理由来挽留我,希望能延长和我在一起的时间……

円寅:……不行,不能把责任都推到他身上。因为我自己也并不抗拒他的挽留呢。

梅露可:听了这些,我觉得你们关系很好哦。为什么后来分开了呢?

円寅:……我有说过,我的身体和一般人不一样吧?

梅露可:记得是,与一般人相比肉体的衰老速度要延迟好几倍?听说是修行了仙术后的结果。

梅露可:光靠修行居然能做到这种事情,好厉害啊……所有仙术师,全都有这种能力吗?

円寅:是的,要成为独当一面的仙术师,做到这点是必要的。从外界摄取纯净的「气」,然后排出体内的污浊之「气」。这样就能做到防止肉体的劣化。

梅露可:就像呼吸一样?

円寅:对,真是不错的比喻。吐和吸这两步确实和呼吸很像呢。而且和呼吸一样,都是身体本能下意识的行为。

円寅:不过说起来很容易,要做到这一点我可是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呢。那段修行的时光大概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段时间了吧……

梅露可:喵……很难想象円姐也会对某件事情感到棘手的样子。

梅露可:喵?可是,和刚才的话题,有什么关系吗?

円寅:对了,还要继续刚才的话题呢。

円寅:因为他说自己也想成为仙术师。

円寅:我想一定是因为,我以这具身体为理由拒绝了他的爱吧。因为仙术师和普通人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円寅:所以他应该是觉得,自己如果也成了仙术师,得到了不老的身体,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梅露可:喵,难道不是这样吗?

円寅:不。那时候的他的眼里只有我。别说是周围了,就连自己都无法看到。

円寅:成为了仙术师,就是舍弃了自己的过往。常年待在仙境,就会失去一般人的思考方式。

円寅:一旦成为了仙术师,就无法和亲人朋友恋人,拥有同样的价值观了……这种事情我见得太多了。

円寅:他,并没有考虑到这点。从我的眼中,只能看见他因此深深后悔的未来。

円寅:所以,我选择了离开他。为了让他忘记我,我把他深深地、深深地灌醉,在他沉醉在黑夜中时,从他的面前消失了。

円寅:那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因为没有听到他成为了仙术师的传闻,所以一定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好好地生活着了吧。

梅露可:……

円寅:……对不起呢。如果有个能让梅露可开心的结局,就好了。

梅露可:请、请别在意。不如说我才是,让你提起了悲伤的话题,非常抱歉。

円寅:不用担心我的。对我而言已经是回忆了。如果需要的话,随时都能再提起。

円寅:落地归根的枯叶,化作萌芽之花的春泥是理所应当的义务。若是为博红颜一笑,无论怎样展露我的过去都无妨。

梅露可:感、感谢你的盛情招待啦。但是,请务必重视一下自己!

円寅:呵呵。真是温柔的人儿。谢谢你,梅露可。

円寅:但是我想,我一定是错了吧。所以,拜托了,请不要重蹈我的覆辙,这是我的请求。

円寅:还请,和你所爱之人,一起走完一生吧。

其他信息

追加日期

  • 2017.11.22


评论

匿名用户 #1

15个月 前
分数 0++
哼,酩酊我老婆

匿名用户 #2

10个月 前
分数 0++
醒醒你老婆62岁了「滑稽」「逃」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