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嚆の禁装機公」アルキメシス

来自梅露可物语中文Wiki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嚆の禁装機公」アルキメシス
角色名 「嚆の禁装機公」アルキメシス
译名 「嚆之禁装机公」阿尔契梅西斯
稀有度 ★★★★★
武器 弓矢 出身 機械の国
属性 职业 小说家
性别 性格 冷静
年龄  ?岁 兴趣 写小说、研究
别名 -

背景介绍

在国家机密文件中被称作“机密事迹”,一直以来都与政府合作寻找着“神之设计图”。虽然只能使用少量魔术,但能通过操作蒸汽阀门自由地展开多种机关。

以和养女一起生活为契机,现在也成为了一名小说家。

「“页数有限,多余的烧了。”」

角色属性

属性

满觉HP 7975 移动速度 55
满觉ATK 13875 攻击间隔 2.45
体数 1 攻击距离 135
段数 4 韧性 45
成长 平均
DPS 5663 总DPS 5663

补正

火补正 71%
水补正 140%
风补正 100%
光补正 100%
暗补正 100%

人物剧情

人物剧情
[展开/收起]
梅露可:今天能陪我来买东西,真是非常感谢的说~!

阿尔契梅西斯:不用谢,小小的女士。我也顺路要去寄信。不过,没找到你想要的书真是非常遗憾呢。

梅露可:喵~毕竟是在机械之国出版的,在王国很难买到也没办法的说。

阿尔契梅西斯:诶呀,是这样吗。书名是什么呢?说不定我的记录里会有这本书。

梅露可:记录?

阿尔契梅西斯:啊,失言了。是记忆呢。

梅露可:喵呵呵,阿尔契梅西斯先生时不时会有些很神秘的口误的说~

梅露可:书名是《备忘录、又称研究资料》的说!我在找的是这本书的第二卷的说。

阿尔契梅西斯:这可真是……嗯,令人在意啊。

梅露可:喵!你能感兴趣……

阿尔契梅西斯:女士,小心不要从瓶子里洒出去哦。

梅露可:喵哇?!

梅露可:阿,阿尔契梅西斯先生!?背后的蒸汽装置里飞出了箭矢……!

阿尔契梅西斯:出发吧。请交由我护卫。

梅露可:喵哇哇哇哇啊啊啊?!


梅露可:什,怎么了的说?!突然被一口气拉了上去的说……


阿尔契梅西斯:刚才射向墙壁的箭矢上连有钢丝。把它卷起来,就能向上移动了。

梅露可:原来如此……喵!?阿尔契梅西斯先生?!下面有像影子一样的东西聚集起来了的说!那到底是什么……

……嗷嗷嗷。

梅露可:喵哇啊啊!听,听到了什么声音的说!就像是人声一样的……!

阿尔契梅西斯:并不是人。

梅露可:不,不是人的话……

梅露可:喵!影子,爬,爬上墙壁了的说!正在爬墙的说!难道说阿尔契梅西斯刚刚在意的东西是……

阿尔契梅西斯:没错。我在意的就是女士您从那本书中读出了怎样的乐趣。

梅露可:那当然就是,主人公们的改变的说!

梅露可:不对,是那样的吗!?在这种情况下阿尔契梅西斯先生在意的是那边吗?!

阿尔契梅西斯:这真是非常让人感兴趣,能详细点说来听听吗?

梅露可:这当然可以,可是现在不是那种场合的说!这么下去的话就要被影子们追上了的说!

阿尔契梅西斯:影子不是问题,请不用在意说下去吧。我的好奇心非常旺盛,所以如果有在意的事情的话,对其他事情的处理有时会变得马虎。

梅露可:啊!说起来不知从何时起卷钢丝的速度变慢了……我,我会说的,会说的的说!

梅露可:那个,书里的主人公能选择要遗忘哪些记忆的说!为了进行研究,就连活下去的理由都忘记了的他因为一些缘由收养了一个孩子的说!

梅露可:虽然文章只有平铺直叙的记叙,但随着描写深入,能够读出两位角色心情的变化的说!设定本身就非常有趣,角色的变化也很有趣的说~!

阿尔契梅西斯:原来如此。

梅露可:喵哇——!高度怎么下降了的说——!
 

阿尔契梅西斯:啊,这真是失礼了。有点在意,女士从那个故事里读出的人物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一不注意就。

梅露可:结果又勾起了别的好奇的说!!

阿尔契梅西斯:就如同女士所说,在那本书中所写的,除了平铺直叙的记叙外并没有写别的东西。

阿尔契梅西斯:我非常在意是女士如何从中读出了角色的心理动机

梅露可:那,那当然是从行动中读出的!

梅露可:故事是以主人公的视角描写的的说!所以,当描写变得格外细致的时候,就说明这是对主人公来说很重要的事情的说!

梅露可:其他还有,做事追求合理性的主人公做出不合理的事的地方,也能读出角色的变化!尤其是收养孩子的地方!
 

阿尔契梅西斯:原来如此。那么,在女士看来,主人公的这种心情,究竟要如何分类才好呢?

梅露可:我才只读到第一本的说!我不知道的说!

阿尔契梅西斯:啊啊……是这样呢。

梅露可:喵哇哇哇,阿尔契梅西斯先生!马上就要被影子们追上了的说!

阿尔契梅西斯:那么,我会奉上那本书的后续。所以,在读过后,请一定让我听听女士您的见解。

梅露可:知道了!我知道了的说!所以,快点看看下面的状况的说!

阿尔契梅西斯:确实如此。差不多是时候了。

梅露可:什么……
 

优:欸,梅露可?!

梅露可:优?!

阿尔契梅西斯:那么,愈术就拜托您了。我来负责拖住他们。

梅露可:愈术?!也就是说,那些影子是……
 

嗷噢噢噢噢噢!

 【过场】
 
梅露可:喵~!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在最开始射箭的时候就通知了优的说!

梅露可:那些影子是魔物这件事,为什么又要用那么意味深长的说法来讲的说……!

阿尔契梅西斯:意味深长,吗?在我看来只是陈述了事实而已……

梅露可:喵……算了的说。我也早就知道阿尔契梅西斯先生有时会我行我素得过分的说。

梅露可:而且……不光保护了我,在优赶来之前一直没有战斗,等待着愈术呢。

梅露可:没能及时道谢真是不好意思的说。谢谢你,阿尔契梅西斯先生!

阿尔契梅西斯:不,也不是什么需要道谢的事。毕竟没了女士您的话,我也会很头疼的。

优:久等了!

阿尔契梅西斯:啊啊,辛苦你了。

优:已经把史康叠们平安送回森林了。似乎是迷路进了城镇感到不安而暴躁了起来的样子。

阿尔契梅西斯:没事就好。那么,接下来女士就交给你来护卫了可以吗?

梅露可:喵?阿尔契梅西斯先生不一起回旅店吗?

阿尔契梅西斯:是的,请两位先回去吧。我还得去寄信。

优:信?

阿尔契梅西斯:要给留在故乡的女儿寄信。

 【过场】

镇上的老人:天色暗了啊。嗯?什么?巷子深处有什么在吱扭吱扭地动着……

镇上的老人:噫,啊啊啊啊!影子在动啊!妖,妖怪啊!

哎呀,失礼了。因为沉浸在了思考里……这是把蒸汽装置发出的烟雾错看成了影子吧。

镇上的老人:咦?影,影子去哪儿了?好像是被你吸进去了一样……


阿尔契梅西斯:怎么会呢,没那种事。只是傍晚的日影变得浓重,因而没有看见站在里侧的我吧。

镇上的老人:这,这样啊。

镇上的老人:……嗯?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阿尔契梅西斯:真抱歉吓到您了。那么,我就先离开了。

镇上的老人:想起来了!是你啊!不就是在学会见过的,菲狄亚斯吗?什么啊,你也来王国了吗!
 

阿尔契梅西斯:老人家您是?

镇上的老人:是我呀!阿尔塞尔达呀!你看,以前不是一起进行过研究吗?虽然说也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
 

镇上的老人:认不出来也很正常了。阿尔塞尔达这个名字也继承给孩子了,我也彻底老去了啊。但是,你还是和那个时候一样啊!

阿尔契梅西斯:……那也是当然的事情。因为老人家您提及的那一位,是我的父亲。

镇上的老人:嗯?

阿尔契梅西斯:这是我们家族代代的家训,注定每代的当家要如此隐藏面容。
 

镇上的老人:原,原来如此……你就是菲狄亚斯的儿子啊。确实觉得年轻过头了点呢!

镇上的老人:对了!那要不要来聊聊你父亲的事?他说话的方式都和你是一模一样……

阿尔契梅西斯:啊啊,非常抱歉。接下来我还有要事在身。
 

镇上的老人:是吗?那就没办法了啊……要是有机会再聊啊!

阿尔契梅西斯:……

阿尔契梅西斯:阿尔塞尔达……是个在我的研究记录中偶尔出现的名字。但是即使是在闭架记录中进行检索,也没有找到关于他的记忆。嗯,大概是被过去的我判断为不需要的记忆,然后舍弃了吧。
 

阿尔契梅西斯:那么,必须得回旅店了。

阿尔契梅西斯:毕竟她是向着“神的设计图”……以及,能够追溯“维护”前的时代的线索。可不能从那位女士移开视线呢。

阿尔契梅西斯:明明是这样才对……

阿尔契梅西斯:“那么,我到底为什么要为了给养女寄信而如此匆忙。”

阿尔契梅西斯:“不可思议。我收养她明明也是,为了让研究能够顺利进行而作出的合理的判断才对。”

阿尔契梅西斯:“在我之中中似乎出现了和当初的目的毫无关系,全新的行动逻辑。”

阿尔契梅西斯:“明明只要像过去的我一直所做的一样,舍弃记忆的话这种逻辑应该也会消失。但是,为什么,我没有这么做呢?”

阿尔契梅西斯:啊啊……得把这些得写下来才行。为了解开这既有趣又麻烦的谜题……

其他信息

追加日期

  • 2018.09.22


评论

添加评论